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九章

说明:陆奥号战列只是被重达近2吨的导弹弹体从3000米高空重直落下击穿舰尾,因人员损失大,损管不及时才造成陆奥号海水大量涌入沉没。

日本特混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中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摸了摸头上的绷带,再看看外面的天色,中将明白中国人那突如暴风雨般的空中进攻终于过去了。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后,在参谋的搀扶下,中将再一次来到了自己的指挥位置。

通过残破的舰桥向外望去,在茫茫的夜色中,几个小时以前还不可一世的舰队现在已经彻底变了一个样子。燃烧的军舰在黑幕之下吞吐着火焰,几艘还算完整的驱逐舰正打开探照灯在海面上不停巡视着,希望能尽力将落水的人员救上来。

自从中国人的秘密武器进攻开始,直到中国空军的攻击结束,舰队原有的陆奥号战列舰、加贺、凤翔以及龙骧号三艘航母,那智号重巡洋舰、名扰轻巡洋舰、追风和长月两艘驱逐舰被击沉;旗舰长门号被数枚500公斤级炸弹和一枚鱼雷命中,靠着自己的皮厚肉粗还没有多大损失,经损管后已经恢复过来,但赤城号航母在重点照顾下遭到重创后虽没有立即沉没,却完全丧失了全部动力,成了海面上一座漂浮的人工火焰岛;羽黑号重巡洋舰、由良、神通、那珂三艘轻巡洋舰、潮风白雪文月三艘驱逐均遭炸弹和鱼雷命中重创,但在损管努力下已经完全控制,除航速可能受损外还能支撑着回到木浦基地;其余各舰都是轻微受损,中国空军的主要攻击注意力全都放到的大型战舰上,对于那些吨位小的驱逐舰根本就没有 “食欲”。

面对着如此的打击让刚刚清醒后的野村吉三郎感到心里在滴血,帝国耗费大量国力建成的舰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这个样子,那是多少代人的努力啊!

“我们遇袭的消息发到朝鲜和海军总部没有?”中将在第一时间询问自己的作战参谋。

“阁下,在我们刚刚遇到中国飞机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发过去了。”参谋回答道,其实那是在受到导弹攻击的时候发出去的,而且还是中将自己下的命令,由此可见此时的野村吉三郎已经被打蒙了。

“那就好,要不按计划明天早上陆军的进攻就要开始了,根据我们遇袭的情况判断,中国人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作战计划,要不是不可能将舰队位置掌握得这么好。如果我估计得不错,我们的电报密码已经被破译,要不就是出现了叛徒,否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接连遭到打击的中将已经慢慢的明白过来。

帝国海军此次作战的保密性毋庸置疑,而且突袭大连本来就是自己违反了陆军的要求,直到最后时刻才通知朝鲜的陆军自己已经直接北上,既然临时改变计划的海军都变成这个样子,那么在明天清晨的陆上大反攻估计只会更惨。虽然在帝国内部,海军和陆军向来不合,但这个时候必须要把这个用鲜血得来的情报告知陆军,否则的话真的难以想象最后会变成什么结果。

就在日本人的舰队还慌于救伤扶伤之际,在舰队后方600米海面上两根潜望镜缓缓移动转动着自己的视角,仍在燃烧的赤城号和各舰上四处搜索人员的探照灯,在夜幕中不但成了明显的目标指示,而且还把各舰的位置清晰的暴露在海中猎手的枪口下。四条尾迹先后分别从潜望镜处拉出,悄然奔向长门号、赤城号两个最大的目标。

静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参谋给他拿来最后的损失清单,此时的中将十分清楚,在自己的带领下舰队遭到了如此的重创,回到本土除了切腹不会再由第二条路可走,就在中将刚刚想到自己的未来时,猛然间长门号战列舰剧烈的摇摆震动起来,中将又一次尝到了啃泥的滋味,“鱼雷1

早已在日本舰队撤退途中等待多时的两艘潜艇,终于得到了最佳的出手时机,误以为空袭过后已经安全了的日本舰队在他们最放松的时候,再次遭到重创。

长门号战列舰再次被一条鱼雷击中战舰腹部装甲,经过连续的打击即使是号称最强大的战列舰也是承受不起的,此时的长门号已经开始发生倾斜。而另一条鱼雷却在命中目标前突然下潜穿过长门号的舰底,从另一面冲出海面近二十多米后再次落入海中下沉至海底,让长门号逃过了致命一击。

早就是死鱼一条的赤城号却没有这么好运,被两条鱼雷同时命中,早已不堪重负的舰体在两声爆炸声中快速下沉。

“命中三枚,落空一枚1002声纳兵报告。

“什么?”德国艇长再次凑到潜望镜前,只能看到一号目标中部起火的景象。

“鱼雷3号、4号准备发射1艇长再次下令道,潜望镜中的十字再次准确地锁住长门。

“预备,发射1

“鱼雷3号、4号发射1002舰体轻微地震动两下,两条鱼雷再次在海面上划开两条死亡轨迹。

“立即下潜至100米!准备脱离。”艇长快速收回潜望镜命令道,远处的001号潜艇也在同一时间发射出自己的另外两条鱼雷

“鱼雷,紧急回避1多灾多难的长门号水兵们,在大功率探照灯的帮助下,看见两条拖着尾迹冲过来的鱼雷。但是就算是发现了鱼雷来袭,此时舰体已经倾斜的长门也做不出什么有用的机动动作。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快速赶来回防的“如月”号驱逐舰猛地从右侧插到“长门”的右舷挡在前面,随着一阵猛烈的爆炸,以自己为盾牌为长门号挡住鱼雷的如月号被炸的四分五裂。其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巨浪再加上舰体的碎片,虽对长门号上层建筑再次造成了巨大伤害,但长门号却奇迹地依靠爆炸后的冲击波和浪波被扶正,再次逃脱了灭顶之灾。

而001号的发射的两条鱼雷先后命中那珂号轻巡洋舰,还没完全恢复动力无法机动的那珂号号当即炸成两截沉入海底。

“漂亮1与日本舰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艘潜艇内的热烈气氛,经声纳兵确认四条鱼雷全部命中目标爆炸后,长时间的等待让这些海面以下的家伙们无不激动异常,多少年了不管怎么说中国的海军终于又出现在这大洋之上,保卫着祖国的领海,年轻的水兵们相互之间鼓掌庆贺。

“噤声1沉稳的德国艇长提醒自己的水手们,这个时候可不是庆祝的诚,必须趁日本人的驱逐舰赶来之前速度脱离,以他们这两艘试验潜艇的实力(两艘潜艇的装填一条鱼雷要花上近二十分钟),打完了就跑才是最重要的。

野村吉三郎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在他的身边大副被一截如月上的桅杆从胸穿过钉在了中将原来的座位上,靠着手下的拼死相救,中将又从死神那里拣回一条命。他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自己的掌中,鲜血一滴一滴的渗出滴到地上,“是潜艇!是中国人的海军1中将此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如果是败给了中国人强大的空军,对于野村吉三郎他自己来讲也算是没有办法,换句话说在内心他还是可以勉强来安慰自己,但是居然会在中国人的海军手里受到如此大的损失,这令中将的心在流血。

“海军吗? 40年了,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出现中国人的海军,上次甲午海战的结果居然会倒过来,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1 野村吉三郎的心里如同打破了五味瓶。

在日本人最骄傲的地方再次遭到了中国人无情的打击,虽然只是遭到了潜艇的突袭,但是中将明白未来的帝国海军必须面临着崛起中的邻居。通过此次作战中将已经明白了飞机的重要性,既然连他这个战列舰的铁杆拥护者都能够明白这一点,更何况是对面拥有绝对空中优势的中国人呢?

开战以前就传出了中国人正在试图购买美国人的航空母舰,那时的野村吉三郎还不以为然,他坚信一旦在海上再次遇到中国海军, 40年前中日甲午海战的结果只会再来一次。但是现在呢?遭到如此重大打击的中将心里十分清楚,在未来能够牢牢掌握天空的中国海军将会是可怕的。

“海军#军-…”中将始终在自己的嘴里喃喃的低语着。

此次中日黄海海战历时3个多小时,在这几个小时里,日本人引以为傲的海军,在中国空军和海军的联合打击下损失惨重。

在海战之前被朱广辉继以众望的H-1鱼雷攻击机,取得的战果并不是很多,由于飞行员们全是新人,再加上根本就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训练,对鱼雷的投放时机掌握的不是很好,导致很多鱼雷入水后不是沉底就是自爆,当然还要算上鱼雷自身的故障。就这样在与J-1配合的情况下,他们只击沉了名扰轻巡洋舰、追风号驱逐舰,那智号重巡洋舰在被J-1重创后由一架H-1自撞击沉,重创龙骧号航母(后被J-1击沉)、那珂号轻巡洋舰(被001潜艇击沉)和长门号战列舰(被一枚450mm鱼雷击中)。

三十八架H-1取得战绩比例还没有两艘实验潜艇来得高,击沉赤城号航母、川内级轻巡洋舰一艘(那珂号),特别是击沉了日本联合舰队的旗舰长门号战列舰(直到第二天002潜艇全员才知道重伤的长门号竟返回了木蒲,被击沉的是如月号驱逐舰)。

遭重创后幸存下来的神通号巡洋舰在躲避潜艇鱼雷攻击时,造成锅炉负荷过大爆炸后动力全失,为免被中国人俘获,迫不得已只得由舰队司令下令用“长矛”鱼雷自沉于中国黄海海域,它竟成为日本装备“长矛”鱼雷以来第一艘被其击沉的战舰,其个中滋味难以言表。

白雪号驱逐舰在回航途中,创伤再次迸裂,海水涌入过快,只得弃舰。

经过一连串的打击,整个联合舰队的大型舰艇,在中国海空军的“刻意照顾”之下,除了旗舰长门号和重型巡洋舰羽黑号、轻型巡洋舰由良号带着累累的伤痕没有沉没以外,就剩下一些没有被盯住往死里打的驱逐舰逃回了木蒲。

当然为了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中国空军的损失也是过去所没有遇到过的,即使是在导弹攻击过后,已经没有了日本舰载机的干扰,日舰的对空火力已经大大减低的情况下,年轻的空军将士同样付出了可观的代价。

五架J-1被当场被击落坠毁,损失一架H-1(负伤自撞),机上人员无一人生还。三架J-1在海洋岛附近迫降,两人重伤。二十一架J-1,九架H-1带伤回去,十八名飞行员负伤(六人重伤),三名投弹手牺牲(一人重伤不治),高志航再度受伤而且伤势不轻,十五架J-1需要回厂大修。可以说为了这次对舰攻击,中国空军的损失也是惨重的,原本参加此次进攻的四个中队J-1,在战后还能够飞回朝鲜立即参战的不到两个中队,大量飞行员的受伤和飞机的紧缺,令中国空军的实力在短时间内下降了一个等级。

这场令中国空军损失惨重、令朱广辉几乎心疼吐血的海空对决,也是人类战争史上首次在实战中使用导弹。但这个秘密却出于交战双方各自的目的(中国方面本身就是为了保密,不可能泄漏。而日本虽然也没有向外透漏些什么,但以后的日子里,向中国暗中派出大批间谍人员候机盗取资料),而被双方心照不宣的刻意保留,并不为世人所知。外界所知道的只是双方的损失比例,至于战斗的过程也由于中国方面没有详细公开而众说纷纭(当时的朱广辉哪有哪个心情阿!日本方面是不好意思说)。

中日黄海海战在日后被西方列强奉为最经典的航空兵对舰攻击战例,他所取得的战果之大、自身损失之小在当时被尊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国空军取得的战果令他们所驾驶的飞机名扬四海,“中国制造”已经成为战斗机领域的至高代名字,对其的性能评价更是被推上了无上顶峰。

# # # # # # # # # # # #

“海军遭到袭击,损失惨重1眉头紧锁的白川酒治中佐看着从海军特混舰队发来的情报,这是中佐私自扣下来,现在除了极个别人以外,在朝鲜的日本陆军高层并不知道海军的计划已经完蛋了,他们期待的所谓未来的海上支援只能是画饼充饥。至于海军发回大本营的电报,自然有其他兵变军官来处理。

“这么干到底对不对?”作为少壮派的一员,白川中佐用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脑袋,在收到电报的第一时间他就把这个消息,向自己的秘密上层报告,等待已久的回复,一点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收到的果然是“扣下来不向上面报告”(至于海军发回大本营的电报,自然有其他兵变军官来处理),面对着这样的结果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到底这样正确吗?”他在那一瞬间脑袋猛然震了一下,但也仅仅是有一点震动而已。

中佐明白此时的日本本土即将上演少壮派军官的兵变,这个时候如果朝鲜没有按照既定的计划开始反攻,那么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切在东京根本就派不上任何的用场,“箭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了1

白川酒治轻轻的划燃一根火柴,那张重要的电报就这样慢慢化为灰烬,抖了抖自己的手腕,将已经燃尽的纸张扔进纸篓,中佐点燃一根香烟,不住地在自己的内心祈祷着。朝鲜的未来战局从现在看已经无法改变,要是付出如此的代价在东京还没有能够有所作为的话,那所有一切就真的全完了!

将自己的随身的手枪放到办公桌上,作为帝国少壮派的一位狂热军官,他明白这么做等待的自己是什么,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跟众多其他的年轻军官一样,他们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帝国的将来,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以自己的生命为帝国的未来铸就不朽的根基,对他们来说是无比的荣耀!

与此同时在平壤的汉城的日军司令部内,植田谦吉大将正焦虑的,在自己的作战指挥室内来回的走动着,对于此次的大反攻,从一开始大将就持怀疑的态度,而接下来一连串的不顺利,更让植田谦吉对反攻作战计划中要求取得的战果感到担忧。

通过几个月来与对面的交手,大将深知对手的实力,要是按他的本意如果没有海军的全力支持,他根本就不打算立即向北进攻。而是应该静观其变,这个时候的中国内部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在短期出现剧烈的局势变化非常有可能,那个时候帝国军队在朝鲜的压力就会小得多,中国人届时不得不将自己的大部队退回国内。

但是植田谦吉大将的远见,并没有得到如期的支持,反而被少壮派们视为懦弱、胆小鬼,加上上次的作战失利更是使得植田谦吉现在的日子极不好过,原本在陆军中的威望也在不断的下降。原本看似抱成一团的帝国陆军,已经由于多次的失利使得各派别的矛盾浮出水面,早已经不如原来的关东军了。

这个时候的日本陆军不论是在朝鲜还是在本土,都已经开始了派别之间的斗争,为了各自势力的未来利益,同时也是一个军界内部诸多矛盾爆发的导火索,反攻作战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已经不是像大将这样的人物能够决定的!

“还没有收到从海军发过来的消息吗?” 植田谦吉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向着身后的参谋询问道。

“阁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新的消息1

得到回答的大将在自己的心里想到:“野村吉三郎你到底想干什么?不但改变了原定的作战计划直接突袭大连,现在居然一点消息也不传回来,几个小时以后的地面反攻就要开始,没有海军的帮助,西线的主攻部队想要突破那层层防御阵地实在是太难了!

而且如果海军没有按时配合陆军作战的话,帝国放在元山的佯攻部队,岂不是白白的让中国人给吃了?大神阿!请您保佑我们吧1越想越心焦的大将已经不愿再想下去,只能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祈求天照大神的保佑!

元山一座无名山头上,披着树叶草根伪装的大队日军小心翼翼,吃力地靠着点点星光,在丛林中不断摸索着前进,这些与中国志愿军打了不少交道的老兵们(大部分是从中国东三省撤出的关东军士兵)都知道,只要有一点点大的动静,对面的中国人的大炮就会立即将他们整个覆盖掉,中国人重炮的威力已经在他们心中植下了深深的烙樱为保证反攻前的偷袭得手,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潜伏到中国人的阵地前沿,在发起突击后还将得不到陆航和后方远程炮火的丝毫支援,甚至身上除了一支没有刺刀的步枪和一条子弹带外,连必备的干粮都没有。

士兵脚下所走的路,是用无数同伴的生命换来的,为给这次反攻扫清路上的地雷,在前期的几次冲锋中,日军用自己人的生命硬生生开避出来一条通道。在这一路上,磷火飞扬,借着磷光可以看到四周都是被炸断的树桩、死像惨烈的士兵遗体,空气中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恶臭。

天气的炎热,再加上刚过的雨季,来不及回收的尸体早已腐烂如泥,与雨水冲涮过后的泥土混和在一起,摸黑行走中的士兵稍不注意就一脚踩进尸骸那烂泥般的胸腹膛中,发出轻微的“叭叽1声音,士兵不得不暗自咒骂着将脚从中拔起。踩在裸露白骨上发出的吱咯声,时时提醒着他们是真正踩着同胞的尸骨前进。如不是这次行动都是与死神打过好几次交道,从死人堆爬进爬出不知多少回的老兵,可能他们在进入丛林后就已经有人自行崩溃了。这雷场中已经倒下长眠的士兵中,还有一些就是这次行动中士兵的亲朋好友,也许过一会儿他们也将倒在这里,团聚于地府中。

“轰1一声巨响在一名士兵脚下炸响,整个丛林惊鸟纷飞,一条血淋淋大腿挂在了树梢上。

“地雷1

“快撤1前面的大队长立即大喊道,用了这么多帝国军人的血肉清路,还是出现了漏网之鱼,心中痛骂着那些花样百出埋雷的中国人,一面当先转身回跑。

整队的士兵立即步调一致地转身,然后尽自己全身最大的力量向丛林外慌乱地跑去,一些士兵为减重连手中的步枪和背着的子弹带也给直接扔了。

“嗖,嗖……”中国人的炮弹带着划空声在日本人的脚后追上了上来,轰隆隆的爆炸中,一些奔跑不及的日军不断被炮弹轰上了空中;被炸断的大树一棵棵倒下,将下面的躲避不及的士兵压在了身下,惨叫声不断在丛林里伴随着隆隆炮声响起,重复多次的场面再次上演。

“救救我!快帮我解下来1一名背着炸药包的士兵慌乱地跳着,七手八脚地拉扯着肩上的背带,想把背上被炮火意外点燃的炸药包甩掉,但周围的士兵却纷纷散开绕开他各顾各的奔跑。

“轰1的一声巨响中,这名士兵真正的为他所尽忠的天皇粉身碎骨……

远处飞来的炮弹,不断的在士兵们身边爆炸,惊慌失措的士兵们除了逃命,脑中没有任何其他的思维。“带我走!求求你1被拦腰炸断的士兵痛苦地仰躺在地上哭喊着,双手向自己的同伴无力地挥舞,他的下半身就挂了头上的树枝上,血液顺着长长垂下的肠子不断的滴在他已经满是血泥的头上。跑过去的同伴却没有一人弯下腰拉他一把,谁都知道他已经没救了,拉上他只会把自己也拖进地狱。

人性!早就在这场战争中被扔给狗吃了。

# # # # # # # # # # # # #

西线战场上的清田一郎少佐透过炮位观察镜观望着远方的前沿阵地,清晨的浓雾里,远处模模糊糊那已经开始发黄的丛林透露着阵阵神秘可怕的诡密气氛,在清田的眼里那一丛丛的树林就如同是一头头处于饥饿之中,肚子已经鼓声震天的怪兽,等待着既将落入口中的美食。

清田少佐调了调手中观察镜,将其转到了晨雾笼罩下前沿阵地上那七纵八错的战壕,他可以模糊的看到一排排已经作好冲锋陷阵的士兵正整齐地蹲在壕坑中,手中步枪上那长长的刺刀如林般探出战壕。

“次郎也在这些新兵中吧1清田正为自己的弟弟担心着,对面那些中国人的能力,已经与之交峰过几次的少佐可知道的清清楚楚,自己能在前几次的战斗中侥幸生还不全是靠了大神的保佑?

“那些该死千万遍下地狱的混蛋1少佐不住的咒骂着。

进入东京帝国大学的弟弟可是家中的骄傲,可却被那些杀千刀的军国主义宣传者,鼓动着加入到这沉无胜算的战争中。在得知清田二郎到达朝鲜时,少佐动用手中的一切能用的关系和手段,然而不但没有换回弟弟的退伍,反而被上头训叱为大日本帝国陆军的耻辱、是对天皇的不忠,上面先是将他关了三天禁闭,就下来就把他的弟弟故意调到这次反攻的突击大队里。

作为XXX炮兵联队的指挥官,清田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身后的大炮能为自己的弟弟打开一条生存之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击溃对面的敌人,虽然少佐也知道自己是做不到那一点的,只要自己的炮位一开火,对面的炮弹也就同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这就是前几次交峰得出的结果。

就在少佐内心之中不停企求一直伴随自己的好运,这次能降临到弟弟身上时,蹲在战壕中的清田信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偷偷回过头,但他看到的却是二等兵上杉正眯着眼流着口水的睡像。

“不要紧张,一会儿跟在我身后跑。前一段路要尽量跑,对面的炮火打得很远,只要跑过去了,就能活下来。过去了,不要冲在前头,侧着身子跑,这样生存机会要大。”前边的老伍长低声地提醒道,在整个小队中,清田信长是唯一一名东京帝国大学学生,整个队的人都希望这位未来的帝国优秀人材,能在这场战争中幸存下来。

“起立,准备出击1等待已久的命令被一个个传过来,一阵骚动之中,士兵们站起来活动、活动自己的身体,准备冲锋。

清田一郎也在同一时间举起手中的话筒,看着左手手腕上的时表……

“啾、啾……”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突然从远处天际传来一片刺耳的划空声。

“鬼炮!快进掩体1来不及多想的清田赶忙扔下手中的话筒大声喊道,这恐怖熟悉的声音曾在他自己的面前三番五次地夺走了一名名手下,其强烈的震憾在日本陆军中私下起名为中国人的“鬼炮”。

“次郎-…”清田又转过身看向暴露在外的敌方炮火下的前沿阵地,不过马上就被自己的两名手下给生拉硬拽地拖到了掩体中。

“轰、轰……”落下的122MM火箭炮一片片在日军的阵地里爆炸,瞬间人体残肢不停在天空中飞舞,炸碎的药肓旗燃烧着被气浪不断掀高。

“赶快回到后面的掩体1被伍长从后推着,清田信长木木地随着惊慌乱窜的人群沿着战壕向着阵地后方的坑道跑去。此时清田二郎的眼里似乎天地翻了一个个,大地不停的颤抖着,就如地震到来一般,但这比地震还来得更加可怕、可怖。

“嗖、嗖……”后面随之而来的是各类大口径火炮,只要炮弹一落地,立即就有一片的士兵不是飞上天就是震翻在地,随后很快就被后面的人踩在脚下。

露天的战壕丝毫没有给准备冲锋的日军丝毫的保护,在炮火轰击下轻易被击垮、击塌,前沿那简易的掩体被彻底撕扯的粉碎。没有一点作战经验的新兵竟然为抢一条生路而跳出战壕,不是被纷飞的弹片打得千穿百洞、就是被轰成残渣碎片。

“快趴下1伍长一把将清田信长按倒在一个指挥坑中,“轰1一枚炮弹落正好在壕坑上方,如雨般的泥块打在两人身上。

在“嗡嗡……”的耳鸣中,双耳流血满脸泥土的清田信长,精神恍惚地摇椅晃支起他的上半身,逐渐清晰的视线里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处在同一坑中的通信兵,混身上下沾满血与泥搅拌物正在地上蠕动着,被炸断的右手白丫丫地支出一截白骨。通信兵拖着被炸断的双腿和身下混着血流出的白生生肠子,竟爬到一条黑糊糊的残肢前哭喊着“手啊,我的手呀……”,清田信长勉强可以看出那是一条右手臂。

而在坑的另一边衣着整齐坐姿端正的中队长还举着话筒,正等待上头下达冲锋的命令,但七窍中汪汪流出的血水表明他已经魂飞天外。

“伍长1思维清醒过来的清田信长这才发现路趴在自己身上的伍长后脑勺被整整齐齐地削飞了一大片,红白之物暴露在他的眼前。

“啊1再也不能承受下去的清田信长神精终于断裂,糊乱地丢下头上戴着的钢盔,猛然间跳出了坑道,在炮火纷飞中大喊、大笑、跌跌撞撞地奔跑着。

“回来,清田,快回来1快跑到掩体入口的上杉转过身冲着清田大喊着。

“他已经疯了1一名同伴边跑边道,“不要管他,快进……”话还没说完,一枚155MM炮弹在掩体入口爆炸,这名士兵立即整个人倒飞着重重地将上杉撞倒在地。

“我受不了啦1一名机枪兵也精神崩溃般的从坍塌的掩体中跳出来,揣着机枪向炮袭方向天空不停扫射,不过很快数枚炮弹呼啸着回击了他。

天崩地裂般的炮击不知道过了多久,焦急的清田一郎终于等到了炮击停止,从几乎震塌的掩体中快速爬出来的少佐,在坑坑洼洼的炮阵上举起望眼镜向前沿望去,同时在心里不停起祷着“大神阿!请您保佑次郎还活着吧1。

浓雾虽已变薄,战火的硝烟却又将其取代,呈现在少佐眼中的是一片狼籍,被炸毁的战壕如同被剥了皮切成段的死蛇,战场上横七竖八层层叠叠的破烂尸体,远处燃烧腾起的黑雾散发着阵阵肉块烧焦的恶味。“这难道还是刚才的阵地吗?”这是少佐看到战丑的第一印象。

整个出击地域没有任何生气,仿佛刚才的那些士兵们已经完全绝迹了一般,盯着眼前情景的清田,心中的那一丝希望正不断的下沉。他明白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弟弟,能够在这样战场上生存下来的几率是极其渺茫的,但是少佐仍然没有放弃,始终在那片区域来回的搜索,期盼着那传说中的奇迹。

正在搜索之中,清田突然发现丛林边沿的树木一排排倒下,数辆披挂着伪装网的坦克和装甲车压着倒下的林木冲了出来--中国人的装甲怪物。跟着在阵阵呐喊声、尖哨声中,一群群朝鲜兵跟着从林中冲出,他们灰绿色的军服上披着用树叶和蒿草简易组成的伪装(中国志愿军是着多色迷彩服,从服装上可以很容易辨别两国军队的步兵),如潮水般越过前面开路的坦克和装甲车,揣着挂上刺刀的步枪,吼叫着冲向早已丧失战斗力的日军。他们不是用子弹击倒阵地上惊惶失措的残敌,就是用刺刀将战壕中缩成一团哭喊着“妈妈”的新兵们钉在坑壁上,朝鲜人多年的屈辱仿佛在这一瞬间得到了爆发。

“轰轰……”、“哒哒……”后面的坦克和装甲车边缓慢行进,边用它们的坦克炮、速射炮,以及高射机枪和所有能开的火重武器,向还敢抗拒还击的一切目标尽情渲泄着。

为准备这次反攻,阵地前沿的地雷铁丝网等障碍物早就让日军自己给拆除了,朝鲜士兵与中国装甲部队畅通无阻地在日军阵地上纵横驰骋。

“嗡嗡……”几十架中国特有的单翼飞机编队齐整地出现在开始泛白的天际边。

“什么,3号、4号高地失守……”

“摩西摩西,12、8、4号高地现在怎么样了1

“6号6号,这里是司令部,听到快回答1现在的平壤前沿指挥部里只能用混乱来形容。

“别吵了,命令所有还能联系上的前方部队给我顶住!前沿预备部队第2、第13、第18联队上去!把时间给我拖住1本庄繁中将怒吼着,“其余所有预备部队立即回防城内,叫城里其余部队作好巷战准备!必须坚持到野村舰队的到来1

一线阵地的快速失守,使得中将必须尽快将混乱中的部队重新集结在平壤城内,等待野村舰队的支援,只要舰队一到,以野村的航母舰载机和舰炮足以帮助自己守住平壤,并重创来敌(被隐瞒了的中将还不知道野村舰队遇袭差点全军覆灭)。

本庄繁怎么也没想到中国人会先下手,而且竟不顾元山一线饭冢朝吉少将的佯攻,同时前方的侦查人员没有发回任何的消息,中国军队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居然一点情报也没有得到,“难道他们都死绝了吗?还有主攻的方向和时间,这些中国人怎么会撑握得这么准,难到是……”

“哒,哒……”

“砰……”

“轰……”这时司令部大院响起了阵阵枪声、爆炸声以及朝鲜语、日语混杂的叫骂声和惨叫声,“什么?中国人这么快就打进来了1司令部所有人都慌乱起来,连续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这些早就已经高度敏感的军官们,再也经历不起任何的刺激。

“砰1“哗啦1窗上的玻璃被打碎,几颗黑糊糊的东西被扔了进来。

“手榴弹1屋子里传来一片惊叫。

“轰1在惊叫声中,扔进来的手榴弹相继爆炸开花。

“咳…咳…”本庄繁中将咳着血,扶着自己的战刀缓缓站起身来,他的四周躺了一地被炸、死炸伤的参谋人员,受伤的军官不断呻吟着。一阵阵脚步声和踹门声在长廊里由越远而近,大喊大叫的朝鲜语不断回响在空荡的长廊,中间还交杂着几声清脆的枪声。

“砰1早已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大门被踹开,数名身着日本陆军服的朝鲜士兵,头缠红带双眼喷火地揣着枪走了进来。

“该死的朝鲜人1用不着再多看,中将也知道是平壤里原本被严格监控的几万朝鲜士兵临阵反水了。

自从中国人入朝后,朝鲜人民军节节胜利,并不断解放北方城市的消息开始在整个朝鲜传开,日本陆军中的朝鲜士兵就在那时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各种叛逃的苗头,不断有逃兵带着枪和情报加入到人民军和各种抵抗组织里,使得原本人数薄弱的人民军在很短的时间内壮大起来,更有甚者还打算密谋集体反水。为此,中将命令所有的朝鲜士兵都必须上交武器,并将其严格监控,大势抓捕那些密谋者,枪决后悬挂示众,却不想反而激起了朝鲜人更多的仇恨。

通过各种秘密渠道,被缴械的朝鲜士兵好不容易搞到一些武器重新武器起来,并在这时适时的反水。加上平壤城里的朝鲜百姓纷纷组织起义,成功地将兵力薄弱的平壤城收复。

“八格1中将鼓着余尽,拔出了战刀,“呀1双手举刀冲向了那些闯入者。

“砰!砰1几声枪声在已平息的日本司令部大院里再次响起来,本庄繁这个侵华急先锋在平壤自己的指挥所内,带着不甘与愤怒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全文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