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十三章

这是最后的了,受警告,狂老大不敢写了

“后撤?你老早以前不就已经向人家许诺了吗?我们至少要打到平壤的阿1梁兴一脸诧异的问道,就他所知只要是“老怪”朱广辉答应的事,还从来没有黄牛过,这次是怎么了?

“而且,他们前面传过来的轮战计划,我看很好啊,你这样往后一撤那还到哪里去轮战?”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无信到那种程度,对于你的考虑,我可是有着很恰当的解释。

首先,我们是后撤,不是撤回,想当初我好像并没有定下什么时间计划吧!

其次也算是真正的目的,现在国内的形势逼迫我们早日从朝鲜抽出手来,我这次后撤并不是让他们收缩防御,而是希望他们能够在运动中寻找战机,尽最大的努力消灭日本人的有生力量,一战定乾坤。

最后一点,我们是打不起全面消耗战的,就算可以也支撑不起两个师的消耗,顶多是一个师,高峰的想法很好,但是依照我们现在的生产能力,以及国内的各项建设需要,使得我们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放到朝鲜战场,而且照他们那样的打法,我们现在能撑的起吗?那是在用钱打水漂,这些家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从全局上考虑他们已经完成了最基本的战略任务了,剩下的就是给日本人在战场上好好的上一课。为此五师、11师入朝作战,但是2、3两个师并不真正的撤回来,当然这一点是不能让朝鲜人知道的,从上一次孙立人指挥的一师暴露出击地域,就能够判断出那里面的间谍绝不会少,这次我们要撇开朝鲜人自己干。

至于所说的强硬,我打算到时候连一师也一块往后撤,名义上是为了接应入朝部队,但实际上想干什么,相信朝鲜人民军的那些头头脑脑们不会不清楚。而且还要让孙立人他们三个把话放明白了,只要我们占领了平壤就立刻撤回中国,以后朝鲜的死活与我们无关。”朱广辉慢慢地说道。

“不可能吧!这样的军事调动,你能瞒得住?而且,如果达到战略目的,你还真要全部把兵力撤回来啊?”梁兴对于自己好朋友的计划可是一点信心也没有,这也太直白了吧!别说去瞒日本人了,就是朝鲜人也瞒不住啊,这可是在朝鲜,不是在中国东北。

“首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那可不一定是达不到的,相信现在我们和朝鲜人产生裂痕的消息,日本人不会不知道,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一点,他们不可能不好好的利用,而且我所说的2、3师不真正撤回来,也不是说不让他们调动,遇到我方换防这么好的战机,要是日本人不动心那就鬼了,我打算给他来个‘增兵减灶’1朱广辉解释道,反正不可能完全蒙混过关,那就明告诉你我要干什么,愿不愿意相信就看对方的了。

“增兵减灶?”梁兴一脸的迷惑。

“现在的2、3两个师已经实现了摩托化行军,他们拥有大量的军用汽车,而且我们的军用卡车都是有顶棚的,到时候一个师用两个师的车辆往回赶,至少也会给人造成一种假象。至于人员和其他的装备,可以先转移到一师那里去,一师营地占的地盘可不小阿,他那一个师的营地里多上3、4万人如果不进去根本就看不出来,而且他们营区对外的防务也是最好的,至于具体怎么办就要看他们在前面指挥的人了。”朱广辉解释道。

“我总感觉像在听天书,要是这也能成功也太夸张了吧1梁兴还是无法了解自己好友的想法。

“夸张?不至于吧!老大,你对我也太没信心了吧!就算我倒霉,再在彻底的为您解释一遍。现在的植田谦吉必须打一场胜仗,这是日本国内政治斗争形式所决定的,至于怎么下手就要看他的了。此时的植田谦吉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打的话不一定能够攻破我军防线,不打他又受不了上面来的压力。

熙川之战日本人并不知道我们的一师根本就没有动手,当时他们的通信都让志愿军一师中的DZZ-4分队拦截了,在日本人的眼里是一师和二师的功劳。一提到这里我就在想,要是高峰不告诉朝鲜人整个歼灭战是由三师完成得就好了,那样我的计划可能成功的几率更高。2、3两个师撤回换防对于植田谦吉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他还想赢的话,就必须趁机发动攻势,要不就好好的去守住他那一亩三分地,但这一点对于日本新内阁来说时绝对不能接受的。一但让我们部署好完整的地面防线,日本人再想加大兵力进攻都是在妄想,朝鲜的地形限制了大兵团的展开,拥有绝对优势的日本海军也没有足够的空间展开登陆,除了磨下去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当然为了让日本人放心的进攻,撤回来的将会是二师,毕竟他们实在是太惹人注意了,这样无形之中就给植田谦吉创造了所有的进攻条件,就算他明知道可能是圈套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往里跑。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那句话‘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一点都没有错!

政治上的因素决定了日本人必须在短时间内有所作为,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空耗时间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他们来说不行!

我所说的自己单干也只是在第二次战役打响以前,要对朝鲜人民军保密,等战斗打响以后,也就没有必要了,干得好的话,应该可以打到平壤。那样我们的诺言也就实现了,到时候我们立刻撤兵,我倒要看看斯大林怎么样来救朝鲜。

至于撤兵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也不坏,我们要借此彻底的清理一下朝鲜人民军中的非亲中势力,他们不是喊得天花乱坠吗!那就让他们那些家伙们自己去打,失败是肯定的,到时候我还要封锁边境,想再来中国东北门儿都没有。我就不相信苏联人会出兵,这样控制朝鲜军队只是时间的问题。” 朱广辉从全局上又解释了一遍。

“你就不怕人家玉碎,继续跑到山里去打游击,根本就不搭理你?”梁兴虽然已经有些相信了,但还是提醒朱广辉一下。

“你说对一个暴发户来说,已经让他享受到了手中的一切,正在踌躇满志的时候,突然之间极有可能又要让他再变回一个穷光蛋,对他的打击会是怎样的呢?从抗美援朝就可以看出来,朝鲜人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就忘了自己是谁了,等他们被打得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俩,然后一但用完了你再把你撇到一边,开始改写自己的历史,把你的功绩抹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一切又都成了他自己的了。

我可不是毛主席,该我们得到的,我一分钱都要收回来,想要我们再次出兵,不付出应得的代价是不可能的,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跟日本人平分整个朝鲜,反正怎么占便宜就怎么来,要是他们聪明的话到时候就该知道必须要付出什么了。”伴随着一阵冷笑,朱广辉说出了第二个问题的解释。

“与日本瓜分朝鲜,你是不是疯了?”梁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又能怎样,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利益上允许,与狼共舞又能怎样呢?经过朝鲜一战,我们派过去的那家伙一定被视为日本陆军的代表性人物,该怎么办,他是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现在想一想倒是很有意思,要是我们的计划一切顺利,日本人临阵换帅是必然的,孙立人如果按照接受我们培训时间先后划分的话,还应该叫那家伙一声师兄呢1朱广辉一想到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就感到命运的安排是如此的可笑。

“可笑?难道要用我们战士的献血去把他推上顶峰吗?那家伙是肯定不会那样干的,你要想清楚,他是个中国人,除非你打算……”既然自己人不能牺牲,那就只有……,梁兴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你已经想到了,就是那样。他们两个都是我们一手培养起来的,两个人在战场上如果真的面对面的话,我也说不准谁能赢。但是,以现在朝鲜战场的局势来看,他们两个真正在战场上交手的可能性极小,那家伙比孙立人还要早就接触了坦克,对于我们装甲部队的真实战斗力,在日军中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而且我们不可能在此时占领北方的半个朝鲜,这也是明摆着的。

那两个人按我们的眼光看来都具有名将素质的,又经过几乎相同的培训,对于自己一方的优缺点是极为清楚的,想让他们在战场上进入对方的圈套实在是太难了。”朱广辉现在倒是有些期待,想看看那两个人在战场上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行了,我们先把电报发过去,到底行不行还要看前线的实际情况,我这也只能算是个人的见解,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到底最后要怎么打,还是靠他们自己吧1讲了半天,朱广辉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过分的干涉前线的作战,毕竟没有在当地,不了解确切的情况。

“你现在才意识到啊!不过,这也算是一种选择的方式,我会把你说的好好修饰一下,就当作是一条意见发给他们的。你刚才说国内的形势要求我们尽快结束朝鲜战场,难道你要南下?你不是说不打内战的吗?”梁兴说道。

“南下?我疯了?那让蒋介石怎么想,现在我们韬光养晦容易嘛!我可不想在我们还没有真正强大起来以前,就跟蒋介石打全面的内战,前一段时间差点就把蒋委员长的注意力吸引到北边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摆平,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朱广辉说道。

“我一方面是为了以防万一,另一个方面,我想向西发展,内战我们是不打的,去剿匪总可以吧!而且,宋哲元将军本身就是西北军出身的,趁着现在国共两党打的正欢,我们就先为祖国未来的统一事业做点贡献吧1朱广辉继续说道。

“往西边发展的确是当初我们最先定下的发展目标,但是现在不论战略纵深,还是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我们都已经有了啊9用得着去捅那个马蜂窝嘛?”显然梁大总管有些疑虑。

“不拿下新疆、青海、西藏、甘肃,我们如何再向西发展,我要在二战打响以前,先跟英国人挑起冲突,到时候我们只针对英国作战,不加入任何一方,好去谋求更大的利益啊1朱广辉笑着说道。

“只针对英国作战?你的意思识我们在二战中,既要参战得到最大的利益,又要表面上能够坚持中立,这就需要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必须在二战前就已经跟英国人对上,到时候我们不加入任何一方,狂卖军火大发战争横财,即捞到了大笔的好处,有不落下什么口实,毕竟我们在德国发动二战以前,就已经跟英国发生冲突了。猛然听起来很好,但是以我们的实力,你这一步棋是不是走的有些太远了。要是我们的国力有现在的德国那么强,倒有可能成为现实,但是现在我们的祖国可还没统一呢!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没发烧吧?”梁兴显然认为朱广辉今天很不对劲。

“我只是说现在要向西发展,又没有说要派大军压境。西北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少数民族问题,打下来容易,治理起来难。在那里是政治宣传为主、军事威慑为辅,根本就用不了多少军队,宋哲元将军的两个师六万多兵力,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打绝对够了。

之所以要现在就去,那是因为我们的宣传攻势不比打仗,那是靠时间磨出来的,不早作准备还指望临时报拂晓?至于国力和时间问题,你想我们如此超常规的发展,大量的基础内需要进口、大量的高消费品要出口,必将成为世界经济的热点。高速的内外物资流通,以及与国外多方面的合作,不仅仅是我们一家,西方国家也肯定会迎来一个发展的春天,这样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就会得到一定的缓解,二战爆发的时间必然退后,我们安安稳稳发展的时间也一定会比计划中的更长久一些,所以到时候国力上一定已经不成问题了。

至于如何进入中东,只要我们去煽动伊斯兰民族抵抗分子独立就行了嘛!在印度、阿富汗都是如此,不一定非要自己出手,到时候一定会把英国人弄得焦头烂额,当然在恰当的时机强行收回香港是必然的,至于澳门那就更不在话下了,中英之间必将因此产生摩擦,只要我们把发难的时间火候掌握好,恰恰在二战爆发前逼英国人先出手,那一切就都好办了。不过,这些都想得有些远了,那至少已经是6、7年以后的事情了。

只要我们彻底的摆平了朝鲜问题,下一步就是国内的统一,明年是1935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在明年我要不计代价统一中国,我要是再这样继续逃避下去,老天爷都会不满意的。”朱广辉自嘲的说道。

“一年时间完成统一?不可能吧,我们的兵力根本就不够啊!而且,你没有考虑国共两党的问题吗?”梁兴实在是怀疑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朱广辉今天太不正常了。

“别告诉我你没有看到王恩强发来的国共内战的最新战报,由于我们的帮助,现在蒋介石的中央军并没有像我们在历史中所学到的那样,占据绝对的优势,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双方要想分出胜负没有一段日子是不可能的了,要不老蒋早就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他现在是骑虎难下,明知道继续打下去是我们在渔翁得利,但是现在国内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放手了,只有打赢了国共内战,他才有跟我们交手的资格和能力。

放眼全中国,停止内战、再建中华,已经成为了全体中华儿女的心声,在舆论和人心所向上,我们占据了绝对优势,再加上对外作战的一连串胜利,更是使我们的威望达到了顶峰。现在的形势逼蒋介石必须打赢内战,携胜利之威跟我们摊牌,然而他手的牌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段飞羽那家伙正在挖我们蒋委员长的底牌呢?

至于你所说的兵力问题,我倒是不担心,即使仅仅用现在的兵力,差不多就够用了,国内的权力斗争是以政治为主的,如何发动思想攻势分化国民党内部高层才是真正的杀招,虽然现在看起来蒋介石很风光,别忘了他身边可还有一个汪精卫,虽然我不喜欢暗杀,但是必要的时候借刀杀人,找个人背黑锅,我倒是不在乎的1说到此处,朱广辉冲着梁兴笑了笑。

“想干掉蒋委员长?你可别忘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可是掌握在蒋钧座手中,别到时候还没等你想借刀杀人呢,汪精卫就让蒋介石给处理掉了。喜欢搞暗杀的人,对于自己的防护那还能差得了吗?”梁兴说道。

“而且就算你成功了,老前辈那里你怎么处理?”梁兴接着问道。

“奸商同志我再提醒你一次,我们已经改变了历史,现在的第五次反围剿在博古等人的带领下,还算是真的御敌于国门之外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苏区的大清洗已经不可避免了,我们说的话人家根本就不听,要不是我们过去支援了他们大量的武器物资,人家不跟我们动手就不错了,咱们现在搞的那一套已经让人家打成右派了。

我到现在为止还把胡志龙放在那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一但出现危及的情况,赶快救出那些老前辈们,自毁长城的事情,王明那一派人早晚都要干的。长征和遵义会议估计再也没有机会出现了,早知如此当时就不应该给他们那么多的军火,过度不合时宜的援助反而变成了好心没好报!

至于你担心国民党内部的事情,那是很好办的。由于我们已经表明了反对内战,自然不会蠢到去开第一枪,如果段飞羽的进展顺利,我在后面的手段就能用得上了。

我所说的借用汪精卫的力量,只是为了让他在最后背黑锅,你可别小看了汪精卫,能够在蒋介石身边混到如此的地步,那个人可不简单哪。把这件事完成以后,张学良将军将会成为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这点不用我说你也能明白吧1朱广辉十分自信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去掉蒋介石、汪精卫,将张学良扶上国民党的一把手。如果真能够让张学良将军当政,只要我们处理得当,就可以实现和平统一。从我们后世对张学良的评价和他自己的回忆录中,那倒是个十分爱国、十分讲义气的人,为了实现对蒋介石的承诺,自从他到了台湾被解除软禁以后,也再没有回过大陆。与张学良将军合作,这倒是个好主意。

但是以张学良在国民党中的资历,想要把他扶上正位,绝对没有那么容易的,而且阎锡山等老牌军阀也绝对不会坐失良机的,别到时候我们统一没统了,反而又让中国回到了军阀混战的局面了。”梁兴眼前一亮说道。

“不错,大的方向就是你所说的那样,在实际操作上就像你想得那样,没有那么容易的。首先,要干的滴水不漏绝不能让别人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再者到时候还要顺便把中央军中,张学良将军上台的那些绊脚石都处理掉,这个世界上可能除了我们以外,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办到这一点了。

行动的大致方法我已经想得差不多了,只要等到朝鲜战场一结束,我们腾出手来能够对南方以及阎锡山保持强大的军事压力,到那个时候时机就已经成熟了,不论打还是和,我们谁也不怕。”朱广辉说道。

“哦,你想怎么干,说来听听1梁兴笑着问道,“这个家伙终于在对内问题上,脑袋开窍了1这句话梁兴就没敢说出来。

“以21世纪的科技手段,要想栽赃汪精卫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别忘了利用那些电子战装备,我们可以合成蒋介石或者是汪精卫的声音,至于偷偷插入到这个时代的电话通信中更是Easy的可以,到时候只先要引起蒋介石对汪精卫的怀疑,而且还要弄到国民党内部都知道蒋、汪不合,就在蒋介石打算下手前,我们把他……”说着朱广辉握了握拳头。

“这时候再制造一些混乱,趁机借着蒋介石直属特务的名义干掉那个大汉奸汪精卫,国民党上下就将会群龙无首,谁的手中军力最强,谁的发言权就最大。而此时,我们可以直接对外宣称支持张学良将军主政,再把兵力压倒山西边境上,令阎锡山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再有国民党的一些元老能够被请出面,张学良至少有七层以上的上台把握。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就必须要同张学良将军接触,至少要让他对我们有一个清楚地认识,那样我们发出的和平统一口号,才有可能在第一时间收到回应。”梁兴会意地把话接下去。

“是的,这就是段飞羽现在正在干的工作,张学良的四弟张学思已经在东北逛游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相信这段时间内给他带来的震撼绝不会小,他是在那片土地上出生长大的,短短两年多的对比变化,相信他比谁都看得明白,那就是我们同张学良将军接触的桥梁啊1朱广辉说出了段飞羽的任务。

“张学思,在文化大革命中冤屈而死的海军参谋长?”对于这个人梁兴可不陌生。

“嗯!是的1朱广辉点头回答道。

“那就要看段飞羽的本事了!不过作为朋友,有句实在话我不得不说,听到你刚才向西发展的论述,我现在都快把你和希特勒相提并论了!有的时候你真是太疯狂,事实上你也很清楚,以我们所知道的二站历史,冷眼旁观大卖军火才是最恰当的选择。时间站在我们一边,等到打到最后自然而然的,我们就是最大的受益者,而你现在却想要加入到二战中去,实在让我无法理解。

我们所想得到的一切,只要将日本祸水东引,就全都可以得到。到时候我们在一边慢慢的等就可以了,就算你想要整个的海湾,那也很简单,等打完了二战英法根本就没有可能插手中东事务,就算是美国由于我们肯定会支援日本,也会大伤元气,到时候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热衷于对外战争,你要小心哪!西方有一句名言,在我看起来倒很适合现在的你,‘上帝于使其毁灭,必先使其疯狂/,作为朋友我才对你说这些话的,当然了只要你做出了决定,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但是要知道你现在是在对一个国家的未来负责,可不是一个人意气用事的时候啊!

在我个人看来,我们现在最迫切的就是统一全国,大力开展基础建设,推动经济向前快步发展,那才是实打实的,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还是值得的,与英国产生冲突进而进入中东,猛然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但事实上你也清楚,一但与英国人发生冲突,就等于我们自己断了自己的财路,自己放慢了前进的步伐,有些得不偿失阿1梁兴苦口婆心地说道,他感到自己的朋友有些变了,变得他有些认不出来了。

“我……”听到自己好朋友劝解的朱广辉,犹如醍醐灌顶般,一刹那间让他清醒了很多。

“是啊,那家伙说的没错,难道我真的会迷失在自己的权利中吗?会变成另一个希特勒吗?看来我要停下来好好得想一想,迈不过这个坎,我就再也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了。现在的中国是需要休养生息,需要繁荣的发展,虽然周围都是敌对势力,但是二战的到来会解决所有的问题,我倒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已经把握不住自己了吗?

原来的我不是这样的,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才是我自己的风格,什么时候开始我改变了自己呢?是在听到朝鲜已经不再听话了吗?还是在准备出境作战的那天起,就已经不对了呢?”此时的朱广辉不知不觉中已经流了一身的冷汗,回想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疯狂的已经迷失了自我。

“老怪,你没事吧!我只是一是嘴快,你的想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看到朱广辉的表现,梁兴意识到要糟,这个时候可离不开这个家伙阿!明显自己的好朋友已经钻到牛角尖里去了,要是不尽快把他拖出来,可就坏事儿了。朱广辉的性格梁兴可是太清楚了,也许在别人看来无所谓,只要以后注意就可以的事情,到了他那里就变成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了。

“不,你刚才说得很有道理,我是需要好好的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了。哥儿们,要不是你的及时提醒,没准儿我真地变成一个历史罪人了。没办法,为了让自己好好的清醒一下,也为了静下心来战胜自己的心魔,看来近期内所有的事情就全靠你们几个了,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转一转,好好的看一看、想一想。等我过了这一关,就立刻赶回来。抱歉哪,现在只能当个逃兵了,我计划向西发展的事情,你们几个商量一下,拿个主意就行了,不同意就算了。”朱广辉苦笑着说道。

“你?好吧!真拿你没办法,不过放你一个人出去是不可能的,到时候至少王恩强要跟着你。你也别冲我翻白眼,你的脑袋可是太值钱了,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那样的话就是我下了地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这一点你就是说出花儿来也不能改变。”梁兴知道自己是绝对改变不了朱广辉的决定的,那就只有退一步仔细做好保卫工作了。

“你呀!行,梁大总管发话了,我能不听吗?噢,对了。还有朝鲜的事情,也让他们自己看着办,要是老依靠后方是练不出名将的,路还是要靠自己走。以后的事情就让他们三个自己商量着办吧,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大不了撤回来,想要伤筋动骨是不可能的,到时候随机应变嘛!战场的情况千变万化,只要把握住底线,他们是不会输的1朱广辉打着哈哈说道,虽然他的脸上保持着笑容,但是梁兴清楚地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迷茫,一丝困惑,还有一丝悲苦。

“那好吧,我就先出去了,看你现在的样子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赶快回去先睡一觉吧,不准一个人跑掉啊1毕竟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等着梁兴去办,虽然好朋友现在的状况十分令他挂念,但是祖国的未来更重要,那是处在第一位的。

看着梁兴离去的背影,朱广辉放下始终在自己手中玩弄的钢笔,缓步走到打开的窗子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次他要面对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想战胜别人对他来说很容易,但想要战胜自己太困难了,如果顺利的过了自己这一关,他自己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都将会是一片光明的。

“梁大奸商,我的好朋友,谢谢你的提醒1朱广辉在自己的心里默默地念到,他真的对有这样一个好朋友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并不是所有人交到的朋友,都回想梁兴那样对于自己哥儿们的错误直言不讳的。梁兴的提醒让朱广辉必须重新面对自己,重新面对所有的一切。

先不管朱广辉如何走出自己的心理误区,这个时候的中国空军,在朝鲜战场通过实战正在飞速的成长着,原本还应该在航校学习几年才能飞上蓝天作战的雏鹰们,已经在他们高师长的带领下慢慢的开始成长,现在小鹰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借助J-1的优良性能,已经能够牢牢的把持住空中的主动权了。

自从中国空军入朝作战以来,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除了老式的双翼飞机被击落过20几架外,新式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打下来一架。经过初期的作战后,凭借着J-1优良的战场生存性能,经过与谢总他们几个商量后,高志航手下的空军开始有计划的,让飞行经验很少的航校学员驾驶J-1升空作战,当然要不是J-1的可操控性非常好,也根本就办不到这一点。

在初始的时候,刚刚开上J-1升空作战的学员们,每当遇到空战的时候总是有些手忙脚乱的,这主要是人本人总进行自杀式飞行引起的,当然如果不是日本人飞机的火力对J-1来说太弱了,他们早就不知道被打下来多少架了,也就根本不可能来练兵了。不过对于培养飞行员这点来讲,高志航他们的主意还是相当不错的,实战使得小鹰们的翅膀慢慢的变得丰满起来,越来越能够经历风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