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四节

黄石想了一想回答说:“小人可以让孙将军密报王化贞,就说小人已经深得信任,此次冒险潜入大军同去镇江,目的是为了打探军情。”

“甚合吾意,本贝勒已经让抚顺驸马给孙得功去信了,就是按照这个说法写的。”具体处理不会像黄石说的这样简单,但是皇太极对他的机变也很满意,这个人看来只是历练不足。

“贝勒爷英明。”

屋中顿时响起皇太极爽朗的笑声:“黄石你的计策和我完全一样,说我英明不就是夸你自己吗?”

“小人狂妄了。”

“那就是说我不英明了?你好胆啊。”皇太极又取笑了他一句,无形的亲密气氛随即在两人之间腾起:“过两天就出发,好好准备一下。你还没有打过仗,对吧?”

“是。”

“哦,那你对行军打仗总是有兴趣的吧?”皇太极掏出一张地图给黄石看,向一个人请教会让那个人觉得你看重他,信任他。至于黄石说得对不对,皇太极并不在乎,反正错了也没关系。皇太极带着鼓励的微笑发问:

“现在我和阿敏出兵三千,李永芳统汉军五千。黄石你说说看,应该如何进攻毛文龙呢?”

黄石假装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开始背诵历史上后金的策略:

“先引三千铁骑直逼镇江,使得毛文龙只能龟缩其中。然后让李永芳清扫四周叛乱,等镇江变成孤城一座,齐集大军攻打。先清枝叶,后去根本,就不会有流窜之患,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毛文龙。”

黄石流利地说完他记得的东西后,皇太极默然了良久。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变得低沉,口吻也是郑重的询问:“可是这样就给了他固守待援的时间,如果大批明军到来,镇江就要变成持久战了,难道不应该迅速拿下镇江,以防备援军到达么?”

黄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贝勒爷所虑无非就是明军增援开进城内,并携带来大量弓弩火器。但是小人以为:明廷党争不休,互相攻击推托,等商量好了不知道要过多久。所以小人敢拿项上人头作保,短期内绝对不会有一兵一卒来援!”

黄石话音才落,皇太极就是一拍桌子,抬起头喝道:“黄石!”

黄石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两步垂首谨立:“小人在。”

只听皇太极低声喝问:“你以前从来没有指挥过作战么?”

黄石暗自嘀咕,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他小心翼翼地回答:“这确实是小人第一次参与军务。”

登时半天皇太极没有说出话来,最后他拿出了一个包裹,打开以后是一套纶巾羽扇:“黄石,这是我让几个福晋昨夜赶出来的,希望你能收下。”

这礼物的寓意黄石自然明白,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被皇太极这样看重,几年来像狗一样地悲惨生活,终于有人意识到自己跨越时代的能力了么?这时候黄石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的情感了,更不知道说什么好:“贝勒爷,小人……”

皇太极把东西轻轻放在桌子上,拿起扇子,手指在边缘上弹了一下:“这些羽毛都是本贝勒亲自挑选的,长短相同,粗细均匀,黄石你看如何?”

说完皇太极就把扇子递过来了,黄石恭恭敬敬地接过扇子,几股异常的对立情绪开始争夺黄石的大脑,他忍不住在心里提醒自己:警惕啊,警惕,只要黄石你稍有松懈,就是千载骂名啊。但是胸中另一种声音也同时响起:不需要再奋斗、冒险了,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一伸手就可以握住它了。

因为这激烈的思想斗争,黄石一时间忘了回话,也没有作出任何表示的感谢。皇太极微微有些惊讶,这明显超出规格的礼遇和赏识还没有让眼前人感激涕零么?天人交战的黄石的脸色不停变换着,被对手尽收眼底,冷眼旁观的皇太极觉得把握住了这个人思维脉络,柔声问道:“你不喜欢么?”

猛然发现自己失态的黄石连忙下跪,掩饰着说:“贝勒爷厚爱,小人愧不敢当,心情巨荡之下失礼了,请贝勒爷赎罪。”

面冲地面的黄石随即就感到一双手扶住他的肩头,把他托了起来,“黄石你坐。”

把他按到椅子上坐定后,皇太极也微笑着坐下,拍打着手中的扇子:“昨天黄石你谈话良久,主要是内政、民生,很多东西是发前人之所未想,本贝勒回去后,彻夜思虑,触动很大。虽然书生气还是很重,很多计划都是想当然,但是那只是历练不足,稍加磨砺就可堪大用。故本人认为找到了自己的范先生,就让福晋们把这羽扇纶巾赶制出来。”

说完这些皇太极放下扇子,示意黄石喝茶,不要太拘束。等黄石战战兢兢地放下茶碗后,他又继续说下去:

“想带你去镇江,本意不过是你见识一番治国的艰辛,但是没有想到你对军事也如此有见地,与父汗和本贝勒看法不谋而合,难得的是,这些都是我们多日议论,分析了明国天子、大臣的性格以后方才定下的军略,而黄石你对情报种种一无所知,竟然就能洞悉其中关键,当真难得啊。”

这些夸奖一入耳,黄石就暗自叫了一声惭愧,剽窃历史人物的正确决断太容易了,当然不需要知道什么细节情报。

不料夸奖的话犹在耳边,皇太极就开始摇头了:“黄石你收敛锋芒,大概就是为了避开我大金的耳目吧。从昨天的态度可以看出,你对范先生这种辅佐父汗,对抗自己父母之邦的人一定很看不起。这也是人之常情,本贝勒不怪你。但刚才看你的神情,本贝勒已经明了,你是绝不会甘心情愿为我效力的了。”

这些话说得黄石寒毛倒立,知道自己说的太多了,皇太极已经很重视自己了。他记得历来对这种有才干的人,君王一律是本着不为我用,便杀之而后快的。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人又开始说话了:“黄石你如果真的原意就此埋葬自己的才能,本贝勒就当作没有遇到过你这个人,还是让你回到孙得功手下去,如何?”

怎么回答?黄石心头大乱。

(第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