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一节

接下命令后,黄石把募兵、练兵的任务和亲兵们交待了一番,就穿着崭新的军服赶回柳河,鲜衣怒马正好衣锦还乡,在很大程度上黄石已经把柳河当作自己第二个家乡了。

到了柳河的时候是下午,他一身行头立刻镇住了镇里的居民,这些年来破破烂烂的军服,乞丐一样的士兵大家见得多了,雪亮的盔甲军服让好多人甚至以为来了一个将军。

到了老张家,黄石才知道这些日子张再弟一直和赵慢熊学习打猎,家里其他三个男人去军屯收米还没有回来。

骑马来到以前砍柴的树林的时候,在黄石发现两个猎户以前,就听见一声大叫,然后看见张再弟从林子里飞速跑了出来。黄石滚鞍下马,伸出双臂准备如同以前一样拥抱一下少年,却看见他敬畏地停在自己身前几步,上下打量着自己的铠甲军服。

黄石有点尴尬地收回手臂,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给了张再弟一个用力的拥抱。

这时赵慢熊也走了过来,“黄大哥,你当上将军了么?”

“千总,广宁千总。”

张再弟兴奋起来:“带多少士兵?”

“二百。”黄石的话又激起了一片羡慕和崇拜的声音。

“招我做亲兵吧,我擅长箭术,精于埋设陷阱,一定能为石头大哥出力。”赵慢熊立刻搭话了。

这话让黄石心动了起来,他看中的不仅仅是赵慢熊和自己长久的熟识,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家伙心思缜密。

“黄大哥,也叫上我吧。”张再弟也雀跃着毛遂自荐。

“等我回来再说吧。”黄石不打算让老张一家卷进是非,只好连赵慢熊一起回绝了。

说完话黄石不忍心看赵慢熊满脸失望的表情,从马上取下两个口袋,交给他们两人:“赵兄弟拿回去一点儿银子,也改善一下生活吧。小弟你拿好这个口袋,我军务繁忙,没有时间等你父亲回来了,里面是我给你二哥的铜钱,让他赶快成亲吧,一定要风光大办!”

张再弟接过了沉甸甸的袋子,里面的银两和制钱坠得他一个踉跄:“黄大哥,好多啊!不过大家现在都人心惶惶,担心建奴会杀过来,不愿意把女儿嫁给我们军户。”

“所以我多给你一些钱,另外叫大家安心,建奴平息后方动乱前,不会进攻广宁的。”

“嗯。知道了。”张再弟高兴地答应道。

黄石拍拍他的头,翻身上马,就要离开,旁边一直若有所思的赵慢熊突然问道:“那等建奴扫兴后方呢?”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黄石只是冲赵慢熊笑笑,就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这次越过辽河以后,黄石并没有易装改扮,而是穿着全副明军衣甲大模大样地走在路上,被后金士兵拦住后,他先直言相告是广宁使者,等被带到后金将领面前后,他偷偷出示了努尔哈赤给的关防印信。

边防将领吃惊之余,立刻就要派一队士兵护送他去辽阳,黄石阻止了这种举动,说太过重视会引起广宁方面怀疑,按照使者礼仪,配给三个后金随卫就足够了。

走在通向辽阳的大路上,两边的汉民纷纷停下来看着这个罕见的军官,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了。几个月来,头顶明军军盔的首级都是被挑在长矛上,被呼啸而过的后金铁骑用来炫耀他们的武功。

更没有人见过这么神奇活现的明军骑士,这些日子,身着广宁军服的活人,都是被五花大绑串成列,从土路上牵过百姓眼前的时候,女真人还故意大声讥笑汉人的懦弱无能。

路边百姓呆呆地看着,其中还有几个是秀才衣着,黄石看见这次马前又出现了一个文士模样的人。这个人紧贴着路沿直立,目光贪婪地把黄石衣装扫了又扫,面容扭曲激动,竟然当着三个后金随卫的面,从眼睛中流出泪水来。黄石用力踢了一下马肚子,飞快跑过他的面前,那几个后金士兵狠狠看了那个书生两眼,也急忙追赶黄石去了。

“在敌人面前流泪,愚蠢啊。”黄石在心中为那个书生的鲁莽而感叹:“人心可用,等我收拾了孙得功,手中就会有一只军队了。”

辽阳周围的警戒明显比上次紧张多了,路上黄石就看见好几队后金骑兵在路上默默疾驰,他知道努尔哈赤发布命令给手下三百牛录,命他们各带十五、二十铁骑迅速集结,准备兵发镇江平叛,那里汉民受毛文龙煽动,纷纷杀死后金官员,连汉军也大批倒戈,侵入辽东腹地的广宁军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大。

第二天从辽阳驿馆出来前,黄石仔细擦过了甲胄上每一个鳞片,把扎好的辫子深深藏在颈后衣领里,然后带好头盔,出门上马,在耀眼的日光下,迎着辽阳城中百姓和士兵的目光策马慢行,直奔辽阳汗王府而去。

到了汗王府,黄石递上王化贞的书信,然后就被后金士兵领到中庭,不久又来人通知他可以离开了,他也奉命去驸马府等候消息。

到驸马府坐下不到一盏茶时间,就看见李永芳和一个青衣文士走了进来,李永芳大刺刺地直接走到上首坐下,文士拢着袖口,踱到桌子后面站住。

等黄石行过全礼,李永芳就说道;“把信递上来吧。”

黄石犹豫地看了他身后的文士一眼,结果马上就听到李永芳不耐烦地大叫;“他是我的首席幕僚,姓赵,赵先生。”

听了这话黄石再无犹豫,双手捧着密信送到桌子旁,李永芳一边撕开密信,一边冷笑着问:“黄石想不想知道王化贞都对汗王说了什么。”

这种问题黄石自然不敢接口,他知道上面多半都是对努尔哈赤的痛骂,或许还有劝降。李永芳也不理他,低头看信同时讥笑道;“王化贞的信虽然都是些废话,但是让汗王笑得很开心,说将来捉到这厮,一定要让他自己再读给汗王听一遍。”

李永芳看完密信就递给身后的文士看,那文士接过李永芳递过去的密信看了几眼,立刻大声贺道:“恭喜驸马爷,天命眷我大金,汗王洪福,磬南山之竹亦不能尽书;驸马大功……”

咬文嚼字地说了半天,文士才看到李永芳和黄石都古怪地看着他,不禁尴尬地一笑;“学生是恭喜驸马爷,孙得功果然请降,汗王大事可成,驸马爷也立了大功,汗王也会很高兴的。”

李永芳呵呵笑了起来:“黄石下去领赏吧,今天先住驿馆,那两个歌姬也不要召去,总要掩人耳目为上。”

任务又无惊无险地完成了!装出感激涕零的低姿态后,黄石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刚走出书房大门没有几步,突然听见背后一声叫喊:

“黄将军留步。”

(第一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