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七章

各位支持《历史篡改者》的各位读者:

事实上,大家中的很多人已经发现后面写的时间关系与前面发生了矛盾,事实上狂徒原本就打算要返工重新写前面的,因为据他自己说的,其实篡改者根本就没有想到后来会受到那么大的欢迎,一开始的时候他也就没有太细心,再加上后来一味的追求更新速度,因此出现了很多的硬伤,或是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例如当时日本关东军的司令等等,还有就是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年,一下子从1933年初跑到了 1934年10月,这些都是必须要改动的地方。

而现在的写作是按后来改动后的提纲写的,因此在时间上可能让大家认为矛盾,这点只能等到把前面的重新写过以后才能解决了,而且大家可能会发现前面有的 “死人”居然在后面出现来,在这里对大家说声抱歉,我会尽快把前面的改完发上来的。

对于大家反映的所谓国内这个、那个斗争的描写,不论是过去的狂徒还是现在的我都不打算过多的涉及。怎么说呢,这本是从一开始定下的一个最主要的基调就是国内事务的理想化,狂徒写这本书的主要目的就是给当年那些中国的军事、经济、政治、外交的俊才们,一个在国际舞台上演“关公战秦琼”的环境,过分说这个内斗、那个又怎么样没什么意思,在这部小说里绝大多数中国人是团结的,也许他们各自救国的理念不同,但是爱国是所有人的共识,请大家就不要在这个方面过多的关怀了。这个基调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如果您觉得这么是在碍眼,那就请您去看别的小说吧!凡是小说中涉及的人物情感啊等等的,全是用虚拟的人物,很多家族也是虚拟的!

有一点就是在二战中按照欧洲军界的传统,他们很喜欢给所谓的名将们起外号,现在的麻烦就是孙立人到底最后要怎么称呼,总不能还是“东方的隆美尔”啊,请大家集思广益,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十分恰当的词儿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

Xj169

“鱼叉飞行正常,进入鹰眼制导区1 “鹰眼发现鱼叉,信息传送传输正常,目标锁定,制导开始1YJ-1上的另一名空勤报告道。 “数据传输正常,鱼叉飞行轨道正常1齐云鹏死死的紧盯着屏幕上的小亮点,每隔30秒汇报一次导弹飞行的状态。 “嘀,嘀嘀……”几声,在所有屏幕上的小亮点突然偏离修正轨道。 “数据传输中断,鱼叉继续偏离轨道,速度1200,无法重新制导,鱼叉已脱离本组制导控制1齐云鹏紧张得大叫道,临时指挥中心里除了谢总和李道诚他们以外,其余的人员都开始慌乱,紧张的注视着屏幕上的小亮点。 “不要慌,请19、20号观察点通报1谢总转过身说道,这种情况早就在预料中,红旗2改对地毕竟不是用卫星制导,又没有更好的火控系统,以现有设备已经是勉力而为,再加上为其制导的预警机也不合格,出现这种情况是在预料之中的,要不也就不会准备用数量弥补质量。

“是1听到谢总那镇定的语句,再加上那些老师们平静的神态,所有人员立即镇静下来。

“观察19报告,鱼叉速度1250,轨道偏差3.7,三秒后进入目标着弹区。”

“观察20报告,鱼叉进入目标着弹区,轨道偏差4.2,高度下降3500米,速度1590。”

随着20号观察组的报告,屏幕上的小亮点瞬间消失。 “观察20报告,鱼叉在目标区外着地爆炸。”喇叭里传来20号观察组的报告,“鱼叉偏离目标区目测约300米,准确数据还需十分钟后报告。全程飞行距离150公里,平均速度1193,全程飞行时间2分05秒。”

“300米吗,谢总相当不错啊,比飞毛腿还强了一点点。等道诚他们把偏离的各种数据计算出来,精度就能进一步提高。呵呵,到时候30颗一块打出去,别说那些散开的弹珠了(分两种,一种是500克的大钢珠,一种是几十克的小钢珠。),就是弹体蒙也能蒙上几个日本人的战舰。以鱼叉的重量再加上那种速度,如果还有没有燃烧完的燃料的话,只要撞上日本人那根本就没有装甲防护的航母,两颗就能让它沉了。”得到消息的吴亮,一脸轻松的对谢总说道。

“是啊,不过这件事情也给我们一种压力,在各种进度上我们要抓紧,时不我待啊!这时候要是专门的对舰导弹,日本人的舰队一个也跑不了,就算战列舰不可能被导弹击毁,但是我们飞机上的鱼雷也能要了它的命。”谢总在一旁说道。

“道诚怎么这么快就算完了?”吴亮看到李道诚正向这边走过来。

“哪有这么快,这还是在用计算机的基础上,要是用手算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我们已经把数据传回基地,那里的大型计算机再过一段时间就会算出结果的。谢总,我们何时开始第二次试射?第一次的数据收集已经结束,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从现在的各种数据对照来看,与我们原来的估计偏差不大。”李道诚说道。

“老师,我……”加藤看着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山本五十六说道。

“说吧1

“老师,您和井上成美将军、米内光政将军被誉为海军省反战铁三角,但是这次为什么您推荐山口加入到特混舰队突袭大连呢?我不明白,山口以作战副指挥的身份参战,按他的个性肯定会跟巨舰大炮思想浓厚的野村吉三郎中将发生激烈的争执,他们两个的作战方式和风格彻底不一样,很难想象他们能够精诚合作。”加藤严佑问道,事实上原本他没有出现的时候,山口多闻被誉为天才的海军航空专家,现在的两个人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竞争对手。

“而且,就我个人认为,东条次长并不是一个真正反战的人,只是他要比陆军其他的将领们理智的多,从其根本上讲还是渴望对外扩张的。”加藤说道。

“这只能算是尽一份心力,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帝国军人,很多事情是无法避免的。以野村吉三郎中将的作战方式,必然让舰载机护航,以战列舰轰击大连,他对海军航空兵方面的认识太少,需要有一个行家来辅助,这个人还要有一定的名气,也只有山口能去了,一旦遇到突袭,至少也能挽回一些损失。”

“至于东条次长,以陆军那种过分狂热的氛围,能够保持那样的理智就已经相当不错。在帝国内部右翼势力极其强大,陆军更是如此,各类暗杀事件层出不穷,真正反战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还记得我们上次在一起的战略分析吗?”山本问道。

“记得,那是我年轻气盛的狂言而已。”加藤严佑知道中将问的是第一次双方见面时的对话,虽然海军的要求是最严格、苛刻、甚至残忍,但那时刚刚展露头角的加藤就让人眼前一亮,正好让山本碰上,要不也就不会达到现在的境界了。

“也不一定啊!你那时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现在整个帝国充满了狂热,整体的走向的确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与其不能改变倒不如早做准备’。以现在的帝国走向,向外扩张已经不可避免,如果西边动不了,那么未来海军的任务将是最重的,我们的对手将会是强大的美国,以帝国的经济能力根本无法支持与美国的长期对抗,我们的生产能力与他们相差很多,战争打到最后拼的就是国力,在这方面我们不行。”山本五十六说道。

“但是老师您也清楚,未来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人太少了。而且在海军内部,身居高职的永野修身上将本身就是一个对外扩张的狂热者,现在我们的海军发展不也是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吗?

一旦西进的路线堵死,与美交战是必然的,帝国的对外扩张思想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甚至可以说……”

“不可能,是吗?但是作为一名帝国军人,在命令没有下达的那一刻,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山本漫漫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攻击大连的任务,是由永野修身海军上将点名要求海军中将野村吉三郎担任舰队司令的,届时将由陆航在朝鲜战场上拖住救国军空军,舰队趁机对大连发动攻击。但是最后的作战讨论结果令海军失望,陆军强烈要求舰队最好应先配合陆军向北进攻,然后再进攻大连。就这样,直到特混舰队从冲绳出发时也没有最后的定论,只是有个模糊的命令,舰队将沿朝鲜海线北上,给中方造成是要增援平壤驻军之像,然后看具体的形式再由舰队司令自己做出判断。这最后所谓的判断是永野修身海军上将在舰队出发前,亲自告诉野村吉三郎的,也就是说必要时海军可以自行制定作战计划,但支援朝鲜的陆军是必须的,只不过可能顺序不同。

走在自己旗舰长门号的甲板上,特混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看着在蔚蓝大海驰骋的舰队,不经意间想到了被自己关在木浦的舰队副指挥山口多闻,想到了那令人极度不愉快的争吵。

……

“司令官阁下,最好的打算莫过于让航空母舰独立作战去突袭大连,由战列舰为主导的炮击舰队则可支援陆军作战,而不是让航空母舰为炮击舰队护航,上次海军的损失已经证实了飞机的威力。而且这次我们是偷袭作战,使用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有更高的打击范围,同时暴露自己阵位的危险也小得多,如果使用战列舰必须贴近海岸,将会遭到中国空军的疯狂打击。”面对着眼前的舰队司令,作为四艘航空母舰指挥官的山口多闻大声说道,“我只需要两艘轻型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护航,以四艘航母的舰载机就足以完成对大连的攻击1。

“就指望那些还不成熟的东西吗?现在四艘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飞行员,有三分之一是刚刚从双翼飞机转型的,还有三分之一是新兵,再加上那微薄的载弹量,根本比不上战舰的重炮威力大,那能对敌人有什么样的打击?讲到中国人的空军,如果连装甲厚重的战列舰都没有办法对付,就靠我们那些赶出来应急的东西就管用吗?不要忘了你们的舰载飞行员一样在朝鲜战场上被中国人打得满天飞流星。

舰载机的作用在于一旦发现敌人空军就要与之缠斗,为炮击舰队到达攻击阵位赢得时间,而不是什么主要的攻击力量。” 野村吉三郎面对着性格倔强的山口有些动火了。

“阁下,请不要再停留在上次大战时的海战思路,战列舰的威力是很强大,但是执行这种突击任务,最主要的是机动性、隐蔽性和突然性,只有飞机才能达到这一点。如果使用战列舰炮击,那必然要接近到离海岸线30公里以内,这一路上的隐蔽工作怎么做?

一旦在到达攻击阵位以前我们被发现并遭到敌空军打击,请问您还能完成作战任务吗?上次在朝鲜发生的事情已经证实了敌人飞机对于战舰的杀伤能力,”作为山本五十六的绝对支持者,山口多闻对于死抱着巨舰大炮不放的野村吉三郎的决定感到不可理解,但为了整支舰队的安危和任务成功,还是以下犯上的坚持道。

“够了,你要记住我才是这支舰队的最高指挥官!别忘了,你当年也是一名战列舰的舰长,才跑到航母舰上干了多久!靠山本的关系才爬到这个位置的你有资格说这些话吗?”对山口多闻的建议,野村吉三郎认为山口是对作为长官的他的冒犯,也是当众对自己指挥能力的怀疑,恼羞成怒忍不住开始揭山口多闻的短。

“你说什么?” 被当着满室人员指自己是不靠军功而靠上位关系才越级升官的山口多闻,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在气怒之下竟不顾两人的身份一把就抓住了野村吉三郎的衣领,野村吉三郎自然也不会客气,手脚动起来也是蛮快的,眼看着两个人就撕打在一起。

此时作战室里面可是够热闹的,原本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参谋们,这个时候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赶快拉开两个人,等两位正副司令被分开的时候,那样子可是够狼狈的,残破的军装再加上各自脸上那搏斗过的痕迹,可以清晰地表明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后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的悬念,深受永野修身海军上将喜爱的野村吉三郎直接把山口多闻关在了木浦,等这次任务执行完以后再一块算总账。

摇摇自己的头,尽量不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特混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看着自己那庞大的舰队,强烈的自信充满了他的脑海。依靠如此强大的舰队,先进攻大连摧毁中国人的造船厂,打击中国人的信心,然后再返身支援陆军的作战是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为了此次进攻,帝国海军可是下了很大的本钱,共计派出:“加贺”号(载机72)和“赤城”号(载机71)两艘大型航母,“凤翔”号(载机26)和“龙骧”号(载机37)两艘轻型航母,“那智”号和“羽黑”号两艘重巡洋舰,长良级“由良”、“名缺和川内级“神通”、“那珂”四艘轻巡洋舰,神风级“追风”、“潮风”和睦月级“睦月”、“如月”、“文月”、“长月”以及吹雪级“白雪”、“东云”八艘驱逐舰,而且帝国最强大的两艘长门级战列舰,长门号和陆奥号也加入到了特混舰队,合计二十艘组成极其强大的联合舰队。同时为了对付中国人可能出现的空军,所有的舰船都在冲绳经过防空火力加强,为每艘军舰配备了新研制的60倍25MM防空机关炮,如果以这样的配备都无法取得成功,在野村吉三郎中将看来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现在的中将正站在自己旗舰的甲板上,感受着那海风中那淡淡的咸味,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 # # # # # # # # # # # # # #

此时日本的东京也同样即将迎来一嘲地震”,中日朝鲜战争的影响对日本政界来说绝对是一场未知的灾难。随着战争进程的发展,身在上位的人完全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个样子。

在战役发起前的这段时间,东京少壮派军人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处在风尖浪口上的东条英机再一次利用他手中的权力将藤田井三调回了东京,所不同的是这次第五师团也以换防为名义调动到了本州岛的静冈。

“现在的日本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也许说得有些过了,但是实际情形也差不了多少,怎么样相信你也收到了邀请吧!现在的战鬼可是少壮派军官们的标志性人物阿1东条英机此时正在自己的寓所接见藤田井三。

“是的,我曾经收到过那样激进的东西,简直就是胡闹,不过现在的形势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如果我猜的不错,我们在朝鲜反攻的时候,就将是东京……”藤田井三说到这里就不说了,他知道对面的上司明白他的意思。

“是阿!自从昭和9年(1934年)8月27日(在这里将历史改动了,以后的很多历史也都被提前或推后,以适应小说的发展需要,请大家谅解。),那天突然发生的皇道派闯入首相官邸要求增加陆军预算事件,其最终导致‘昭和肃军’,紧接着真崎甚三郎被免职。继之皇道派的报复接踵而至,相泽三郎中佐赫然在大白天闯入军务局长室,一刀砍死了永田铁山。

当然接下来连续发生的事情远不止如此,各类派别暗杀冲突不断,能够保持在现在这种表面上的平静,也全都是因为朝鲜战场的因素啊!只要这个平衡出现一点偏差,天平就必将会发生摇摆,没有知道天平最后会倒向那一端1此时的陆军次长深感头痛。

“所以您改变了计划,把我调回来防备……”

“嗯,这只是其一,还有一点与你对调的山下奉文已经开赴朝鲜,跟你不同,那家伙是少壮派军人中的骨干,此次为了去朝鲜参战,他可是废了不少的心机啊!虽然他也明白那是在赌搏,一旦成功可以获得无与伦比的价值,但如果失败,其结果也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为了这次的朝鲜反攻作战,我们并不仅仅是在陆地和海洋上有动作,在其他方面帝国也是不遗余力,为了能够保证进攻的顺利,这次帝国可以说是倾尽全力。

同样朝鲜战争的结果必将会影响到日本政坛的变动,不论我们是否能够达到最终的作战目的,日本政坛格局的改变是无法避免的,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有个结果,到底最后谁是真正的赢家,就只能看大神的意志了1东条慢慢的闭上眼睛说道。

原本是打算最后让藤田井三到朝鲜收拾残局的东条英机,出于其自身的考虑,最终改变了自己的计划,在他看来东京才是真正最关键的地方,随着陆军中少壮派的实力越来越大,有很多时候他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东条英机能够在很短的时间登上如此高位也是各种派别最后妥协的结果。此次支援朝鲜议案,少壮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山下奉文主动请缨,已经判断过局势发展的东条英机一边装作十分不愿意,一边暗自高兴的将藤田井三名正言顺调动到最合适的位置。

“如果那种事情最终发生,估计等稳定完局势,你再到朝鲜的时候,我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吧?”猛然睁开眼睛的东条英机说道。

“那要看局势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现在根本无法判断,所有的未知都太多。”藤田井三平静的回答道。

“哦?不过我想胜负之间的关系,你应该可以判断吧1

“除非现在开始中国进入全面的内战,不是说现在在南方的内战,而是南北双方的大规模内战,或是中国那正统的南方政权发生巨变,北方的也可以,而且蒙古要同时开始独立,才能使得中国政治局势产生剧烈的动荡,我们也才会有机会。同样的因素,因为我们自己的政坛也在动荡,所以想取得进一步的战果是不可能的。

那样的话为了安定自己的后方,北方政府就不得不从朝鲜抽调大量的兵力进行回防,或趁机南下开始统一,以他们现在的兵力,最终留在朝鲜的可能不会超过4个师,那样在朝鲜的帝国军队还有机可乘。”藤田井三讲话时,皱了皱眉头。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些,你还是认为帝国军队不会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假如帝国军队败退,我是说一切都是假如,而在你到达朝鲜开始收拾残局的时候,你所说的那些条件都能够满足的话,我们的战鬼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东条英机两眼放光的说道。

“即使在那样的条件下,也要至少满足三个条件。首先,必须得到海军的全力支持,特别是海军航空兵的全力支持;其次,要有足够的兵力;最后一点,我要有绝对的指挥权。如果能够满足上面三个条件,我至少能拿回汉城。”藤田井三回答道。

“嗯?”东条英机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既然这么说,就意味着按照他的判断,帝国到时连现在的控制线都留不下来,而且如果丢掉汉城,在无险可守的的情况下,一旦帝国军队发生溃退,那就等于……,总之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虽然东条英机也不认为帝国会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但是真会到那种程度吗?

“会不会太悲观了?”东条英机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并没有说出口,眼前这个总能够给人带来惊奇的年轻人,已经用他的经历告诉曾经怀疑他的人,那是多么的愚蠢与自大。

“您肯定会认为我过于悲观,但现实也差不了多少,这次在朝鲜的反攻与其说是帝国反击战,倒不如说是各派别争权夺利的战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还能有什么样过高的期望呢?

真正看明白的人都知道现在帝国的关键在东京,而不是海峡对岸的朝鲜,谁在东京获得胜利,谁才能笑到最后。

阁下,难道您不是这样想的吗?朝鲜再次弥漫硝烟的时候,就是东京攻略的开始,朝鲜战争的走势必将影响到东京的结果,那种影响虽然巨大,但并不能够决定最后的胜负,东京最终在谁的手里,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朝鲜战争对于真正有志于日本政坛顶峰的人来说,那只是一个导火索,将所有一切矛盾引爆,并将之解决获得最大利益的东西,可以说朝鲜的胜负并不会最终左右帝国的走向,当然其产生巨大的影响是必然的,最后成为上位者的人必须能够对国内、对各派别有一个完美的答复,然后腾出手来一步一步的……”讲到这里,藤田井三就没再往下说,这已经够明白的了,他知道对面的那位阁下到底想要干什么,也明白自己能给他带去什么。

“可怕的年轻人1战鬼带给东条英机的震撼是巨大的,一个才26岁的年轻人居然会有如此的政治眼光,实在令人感到恐怖,在那一刹那间,东条甚至产生了毁掉这个年轻人的念头,不过那只是想一想而已。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他太了解这个年轻人,了解他孤傲的性格,如果他本人不是藤田心中那种值得钦佩并愿意为他效力的人,藤田井三这个永远高昂着头的战鬼,是绝对不会跟他说这些的。

从这一刻开始,藤田井三在东条英机的眼中,就已经不是那个只会在战场上作战的纯粹军人,而是一个可以将他扶上高位的心腹幕僚。

看着面前始终如一保持平静的年轻大佐,陆军次长拿起自己手中的茶杯,“多好的茶啊1轻轻的喝了两口,就在这时东条英机猛然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说道:“不错,我要登上日本的顶峰1

“阁下,的确是千载难逢的好茶!不是吗?”年轻的大佐同样拿起了茶杯。

“哈哈!是啊,如此的好茶可不能错过1此时东条英机那悬着的心至少已经回去了一半。 # # # # # # # # # # # # #

大连,这个抗日救国军防御的重中之重,绝对容不得存在半点的马虎,此时的朱广辉早就已经赶到这里组织各种防御体系多时了。随着预定日期的一天天临近,原本老神在在的朱广辉也开始坐立不安,他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但又说不出来在那里,总之这次他的心静不下来。

“DZZ还没有消息?按道理,这个时候的进攻日期早就已经定下来了,我们怎么还没有得到呢?难道对方知道我们的秘密部队存在?”与朱广辉相比,急匆匆赶来的段飞羽更没有耐心。

“DZZ的秘密不可能被泄漏,这次的事情有点怪,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从冲绳出发沿朝鲜海岸线上来的日本舰队,这个时候要是按照我们从他们陆军通信中得到的消息,应该已经被前面的观察点发现了,但是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朱广辉说道。

“是啊!按道理,以他们舰队的正常航速都快到了,前面怎么还是没有在预定的位置见到船呢?”段飞羽在一旁唠叨道。

“快到了?糟了1猛然间,朱广辉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发现自己过分的依赖电子战部队,如果日本海军没有按照陆军的要求直接增援平壤,而是沿海岸线北上,直接奔袭大连,那……

想到这里的朱广辉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电话旁,一把拿起听筒:“喂,我是朱广辉,给我接‘精卫鸟’,赶快1朱广辉几乎是吼着说出话来的。

“难道?”看到这个架势的段飞羽也知道麻烦来了!

“喂!谢总吗?我们的‘鱼叉’准备的怎么样了?现在情况有变,我们的前方观察点始终没有发现日本人的舰队,我怀疑那个舰队司令可能没有按照其陆军的要求支援平壤,而是直接向我们来了,也只有这个推断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得到一丝消息。

我建议所有作战人员立刻准备出击,计算过敌人可能的行进路线后让YJ-1立刻起飞,我们失去的时间已经太多,我怕要误事,这次是我太大意了。谢总,您实话告诉我,我们的准备到底怎么样?”现在的朱广辉是真急了,过分的依靠自己那超前的技术,反而让人家钻了个大空子。

“你放心,我们这里的导弹早就已经准备好,一旦敌人出现,只需要根据敌舰所在坐标调整一下发射角度就可以按原定计划实施,我们现在马上进行发射准备。”虽然有些很意外,但谢总他们的准备工作还是进行得很充分的。

鉴于红旗2改对地导弹在前端飞行产生的偏差造成中后端高速飞行时YJ-1的制导困难,同时YJ-1预警系统又受制于DC-1飞机的载量和舱内空间,限制了人员和设备,制导能力又因此打了一个折扣,这样要想以YJ-1进行高精度制导的计划只好搁浅。

最后谢总决定还是由地面制导雷达全程进行制导,YJ-1作为目标跟踪雷达在空中跟踪目标锁定后,通过地面中继站向地面制导站传输目标坐标。导弹发射后 YJ-1为其提供轨道修正,必要时也可在为地面雷达指示目标坐标时,同时制导六枚导弹末端飞行(地面雷达制导在各种干扰下其精准度不如YJ-1高)。

通过以上组合,再经过第二次单发试射和第三次三发试射后,HQ-2改的圆公算偏差下降到了25-32米,单枚导弹战斗部在3000米高度引爆,190枚散弹散布面积可达680平方米,多枚发射后其散布密度将成倍增长。

经过探测后,作为YJ-1与地面制导站的联络中继站和未端制导雷达站(接替发射阵地制导站为其导弹中末端制导,提高命中精度)在最短时间内秘密建在距离大连38海里的广鹿岛上,同时在海洋岛上秘密修建了一个潜艇临时停泊点。

“我怎么这么笨啊!居然连这么简单的意外都没有想到。”此时的朱广辉懊恼极了,发过命令的他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一刻也停不下来。

“喂,我说老怪,你就不能做下来休息一会儿?我看着你都累,已经都这样了你再急有什么用?这也不能完全怪你一个人,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前一打仗就气定神闲的你,跑到哪里去了?”段飞羽明白自己那个乌鸦嘴这次应该又说中了。

“能不急吗?既然日本海军出现了如此的动作,那就意味着一连串的变化,那可是连锁反应,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意外?我刚才给谢总打完电话以后,又给孙立人去了个信儿,要他小心。”的确朱广辉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大连,而是朝鲜,日本海军的心血来潮会不会导致其陆军完全改变作战计划,没有人能知道,朱广辉最担心的就是失去原来已经自认为到手的先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经过YJ-1的第一次回报,朱广辉明白暂时海上还是安全的,以JY-1的航程,在经过第一次巡航后,朱广辉不得不安排他们立即休整,防止关键的时候用不上,然后派出其他的飞机在重点地区进行巡逻,并要求海洋岛的雷达站加强扫描。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错,这次我们派出去准备捡便宜的那两个试验型潜艇可立了头功。”就在朱广辉苦等消息不来的时候,王恩强终于带着令人安心的消息走了进来。

“哦?赶快给我看看。”此时的朱广辉已经不能用狂喜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原来被派往日军海军归途航线,准备在其返航时偷袭的两艘潜艇,在其航行途中发现了日本人庞大的舰队。当时两艘实验潜艇正在黄海海域,向朝鲜木蒲方向以慢速潜行,实验1号上德国艇长正教中国副艇长在航行与总部联系时需要注意的各种问题,刚升起潜望镜就发现了远处日本舰队中打头的“长门”号,通过早就下发的照片对比后确认(这里让德国人最佩服的就是中国不但提供了日本这支舰队的所有军舰黑白照片,还专门绘制了每艘军舰的彩色四面比例图,甚至还有部分彩绘军舰航行图片)。两艘实验艇立即下潜至100米静默等舰队过后,才上升浮到海面上向海洋岛发报。

(潜艇实验001:排水量500吨,配备4个鱼雷发射管,一次载12~14枚鱼雷,水中航速16海里/小时,发出潜航命令,20秒可完全潜入海中;潜艇实验002:排水量740吨,配备六个鱼雷发射管,前四后二,航程13450海里。)

“来的正是时候啊!对了……”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呐,这就是一个不错的回答1王恩强怎么会不知道朱广辉现在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好1看完第二份报告后,朱广辉那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报告上的内容清楚的表明,这是日本特混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自己改动了大本营的命令,而日本陆军哪里并没有出现朱广辉所担心的连锁反应,就算有也只是不得不为了配合海军的进攻,改变了自己的攻击时间。

“不过,我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这次的事情可是给我们一个教训,还是通知孙立人要小心为妙。”朱广辉深深地做了两个深呼吸后说道。

“这还有一份,不过不能确定其真实性,因为我们在日本没有准确的情报来源。这是我们截获的一部分特殊电文,如果上面说的属实,那就意味着对面的那个岛国现在也到了关键的时候,不过不是在战场而是政坛。”王恩强说道。

“哦?”朱广辉带着满脸的差异拿过了那份文件,不过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翻阅,而是快步跑到电话旁,赶快发出各项作战命令,那可是在跟时间赛跑,早一分钟准备就多一分把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