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六节

随着纸条被拉出来,黄石他们两个都是脸色大变,商人不等黄石出声就大叫起来:“总爷,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厮定是奸细。”

城门口的后金士兵尽数围拢过来,两个人把中年人拖到一边,另外几个抽出腰刀架在黄石脖子上。头颈结合处马上传来冰寒和丝丝刺痛,黄石先是感到胯间一热,接着就跪倒在地,大张着嘴吸着气,眼睛跟死尸一样凝固住了。

后金官员厌恶地看了一眼屎尿齐流、瘫倒在地的黄石,后退两步看了看字条,发现上面都是汉文后就向后递给一个汉人官员,他们看向黄石的眼睛好似噬血的野兽。

那个汉人官员字条看到一半脸上就已经变色,看完后抬头看看黄石,见倒在地上的人眼神一片绝望,又掉头看看另一边不停哆嗦的商人,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吃惊。

那个汉人凑到后金官员耳朵边,挥动着纸条小声说了起来,黄石看着后金官员的眼神不停变幻,最后变得极其复杂。

后金官员走到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黄石跟前,狠狠地踢了一脚,让他爬起来跪好。黄石哆哆嗦嗦趴好后,后金官员就开始鄙夷地大骂:“汉狗,有胆子作没胆子担当,白长了这么一个大个子,乍一看还很有点汉子气。”

说到这里,后金官员忍不住掩住鼻子再次退开。他又盯了黄石两眼,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兀那汉狗,今天爷爷高兴,饶你一条狗命,别死在这里挡路,滚——”

在后金官员的大笑声中,几个士兵也收回指向黄石的兵器,倒转过来又抡又踢地把他打得满地乱滚,一直等黄石连滚带爬地窜到中年商人身边士兵们才住手。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止住笑声的后金官员目光变得邪邪的,在黄石和商人身上转了几个圈,再一次突然爆发出大笑,一边擦眼泪一边笑骂:“还不快滚,汉狗,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

黄石他们向官员磕了几个头,手足并用地逃开几十步后才敢站起来抱头鼠窜。

走远后两个人刚要庆祝安全过关,就听见城门方向传来一阵雷鸣般的笑声,他们回头望了一眼,几个后金士兵还在背后指指点点。

“你真是神机妙算。”商人由衷称赞道。

黄石闻言冲着商人抱歉地一笑:“只是阁下的名声算是毁了。”

“被人说戴绿帽子总比被砍头好,至少有脑袋带绿帽子。”商人也笑了起来:“你赶快跟我走吧,到家好换一下衣服。”

黄石听到这话,越发觉得裤裆中不舒服起来,进城前他故意喝了不少水,看来喝得太多了。

“嗯,反正只是老婆写给管家的情书,未必真有什么实质内容。实在不行你也可以说及时发现,把我赶走了。”

中年人无奈地摇摇头,觉得黄石这家伙真是一个乐天不知愁的主,八卦这东西传起来那就是满天飞啊:“不过你的字还真是秀气,一看就知道不是我这种老粗能写出来的。”

“缪赞。”瘦金体被说成秀气让黄石不禁莞尔。

走过几条街,商人停在了一个大院子前,黄石仰首看了看里面的小楼,忍不住夸奖起来:“果然是豪富之家,真让人好生羡慕啊。”

“纵有家财万贯,不过是仰异族鼻息的一条狗而已。”。

入内换好衣服后,就有丫环端来了一个盘子,上面放者两个茶碗,商人先拿起一杯,然后冲着黄石作了一个请用的手势。

女孩子挪到黄石膝前跪下,定睛看去,这少女大约十六、七年纪,淡妆素抹、纤肢蜂腰、皓齿朱唇、眉眼如画。黄石心中暗暗赞了一声好俊俏的丫头,也端起茶碗,一手揭开盖子轻轻吹起气来,那丫头还是抿着嘴角静静地跪着,长长睫毛下眼波流动。

随着商人一句:下去吧。女子起身,施了一福,轻摆柳腰,盈盈退出。

冷眼旁观的商人见黄石抬头后只是看了一眼,就眼随臂动地把茶碗放在茶几上,忍不住问道:“我这个丫头你——阁下以为如何?”

“甚美。”黄石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

商人沉吟了一会儿,出言问道:“阁下的身份鄙人自然不能问,也不敢问,不过以鄙人所见,阁下恐怕不是军身吧?”

黄石也不回答,只是重新端起茶碗,含笑开始吹气。

“鄙人失言了,不过胸中有些话不吐不快,望阁下海涵。”

看到黄石但讲无妨的表示,商人反倒又是沉吟了一下才开口:“听说辽东经略熊大人主张以守为主,要抛弃我们辽东子民?”

“辽东巡抚大人是主攻的。”黄石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大人想来是能在巡抚大人面前说得上话的了?”商人对黄石的称呼从你变成了阁下,现在又从阁下变成了大人。

“先生过誉了,我位卑言轻,恐怕入不了巡抚大人的贵耳。”

“大人文采风流,智虑长远,要说是无名小卒,草民无论如何也是不信的。”见黄石轻巧地打起太极拳,商人发急了。

心中暗自叹息的黄石放下茶碗,看着商人的眼睛,直到对方躲了开来,他才正色说:“如果我能为朝廷重用,何至于来干这种差事?”

商人半晌无语,最后叹着气说:“阁下一手好字,出口成章,鄙人以为饱学之士也不过如此,美色当前,神色如常,后问所感,直言相告,真乃名士风范也。鄙人观人数十载,自认罕有走眼。”

听了这些话,黄石心中一紧,手心里也微微出汗,他猛然想到:如果在李永芳面前也这番表现的话,自己这条命就很危险了。

见黄石不搭话,商人继续说道:“阁下若能见到巡抚大人,万望能替辽东子民一言,吾辈之望王师,真如赤子之望慈母也,请朝廷早发大军,拯救黎庶于水火之中啊。”

等商人说到最后,黄石看见他眼中已经隐隐有泪光,心里也是凄然有感,只好出言宽慰:“阁下但请宽心,辽东巡抚大人一定会早日兵发辽阳,解民倒悬。”

商人听了这话就翻身跪倒,大声说道:“鄙人代此城百姓谢过阁下。”

刚看到这个动作的时候黄石本想起身去扶,但是转念一想,没有希望这些人怎么活下去呢,于是就坦然受了这一拜,然后笑着说:“那就用那个美丫头谢我吧,让她今晚伺候我起居。”

第二天起床后,黄石施施然用过午饭,然后告辞商人出门,走到辽阳城中心的一座官邸前。

他望了一眼府门上的牌匾,确认无误后向卫兵递上准备好的名帖:

“麻烦通报府上,有人求见。”

头顶上的匾额上有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抚顺驸马府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