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六章

“……

总之,作为一名装甲指挥官要不拘泥于传统战术,善于灵活调动部队;注重声东击西,善用坦克迂回敌侧翼或敌后实施攻击;在远程突击和追击中,敢于推进;重视发挥各级军官的整体作用;拥有一支直接听命于自己的侦察部队,收集情报;重视与基层部队行动保持‘视觉沟通’,要亲临前线督战;治军和训练要严格,得视身教,以身作则,要善于激励士气。”朱广辉一口气讲了好多。

“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达到灵活多变,战场上的事情风云变幻,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谁也不可能完全的预料到每一个细节。在双方陷入僵持的情况下,谁最先合理的变动自己的部属,谁就将获得先机。当然,这里指的是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如果一方的力量可以在某一点达到绝对强大,那么如何运用这种力量就是关键所在。

例如,我们现在抗日救国军第一装甲师,他在面对日本人时就是绝对的强大,在相同兵力的情况下,战力比至少为1:3。在战场上如果手中握有数支如此强力的部队,那么我要恭喜你,这种所谓的王牌部队往往会成为左右战争进程的底牌。

当然,这里给大家讲的指示一种个人的认知,是从整体和全局上运用装甲力量的一种心得,至于各种其他的战术细节,相信各位一定已经学到了很多,在这里我就不多言了。

大家一定看到我身后的三幅地图,从左到右为中国北方六省地图、欧洲地图、朝鲜地图,这上面已经清楚的注释出各种力量的实力对比,其中第一副地图上是完整的雷霆计划作战行军图,第三副是朝鲜战争初始阶段的行军图,至于第二幅算是我留给大家的一个悬念。

希望大家就这三幅地图展开讨论,畅所欲言。世上没有所谓的完美,每一个人在作战过程中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某些破绽,只不过有的人能够掩盖得很好而已,这是由指挥官自身的个性所决定的,越是出色的指挥官,这种作战风格就越明显,没有自己作战风格的人绝对成为不了名将。抱歉,请大家先在这里讨论,我很快就回来。”话还没有说完,朱广辉就看见魏晓东拿着文件夹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从他的表情上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从福冈赶回来的藤田井三,默默的看着眼前的陆军次官,仿佛听到刚才那个消息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已经熟知藤田性格的东条英机也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太了解这个年轻人了,越是到这种关键时刻,他就让人感觉到越沉稳。

“海军的山本五十六将军马上就要过来一趟,他跟我的观点相同,对这次海陆进攻持怀疑态度,你已经看过文件了,有什么想法吗?”东条英机问道。

“阁下还记得海军在朝鲜的遭遇吗?这个计划从我们自身来讲可以算是无懈可击,其出发的根基点就在于中国人没有海军,但是大家好像都忘了,中国人的空军是无敌的。我曾经看过山本中将的爱徒加藤严佑少佐的著作,他的观点很新颖也很实际,飞机必将成为未来战争中的主宰性力量,不论海军还是陆军都一样的。

而我们在天上的劣势短期内是无法避免的,也许飞机还能够造出来,但是合格优秀的飞行员呢?几场大战打下来,我们优秀飞行员的损失根本就无法弥补,依照帝国目前的飞行员培养方法,其淘汰率实在是太高,过分的要求质量最终导致前方有飞机而没有与之相匹配的飞行员。计划上所说的要在朝鲜同时发动进攻,那就意味着空中必将展开大规模的攻势,将敌空军拖在朝鲜上空无法回援,想法是很好,但是就我个人认为有些脱离实际。”

“说得不错,以帝国目前的态势,确实如此1就在藤田井三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当先一个正是刚刚晋升不久的海军中将山本五十六,他身后那个俊美异常的年轻人,就是在海军中被戏称为“海女妖”的加藤严佑。

“不愧是战鬼,现在的形势的确如此啊1进门后刚刚入座,海军中将便说道。

“您身后的高徒也不简单啊1东条英机笑着说道。

“两个年轻人都不错1

“藤田君,刚才你的话还没有说完,请继续1中将说道。

“是,阁下!我曾经仔细的研究过朝鲜战争的局势,其中主要为空军作战,自从在朝鲜打响第一枪起,空军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决定性的力量,只是很可惜那是对方的力量。

原本北方的中国人是没有空军的,但是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立一支公认为世界第一的空军,由此可见他们的飞行员培养速度是我们远远不及的,当然中国人飞机那超高的性能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这使得帝国在朝鲜的上空从来没有占过任何的便宜。我很难认同部分军官的观点,认为前一段时间的空战取得了一定的战果,只要看看双方飞机的损失清单和阵亡人数就能明白到底谁是真正的失败者。

依照这种战力的计算,中国人现在的一线作战飞机将超过140架,更不用说这段时间新制造出来的,要知道我们能够确认的只是在空中击落了两架敌机,只要有60~80架那种飞机在朝鲜,便可以结合地面防空部队控制他们一侧的制空权,剩下的就可以调回辽宁,那样的话我们的海军便有危险。

当然这里只是一种想法,如果整个作战过程能够严格的保密,也许能够达到攻击大连的目的,但是我们的海军要想完好的回来估计是不可能的。至于陆地上的军队,我不认为我们会取得任何的进展,甚至会导致崩溃。”藤田井三说道。

“哦,你们两个的想法倒是相当的一致,加藤说说你的想法。”山本五十六说道。

“我的观点基本与藤田大佐的相同,帝国此次作战的结局在开战前就已经决定了,也许海军还能够占点便宜,但是陆军估计很难1加藤显得有些拘谨,或者说有一丝紧张。

“年轻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在这里不用顾忌的1陆军次官在一旁说道。

“就我个人认为,我们太想着报仇了1加藤严佑看了看山本五十六,在得到点头示意后说道。

“上次本土被空袭,使得身在高位的那位阁下急于找回面子,稳定现在日本政坛的局势,而此时又恰巧出现了那个人的遇刺,这仿佛是天照大神赐给我们的大好时机,再加上中国人在大连造船厂的大型巡洋舰舰体已经下水,这一切让我们认定这是最后的机会。但是我们看到了这一点,难道对方就没有看到么?

事实上,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们防御最严密的时期,想要达到本部制定的计划很难,也许还会让我们的海军伤筋动骨。海军是对面的最大弱点,相信不论对面是谁在主持大局,这个时候的大连防务一定是最严密的,舰队一但在到达攻击阵位以前暴露自己,必将遭到中国人不计损失的打击。

这点从他们出兵朝鲜就可以看出来,为了保护后方的建设发展,他们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而且我们的攻击目标很容易就可以被判断出来,在陆地上是不可能的,空中也一样,想要调动在青岛的那点驻军更不切合实际,我们真正能够威胁对面的只有海上的力量,这样对方的防御重点便很明确,我们等于是自己送上门去,就看能否达到突袭的效果,在我看来除非对方的指挥官犯下大错,否则的话,很难1少佐说道。

“不错,陆上的行动同样如此,现在的朝鲜半岛我们并没有占有多大的优势,所谓的好时机反而可能会变成灾难,北边已经把自己的部属向后收缩,想要在陆地上取得突破不是不可能,但想取得那样的战果就不能犯下任何的错误,而且所付出的代价也是让人难以承受的。”东条英机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的中国已经完全不同了,这个远东大国的崛起已经不可阻止,一但等到那一天日本还有多大的生存空间呢?身处于中、美、苏三个大国的夹缝之中,如果一意选择对外扩张,帝国的生存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1

作为反战的核心人物山本中将说道。

“其实1

“其实1

两个年轻突然同时说道,就连他们两个也都感到意外,相互之间看了一眼,仿佛是在询问对方是否先说。

“哦!看来你们两个年轻的家伙有另外的看法?都说来听听,藤田君就从你开始吧1山本五十六对两个年轻人的表现很感兴趣,对于加藤严佑他有着绝对的自信,那可是他从海军学院里一手提拔起来的,别看他很年轻但是在海军上的造诣,可是公认的。至于藤田井三,那就更不用说,战鬼的大名在日本军界已经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我们从古至今便有一种大陆情结,那是身为岛国的我们所无法避免的,再看看日本所处的地理位置,仿佛占领朝鲜再进一步向西发展已经成为了定式,而过去50年间所发生的事情又好像证实了这一点。

以朝鲜为跳板占领中国成为了帝国的既定方针,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帝国要想称霸世界就必须占领中国,要占领中国就必须占领朝鲜,如果帝国非要对外扩张,为什么我们不能跳出这个圈子呢?

未来的中国由北方政府完成统一已经不可避免,相信统一后的中国第一件事情,就是收回他在满清时期所失去的土地,苏俄将首当其冲,我们日本也一样,依照现在中国人发展的速度,在有限的时间内超越我们只是时间问题,他们的地域广阔,拥有丰富的资源,一但再完全发挥出自己的人力优势,即使是世界上也没有几个国家能够与之抗衡,当然这里的假设全都建立在其一帆风顺的基础上。

不过依我看来,以北方的实力只要那个人还活着,就不会出现什么大的波动,他在中国的威望实在太高,其本身就是一个优秀的战略家,再加上他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那种意外的情况很难出现。而且我个人认为这次他的遇刺有些不正常,我不相信他真的受到致命的伤害,那个人从来不在自己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做任何一件事情,对于这一点我太了解了。”讲到这里藤田井三抬头看了看加藤少佐示意该你了。

“不错,现在的帝国骑虎难下,仿佛在帝国的面前已经没有多少路可走,事实上我们等于一头栽进了死胡同,这个时候往往退一步就能够发现新的征途。就如藤田君所言,未来的中国统一不可避免,在短时间内我们没有一举击溃中国人的能力,即使是算上海军,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威胁到他们的后方建设。等东三省完成基础建设进入高速发展时期以后,举日本全国之力也难以占到绝对的优势,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此时最聪明的举动莫过于坐山观虎斗,一但中国完成统一,中苏关系便会急转直下,以现在北方中国人的民族情绪,必然要求当政者收回那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对于这一点那个苏俄沙皇斯大林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中苏之间必然会发生摩擦甚至战争。”讲到这里少佐在没有说下去。

“那台湾呢?”东条英机说道。

“阁下,如果中国人完成统一,您认为我们还能留得住台湾吗?”加藤严佑说道。

“照你这么说帝国就没有任何未来的希望了?”东条英机有些不快。

“阁下,我所说的是事实,除非我们在空中能够占有绝对的优势,否则死守台湾没有任何的意义。”少佐说道。

“加藤说的并没有错,一但中国的崛起无法阻止,那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他的观点也曾经跟我说过,虽然作为一个帝国军人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但这是事实。”山本五十六说道。

“是啊,现在的帝国不可能发动全面的对华战争,直接入侵中国腹地,那不宜于给北方最好的借口南下,同时内乱的中国也会因此变的团结。向北与苏俄在陆上作战,更是一种愚蠢的选择。缺少资源的我们受到的限制太大了1东条英机说道。

“阁下,非要对外用兵的话,我们还有另外一条进军路线1藤田井三说道。

“哦?”

“等待时机南下东南亚,以此为跳板进入澳大利亚,那里有帝国需要的一切,未来受到的阻力也将会是最低的。”藤田井三说道。

“藤田君那里是英美的地盘,我们所受到的阻力要远远大于现在,你怎么能说那是阻力最低的地方呢?”山本中将问到,同样的思路加藤严佑早就已经向他提起过,虽然山本极力反对开战,但是这样的话题他和加藤严佑有过很多次交流。

“因为那里是亚洲!由于德国新总理的上台,未来的欧洲必将发生战乱,而中国和苏联都没有强大的海军。”藤田的回答简单明了。

在座的几人又怎能不知道他的打算呢?的确,一但欧洲有变东南亚的防务将成虚设,唯一所要顾及的是美国,但是美国离亚洲的距离横跨整个太平洋,要想在第一时间救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如果帝国占领那里,那么未来所需要的一切资源就不是问题,特别是石油、钢铁、橡胶这些战略物资,日本本土的资源实在是太匮乏了。如果拥有那些基础,依照日本现在的生产能力完全有可能与美国在太平洋上抗衡。

沈阳抗日救国军司令部内,朱广辉正同刘斐、孙立人、王恩强等人商量即将到来的大战,DZZ截获的情报显示日本人终于要下手,此次的目标就是大连,他们的目的太明显。

“恩强再介绍一下朝鲜现在的局势,立人兄出来有几天了,估计情况肯定有些变化1朱广辉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同孙立人赶回了沈阳,事情太紧急了!

“从现在的情形看起来,我们得到的消息应该是准确的,日本人这次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上次我们打击他们本土的仇,看来人家想要一笔捞回来。现在的朝鲜已经持续有半个多月的平静,对面的兵力超过50万,很明显他们在等待时机,你的遇刺就是个导火索,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立人兄按计划离开朝鲜以后,朝鲜的上空就再也没有过一次交火,而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日本人的陆军航空兵已经经过三次加强,在地面上各种部署也学乖了,想要在借用突袭之利打击对手估计是不可能的。

……

总之,这次日本人将会从海陆两个方向向我进攻,陆上的倒好解决,大连可是不好防御啊!人家是看准了时机来的,我们与德国人共同建造的前两艘重型巡洋舰,其舰体已经下水,那可是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大连造船厂将会是日本人的第一目标。虽然最后攻击的时间还没有弄到(日本人还没最后确定),但是估计就在 9.10~9.25之间。现在是9月3日,我们还有至少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王恩强把他得到的消息介绍了一遍,自从李道诚进入基地以后,DZZ就交给王恩强了。

“一个星期吗?刘大哥,我们的兵力调动怎么样了?”朱广辉在自己遇刺的同时就已经意识到朝鲜将会有问题,兵力调动也在那时展开。

“放心,各部队已经秘密到位,二师按照你的意思现在调动到丹东,三师后撤到临江,这两个师将作为战役的预备队,11师、5师秘密入朝,再加上以轮换名义进入朝鲜的9师,我们可是为了这次大战拿出了一半的兵力啊!

你要小心这个时候南边出事,那样我们可就三头儿受气,特别是阎锡山、

~复榘的动向,现在的南边不太平。而且恩强刚才也说过,此时的蒙古也不平静啊,要是我们的情报没有什么差错的话,估计很快就要闹独立了。”刘斐在一旁发愁的说道。

“是啊!我们兵力还是太少,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切以发展为重。南边的事情好解决,我们放在河北前沿的那两个师不是吃素的,只要我们在朝鲜不出现崩盘,借韩复榘和阎锡山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至于蒙古的事情也好办,这次我到包头看了一下,四师已经可以实战,只要从四师抽出一至两个旅的主力部队就够了,当然这是在没有苏联干预的情况下,不过就是斯大林想干预我们也要让他抽不出手来。

恩强那件事情准备得怎么样?要是差不多的话,我们也该动手了,不过即使不能成功,也绝对不能暴露那后面有我们的影子,到时候我们还要两头讨好呢!这件事就拜托你,一但成功的话别说是外蒙,哼哼……,整个北方的形式就要发生巨变。”朱广辉说道。

“老怪你放心,其中的利害关系我知道,四海已经在那边活动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王恩强很有自信的回答道。

“立人兄,这次在朝鲜的战役先期没有空军全部主力的协助,可就靠你们自己撑起来一部分,我们的陆军在作战方式上,已经越来越离不开空军,这点您可要注意啊!相信您这次撂挑子走人能够好好的刺激一下我们的盟友,关键的时候就要到了,千万别再出现上次的事情。”朱广辉跟孙立人一样,一想到上次战役的结果就感到不舒服。

“您放心对于空军的变动,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至于那边的事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这次我们所有部队主动后撤,那边也很理解(孙立人指的是朱广辉遇刺后,按照沈阳的命令志愿军后撤脱离与日军接触),现在的朝鲜人民军有22个师(苏式编制)的作战部队,也算是一支不小的力量,当然全是日式装备。至于您所说的要我们独立作战,难道你这次还不去?”孙立人诧异的问道。

“是啊!我在大连主持防务,朝鲜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处理,您可是志愿军司令1朱广辉现在整个一甩手大掌柜。

“对了,谢总我们的空军还有那件事情怎么样了?”朱广辉根本就没给孙立人说话的时间,立刻转移了一个话题。

“空军还好办,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又抢时间多生产了8架海航的H-1h,所有的H-1都可以加挂鱼雷(鱼雷的定型已经完成),就是海航的对舰攻击性能更好一些,现在那还管得了那些了,反正都能用作对舰攻击。

至于那一部分的事情现在正在做最后的准备,YJ-1已经调回来正在训练,我们在朝鲜的飞机也一样随时可以调动,除了按计划留下来的J-1和全部的Q- 1,当然还有德国人的飞机,其余的四个中队已经全都做好回辽东半岛作战的准备,这时正在训练对舰模拟攻击,高志航对他手下的那帮家伙们上次的表现可不怎么满意,这会儿正忙着呢1谢总笑着说道,这段时间可是把他忙坏了,对于海防也只有靠空军和那只秘密部队。

“那可就全靠您了,这会儿日本人可是下了血本儿的,恩强拿到的情报您也看到了,赤城号这次可是送上门儿来的,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它离开中国海。”朱广辉的意思很明确曾经轰炸上海的赤城号这次是回不去了。

“刘大哥,虽然我们并不担心南边的事情,但凡事小心为妙,阎锡山那里已经跟我们交过手,估计他是不会有什么动作,至于韩复榘我们还是搞点小动作,既然日本人现在在山东半岛上还有驻军,就给他们来点摩擦,您看呢?”朱广辉对着刘斐说道。

“呵呵,你啊,放心,不会让他消停的1刘斐笑着说道。

几个人就这么商量来商量去,尽量将可能遇到的事情都考虑到,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

“立人兄不会对兄弟我刚才的无理感到不快吧?要是那样我赶快向您赔礼道歉。”饭后朱广辉在屋外闲逛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心事重重的孙立人,便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怎么可能呢?不过说实话,心里没底啊1孙立人说道。

“不会吧!这好像不是孙大哥您口中说出来的话啊1朱广辉俏皮的说道。

“这场仗只能胜不能败,而且还要大胜,虽然我们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但也只有敌人的四分之一强。早期还好说,但是随着战况的持续,我们的补给线也必将会拉长,我怕……”孙立人说了一半,就没再说下去。

“呵呵,老哥,您怎么老想着一口气把人家打死1朱广辉笑着说道。

“别说我们的后勤不允许,就是可以我也不会让您打那么远的,我们的财力撑不起啊!您别忘了我们这次是要打疼日本人,尽最大的努力杀伤他的有生力量,而不是跟日本人进行全面的战争,那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我们当初兵发朝鲜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朱广辉对孙立人说道。

“您的意思是……”孙立人很诧异。

“平壤、元山一线是我们志愿军前进的最后底线,再往南就让朝鲜同志们自己去,但是在此之前一定要击溃日军主力,并造成我们要继续南下的假象,这样我们也算对得起自己的盟友了。”朱广辉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道。

“当然这只是一种计划,战场上的事情到时再说,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可以打到38度线,但那可是最后的极限,绝对不能继续往南。我们没有海军,一但日本人不惜代价在你身后登陆,没有补给的一师就什么都不是。现在我们的周边不太平,一旦完成了先期作战计划,大部队必须撤回来,到时候很有可能朝鲜只有3个师,这里面还包含一个预备队。所以一切都要看先期的战果,当然战场上的事情没人说的准,到时候由您自己判断,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朱广辉继续说道。

“我真搞不明白,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孙立人笑着说道,既然自己的任务并不是太难,他的心情也变好了很多。

“孙大哥,这边离不开啊,大连是重中之重,我们未来的海军在这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础,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损失。怎么说呢!这是一种心理战,日本人也明白突袭大连改变不了整个战争的进程,但是他们想打击我们的士气,以报本土被袭之仇,同时让我们无法在朝鲜集中全力。换一个观点也可以看作是我们的机会,如果这次日本人的特混舰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未来我们的日子就安宁多了。

老哥,朝鲜也同样如此,不过战略形势有些不同,朝鲜是日本人最后的遮羞布,如果我们一味的想将日本人赶出朝鲜,最终必将导致日本全国进入战争状态与我们拼命,那就得不偿失了。没有强大海军的我们,除非拥有重型轰炸机,否则无法让日本人伤筋动骨。所以朝鲜问题必将会以外交谈判的方式解决,而双方在战场上的胜负则会成为各自的筹码,谁手中的筹码越多,谁未来取得的利益就越大。

现在这个时期是我们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完全步入正轨,高速发展的黄金阶段已经来临,如何保护这种态势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经济、国力上来了,我们还把那小小的日本放在眼中吗?

可以说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来运转的,我们当初出兵朝鲜就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大后方,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取得与日本人之间的一个缓冲区。中日两国现在都没有置对方于死地的实力,以谈判的方式解决朝鲜问题不可避免,所以老哥前面的事情可就靠您了!

我对您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其实我也就是在作战的时候出了几个馊主意,名将是打出来的,不是吗?”朱广辉默默地说道。

事实上还有很多事情朱广辉他没有说,日本的那个人必将会因为此战而出来收拾残局,在朱广辉的潜意识中,真的不希望令那个人面对自己的同胞,更不愿自己在战场上面对他,那对他来说太残忍。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吗?”孙立人在心里说道。

“报告总指挥,警戒区搜索完毕,警戒区内78名牧民撤离完成,警戒区内已无外人进入1第四师10旅42团团长格勒图正向谢总敬礼报告。

“好,辛苦各位了,通知警戒人员凡是没有特别通行证和口令不符者,强行进入警戒区不听劝告者,必要时格杀无论1谢总推了推自己的黑镜框,这个时候可出不得任何的纰漏,也许命令有些过分,但是保密是最重要的。

为检验红旗2改对地导弹的射击精度,也是为训练YJ-1机组人员的制导能力,谢总特地将这次导弹试射指挥部安在了三音乌苏,发射地为以林巴达海山,目标区为以林塔拉沙漠腹地(与善达克沙漠扩大合并后改称为浑善达克沙地)。为保密,42团以演习为名从以林巴达海山到以林塔拉沙漠和善达克沙漠之间的滂江,在十三天内象梳子一样来回梳了近十遍,确保警戒区内的牧民全部撤离后又担任起警戒任务,岳振武差点把他的一个旅都派过来,这次的命令是朱广辉直接下达到四师的,绝对容不得有半点差错。

自上次对日本本土轰炸后,因朝鲜中方控制区内已经开始安装上了野战雷达加强了对空警戒,别看只有三部,朝鲜北面的天空就已经完全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了。在那以后YJ-1就一直趴窝,除了日常训练和培训人员时才上天转几圈外,YJ-1的空勤人员差不多已经是无所事事,用齐云鹏的话说是“人都快生锈了1在接到有机密任务后,可说全组人员都欢呼雀跃了老半天。

不过当坐着YJ-1到达三音乌达临时机场,等待多时的李道诚微笑着(在YJ-1空勤人员眼里是奸笑)向全组人员下达了第三期培训的任务,整个机组人员立即变成了苦瓜脸,前两次的培训可是让他们记忆犹新。

“请各观察点试通报。”谢总看着墙上的三块投影,向指挥所里的各通讯员下达命令,从发射地到目标区,谢总这次为了稳妥以及测试精确,一共按排了二十个观察点。

“是1

“一号观察点报告,通讯正常,观察区无障碍。”

“二号观察点报告,通讯正常,………”

……

“鹰眼已经起飞,两分钟后抵达预定空域,信号通讯正常。”左边的投影上出现YJ-1内部情况,为了这次演习,谢总和李道诚可是拿出了手里所有的宝贝。这可不是保留的时候,日本人的舰队对本方的压力太大了。

“按原定计划开始执行1随着谢总的一声令下,各部门的人员全都忙碌起来,大家都按照早已准备好的顺序,开始着自己的工作。看着眼前忙来忙去的年轻人,再加上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环境,让谢总几乎产生了一种回到21世界的感觉,这样的氛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

“鱼叉燃料注入完毕,最后检查开始,三分钟后发射,发射区人员准备撤离1李道诚平静的下达着一个个指令,右边的投影正显示的画面,是为导弹注完燃料后的地勤人员开始撤离发射区。

随着指挥中心里的喇叭发出的一条条命令,整个指挥中心里立即呈现出紧张气氛,穿着白大褂的钱学森与三名学员手指紧握得发白,不时得看着站在投影前的导师。他们都知道这次演习那不寻常的意义,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开始实战,这次的演习将直接关系到日后的攻击效果。作为全世界第一批接触到如此多繁杂设备的精英,在此之前的培训中,所有现在能够参加演习的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那段日子每个人一天的睡眠时间绝对不到4个小时,今天检验他们前段时间学习、训练效果的日就要来了,大家心里都紧张得要死。

“鹰眼已抵达预定空域1

“鱼叉发射一分钟倒时开始!发射区所有人员撤离完毕1

“……5、4、3、2、1、0,发射1

“轰1在巨大的轰鸣和阵阵烟雾中,准备了好久的导弹后部拖着一道桔黄的火焰冲天而起。

“观察01报告,鱼叉飞行正常,速度1005。”

……

“观察04报告,鱼叉轨道偏差0.3,速度1050米,还在增加中。”

……

“观察07报告,鱼叉飞行正常,轨道偏差3.5,速度1090,七秒后进入鹰眼制导区1

“观察08报告,鱼叉一级发动机(固体助推器)脱离,轨道偏差3.9,速度1140,三秒后进入鹰眼制导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