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四节

“有了你们帮忙,我已经不怕他们了,现在应该是他们害怕才对。”赵慢熊说着又在地上画起了圈,“但是我想,他们如果存心和我们捣乱,破坏我们的陷阱和夹子,对我们没有好处。”

“他们敢。”张再弟抡了抡手里的斧子。

“我们辛辛苦苦劳作是求财,而打人是不能换钱的。”赵慢熊平静地说着:“我一直认为聪明人是从来不会忘记他们的目的的,而聪明人的手段都是为了目的服务的。”

黄石轻轻地鼓掌:“说得好。”

受到这个鼓励,赵慢熊又说了下去:“他们今天收到的恶气也总要发泄,这是人之常情,我可以想象,他们一回想起今天挨的打就会越发愤恨,要给我们捣些乱。而送他们几个夹子,他们回想起来的时候,就马上能联想到这几个夹子,就会有一种:‘算了,反正我们也没有很吃亏’的念头。”

打一巴掌给一个枣,还有朴素的心理学,黄石第一次郑重地注视着赵慢熊这个年轻人,而赵慢熊也微笑着看回来。

天启元年四月

程将军的噩耗很快又传回了广宁军,还是一败涂地,出去的五百人逃了一条命回来的不过十几个。

再过了几天,辽东巡抚王化贞的新命令传达了下来,在柳河卫出操的时候当众宣读,其中就有黄石。广宁军即将再次出动部队进攻后金,这次领兵的大将叫毛文龙,新任广宁军游击。听到这里台下的士兵已经开始小声议论,毛文龙的名字大家谁也没有听说过。

不管不顾士兵的反应,宣读命令的掌号官还在上面高声朗诵着命令,台下议论纷纷的人群中,只有黄石一个人凝神静气,屏住呼吸地仔细听着命令。辽东巡抚要广宁军各部勇士踊跃报名,因为游击毛文龙刚刚得到任命,还没有本部士兵。但凡报名参加这支军队的士兵,王化贞表示会不吝重赏。

再往下说的东西黄石已经听不进去了,身上的血在沸腾着,双拳握得紧紧的,指甲已经陷到了肉里还不知道。难以抑制的激动让他全身开始抖动,心中澎湃的感情几乎要让他叫喊出声:“毛文龙,毛文龙,没错,就是这个人,我迈向荣华富贵的第一个台阶啊,终于出现在了我面前。”

下操以后,黄石就冲到军曹那里询问具体的安排,使出全身的力气才不让自己的声音有丝毫的颤抖。军曹确认了黄石的说法,出兵的大将就是毛文龙,至于来历么,军曹含含糊糊地指说他很有能力,然后就急不可待地指出这次待遇很优厚。

听着喋喋不休的军曹讲道每个士兵有五两银子的安家费,还能得到过去十个月的欠饷,黄石很明白他的算盘,柳河卫愿意从军的士兵越多,这军曹能够趁机揩到的油水也越多,至于毛文龙是不是像他嘴里所说得那么英勇善战,军曹是一点儿也不在乎的。

晚饭上黄石企图说服老张一家投入毛文龙军,听完后老张半天无话,“以往王大人派出很多队官兵去偷袭建奴的地盘,有去无回。”停顿了一下,老张加重了语气“从来没有回来的,听说建奴都是骑兵,箭无虚发,现在但凡有口饭吃的士兵,肯定不会去跟毛大人或者其他什么大人去送死。石头,不要为了几两银子送死。”

“我想,这笔钱虽说不多,但可是快钱,到时候机灵一点儿就是了。顶多十几天的工夫就能回来,再说,据说这次还要发下武器,又要上战场,到时候卖给陈铁匠,转头说丢在战场了,也能用几两银子吧。”黄石还是不肯放弃。

“终归是卖命钱,现在又不是说活不下去了,每天下了操,去打打零活,柳河卫不比广宁,周围就有林子、有河,搂兔子打鸟,捉写鱼虾,又不跟别的卫那样饿肚子,逢年过节,领了赏还能吃顿猪肉,我看你不用拚这个命。”

知道老张已经无法说服,黄石只好自己去军曹那里报了名。几天后毛文龙下令报名的勇士赴广宁集结,同时军曹也通知黄石去领七两五钱的折色和二两的本色——安家费和部分欠饷。给了军曹好处费以后,他带着五两多银子和二两本色去老张家告别。除了二两银子外都交给了老张婆娘,借口是请她帮忙赶出些换洗衣服,干粮行囊。

晚饭吃得很好,有就有肉,这次老张嘴里的毛文龙简直成了武曲星下凡,黄石见到应该被安慰的人反倒来安慰自己,心中惨然的同时只有一个劲地灌酒。老张察言观色,以为黄石担心有去无回,他加倍卖力地说些俏皮话、荤段子,饭后还一直送黄石到门外。

“天启三年日本畏惧明朝威势,释放琉球国王归国,如果善加利用就可以夺取此地,东江军正好有水师能够利用,毛文龙也很缺钱。天启四年郑一官和荷兰人先后到达台湾,之前那里还是无人开发的处女地。然后荷兰人和西班牙人会发生矛盾,正是进军南洋的时机。嗯,只要能在之前混到足够高的地位,那么一步步应该是天衣无缝吧。”

到广宁饷张元祉千总报道后,黄石变得异常沉稳自信,感觉沉甸甸的灰暗命运和死神阴影正被他远远抛开,他琢磨着一定要把张再弟拐骗到毛文龙军中去。

不管老张怎么想,他们一家留在柳河的下场黄石无法预料,把这个孩子带走总是有备无患。俗话说,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啊。

“明天下午全队出发,我反正要回一趟柳河拿东西,正好晚上骗张再弟,明天早上带着他来投军,老张也没地方找我们去。此计甚妙。”盘算完通篇计划的黄石当即去向张元祉千总请假,他已经被任命为亲兵,这小小的方便想来张元祉也不会拒绝。

得到了准许的黄石正打算出门,忽然见到一个将领撩帐入内,金盔银甲,虎目铜须。张元祉见到来人以后跳了起来,跑下帐中拱手弯腰:“属下参见大人。”

见来人不怒自威,气势逼人,张元祉又以下属礼参见,想来定是毛文龙无疑,黄石当即也躬身行礼:“属下拜见大人。”

(第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