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身在山中不自知 第三节

走到了老张的家门口,黄石才感到心脏渐渐平稳了下来,但是那种濒死的感觉挥之不去,吃饭的时候他完全心不在焉,老张一家奇怪地问了他好几次,也只得到哼哼哈哈的敷衍。

“我知道,我知道”张又弟尽力展示着他的大嗓门:“一定是看上谁家姑娘了,犯相思病了。”

这话引起了一片笑声,桌子旁边的两个女人也笑着附和,还有名有姓地举出了几个名字。黄石叼着筷子头还是没有搭腔,嘴里还在无意识地嚼着东西,[奇`书`网`整.理'提.供]他们的声音就慢慢小了下去,张又弟也尴尬地摸摸鼻子,没有继续取笑下去。

“我吃好了。”黄石把筷子拍在桌子上,魂不附体地离开了老张家。

回到家中躺下的黄石半天也没有睡着,感到历史的洪流正尖叫着扑过来,要把他撕成碎片,一想到整个镇子会被烈火焚烧,熟悉的邻居会被屠刀砍成肉块,黄石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些人不像今天走过去的那些士兵,他们在黄石心中都是血肉丰满的人。

镇里杂货铺老板狡猾的笑容出现在黄石眼前,每次讨价还价惨败之后,这种表情都会浮现出来;左手隔壁前篇一律的抱怨让他不胜其烦,你们两家的婆娘争端跟我诉苦有什么用处?几个有儿子到了成亲年龄的家庭把自己当作绩优股,这些家庭的几个姑娘总投过来羞涩或者大胆的目光。

最后是恩人一家的面庞,老张饭后满足地打着嗝;主妇不停地唠叨着盐又涨价了,小心地拔下鸟毛;大儿子总是在碗里留一块肉,直到看着老婆夹到嘴里才转过头来听大家胡聊;老二嘴头上总是挂着别人家的一个女儿,私下听说黄石赞助他点钱的计划后,先是无力地谦让了几句,然后一个劲地嘟嘟两家世世代代都是好兄弟。

“我没有力量保护你们啊,”无奈的话语打破了屋内的宁静,双手背在脑后的黄石大睁着眼睛,奇怪怎么突然发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现在我只能想办法让自己逃命。”

三月底,坏消息接踵而至,沈阳、辽阳相继失陷,十几万辽东军全军覆灭。广宁全军大哗,在周围人们的一片恐慌混乱中,黄石面不改色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照常砍柴打猎,这种混乱的情况导致众人无心工作,正好让他小赚了一笔。

后金军没有像大家担心的那样乘胜来袭,辽东巡抚王化贞大人也很快就开始在广宁集结军队,不到一个月,大家的生活就恢复了正常,黄石处变不惊的表情更是给街坊邻居留下了深刻印象,老张一家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毛文龙应该已经被推荐给了王化贞,他正在梦想着有一天能封侯,而他的进攻欲望也很和王化贞的胃口,还有两个月就会派他向辽海出发。在几年内,这支不到二百人的军队就会发展到近十万。所以只要赶上这次出兵,那么凭借历史知识,三年内我应该做到参将的位置,五年内我可以做到副将。”

又一次盘算了脱身计划以后,黄石长出了一口气,他的逃生计划就是跟上毛文龙的军队,后金席卷辽东的历史他还是知道的。而穿越前对明史的突击让他记住了毛文龙这个名字。

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把老张的儿子带走几个,老张那么大岁数了,肯定是毫无办法可想,只能希望他自己逃过这场战火。但是他的三个儿子,黄石很希望能统统带到未来的东江军中去。

第二天下操的时候,张又弟跑过来和黄石一起回镇子,一看到满脸的神秘就知道他又有什么故事要讲了。

“石头,你听说程将军带兵度过辽河了么,不知道这次如何啊。”

这个月王化贞又派出一队广宁军去袭击后金领地,黄石估计是凶多吉少,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他根本不看好这次进攻。

张又弟似乎有些不同意见:“程将军那是我们广宁军的好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萨而浒战役后连续的惨败让辽军士气低迷,为了振作士气,辽东巡抚王化贞不停派出小股部队跨过辽河去偷袭,结果一场接一场的惨败让军心更加低落,黄石默默地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借助毛文龙的机会逃离这即将沦陷的土地。

吃午饭的时候张家又为这个问题争论一番,张有弟也是支持他弟弟的看法,程将军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汉。黄石懒得多说,表达清楚自己的看法后就埋头吃饭。倒是张再弟和他两个哥哥争论起来,还闹了个脸红脖子粗。

黄石带张再弟上山劳作的时候,他还在愤愤不平:“黄大哥说的当然不会有错。”

“嗯。”黄石懒得理他。

“我大哥、二哥都不晓事。”张再弟又补充道。

“嗯。”

“对了,我和他们说起老赵的事情了。”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赵慢熊在张再弟嘴里变成了老赵。

“哦。”

“我娘说我不晓事。黄大哥是想把老赵本事学全了,然后再踢开他单干。”张再弟激动地嚷嚷起来:“我说不是这样,我娘还笑我小,让我多学多看。”

“哦?”这个话题让黄石有了兴趣,他知道未来几年的灾难,所以也没有长久的打算,倒是没有利用完赵慢熊就甩的打算,想不到老张婆娘已经给自己的行为定性了:“你是怎么想呢?”

“黄大哥不是总说人要守信么?”张再弟自信满满地说道:“我自然知道黄大哥不是那种人。”

接下来的一路黄石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根本没有注意到张再弟又说了些什么,到了林子里也没有发觉前面的吵闹,还是张再弟提醒了他。

有三个也是猎户打扮的人正在和赵慢熊喊着些什么,还推推搡搡的看起来很不友好。

黄石皱着眉头走过去,拦在了他们中间;“你们是谁,和他有什么事情?”

三个猎户看面貌似乎是三兄弟,其中最年长的瞄了黄石一眼:“你又是什么东西,这里没你的事!”

黄石脸顿时沉了下来,他正要开口回敬,三人中看起来最小的那个就爆发出凄厉的一声嚎叫,原来张再弟已经绕到了他们侧面,一斧子背抡在了他腿上。

不动手是不可能了,小张下手显然够毒,被他阴的那个人就没有站起来过,两个一米六的明朝猎户也被黄石几拳就打翻一个,他接着就扑向和张再弟缠斗的最后那个家伙。

等三个人都倒下后赵慢熊立刻大喊起来:“停手,不要再打了。”

黄石倒是住手了,张再弟却是不肯,刚才黄石来帮忙前他也结结实实地吃了几下,此时他正在踢回来。

赵慢熊一边叫着:“别打了。”一边绕过去扶另外两个躺在地上的人。

张再弟又踢了几下也解气了,喘着粗气就要退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赵慢熊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把张再弟紧紧抱住,冲着那人喊道;“还不快走。”

三个人连滚带爬地溜走后,站在一边把全过程看了个清楚的黄石忍不住大笑起来,“赵慢熊你这是玩什么呢?”

赵慢熊也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先是冲着张再弟谢道:“张小弟可算是替我出气了。”

“他们敢骂黄大哥,真是活腻了。”

那三个人果然是三兄弟,也是赵慢熊同村的猎户,用赵慢熊的话说就是三个无赖。赵慢熊心灵手巧善于制作各种陷阱,还自己设计制作了不少好用的工具,可是父母早亡又是孤身一人,这三兄弟就总欺负他。

“偷学了我不少本事,还强抢我的猎物和工具。”赵慢熊愤愤地说:“不给他们就打人。”

“真是无赖。”张再弟说着就往地上呸了一口。

黄石古怪地看了张再弟一眼,又看了赵慢熊一眼,总觉得这话有指着和尚骂秃驴的嫌疑。

赵慢熊一看黄石的脸色就登时醒悟:“石头大哥就很仁义,分东西的时候总是很公平,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次和你打架不是想抢你的东西。”张再弟并不笨,他听了之后也不好意思起来,挠着头说讪讪地说:“是你对黄大哥太不客气了。”

“知道,知道。”赵慢熊看起来很大度,笑着挥挥手表示他根本不在乎。说到自己的看法,赵慢熊认为得罪这些无赖是不可以的,但是也不能太软弱可欺。所以长久以来,他也帮那三兄弟作些东西,但是一直拿捏着分寸,保证不太多免得刺激了他们的贪婪之心。

“我让石头大哥作的捕兽夹子是我改良的,今天被他们看见了就要抢走。”赵慢熊在地上画了几个圈,想了想抬头对黄石说:“石头大哥能不能再作几个,我想晚上给他们送去。”

“凭什么。”张再弟激愤地嚷嚷起来:“这种人见一次打一次。”

赵慢熊没有理张再弟,而是面冲着黄石说:“我想石头大哥一定同意。”

“为什么?”

(第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