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十节

听到孙得功的话后,士兵们虽然不敢正视黄石,但是目光中顿时都充满了热切的神色,一个个竭力挺胸收腹,把腿绷得紧紧地。

黄石越过孙得功,走上去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掉头向身后的孙得功报拳行礼,大声说道:“属下本是一个碌碌军户,几年前还在大街上乞讨度日。全凭大人看得起,才能有今日,这人如何挑选,属下无能,实在不懂,请大人明察。”

孙得功摇着头听他说完:“黄石你跟我进来一下。”

等黄石毕恭毕敬地走到屋里后,孙得功一挥手让人把门带上,然后笑骂起来:“糊涂啊糊涂,黄石你还真是嫩,就算你不懂,有什么东西要问我,也要关起门来说啊,哪有你这样当官的啊。”

“属下糊涂,请大人责罚。”

“说你糊涂你还真糊涂,我责罚你干什么?”孙得功闻言哈哈一笑,“你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说要关起门来问。”

黄石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一下,“属下确实糊涂,确实不知道大人的意思。”

“我问你,我在外面叫你这个兔崽子什么?”看着黄石满脸茫然的表情,孙得功恨铁不成钢地解释:

“关起门来我叫你兔崽子、叫你黄石。但是当着你的部下,我自然叫你黄千总。那些人会是你的亲兵,将来会是你的把总,等你当上了参将,他们就是你的游击、千总。糊涂啊,以后你就是他们的天,你怎么能让他们觉得你无能。”

黄石的不知所措固然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但是孙得功说的东西他也确实不甚了了,到了这个时代,他固然能靠历史知识预见到历史大方向,但是这些具体而微的知识,这个时代的各种潜规则却要他自己去学习、体会了。

“谢大人指教,属下感激不尽。”

“不怪你啊,按说,本将的亲兵总要历练几年,本将会找机会下派去做个把总,等升到千总,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历练得也差不多了。我本来就担心小子你,升得太快了未必是好事啊幸好你谦虚,没有头昏,还不算糟,以后凡事拿不定主意,先来问我。”

“是,多谢大人栽培。”

孙得功走到侧面窗户边,然后示意黄石跟过来。在他们的角度可以看见前庭士兵的侧面,一个个还站得笔直。孙得功沉吟着指点了几个人给黄石,一边介绍了挑选亲兵的要素。无外就是要看着机灵,要身强力壮等等。

“一会儿出去,你随口问几句话,然后不管满意不满意都要威严地点点头,最后把这几个拣出来,要让他们知道是你挑了他们,让他们心存感激!”

“是,属下明白。”

“好。”孙得功关上窗户,“你军户里有没有什么熟人,亲朋,现在可是个好机会,你要提拔他们也可以找来。”

“属下是有几个好友,但是属下怕耽误了汗王和大人的事。”

孙得功诧异地看了黄石一眼:“你没有信任的人么?”

“是属下的救命恩人,不是亲戚。是属下欠他们,不是他们欠属下。若是他们不愿意投效汗王,属下实在下不去手。”

“这样啊。”孙得功点头同意,满意地说:“你考虑得很周到嘛,那还是等这件事情办成了,再看他们肯不肯跟你富贵吧,不然就多给些钱,毕竟有救命之恩。”

“是。”

“不过手里没有熟人,总是不好办事啊。”感叹过后孙得功又想起一事,随口问道:“你手头有钱么?”

“回大人,属下有。现在估计属下是广宁军中最富的千总了。”黄石笑着回话。

“不错,不错,本将知道,所以才问你”孙得功笑着说:“我要说的是,不要对你的亲兵太慷慨,一般的打赏就可以了。”

见黄石又是瞠目结舌的模样,孙得功也没有不耐烦,给他介绍了一下大致的工作和赏赐。一次跑腿基本都是几个铜板,让每个亲兵每个月都有机会贪污个几两银等等。两个人一个问,一个教又絮叨了半天。然后黄石出去威风凛凛地挑了八个士兵,领着他们告辞了孙得功。

对王化贞来说,黄石甘冒奇险立下大功,更何况是心腹孙得功麾下千总,因此他赏赐给了黄石一个小宅子,好让黄石在广宁也能居有定所。

黄石领着八个亲兵回到住处,亲兵们见到空荡荡的屋子都是一惊,然后纷纷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之情,立刻动手帮他们的新长官收拾屋子。

黄石学着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土匪恶霸一样的姿态,悠闲地倒在椅子上,享受着亲兵们端茶送水地伺候。他们流露出的兴奋神色让黄石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作为一个火箭干部的第一批亲兵,他们当然觉得个个都有大好的前途。

按照明的兵制,一个千总理论上会指挥一个千户所的兵力。虽然辽东并非非常富裕,军户也流失很多,但是一个千户所至少提供一百士兵。那么将来怎么也有四、五个把总的缺,即使上面安插一两个,没有任何亲信的千总大人手里还会有两三个位置。黄石估计八个昨天还是小兵一想到几个月内就有机会当上军官,今夜估计是要煎熬地睡不着觉了。

至于这八个人谁是孙得功派来的沙子,黄石都懒得去观察。反正不被搀沙子是不可能的,所以今天他干脆让孙得功替他挑,皆大欢喜。

孙得功不会愚蠢到一口气派四、五个细作来,那反倒是他要提防被黄石搀沙子了,更会大大越过上司、下属默契的底线,毕竟这是黄石的亲兵队。黄石估计八个人里大概会有两个,毕竟他替孙得功干的是杀头买卖,一个还是少了点。

晚上黄石叫亲兵做了几个好菜,多打了些酒,然后把畏畏缩缩的亲兵们都拉到了桌子上,然后端起杯子向他们敬酒:

“今天诸位是我的亲兵,明天诸位就是我黄莫的把总,后天诸位就是黄某的千总。黄某的性命、士兵、前程,一切一切都要仰仗诸位了,总之,这辈子你们就是我黄某的左膀右臂了,请诸位多为我出力,也就是为你们自己出力。”

(第十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