《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五节

昨天晚上黄石苦思脱身之计,觉得皇太极的爱才之心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所以今天拼命表现,没有掌握好尺度的后果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黄石心里虽然后悔,但是眼前的难关还是要过。他思考再三,觉得在这种人面前撒谎终归无用,自己现在的心计看起来还远远不到火候,终于一咬牙,迎着皇太极殷切的目光说:“小人但求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皇太极脸上笑容不变,似乎这个回答早在他预料之中,其实也确实在他的预料之内。“本贝勒一言九鼎,不过你还是要跟我去镇江,今天说的话涉及到我大金军情,并非是我不放心你,只是想避免你我之间有什么误会。”

这话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样做没有好处啊,黄石脑海里急速地转着念头。他本来想先推辞一下显示自己的“真性情”,然后在皇太极进一步劝说的时候因为“感动”而誓死效力。这样貌似可以消除对手的疑心,顺带把刚才的不良印象也一起消除。

现在皇太极地反应让他感觉一拳打到了空气,难道他动了杀心了么?魂不守舍的黄石机械地吐出了一声:“是。”

皇太极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哈哈大笑起来:“胸怀王者之心,手持霸者之刃,就算是一把宝剑,也只有王者才能用得了。这天下更是英雄辈出,豪杰遍地,大金也不缺一个黄石。我并非出言试探,黄石你尽管放心,在孙得功那里好好做事,也同样是为我大金出力。”

皇太极站起来准备走了,黄石的反应让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这个人对明国还有留恋之情,不过不是很强,很容易解决的小问题。离开前皇太极发出了一声感叹,似乎只是自言自语:

“华夷大防,竟至于此啊!”

黄石咀嚼着这段感慨:求贤不得的遗憾,还有曹操释云长的惺惺之意,皇太极今天的表现真像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啊,这形象竟然还压得他生出些愧疚来。

皇太极设计了一个多重反间计:朝廷看见的是使者被扣押,然后放回来;王化贞看见的是细作成功打入敌军,还顺便到后金军中刺探一番。环环相扣。黄石的第一感觉是皇太极关心自己的安全,但是往深层一想,就算自己出首,奈何空口无凭,不要说朝廷,就是王化贞也未必会不信孙得功这个心腹。

虽说自己这个联络人的地位很重要,但是黄石反复思考过,后金肯定还有其他的细作,这样大的计谋不可能只维系在一个人身上。自己估计也已经被编排了些黑材料,如果反水肯定要倒霉,黄石对王化贞的智力和判断力不做任何高估。

“希望皇太极能相信我只是想平平安安度日吧,毕竟我也威胁不到他什么。而且还要我回去坚王化贞之信,总不能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危险杀了我吧。”

这个解释黄石自己也不信,不过好歹算是自我安慰了,黄石拿起皇太极留下的东西玩赏了起来,确实是赶制出来的,做工显得很匆忙,但是一根根羽毛都是精选,看得出来皇太极是很用心的。

黄石抚摸着扇子愣了半天,很久才从迷茫中惊醒,他立刻驱赶散自己心头的大片感动:“士为知己死么?可惜我来自一个非常的年代,那里没有士大夫。在那个时代,人们做得虽然还不够好,但大家都意识到不应该再有皇帝主子了。来到这个时代,下跪磕头的次数够多了,但我没有作奴才的本能。”

天启元年,八月,黄石穿上了一套后金汉军的军服,跟着皇太极的军队直扑险山堡。

路上他得知努尔哈赤将四大贝勒尽数派往辽南、辽东,其中阿敏、皇太极和李永芳作为中军,共八千人对付镇江广宁军。其余的兵力钳制镇江四周的异动,后金牛刀杀鸡,显然要一举扫平后方的所有叛乱。

毛文龙似乎还不值得四大贝勒齐出,其他方向连个把门的都不放,黄石私下推测了半天,觉得这只能说明后金在广宁军高层有足够影响力,有绝对的把握确信广宁军本部——拥有十三万大军的王化贞不会度过辽河,趁虚进攻辽阳。在这些高级间谍的影响下,镇江全城百姓,还有广宁军毛文龙部的命运,也就因此确定了。

一路上,黄石一有机会就向后金士兵请教弓箭和骑术,这对他来说是难得的学习机会。皇太极的近卫很看不起汉人,他们也不放过一切机会嘲笑这个笨拙的汉人。结果他们遭到了皇太极的斥责,最后不情愿地给予了一些指导,黄石默默忍受了这些羞辱,现在不是耍大牌的时候。等大军越过险山堡,和阿敏的军队汇合后,他自认为骑射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镇江广宁军已经全体撤退到了城中,四周密密麻麻布置下陷坑和障碍,皇太极一面命令赶造攻城器械,一面遣人催促李永芳加速清剿镇江附近的叛乱。周围的汉族义兵大多是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失去镇江的支持后,他们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皇太极总是信任地带着黄石去观察镇江城防,黄石也总是小心地策马跟在他后面。几天之后,皇太极终于犯下了一个小错误。在前面的人聚精会神地观察城防布置的时候,黄石却在偷看自己和背后后金士兵的距离,并和到镇江城门的距离加以比较。他第一次感觉到:手中握着改变历史的钥匙。

手心里隐隐透出汗水来,改变历史的机会离自己的刀还不到一米远。黄石记得一些残酷的历史:仇视汉人的努尔哈赤,残酷的奴隶政策,疯狂的民族压迫。几百万人口的辽东在几年内降低到数十万,民众成群结队地跑去毛文龙那边,给东江提供了丰富的情报和人力资源,把满族后金政权窒息在不断缩小的囚笼里。

皇太极,满清承前启后的一代霸王,只要杀了他,后金无论谁继承汗位,不过是一个只知道高压的少数民族集团而已,顶多是一个放大了的奢安之乱。黄石死死盯着眼前的背影,它的主人会改变努尔哈赤的民族政策,对辽东采取怀柔政策,和蒙古通婚,下令选拔汉人秀才做官。

只要挥手一刀,黄石知道就能彻底改变历史,后金将永远不能控制辽西,更不用说入关了,皇太极创建蒙古八旗、汉八旗,把后金常备兵力从努尔哈赤时期的三万增加到他的八万大军,把动员极限从天启七年的五万提升到崇祯十五年的二十万。

一刀挥下,历史将截然不同。

(第五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