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十一章

“放心吧!简单的芯片生产,经过几年的时间是不成问题,当然那要给我们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冯峰极有信心地回答道。

“好像你们几个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一点,要知道就你们所说的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大量的人才,不会那么容易。我承认如果仅仅是为了培养专业技术生产人员,时间是够用了,但是大家要培养的是科研型、复合型人才,仅仅依靠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吧1朱广辉在一旁说道。

“是啊,我们将教给他们的都是一些边缘科学,或是各方面基础要求很高的学科,知识面覆盖极广,再也不是那种纯专一的学科攻关了。想在未来让他们有所作为,就不得不扩展他们的眼界,要不等到多部门合作的时候,可就要出大笑话了。”梁兴也在一旁附和道。

“各位我可不是在打击你们,这个计划可是相当不错的,别都哭丧着脸,我话还没说完呢,这点是可以解决的1看到众人一脸失望的表情,朱广辉连忙解释道。

“我的意思就是大家一块上,用不着分开搞科研,我们完全可以把他们都带到基地里去,将那里作为整个科研基地,由大家轮流授课,就像在学校那样,分门别类逐步提高,上自己专业课的时候可以再分开,你们看呢?”朱广辉说道。

“老怪,你的想法是不错,但是那样的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一但秘密被泄漏那……”梁兴在一旁说道。

“就是,基地如果作为科研的秘密场所的确是不错,但是如果发生泄密的话,损失将会是我们承受不了的。想当初,大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然而风险太大了,最后大家都放弃了,虽然自己单干效果要差一些,但是最起码保密性还是有一定的保证的。”吴亮在一旁赞同梁兴的观点说道。

“我原先就认为这个的点子不错,要说可能发生泄密,就在山洞中那种环境下,能到哪里去泄密呀!电磁波都被屏蔽了,要想泄密除非出去,但是层层的守卫他们出的去吗?那可都是电子锁,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啊1段飞羽显然是朱广辉的支持者。

“那个想法的确相当诱人,基地的基础条件是最好的,即使是从保密性上讲,也要比外面好的多了,原本我们已经一致同意,到时候把那里交给赵志高的,但是现在老怪这么一说,我可是又动心了啊1李道诚对于基地里的各项设施和条件眼馋得够呛。

“既然我已经提出来了,你们就放心吧!一定给你们创造出最好的条件,如果刨除安全的问题,大家再没有其他的疑虑的话,我看就这么定了,从表情上就知道大家都想回基地发展的。保密工作就交给恩强和道诚了,恩强现在不在这里,到时候我会跟他讲明白的,至于道诚你,要是想回基地发展的话,对每一个人的测谎是免不了的了,这点就靠你了。

而大家走后留下的空当,就要看奸商和我们的段大财神能不能处理好了,军事上的事情我会尽力的,不会让大家操心。”朱广辉微笑着说道,能做到这种结果,是他对自己战友的最大帮助了,所有的事情可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简单。

“既然老怪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表个态,你们空下来的行政职务我来处理了。”梁兴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那么其它的专业工作看来就要让我去想办法了,我呢,也不喊什么大口号了,本人会尽最大的努力的,将你们离开后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点。”段飞羽也表态道。

“飞羽,我们大量吸引外来人员,会不会导致广大人民的恐慌阿!要知道,现在的中国来百姓对于那些洋人可是深恶痛绝的,我们这样做,到头来会不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别好事没办成到惹了一肚子的气。”平常从来不发表意见的单海涛说道。单海涛和夏海涛,他们两个人名字上只是一字之差,在性格上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夏海涛个性外向、张扬,而单海涛恰恰相反性格十分的内向,很少跟别人交流自己的经验,他此时的发言可把大家惊奇坏了。

“哇噻,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的单大炮终于发言了。”吴亮在一旁伸着舌头夸张地说道。

“灯不亮,你先一边歇着去,人家老单说的的确没错阿!这可是个大问题,我们可不是在90年代以后,那时候的中国人跟现在可没法比,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会出大娄子的。”夏海涛打抱不平道。

“对于这一点,你们几个放心,在现在的中国,别人可能办不到,但是我们却可以啊!别忘了,老百姓们现在可把老怪当神仙一样的看待,他现在说什么是好的,半个中国的人都不会认为那是坏的。到时候只要打好宣传战,再让老怪自己多来上几次广告,不就成了吗?”梁兴在一旁出着主意。

“就是,长时间的封建独裁统治,让中国人对于统治者个人的魅力以及能力看得很重,在这一方面现在整个中国又有谁能比得上我们的老怪呢!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上演战争奇迹,将日本人赶出了东三剩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表现也是相当的不差,单刀赴会,只身一人说服宋哲元将军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还有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出国作战了,这是中国几十年来的第一次啊!只要再多打几个胜仗,到时我们的舆论宣传再扇上几把火,将人民的主流意识进行引导,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反而有可能再一次提高老怪的个人威望,光是这一点对于我们未来的统一大业就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段飞羽十分赞同梁兴的观点。

“噗,喂,喂,喂,你们这是想干吗?你们就不怕我也会像毛主席那样来上一次文化大革命?”朱广辉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还没等咽下去呢,就让他给喷了出来,他可实在是不想干这样的事情。

“就你?得了吧!要是你在内部政治斗争上有那种本事,现在还会发愁如何与老前辈们相处?可能早就已经打过去了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不论对外的政治、经济、军事上的战略,你小子都可以算得上是天才了,但是只要是对内你跟白痴也差不了多少1梁兴坐在朱广辉身边眼睛一翻说道。

“我十分同意奸商的观点,再说了,这可是为了大局着想,就是我们想去还没有哪个威望呢!为了祖国的未来,你就义无反顾、大胆的往前走吧,我们会在后面摇旗呐喊的。”吴亮唯恐天下不乱。

“就是,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职责,为了党国的利益,兄弟你一路走好1邢瑞也落井下石说道。

对于这帮把自己性格摸的透透的家伙,朱广辉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梁兴说的没错自己对外是一把好手,对内可以说是下不了手,也不愿意去想那方面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在逃避这个敏感的问题。对于外国人他想到什么就可以办到什么,但是对于自己的同胞,即使是面对着蒋介石,他也不愿意打内战,毕竟那是自己的同胞。

“老怪,你别跟就快没命了似的,这最后还等着你拍板呢1田宇在一旁催促道。

“行了,行了,一切OK还不行嘛!本人舍命陪君子,为了你们的理想和事业只能往雷区里冲了。”这是他朱广辉的职责,一个逃避不了的职责。

“这才是老怪,刚才婆婆妈妈的,简直就不是平常的你嘛1夏海涛点头说道。

“段大财神,这就是你给我的好消息啊,现在我就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我算是服了你了1嘴巴上的利益还是要占的,这是已经把自己都赔进去的朱广辉,唯一能找回点面子的地方了。

“那我要是告诉你后面的这个消息,你不是连剩下的半条命都没了吗?”段飞羽诙谐地笑着说道。

“赶快说来听听,很坏的消息吗?”梁兴急切地说道,毕竟坏消息所可能带来的影响是令人难以估计的。

“这个坏消息只是对我们的朱司令而言的,与其他人无关,这可是我们政治宣传战线的一号任务,也是为了把老怪的光辉形象再喷上两层金粉。现在我郑重的宣告,朱广辉同志,本人受北大全体师生的委托,请您后天到北京大学进行演讲,同时与媒体们好好的交流一下,不知可否赏光?”段飞羽说到最后声音都变了,他看到朱广辉一脸痛苦的样子,差点就抱着肚子大笑了。

1934年10月25日,代号为“封神”的人才培养计划就这样如此诞生了,现在的与会者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计划会给中国的未来,带来多么大的变化,会将人类的科技在短短的十年不到的时间里,抬高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仅仅是为了抢时间,为了能够赶上他们原定的计划,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在创造着历史了!

北大,也许对30年代中国众多的大学生而言,是心目中最神圣的学府,能够在这里讲学、演讲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或政客们的期望,但对这个时候的朱广辉却而言却没有那样的好心情,此时漫步在北大校园中的他正在思考着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局面。

为了准备好这次活动,北大的师生们可是费尽了心思,老校长蔡元培先生更是亲自出马邀请,由此可见此时的朱广辉面子有多大了。当然那只是对他人而言的,对于朱广辉他自己来说,是最不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了,流着AB型血他,照梁兴的话来说,性格多变,要不也就不会被叫作老怪了。有的时候很喜欢热闹,有的时候却见到人多就头疼,有的时候十分坚决,有的时候却优柔寡断,总之以他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当领导人的,但是现在鸭子已经上架了,想跑都跑不了。

就这么晕晕乎乎的,朱广辉终于走上了讲台,如果面对的是自己手下的将士,那他的话可就多去了,然而现在台下的是众多的北大师生,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着两天的忙碌让他根本就没有做好演讲的准备,虽然一点信心也没有,但是经历过众多大场面的他根本就不会在表情上流露出任何的异样,照台下的师生们看来,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正自信满满的走上演讲台。

“妈的,段飞羽那个混蛋,让老子来演讲连稿子都不给准备一份,这还讲个什么嘛!不管了,豁出去了,这回我也给你来个狠的。”下定决心的朱广辉,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各位老师同学们,很荣幸我能够被邀请来北大与大家进行交流,原本蔡老先生意思我能来做一次演讲,但是就我自己的理解,这应该是我们大家之间的交流,而不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所以我希望能够将原来的安排改变一下,大家想知道什么,尽管说,只要不涉及到重要的秘密,我向大家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荆在这里我想蔡老先生抱歉了。”说完朱广辉对这蔡元培老校长投去抱歉的目光。

朱广辉的话可是在师生中一起了很大的反响,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原本以为要在演讲后才能提有限的几个问题,哪成想会变成这个样子,一时间你看我看你的,谁也没有站起来提问。即使是对于思潮最先进的北大学生来说,这在国内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终于,一位年轻的男同学打破了僵局,站起身来问道:“请问朱司令,您是如何上演东三省的奇迹的呢?现在全国有很多的说法,我们并不知道那一个才是真的,您能告诉我们吗?”

“这位同学,我先纠正一个问题,在这里没有什么司令之类的称呼,我们只是同龄人之间的交流,本人还差3个月才满25岁,在你们当中很多人比我还要大几岁呢,同为中华年轻儿女的我们是绝对平等的,在这里大家是在相互学习,算是一种同学之间的关系吧!

至于你的问题呢!能够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内,将战争进行到那种程度,的确是十分不容易的,但是那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功劳是属于在前线厮杀的将士们的,我只是尽了我个人的本分,干了我应该干的工作而已。没有众多抗日救国军将士们的流血牺牲,根本就不会有现在中国北方的大好形势,可能外界过分的夸大了我个人的功劳,在这里我必须要纠正一下。”朱广辉微笑着回答道。

“您好,请问你是如何训练出如此一支强大的部队的呢?特别是那只机械化部队,据我们所知,以国内现在的生产能力根本就达不到那种水平阿1有一个男同学站起来问道。

“这位同学,我只能说你太小看自己的祖国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够让人知道的,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我们的祖国在历史上有着无比辉煌的业绩,如果没有中国人的四大发明,世界要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不知还要经过多少年的摸索,当然我们在明朝以后开始末落,进而有了屈辱的百年历史。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崛起,就是因为我们把握住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众多志同道合者集结在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付出自己的一生,有理想、有能力、有条件所、有需要的一切,作为中华大地的年轻一代,我们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前进的。”

“请问您对现在的国共内战有何看法呢?”现在学生们已经不再拘谨了。

“对于中国国内现在的内战局面,我深表遗憾,就我个人而言是绝不愿意看到内战的。我们的祖国还很落后,应该把精力都放到经济建设上去,不断地增强我们祖国的国力,要知道现在我国的周边可不太平,日本人亡我之心不死,而国内却还在打内战,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国共两党能够立即停战,双方进行和平谈判,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同为炎黄子孙、同为中华儿女,现在正是齐心协力共建祖国的时候。世界经济危机刚刚过去没有几年,我们中国正迎来一个发展的黄金阶段,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发展,我们会后悔一辈子的。

中国已经经历了太久的战乱了,也再经历不起那样的动乱年代了,我真心的希望国共两党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为了民族、为了祖国、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停止内战。”朱广辉侃侃而谈道,迎接他的是台下一片潮水般的掌声。

“朱将军,我冒昧的问一个问题,据说现您手下的军队已经入朝作战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吗?。”一个老师模样的中年人问道。

“是的,在10月23凌晨我们的空军首先飞过图门江,中国军队再一次跨出国门入朝作战,到目前为止作战的效果还不错,在陆地上我们歼灭了2两个满编的日本师团,在空中击落了敌军上百架飞机,现已占领熙川正向德川、顺川方向攻击前进。”

听到如此的战果,立刻又引来了台下一片疯狂般的掌声,所有人都为中国军队境外作战的胜利,感到骄傲和自豪。已经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军队终于又再次跨出国门了。

“将军,我们会直接把日本人赶回他们的老家吗?”一位北大女生站起来激动地说道。

“很遗憾,以现在抗日救国军的实力,最多只能保住半个朝鲜的控制权,因为我们还没有强大的海军,因为我们的工业底子实在是太差,大规模、长时间的战争消耗我们拼不起。战争打的就是国力,打的就是工业基础,打的就是金钱、物资,但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撑不起那样高强度的消耗阿!

当然也许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以后,我们能够做到那一点,那就要靠我们全体中华儿女们的努力奋斗,自己的路要自己去开拓,人人都希望自己的祖国能够更加的强大,但强大不是嘴上说出来的,是靠我们每一个人拼命奋斗出来的,靠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去填补国家的每一项空白,那才是长远之计啊1朱广辉动情地说道。

在讲台下方,梁兴正和段飞羽一同看着他们好友的表演,“这家伙连这个都敢说,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日本人我们的战略意图吗?”段飞羽一脸惊讶的说道。

“他那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那家伙可是被日本人称之为‘东方鬼狐’的人,他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你认为日本人就会立刻相信吗?我看,多半还会认为那是他是的花招呢1梁兴对于段飞羽的观点并不是很赞同。

“这倒也是,等日本人明白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都撤回来了,不过这家伙现在也太能吹了吧1显然对于朱广辉的表现段飞羽实在是说不出别的话了。照段飞羽看来朱广辉干脆去该行,当单口相声演员算了,这哪儿是那个最讨厌这种场面的老怪阿!

“管他呢!他现在表现的越好对我们越有利,除了咱们自己这帮人,又有谁能够知道他在胡吹呢?”看着台上讲的兴高采烈的朱广辉,梁兴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段飞羽其实说的一点也没错,对于从未来来到这个时代的朱广辉而言,他的知识面实在是太广了,一会儿扯到东,一会儿扯到西,给北大师生们的印象就是,这个朱司令不论政治、经济、军事还是自然科学,都有着极高的造诣,让人不把他当成一个天才都不行。

“请问您是在那所大学毕业的呢?又曾经到哪个国家留过学,您的知识面实在是太广了,即使是在我们北大也找不出来这样的人阿1一位老教授问道。

“嗯1这个问题实在是令朱广辉很难回答。

“我是学医学的,不过我所就读的那所大学是综合性的,我自己属于医学临床专业5年制学员,大学毕业近两年,现在是医学学士学位,本人从来没有出国留学过,我学到的知识都是在国内获得的,至于我所毕业的大学,很遗憾现在还不能公布,因为他现在还没对外招生,在那里学习的人很少,加起来不到你们一个班的人数,至于其他的就属于秘密了,请恕我不能透漏。”拐了一个弯,对于朱广辉而言这绝不算是说谎的。

“那他什么时候能够招生呢?我们可以去报考吗?”一个性急的学生已经开始询问招生情况了。

“这个,我只能说是快了,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清楚,至于报考,由于招收的人数极其有限,那里只要最好的,我再不能说下去了。”朱广辉此时幽默的一笑。

“将军,就我们所知道的,您在东三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所有的中小学学生都是免费入学的,而且还聘请了大量的外籍教师任教,是这样吗?”又一个问题。

“没错,知识和科技能力是一个国家强大与否的标志,在这方面我们已经落后世界很多了,没有知识就没一切,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要是我国今天能够发展到西方列强那样,小小的日本还敢跟我们打吗?

我们祖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满清的闭关锁国、妄自尊大,几百年的时间时我们从世界文明的顶峰跌落到谷底,我们已经远远的落后于这个世界,再不奋起直追能行吗?

但是仅仅依靠我们自身的能力实在是太渺小了,只有走出去请进来才是上上之策,与国际接轨才能使我们发展的更快,才能追回我们已经失去的时间。事实上东三省远远不止在教育上引进外国人才,在其他很多领域内引进的力度可能更大,在我们的重型机床厂、炼钢厂、建设工地、造船厂中等等行业,这些外籍人员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经过我们半年多的试行看来,使用这种方法和制度令我们拥有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发展速度,现在的东三省跟半年前相比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不经历那种变化的人绝对不会相信那是半年之间所完成的。

为此,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在东三省正式实行‘改革开放’,以后进入东三省工作的外国人只会更多,我们不但要在商业上与国外进行多方面的交流,而且还要以重金从国外聘请大量的工程、技术、管理等人才,加入我们的建设大军,在此建设过程中我们不但可以保持高速的发展势头,而且可以快速的培养出我们自己的专业人才,说的白一点,我们就是在借鸡下蛋。

当然,随着国门的打开一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也必将随之而来,但与我们所能够得到的发展机会与时间相比,那种代价是绝对值得的,为了防备这些不良影响,我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制定了很多相关的法规,是专门用来约束外来工作人员的,只要到了我们的国家就必须按照我们的法律、法规办事,不管你是哪国人,一但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违法,一律严惩不贷,这样的例子在东三省并不少见。”朱广辉一脸严肃的回答道,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能出现纰漏。

“请问,你就不担心外国势力过多地进入我国,从而造成日后的隐患,以及列强插手中国事务的借口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近百年的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一点,对于这一点您有何解释哪?”一个最后排的中年人问道,从哪种趾高气扬的表情上就知道他没按什么好心。

“对于您的这种观点我不能认同,自古有云‘有容乃大’,如果按照您的说法,我们就要去学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闭关锁国吗?我们这些年来出国留学的学生们都是在做无用功了,我们安安稳稳的在家过日子,列强就不会介入中国事务了吗?那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如果你的实力够强,还会有人上门惹事生非吗?”朱广辉在讲台上第一次横眉冷对。

与此时正卖力自圆其说的朱广辉不同,他台下的两位同事就像是在动物园看猩猩一般,就差没有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了。段飞羽看着台上正义愤填膺痛诉他人的朱广辉对梁兴说道:“我靠,老怪可以嘛\能营造气氛,这下子恐怕明天所有的报纸头条都要一样了1

“同感,没有想到最头疼的问题居然就这样让他给糊弄过去了,谁叫这家伙的应变能力是超强的。从他作战的方式就可以看出来,永远只定大方向,其余的随机应变,别人变他也跟着变,而且还都变得恰到好处,有的时候明明是他理亏绕着绕着就进了他的圈套,跟他一起上下铺五年这样的事情看的太多了。而且,就我的了解,那家伙实在是懒得要死,不管做什么事,向来都是不到最后时刻不会去完成的。”梁兴向段飞羽解释着朱广辉的做人原则。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在随机应变方面是个天才,而且在战略上也相当的不错,每次总觉得那家伙在冒险,但事实上他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也没有失过手,从某方面来讲他可能是我们中最不会去冒险的人,绝对不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交手都快成了他的座右铭了。”段飞羽也在一旁感叹道。

这个时候的朱广辉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站在台上的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使出了浑身解数对付着各种层出不穷的奇怪问题,从国家到大事到个人隐私,从政治立场到个人信仰,从国内到国外,朱广辉自己已经不知道回答了多少个问题了,在他感叹有如此多的问题时,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在此次演讲以后北京和东北的各大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条消息,一间整个北中国掀起了一股重建中华盛事的风潮。

与国内风风火火的状态不同,此时的朝鲜战场已经进入了双方对峙的阶段,中国军队在占领了德川以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南下顺川,而是开始了原地休整,并修筑起了防线,摸不清对手是什么意图的日军也没有轻举妄动,为自己的鲁莽已经搭上了两个师团的植田谦吉大将,现在已经小心到了极点,生怕那又是中国人为他准备好的陷阱。

此时的汉城司令部内,植田谦吉大将“啪1一声将手中的报告甩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而后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着。

“你们已经看过了,都说说那个支那人又在打什么主意。”植田谦吉大将询问着站在一旁的几位师团长和参谋部的人员。

“司令官阁下,如果按对方的部署来看,那个‘东方鬼狐’在北京讲的话有可能是真的,我认为他在故弄玄虚,我们应该趁着中国人还没有把防线建好的时候立刻向德川挺进。”上杉坊均少将说道。

“上杉君,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不是‘东方鬼狐’了,而且就算是敌人想要就地防御,我们在野外有可能战胜中国人的机械化师吗?要知道我们在进攻期间是不可能部署相当完善的防御工事的,如果在那时,那支机动力超强的部队从侧后方对我进行突袭,我们中有哪一个师团可以在野战中顶得住对方的打击吗?”仓田源二少将在一旁反驳道。

“我跟两位的部分想法想同,战争打到现在还没有到对方非要防御的阶段,他们几乎放弃了海岸线,相信就是为了防备我们的海军,以现在的情形看来他们是为了给自己留下条后路,即使向南进攻不成,仍然可以稳守自己占领的地域,帝国已经无法威胁到满洲的安全,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为自己赢得了发展的时间。

至于上杉君想一鼓作气打到满洲恐怕还不现实,就像仓田君所言,对于支那人的机械化部队我们根本就没有好办法,而且我们也得不到战场的制空权,强攻对我们根本就没有好处。”司令部参谋长加藤义夫中将说道。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议论纷纷,各提各的见解,有的想打,有的又害怕对方的反击,看着眼前的景象植田谦吉司令官实在很难做出决定。如果按照他的本意以及大本营的命令,帝国军队就应该立即北上,可是那只中国人的机械化部队就像是一把瞄着自己要害的刺刀,一不小心就会吃大亏的,对于那支部队的战斗力他可再也不敢低估了。

“不愧是东方鬼狐,居然直接就告诉我们他自己的战略意图,好高明的手段。此时就地防御?那是不可能的,也许以后会防御,但绝不是现在,真不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对于自己的对手,植田谦吉大将在赞叹其精明的同时,又有感到一丝兴奋,能够在战场上碰到这样的敌人并战而胜之,是一个武人最大的荣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