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八节

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黄石,这话如同一记重锤把他砸晕了,不等他醒悟过来,两个人就同时听到猛烈的撞门声,大街同时发出上百人的齐声呐喊:“奉旨搜拿明国奸细,奉旨搜拿明国奸细……”

兵丁的怒吼和妇女的哭喊声很快就在两个人的脚下响起,看着商人的脸色变得苍白,然后软软地瘫坐到椅子上,黄石无奈地摇摇头:“没有能替你保存宗族的香火,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这句话像一道闪电劈中了对面的人,使得他立刻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商人猛地窜到墙边,从桌子上抓起一把裁纸的小刀。

黄石冷眼看着远处指向自己的刀尖,见它抖动得越来越剧烈。他斜倚在窗户上,双臂抱在胸前,目光里既有不屑也有怜悯:“省省力气吧,你误会我了,我真的只是想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后金士兵踢开书房门,一下涌了进来,商人惨笑着反手握住小刀,一刀割下自己的辫子,轻蔑地把它扔到黄石的脚下,“叛逆,拿去吧。”

说完话的商人右臂垂了下去,手中的刀片无力地滑落到地上,昂首阔步走向门口。经过黄石面前时,商人的嘴蠕动了一下,一口痰猛地喷出,吐到窗边人的脸上:“呸,叛逆,不得好死。”

早有思想准备的黄石眼皮也没有眨一下,保持着双臂抱胸的姿态,唾液从眼角一直流到嘴角,他只是稍微歪了一下头,控制方向让它流出脸颊,“我是大明的叛逆,还受了你两饭一婢之恩,确实也该受你这一口,你还可以再吐几口。”

本来还鼓着嘴的商人听完这番话,一下子就变得目瞪口呆,嘴也大大地张开了,良久他才摇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过黄石身前。商人马上被几个如狼似虎的后金士兵反剪双手押了出去,不管姿势如何痛苦,他始终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站在这个窗口的正好可以看见大门,满门老幼被后金士兵拿绳子串成两列,一个婴儿被从母亲怀里夺走,就在黄石观察那个士兵如何把襁褓插上矛尖的时候,身旁响起充满敬意的低音:

“大人,请移驾!”

黄石伸手摸摸脸上,口水已经干了,唾面自干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啊。胸口几乎要剧烈起伏开来,黄石竭力压制住自己的感慨。“以后就会越来越习惯了,”他安慰自己说,这个商人也是求仁得仁了。

走出大门时,黄石冲着囚车远去的方向默念道。

“对不起,我也想活下去。”

又一次在李永芳的书房坐下后,黄石从容地接过侍女递上的香茗,顺便还在她胸口带了一把。

“这是汗王发给你的关防,凭此你可以自由出入大金全境,你离开的时候把辫子去了。”

“是,谢驸马爷。”

“你回去怎么说?”

“小人会禀告我家大人,为了争取汗王的信任,只好牺牲这些细作,以坚大金之信,眼下也成功骗到关防凭据,这是非常成功的反间计,以后来大金刺探情报也就更加轻松了。”

“很好。”

“谢驸马爷夸奖。”

“这是写给你家大人的信,收好。”

黄石走过去双手接过信件,小心地收入怀中。

“那叛逆商人的庭院你觉得如何?”

李永芳早说过要把叛逆地财产赐给他,于是黄石随口就说:“多谢驸马爷。”

但是李永芳的表情却奇怪得很,隐隐似乎有些不悦,黄石愣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多谢汗王,多谢驸马爷。”

这话给李永芳脸上带来了微笑:“回去告诉你家大人,汗王赐给你那个院子完全是看在他面子上,既然是他的亲兵,就要住得体面。”

“是,小人遵命。”

“这几天陪你的两个歌姬,已经搬去那个院子住了,她们会在那一直等你。”

“谢驸马爷,小人一定为大金赴汤蹈火。”

回到广宁后,黄石呈上了李永芳的信,孙得功对他能活着活来也是喜出望外,以为劝降李永芳的大功到手了。不过他皱着眉头看了半天信,直看得莫名其妙,挥手就把费立国等几个亲兵赶了出去:“黄石。”

“属下在。”

“信上什么也没说,只是要本将问你几个问题。一,你见过的驸马府如何?”

“回大人,美不胜收,真是人间天堂。”

“二,给你的两个歌姬相貌如何?”

黄石歪了歪嘴:“人间绝色,属下还以为是仙女呢。”

“三,给你的住宅如何?”

迎着孙得功的注视,黄石抬头回答:“大概是大人府邸的四倍。”

“四,赏赐如何?还有最后第五个问题是为什么要给你这些?你一起回答了吧。”

“金银珠宝不计其数;李将军说赏这些给属下,完全是因为属下是大人的亲兵。”

孙得功听完就变色喝骂:“黄石你这厮竟敢为建奴作说客,不要命了么?”

“属下不敢,大人问话,属下据实回话。”

盯着黄石纯洁无暇的眼睛,孙得功一本正经地慢慢说道:“王大人让本将凭借往日交情劝降李永芳,信上给出的条件是赐李永芳参将职务。”

靠吞口水的帮助,黄石总算抑制住差点爆发出来的大笑。

或许是察觉到黄石流露出来的笑意,孙得功眼睛中也蒙上嘲讽的颜色:“黄石你应该明白,你能得到的一切都来自本将。”

“大人提携简拔之恩,属下终身不敢或忘。”

“汗王赏给你的真是一大笔财富啊。”

“大人明鉴。”

“那么多的本将也不用说了吧?”

“青天在上,厚土在下,属下如果擅自泄漏一个字,断子绝孙,天打雷劈。”黄石一边发毒誓,一边在心里把孙得功祖宗痛骂了一个遍。

面前摆着孙得功新发给的广宁军服,刚用浆打过衣裤笔挺坚硬,套上后非常紧凑贴身,蹬上高腰的水牛皮军靴,黄石专门用桐油把它涂得能映出人影。走到案台边,黄石甩起哗啦哗啦作响的锁子鳞甲背心,把它套过头颈,量身定做的金属背心宽窄正好,底端刚好垂到臀部,几百片精钢鳞片像天上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

跟着在腰间系好生牛皮腰带,手指滑过紫酱的皮带边角,还感觉到些许未打磨干净的毛边,双手用力紧紧箍在腰间,别上黄澄澄的腰刀鞘,插进明晃晃的长刃。黄石用布蘸水仔细擦了一下护心镜和肩甲,然后穿上护臂、腕扣。把猩红的斗篷在颈圈上勒紧,让下摆飘落到靴跟。

最后黄石走到铜镜前,看着镜中人双手高举过头,用一个全铁银盔遮住眉际,后面是深邃的眼睛和挺立的鼻梁,络腮黑须下系着红巾。

“辽东巡抚大人召——广宁军孙得功游击属下——千总官黄石觐见。”

随着这喊声响起,黄石迈动开长腿,步伐坚定有力。

(第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