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新版序章和外传 序

辽东

“我要不行了。”

眼前白茫茫的大地和漫天的大雪融合在了一起,黄石一脚深一脚浅地挪动着,拐杖不停地跳动,他双手竭尽全力才能控制住它,不让拐杖逃离掌握。寒风吹得黄石几乎睁不开眼,但是他鼓励自己坚持下去——一个村落马上就会从眼前的白幕后透出的。

“我不行了……”

饱满的积雪扑面而来,黄石的眼皮缓缓落下,切断了这景象。当只有一片漆黑时候,他感到柔软的大地托住了他的身体,脸上传来的清凉似乎一下子带走了他滚烫躯体上的疲惫。

……

“爸爸妈妈,”出发前黄石正坐在饭桌前和父母吃饭,嘴里还塞着饭菜:“我和几个朋友出去玩几天,嗯,是去外地旅游。”

……

莫名其妙的爆炸,白光,真是耀眼的白光。

……

“万历年!有没有搞错啊,还是孤身一人,”黄石啃完背包里最后一袋生虾片,然后努力让自己入睡,“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明天再说明天。”

……

“……天上的星星分成不同的星座,每个人都有一个星座在保佑他……”黄石口若悬河地讲着,手里还摆弄着一张纸,上面用图案把星星包裹了起来,看到主人不再坐得笔直,他深受鼓舞地用力把纸抹平一些。

“嗯,有意思。来人,给这位先生十文钱。”

“谢谢老爷。”把钱小心地收到怀里以后,黄石把纸叠成四四方方的一块,使劲按了按上面的皱纹。

走出门的时候,黄石回头向送他出来的老家奴称谢时,老人懒懒地挥了一下手,就要进去,或许是因为年岁大了,他在台阶上绊了一个踉跄。眼疾手快的黄石连忙搀住他,微笑着说道:“大爷,要小心啊。”

老人并没有道谢,而是沉思了一下,甩开了黄石的手臂,严肃地对他说道:“年轻人,趁着年轻应该去干点正经事情。才不会让祖宗父母蒙羞。”

微笑凝固在黄石脸上,他深深一躬到地:“谢老人家指点,小子谢过了。”

……

“老人家,给一口东西吃吧。”

被拦住的人冷冷看了一眼乞丐的身材,一声不出就走了。

“大爷,给一口东西吃吧。”

看到来人停下了脚步,黄石振作精神又说了一遍,拚命对着面前的男子挤出笑容,对方也冲他笑笑,掉头离去。顾不上收起笑脸,黄石又膝行几步哀求起另一个路人。

半块窝头被他一口塞到嘴里,咽下去以后黄石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这猛烈的动作招来了一声剧烈的呻吟,上午被几十个乞丐敲打的地方全被撞到了,可是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黄石悲愤地回忆他这几天和丐帮弟子们的冲突和失败的入会企图:“如果单打独斗的话,我本来可以当上帮主的……”

……

蹲在墙角的黄石正在吃他偷来的鸡,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底下应该还有看家鹅留的痕迹。乱蓬蓬的头发已经遮住了眉毛,赤裸的小腿上满是疙瘩和燎泡。

“赤脚医生,我没有胡须,大户人家也不会让这身衣服进去。农家倒是让我进去,不过如果不是我一身的疫苗,恐怕也早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没有路引,什么地方也都不要我,我不可以做教书匠,我也会算账,会打算盘,只要给我一天两顿饭和一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

吃完了东西的黄石用手拼命抹了抹嘴,鼻尖非常痒,他狠命地抓着,直到刺痛取代了瘙痒,他跳起来喊了一声“操,疼死老子了。”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挑了一块地方擦了擦手,用捡来的绳子捆住了破烂的鞋子。

“要是我会西班牙语就好了,现在可是万历四十六年,没有会英语的传教士啊。也不在北京,老子怎么去教堂蹭饭啊。”

……

“你确定?”问话的人扬起了眉毛,语调抬得高高的。

“我愿意出力气,但是我不买身。”虽然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到随时能掉下来,虽然脸颊已经深深陷了进去,黄石这句话说得仍然中气十足。

“随便你,下一个。”

听到这句话,他只有转身离开。

“那汉子,后面还有些剩饭,你可要吃?”

听到这句话,黄石马上掉头磕了一个头:“大爷长命百岁。”

“你这汉子当真有趣,竟然宁可当乞丐。”管事的笑骂了几句,他老婆刚刚给他添了一个儿子,就用东家的剩饭替自己儿子积点德吧。

……

“每个自由人都是他自己的君王。”

最后一丝闪光熄灭以后,黄石的世界就彻底化为虚无了。

雪花飘落在他身上,手中的木棍也掉在了一边,风不断地吹白这具躯体,让它渐渐融入周围的世界,在万历四十六年正月的辽东,广宁柳河已经是银装素裹。

(全书完……估计会被读者骂死)

……

旧被子盖着躺在床上的人,下半身还加了一张破褥子,躺着的人露出的一张脸像死鱼般苍白,喉咙有节奏地啸鸣着金属一样的声音。

病人才发出了一声呻吟,竭尽全力把眼皮扯开了一条缝。

“你醒了吗?”

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黄石的眼皮再次沉重的落下,重新进入一片黑暗中……

“你醒了吗?”

这次的声音是从耳边响起的,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的黄石也转动不了头,张开嘴想问话,但是只发出一些嘶哑的呼吸声。接着就感到有一些液体被倒了进来,虽然他尝不出味道,但是知道肯定不是水。又一次沉睡过去前他只搞清楚一件事情——我还活着……

眼睛可以睁得很大,全身的疼感也立刻涌了过来,黄石眼珠子转了几圈,一张很破旧的床,随着胳膊的挪动开始发出嘎吱声。鼻子下面的被子发出一股酸酸的气味,但并不是很刺鼻。随着他转动脖子,眼前出现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是男孩子吧。”黄石眨眨眼想看得清楚一点儿。

一个很秀气的男孩子正和他对视,黑色的眼球一瞬不瞬地望过来,尖下巴,高鼻梁,前额上的头发还微微有一点儿卷。

孩子看了他一会儿就跑开了:“我去给你拿药。”

这是一间小屋,似乎是整个房子的前庭。

药端过来以后,孩子开始喂他,“我爸爸把你从雪地里捡回来的,我妈妈给你熬的药。”

“谢谢。”虽然古人云大恩不言谢,但是这个时候黄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睡的是我的被子。”孩子用赐予者的骄傲语气说道。

“谢谢。”这次黄石是带着一丝微笑进行的感谢。

“我去叫妈妈。”

没过多久,一直努力抬头的黄石就看见一个妇人跨进了门槛,双手还在围裙上搓动着。很快她就走到床边,盯着黄石的眼睛看良久——明亮而没有丝毫混浊眼睛,她出了一口气:“小哥是哪里人?”

“我是河北天津人氏,流浪到这里,多谢大娘救命之恩。”这个妇人看上去足有四十五了,黄石今年也不过二十二,觉得这样的称呼正好。

冲着黄石毫不躲闪的目光,妇人说道:“小哥先休息吧。”

“大娘,我身体还好,不需要给我熬药了,热水就好了。”他来到这个时代后,也算当过两天赤脚医生,所以对药品的价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而且未来的医学知识说;肺炎什么草药也没有用,不是肺炎开水和维生素就够了。那妇人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过了中午,一个老汉和两个青年回来了,也来看过了黄石,衣着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大明军户,显然是刚刚下操回来。

随后的几天,每天黄石都得到了一些粥和腌菜。那个孩子也每天都端来一碗药,眼巴巴地等黄石喝完了以后,就搬过一个凳子坐下来听故事。虽然长时间说话让大病初愈的黄石感觉很疲劳,不过他觉得这是目前他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的唯一方法了。

(序章结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