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十二章

孙立人现在的心情同他的对手植田谦吉差不了多少,原定计划是至少要打到顺川才停下来的,没准儿还能趁机拿下平壤,但是由于朝鲜军队立功心切,一心想着要收复北方,为此不但被日军狠狠地给打了回来,还彻底打乱了孙立人的战前部署,使得他失去了最好的南下战机,等到处理完朝鲜同志的事情,再想南下就已经晚了,孙立人可不想用自己手中的军队硬撼日本人的防线,那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毕竟这不是在保卫自己的国土,犯不着拼上自己士兵的性命。

设在德川的志愿军司令部内,前指三人组正在商量着以后的作战事宜和战略部署,“上一次战役虽然是太可惜了,不过也让我们认清了目前的形式,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人家去收复自己的国土那也是人之常情嘛!就是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一样差不了多少的,要知道他们盼了多少年了,总算有了这么一天,人家能不急吗?”高峰看着一连几天眉头紧锁的孙立人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也明白,可是……,哎,就不能再等一等吗?这次的机会多好啊,就这么白白的错过了,他们的指挥官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战略,真不甘心哪1孙立人也知道那都是事实,但是如此白白放弃一个大好的战机,让他本人十分的想不开。

“我说孙老弟,已经都打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满意啊!我们可是在运动战中生生吃了小鬼子两个满编的师团,再加上熙川那一个、战前空袭消灭的和一路上零散打发掉的,全都算上就快要到十万人了,虽然我们自己也有一定的损失,但是如此战果已经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你现在还不满意,要是让对面的日本人知道,那还不去跳海自尽?”韩永刚在一旁风趣地说道,他虽然也感到很可惜,但是能够在正面战场取得如此的成绩是相当不容易的,至少不至于让孙立人后悔成这个样子。

自10月23日战争打响以来,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可以说基本上在战斗中出现的情况都已经预料到了,一师在前开路其余的两个师紧紧跟随,在极短的时间内他们就打到了熙川,但是从那里开始遇到的麻烦越来越多,志愿军前进的步伐也不得不慢下来。

为了打援,孙立人将一师放到野外以便保持它的高机动性,但是这毕竟不是在国内,没过多久日本人就通过自己的情报人员得到了一师的具体位置,要不是有着 DZZ这样一支过分超前的特殊部队,空中侦察力量薄弱的孙立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对面的日本人已经做出了相应调整,将救援的两个师团在熙川以南汇合并开始构筑工事,不再继续向熙川方向前进。了解战况的孙立人当机立断,马上命令一师通过熙川南下,要知道那个时候熙川城内的巷战才刚刚开打。为了能够给一师开辟前进道路,正在攻城的二师可是拼尽了全力,付出的伤亡代价要比野战中惨重的多。开始战士们还能挨家挨户的仔细搜索,以避免对于朝鲜平民的误伤,但是随着自身伤亡的扩大,二师的将士们已经都杀红眼了,但凡遇到高度怀疑藏有敌人的场所,立刻就是一堆手榴弹飞过去,然后就是各类步兵枪械一顿狂扫,根本就不再顾忌其他的了。

在二师不计代价的疯狂挺进后,一师在最短的时间内沿着开辟出来的通道高速南下,终于在日本人构筑完工事以前发动冲锋。但是这次的效果远没有在东北平原上的好,朝鲜的山地地形限制了装甲兵的进攻,要不是一师在日本军界中有着无法想象的威慑力,让遭到突然袭击的日本人慌了手脚,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后来的战果。

遇到如此的情况孙立人当机立断,让一师绕了一个大弯,直接切断了日本人的后路,让后面跟上的预备队三师来完成真正的主攻任务,过分担心受到一师突击的日本人,将整个防御重心都放到了孙立人的那一边,对于中国步兵的进攻倒是十分的安心,但恰恰就是这一点让日本人吃了大亏。作为抗日救国军中仅有的三个,对日军拥有实战经验部队中的一员,三师作为步兵师虽然没有二师那样的赫赫战功,但其作战能力并不比二师差多少,而且他们还带着原本配编在一师的火箭炮部队,再加上约半数集群的重炮和空中打击的支援,其对日军的威力是不言而喻的。

错误的估计了当前形势的日军,根本就没有再次调整的机会,在对方的火力优势面前,日军借助地形临时修筑的工事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由于日军自身的炮兵力量全都在一师一侧,对于三师的进攻根本就没法做到有效的防御。北方防线的接连失手,让此时的日军指挥官意识到自己的失败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除非帝国能够派出3个以上的师团才有可能把他们救出去,与中国机械化部队1:3以上的战力比是大本营所有陆军高官们的共识,特别是在野外没有坚固工事的条件下,要想战胜那支军队实在是太困难了。

整个战局就出现了下面这幅极其有趣的场景,为了防备一师的进攻,日军对于自己身后的防线支援只能采取逐步添油的战术,一点一点的抽调,生怕对面的敌人发动突然袭击。而三师则是高歌猛进,来多少我灭多少,就好像是日本人故意去送死一样。等到日军指挥官破釜沉舟打算跟三师拼死一战的时候,三师适时的开始向后撤退,一但日军不再追赶就是一轮炮击,再杀回去,双方展开拉锯战,志愿军将士充分的利用着自己在火力方面的优势,逐步蚕食着敌人的有生力量。

到了后期腾出手的空军也来助阵,在如此密集的火力网下日军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自始自终一师在切断日军退路以后就没有发动过一次冲锋,就是伴随炮兵也仅仅发动了两次小规模的火力覆盖,他们在此战中完全作为一个看客,在一旁观安静地看着自己战友们的表演,但是此战中他们的作用却是无与伦比的,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让日军将几乎全部的重火力和绝大部分兵力用来防御一师可能的进攻,而放松了对三师的防御。

如果说此战跟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抓到了上万人的日军战俘,这在以前是根本没法想到的,在孙立人的印象中日本人好像就从来没有投降过,经过审问才知道这些人大部分是新兵,是在东北作战后重新恢复编织的部队,进入日本陆军还不到半年的时间,“难怪如此熊包1这就是志愿军司令的评价。

没有完全占领熙川,孙立人就带着一师全部和三师主力高速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德川,就在他准备按原定计划进军顺川的时候,朝鲜人民军不按调动计划行事,至使北方防线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切断同东北联系的危险,这让孙立人不得不留下三师主力以及一师两个团的装甲部队,带领自己的钢铁大军回师救援,日次一来原定的战略部署就根本没办法完成了,以后必将陷入双方的对峙和消耗战之中。

所以现在的孙立人可是一提朝鲜人民军就头疼,在孙立人的观念中还不如不用那支部队来帮忙呢,当然这也只是想一想罢了,毕竟是在人家的国土大仗,再说了自己来到异乡作战也不是为了攻城略地,那是为了保住自己国家大后方的建设,既然总的战略目标已经基本实现,那就干脆停下来原地防御,磨时间对于孙立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日本人想来进攻,他也照样奉陪。

就在几个人围在地图前商量以后如何防御的时候,通信员打报告进来告知自己的首长们,朝鲜人民军的几个主要领导人来了。得到消息的三人相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了解到,这次朝鲜人是来催战的。

“孙将军您好,对于上次的事情我们感到十分的抱歉。”作为朝鲜人民军的头号负责人崔成浩客气的说道,他心里面十分得明白,眼前的这个孙立人将军对于自己人在战斗中的表现十分的气愤和失望。

“哪里话,崔军长您太客气了。”孙立人客套道,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就是,就是,一家人嘛,赶快都坐下,还都站着干什么1韩永刚在一旁尽着地主之仪。

坐在志愿军前指司令部内,崔成浩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开口,跟孙立人他们三个想的一样,崔成浩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志愿军尽快南下作战,光复整个朝鲜,毕竟前面一战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和他得那些志同道合的战友们,依靠朝鲜人民军自己的力量想要赶走日本人无异于痴人说梦。近十万人的部队面对一个半日军师团的进攻就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了,更何况是面对着几十万的日军呢?

一想到那一战,崔成浩就在心里咒骂着身边的朴昌弘,要不是他在一旁鼓动其他人向北进攻,就不会有今天这个样子了,就在崔成浩正想着如何开口的时候,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朴昌弘开口了。

“孙将军,你们志愿军现在就地防御是什么意思,按朱司令的命令你们应该立即攻击前进首先占领平壤,然后继续南下将日本人赶出朝鲜,这是你们志愿军的使命。” 朴昌弘目中无人地说道。

作为志愿军前指的三人对于眼前的这个朝鲜人是在无话可说,明明是你们请求我们出兵,反过来倒成了我们的义务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对不起,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们要想打就自己去打嘛!我们中国军人没有哪个义务,原本还想在帮帮你们,看来是我们司令看错了,居然有这样不知事理的人。小刘进来,命令部队我们收拾行装后东北,大不了司令撤了我的职,我们中国人凭什么白白的在异乡的土地上流血牺牲,身为一个中国将军,我只对我的祖国、我的人民、我的士兵负责,对于朝鲜我没有任何的义务和使命。”孙立人现在正气不顺呢,听到朴昌弘的话无疑于火上浇油,那火儿腾的一下子烧的老高。

“等等,我说孙老弟你先消消气,啊!小刘你先出去吧,刚才孙司令有些太激动了,那个命令不算数的,出去以后别乱说,明白没有?”韩永刚一边安慰着孙立人,一边对听到命令快步跑进来的通信员小刘说道。

“就是,就是,都是一家人别伤了和气,我们之间有什么结解不开的?”崔成浩一看事情要不好,赶忙也在一边劝道。

作为事件的挑起者,朴昌弘现在已经傻了,他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要是眼前这个志愿军司令真的不顾一切撤兵归国,那所有的一切就都完了。说到朴昌弘,就不得不简要地介绍一下,现年26岁的朴昌弘作为朝鲜共产党员,此前一直在苏联工作学习,当得知在中国的东北成立了一支朝鲜人民军的时,便立刻风风火火的赶到东北加入了那支部队,依靠自己的资历和苏联方面的支持,朴昌弘很快就爬到了朝鲜人民军的二号位置,并且在自己的周围笼络的一大帮的拥护者。同为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朴昌弘认为那个朱广辉能做到的自己也一定能够做到,他朴昌弘将会作为未来朝鲜人民的救世主。“复仇者”作战打响以后,一路上中国志愿军高歌猛进,日军可以用闻风丧胆来形容,心气颇高的朴昌弘看到如此的情景,立刻就表示中国人能够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在这样的意识指引下,朴昌弘依靠着自己的影响力纠集了一大批军内的高层军官,擅自发动了对北方日军的进攻,最终不但导致了自己的全线溃退,造成朝鲜人民军的惨重损失,还拖了志愿军的后腿。

在那以后朴昌弘总算是消停了一段时间,而且作为失利的主要负责人,还进行了一番感人肺腑的检讨,这样不但没有减低他在军队中的威望,反而赢得了更多的拥护者,众多朝鲜人民军的战士都认为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领导者。从信任危机中走出来的朴昌弘在得知中国军队就地防御后,立刻在朝鲜人民军高层中展开政治攻势,纠集人马前来兴师问罪,那个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主导权究竟在谁的手中,最终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两国军队间产生裂痕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看着一脸愤怒的孙立人和脸上已经变了颜色的高峰,朴昌弘现在明白自己的祸闯大了,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那样傻呆呆的站着,完全没有了刚才不可一世的威风。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旁始终冷眼旁观,半天没有发话的高峰心里明白,朴昌弘之所以会火气冲天,讲话根本没有注意到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二师于熙川巷战中误伤了大量的朝鲜平民百姓,这在朝鲜人民军中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当然就他本人看来,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手下的将士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这毕竟是在朝鲜。

为了日后能够保证东三省的平安,入朝作战是必然的,不过既然孙立人已经借题发挥了,这出戏要是不继续唱下去那就太可惜了,孙立人和韩永刚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自己只要一旁配合好就行了。不管以后的发展如何,这一次要不借着机会好好的震一震朴昌弘那个在苏联加入共产党的家伙,以后双方的合作迟早还要出问题。

在心里定下大概的应付方略,高峰偷偷给韩永刚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的将孙立人连拉带扯的弄出了司令部,剩下的就要看高峰的独角戏唱得怎么样了。

“高副司令我们这……”朝鲜人民军司令崔成浩现在感觉自己没词儿了。

“崔军长,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我们双方在合作上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我个人认为主要原因就在于朝鲜人民军的擅自出动,要不是为了及时回援北方,我们现在可能已经打到平壤了,根本就不会产生现在的不快。

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我也不瞒你们,现在的志愿军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继续南下作战,朝鲜多山,在这样的地形上无法发挥机械化部队的优势,再加上我们的兵力不够,补给线也过长,一但让敌人在狭小的地域牵制住我一师的行动,同时敌人北方的部队趁机南下,我们就变成孤军了,到时候别说是解放朝鲜,就是能够保住现在的成果也很难说阿1高峰一脸诚恳地说道,这些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理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反正只要让朝鲜同志能够相信就行了。

“当然对于朝鲜同志复国心切的想法我们也能够理解,毕竟我们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而且对于贵方的共产主义信仰我们也能够了解,在中国也有布尔什维克嘛!但是战争不是儿戏,就像唯物辩证法里所说的,物质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相信对于这一点朴昌弘副军长更能够明白我的意思。”高峰对朴昌弘说道。

“我对我刚才的话表示深深的道歉,请您向孙司令传达我的歉意,本人是过于复国心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就像您所说的那样,我们在前一段时间是犯下了决不应该出现的错误,在战争中忽略了很多因素过分强调主观意识了。” 朴昌弘借着台阶往下走,刚才已经把他吓坏了,要是中国军队真的离开,那就糟了。

原本朴昌弘是想借助苏联的力量,希望能够在日本撤出中国后的这段时间内复国,但是此时的斯大林根本就抽不出手来,苏联上上下下正处于大清洗的政治恐怖之中,哪有心思来管朝鲜的死活,就算想管也没有哪个精力。敲在这个时候中国人联系上了朝鲜地下抵抗组织,不但援助了一大批的武器装备,还承担了士兵的训练任务,在短时间内让朝鲜人自己拥有了一支真正的武装力量。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中国加入朝鲜人民军的朴昌弘,根本就看不上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在他认为要是没有苏联人在黑龙江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人的前提下,那个所谓的抗日救国军就根本不可能将日本人赶出中国东三剩

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随着接触的增多,朴昌弘也慢慢的改变着自己原来对中国军队的看法,然而无论怎么变他都始终认为与苏联比起来,现在的中国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以后朝鲜的依靠是苏联而不是中国,再说中国人这样做也是在利用朝鲜为自己低档住日人本的进攻,而苏联同为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更会大公无私的帮助自己的,只要日后苏联缓过劲来,还用怕日本人吗?抱着这样的想法,朴昌弘在与中国军队合作期间只是想借助中国人的力量,将日本人赶出朝鲜,等达到这个目的以后再想办法借助苏联人的力量把中国人赶出去。

有着如此想法的朴昌弘,在自己日常的言行中就不知不觉的将其流露出来,有样学样的,很大一批朝鲜高层人士在与中方的交往中也开始变得强硬,再加上熙川一战大量的平民倒在了中国人的枪炮下,更让这些人放言要赶走中国人自己解放祖国。虽然朴昌弘并不愿意与中国人合作,但是他十分清楚这个时候离开中国人的帮助,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为此他打算借着熙川事件逼中国军队南下。可没成想,到了最后自己的强硬演变为如此的结果。

高峰也很明白朴昌弘现在的想法,毕竟站在他的角度上看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明摆着双方的合作暂时还不能中止,在这样的条件下将主动权牢牢的握在自己一方手中才是上上之策。

“哎!哪里的话,我也要代表我们孙司令向你们道歉那,刚才他实在是太激动了。我们在熙川一战中名扬全中国的抗日救国军 ‘万岁师’损失可不小啊,那本身就是我直属的部队,他们的情况我最清楚,先是熙川城外的野战,然后就是攻城巷战,再往后不经休整马不停蹄的向北开进,与一师一同支援北方战线,一连串的战斗可是让二师伤筋动骨阿!

而且在熙川以南打歼灭战的三师也是同样如此的,受制于地形的限制,一师根本就派不上用场,整个歼灭战就是靠着三师自己打下来的,崔军长你们也跟日军交过手了,您想面对两倍的敌军,打成那个样子,三师的损失要多大啊#孙司令看到如此惨重的伤亡有些心里不舒服,要不他是不会说出刚才的那番话的。

在你们来之前不久,我们刚刚接到朱司令的命令,限于二、三师损失太大,将在未来的几天将撤回东三省休整,届时5师和11师将会接替他们的防务,那两个师同人民军一样都是新兵,还都没有上过战场,未来的一段时间说句实话,整条战线就是靠着一师在撑门面,我们暂时能够防御住就不错了,那还腾的手去进攻啊1高峰现在说起谎话来是脸不红心不跳,说的就跟真的一样。

其实只要仔细的想一想,好好的分析一下,要真像他说的那样损失惨重,他早就跑到朝鲜人民军的驻地去骂大街了,还能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讲道理?至于部队轮战,是高峰刚刚想到的。现在双方的阵地消耗战已经不可避免了,与其继续将二、三两个绝对主力师留在朝鲜,还不如学习一下后世中国军队的十年老山轮战,让自己一方所有的军队都在战场上好好的学习、磨练一下。最近的例子就是刚刚在蓝天起步的志愿军空军,在这一方面人家已经走在前面了,现在高志航他们的空军凭借着飞机性能上的绝对优势,借助J-1极高的空战生存性能,已经在天上开始用实战培养自己的下一代飞行员了。而对于他们陆军来说,这样的优势同样存在,只要有一师在后方压阵,日本人就不敢轻举妄动,在牢牢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高峰对于守住目前的防线还是十分自信的,所以他打算跟朱广辉商量一下,“相信那个家伙一定不会拒绝的吧1这就是已经把话都放出去了的高峰的想法。

大大的虚报了自己的伤亡情况,非常巧妙的以次化被动为主动,“为了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志愿军损失惨重,难道这还不够吗?”这一点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崔成浩等人的脑海中。他和他的同事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些都不是真的,在他们看来如果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战绩,自身的伤亡也一定不会小的,日本人的利害他们早就已经尝到了,以三比一的兵力比都没打过人家,更何况志愿军在歼灭战中,依靠一个师的力量就消灭了几乎两倍于其的敌人呢!

“哦,损失很大吗?志愿军马上就要换防,要是这个时候日本人北上进攻,我们的防线会不会有问题?” 朴昌弘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关心向南进攻的问题了,如果一下子抽走志愿军两个师的主力部队,整条防线就将岌岌可危了。

“暂时应该还没有问题吧!请放心,我们中国人绝不会食言的,我们朱司令曾经答应过贵方,至少会帮助朝鲜人民军稳定住半个朝鲜,也就是说至少要光复平壤,没有达到这一点我们是不会收手不管的。”高峰先打消掉朴昌弘的疑虑。

而后又动容的继续说道:“当然,在时间上可能会拉的很长,我们不可能派来大量的军队入朝作战,要知道我们现在在国内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危机四伏啊!所以很遗憾短期内我们能够守住这条防线就不错了,那里还谈得上向南进攻呢?”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朝鲜同志们根本就将来时的目的抛到了脑后,整个人的观点都被高峰引导到如何防御上去了,而对于熙川的误伤平民事件,也在“兄弟友好1的口号中放到了一边,以朝鲜人民军的同志看来,志愿军为了朝鲜人民的独立事业牺牲的太大了。此时的朴昌弘也没有出来唱反调,虽然他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但再也不敢口无遮拦了,要是在这个时候弄出点儿事情来,可就不好收拾了。

经过一番啰里啰唆的相互安慰和鼓励以后,高峰终于送走了原本前来兴师问罪的朝鲜同志。而后根本就没有走远,躲在一旁静观事态发展的韩永刚和孙立人,在朝鲜人民军的高层领导们一走,便立刻进入司令部。一进门,两个人就对高峰竖起了大拇指。

“我说高师长,高副司令,你可真行啊!一个人就都摆平了,原本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的,让你这么一弄,可是千恩万谢离开的,我看你干脆连我这个政委的活都兼顾算了。”韩永刚用夸张的语气称赞高峰道。

“同感,我在一旁听的都无法形容了,原本没有理的地方,最后让你绕来绕去的反而成了我们的优点了,不但便宜占竟要让人家给你歌功颂德。哎!实在是厉害1孙立人也笑着说道,刚才那怒目圆睁的形象造就已经换了。

“我说你们两位,就别再损我了,那种情况下,我能怎么说呢?至于我们的真实伤亡情况,就算你告诉人家了,他们会相信吗?就算相信了,那也只能令我们现在面临的形势更糟而已,有的时候善意的谎言对大家都有好处。”高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

高峰现在慢慢回想起刚才的经历,很明显那个朴昌弘已经对自己的话有所怀疑了,只是他没有更多的证据进行反驳而已,“苏联人的洗脑工作干得真不错,不知道以后这家伙会不会也把朝鲜共产党的名字改为劳动党1。抱着这样无聊的想法,高峰不知不觉想到了自己那个时代的北朝鲜。

“对了,高副司令,你刚才说接到命令要进行部队轮换,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孙立人没好意思往下说。

“嗯!算是我突然想到的主意吧,我正要跟你们商量呢!要知道,话我已经放出去了,我们现在的那两个主力师可是‘损失惨重’,继续放在这里那要不了多久朝鲜同志们就会反应过来的,到时候我们怎么解释?

而且,我从空军的轮换培训中受到一点启发,反正现在已经变成消耗战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像空军那样,让更多的部队取得实战经验呢,只要一师在这里压阵,对面的日本人就不敢轻举妄动,我们可以把磨练出一支精锐之师的损失减到最少。”高峰解释道。

“好主意,但是我还提醒你一下,我们的伤亡数字那可都是板上钉钉的,而且这是在朝鲜,人家能不知道我们的真实损失吗?”韩永刚说道,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小心让人家看穿了自己人的小把戏。

“这倒不至于吧!我们的编制本身就是秘密的,外界只能估计出大概的数量,而且除了二师以外,其余的两个师并没有在朝鲜人民军面前出现过,想要瞒住一时应该还不成问题吧!但是为了以后不发生其他的麻烦,我看还是尽快轮换的好,这样我们双方都放心。”孙立人说道。

原本被打断的三人会议在经历过这一段插曲后,又继续往下进行,既然已经定好了大方向,三个人再商量起来就顺畅的多了,不久之后一份未来的作战计划就发到了北京,毕竟最后的决定权还在朱广辉的手里。

将手中刚刚收到的电报放到自己的桌上,朱广辉习惯性的用双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朝鲜的事情还真不好办哪1年轻的司令在心里抱怨道。

“看来我们的好意,人家不领啊!照电报上所说的,我们的朝鲜‘同志加兄弟’,已经对我们很不满意了,要不是高峰那家伙实在够机灵,现在的朝鲜可就热闹喽1已经看过电报内容的梁兴在一旁感慨道。

“没错,但是我们现在是不可能撤回来的,最起码短时间内还不行。通过朴昌弘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苏联人居然在我们缔造的朝鲜人民军中有着如此高的影响力,这可是给我们敲了一下警钟阿!我可不想到了最后,又让苏联人渔翁得利,我们对于朝鲜人民军的控制做的太差了,金日成那样的人物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看来必要的时候要让王恩强出手了。”朱广辉平淡的说道。

“这也倒是个办法,不过你这家伙绝对不会轻易用到王恩强的,而且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除掉那个朴昌弘也不是你老怪的作风。说吧!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看你那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就知道朴昌弘的好日子快要结束了。”梁兴实在是太了解朱广辉了,依照朱广辉的个性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去搞暗杀的。

“我打算后撤所有的军队,既然人家想让我们去前线拼杀,我就偏不如他的意,本人最讨厌按照别人铺好的路去走。我认为孙立人的态度还不够强硬,这回我要给他玩个大场面,朝鲜方面的问题我们要快刀斩乱麻。”朱广辉阴笑着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