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九节

平身以后,黄石端详起这个丧师十万、失地三千里的辽东第一无能之臣,大红的官袍上绣着青山白鹤,十根书生的白皙长指端是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饱经风霜的文士长脸下飘着花白长须,布满鱼尾纹的眼眶中晃动着一双忧郁的眼睛。

“黄石你做得很好,除了晋升千总,本抚另有赏银十两。”

“谢抚台大人。”

“下次见到李永芳,务必叫他放心,人非圣贤,孰能晤过,迷途知返,莫大善焉。”

“是,卑职一定转达。”

“本抚和孙将军对李永芳感以忠义,他既有羞惭反正之心,你见到他的时候务必要恭敬,将来他是广宁参将,比你身份高,另外也不要伤了别人的弃暗投明之心。”

“是,抚台大人教诲,卑职牢记在心。”

“你为能取信于建奴牺牲几个细作,也不必太过自责。他们都是些商贾小人,并非文臣军身,未受斯文教化,也没有什么忠义之心。本抚断定他们不过是贪图朝廷封赏罢了,现在总算是物有所值了。”

“大人明察秋毫,卑职佩服之至。”

“这件事情我就装作不知道,你的建奴关防印信更不可轻易示人。”

“是,大人高见。”

在王化贞看来,通讯渠道从不安全的细作链条,变成了努尔哈赤的关防掩护,这是一个不错的买卖。

黄石本来准备了一套说辞,打算用来解释为什么要擅自行事,不经请示就拿细作换关防。但是没有想到王化贞问也没有问一句,更不要说责备了。

黄石认为,军队就应该严格服从命令,赏罚应该根据是不是严格执行命令来作出,而不是具体后果来决定的。所以他对王化贞又多了一层鄙视。

中国的明、清两朝,下达的很多军令都是非常模糊的,只给一个大略的目标,比如到某地剿匪,或比如督师某个地区。具体手段上峰不管,只是根据后果来判断你的功绩。

这种做法往往被抨击为:中国缺乏西方的那种数字化管理传统,作为一个网民,黄石也相信这种说法。

可是黄石没有想到,幅员辽阔的中国,在没有电话、无线电的情况下,事事请示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的传统习惯就是给一个模糊的指示,让下级自己去发挥主动性。只要能把任务完成好,手段可以有相当大的自由。

落后的技术手段,加上中国领土面积,使得明朝的指挥传统和西欧小国的指挥传统大不相同。

宋朝企图实行精确管理,但是效果非常差。宋的崩溃让明人心生警惕,所以明朝的军令就变得模糊化。把临阵决断的权利下放给熟悉情况的一线官员,从而大大提高了指挥效率何反应速度。

不过黄石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认为王化贞不懂军事纪律的重要性,在心里对此又是好一番嘲笑。

随后不到一个月里,黄石又去了辽阳两次,李永芳让黄石暂时不必再来了,并让黄石回去告诉王化贞:黄石已经假装同意为后金进攻广宁的时候打开城门,后金非常高兴而且对黄石已经是深信不疑了。

“后金具体计划是什么?”王化贞一听就仔细盘问起来。

“回抚台大人,后金命令小人找机会收买一个或几个守门武将。”

“晤,沈阳,辽阳之失,皆因细作打开城门,建奴又想故计重施,哼。”王化贞捻着自己的长须冷笑着说,然后接着问:“建奴打算怎么收买?”

“回大人话,建奴给了小人一百五十两银子,说是五十两是给小人的,一百用来收买叛徒,还说不够可以再说。”

“很好,这一百五十两,本抚全赏给你了。”

“谢大人。”

“哈哈,建奴既然安排你开城门,那你就告诉建奴一切方便,这样建奴就不会收买其他人了。”

“大人神机妙算。”

“好了,那李永芳怎么说?”

“他说在辽阳他没有力量发动,但是一旦建奴出兵,他就可以见机行事偷袭奴酋老营。一定把努尔哈赤老奴生擒活捉。”

“非常好,建奴气数已尽。你多和建奴联系,一定要坚他们的心。”眼看平定辽东叛乱就在眼前,王化贞非常开心。

“是,大人,建奴还给了小人几个在广宁的细作名字,要小人通过他们传递消息。”

“把名单呈上来。”

“是。”黄石立刻呈上了人名单,等王化贞开始看起来以后,小声说道:“请抚台大人赎罪,小人斗胆问,大人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人?”

“逆贼,死不足惜,当然是凌迟处死以儆效尤了。”王化贞恨恨地骂道。

黄石不禁哑然失笑,后金按照他们的智商来推测王化贞的反应显然是大失误,这眼看后金就要弄巧成拙了:“小人以为,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为好。一旦这些逆贼就擒,小人也就暴露了。”

“晤。”王化贞摸了半天的胡子才搞明白这情报战里面的弯弯绕,点了点头:“不错,还是先不要动他们了。”

“大人英明,而且小人以为,可以故意让他们去收买广宁将领,如果成功,抚台大人也就知道谁不可靠了。”

王化贞又想了半天,抚掌大笑道:“不错,这就叫将计就计。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小人告退。”

转天得到王化贞一如既往信任的孙得功叫来了黄石,孙得功的亲兵黄石都认识,说起来还是他的前辈,现在他们看黄石的眼神充满了嫉妒和羡慕。

孙得功先他让周围的人统统退下。等只剩两个人的时候,孙得功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错,一切如李永芳所料,王化贞那老匹夫决心不动大金的细作,为了你的安全也不加以监视,现在他们可以放手去打探消息、收买将领了。”

接下来的话让黄石明白了自己被嫉妒的原因。他本来一直以为自己的千总只是一个特别奖赏,短期内不会得到自己的部队,但是今天的话让他喜出望外。孙得功告诉他,他很快就会得到自己的千总队,而且会尽可能快地给他补齐。

原来经过昨天孙得功的旁敲侧击,王化贞也认为让黄石掌握更大的权力有助于麻痹建奴。更有助于情报工作的展开。

“属下谢大人栽培。”黄石竭力压制自己内心的狂喜,他反问孙得功:“大人,不过这样对汗王的计划有什么好处么?属下要是表现的太显眼,未必是好事情吧?”

“不怕,本来就要补充军队,并不是增加编制。”孙得功看到黄石迷惑的表情,很快明白过来他在想什么,于是解释了一番。虽然如同黄石所知的一样,广宁军同后金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斗,但是防御状态和静止的边界并非意味着部队不在流血。

既然广宁军领地同后金领地紧密接触,所以小规模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歇过。加上最近王化贞不断派遣的突击队。广宁军在几个月内损失了大约十几个千总队,计有军官数十,士兵两千人以上。损失的部队多是河防军和广宁军本部承担,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野战部队,所以补齐这些建制势在必行。

“王化贞对你这个兔崽子很是欣赏啊,所以我提出要你指挥一个千总队,他立刻就同意了。”孙得功眯着眼,看起来对黄石魁梧的身材也很是有些羡慕。到了明朝以后,黄石自己也觉得自己一米八五的个头非常拉风。大鱼大肉吃出来的粗壮四肢也不是严重营养不良和从小缺钙的平民们能比。

最近孙得功对黄石的称呼逐渐向兔崽子方向转移,又听到这个侮辱性称呼的黄石在内心暗暗高兴。他当即表示一定会牢牢把这支队伍掌握在孙得功的手中。

“嗯,本将就是这个意思,王化贞说打垮了汗王,就让我做参将,现在不好声张,但是我可以先把参将手下的千总队搭起来。”

“这书生白日做梦呢。”

“哈哈,他还以为本将很稀罕一个广宁参将的位置呢。”孙得功点点头,站起身来,黄石也连忙一跃而起。

“跟本将来,今天叫你来是挑选你的亲兵,堂堂千总官连亲兵都没有,也太不像话了。”

孙得功带着他走到前庭,庭院里站着几十个魁梧的士兵。孙得功和黄石一千一后出来,孙得功踌躇满志地扫了他们一眼,转过头笑着对黄石说:“这些人都是本将麾下的锐卒,黄千总你挑走几个做亲兵吧。”

(第九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