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三部
第一章

“ 哎1刚爬出飞机,李桂丹就将自己的飞行帽摘下来,狠狠地甩到地上。

“喂!我说你用不着这样吧1刘粹刚下了自己的飞机,慢步向李桂丹走了过来。

“不这样?那还能怎么样啊!日本人的飞机就像蝗虫一样,而且还是不太差的蝗虫,这已经不比过去了。对面现在用的飞机虽然跟J-1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段,但不论火力还是速度,最起码也对我们产生了威胁,还全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打不过了也不逃……”李桂丹嘴上这样说道心里却想着:“如果不是要带着那些菜鸟,凭自己的技术自己还不打得小日本们满天开花了,那象现在这样缩手缩脚的。”

“行了,你就别再不满意了,小日本的小鸡能逃得过我们的老鹰吗?你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不如说你追赶高师长的步子又放慢了,兄弟你已经是击落排行榜上的2号人物了,还不知足啊1刘粹刚实在是太了解李桂丹了。

正看着自己喷绘着修罗图案的爱机,被说中心事的李桂丹不由看了看坐舱下喷着的三十四颗星星,“总有一天我会超过的1机上的修罗图案是谢总听到日本人称李桂丹和刘粹刚这对黄金搭档为修罗和夜叉后,请人在他们两个的飞机上专门喷涂了修罗和夜叉的图案。当时那可是名振整个空军,接下来大家都有样学样,自然只有击落排行榜上前10的人物才好意思往自己的飞机上画图案,其他人就是想也没有哪个脸面去干。

“就是,李哥,要是您都这样了,那我们这帮菜鸟还飞不飞了阿?”走下自己的战机,吴天成早就听到了李桂丹的抱怨,半开玩笑的走了过去。在年轻的中国空军中,几乎所有的飞行员年纪都不大,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很容易打成一片,不论是击落敌机还是自己被击落,所有的人都一同总结经验,从胜利或是失败中不断的前进。

“菜鸟?我说吴天成,好好看看你飞机头上的那个血红色的狼头,还有下面那一排排的星星,你要是菜鸟,那我们又算什么?你……,呵呵1立即转移阵地的李桂丹看着吴天成一尴尬的表情,说着说着自己就乐了。

“对了,我说天成,高师长跑到哪里去了?你小子可是跟着我们插队好几天了。”刘粹刚对这吴天成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听谢总打电话说,高师长很快就要回来了,就在这两天。”吴天成双手一摆作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姿势。

听到自己的偶像加上级马上就要回来了,李桂丹禁不住在自己的心里面叹了口气,“师长一回来,想要超过他,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该死的小日本,总是4、5架缠我一架,还不敢跟我交手,要不我不早就超过师长了?哪怕是一天也好啊1

李桂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高志航要比他头痛得多了,由于近段时间接连的恶战,使得J-1的出勤率已经是越来越低了,虽然仅仅在第一次碰到日本94式的时候被打下来两架菜鸟,但是在日军不计损失的疯狂中,很多J-1都多多少少带了点伤,这让既缺飞机又少合格飞行员的高志航很是无奈。

也许飞机还能够赶时间但是飞行员的培养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杀鸡取卵的事情是不能干的,让一部分优秀的航校学员提前毕业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的日本人凭借着自己唯一的数量优势,正在一步一步的蚕食着中国空军的活动区域。

就在高志航拼了命努力奋战的时候,一纸调令将其召回沈阳,刚刚接到消息的高志航十分的不明白,眼下正是自己这些飞行员们血战的时刻,干吗在这时非要自己开着座机回去一趟,不理解归不理解,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反正在地面高炮部队的协同下日本空军翻不起大浪,带着一肚子的疑惑,高志航踏上了回国的路程。

一下自己的飞机,高志航便马不停蹄的感到了抗日救国军司令部,在那里等着他的,是抗日救国军副司令刘斐。

“怎么样啊!听说我们的老鹰碰上麻烦了1一见面早就已经相互熟识的刘斐开起了高志航的玩笑。

“老鹰?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全都在背后管我们的雷电叫肥鹰1高志航用同样的口吻回答道,由于J-1的外形实在是太丰满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从陆军嘴巴里面传出这样的外号,也就并不令人奇怪了。

“麻烦是有啊!日本人已经开始全面换装他们的新式飞机了,J-1虽然仍然存在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形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实话实说日本飞行员的个人素质要高于我们的,现在又拥有了新的单翼飞机,他们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已经可以与我们相抗衡了。”高志航继续说道。

“哦,我听说我们有两架飞机被击落了?”平常并不管空军的刘斐问道。

“嗯,是的,要不是日本人刚刚换了飞机想来找回面子,主动跑到我方的控制区域作战,那两架飞机的残骸可就成问题了。当然,被击落的那两架都是初次驾驶J-1升空作战的菜鸟,要不也根本打不下来。”一提到有被击落的记录,高志航就一肚子气。

“后来,日本人凭借着数量优势,每隔一段时间便对我方领空展开骚扰,如此一天之内总要来上个一两回,我们前面的飞行员和飞机就那么多,日子不好过啊1一想到前线咬牙坚持作战的空军弟兄,高志航就觉得心里面堵的慌。

“兄弟,放心,你们空军的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的,我这次代表朱司令把你从前线调回来,就是要帮你们解决这个难题的1刘斐笑着拍了拍高志航的肩膀说道。

“不过,有个好的对手不是更好吗,免得那些打惯顺风球的飞行员们整天翘着尾巴,自以为天下老子第一,有点警惕心也是好事,不要老靠着肥……哦,雷电的性能优势,朱司令也说过……”刘斐说道“先进的武器还需要与之相适应的人来撑握,无法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发挥大最大的功效,就跟没有差不了多少,非洲土人还用标枪、吹箭杀得英国殖民者满地找牙”高志航插嘴说出了朱广辉曾经说的话。

仔细想一想刘副司令说得也对,自己四十二架的战绩还不是有近三十架是从日本人的老式双翼机身上得来的,有个对手在屁股后面追着也好,这样才能逼得我们始终要向前跑,不能在原地踏步,看来回去后要抓紧新战术的研究,不能光靠雷电的性能优势吃老本了。

“唉,我还不是心急嘛,什么时候我们的雷电才真正全线生产呀,我听说德国人已经得到五十架J-2了,还不包括人家运回国的那二十五架。哦?你说什么,难道又要从航校调人吗?不行啊,现在的朝鲜已经不是练兵的地方了,光现在要维修的飞机就已经让维修组吃紧了……”

“放心吧!我们知道你担心什么,这次绝对不会动用航校中我们学院的力量。”再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刘斐着重强调了我们两个字,但是显然高志航并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意思,还是一脸迷惑。

看到这种状况,刘斐二话没说立刻一把拉起高志航的胳膊就往外走,还没有等高志航反应过来去干什么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刘斐拉到了门口,登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汽车。

“我说刘副司令,我们这时去哪里啊?您不是说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吗?这不是正机场的方向……”

“放心吧!到了你就知道了,耐心一点嘛1刘斐嘿嘿一笑说道。

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位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高志航只能老老实实的坐着等了!经过不长时间的车程,高志航同刘斐一起回到了他刚刚把自己的座机落下来的机场,只不过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整个机场的样子已经大不一样了,在停机坪上整整齐齐的停放着众多的J-2式战斗机,那一刹那间,高志航已经明白自己的问题是要如何解决了。

“老高!现在明白了吧1刘斐捅了捅傻站着的高志航说道,同时还示意他对面来人了。

“这,这……”现在的高志航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实话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想借用外国人的力量。

就在高志航的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的时候,一位德国上校已经快步的走到他和刘斐的跟前,举手敬了一个军礼说出了几句话,虽然听不懂德语,但是从那种语气与神态来看,眼前的德国人是很有礼貌的,也没有高志航印象当中那种德国人特有的傲气。

“志航,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德国空军代表团的团长恩斯特。乌德特上校,刚才上校正向你问好,对于你在对日空战中取得的优异战果表示祝贺。”刚刚走过来的谢总在一旁说道。

这时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平复过来的高志航立刻很有礼貌的作了回应,经过法国的留学生涯,对于欧洲他还是十分了解的,像当年一战中德国大名鼎鼎的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就是他心中的偶像,而眼前的这位恩斯特。乌德特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那可绝对是航空界家喻户晓的一战王牌飞行员,没想今天竟会站在自己的面前。

经过谢总的介绍,高志航才明白原来这些人也是刚刚到达飞机场的,在这里经过一两天的休整后,他们将随同高志航一同奔赴朝鲜战常还没有等几个人说上几句话呢,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就从他们的头上掠过,十几架高志航从来没有见过的喷涂迷彩涂装的飞机慢慢的降落到机场上。

这便是朱广辉宁愿减产J-1也要抢先制造的H-1型俯冲轰炸机,其为双座(除驾驶员外另带一名无线电员兼后机枪射击手),带无线电和敌我识别设备,起落架为回收半埋方式,以利于飞机迫降时保护机身。气冷式单引擎1850马力,超负荷运转时可达2080马力,发动机零部件可部分与J-1通用,机翼前部后掠角15度,四叶变距螺旋桨,采用12mm厚含有镁-铝-锂合金的防弹钢板将发动机和双人座舱包围起来,前后为57mm防弹玻璃,机舱盖可加附加装甲,后机枪为一门12。7mm的,机翼蒙皮采用高强度铝-锂合金,蒙皮使用焊接抛光,机身外表光洁,机翼上安装了俯冲减速板,以90度的角度撑开,可以获得负6G 的加速度。全金属机身,因大量采用铝合金防弹装甲使其重量空重4。2吨,最大起飞重量却有6。8吨,机翼2门23mm机炮(各备弹150发)和两门12。 7机枪(各备弹650发),翼展15M,机长11。6M,机高4M,机身下可挂弹500公斤或容量300升的副油箱一个,两翼可同时挂四枚125公斤炸弹或八枚50公斤炸弹,也可换八枚82mm或四枚132mm火箭弹。后机身装有五枚对空榴弹和五枚烟雾弹,如有敌机尾追,后机枪手按一个健,榴弹弹出,张开一个降落伞,离机150m(正常是发射后三秒)爆炸;烟雾弹除迷惑敌机外,也可在对抗地面高射炮时使用,夜间战斗时可换为十发照明弹。机内还有一支带三弹夹的折叠式冲锋枪和十枚卵形手榴弹,以备迫降时加强自卫。带一架照相枪,当射击时同时进行拍照,带弹航程850公里(加挂副油箱增至1040公里),航速 450公里/小时,升限6500M。

因驾驶系统不象J-1那样方便,同时生产的还有战斗/教练两用机。

另同时设计的专用于陆基海航的改进型,机体下部将可带450mm鱼雷一条(机腹挂雷处向内凹形成凹槽内,使得鱼雷半埋在机身内,有效地减少外挂带来的额外空气阻力),翼下保留的流线型挂架,在不挂鱼雷攻击时可挂炸弹或火箭弹,为其使用的空投鱼雷(900公斤)也已经研制出来正在检验中。因不能挂副油箱,两翼根处加装250升油箱,航程1125公里,为此23mm机炮在备弹200发后与原取消的12。7mm机枪可视情况换装,并取消了俯冲减速板,但在挂鱼雷后速度减为320公里/小时,航程920公里。

而计划中的舰载型则会在此基础加装离舰弹射装置、着舰钩和气囊(可在水面迫降时保护乘员),采用液压机翼折叠系统,翼尖同时削平,同时为了限制起降速度和改善低速度时的操作品质,在内翼段的后缘还设置了巨大的低速襟翼,采用新的可防海水腐蚀蒙皮。当然现在对于还没有航空母舰的中国军队来说,那已经是未来的事情了。

从自己的座舱跳出来,熊维胜便快步的跑到高志航的面前大声报告道:“报告高师长,俯冲轰炸机中队代理中队长熊维胜向您报告,本中队全部15架H-1型俯冲轰炸机全部到位,加完油后随时可以出动……”

看着眼前大口喘着粗气的熊维胜,高志航心里倒是十分的感慨,要知道熊维胜和赵正虎就是那两个十分不幸,在初次驾驶J-1升空作战就被击落的菜鸟,自那以后就没有看见那两个人笑过,由于士气的低落,接连几次飞行前的心理测试他们两个都没有过关,眼看两个极有希望的年轻人就要废了。

就在那时,谢总到了朝鲜前线,得知这个事情后,便从高志航手中将两人要走了,没想到短短20余天后两个人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一样,那还有过去的那种颓废的表情啊!

而对于H-1高志航倒是看得很淡,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依据飞机那双座带后机枪的坐舱,厚厚的防弹装甲就可以判断,那不是用来进行空战的,如果他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应该与Q-1一样是用来对地攻击的。

与高志航不一样,到达中国后几乎天天都有新见闻的恩斯特。乌德特上校,可是对这家外形奇怪的飞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位在一战就已经击落了62架战机的老牌传奇人物,曾经在一战后为了糊口成为专门的特技飞行员,飞过众多飞机的他一眼就从H-1那独特的外形上联想到了它的功用。

早在 1933年恩斯特。乌德特就飞行过寇斯蒂鹰式飞机,那种飞机在当时可是轰动一时的,恩斯特。乌德特曾经驾驶它进行过垂直俯冲,直到离地面二、三百米时才拉起来,当时他就对那种飞机特殊的性能所倾倒。看着眼前这家独特的飞机,恩斯特。乌德特有种预感,这个大家伙绝对会改变空军对地攻击的作战方式。越看越觉得心痒难耐,但这是在中国,而且从那位中国一号飞行员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即使是他也没有见过这架飞机,如此说来这架飞机一定有着极其不平凡的一面,在这时提出要求是极其不礼貌的。

看着眼前恨不得立刻扑到H-1上去的恩斯特。乌德特,谢总禁不住在心里暗笑,作为俯冲轰炸机面世的缔造者之一,这位未来的德国空军兵器生产总监心里面在想什么,作为后来者的谢总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恩斯特。乌德特上校,有没有兴趣坐上去飞一下,那架飞机的操控跟寇斯蒂鹰式飞机很像,相信以您的实力是没有问题的?”曾经留学德国的谢总用流利的德语说道。

“阁下,您是说我可以坐上去吗?阁下,我没有听错吧1恩斯特。乌德特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他急不可待的又问了一遍,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恩斯特。乌德特立克兴奋的向谢总表示谢意。

第一位飞H-1的飞行员——-熊维胜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成为带领德国客人进入H-1世界的领航员。两个分属于不同国度,甚至是不同空战时代的飞行员,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飞向了蓝天。

作为飞过多种飞机的老牌飞行员,恩斯特。乌德特虽然从来没有驾驶过H-1,但是依照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身后熊维胜的详细介绍,很快一战中的传奇人物就已经把H-1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了。这其中熊维胜可是功不可没,原本作为华侨的他,就是在德国长大的,在语言上自然没有问题,而且他从小就迷上飞行,对于一战中的飞行英雄们那可是太熟悉了,带着一种崇敬的心情,坐在后排的熊维胜正细心的介绍着H-1的性能,这早就是谢总已经预料到的了,明白谢总此举真正含义的熊维胜自然不用顾忌到太多的问题。

“谢总,刘副司令,这合适吗?”显然现在抗日救国军空军的一把手,对于他上级的举动很不了解。

“志航你是意有所指吧!我知道你这句话里面问了两个问题,这第一个呢就是为什么让德国人参战;第二个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新飞机刚刚出来,就让德国人体验它的性能,是不是?”谢总满含笑意地问道。

看到高志航迷惑的点了点头,谢总有继续说道:“看这样刘斐是没有向你解释了,那就我来说吧!你的第一点顾虑无非就是不好管理、指挥,再有就是民族理念,我们不需要请别人帮忙,不是吗?

以中国军人的名义参战,可是德国人自己提出来的,我们可从来没有说过一个字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德国人已经提了至少三次了,到了最后直到他们的总理亲自跟我们这边联系,你们梁政委才点头同意的。”讲到这里,谢总禁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莫名其妙发笑的谢总,高志航有点摸不着头脑,好在这是刘斐在一旁解释道:“高师长,其实这又是我们那位司令耍的政治手腕,这中间的细节就不向你详细介绍了。这中间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你完全可以把这些德国飞行员当成是自己手下的菜鸟,想怎么指挥就怎么指挥,而且在战斗中他们并不独自成建制的出战,而是形成J-1和J-2的协同作战,也就是在实战中J-1作为长机而J-2以僚机的身份参加战斗,难道这样你还不满意吗?”

」没有等听到消息后长大了嘴的高志航清醒过来,谢总又开始发话了:“至于H-1本身就打算向外出口简化版的(采用三叶桨,重要的铝合金防弹装甲和机翼蒙皮改为一般的合金防弹钢板和杜拉铝蒙皮,原空重增为4。6吨,航速减为380公里/小时,带副油箱航程减为980公里),恩斯特。乌德特在德国空军中相当有影响力,让他亲自体验一下H-1的性能,比我们自己列出数据去推销要好得多。”

当然高志航不知道的是,即使不卖给德国人H-1,人家也会自己生产出来的,这一点只有从未来回到这个时代的人才知道。

“危险!赶快拉起来1就在高志航还在消化着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时,无意中看了一眼正在空中飞行的H-1,没想到这一眼就已经让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此时的H-1正像一块石头一样,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垂直高速的向地面冲了过来(谢总竟将小型化的警笛装在了只能半埋的起落架上),眼看着就要与大地接吻了,这一招自己也没有飞得这么低过,还何况是比自己战机更不灵活的H-1。

“放心,别忘了这叫俯冲轰炸机,这才是它真正的性能所在。”一旁的刘斐安慰高志航道。

就像刘斐所说的那样,即将冲到地面上的H-1猛然间拉了起来,它所带来的强大气流,如同旋风一样在地面上刮起了一道烟尘,即使离得很远也能从地面的飞扬的尘土中判断出其刚才的俯冲速度,以及它俯冲到最低时离地面的高度。

完成俯冲正在享受着H-1带给自己乐趣的恩斯特。乌德特,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他刚才的动作是多么的令人担心,H-1的性能所带给他的震撼是远远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坚固的机身不但可以承受极高的过载,同时还带来了无以伦比的防御性能;惊人的载弹量更将是敌人陆军的噩梦;独特的攻击方式加上使用减速板使得对地攻击时也提高了精度;最特别的是装在起落架上的警笛在飞机高速俯冲下发出的尖啸声,在炸弹还没落下以前,已对地面的人的心理造成极大的冲击,加强了打击效果。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刚刚飞了没有几分钟的恩斯特。乌德特,深深的喜爱上了这种飞机,与这架飞机相比,原来令他欣喜若狂的寇斯蒂鹰式飞机简直成了孝子的玩具,根本就拿不上台面。

不断的玩着花样模拟对地攻击的恩斯特。乌德特,同样给他身后的熊维胜带去了巨大的收获。作为一只飞了没有几天的菜鸟,熊维胜通过恩斯特。乌德特的飞行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的动作是训练大纲上所没有但极其实用的,老前辈的飞行令他大开眼界,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了H-1 的真正性能,想想自己以前自鸣得意的飞行技术在恩斯特。乌德特简直拿不出手,如此好的偷师机会要不把屋住,那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与战火纷飞的朝鲜不同,此时的中国北方正处于一脸建设狂潮之中,每一位生活在那里的中国人都由衷地感到幸福和自豪。自从3月份那次与梁兴的对话后,朱广辉片开始了自己的私访之旅,这样既可以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一下,又可以更好的了解到现在最底层人民的生活状况,原本只打算带魏晓东一个人,但是最后没成想,梁兴那个家伙死活愣是把董启斌放到他身边,最后抗争不过自己好友的朱广辉也只能带着“明处”的两个人上路了。而梁兴也终于开始了他的美国之旅,国内的一切事物自然而然的就都交给段飞羽和刘斐,至于其他的人,早就已经开始执行那个计划了,大家都腾不出手来。

在旅行的这段时间他彻底的抛开了自己的身份,完完全全以一个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眼光注视着一切,这其中有欣喜也有失望,虽然被中国的各项基础工业已经高速的发展起来了,在各大城市和重工业基地那里热闹的生产场面比比皆是。而另一方面,由于缺少大量的农村基层干部,使得现在的抗日救国军控制地域内,还是有很多新兴的土豪,压迫农们的事情时有发生,釜背后的阴暗,让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虽然还没有从自己的误区中走出来,但是朱广辉动笔以一个假名字给当地的上一级政府,写了一份自己的调查报告,他要借此机会看看自己手底下的政府部门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看着眼前的县政府大院,朱广辉冷冷的一笑带着魏晓东(由于董启斌的形象曝光率太高,他是肯定不能来了。)慢慢的走了进去。他今天是来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兴师问罪的,那份报告已经交上去两天了,按照朱广辉他们几个定下的规定早就应该有答复了,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恐怕抗日救国军的缔造者今天要失望透顶了。

“哎,哎,哎!您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好好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县政府大院……”一阵让朱广辉极不舒服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是魏辛,就是那个给政府写报告的,按照抗日救国军政府的规定,两天已经过去了,我是来听答复的,到底王家屯那位被他们乡长肆意殴打、并被侵占良田的王老汉,县政府打算如何处理、善后,而且那些鱼肉乡里的土豪恶霸以后会怎么处理,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想听个答复。”强压的心中的怒火,朱广辉尽量平静的说道,但是从他的脸色和语气上,就可以看出来那可是火山将要爆发的前兆。

“呵!我就是县长,怎么了?我们政府的事情还用得着你们这些老百姓管吗?”那位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的县太爷,自从当上县长的职务后还没有见过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呢,当时一把火儿就上来了。

“为什么不能管,按照抗日救国军政府的规定,民可以告官,而且政府的一切行政事务实必须向老百姓们公开,我看你这样的狗官是不想活了?”长时间在最高领导层上,朱广辉不知不觉之间气的已经注意不了自己说话的口气了。

“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政府的事情你也敢来议论,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哪儿?我看你是外面来的特务,是专门来搞破坏的,你小子居心叵测,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先压下去再说1暴怒的县长已经不知道他活在这个人世间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

随着县太爷的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四、五个穿着军装一脸匪气的家伙冲了过来,就在那几个家伙想一把抓住朱广辉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魏晓东早就已经冲了上去,三拳两脚后那几个气势汹汹的家伙就已经爬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你,你,你敢造反,你等着,你死定了,有种就别走。”被眼前变化弄得不知所措的家伙,磕磕巴巴的说了几句场面话,立刻就政府大院外跑了出去。

看着又如丧家之犬,推开围观的人群跑出去的那个所谓的县长,朱广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我说这位大兄弟,你是外乡人根本就不知道王扒皮的利害,你还是赶快走吧!他这是去找人去了,要是等他回来,你们再要走可就晚了。”一位围观的好心大嫂对朱广辉说道。

“大嫂,你们干吗这么怕他们,大家可以去高官嘛!我在门口看到了他们上级政府贴出来的告示,上面不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吗?要是连他们自己立下的规矩都达不到,要这样的政府还有什么用?”面前这些一脸愁色的面孔,告诉朱广辉现在的这里到底有多黑暗。

“嗨!什么告示,您不知道,这里面是说一套、做一套,算不得数的。但是您有些话说得也不对,要是没有现在的政府,老百姓的日子就更苦了,朱司令可是个大好人阿,人家要管的事情那么多,哪还能照看到每个地方啊,就是阎王爷还有打盹的时候呢1一位老大爷在一旁说道,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无奈和认命,中国的来百姓对于这样的事情,看来已经司空见惯了。

“老大爷话不能这么说,既然他敢作出这样的承诺,他就要承担起这种责任,否则他就不配当抗日救国军的司令,更不配受到老百姓们支持,要是他说了反而不去努力做到,还不如着个风水好的地方一头撞死算了。”最后的那句话,朱广辉几乎是要着牙说出来的。

听到朱广辉如此发言论的老百姓们,一边数落他抬不注意诚,一边又劝他赶快逃走,要是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一时间弄得朱广辉差点就以为自己是生活在日本人的统治下了,在安慰周边的来百姓的同时,他也在自己的内心之中仔细的思考着,能够形成今天的这个局面他朱广辉和梁兴等决策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亡羊补牢为时不完,多亏他这次下来看看真实的情况,要不以后的问题还不要更大阿!一味的过度重视城市和矿山的建设,一味的最求高速发展,他们反而在不知不觉间忽略了中国最根本的问题————农村。

“哟,胆子不小啊9敢诅咒我们伟大的朱司令,我看你今天真的是活不了了。”熟悉的声音再次在朱广辉的耳边响起,看来那个家伙的速度很快阿,虽然警备局就在附近,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来也够可以的了。

“就是,我看你真的是……是………,朱……司……令1原本趾高气扬跟在王县长身后的警察局长,一眼看到刚刚回过头来的朱广辉后,最后的那几个字完全是颤抖着念出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一屁股做到地上了,很快周围的众人就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这个局长也性王,是现任县长的本家,曾经在抗日救国军里当过几天兵,后来整编的时候离开了军队,回到县上当警察局长。在沈阳他见过朱广辉几次,就为这,他还向别人炫耀了好久呢!没有想到今天反而会在这里碰上那个,对自己手下从来不手软的司令,他未来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除了死绝对不会有第二条路。

“朱司令1这个现在在老百姓当中最常听到的词儿,没有人不知道他称呼的是哪个人,再看看现在已经吓瘫了的两个人,周围的群众们已经再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接下来的事情毫无悬念,早就已经接到通知身着便装的督察人员,就在政府大院,现场逮捕了两个目无法纪的家伙,并通知大家会在第二天开始公审。而朱广辉本人则面对着围观的老百姓当场道歉,并要求执法人员借用当地的禁闭室关了自己三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