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七节

富贵逼身不自由

没有让黄石等上很久,门口中就出来一个蓝衣士兵,胸前的圆形护心锃光雪亮,棉甲上整齐地嵌满菱形的金属片,脚下是黑黝黝的崭新军靴,他也不打量黄石,只是淡淡说:“跟我来吧。”掉头就往里面走去,黄石连忙快步赶上。

府中台榭纷纷,红砖绿瓦,一道长廊横跨台前,长廊白玉栏杆、青石台阶,过上长廊后,左侧是新砌的花园,园正中摆着碧绿潭水,谭里耸立出一丛山石,顶部矮矮喷起一汪水泉,顺着石壁泪泪流下两道清流……

蓝衣士兵走到一扇红木门前停下,对着门鞠躬报告:“额驸,来人带到。”

“带进来。”

来到这里的时候,一路走马观花的黄石心中已如明镜般,只剩下对王化贞发出的一阵阵冷笑。听到里面传出的命令,他赶快整肃心态,跟着士兵走进去。

等听到身后门关上后,黄石立刻冲着书桌跪倒叩首:“李将军,小人有信带到。”

“呈上来吧。”

闻声起立的黄石从怀中掏出一个蜡丸,双手捧着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放在书桌上,眼皮也不抬一下就退后肃立。

“抬起头来。”

黄石顺从地抬头观察这个努尔哈赤的老朋友,只见此人方头大耳,下颌留着长须,浓眉大眼的很有有几分男子汉气概。李永芳摸着胡须看了黄石一会儿,眼睛眯了一下,就打开蜡丸开始看信。一会儿就嘿嘿笑道:“好大胆,细作竟敢白天来访。”

“我家大人和李将军是老朋友了,小人不过是替两个老朋友之间带一封信,李将军不愿意看到我家大人的信么?”黄石早已打定主意,用词是越重复越好,自己更是显得越粗鄙无文越好。

李永芳锐利的目光在黄石身上盘旋了很久:“你怎敢白日前来?”

“小人想,李将军的府第晚上一定戒备森严,耳目众多,小人白日前来,将军想不到,别人更想不到。”

李永芳鹰一样的眼神中闪过一色讶色:“你叫什么?”

“小人黄石。”

“你不怕被斩首么?”

“我家大人告诉小人,李将军是讲义气的好朋友,再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这个成语让李永芳愣了一下,随后就放下胡子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斩来使,正是如此,坐!”说话同时李永芳在心里骂了一句,没文化的粗鄙军汉,你算哪门子的使者,明明就是一个奸细。

黄石谢过以后贴着一个椅子边缘坐下,垂首良久后抬了一下眼皮,正好与李永芳看过来的目光对上,他赶快又把头更低下去了一些。

李永芳随口问起广宁情形,孙得功外貌、体态,黄石对答如流,毫无迟滞。然后李永芳就问到了黄石这一路所见所闻,民生乡情,但是这些问题让黄石瞠目结舌,词不达意。

见这个黄石不甚了了,李开芳也就不再多问,两人对话里对广宁的军情兵力没有丝毫涉及,更绝口不提他来辽阳的经过。李永芳随口又说了几句后就喊来卫兵,让他们把黄石带下去安排妥当。

晚饭的时候李永芳又叫黄石一起去用饭,两人分宾主做好后,坐在下首的黄石也是菜肴丰盛,琼浆玉液。酒过三巡,李永芳拍手叫来歌姬献舞厅堂,环肥燕瘦,美色缤纷。等到一个歌姬来敬酒的时候,黄石看得不禁一呆,比昨天见过的那个丫环更要美上几分,酒碗一时都拿不起来了。

“黄石你既然来了,先在这里住几天,等吾把一切考虑停当,再作打算不迟。”李永芳的话把黄石从神游状态中来了回来,他连连称是。李永芳见时候也不早了,就另外挑了两个歌姬陪黄石回去,这两个比刚才献酒那个也是不逞多让。

房间中檀香邈邈,纱帐如烟,这一住就是三天,几天里两个侍女整日陪着黄石在府中游玩,虽然很多地方他也知道不能去,但是等到李永芳再次召见的时候,见过的景致还是他意犹未尽。

这次李永芳赏了他一锭金子,还交待了几句话。黄石俯首遵命后,离开驸马府原路返回到商人的家门前。

“我得志向是取得天下,为此我不能有丝毫的顾虑迟疑。”黄石在心中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目标,然后叩响了大门的铜环。

商人见到黄石回来也是又惊又喜,赶快把他引到内室,一面招呼丫环上茶,好不容易等黄石坐定喝了半口水,就急不可待的问:“阁下来辽阳要办的事情如何?”

“大功告成。”

“那阁下可是要返回广宁。”

黄石放下茶碗,笑嘻嘻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今日就走,麻烦阁下赶快安排一下吧。”

“好,鄙人立刻去安排。”说完之后商人搓了搓手,眼珠子转了一圈:“不过鄙人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但讲无妨,我洗耳恭听。”

“请阁下宽坐稍等。”

商人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出去,一杯茶还没有凉就领着一个男孩回来,大约十岁上下,商人两手按在孩子的肩头:“这是鄙人幼子,还望阁下能带去广宁,以保祖宗香火,阙家上下,同感阁下大恩。”

黄石看了那孩子一会儿,男孩嘴角绷得紧紧的,双手握拳并在身侧,童稚未脱的脸上透露出一股有趣的决然神情。黄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好,阁下高义,我也是铭感五内,这点事情当然不成问题。”

“多谢阁下。”

商人说完就牵着孩子出去了,一会儿一个人转了回来:“犬子去和母亲、兄长、姐妹告别。这一路就麻烦阁下了。”

向着黄石一拜后,商人把一封银两放到了桌子上:“一点儿菲薄盘缠,请阁下笑纳。”

黄石稍微一愣,就起身笑着收起了银子,淡然道:“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不等商人再谢,黄石就有些不耐烦地问:“阁下大事已了,可以告我如何离开辽阳了吧?”

心头虽然还有些苦涩,但总算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商人挤出微笑说:“阁下坐,待鄙人慢慢道来……”

商人一边说,黄石一边拿着笔纸记下来,核对无误后站起身:“可否开窗让我再一观辽阳城?”

走过去推开窗户,黄石将眼前街市尽收眼底,在心中安慰自己说:“我一定能取得天下,对此我深信不疑。再大的牺牲,我都可以补偿的,为了千万汉族百姓,个别人的牺牲本来就是不可避免。”

然后黄石也不关窗,对着商人冷冷地说:“阁下也来最后看一眼辽阳城吧!”

(第七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