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三章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准备了好久的大戏终于在北大上演了,原本空旷的场地内现在已经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中不仅仅是学生,很多人都是听到消息后赶来的,这还是一再限制入场的人数,如果真是完全开放的话,天知道这里将会有多少人。

虽然早就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但朱广辉现在的心情仍然十分激动,响过两次铃声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马上就要开始了,原本还十分嘈杂的场所,瞬间变得安静异常,大家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已经亮起来的银幕。(这块大尺寸的宽屏幕和两边的四声道立体声大音箱在开始就特别引人注目。)

首先出现的画面,是李道诚他们剪切过来的“八一电影制片厂片头”,在威武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中,大家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经过开头的一段后,宏大的画面在悠扬的中国古典乐曲声中显现,展现在人们眼前的为俊美异常的祖国山河,从黄河的壶口瀑布到景色宜人的桂林山水,从巍巍昆仑到南海之滨,从一望无尽的草原到终日黄沙滚滚的荒漠……,这所有的一切都给现场的观众带去了巨大的震撼,特别是色彩艳丽的画面中一些航拍和动静特写,让人真正的身临其境。

与此同时背景声音出现了,那浑厚的男声带领人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在世界的东方屹立着一个拥有上下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国度,那就是我们美丽的祖国中国……”,这一段大家一同领略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无不为她的美丽,为她的所曾经创造的辉煌感到骄傲。

就在这时,随着音乐的变幻,一种悲凉涌向大家的心头,此时画面中回顾的正是中国近百年的屈辱。而接下来的部分则直接点到中日战争,点到了自中日甲午战争到1933年初日本人被赶出中国间的那段历史,日倭在中国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完完全全的展现在大家面前。从中日甲午战争时期,日本侵略军在旅顺制造惨无人道大屠杀的罪恶行径,到1932年1月的淞沪抗战中,被日军舰载机轰炸中的上海,无不提醒着人们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1932年的秋天是中华儿女们永远无法忘怀的岁月,在这个象征着收获的季节里,我们中国同样迎来了一个转折,中华好儿女们在蒙古大草原上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篇章,而发生在中国北方重镇集宁的那场惊世血战,更是整个篇章的高潮,中国军队在那里重新找回了属于自己的荣誉、自己的灵魂,在与穷凶极恶侵略者的对抗中,向整个世界宣告‘那只在世界的东方沉睡了上百年的雄狮,终于苏醒了/。

本片所讲述的正是那只在集宁血战的中国军队,这就是抗日救国军第二整编步兵师。在集宁大战刚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其主体是由新兵组成的,他们也被称为新二师,然而正是这支由新兵组成的部队,却在集宁上演了一部惊天力作 ————热……血……忠……魂1在坚定有力的画外音中,银幕上在黑色的背景下出现了四个苍劲有力的血红大字,那是一种战斗的气息,一瞬间朱广辉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身上的血液正在燃烧。

“讲到集宁血战,就不得不先回顾一下1932年时中国北方的战略形势。随着1931年的9。 18事变,日本人占领了我们美丽富饶的东三省,由于国民党中央政府‘攘外必先安内’的既定方针,令张学良将军手下的东北军将士无法完成精忠报国的职责,张将军自己也十分冤屈的留下了‘不抵抗将军’的骂名。而日本人却在我们的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并进驻了数十万的军队,仿佛一切已经成为定局,祖国的东北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东北的好儿女们不是被日倭压迫就是四处流浪。(背景音乐是女声独唱《松花江上》[作词作曲:张寒晖?原创作于1936年11月。文中是因当时正好从西安回北平,受救国军之邀所作]画面上是流离失所的东北难民向关内涌入,在场的一些东北师生暗暗流下眼泪。)

就在这个中华民族最黑暗的时刻,抗日救国军的出现扫去了中华儿女心目中的阴霾。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内,接连上演战争奇迹,将不可一世的日军赶回了朝鲜半岛。而这所有一切的初始,就是在大草原上展开的。

让我们来看一下战前双方的兵力对比,屏幕上红色的代表抗日救国军,蓝色的则为日倭军队。那时在秘密状态中成立的抗日救国军,拥有作战人员近4万4千余人,而他们的对手日本关东军拥有各类作战人员40余万,双方的兵力对比为1:10。

此时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大战就要开始了……

(在画外音的讲解下,银幕上展现了‘雷霆计划’的整个作战过程,以红色箭头表示抗日救国军的进军路线,蓝色表示日军的,所有的一切从日军进军热河开始,历经林西、化德两战最后在集宁展开对峙。)

“在先锋战中由于日本关东军第十四师团单兵冒进,让我二师将士虎口拔牙,在敌援军赶到战场之前,彻底将其歼灭,第十四师团自师团长大原永毅以下共被歼灭2万余人,在双方真正的第一次交手中年轻的二师大获全胜。”

…面上阵阵枪炮的声中,在黄河大合唱的旋律伴奏下,救国军的骑兵们挥舞着手中的马刀,骑着战马踏着厚厚白雪向日倭发起冲锋。看到这里所有的观众立刻拍起手来,一些年轻的学生更是激动地站起身来大声喊彩。

“……直到此时,日军的兵力部署已经完全被我拉开,抗日救国军期待已久的战机终于来了,随着第一机械化重装师进占通辽,整个战局就已经牢牢的把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但是由于此时的抗日救国军兵力实在太少,无法完成分兵突进的战术,一师为了取得更大的战果,必须全力进占四平,切断黑龙江、吉林两省日军主力与沈阳的联系,这样才能确保进可攻退可守。

如此一来,为了保证能够完成战役任务的实施,身在集宁的二师不但要拖住,更要消灭兵力是他们两倍有余的4个日本师团,决不能让他们返身逃回通辽,干扰一师的作战任务。

让我们来看看地图,此时在日军身后我们抗日救国军的部署同样出现了巨大的空档,为了能够造成已经被合围的假相,二师在兵力极度匮乏的状况下,仍然分出一个骑兵旅抄到日军的后方,接连攻下化德、多伦等重地,逼日军作最后的殊死一搏。

刚刚由原抗日救国军一师三旅全部、二旅两个主力团为骨干,以10天前招募的新兵为主体的二师,就这样在集宁城下与他们对面的日军展开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惊…天…血…战。

原战斗时的情形我们无法记录,留下来的画面仅仅是最后冲锋时的场面,和战后那惨烈异常的战常……”画面上顺次播放着各个阵地的情况,无不惨烈异常,特别是在大六号敌我双方最后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更是让全场的观众们都满含泪水,手捂着嘴呜咽着。

伴随着《义勇军进行曲》那高昂的曲调(田汉词,聂耳曲原于1?9?3?5?年7?月作为《风云儿女》主题曲首映,上海出版的《电通画报》于1?9?3? 5?年5?月1?6?日首次刊出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谱,接着又灌制了唱片。文中是两人受救国军之邀从上海秘密赶赴北平所作),银幕上出现了韩永刚高喊着“狭路相逢勇者胜1的口号,抢先跃出战壕时的情景。那一瞬间,韩永刚那钢铁般威猛的身影永远留在了所有观众的心中。而接下来的便是战后清理战场时……

观看着有如地狱般的画面,大家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流血,多么好的战士,多么好的亲人啊!(此时的背景音乐变为《英雄赞歌》,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

“下面的影像是战斗打响以前纪录的,画面中的年轻战士名叫刘四喜,当时他还不到17岁,就是这个年轻的生命,在日军即将突入我方阵地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与他所在连队的战友们在岌岌可危的战线上,浴血拼杀最终保住了自己的防线,等到兄弟连队冲上他们的阵地时,刘四喜所在连队幸存下来的战士不满10个人,刘四喜也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让我们来听听英雄在牺牲前所留下的话吧!

(画面上一群年轻的战士,看着眼前的东西有些发憷,大家很拘谨,最后是硬推出来一个家伙说两句的)‘……您问俺以后打完仗了要干啥?其实,俺就想能够读读书,俺是个文盲啥也不懂,听连里面的老兵们说他们刚刚进入部队的时候,是下了很大的力气扫盲的,当时只有最好的战士才能进入一旅,那可是全军的尖刀,没有文化根本就进不去。俺也不是梦想进一师(以原来的一旅为主体),以俺的能力肯定达不到标准,俺就是想学点东西,等打完了鬼子,师长说俺们就要开设各种学习班了,那个时候俺也能够像学生们一样学到很多的东西,再也不是大字不识一个了……

为什么来当兵,不在现在去上学?瞧您说的,俺们要是不当兵,谁来保卫我们的家乡,我们的兄弟姐妹?俺是很想去读书,但是不撵走小鬼子,更多像俺这样的人就读不了书,就想俺们师长所说的,没有知识就没有一切,只有掌握了先进的科学知识,才等于掌握了未来,好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具体的话俺忘了。反正有我们在前面打鬼子,后面的亲人们就可以安心的发展,俺们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的,这也是俺们师长告诉俺的……’”

镜头又转到战壕中,此时的刘四喜用小勺子挖着壕沟边堆积的白雪,一口雪一口窝头的吃着自己的午饭,同一画面中,一名正在观察敌情的少校同样如此。画外音这时解说道:“因为前线实行战事管制,在不能生火情况下,我前线的官兵们根本不可能吃上热腾腾的食物,寒冷的天气又使水壶中的水冻结,他们只能这样挖雪就着吃冻硬的窝头和冰冷的炒面。”似乎已经上过一次镜,刘四喜变得大方起来,看到镜头又对着自己,不但不躲反而挥动着勺子对着镜头,微笑着露出一对洁白的孝牙。

这就是我们年轻英雄留下的最后片断,十几个小时以后,在最危急的关头,刘四喜在全身多处受伤的情况下,使用自己最后的手榴弹与冲上阵地的日军同归于尽,年轻的英雄为我们留下了不朽的篇章。

像刘四喜这样的年轻英雄在整个二师还有很多,很多,他们中很多人的名字已经再也无法确认了,因为很多部队在战时成建制的牺牲在自己守卫的阵地上。‘人在阵地在/他们是那样说的,更是那样做的,就是凭借着这样一种精神,他们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画面此时出现片片如雪花般纷飞的纸花,一具具英雄的遗体被清理出来,由当地自发组织的老百姓们仔细的清洗着。一位蒙古族老大娘,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为每位烈士撕扯着张张白布,在草原上特有的马琴声中,老大娘为烈士们唱着那些年轻人曾经向她学唱的民歌,微微颤抖的画面可以看出摄影师此时的心情是多么激动。此时北大校园广场上,全场的师生们再也按纳不住自己的感情,纷纷痛哭起来,大娘手中白布那声声的撕裂声象是在撕扯着自己的心、自己的灵魂。

“这就是我们的中国军人,就是依靠这群大多数在战斗打响前10天时间之内加入部队的新兵,他们在集宁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谱写了最永恒的乐章。

集宁战后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曾在为这支部队的题词中这样写到:‘新二师的全体官兵们:作为抗日救国军的一员,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我为你们的胜利感到骄傲和无比的自豪!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中国军人就从来没有真正挺起过自己的胸膛骄傲的说一声‘我是中国军人’。而你们今天已经圆了中国军人百年的梦想,从今以后不论面对任何人,你们可以骄傲的说出我们是中国军人。

你们高师长在战场上已经告诉你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的你们没有辜负你们师长的期望,也没有辜负整个抗日救国军的期望,更没有辜负全国四万万同胞的期望。你们已经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击败了强大凶残敌人,可以说你们迎来了最绚丽的彩虹。

中国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抗日救国军新二师万岁!!

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这就是朱广辉司令对二师的评价,抗日救国军中的‘万岁师’由此诞生,在整个中华上下5000年的历史中,他们是唯一一个拥有如此荣耀的军队,就让我们以下面这句话作为本片最后的描述:青山有幸埋忠骨,碧…血…英…魂…永…长…存!(前半句原本是用来描述岳飞的,在这里被改动后借用。)”

镜头这时切换到连绵起伏的太行山中,一座林木正吐春芽的山领腰间,平整出的山地中央是被汉白玉栏围砌着的,一块写着“永垂不朽”四个大字高高耸立的石碑,石碑面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无比威严的光芒。

又是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出现了,随着乐曲的旋律,四列共48名身着整洁威武全套黑色军礼服的仪仗兵,肩扛着枪身光洁、刺刀雪亮的步枪,整齐地一步步踩着石阶走上铺着大理石的平台。当全队走上平台后,立即整齐划一地抬起马靴脚踏正步向石碑方向走去。

在仪仗队后面的是两名身着校官礼服的救国军军官,两人抬着盛满红白双色鲜花的巨大花篮壮严地走了上来,花篮上两条挽联写着“生的伟大,死的光荣1(特写放大镜头)。其后是由二师师级全体军官,再后是排列整齐的二师全体将士的数百名代表。前面的仪仗队用正步走到白玉栏前,立即向左右分成两列往石碑两旁走去,各自走到预定地点后(间隔半米)停下脚步,紧接着整齐地背向石碑转过身,同时抬起左腿齐齐地用力一跺,左手抬到胸前枪栓处,“叭”一声步枪笔直地收托到腰间,左手有力地放下垂在腿旁,而这时抬着花篮的校官也正好正步停到玉栏进口处。

在后面的队伍全走上平台后,进行曲停止。

“全体立正1

二师师长高峰出列走向前来,经过一番令人黯然泪下的悼词后,他再次大声宣读了朱光辉对二师的嘉奖令,这是英雄们的荣耀,永不退色的荣耀。

“向在集宁牺牲的烈士们献花!全体立正,敬礼1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在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歌声中,列队的全体将士举起右手敬着礼一起跟着大声唱了起来,两名校官抬着花篮缓步走上三级台阶。

“鸣枪1

“砰-…”两旁仪仗兵整齐地举枪向天鸣枪24响,校官将花篮壮重地放在石碑前,立即起身分列在两边站直。

礼毕后在高峰带领下,经历过战火洗礼的二师将士们,在纪念碑前宣誓,不论日后面对任何敌人,面对什么样的战况,他们都将用自己的鲜血、自己的生命保卫自己的祖国。

(随后背景音乐再起,却是电影《上甘岭》中的插曲《我的祖国》)在女声领唱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温暖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歌声中,画面的背景再次变为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只不过这次还有很多,交替出现的或单人、或多人、或集体的相片,那是集宁血战过后能够找到的一部分牺牲者的资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一个个风华正茂的生命为了祖国的明天而消逝在战场上。

在画面的下方闪耀着字幕:集宁战役中,我救国军二师以八千七百六十三人阵亡,一万六千五百四十六人付伤,其中八千六百七十七人伤残退役为代价,全歼日倭四个师团共计十万零四千三百八十六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后一句正好是画面结束,字体为大字体)

当大银幕上出现“终”的时候,很多人还在抱头痛哭,这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影片,带给人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小战士刘四喜的那一段,让在场的学子们感到了肩头的重任,今天的胜利得来不易,为了能够将日寇赶出我们伟大的祖国,有无数个像刘四喜那样的年轻人拿起了钢枪,保卫着他们身后的亲人。

就在全场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中国万岁!抗日救国军万岁1,刹那间整个会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从那一张张带着眼泪的面孔中,朱广辉在看到祖国辉煌未来的同时,也在顿悟中走出了他自己的心灵误区。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希望能够让伟大的祖国加入到二战中去,只有通过与强国面对面的对话才能真正证明自己的强大,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可。美国人历经一战以后,他的经济、军事实力已经超越了英法,但是他并没有获得与之相对应的国际地位,直到经过二战磨砺,美国才完成了那种蜕变,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世界头号强国。在原本的历史中,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激战珍宝岛等一系列共和国保卫战的胜利,根本就不会有日后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就不会有那种大国的威严。

走出心中阴影的朱广辉,感到所有的一切是如此的美丽,他不会改变他心中的计划的,“天当棋盘,地当子1,既然上天给了龙的传人一次重生的机会,他朱广辉就要将命运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他要通过二战为中国确立未来百年国运。

“朱司令,这……我们的战士真是太好了1北大老校长蔡元培先生,此时已经是泣不成声,在他身边的那些学生代表们也一个个红着眼圈,有几个女学生此时还拿着自己的手帕捂住面庞,殊不知她手中那块手帕已经被泪水浸透了。

“老校长,当兵的保家卫国这是他们的天职,如果面对着自己祖国和民族的危难时刻,他们没有挺身而出、精忠报国,那他们根本就不配穿上那身军装。军人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从他们选择加入军队的那一天起,就必须随时准备为了自己的祖国抛头颅、洒热血,这是他们的职责,更是他们的义务。”朱广辉刚刚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说道。

“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们是好样的。想我们从宋朝以来,便有了好男不当兵的格言。从北宋开始统治者为了自身的地位,以儒为尊歪曲的引导了中华民族的秉性,使我们民族中的那种血性和霸气逐渐消亡,到了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更是令我们祖国的大好山河被糟蹋的一塌糊涂,军人也成了令人们唾骂的职业,是你们让整个民族看到了美好的明天,让我们的民族找回了那种准严和霸气。

‘重现汉唐盛世’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梦想,但现在那已经不再是梦想,相信有你们在,我们离那一天不远了,要不是我老头子年纪实在是太大,我肯定第一个去报名参军。”老校长深情地说道,的确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屈辱史实在是太长了。

“请您和祖国人民放心,我在这里向您和所有的中华儿女保证,那怕我们的团体中只有一个人活着,也不会改变我们的方向,中华民族必将永远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朱广辉自信的言语立刻感染他周围所有的人。

就在众多的学生围在朱广辉的周围,力争能够进入抗日救国军时,只听到“啪1、“啪1、“嘭1接连的三声枪响,等众人反应过来有刺客,朱广辉已经捂住自己的胸口倒在血泊之中。前两声枪响是刺客的手枪发射声,后面的那一声是王恩强出手时的声音,那个刚刚完成枪击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杀手,就让王恩强一枪正中眉心,死得已经不能再死了。

王恩强处理完刺客后,立刻对空开了两枪对在场的众人说道:“现在这里混入了刺客,请大家蹲到地上,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混乱,让我们的敌人有机可乘。”

朱广辉身边的警卫人员立刻疏散附近人员,为了防止再出现刺客,他们以自己的躯体作掩护,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朱广辉抬上了刚刚定型生产的中华牌防弹轿车,其他在场的人也都明白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制造混乱,虽然大家都十分的担心,但是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了。

一辆外形十分漂亮的高级轿车就这么从北大里面冲了出来,那辆车的驾驶员根本就顾不上什么交通规则了,在他的眼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才是最重要的。

“晓东,开稳点,用不着那么慌张1看着满头大汗,疯了一般玩命加速的魏晓东,王恩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说道。

“稳点?晚了司令可就危险了,我现在都恨不得一头撞死,我……”魏晓东说话时都开着哭声了。

“行了,老怪,你看晓东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心继续装下去,现在已经没事儿,这辆车的车窗经过处理,外面是看不到里面情况的。”看着现在心急火燎的魏晓东,王恩强提醒后面的朱广辉,戏也应该演完了。

“你以为我现在好受啊,想装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朱广辉一边唠叨着,一边擦干嘴上的红色液体,紧接着解开自己的衣服,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被打穿的血袋,血袋的后面就是毫无损伤的防弹衣。

“这次我可算是命大,要是那个混蛋瞄准这里,估计我就去见阎王爷了1朱广辉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就是你想去见上帝也要过我和刘大哥那一关啊,那家伙的手要是在抬高一点,就轮不到我出手,刘大哥的狙击本领要比我的手枪强得多。”王恩强微微一笑说道。

“对了,恭喜你,在大灯亮起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发现那个过去的朱广辉又回来了,看来你这家伙是顿悟后有所心得。”王恩强对自己的观察力一向十分自信。

“呵呵,没错,真没有想到原本是来教育别人的,自己却在那种境况之下走出了心中的阴影,算是一分意外的大礼吧1朱广辉笑着说道。

“司令,您……,没事了?”魏晓东要不是在开车,真想仔细擦擦自己的眼睛,看看是不是花眼了,刚才奄奄一息的司令,现在居然开起了玩笑。

事实上,这次的刺杀事件王恩强早就已经得到了情报,他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朱广辉,两个人合计后认为,这一定是日本人即将展开大行动的先兆。在那之后便有了今天的?“大事件”,相信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遇刺重伤消息,一定会让很多人欣喜若狂吧!

“放心,你不是看到我现在好好的吗?不过,这段时间我可要找个地方好好的躲起来。恩强,医院的事情就看你们的,我连夜离开北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我可不想功亏一篑。”朱广辉一边安慰着魏晓东,一边对王恩强说道。

“你放心吧!主管你的医生可是你自己教出来的,绝对没有问题,哎?你打算去哪儿啊?不会,又跑到那里去吧1王恩强说道。

“我好不容易跑出来,才不会闲着没事干跑回去,我打算到包头的装甲兵学院去看看,那里的保安工作相当完善,我在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等到日本人动手以后我再回来就是了。”朱广辉一回想起在基地的那段日子,就感到头疼。

在熙川刚刚被扩建完后的前线机场上空,吴天成正准备和他的德国同学阿道夫。加兰德进行一对一的模拟空战,这可以说是两国年轻一代飞行员的第一次直接对抗,更是中国人制造的两种飞机间,第一次在空中实际对抗。作为观众的其他两国飞行员则在地面上戴着墨镜,外加人手一具望眼镜。

说加兰德和吴天成是同学,那是因为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入航校的,而且在沈阳航空兵学院内,两国学员是在一起共同授课不分彼此,你学了多少我就学了多少,当然那主要是指空战理论以及驾驶老式飞机时的经历,在此之后由于德国人定购的J-2已经开始量产,双方才不得不分开授课。

在那段时日里,虽然有语言上的障碍,但吴天成还是交了不少的德国朋友,加兰德就是其中之一,想当初加兰德满脸兴奋的跑到吴天成那里,告诉他的中国朋友自己飞上新式飞机的时候,吴天成别提有多羡慕了。想想那个时候,听到加兰德描述他所驾驶的新型飞机时,吴天成恨不得自己也能跑过去飞两下,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那个时期,整个航校的中国学员几乎都要把校长室的大门给敲坏了,“我们中国人自己造的飞机,为什么反而先要保障给德国人?”这是每一个学员的心声。不过经历了朝鲜的空战,见识过J-1威力的学员们,在回到航校后,那样的想法就根本不再存在了,J-1那过分的强悍,早已经深深的扎根在那些学员的心中。

曾几何时,原本自己做梦都想开上的J-2,现在在吴天成的眼里已经算不了什么了,经过多次长空血战早已经成为王牌飞行员的他,太了解两种战斗机之间的差别在哪里,如果仅仅是演习的话,双方也许还能够过两招达到互有胜负,但在实战中J-2是比不上J-1的,两者的综合性能差距太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只卖J-2 给德国人了。

准备交战的双方已经各自向相反的方向飞了近30公里,随着坐在驾驶着H-1的乌德特身后的谢总传出了演习开始的命令,两位代表着各自空军年轻一代的家伙,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得到开始信息的加兰德先来了两次深呼吸,好让自己放松一下,现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好朋友是极难对付的,从对方机头的处画着的红色狼头,以及座舱下那超过20颗的小星星,都告诉加兰德他自己,对面的那个家伙现在已经是王牌飞行员了。

为了双方比试的公平,在刚刚定下两人交手的时候,谢总就把两种战机的主要性能数据列出来,让他们两个相互了解一下,毕竟一但双方在战场上协同作战,飞机的性能立刻就会体现出来,这个时候公布一些模糊的数据,并不会影响什么。

此时的两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如何能够扬长避短,将会成为两人胜负的关键,虽然吴天成已经是王牌飞行员了,但是他的飞J-1的时间和对自己飞机性能的掌握程度,要比加兰德弱。而相对加兰德来说,则是缺乏那种实战经验。因此从飞行员的得分上看,两个人是半斤对八两,差不了多少,接下来就要看双方怎样去发挥自己飞机的性能了。

吴天成非常想能够跟往常一样,依靠自己飞机的高空优势,给对方以致命的打击,要知道J-1的升限足足要比J-2高了有1千多米。但是早就已经接到了不能过多暴露J-1极限性能命令的吴天成,现在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实战经验和速度优势了。

5000米高空中相互接近的两人,在进入目视距离后,不约而同的都开始加速爬升,这个时候谁能够先一步占领制高点,抢先进行俯冲,就意味着谁先得到了第一次的进攻机会。双方战机那出色的爬升能力在这里显现无疑,但不管怎样比起高空高速能力,J-2毕竟还要差一些,吴天成如愿以偿的抢到了第一次的攻击机会。

吴天成到达攻击位置后,立刻压下自己的机头,就像平常跟日本人作战一样,?“肥鹰”再一次向着他的猎物飞去,但是J-2可不是日本人急忙搞出来应急的货色,它与J-1没有质上的差别,甚至在很多方面比J-1还要出色,再加上驾驶他的是一个对其痴迷到不能再痴迷的飞行员,这所有的一切都注定了日后名扬二战的“血色飞狼”吴天成,这次肯定要无功而返了。

加兰德看着对面高速俯冲而来的吴天成,当时就被J-1所显示出来的那种性能吓了一跳,虽然已经知道了那架飞机大概的性能数据,但是当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居然能够飞到如此程度时,那种惊讶是不言而喻的。

说实话加兰德第一次看到J-1就是在沈阳郊外的飞机场,J-1那过分粗壮的机身让所有的德国飞行员都目瞪口呆,他们很难想象如此笨重的飞机是怎样取得那样辉煌的战果的,但高志航座机上那硕大的虎头和超多的星星,明明白白的告诉这些德国飞行员们,这架飞机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惊讶归惊讶,凭借着严格刻苦的训练,加兰德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改变航向,就一定会让J-1咬住自己的尾巴,那样在第一个回合自己就将处于劣势。面对着如此的情况,加兰德在第一时间习惯性地压下机头进行俯冲想就此摆脱粗壮的J-1。

但加兰德忘记了谢总给的数据中,J-1的俯冲性能在J-2之上,只是那么一会儿,吴天成又咬上了他的尾巴,眼看着就要糟糕了,在紧急之中,加兰德利用降低的高度向左一翻一加速,J-2立刻利用自己优良的低空机动能力让后面的吴天成冲过了头,躲过吴天成这次攻击的加兰德,感觉浑身上下都出了一身冷汗。

现在的情形变成了吴天成被加兰德咬上了尾巴,发现自己失去了目标的年轻王牌立刻就判断出,自己的德国同行很可能已经快要到达攻击位置了,想都都没想,凭借着大量的实战经验,吴天成马上加速摆脱。

刚刚机动到吴天成身后的加兰德还没来不及锁住前面的J-1呢,就看到前面的吴天成一个加速,J-1立刻轻易的就摆脱了他的咬尾,年轻的德国飞行员看着扬长而去,根本就不跟自己做过多纠缠的吴天成,这次的模拟空战想要获得胜利实在是太困难了。

不过在天空中根本就没有时间留给加兰德去发感慨,甩掉身后的德国人,吴天成拉高机身以速度和快速俯冲再进入J-2后半球,又一次咬上了加兰德的尾巴,已经见识过这招厉害的加兰德,在很短的时间内想到了应对的办法,只见他一抬机头加速爬高,这下J-1因粗重的身体使得高机动时,大仰角爬升率比J-2低的劣力显现出来,加兰德又成功的摆脱了吴天成。

双方接下来的战斗毫无悬念,因J-1的高空能力、飞行速度和俯冲能力在J-2之上,能轻易就进入加兰德的后半球,但在中低空中的机动性能和爬升率不及重量比自己轻的J-2,根本不能制其于死地(在德国人面前,很多性能优势不允许体现);加兰德则利用自己飞机的机动能力不跟着吴天成的思路走,J-1一进入自己的后半球,他就立即机动爬升不让吴天成咬住自己,尽量地在低空中飞行,等着J-1下来。

但吴天成同样深知自己爱机的缺点,也决不进入加兰德的圈套,完全采用一沾即走的方法,一但俯冲攻击后被J-2摆脱,自己就或加速或俯冲,不让加兰德有机会咬自己的尾巴。面对着如此作战的吴天成,加兰德是有力无处使,空有一身空中格斗的功夫,但就是用不上,只能依靠自己的技术和J-2优良的机动力,不断的摆脱、不断的试图咬住J-1,但是两种飞机的性能差距,决定了只要吴天成不改变作战方式,加兰德就根本不可能对其产生威胁。

可说两种作战方式不同的战机,最终是靠着飞行员的技术打了个平手。

虽然最后两人交手的结果以谢总宣布“平手1而告终,但是通过这场单机对抗,还是让双方的飞行员感觉受益良多。两个不同国度的飞行员,两种不同的飞机,两种不同的空战理念,通过这次对抗展现得淋漓尽致。

对于这次空中对抗以及两种飞机和战术的描述,乌德特曾经在他的报告里写道:“……双方模拟空战最后的结果虽然是以平手而告终的,但是以我多年从事飞行的经验来看,如果去掉飞机的因素,中国人的空战理念更适合实战。在空战中抢占高位,凭借着高空、高速性能进行俯冲攻击,一击不中便立即脱离,这种战术看似简单却极其实用,在战场上过多花俏的摆脱动作,不一定会带来与之相匹配的结果,特别是在大型空战上。

我们的飞行员习惯于过多的应用自己的缠斗技术,与对方进行近身交战,这样的战斗方式如果是在单机比试,或是小规模空战时也许还不错,但如果进行的是大编队空战或者是与僚机协同作战时,那么他的弱点便暴露无遗,战术过于复杂……

而在飞机方面,我们原本看不上的J-1,只有真正看到它的作战飞行时,才能明白它的性能到底有多出色,也许小范围的低速机动性差于Me109(这时的J -2已经授权德国制造,历史是如此的巧合,德国人恰恰把它命名为Me109),但是在其他方面就不是Me109所能够比拟的了,特别是它的战场生存能力。一次意外中,我进入了中国空军的战地机场抢修中心,在那里我看到了一架几乎快被地面炮火打得面目全非的J-1,但令人震惊的是,即使是这样日本人也没能够把它打下来,那完全是凭借着飞机优良的战场生存性能飞回来的,它实在是太结实了。通过加兰德与中国最年轻的王牌飞行员MS。吴的模拟对抗表明,如果是在实战中,那怕是新手驾驶的J-1,Me109也会被J-1那强大的火力在空中撕成碎片,而Me109却只能为J-1添上几个伤口……”

最后:依照狂徒原定的计划,在日后会将二战的开战时间拖延到1943年,而且狂徒执意要在日后与美国在太平洋上发生冲突,这与本人的观点恰恰相反。就本人认为在日后的太平洋上根本不用参与,占领关岛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同美国人在二战中兵戎相见。而且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即使超常规发展在1944年应该还没有当时美国的1/3,在战争中比的就是经济实力,虽然可以通过在战争初期保持中立大卖军火,但终归并不是最好的选择,缺乏理智。

但是狂徒曾言,他写这本书就是为了主要描写日后中国在二战中的表演,而太平洋上的海战更是其中的重点,当然前期是看日本人的表现,直到后期才与美国发生对抗,因为那时美国人发现日本人背后有中国的物质支援。而且狂徒表明,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和完美的事,在20多岁回到过去的主人公们更是如此,以他们当时所受到的教育不可避免地会把美国当成潜在的敌人,中美之间的冲突在一方面讲很大程度上是人为的,可以说是决策者们的执著,也是他们自己的历史局限性所在,特别是朱广辉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人没有完美的,世上不存在不犯错误的人。当然如果依照狂徒的计划,那时美国的总统将会是杜鲁门,比起罗斯福当政,中美两国的冲突发生的机率暴涨,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至于其他的内容在这里恕我不能继续透漏,也许大家会感到很没有头脑,总而言之两个人的观点在于二战的时间能不能向后推,中美之间到底应不应该爆发战争,呵呵,希望书友们能给个回答,毕竟这里两个人的差距太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