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八章

有人说历史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总是在跟人们开着过分的玩笑;也有人说历史是个公正的法官,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他那里得到裁决;还有人说历史像大海般无尽深邃,没有人能够看到历史的走向,还有人说……,总之历史永远给人不同的印象。1934年的历史走向就是如此的让人不可琢磨,他充满太多的变化、激情与巧合,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们,每当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都不得不发出如此的感叹,“历史就像是神一样,永远是让人无法理解的1。

1934年9月18日即将进入傍晚时分,突击大连的日本特混舰队在蔚蓝色的大海中疾行,三年前正是在同一天,日本人入侵中国东三省,爆发了震惊中外的

“九。一八”事件。然而三年后的今天,特混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的这一举动,仿佛也是老天注定的安排,但是他能够在数小时以后取得相同的结果吗?这可能只有上天才能知道。

经过漫长的等待,日本特混舰队的踪迹终于让坐立不安的朱广辉掌握了,首先发现并精确定位那只舰队的,便是预先抢修在海洋岛的雷达站,接下来的事情要好办得多,一切完全依照原定的计划按部就班的执行。待命已久的各种飞机开始起飞,抛开战前的那种焦躁,四个中队共64架J-1,与38架H-1一同在YJ-1 的指引下消失在海天之间。

“鹰眼呼叫鹰巢,已发现目标,是否按计划执行,请指示1坐在YJ-1里的齐云鹏正紧盯着眼前的雷达显示屏向后方报告道。

“我是鹰巢,一切按计划执行,要注意你们此次行动的隐秘性,一定要小心日本人的水上侦察机,绝对不能在战斗打响以前暴露自己。”李道诚作为此次行动特别分队的指挥官回答道。

“谢总,全部已经准备就绪,您看还有什么要求吗?”李道诚慢慢的走到正在做最后准备的谢总身后问道。

“没有了,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到底最后的效果如何也只有打完了才知道,我们现在能够做到的都已经做到了,接下来的就要看齐云鹏他们的,毕竟现在打的是移动目标,虽然按理说其实相差不大,但是这终归是第一次啊!最后完成精确攻击的那六枚特制导弹,可就全靠他们了。其余的导弹也只是为了杀伤日本人的舰载机和防空火力,最后的重点工作还是要空军来完成的。

只要所有导弹精确度高的话,其散布的钢弹密度足以让小鬼子的四艘航母一架飞机都飞不起来,而那六颗高爆弹头就看打到哪个倒霉鬼了。”谢总回答道,虽然他十分的有信心,但是谁又知道可能发生什么意外呢?

此时的钱学森正在紧张的忙碌着,上次的系统试射让他们这些菜鸟们大长见识,经过接下来紧张的针对性强化培训后,早就已经不是那些动起来手忙脚乱的家伙,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喂!你发什么愣啊9不趁这现在的功夫再好好的检查一下?”看着袁绍文正盯着远处的导弹发愣,站在一旁忙活的钱学森说道。这实在是令他难以想象,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上铺居然还有时间去发呆!

“等等,我突然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千万别打断我!再说都检查过多少遍了,放心吧1袁绍文这个时候心根本就不在这里,突然来到的灵感,让他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这种顿悟般的灵感绝对不能放过。

看着在此关键时刻居然抛锚的袁绍文,钱学森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当然他也明白的确不知道查过多少遍,但是这个时候好像不做点什么心里就不是很对劲,他的心里面总是在不住的打鼓。

“按作战计划,开始最后检查,30分钟后导弹将会发射,发射区人员准备撤离1听着刺耳的“嘀嘀”声,外加上那熟悉的命令,袁绍文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立刻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唰唰唰的记下自己突来的灵感,一旁的钱学森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评价了。

“喂,不至于这样看着我吧1袁绍文突然意识到在旁边有一个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家伙。

“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突发奇想1钱学森在心里想到。

“所有作战人员就位,马上开始发射前15分钟倒计时……”

“还想什么啊!赶快就位。”此时的袁绍文根刚才相比简直就换了一个人,一把拉起钱学森就奔赴自己的战位。

“能不能透漏一下,你刚才到底有什么新的灵感?”钱学森一边进行的手中的工作,一边问道。

“秘密1

“嗯?”

“放心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等完成任务再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问这个?”大言不惭的袁绍文早就忘了刚才他自己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反倒开始提醒起钱学森要注意,关键时刻就在这个时候。

此次导弹的发射阵位设在辽东半岛新金以南的杏花屯,为了达到最大限度的保密,特意从二师抽调了一个主力步兵团来进行警戒,在这里方圆十公里以内的老百姓早就已经转移,深知这次作战重要性的高峰是亲自来执行警戒任务的,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30枚已经准备完毕的导弹马上就要点火升空(原本是打算分两波次发射的,但是考虑到误伤自己飞机的几率,再加上携带的钢珠对舰体无致命打击,多了效果也不明显,后改为一次性攻击),各个位置的工作人员开始做发射前的最后准备。随着李道诚和谢总一个又一个指令的发出,所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员全都有条不紊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一声声

“准备完毕1、“未发现异常”……,不断的从四面传来。

李道诚看看自己的手表,最后确认了即将发射的时间,转过身来对谢总说道:“所有的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您看是否按原计划执行?”

“开始吧!到底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就看这一锤子买卖了1谢总摘下自己的眼镜,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询问过谢总后,李道诚拿起身边的电话直接就拨到了朱广辉的作战指挥室,“‘精卫鸟’准备就绪,已经完成最后准备,按计划‘鱼叉’将在10分钟后发射,请最后确认攻击命令1

“一切按计划执行‘精卫填海’1朱广辉的回答是明确的,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放下听筒的李道诚走到发射指挥位置,在电脑中输入了最后的启动密码,看着那不断闪烁的数字,在不知不觉之间,李道诚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心里全是汗,外表的平静并不能掩盖他内心的紧张与激动。

“一分钟发射到计时准备……”

“30秒倒计时准备……”

“10、9、8、7、6、5、4、3、2、1,发射1李道诚最后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按下那小小的发射按钮。

伴随着呼啸的烈焰,30枚导弹依次升空,带着中华民族的满腔怒火,向日本特混舰队飞去。

1~10号‘鱼叉’飞行姿态正常,速度及轨道偏差……”

……

“45秒后交中继雷达指挥(广鹿岛秘密新建的制导雷达),1分35秒后1-6号由中继雷达交由鹰眼……”

……

实战的气氛是极其紧张的,所有参与导弹发射的人员几乎是人人满头大汗,那种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中,这次导弹攻击的结果将会直接影响到作战飞机对舰攻击任务完成的好坏,他们的攻击效果越明显就意味着空军在即将到来的攻击中遇到的阻力越校

相比远在后方发射、控制指挥中心的众位,齐云鹏他们的压力更大,先不讲即将到来的导弹攻击,单是先前引导庞大的机群压低高度隐蔽前进就很不容易了,在这期间还要做好对空警戒搜索,没人知道日本人的水上飞机这个关键的时候,会在哪个方向上出现,可以说这一路上他们是提心吊胆飞过来的。

临到最后还真碰上了两架日本人的水上侦察机,多亏了齐云鹏他们的雷达,老早就发现了敌人的踪迹。借着云层的掩护,在预警机的指引下高志航他们轻轻松松的偷袭得手,根本就没留给日本人向后方舰队报告的时间。在整个编队飞行过程中,YJ-1就如同一只老母鸡一样,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宝宝”小心谨慎的前进,可算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预定攻击阵位。

“呼!”齐云鹏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同机组的另外几个人也差不多,这次任务可不像以前那样经过多次的演练,由于导弹是不能被轻易浪费的,他们的实际引导经验也就那么三次,虽然已经不知道训练过多少回了,大任务也执行了不知道有少,但是这次哥儿几个还是觉得眼皮子直跳。

“鹰眼、鹰眼,我是鹰巢、我是鹰巢,鱼叉已经准备完毕,鱼叉已经准备完毕,请汇报你方情况。”李道诚那令这几位极其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机舱内。

“鹰眼已经准备完毕,鱼群没有出现异常,所有工作准备就绪……,请鹰巢指示1真正到了要开始进行作战任务的时候,齐云鹏反而平静了下来。

“一切按原定计划执行,5分钟后鱼叉将会升空,请进行最后的检测……”

“鹰眼明白,开始按原计划执行作战程序1齐云鹏在回答完毕后,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并让其他几位空指开始按照操作规程逐步检验各个系统的工作情况。

“鹰眼呼叫鹰群,鹰眼呼叫鹰群,请做好攻击作战准备,鱼叉即将起飞,最后到底能叼走多少鱼就看你们的了。按原计划,请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各项装备。”齐云鹏打开指挥频道,开始向庞大的鹰群下达一个个指令。

在离日本特混舰队70多公里外的低空,中国空军的各个攻击中队开始做最后的检查,大家在公共加密频道里相互祝福、鼓励,与上次在港口内打死鱼相比,这次可是真刀真枪的在大海上干上了。

小仓尚宣是日军旗舰长门号上的一个普通甲板兵,作为军曹的他自从长门号编入海军序列的那一天起,就在这艘舰上服役。此时的小仓正在忙着做战前的各种准备,毕竟很快对大连的攻击就要到了。

“军曹,您看那是什么?流星雨?”正当小仓尚宣忙着手中的工作的时候,他身边的上等兵布上元吉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一个方向问道。

军曹恨不得上去就给上等兵两耳光,这是什么时候,居然还有时间关心别的?不过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脑袋转到了那个方向上,顺着上等兵的手指,军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即将落到海中的太阳。还没等军曹转过身来打算教训布上元吉呢,他猛然间发现了空中那众多的亮点,以一个老水兵的经验,那绝对不是什么自然现象。

」没有等两个甲板兵作出第二反应呢!刺耳的空袭警报就回荡在整个舰队,“敌袭1这是两个人心中同时冒出来的唯一想法。

日本海军那残忍的日常训练成果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大的体现,两个人立即按照防空要求开始自己的工作,但是这次来的可不是什么飞机,而是世界上第一次实战的导弹攻击。就在日本人刚刚开始动弹准备防空作战的时候,远处的亮点以那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特混舰队冲了过来。

」没来得及进入自己作战位置的小仓尚宣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那些亮点在舰队前方的高空爆炸,就在各舰艇人员还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震的小仓尚宣的耳朵几乎都快要聋了,要不是正好躲在遮蔽物的后面,估计现在的军曹已经变成了马蜂窝。

小仓尚宣从侧面向长门号的甲板望过去,只见这时在刚才他们停留的地方不断地冒出一连串的火星,厚重的甲板很多地方已经被击穿了,原本整洁的甲板已经彻底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坑坑洼洼的很难想象这居然就是帝国最精锐的战列舰,一些当场被击毙的水手尸体,破破烂烂横七竖八的不是躺满了甲板就是挂在扶手上,整个甲板舱壁上到处是拳大的窟窿。几分钟以前还号称是远东最强战舰的长门号,此时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人正视这个现实。

更令小仓尚宣感到十分恐怖的,就在其不远处来不及躲避的水手长胸腹部被斜着贯穿了一个大洞,小仓甚至可以清楚得看到那断了一大截的白色脊柱,无尽的鲜血和向下涌出花花绿绿的破碎器官;大口吐着血的水手长竟还能双腿支撑着自己的躯体,无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想把流出东西再塞回身体里,翻白的两眼死盯着小仓尚宣,努力扎巴着嘴皮,被堵着的咽喉发出“嗬…嗬…”的声音,努力向着自己求救。小仓尚宣在当时的那种情境下没有疯掉,并且还活了下来,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就在小仓恍恍惚惚、茫然不知所措时,一道桔红色的烈焰从他头顶猛然划过带起的气流令军曹感到自己的双颊被刮得生疼,很快冲到海里的那个东西立刻发生了剧烈爆炸,即使是长门号也被如此的冲击力纵向推出了好远。也许是上苍的安排,如果不是那枚没有精确制导的弹体入海后的爆炸,将长门号推离原来的位置,那么后面跟着来的两枚由预警机制导的导弹,就会让长门号永远的沉入大海。

突来的打击让帝国海军将士实在是难以接受,“这是大神惩罚吗?”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脑海中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如此的攻击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会是人为的,只有超越人间的力量才会拥有如此可怕的破坏力。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整个特混舰队,原本气势汹汹的庞大舰队现在就如同是没头的苍蝇,面对突来的变故,根本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在整个日本海军编队中,长门号的遭遇与他身后的陆奥号和那四艘航空母舰来比算是最好的了。由于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已经全部在甲板上待命准备出击,如此的安排在遇到这种散弹攻击时,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就连航空母舰那较厚的甲板都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更不用说那些没有多少防护力的舰载机了,大量的甲板人员、地勤人员和飞行员更是损失惨重,还没有与中国空军接火呢,四艘航空母舰上就再也不可能有飞机飞起来了,被击毁的舰载机这时正在甲板上猛烈的燃烧。

当然中国导弹部队的初战战果远远不止这些,那六颗由预警机引导的导弹取得的成果同样令人满意。坐在预警机中从远处指挥导弹攻击的齐云鹏,在最后攻击的时刻除了能够确定长门号和陆奥号的准确位置外,其他的就只能靠蒙了。

由于当时预警机的目标数据库内,根本就没有那个时期日本舰队各个舰船的匹配数据,齐云鹏他们只能依靠雷达信号反射的强弱来判断敌舰的大小,除了可以通过舰队队形轻松判断出旗舰长门和另一艘战列舰陆奥两个,到底哪个是长门号以外,至于那四艘航空母舰哪个是“赤诚”、哪个是“加贺”等等本根就没有办法判断准确,在加上航母周围的重型巡洋舰的雷达反射,临到末了齐云鹏也只能去撞运气,看看能不能在第一次攻击中就干掉朱广辉指名道姓点出来的“赤诚”号。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最终的结果是“加贺”号不幸的让齐云鹏认错了,结果被两枚特制的导弹直接命中后,在两声天崩地裂的大爆炸后,38,200吨的“加贺”号翻转着它巨大的躯体沉入黄海,全舰2000余人无一人来得及逃生;凤翔号则被一枚导弹的残余弹体撞大运的击穿舰首飞行板遭到重创,还好弹体仅仅是贯穿舰体后落入海中,因而只是造成凤翔号舰首甲板和右舷穿了两个大洞,虽不至于立即沉没,但那看起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陆奥号战列舰被一枚由预警机制导的导弹直接击中舰尾,在巨大的动能下舰首翘离海面近20度,然后又重重的回落海上,造成全舰1300多人不是当场死亡就是骨折重伤,在损管人员不足的情况下,海水从破损的舰尾大量涌入;长月号驱逐舰则十分的倒霉,被一枚放完弹头的导弹弹体蒙中舰体中部,在那巨大的动能下弹体直接贯穿长月号,造成其龙骨断裂成两截最终沉没。

其余各个战舰的也都被散弹或是导弹落水后形成的碎片击中,或多或少受到一定伤害,越是舰体巨大的受到的伤害也同样水涨船高,特别是那些没有装甲保护的防空炮位炮手和甲板人员受到的创伤是最大的。而长门号的运气则极其令人赞叹,虽然被落下的残余弹体于坠海时产生的碎片击伤了1号炮塔,但是正是由于这些残余弹体的各种冲击力,才让长门号躲过一劫,两枚导弹垂直的落入长门号原来的航位,爆炸掀起的冲天巨浪直接将长门号上一些站立不牢的水兵冲入到海中。

这个时候活下来的野村吉三郎恨不得自己在刚才的攻击中殉国,活着对他来说是更加痛苦的。此时完成第一项作战任务的 YJ-1开始命令他前面的鹰群加速展开攻击,齐云鹏知道这个时候日本人的防空火力应该是最弱的,之前的导弹进攻到底对敌防空火力有什么样的打击,他们这些坐在飞机里的人根本无法知道,抓紧每一分钟都有可能成为能否取得圆满战果的关键。

“鹰巢、鹰巢,我是鹰眼,‘鱼叉’已经全部入水,我将按计划开始捕鱼,是否变更命令请指示。”齐云鹏按规定向后方发回消息。

“一切按计划执行,祝你们好运1

“鹰群注意,鹰群注意,捕鱼的时机已到,按计划展开行动,‘鹰巢’祝大家好运1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齐云鹏飞快的发出了作战命令,庞大的机群开始按照计划依次展开,几分钟后刚刚经历过“流星雨”的鱼儿们,就会出现在鹰群的眼皮底下。

站在长门号那高高的舰桥上,野村吉三郎司令官看着现在凄惨无比的特混舰队,入目的是三艘航母上火焰冲天,一些刚刚逃过一难的士兵现在又被大火烧身纷纷从甲板上直接跳入海中,远处的

“加贺”已经开始慢慢的沉入海中;而这时的陆奥号战列舰又重新翘起了它的舰首,刚才的打击让他的管损人员伤亡惨重,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战舰进行抢救,只能任由大量的海水涌入舰体,原本被日本人看作世界上最强战列舰的

“陆奥”,现在看来已经是回天无望,有两艘驱逐舰已经开始靠过去准备接收撤离人员。

看到这一切的野村吉三郎中将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虽然不知道是被什么攻击,但中将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神的意志,刚刚收到早已起飞,在空中执行护航任务飞机的报告,中国人的空军编队正杀气腾腾的冲过来,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那一定是中国人的秘密武器。

“各舰全力展开防空队形,管损人员要尽最大的努力降低舰艇因伤害带来的不便……”抛开脑中的杂念,中将将一个个指令准确的下达到各个舰艇,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能不能完成任务的问题了,如何将舰队的损失减到最低才是最重要的。

“是我错了吗?”下完命令的舰队司令在这个时候想到了那次不愉快的争执,想到了一再提醒他的山本五十六和山口多闻,想到了永野修身海军上将临行前的嘱托,想到了很多、很多!

虽然遭到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但是日本海军那些训练有素的水兵们,很快就从刚才的颤栗中清醒过来,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毫无差错的执行着各种命令。舰队那原本被突来的横祸打击得不像样子的队形,也开始一步步的进行着调整,并施放起防空烟雾。很难令人想象经历过刚才那样的打击,此时的日本海军居然还有如此的表现,日本人对于其海军的严格绝对令人难以想象的。

始终盯着雷达显示屏的齐云鹏不住地在请求“老天爷保佑1,这个时候他绝对不想看到空中还有日本人的飞机,为了这次对舰攻击,除了J-1有一个半中队携带的是火箭弹进行对舰防空火力压制以外,其余的都是一个劲儿的装炸弹,特别是那38架H-1更是没有什么自卫能力。

但是老天爷的安排总是那么不如人意的,因为护航而早早起飞逃过劫难的12架日军舰载机,正协同4架水上侦察机悍不畏死的向他们飞过来。

“从作战的顽强程度上讲,他们是值得令人尊重的,那种作战精神绝对不会比我们少多少1虽然敬佩对方的那种作战精神,但作为敌对的双方,如何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才是齐云鹏现在最需要考虑的。

“鹰眼呼叫老鹰一号,前方海面上空出现16只

‘麻雀’,为保证后续进攻的流畅,请务必将其全部击落1齐云鹏在第一时间呼叫高志航,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可以肯定日本人的航空母舰一定遭到了重创,要不这段时间一定还有其他的飞机起飞,只要解决了在空中干扰的舰载机,剩下的问题就好办得多。

“老鹰一号明白1机身上挂着重磅炸弹的高志航这次显然是没办法自己动手了,“我是老鹰一号,4中队迅速解决前面的‘麻雀’,必要时可以扔光你们身上的火箭弹,绝对不能放他们过来影响

‘鱼鹰’(H-1)的攻击。”

高志航刚刚下完命令,编队的机群中就分出来一个中队的J-1,虽然它们身上的高负载严重影响了飞机的速度与机动能力,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相信日本人能突破他们的拦截网,干扰其他对舰攻击的飞机。

但是让人意料之外的空中缠斗并没有进行多长时间,为了减低自己飞机的负重,飞在最前面的那8架J-1迎头就是一阵火箭弹狂轰过去,把一肚气全发泄在这十几架日本飞机上。因为怕被各个击破而使得阵型有些紧密的日本人马上就吃了大亏,当场就有3架新式舰载机被火箭弹瞎猫碰到死耗子,在空中成了飞火流星,另一架水上侦察机的机翼也被擦到一下立即拖起了黑尾巴,就是没有人去攻击,它也飞不了多长时间。

就在双方飞行员都发愣时,双方的战机已经拉近了距离。接下来的过程根本就不用细想,其结果没有丝毫的悬念,经过这段小插曲后,日本人那庞大的舰队,已经展现在中国空军的眼前,飞机与舰艇的较量正式开始了。

高志航他们在日本舰队防空火网中来回穿梭,数十架J-1在日本舰队的中间掀起一道道水柱,每当一艘军舰上冒起一股浓烟,就表明一枚炸弹在其舰体上新添了一道伤口,而这一道道伤口正划在野村吉三郎那不断流血的心上。

已经重伤没有任何自己防御能力的三艘幸存航母,显然成了中国飞行员们的攻击重点,从飞机投下的500公斤重磅炸弹,接连在那三艘已经失去防护力的航母身上掀开一个个15米大口径的大洞,使得本已起火燃烧的航母雪上加霜,只能靠着自身幸存的动力在海面上扭来扭去,徒劳的希望能够挽救自己的性命。

“危险!大人1身边的副官一把将正在指挥舰队防空作战的野村吉三郎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轰”的一声一架突破长门号防空火力网的J-1,向其舰桥的位置发射了一枚83MM火箭弹,炸弹轻松穿透舰桥室的舷窗在舰桥内爆炸。空间巨大的舰桥内立刻变得一片狼藉,众多的作战参谋死伤惨重,要不是被自己的副官死死的压在身下,这个时候的舰队司令可能真的入他本人所愿,去见大神了!

几分钟以前还在不断做着深呼吸的熊维胜,在真正接到“鹰眼”的攻击命令后,反而平静了许多。受航程限制的关系,他们这些挂载着鱼雷的H-1必须立刻展开攻击,前一段时间的飞行已经消耗了他们不少的燃料,最后收尾的工作就只能交给驾驶J-1的老大哥们了。

盯着前方那高耸的舰桥,再加上那独特的“Z字旗”,早就不知道看过到少日本海军资料的熊维胜,怎么能不明白那就是在导弹攻击中受损最小的长门号呢?刚才驾驶J-1作战的老大哥们已经狠狠的压制了长门的对空火力,现在就是他们这群初飞鱼鹰登场的时候了,年轻的中队长再次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开始联络友机以六机编队准备进攻预定好的目标,日本特混舰队司令官的旗舰--长门号。

“云舒,准备好!我们下去了,关键时刻可别闹笑话1熊维胜对着话机向身后的投弹手喊道。

“熊哥,你放心1沈云舒回答道。

只见在日军的各种防空炮火中,熊维胜驾驶着自己的爱机同其余五架H-1一样,猛然间压低作战飞行高度,贴着海面100米高速飞近自己的目标,四周的海面上全是被防空炮弹溅起的水柱,纷飞的弹片打在飞机装甲上不时冒起火花。

“距离1800米,熊哥,再稳一下1

“哥儿几个,给我打准点,尽量一击命中1熊维胜通过耳麦向各机下达命令。

“放心吧,熊哥1

熊维胜努力地在弹雨中稳定着机身,终于将H-1驶入了投雷位置。沈云舒立即按下手中紧握多时的鱼雷投射按钮,450MM的空投鱼雷从飞机上落下后立刻钻入60米深的水中,随后发动机启动上浮到至水面4米,六条鱼雷在海面上划着道道白色死亡尾迹冲向它的目标。

丢下近900公斤的大家伙后,变轻了的H-1立即在熊维胜的控制下迅速拉高飞起。

“轰1的一声,一直忙于躲避天上J-1攻击的长门号虽及时发现了直冲过来的鱼雷,并努力摆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实施机动,但舰首左侧吃水线还是被一枚鱼雷直接命中,带着黑烟的巨大水柱冲天而起,近4万吨的舰体发出阵阵呻吟,不断的颤抖起来。

“命中了!,熊哥1扭着身观看着的沈云舒在熊维胜的耳机里兴奋地大喊大叫起来。

“命中一枚1

“什么?他妈的,才命中一枚,没办法,我们也必须回去了1熊维胜有点气愤地骂道,初战的结果让他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已经扔完鱼雷的H-1是不可能继续留在战场上了。

小鬼子的100MM防空可不是吃醋的,没有鱼雷的H-1只有一挺12.7MM的机枪自卫(装挂鱼雷后不能再加挂火箭弹和炸弹),想加入到J-1的行列是不行的,而且按预先的规定H-1投下鱼雷后,要立即进入朝鲜中方控制区紧急降落另有任务。

“小谷的21号负伤了1正准备收拢编队撤出战场的熊维胜耳中,突然传入沈云舒带来的不好消息,他急忙扭过头向小谷的方向看去。

此时正对那智号重巡发起攻击的21号H-1还来不及投弹,就被一枚100MM防空炮炸开的弹片击得千穿百孔,投弹手当场身亡,驾驶员小谷身负重伤,起火的H-1高度骤然下降。

“快叫他们拉高跳伞1

“联系不上,通话设备可能被击坏了1

满身是血的小谷努力控制着重伤的飞机,又将快坠入海中的H-1死命的拉了起来。前面三架H-1空投鱼雷时因高度不够,三枚鱼雷投下后直接沉入海底,现在自己的H-1已经冲进了那智号的防空火力内圈,25MM以上的炮火已经对他够不成威胁。

日本舰队所有军舰上新增的25MM三联装防空火炮不但威力小,又由于使用15发固定的弹夹供弹方式,每次换弹夹必须停止射击,使防空效率大打折扣,只有理论射速的三分之一不到。为此日本海军在使用三联装25MM防空炮作了规定,就是作战时一门射击,一门待发,一门装弹的方法,在熟练的炮手下可以使射速达到120-180发/分,但这种方法牺牲了数量上优势,原本有99门25MM高炮的长门号也只能有33门同时开火。

而且为免增加军舰的重量和保证军舰的稳定性,使其有利于军舰的机动航行,日舰新型的25MM防空炮都没有防护装甲保护,在先前的导弹攻击以及随后的J-1的火箭弹攻击中,25MM 炮手伤亡惨重,根本无法组织进有效的近程密集防空火力网。因此只要飞机进入大口径防空火炮的内圈,日本军舰差不多就缴械般的只能眼看着中国飞行员从容的俯冲、投弹,然后拉高摆脱。

而通过这次攻击H-1上的一个没有被重视的弱点也同时暴露出来,那就是没有采用双投弹控制系统,当驾驶员身后的投弹手不能投弹后,驾驶员只能挂着炸弹在目标上空满天飞。

进入投弹点的21号机已经不能保持机身的平衡,起伏不定的浪花几乎打在了翼尖上。驾驶舱中重伤的小谷一把拉下了粘满血迹的护目镜,一咬牙加大了油门, 21号机带着鱼雷拖着浓烟贴着水面向那智号直冲过去,因高速产生的气压在海面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烈火和浓烟遮挡住了所有的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