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二章

“哎!那家伙可是作好人了,反过来我们倒成了顶缸的,你看看这些报纸上写的,人家现在可是救世主1看着手中的报纸,段飞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着坐在他对面的王恩强说道。

“呵呵,不过,他说得也没有错啊!我们的确几乎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城市和各大生产基地了,如果是少数民族聚集区也能够下大力气,反而对于那些远离城市的县城放松了监管力度,这本身是我们的失职。原本想经过上次的事件,那帮家伙们都能长个记性,现在看来‘天高皇帝远’的想法可是很有市场的阿!

老怪这次的动作等于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你没看他怎么说的吗?那家伙都已经在说,他自己仿佛生活在日本人统治下的伪满洲国了,看来这次他在下面看到了太多我们没有看到的东西。不过想一想也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的观念和习惯,我们却想要一下子改变过来,其实根本就不符合实际,就像他自己所说得那样,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此我打算扩大我们督察处的规模,当然也不可能太过分,毕竟还是要保证重点的经济建设,不会影响到你那方面的,不过就是要你多花点钱了,现在人手上面我们还不够,哎,其实这种事情最好是那些老前辈们来处理,肯定要比我们想得周到的多了。

现在暂时就这样办吧!到时候,把人放出去,让他们在我们自己控制的地域里,来回的转悠。当然,为了能够造成更大的影响,我们可以先把辽宁省作为试点,把整个省过一遍,架势摆足了,以后放下去的人才好办事儿。”王恩强低声笑了两声,对段飞羽说道。

“我想得跟你一样啊!几千年来封建统治,给中国人的观念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不是我们这帮人能够用几句话解决的,当时的确有些太天真了。中国人官本位的思想过于浓厚,要想能够真正的改变这种状况,估计需要通过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完成,甚至是几代人的努力。我跟你的想法一样,要是老前辈们现在能够来处理这方面的事情,的确是最适合的。不过看现在的形式想让老前辈们过来,难呐!

至于你的计划我看可以,这个时候也就只能这样了。你肯定知道得比我还多,现在下面的事情不好办,梁奸商去了美国,老怪现在还不回来,剩下的人已经开始去执行‘封神’了,就我一个人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现在可是头疼死了,当然,你小子身上的担子也不轻啊#”段飞羽一脸苦哈哈的抱怨道。

一旁的王恩强也只能报以支持的微笑,对于段飞羽的抱怨,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整个的北方政府几乎就是靠段飞羽一个人在支撑着,从他那发黑的眼圈就可以看出来最近他到底有多忙了,不但要管理好内部的建设、对外的联系,还要准备好大量的物资用于朝鲜战场,武器的生产、经济的发展与对外的贸易,同样让他头疼的可以,而其他的人几乎都有自己的任务,现在谁也帮不了他。至于自己这方面,其实工作量反到没有增加多少。

“段部长,原来您在这里啊,我这次是被赶回来向您报道的。”就在段飞羽还在诉苦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董启斌那个家伙回来了。

“哟,你不是跟着那位麻烦大王的吗?怎么,被撵回来了?”段飞羽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司令说,您此时一定在抱怨手底下没人,这不,就把我打发回来了1第一眼看到段飞羽,董启斌就明白这次他的司令肯定说对了,段部长现在的境况不是很好。

“那家伙还知道想着我,他倒是痛快了,我们现在还要给他收尾巴,头疼啊!对了,启斌兄,赶快坐下,给我们说说你们在下面的收获如何?毕竟,我们并没有亲眼看到下面发生的一切。”段飞羽说道。

董启斌自然明白段飞羽指的是什么,他不慌不忙的坐在一边,拿出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见闻纪录,分成两分递给了他的两位上司。随着时间的延续,看着手中的材料,两个人的脸色越来越沉,真实的情况远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糟糕,以他们这群从21世纪回到过去的人的眼光,现在的情形已经到了不处理不行的地步了,最起码从董启斌的报告上看是这样的。

等段飞羽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向给人十分平和、风趣的段部长,在他的双眼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丝杀机,这是董启斌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明白现在段飞羽处境的朱广辉,在把董启斌重新派回到段飞羽身边的同时,并没有继续在中国北方的广大农村里逛游了,他想让自己转一转心情,再这样下去,没准儿自己只会陷的越来越深,那样的话想要跨越自己面前的那到坎,还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朱广辉开始了他在东三省各大重工业区的探访,仿佛完全是两个天地,在同一个省内竟完全存在着两个不同的世界。城市里四处林立的厂房,大街上熙熙攘攘来回穿梭着面带笑容的行人,这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朱广辉现在的这里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鞍山、大庆、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等等几处地点,让朱广辉切实地感到了他们发展的脚步。但是只要想一想自己之前所见到的那些东西,他的心便始终是热不起来,这个时候的朱广辉对于自己的情况实在是太清楚了,在不知不觉中他越陷越深,一头钻到牛角尖儿里想要再出来可就不那么容易。

“先生,这是您的电报1魏晓东拿着三份刚刚秘密送到的电报,走到朱广辉的面前。

此时的朱广辉,正在鞍钢二期建设工程的工地上,冒充工程师的他已经在鞍钢停留了3天,看着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炉,朱广辉自认为在这里他的心情要好很多。

朱广辉一边提醒着魏晓东带好头盔,一边接过电报仔细的看来起来。第一份,是从朝鲜来的,看了两眼之后,他直接拿出自己的钢笔在上面写上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1,算是作为对孙立人他们的回答。在朱广辉看来,既然已经把后方的情况讲明白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干预前线的指挥。

第二份电报就是德国人要求能够让自己的飞行员在中国取得实战经验,说句实话,朱广辉早就在打那些德国飞行员的主意了,但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还要往后拖一拖。

至于第三份,则是吴亮他们几个发过来的,写了两句客套的话后,在电报的最后有一个倒写的英文字母Y,看到这里的朱广辉禁不住大声吵吵了两声,还好这是在工地上,别人根本就听不到,要不肯定以为他是个疯子。

###################################看着眼前的景象,钱学森已经根本发不出任何感叹了,这一路上带给他的惊讶实在是太多,多到他再也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词汇,在头顶明亮的灯光下,他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四周的一切……

1934年3月钱学森放弃了即将到来毕业考试,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北京,朱广辉在北大的演讲杀伤力实在是太大,在得到那所神秘的大学即将从外面征召第一批学生时,钱学森激动得夜不能寐,终于经过了层层的考核,他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这个神秘的殿堂。

“好了,从这里再往里走就是隔离带,大家在这里要把自己身上所的东西换下来,我指的是从里到外都要换,你们自己的个人物品,不允许有任何一样可以带进去的,不过请放心,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保证不会让大家担心的。在这里我再强调一遍,再往里就是我们的最高机密,我不希望到了这个时候你们中有人出现任何的意外。

前面的话就讲这么多,在我的两侧就是已经准备好了的更衣室,大家每个人有一个更衣柜,那里面有全套的服装,你们带来的东西也可以放进去,我们保证不会丢失任何东西,现在大家就赶快开始吧!一会儿,我还要带你们去熟悉一下里面的环境,15分钟后我们在这里集合,男左女右,请大家加快速度。”早就已经换好了一身行头的田宇,在基地的主干道口对这第一批能够进入这里的学员们说道。

经过近四周的军训,让这帮刚刚从国内各大院校毕业,或是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学生们早就已经养成了很好的时间观念,不大一会儿工夫,近400人就已经完全收拾利索,为了严格的保密,在真正的进入基地以前还要经过3~4道检测,费了好大的劲,这群从21世纪归来的人终于可以正式开始期待已久的计划了。

经过层层的保安系统和严密的检查,第一批数百个幸运的年轻人坐上了通行车,进入基地内部。路上换成了吴亮来给大家介绍这些过分先进的东西,对这群年轻人来说,此时的经历就仿佛是进入了外星人的地球基地一般,这里跟自己所生活过的地方完全是两个世界,经过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简直就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真是期待以后我们能学到的知识阿!只要随随便便从这里拿出去一样东西,并且完全的搞清楚,再发表几篇文章,想要得个诺贝尔奖简直是太容易了,难怪保密性要求的那么高。哎,这里的东西至少要领先外面半个世纪。”一下子扑到自己刚刚分到的床铺上,袁绍文一边把弄着自己领到的军用电子表,一边对他下铺的钱学森说道,从军训开始他们两个就在一起了。

“呵呵,是啊9记的我们进来前的那次对空导弹试射吗(老式红旗-2)?飞得那么快的飞机,轻轻松松就被打了下来,那要多少个相关的专业合作才能办到阿1显然钱学森也是同样认为的。

“怎么能忘了呢!对了,你不知道,我刚才领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刘教授说了两句话,要是你知道了,嘿嘿……”袁绍文一下子把他的脑袋从自己的铺上伸下来说道。

“不用这样掉我的胃口吧!我们两个的感受肯定差不多的。”钱学森说道。

“哎1袁绍文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今天刘教授是刚刚到这里的,李老师那时正在向他报告导弹试射的事,刘教授接下来冒出来一句‘那样落后的老古董还不如改成对地攻击的,又粗又笨对空用了还浪费……’,后面的话我就再也没有听下去了,呵呵,那居然是最落后的,真不知道再先进点的是个什么样子。”

“怎么,你应该高兴啊!这样你会更有动力,去创造更好的飞机,从美国回来的你,不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吗?还记你当初报名时当着我们的面说过,一定要造出世界上最好的飞机,要不你就小心让我们这些未来搞火箭的,把你们一个一个全都打下来。”

“什么?你想的美,决不会让你们打下来的。不过至于要造最好的飞机,呵呵,原本我以为美国的飞机制造业是最好的,但是看了我们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战斗机以后,我立马有了一种坐井观天的感觉,那只能算是小子狂言1袁绍文一想到自己当初的豪言壮语,就有点脸上发热。

“以后的事情可是说不定的,既然我们能够来到这里,就证明每个人都可以完全展现他自己的价值。换句话说,我们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有一个全新的天地,你总不会认为几年以后,我们看到的那架飞机还能是最先进的吧1钱学森说道。

“那怎么可能,要不我还来这里干什么,直接去沈阳的飞机制造厂算了1袁绍文回答道。

“太激动了,看来今晚的觉是睡不成……”

与袁绍文和钱学森差不多,所有刚刚来到这个新世界的年轻人,第一天晚上根本就兴奋得睡不着觉,在吃早饭的时候大家全都挂着两个黑眼圈。

摆弄着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朱广辉正在为他的第一次大课作准备,原本只打算看完导弹试射就跑的他,愣是让吴亮以“废物利用”的理由留下来代课,最起码两个礼拜内是逃不了了。

随着对面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朱广辉的第一堂多媒体教学大课开始了。

“不用这么惊奇吧!我记得大家在军训的时候,好像就已经对各种科学技术的未来发展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嘛!计算机的发展过程(当然是被修改过的),大家应该都了解的。好了,现在我们废话少说,看着你们眼前的电脑,跟着我做,先开机……”

“现在看着我前面的操作步骤,大家一起一步一步的来,如果我动作太快或是没看明白可以提问,要不看你们手中的讲义也可以。”

朱广辉几乎是手把手的开始教台下的学生们使用他们带来的电脑。因为这是所有一切的基础,但又不一定每个人都要了解得很深,所以大家对朱广辉的要求就是进行计算机的使用扫盲,和对未来的多学科协作有一个大概的介绍,其他的人则抓紧时间准备自己的课程。经过前一段时间在军训中穿插的讲座,让那群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明白,他们有些过于低估了自己的老前辈,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所有的进度都要提前。

“老怪,第一节大课你已经上完了,感觉怎么样?”田宇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

“你们都知道结果了,还来拿我寻开心,我都不知道回答了多少个问题,你们不是说已经都把大概的介绍完了吗?”朱广辉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先歇会儿,此时的他是一句话也不想说阿!

“小朱,你可真行啊!最起码还能保持常态,我当时知道那几位大人物在里面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总在一旁风趣地说道。

“呵呵,也是,想一想还真有意思啊!对了谢总,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他们可是够倒霉的,居然在第一次驾驶J-1上天就被撞下来了,经过心理治疗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吧1朱广辉强打精神问道。

“学逵来过电报,还真别说,你的心理治疗效果不错,他们已经过了那一关了,正好让我们留下来准备驾驶H-1,现在的H-1已经有两个中队了,陆航、陆基海航各一个中队,那两个家伙作为各自中队的代理中队长,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陆航的应该很快就可以投入实战了。而为海上作战准备的,还要等如海他们的鱼雷测试完成后,才能进入实战,不过两者相差的时间不多,本身就是设计完成好的成熟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问题的。”谢总说道。

“那就好啊!日本人的海军给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1朱广辉感叹道。

“小朱,德国人要求让他们在我们这里的空军,以志愿者的名义参战,我听说这个要求你可没答应啊1谢总的话明显带着疑问。

“谢总,您就放心吧!德国人的空军跑不了的,我要是一下子就答应,那就太不合适了,德国人一定还会再来的,取得实战经验对任何一支空军都太重要了,特别是换装新式飞机以后,在实战中检验自己的能力是最便捷的方法。”朱广辉十分自信的说道。

“哦!只要你有把握就行了,我们现在合格的飞行员太少,这也是没办法。我刚刚从那边回来,这次就是来加快俯冲轰炸机投入实战的进度的,现在日本人已经开始换装飞机了,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依靠飞机行员的优势,以及飞机制造能力上的优势,他们就会有能够跟我们在空中抗衡的能力,就算我不是个搞军事的,也看得出来,一但真的如此,大战就离我们不远了1谢总一提到日本人就有些不自在。

“谢总,您说的没错,以日本人的民族秉性,要是不来报复是不可能的,路上他打不过,空中也不可能,能够保持他们自己那一侧的制空权就不错了,要想报复我们只能从海上来,这是他们唯一占有绝对优势的地方,也是我们最担心的啊1朱广辉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

“对了谢总,我上回听你们说我们的老式地空导弹红旗-2,可以改成对地攻击的?我们可不可以用来打击日本人的航空母舰,说白一点就是摧毁它的飞行甲板,哪怕是延缓敌人飞机的起飞也好啊!那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展开对舰攻击了,您看呢?”说着说着,猛然间朱广辉想到了基地里有很多淘汰的老式地空导弹,为了保密是不可能用在陆地上的,但是如果攻击海上目标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大不了掉到海里,只要不泄密就可以。

“嗯……,地空导弹是预制破片,红旗-2的弹头载量是200公斤,共3600片预制破片,如换成带400颗1斤重钢珠的弹头,再用我们的预警机制导,在航母甲板上空爆炸, 400颗钢珠高速飞行所产生的动能破坏力,将在日本人的军舰上得到最完美的体现,日本人现在的航空母舰甲板还不是都有装甲的,挨上了就够他受得,而且那些停在甲板上的飞机也绝对不会幸免遇难,你的主意真不错。不过就是我们的操作人员不够,最起码至少要分两个波次进攻,而且因精确度的问题,算一算每次至少要 30枚导弹一起发射形成一个天网才能达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人员上我们恐怕达不到。红旗2改成对地导弹,它的射程也不会超过160公里,还要必须布署到沿海地区,它的保密性要求太高了,现在这个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谢总明显已经动心了,但是一想到保密工作上的要求,让他不得不打退堂鼓。

“呵呵,谢总,您可是忘了我们的生力军哦。别忘了我们这次所执行的‘封神’计划中,全部第一批的学员可都见过导弹发射时的情景,他们在来这里之前已经不知道被审核了多少次了,在保密性上您难道还会操心吗?而且就个人我认为,如果让那些所从事专业,未来会与航空方面有关系的学员参与进来,借此机会他们能通过实践学到更多的东西,在整体上就会让他们对自己所从事的专业有更好的认识,您看呢?”朱广辉笑着提醒谢总,他居然忘了自己手底下刚刚分来的学生。

“哎!你看我这记性,真是拿着金饭碗去讨饭吃啊!我怎么就把他们给忘了呢?不错接着这个机会,到真的可以给他们一个深刻的印象。”谢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

“不过,别我们都准备好,日本人反而不来,那不就白费功夫了?”谢总接着问道。

“您就放心吧!狗改不了吃屎,他们要不来就不是日本人了,这次一定要打的日本人以后一想起来就怕。”朱广辉说到最后,整个语气都变了。

“对了,谢总,您曾经在德国流过学德语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这次从德国来了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恩斯特。乌德特上校对于这个人,想必您不会陌生吧?”朱广辉笑着说道。

“恩斯特。乌德特?他已经来了吗?他现在在哪里?那可是我的偶像级人物。”一听到居然来的是哪个人,谢总的两个眼睛都冒光了,在一旁听到谢总居然用“偶像”来形容。吴亮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就让他一口给喷出来了。

“他已经到了就在沈阳,现在和那些德国飞行员们在一起,要是我估计得没有错的话,这次他肯定是代表希特勒或者是戈林来再次请战的,这个时候只要我等到从德国来的电话,高志航发愁的问题就被解决了。不过谢总,您就是想去沈阳,也一定要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啊!别到时候日本海军来了,我们这里还没米下锅呢1 朱广辉意识到要提醒一下他的这位长者。

“你以为我是你们你年轻人那么毛毛糟糟的?我办事,你们就放心吧1谢总现在满脸兴奋的说道。

看着现在心根本就不在这里的谢总,朱广辉和吴亮相视一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在基地的日子过得很快,随着自己课程的结束,朱广辉借着段飞羽在北京找他有事的名义,和谢总一同离开了基地。那段当老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苦不堪言,很多同学的问题他根本没法解释,要不是早就已经制定了相关的规定,很多问题是不允许问的,朱广辉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麻烦大王,您可算是想着回来了,我这里发过去的电报可是不计其数,你小子是不是就当没看见呢?”段飞羽看着刚刚下了汽车的朱广辉说道。

“我在基地没收到电报啊!田宇他们根本就没有通知我,我要是知道你在找我,我早就跑了,你以为我在那里过的舒服啊,那简直就是一个免费的长工。这次我还借着谢总要去沈阳,以你要找我回北京议事的借口才逃出来的。”朱广辉听到段飞羽的话后,认为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

“那帮混蛋,早知如此给你的电报就用加急、加密的,真没想到那帮家伙一看不重要,居然都没给你看。”段飞羽一脸悔恨的样子。

“哦,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我们边走边说。”朱广辉都已经进入大厅了,才想起来问段飞羽到底找自己干什么。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这次你需要再去一次北大,为我们好不容易剪切好的抗日救国军纪录片做宣传啊1段飞羽笑着说道。

“什么?”朱广辉此时有一种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感觉,他实在是太不走运了。

“你们放电影,难道非要让我去吗?”此时的朱广辉还不死心,一边拿着自己的东西他房间的方向走去,一边询问道。

“你不去谁去?梁兴现在人在美国,其他的人也都各有任务,再加上你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老怪,你去是最合适的。今天晚上就将在北大开始放映第一集,吃完晚饭我们两个就过去,北京各界的名流基本上可都请到了,那可是大场面,我们就一块也去接受一次教育,看看李道诚他们剪辑合成后的效果如何1段飞羽看着一脸老大不乐意的朱广辉说道。

“哦,已经全部剪辑完成,开始连续播放了?”朱广辉问道。

“差不多了,现在做完的只是前两集,就是二师血战集宁的那一部分,还有一师演习的那一部分,其实最耗时间的就是刚开头的那一段,为了营造恢宏的效果,可是好不容易拼凑出来的。我大概看了一下,要是我们自己人看的得话,那可就漏洞百出了,但是对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绝对看不出问题的,你不知道董启斌看完后可是好几天没见到人影,等我再看到他的时候,那家伙两个眼睛都肿了,你就想想效果如何吧1段飞羽在讲到董启斌的时候,根本就忘了当时他自己不也同样如此吗?

“你真的打算现在就放映彩色有声教育片?相信等你放映完,就要考虑日后的销售问题了,现在的片子都是黑白无声的,而且看起来还一跳一跳的,就跟木偶戏一样。”朱广辉从段飞羽说话的语气中听到一种伤感,他立刻转移了话题。高峰他们用自己的特种兵数字装备纪录的战争过程,朱广辉早就已经看过了,凡是看过那部片子的人,要是还没有什么感慨,那只能说他不是人。

“放心,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跟德国人搞全面的合作,这个时期德国人的影像技术可是最好的,胶卷等光学成像方面借助他们的力量到还好说,关键是声音的带入。我正想找你商量呢,如果出售这类高附加值产品,将必然会泄漏一些高级的技术,那都是可能运用到军事上的。

想当初大家在这方面的决定有些过于笼统,真正操作的时候才发现有很多的问题我们当时没有考虑到,现在这件事情就要你来拍板了。”讲到自己日后的经营理念,段飞羽便想到了眼前所面临的难题。

“不会吧!你知道我现在的状态的,患得患失的朱广辉想出来的办法可就要差远了1朱广辉诙谐地说道。

“你行了吧!有主意就说,算是个建议还不行?”段飞羽白了朱广辉一眼说道。

“好,好,好,段大管家,我说还不行吗?我的意思很简单,还记得我们那个时代美国人的发展策略吗?其实我们如果能够保持稳定的发展下去,根本就不怕别人的超越,双方在科技发展上的差距太大了,你总不能让世界上其他的科学家都死光吧,就是你现在不卖日后别人也会自己发展的。

至于有些方面,的确可能会导致整个世界文明的大跨步发展,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不能总违背事物本来的发展规律,核武器上倒是可以做一些手脚,其他的还是按照这个世界原本的运行规律办吧!你看我们的药品和化妆品等等的,不就已经卖出去了吗?”朱广辉讲了一个大概的方向,这方面他虽然知道一点东西,但也只能算是半瓶子水,到底怎样,还要看段飞羽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为了保持未来的超高速发展,我们就要有大量的金钱和物质基础,但是以现在的中国不论怎样也无法达到我们的要求。这样不可避免的就是,我们要向外出售一些在这个时代来讲是十分先进的东西。

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汽车行业,在这个时候发展汽车制造业可有超高的利润啊!我们手中掌握的发动机制造技术,以及其他的应用在这方面的知识,必将能够令我们垄断高档汽车市场,这是其他的竞争对手无法阻止的,但同样的我们在这方面泄露出去的技术,肯定会推动整个相关行业的进步。照这么发展下去,再过上几年的天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记忆中的二战要估计彻底变样吧1段飞羽笑了笑说道。

“你也不看看我们卖给德国人的武器清单,我们早就在改写世界文明的进程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凭借着在科学技术上的优势地位,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垄断部分行业的市场,为我们赢得大量的发展资金和所需要的一切,而我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推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这是根本就无法避免的。

事实上只要仔细的思考一下,我们在这个方面一点也不吃亏,跟德国人的合作不就是如此吗?即使没有我们,德国人依靠其自身的力量一样可以造出J-2,不过性能上可能要差一点。

因此,就我个人认为,你完全没有必要对未来产生恐慌,只要我们自己真正的发展强大起来了,还用顾虑那些吗?当然,依照现在的情况,我们还是要有所收敛的。在关键的行业领域内,只要卖出去的东西始终领保持先整个世界5~10年就可以了,这样既保证了自己的安全,还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至于其他关联性不大的行业,可以适当的放宽松一些。”朱广辉推开自己的房门,走到窗子跟前说道。

“呵呵,就是啊!看看现在的那些德国工程师,要是我们自己手中没有东西,就是求爷爷告奶奶的,人家也不一定想来。可是现在呢?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不就是因为我们领先很多嘛!那些从苏联来的家伙们也差不多,一开始一个个牛得要死,等看到我们的发展后,现在不都老实了?

为了让其他的人腾出手来进行‘封神’,此时我们的重工业就几乎是完全靠这帮人在撑着,从效果上看还是相当不错的。要是你手中没有那些东西,人家不闹事儿就鬼了。

如果真的能够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中国以后必将会成为一个吸引各类人才的大磁石,那时我们自己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快,进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呵呵,现在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段飞羽说道。

“喂,我说大管家,那是以后的事情,本人的肚子现在可是在造反呢,你要是再没有解决的方案,估计晚上就只能是你一个人去了。”此时又累又饿的朱广辉向段飞羽抱怨道。

“还想逃?你想的美,饭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下去吧1段飞羽一边挖苦着朱广辉,一边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