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十章

与那些刚刚完成了首次作战任务兴奋的飞行员们不同,谢总他们几个人更看重的是,自己的飞机在实战中到底暴露出了多少问题,这回他们几个人正围在刚刚归航的几个飞行员跟前,一边记录着飞行数据,一边询问飞行员们在实战中发现了那些不足。

“谢总,能不能把那个多管火箭弹给我们的飞机上多放上几个,那东西对地攻击的时候感觉特有威力,还有我们这些秃鹫们都感到,仅仅一个人又要负责飞行,又要负责对地攻击有些吃力,能不能以后改成双人驾驶,一人负责飞行另一人负责攻击呢?”廖学坤作为秃鹫们的头儿提出自己的意见。

“哦,好的,这我们先记下来,不过要想改为双人驾驶估计要等到战争结束以后了,而对于你们要求增加火箭弹的挂载,我们现在也没有多少办法,那些都是试验品,根本就没有定型量产,也要等到以后了。”谢总无奈的回答道。

“那也没有关系的,凭着现在的秃鹫照样打得小鬼子没脾气。” 廖学坤笑着说道。

“志航啊!你们飞J-1战斗机的有什么意见吗?”谢总扭过头来问着高志航。

“意见?哪儿可能还有意见,我们那帮小子现在都乐上天了,J-1的性能实在是太好了,尤其在实战中生存性能,我都不知到挨了多少小鬼子的枪子儿了,现在那架飞机还不是好好的。这要比卖给德国人的J-2型好很多阿,也许在小范围内的机动不如J-2,但是综合评定绝对是这个。”说着高志航竖了竖大拇指。

终于,过了一段时间后,高志航他们几个飞行员被询问完毕,一个个都立刻赶回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的房间休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再上蓝天,为陆军守好他们的上空,这个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而其他的地勤人员则抓紧时间,对飞机进行检修以及换装弹药,等到老鹰们再次出发的时候,可就是完全为空战做准备了。

与偷袭得手正在兴高采烈的中国空军相比,植田谦吉大将现在的心情只能用糟糕透顶来形容,在一心想着向对方进攻的时候,冷不防让人家在自己的地盘上来了一记闷棍,那种感觉是在是不好。

由于这次的空中偷袭,不但在人员物资上损失惨重,而且这仗还没有在地面上正式开打呢,就已经在空袭中失去了一位中将,再加上空军的损失,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我们的部队现在情况如何,我指的是向清津支援的军队,有没有遭到敌军的袭击,还有敌军的动向。立刻调查清楚,马上向我汇报1 植田谦吉大将对着自己的参谋命令道。

此时的植田谦吉大将有一个预感,这次中国人的进攻绝对不是仅仅为了日后防御,很可能已经渡过了两江,要不是那样的话也用不着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是敌人的进攻方向到底在哪里呢?这是植田谦吉大将现在正在考虑的。

经过不长时间的等待,离去的参谋匆匆跑了进来,想着自己的长官报告道:“将军阁下,现在19师团已经到达清津南170公里的位置,路上并没有遭到敌人的空军袭击。据情报人员报告在南阳、惠山、满浦、榆林等两江沿线上,都有敌人活动,由于我方飞机在两江上空这几处地方没有制空权,空军的侦察机根本没有办法接近侦查。”

“那个装甲师现在在哪里?” 植田谦吉大将冷冷的问道。

“没有最新的消息,还是跟上次得到的一样,在空袭开始前两天,支那军人就已经将自己的驻地周边封锁,以演习为名向北调动,现在只能预测他们能够到达的地点范围,无法真正得知其确切位置。”参谋回答道。

“向北吗?” 植田谦吉大将喃喃低语道,突然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猛然转过身来冲到桌子上的地图旁。

“该死,上当了1 植田谦吉大将咬牙切齿地说道。

此时的植田谦吉大将看着眼前的地图,他现在已经能够确定对手大概的意图了,对于中国人将渡江作战这一点看来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由于自己在清津被偷袭后,将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北方。而且敌人飞机的攻击对象全部为地面目标,造成了敌人将从北部突破图们江后南下的假象。

“命令空军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知道敌人的主攻方向,记住不惜任何代价1 植田谦吉大将怒吼道,现在的大将知道自己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如果再不快一点的话,最好的反击时机就没了。

就在植田谦吉大将刚刚下达完命令,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进来,“报告,阁下,支那人的机械化部队已经在榆林以北渡过鸭绿江,现已突袭占领江界正全速向前川、熙川防线前进。”

“声东击西1这是大将现在唯一所想到的了。

“那些守军是干什么吃的?连敌人的先锋部队,都挡不住吗?”在大将的印象中,江上的桥梁早就已经被炸毁了,那么一支庞大的机械化部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全部渡过鸭绿江,那只会是敌人的先锋部队。

“阁下,敌机械化师已全部渡过鸭绿江,刚刚收到空军的回报,他们在江面上搭设了大型浮桥,现在正在渡江的是支那人的步兵部队,他们正沿着已开辟的道路高速前进。”刚刚进来报告的人解释道。

在得知敌人的机械化部队已经完全的渡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后,植田谦吉大将反而冷静了下来,现在已经不是去想如何进攻的问题了,虽然朝鲜多山,不利于机械化部队作战,但是只要那支部队在朝鲜一天,对帝国军队就是一个威胁,一个致命的威胁。

“命令3、9、11三个师团迅速从驻地出发,赶往顺川。同时命令在顺川的第七师团,在咸兴的第21师团除留守部分人员外立刻向熙川前进,务必在熙川挡住支那的军队,必要时炸毁所有的桥梁。” 植田谦吉大将命令道,这个时候时间就意味着一切。

植田谦吉大将的部署很可能就要全部的落空了,因为一师现在战略意图根本就不是攻城略地,他们依靠着自己的高机动性,早就已经准备好围点打援了,要知道在野战中没有坚固工事的日军,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住一师的集团式冲锋,当然孙立人是不会把战场定在大山里的,虽说朝鲜北部为山地地形,但并不是没有平缓的地带,现在的一师正在养精蓄锐,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大战。

那支正在渡江的部队也不是抗日救国军的主战部队,而是刚刚成立了没有久的朝鲜人民军,中国参战的二、三两个师已经形成了半摩托化行军,完全跟得上一师的速度。

当然了,既然已经南下了,熙川是不可能不打的,但真正的攻城战是交给了二师,毕竟在巷战中装甲部队占不了多少便宜,反而有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个时候让被誉为“万岁师1的二师来打,是最恰当的选择了,而三师则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加入到战场之中。

盯着前方硝烟弥漫的战线,粟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终于要上去了1此时的粟团长眼中除了敌人就没有别的了。

想当初粟裕得知即将要进入抗日救国军的时候,还老大不乐意的,自己明明是中国工农红军的一员,干吗周副主席非要把自己送到抗日救国军里来,刚知道消息的那几天,他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

但是后来的一切改变了他对抗日救国军的看法,在分到二师以前,他被派到陆军学院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这完全是为他一个人开设的,为的就是让他系统地了解一下抗日救国军发展的全过程,以及现在的各种武器装备。当然,短短的7天时间并不能学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粟裕自感还是有很大的收获。

那种原来认为除了中国工农红军以外,中国就再没有好军队的想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抗日救国军的强烈好奇,“到底是什么使得他们上演如此的奇迹呢?”带着这样的问号,粟裕来到了被誉为“大地飞鹰”和“万岁师”的二师。

在那里他才真正的了解了这支军队,了解了整个抗日救国军,也彻底改变了他原来的观念,同时更激起他好胜的斗志。要知道这是一支极不寻常的部队,他有着辉煌的战绩和赫赫的威名,在抗日救国军中的威名甚至超过了一师,要想在这样的一支军队中立足是极不容易的,更何况他又是一个插班生,粟裕身边对他怀疑的眼光就从来都没有消失过,这口气他憋得实在是太久了。

在私下里他也曾经将现在的二师和自己过去所在的部队对比过,得出的结论是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不论战术、装备、士气、意志,都不是现在的苏区红军能够比拟的,“以二师现在的配备,也许全中国也只有那个同在一个势力的一师能够匹敌吧1这就是他当初所想的。

现在熙川城外那密集的炮火,更加的证实了他当初的想法。无数大口径榴弹扑天盖地的砸在日本人的阵地上,这样的场面是过去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在反围剿作战中何时见过这样的火力覆盖呀!

“粟团长,快到我们动手的时候了,上面的命令已经下达,再过3分钟我方火炮将延伸射击,我们作为打先锋的团将会是第一个冲上去的1现在作为粟裕副手的李德贵说道。

“好的,李副团长,告诉兄弟们做好准备,一会跟着我们的步兵战车展开冲锋,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在战斗中使用那些大家伙,可一定要弄好了1粟裕回话道。

“您就放心吧1李德贵说道,对于自己的这个上级,他并不像别人一样心存怀疑,李德贵还是十分佩服粟裕的。现在的李德贵对自己司令的崇拜,已经到了一个极其狂热的地步,他十分的相信自己司令的眼光,以司令的为人是绝不会专门去照顾某个人的。

冲锋前的等待令人焦躁,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上战场的时刻,只见粟裕他们团在第一时间从自己的出击地域冲了出去。由于已经被定为了未来的伞兵,因而二师的装备要比同为步兵的三师好的多,就是连现在正在换装训练的四师也许都比不上,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二师的轻型装甲力量形成战斗力,一师整整支援了二师两个营的车辆驾驶人员,好让二师能够换装两个团,当时孙立人可是心疼得够呛!

≤幸运,粟裕所在的那个团就是两个尖刀团之一,也就是第一批换装的团。此时在战场上的粟裕正坐在步兵战车中指挥着自己的人马进行冲锋,前一段时间高强度的训练,使得这时自己手底下的兵,都知道应该干些什么,不能干些什么。就像在训练中的一样,步兵战车和装甲车在前方开路,还飞不起来的伞兵们则跟在后面时不时地放上两枪。

听着头顶上机枪手疯狂的射击声,紧盯着前方敌人防线上的动静,“这种作战方式实在是太美妙了1这就是年轻的粟裕心中所想的。在他的面前日本人的防线已经成不上是防线了,只要发现有任何的异动,步兵战车上那30mm口径长身管火炮就会毫不留情的将炮弹打过去,要不飞过去的就是狙击手的子弹,或是步兵们手中的手榴弹,有的时候天上飞行的秃鹫也会赶过来凑凑热闹,要知道这时的秃鹫们早已经摧毁了敌人的炮兵阵地,总之密集的火力网根本就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

不过,粟裕还应该好好的感谢空军兄弟们的帮忙,要不是空军已经牢牢地把握住了战场的制空权,我们的粟团长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全团冲锋,他面对的可是一整整个日军旅团的防御阵地,一万多人哪!这次熙川之战可以算是中国军队第一次的地空协同作战,虽然还很勉强,但终归开了一个好头。

粟裕他们能够如此的长驱直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日军前线指挥官,并没有将手中的部队调到熙川城内打巷战,反而到城外布好了防御阵势等着对手的进攻,这样仓促之间不但没有在城外拖住对手,反而令我方的重炮以及其他的重火力发挥了最大的功效。那位指挥官对于自己的战力过于自信了,与他的前辈们一样,他为自己的自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时虽然已经有很多的日军退进了熙川,但是那对整个大局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就算他想炸大桥也已经晚了,抗日救国军副司令刘斐手下的特种兵们,此时已经夺得了大桥的控制权,除非日本空军能够突破我方老鹰们的防御,否则依靠他们已经被打蒙了的陆军,是不可能再完成那个任务了。

# # # # # # # # # # # # #

北京,在市郊作为朱广辉和梁兴临时住所的别墅内,两个没有上战场的人,此时正在关注着战局的变化,这可是出境第一战那!

“老怪,‘复仇者’的第一步行动已经完成了,现在看来情况还不错,就看以后能不能按照我们的预计发展下去了。”梁兴看着从王恩强那里取来的电报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头儿开的还算是不错,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以后的仗就好打了,双方在兵力上的对比相差太大了。而且以我们现在的生产能力,所谓‘为了后方的发展不易派出过多的兵力作战’,不过是一个好听的借口罢了,就照他们这样打下去,我们根本就支撑不到战争的结束,油料和弹药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弹药,我们的弹药口径根本就自成一家,就算缴获了也用不了,不像其他的物资还能用一用。”朱广辉说道。

“所以你要求那些朝鲜人民军们扩大自己的武装,用我们在朝鲜缴获的日军武器就地成军,在短时间内形成人数上的优势,最起码可以限制敌人小规模的军力调动,然后抓紧时机打上几次歼灭战就撤回来?”梁兴说道。

“算是这样吧!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要想把日本人赶出朝鲜无异于痴人说梦,那样只会越陷越深,到时候没准把自己也赔了进去。再有一点,你以为朝鲜人就那么希望我们留在他们的地盘上?”朱广辉说道。

“也是,这样我们能够取得一段与日本人的缓冲区,即使我们现在把朝鲜的日军都撵出去了,那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给自己背上一个包袱罢了,还会引起日军的恐慌,到时候还怎么去祸水东引呀1梁兴做到沙发上说道。

“你想得到美,我们现在有海军吗?所以各方面的因素都决定了,这只是一场被限制在局部的战争,我们最大的目的就是告诉日本人,西边他是打不过的,想要扩张就到别的方向上去吧!当然,日后为了能够保住北方朝鲜在朝鲜人自己的手中,我们还要下一番功夫,付出一些代价,建立一个亲中的政权,总而言之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嘛1朱广辉拍拍自己的额头说道。

“我看你们两个倒很悠闲嘛1段飞羽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进客厅。

“那还能怎么样,我们现在就是急死了也没用阿1梁兴一摊手说道。

“我们的财神爷,有什么事情又劳您大驾了,不会是再去参加什么宴会吧!我现在可是听到那两个字头都大了1朱广辉一脸苦笑着说道。

“老怪,我就不明白,去参加宴会有什么不好,没准儿还能碰上……,嘿嘿1梁兴阴笑了两声不说下去了。

“哦,老怪,难道你现在有情况了?”段飞羽也在一旁下参合道。

现在只有朱广辉自己心里明白,梁兴指的那位大家闺秀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间谍,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一个势力的,但是在没有完全了解对手以前,朱广辉不愿意打没有把握的仗,冒然前进那不是他的作风。即使他在战场上那么愿意冒险,然而在这种纯粹的心理战中他还没有那种把握,永远不在自己不熟悉的氛围中与对手作战,是他一贯的原则。

“好了,就别拿我打趣了,段财神,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吧,我向来都是在第一时间听坏消息的,先苦后甜嘛1朱广辉赶紧把话题岔开。

“喂,你就乐观一点好不好,好象我从来没有给你带来过好消息似的。这一次我非要先说好消息,你可要听好了。

首先,我们与德国人的合作到现在为止已经算是完全的展开了,再加上从苏联还来了一大批的‘外援’,此时军工厂的主要生产力量,差不多全是从国外来的,要不依照我们现在的人员素质,根本就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生产出那么多的坦克以及各种车辆。当然这些人不可能掌握核心的技术,按照我们的安排,将生产分成几个部分,最后在整合加工,尤其是在火炮、通信设备、大功率发动机和航空工业上,保密工作还是做得相当不错的。要等到我们自己能够成长起来的话,还需要四、五年时间。”段飞羽说着说着,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我们都知道这些啊,这也算是好消息?”梁兴在一旁哀叹道

“奸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依现在的这种状态,我们要想在短时间内赶上世界强国,是相当困难的,所以我们其他几个人在一起商量出了一个想法,想跟你们两个商量一下。

我们认为,如果将咱们的发展面扩展的太开了,反而发挥不出我们自己的优势,而现在的大环境对我们来说可是相当不错的。我们完全可以将基础工业的发展,以及制造业的发展依托外国员工,也就是说在战前大量雇用外国技工以及管理人员,只要自己手中掌握着别人无法企及的技术,那还怕什么?

这样,我们既发展了自己的工业,还可以在此期间培养出我们自己的各类生产工作人员,要知道经济危机刚刚过去没几年,这个时候从国外雇用员工虽然比国内的贵很多,但是只要肯花钱还是很容易雇到手的,这样就为我们赢得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和空间。就像与德国人合作搞海军一样,德国人在我们的造船厂里建造他们的战舰,就不可避免地必须让我们的人员参加,借此机会我们等于托德国人的福,帮我们训练出了一大批的专业技术人员,那可是拿钱也买不到的啊1段飞羽越讲越激动,说到最后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狠狠地在自己的面前挥舞了两下。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自己来一次变相的对外开放?”梁兴有些明白了。

“没错,这样我们自己就可以集中全力,去进行跳跃式发展,尤其是在医药、化工、精密机床、航空、微电子等方面,完全发挥我们自己的特长,用五到七年的时间培养出一代合格的人才,最起码不会比我们自己差多少,到那个时候很多东西都应该可以制造了,我们在科技方面的优势会更大。

」记得我们在仓库里找到的那些精密机床和大量的计算机吗?那就将是我们未来的本钱,依现在世界上的科技和加工水平,就算是得到了我们生产出的东西,也根本就仿制不了,加工精密度相差太远,而我们也因为没有大量合格的人才来发挥自己的优势,在产量上同样起不来,而且……”段飞羽说到一半,好像想不起来要再说些什么了。

“财神大人,把你的那些枪手们都叫过来吧,你这家伙说的可能自己都快听不懂了,他们几个呢,都进来吧。真不明白,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弟兄,至于这样吗?”朱广辉苦笑着说道,自从他本人第二次全票通过,得到最高领导权后,好像那些战友们都跟他疏远了很多。

“老怪,我们……”段飞羽知道可能这件事情,让朱广辉有些伤心了,但一时间他想不出什么好的话来解释。

“飞羽,赶快把他们几个叫进来啊,我还等着听呢1梁兴在一旁解围道。

随着梁兴的提醒,段飞羽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快步的走了出去,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朱广辉对着梁兴说道:“哥儿们,我……”

“行了,我太了解你了,别放在心上,你不知道大家自从那以后,都拼了命的在自己行当里面努力,这是我们所有人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就算是成长的代价吧1梁兴微笑着说道。

“成长的代价?没错,现在的我们跟同龄人比起来相差得实在是太多了,身上的压力让每一个人都有种责任感,去完成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历史使命。”朱广辉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老怪,我们可没有别的意思啊,这段时间大家可都在累死累活的,你可别往别的地方想,让段飞羽一个人过来,是因为我们几个的口才实在不太好……”田宇一进门就大声地说道。

“就是,你这家伙不会那么小心眼吧1邢瑞也插嘴道。

“靠,我说怎么就让段飞羽一个人来,原来你们几个全都到了,我们的各位大主管全都撂挑子跑了,你们可真行1说完梁兴还竖竖大拇指。

“这个,这个我们也是为了将来嘛!再说了,擅离职守可是大过失,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就过来吧?”田宇狡辩道。

“我说各位老大,咱有什么就说什么吧!现在我一见到这样热闹的场景就头疼,这段时间可没把我给折腾死。”现在的朱广辉早已经把刚才的不快,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就是,你们几个也都别咋呼了,赶快办正事。各说各的,一个一个来,刚才我说着说着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很多地方都驴唇不对马嘴的,这回你们自己讲清楚吧1段飞羽在旁边帮腔道。

“那我就先来吧!我代表我们几个搞电子的,说说我们的打算。在现在的这个时代,我们在此方面领先的极大,而且在几次作战中都可以看出来这方面的重要性。我们几个的计划就是尽早成立自己的专项研究所,在几年之内培养出一批合格的专业人才。至于以后的生产制造,同样不成问题,我们在仓库里找到很多极其有用的东西,完全可以将那些机器当作生产母体,这样在5~7年以后最起码在雷达、声纳、通信等方面超前二十年不成问题,初级的集成电路应该已经可以生产,就为其它军事方面的发展奠定了基矗”李道诚代表冯峰、苏鹏以及赵磊说道。

“我们也是一样,希望能够腾出手来在特种合金等方面有所作为,为日后的各项发展打基础,如果继续这样顺着被人的道路往下走,根本就达不到我们的要求。”邢瑞也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快整个客厅的气氛再次活跃起来,大家各抒己见,畅谈自己的见解与计划,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目,那就是能够从现在自己所负责的行政任务中摆脱出来,真真正正的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大家先停一停,我把所有的意见都归纳了一下,讲出来以后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可要赶快提醒我。”梁兴开始展现他自己的能力了。

“就大家所说的在5~7年内培养一批可以算是21世纪的人才,就我本人而言还是十分相信的,就拿我和老怪的专业来说,如果有很好的有机化学功底,我们根本就用不了5年时间,就可以在制药这个方面让他们达到和我们一样的水平,如果是专业的医疗也是一样,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所以我认为大家也估计的差不到哪里去。

现在所有的焦点就在于我们能不能腾的出手来,还有就是到哪里去找,在各自专业上有很高功底的年轻人。这两点缺一不可,前者就不用说了,如果没有后者,就算你满腹经纶也传不出去。”梁兴很快就把焦点问题提了出来。

“这第二点,我现在就可以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奸商也知道,赵志稿那家伙不但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且有很大的超额,这个超额就是指他从国外召回了大量的出国留学人员,这里面可后很多后世的名人那,所以我认为这第二点就不用考虑了,应该没有问题的。”段飞羽插话道,这件事只有他最清楚,即使是梁兴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段飞羽那小子原本是想给大家来个惊喜的,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也就没有在保留的必要了。

“喂,你这家伙上次只是告诉我带回了不少的留学生,这会儿就变成了大量,还有很多名人!这笔账我们俩回头再算,现在再来讨论第一个问题。”梁兴对着段飞羽恶狠狠的说道。

“不错,这才是个真正的难题,现在全中国还没有统一,我们周边危机四伏,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军事准备的,为了生产各种武器装备以及后方的各种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自己很难抽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就算在此期间培养人员,也只是在某一个方面上让他们达到知其然,再往深就不行了,没有基础啊1段飞羽在一旁哀叹道。

“而且,我们还要隔三差五的到军校里去授课,还要到各个技校里去指导,还要到工厂里去指挥生产,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吴亮也发着牢骚。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技师到来,已经让我们空出来不少的精力,很多最基础的事情,起码不用我们自己去做了,而且那些外国人也干的不错,除了成本高一些以外,还是很合算的。当然,大量苏联、德国的专家和技师加入我方,同样为我们未来的跨越式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研究中我们可以将非核心部段分解,分别有不同的外国专家来进行,最后由我们自己整合,这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方法。”田宇说道。

“喂,田宇你跑题了,那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了1吴亮在一旁提醒道。

“灯不亮,我不认为田宇跑题了,这完全可以同时进行嘛!要知道我们在很多的方面,尤其是舰船、大型运输机等方面可还算一片空白阿,虽然你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又能怎么样呢,我们这些人可都是门外汉,在航空方面最起码还有谢总他们去钻研,那海洋上呢?”邢瑞反驳吴亮道。

“我也同意田宇的看法,只要不泄漏最核心的技术以及制造工艺,就是让别人有了成品也仿制不出来,这一点我们在自己的那个年代可是体验的太多了,例如CPU、手机主板等,我们有外国人生产出来的成品,但是你仿制得出来吗?不能。”冯峰也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就是,李道诚,你们可以定要把计算机芯片搞出来,要不我们怎么能发展到导弹那一步啊!当然,我指的是很精确的那种,可不是德国的V2。”梁兴也感慨道,毕竟那个时代我们的遗憾仍然不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