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五节

来人看到黄石魁梧的身材,眼睛也是一亮,躬身行礼的黄石感到目光围着全身转了几圈,就听到高声赞叹:“好个汉子,真壮士也。”

“元祉啊,此人是谁?”

“是属下新收的亲兵,名叫黄石。”耳边传来张元祉恭敬的声音。

“这样的好汉做亲兵,真让本将羡慕啊!”

低着头的黄石又听见来人的啧啧赞叹声,那将军还走到一边又看了看,黄石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姿势。

“元祉,本将甚是喜爱此人,你可愿意割爱?”

“大人有命,属下怎敢不从,黄石你还不快谢大人抬爱。”

当毛文龙的亲兵当然比做张元祉的强,黄石按耐住高升的喜悦,朗声回答:“多谢大人错爱,属下一定粉身碎骨相报。”

“好好,你起身吧。”

黄石又谢了一声,起身时那将军已经走到中间的位置坐下,只听张元祉陪笑道:“大人军务繁忙,今日怎么到属下这里来了。”

“本将今日赶回广宁时,听说王大人要遣尔等出兵,所以本将来你这里瞧瞧,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大人放心,属下这里一切安好。”

“元祉你不要自称属下了,现在你是毛文龙的属下了,被他知道了,本将面子也不好看。”

张元祉听了又是一躬身:“大人永远是属下的大人。”

将军听到这话笑了笑,目光又转到黄石身上,听到这里他早已经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只听那个将军说:

“黄石,对吧?你听好了,本将是广宁游击孙得功。”

跟着孙得功回到广宁的时,黄石已经失落落魄了,现在跟着的家伙是什么货色他不是完全清楚,但是他隐约记得一年后这大汉奸会出卖明军,招来沙岭惨败。

历史上关于这场屠杀的记载是:尸骨堆积如山,几十年后都没有能收完。

孙得功对黄石倒是不错,他不但立刻赏了五两银子,还给他在广宁城中安排了一个临时住宅,虽然很小,但是家具一应俱全。听说黄石没有家眷后,孙得功还表示只要他好好干,这些都完全不用担心。

第二天,黄石奉命去拷问一个后金细作,但是这厮经不住拷问,什么还没说就死在狱中了。孙得功也没有责备,只是让他以后小心。

黄石随后请假回柳河搬家,他的出现让老张一家大吃一惊,因为昨日毛文龙的军队已经出发了,他们都以为黄石跟着离开了。

老张的婆娘从里屋拿出了一沓新作好的衣服:“石头啊,我还说你怎么不来取东西就走了,昨天我让小弟给你送过去,他等了你一夜也没有见你回来。”

等黄石讲完自己的奇遇后,老张和三个儿子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色,那五两银子也被不容推托地塞给了老张,用黄石的话来说,就是以后不愁没有银子花了,这点小钱也算是聊报深恩了。在老张家最后的一顿晚饭上,黄石感觉到他很渴望自己以后能提携一下他的儿子们。

提携他们干什么,去做汉奸么?黄石苦笑着答应了,想来做汉奸也比死了好。现在自己和孙得功已经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了。总算是摆脱了死亡的阴影,也算是达成了一半的目标,他自我安慰说,这样也不错,至少能保护关心自己的这些人了。

“本以为来到这个时代能干一番事业,想不到却走上完全相反的道路,真是造化弄人啊。”第二天清晨,黄石醒来以后还觉得脑袋隐隐作痛,最晚的宿醉还没有完全过去。见时候不早,他赶快起身去老张家告辞,把小屋还给他们,然后飞身上马赶回广宁。

天启元年六月

最近这段时间,满心妒忌的黄石一直等着镇江大捷的塘报,在他原本的计划里,是要在这次大捷中尽可能地捞取一定的好处的,可惜现在这个美梦不能成真了。

让黄石美梦落空的孙得功自然是他仇恨的对象,孙得功自然不知道黄石对他的看法,他的亲兵队长费立国传令黄石立刻去觐见,孙得功有重要的命令交给他。

孙得功刚刚得到一个任务,辽东巡抚王化贞让他设法劝降李永芳。孙得功思量去辽阳作细作多半是有来无回,自然不肯拿心腹冒险。但是眼见一桩大功劳又不肯白白放过,所以他决定让黄石跑一趟。新人,死了不心疼,要是能成功自然更好。

书房里只有黄石、费立国和孙得功三个人,在一片严肃中孙得功开口就问:“黄石,本将待你如何?”

难道能说你断了我的荣华富贵么?黄石一脸诚恳的回答:“大人对小人的恩情天高海深。”

孙得功满意地点点头:“那好,本将有一个危险的任务要交给你。”

“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这里有一封信,你要送去辽阳。”孙得功话音才落,费立国就捧着一个盒子走过来。

“是。”黄石斩钉截铁地应承下来。

孙得功显然没有想到会听见这么干脆的回答,确认黄石不打算发问后奇道:“黄石你不问本将要把信送给谁么,也不问本将为什么要写信么?”

“大人必定已经有完全之策,属下只知道遵命行事。”

“晤,很好,度过辽河后,会有人和你来接头,你跟着来人走就是了,现在本将告诉你接头地点和联络暗号。”

“是。”

“这封信是写给李永芳将军的,你一定要亲手把信交到他手里。”

“是。”

“把信毁掉也是不得已的办法,本将希望死无对证。”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贪生怕死。”

“黄石你完成任务回来,本将一定不吝厚赏。”

“属下先谢过大人了。”

“明天晚上出发,今天晚上黄石可有什么要求?”

“无功不受禄,属下一定完成大人的吩咐,到时再向大人请赏吧。”

“那黄石你去准备一下吧。”孙得功满意极了,示意黄石可以离开了。

把地点和暗号牢记在心中后,黄石拜辞了孙得功出门,离开书房后他第一个念头就是破口大骂,把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交待给自己,孙得功说得倒好像是白送了天大的功劳一样。

孙得功显然也知道生还的可能性不大,所以随便派个新人应付差事。黄石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但是他马上打消了这个主意:“当逃兵,难道我还打算去做乞丐么?”

“现在还不晚。我决不能沉沦,应该好好想想怎么行动。”晚上黄石一夜没有睡着,一个朦胧的计划出现在他头脑中。

第二天黄石就剃去了前额上的头发,孙得功看了之后连连叫好,黄石心中暗自好笑,看了那么多年辫子戏总算是学以致用。

经过一夜的思考,黄石记起孙得功好像就是被李永芳收买过去的,所以他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能活着就好,不能逃走,逃走就只能重新去做乞丐了。

入夜后他策马直奔辽河,在三岔河渡河后,黄石在接头的地点找到广宁细作,昼伏夜出到辽阳城附近,细作介绍给了一个中年男子给黄石认识后离开。其间没有一个人说一句废话。

中年男子把黄石上下左右大量了半天:“今晚你、我就在这里歇下,明日傍晚,等关城门前鞑子松懈的时候,我带你混进城去。”

“好,不过经过城门时,如果遇到盘问我该如何做答呢?”

“这个已经替你安排好了,鞑子知道我是商人,在城中有妻室家产,明天办货回家,你是我的掌柜,鞑子不会起疑的。”

“你的名字我知道了,但是如果盘问其他具体的人名呢?”黄石追问了一句。

“不错,”商人对黄石的反应显得很满意,间谍这种工作没有人愿意和笨蛋搭档:“我这就告诉你,牢牢记住,首先主母的姓氏是……”

黄石连忙打断了商人的口述:“你有纸笔么,写下来不是更好么?”

中年商人闻言诧异地看了黄石一眼:“你识字?”

“掌柜怎么可能不识字呢?”黄石笑着反问。

……

一口气把大批的名字、年龄、外貌背了一遍,黄石拿起纸条又看了看,笑道:“如何?”

中年人颌首赞道:“虽然不是过目不忘,但阁下足称得上是才智之士了。”

黄石伸臂打了个哈欠:“万事俱备,阁下也早点休息吧。”

商人搓了搓手,起身就要回房。

“你很紧张吧?”这段时间黄石看见商人总是习惯性的搓手。

面前的人强笑起来,冲着黄石说:“这种刀架在脖子上的买卖,怎么可能一点不紧张?”

“一切都是为了大明,为了圣上。”说这话的时候黄石伸出了手。

中年人抢上一步,拉住黄石的双手,脸上的紧张神色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了圣上,为了大明!”

第二天去辽阳的路上,商人不停地向黄是指指点点。黄石偶尔会问些地名的典故,商人也不厌其烦地向他讲述。

“这条路自打我少年的时候就有了,家父行商的时候就带我从这里经过,”这个中年人很健谈,“你看那座桥,上面还有我小时候刻下的字。年轻时还和贱内来这里游玩……”

黄石礼貌性地去看了一下商人留下的墨宝,不过是些类似某某到此一游的孩童笔迹,商人搓了搓手,得意地哈哈大笑一番,黄石也很有礼貌地陪着笑了几声。

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何况他们出发的客栈到辽阳城并不远。黄石听见身边的人停下脚不,深深吸了两口气才低沉地说:“我们进去吧。”

“你是第一次领人进去么?”

“是啊。”商人点点头,又吸了一口气:“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不要太紧张,不会出事的。”黄石可不希望商人的表情露出什么破绽。

中年人的脸色微微变得白了一点儿,没有向前挪动脚步:“有好几个人已经因为替大明传递消息而死了,全家被建奴屠灭……”

他看到黄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连忙一拱手:“让阁下见笑了。”

“我们进去吧。”

商人又吸了一口大气,稳定住了呼吸:“好。”

走进辽阳城门的时候,商人又一次开始搓手。他回头看了看神态自若的黄石,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挺了挺胸大步向前。

检查到黄石的时候,他高举双手听凭后金士兵在身上拍打,神态轻松自若。后金士兵还没有发现密信,黄石心中虽然紧张,但是脸上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等等!”

一个后金官员跑过来蹲下,手指伸到黄石鞋缝中夹住一个纸角,猛地一拽拉出一张条子来。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