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九章

拿着手中的这份命令,孙立人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可以说司令已经将整个战役的指挥权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能不能打好这一仗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关键了。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有点不自信那,这可不是平常的你哟1高峰在一旁开着孙立人的玩笑。

“自信?原来我只是听令行事,现在一下子让我负责这么大的战役,我能一下子接受得了吗?”孙立人在一旁诉苦道。

“你们两个就得了吧,现在可不是谈自信不自信的时候,既然司令的命令已经下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几个先把作战计划定一定,时间不等人,为了保证突然性,过不了一、两天就要开始打了,与其现在烦恼不如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上面来,这样孙总指挥你还能好过点。”韩永刚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

孙立人、高峰、韩永刚是这次代号为“复仇者”战役的前指成员,整个作战将由孙立人全权负责,高峰除了起辅助作用外,还兼管空军的调动指挥,韩永刚则作为前指政委全程参与。

“嗨!也只能这样了,真不知道司令是怎么了,居然愣说自己已经是海军了,不再管陆上的事情,顶多在战略上把握全局1孙立人一边抱怨着,一边走到桌子上的地图旁。

“他现在正忙着各种社交活动呢,为了给我们作掩护,那家伙此时应该在干着他最讨厌的事情吧1一想到朱广辉自己的任务,高峰就想笑,一个最讨厌各种应酬的人,现在不得不强打精神去应付各种活动,可真是难为他了。

“算了,我们再别管他了,那家伙可不是在开玩笑,以后他肯定会去海军的,就让他再为我们陆军多发挥发挥余热吧。还有孙师长,你个人的军事才华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要不是那家伙表现的实在像个非人类,你早就已经脱颖而出了。

这次对你来说,可是千载难逢发挥自己能力的机会,要是我想得不错的话,打完了这一仗几年之内我们很难再跟日本人交手了。以后的战争很可能就是国内的统一战,那时候基本上就全靠外交和军事威慑力,真正在战场上交手的机会不多,而且都是中国人打内战没什么意思,我想司令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吧!要不他也不会开始转变自己的理念,开始将重心转向政治间的斗争了。”高峰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错,看来是我多虑了。来,就让我们来合计合计,好好的给日本人来上一份大礼,打的他只要一提起我们来就怕。”孙立人充满豪气的说道。

“就是,这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孙立人嘛1作为孙立人老上级的韩永刚说道。

多余的话一说完,三个人就趴到地图上,借着头顶上的灯光,开始研究起整个作战的步骤和方案。

“现在的鸭绿江就是拦在我们面前的一道栏杆那,想当初为了防备日本人,把所有的桥梁都炸了,此时又必须在短时间内渡江作战,哪儿那么容易呀1韩永刚几乎想遍了所有的方法,就是没有找出让部队快速通过鸭绿江的高招。

“韩政委,这点应该不成问题的,我们师拥有一个舟桥团,那是专门为机械化部队配备的,就是防止一师在作战时,由于地况的原因延误战机而防备的,那就是一个完备的机械化工兵团,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对他们来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点您就放心吧1孙立人在一旁说道。

想当初孙立人刚刚看到司令给他的一师编制表时,孙师长简直就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即使将炮兵算在作战部队的话,他手底下的作战人员和辅助作战人员的比例也快要达到1:1了,这样的编制方法别说是在中国了,就是在世界上他也没有听说过啊!

记得当时他自己向司令询问的时候,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孙大哥,这是机械化部队自身的弱点所决定的,这种新类型的部队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同样也娇贵的够呛,他们对于后勤的依赖实在是太大了。一但打起仗来,油料、弹药的消耗就会像流水一样,而且作为机械化部队对于路况的要求很高,对于坦克等装甲车辆的维护和战地抢修同样如此,这就注定了他必须拥有完善强大的后勤。不要小看了那些后勤力量,那可就是你们一师的威力倍增器,就算是再给你一倍的作战兵力,也比不上那些后勤所带来的助力啊1

直到现在孙立人才算慢慢的,开始完全的了解司令当时的那番话了,这次一师出境作战,要是没有那强大的后勤力量,根本就形成不了连续的冲击力。只要想一想,在你推进的途中敌人破坏了公路桥梁,就是你再急又能怎样呢?

“哦?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其他的几个师,只要沿着你们开辟的道路前进就可以了,乖乖,你们一师到底还有多少的好东西没有亮出来,每次看到你们每次都有变化,现在已经变的我都快认不出了。

你看坦克已经换了一批了,过去我们称之为‘狼-II’的已经全部换掉了,在四师换防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新的狼-II那已经是另一个样子了,简直跟原来的相比差得太远了,到后来才知道为了不泄密换装的,说除了你们一师部分的主力部队以外,其余的全部换装。等我到了一师吧,还看到了重型的虎式,当然了这个老虎根司令的坐骑相比,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就没得比,孙师长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啊1现在的韩永刚面对全新的一师可是充满来好奇。

“其实很简单,我们是来一辆新的量产型就封存一辆原来的,这样始终部队的重型装甲车辆在数量上保持不变,当然普遍在质量上下降了一些,但是新到的重型坦克已经弥补了这一点,虽然比不上原来坐过的那辆老虎,但是在战场上的冲击力可是丝毫不差,中型坦克的冲击力与重型的相比,相差太远了,双方在战场上有着质的差别,这也就是您看不明白的原因了。

再有就是装备了大量的步兵战车、装甲车以及其他车辆,现已实现完全机械化,按司令的话说整个部队就是拿钱堆起来的,也就是为了供得起这些个大家伙的消耗,我们师现在的非战斗人员和战斗人员的的比例极高,您可能都想象不到,即使是将炮兵算入一线作战人员的话,那也快达到1:1了。

想当初刚刚换装的时候,您可不知道,我的司令部都快让那帮小子给拆了,就是现在一提起换装的事情,除了那几个重型坦克营的以外,那个不都是唉声叹气的。”孙立人解释道,毕竟当初他也是反对换装的一分子。

“咦,对了,跟你们是互换的那帮小子,在你们那里表现还可以吧?”孙立人问道,他指的是当初二师被定为未来的空降师后,从一师换走了一批装甲作战人员,去二师操控未来的伞兵战车和轻型坦克的,不过现在还飞不起来的二师使用的东西跟他们是一样的,制式的伞兵装备还没有定型呢!

“从你手底下出来的兵,那还用说?”显然韩永刚十分的满意。

“既然渡江的问题解决了,那我们现在就来看看过江后怎么打吧1对于一师的编制情况,高峰是十分清楚的,要不是由于现在的后勤条件实在太差,一师也用不着带着那么庞大的非作战部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使就是那一半的作战部队,在战场上的威力也是无可匹敌的,他们装甲车辆的配备比率就是在未来也算高的可怕。

就在孙立人他们几个商量如何渡江作战的时候,身在北京的朱广辉和梁兴也奋战在另一个战场上奋战,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常为了能够掩护在边境线上的动作,他们几个已经在北京来来回回的参加了多场社交宴会了,以便造成一种假象,一种迷惑日本人东线无战事的假象。

看着眼前的来来往往的各类名人,朱广辉禁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天作孽由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啊1这就是他现在的内心写照。

“朱司令,您一个人在这里看什么呢?有没有看上的名门闺秀,到时候我帮你做大媒的,保证没问题。”这个说话的人,朱广辉还算认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好像姓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投机商。如果是以前碰到这样的人,他就早扭头走人了,但是从现在开始已经不行了,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自己的性格也必须要去改变,适者生存嘛!

“王先生,瞧您说的,我是有点喝多了,想在旁边静一静,至于那一方面,连想都还没有想呢1朱广辉客气到,眼前的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是敬鬼神而远之吧!

“唉,您现在可是和梁主席同为年轻一代的翘楚,是多少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哪1优雅的托着手中的酒杯,那个所谓的王先生说道。

“广辉,你干吗呢?赶快过来,我给你介绍几位各界名人。”梁兴的声音在两人闲聊的时候传了过来。

“王先生,抱歉我先过去一下。”朱广辉借此正好脱身。

此时的梁兴和他身边的董启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与朱广辉自认为是在活受罪相比,那两个家伙可是老神在在的,都恨不得把一个人劈成两半,分出去一份应酬。董启斌本身就出生于世家,从小就受到了这种教育,能够在这种社交诚大展拳脚还在人意料之中,但是梁兴那个家伙,过去朱广辉从来还没有见过他在这方面有什么过人之处,然而此时的梁兴丝毫不差,不论言谈、举止、风度绝对都是第一流的,俨然已经成为本次社交宴会的明星级人物。

虽然心中老大不乐意,但是朱广辉还是拿着自己的酒杯,学着电视、电影里的样子耐心的应付这种场面,但是他的心思早就已经飞到鸭绿江畔去了,“我为了你们,可算是牺牲惨重,可别让我失望啊1朱广辉在心里说道。

1934年10月23日凌晨4:00,一个中国军事史上永载史册的时刻,高志航带着他手下的飞行员们,第一个越过了图们江,时隔几十年后中国军人再一次踏上了朝鲜半岛。他们将在特种兵的指引和后方预警机的调配下对日本人进行突袭,为了能够保证攻击的突然性,他们冒险在夜间起飞作战,当然起飞后能否完成任务,就要靠他们身后的预警机了,此时根本就没有雷达的J-1在夜间就是个瞎子,而YJ-1则是他们唯一的眼睛,如何让这个眼睛发挥最大的功效,就将成为此次作战的关键。

“那架飞机真不错啊1高志航在心里说道,这一路上要是没有预警机的帮忙,他们肯定会有很多的飞机还没有飞过鸭绿江呢,就已经毁在路上了。

当然自己的座机,那更是高志航的挚爱,也是所有抗日救国军飞行员的挚爱,他们那一帮子,就差睡觉都在机舱里了。由于此次出击主要是为了打击敌人陆上的目标,所以不但全部2个中队的Q-1出动,而且J-1在武器配备上也作了相应的改动从而加强对地火力。就拿高志航现在的这架编号为J0001的J-1来说, 为了加挂集束炸弹就去掉了那两门23mm航炮,不过即使是这样在空战中日本人的飞机也同样不是对手。

而众多缴获的老式飞机,则全部改成了加挂集束炸弹的超轻型轰炸机,由那些从航校里出来的,能够把飞机开上天的学员们驾驶,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第一波攻击时,扔掉自己飞机上的炸弹,掉头往回飞就可以了,那时候天已经亮了,没有预警机的帮忙他们也可以飞回去的。

借着夜色的掩护,庞大的飞行编队降低飞行高度,夸张点说几乎就是在群山之间飞行,等他们到达此次轰炸的目的地清津时,日本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即将遭到灭顶之灾。

借着东方传来的微光,预警机开始向在前方飞行的作战飞机传达各自的任务,这个时候的清津就是一个大兵营,对敌人有生作战力量的打击将是本次空中突击战的重中之重,当然打击日本人现在停在机场上的飞机,对于我们自己的空军来说同样如此。虽然高志航很想堂堂正正的在空中好好教训一下日本人,但是命令就是命令,这里是战场任何一个疏忽就会导致整个作战的失败。

“各中队按原定计划展开作战,弟兄们我们下去了1随着高志航的命令,所有的飞机排着整齐的空中队列,开始向下俯冲,伴随着第一发炸弹落地后的爆炸声,“复仇者”作战全面拉开了。

# # # # # # # # # # # ##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们遭到了支那人的进攻,现在损失惨重?”负责此次作战的司令长官植田谦吉大将火冒三丈的说道。

没有想到自己刚刚作了充分的进攻准备,还没有等帝国动手呢,对面的中国人就已经主动的打过来了,而且打头阵的还是过去从来没有出现在天空的敌人空军,如果前线回报是真实的,那么原本以为占有绝对空中优势的本方,根本就是在空想。大将现在可算是焦头烂额了,对于敌人突发的进攻根本就没有准备,情报部门明明已经证实了那个“东方鬼狐”现在正在北京,而且……,反正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预示到此次的进攻,作为全心只为进攻作准备的一方,面临如此突然的打击其损失是可想而知的。

此时清津的空中战场之上,正在进行着惨烈的搏杀,作为第一代预警机机组人员,齐云鹏非常荣幸能够在空中的初战,就经历如此大的场面,原本他是DZZ的第一批成员,跟随着他们的长官李道诚南征北战立下了很多奇功。这次他就是被老上级李道诚推荐到空军的,算是世界上第一位专职的空中指挥作战人员,为了能够赶上这次作战,他们同机组的几个人,那都拼命的学习有关知识,总算在战前通过了考核,现在的他们正在空中大显身手呢!

“小鹰3队,小鹰3队,我是鹰巢,我是鹰巢,请立刻到达你们的攻击位置展开攻击,你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敌人的空中支援很快就要到达,你们必须在那之前完成任务撤离战场1

……

“老鹰一号,老鹰一号,现在敌军从南方飞来的支援战机很快就要到达,请做好迎战准备。再说一遍现在敌军从南方飞来的支援战机很快就要到达,请做好迎战准备。听到后请回答,听到后请回答1齐云鹏一边指挥着那些没有自卫能力的超轻型轰炸机们立刻投弹,一边向高志航报告他们通过雷达所得到的情报,以方便空中飞机整好队形,占据有利的作战位置。

“老鹰明白,老鹰明白1高志航回话道。

“我是老鹰一号,我是老鹰一号,所有的老鹰听令,1至4中队随我南下迎敌,5、6两个中队留下负责保护那些小鹰和秃鹫,都听清了吧,所有南下迎敌人员扔掉自己飞机上的炸弹,我们出发。”在一片欢呼和叹息声中,运气好的前四个中队开始仍光自己的炸弹,排好队形拉到高空,准备迎头痛击前来支援的日军战机。而那些留下来的,也只好履行起自己的职责好好的守卫着本方的对地攻击飞机和自己的鹰巢。

而此时正在向日军发泄心中仇恨的各类对地攻击机,完全是按照预警机的调配,分工合作。那些临时客串轰炸机的老式双翼飞机,由于自身的防护能力不足,只能去拣软柿子捏,而那些Q-1秃鹫们则是那里的对空火力猛,他们就往哪里跑。除非是被大口径的防空火炮直接命中,否则的话即使是被裂开的弹片击中,对于这些皮粗肉厚的家伙们来说也能撑上一段时间,而对于日本人小口径的高射机枪他们就根本不在乎,飞机腹部的强化装甲足以抵抗的住各类的小口径武器。在整个的战场之上,秃鹫们就像是地狱里跑出来的死神,他们那密集强大的火力网,就像是死神手中的镰刀一样,无情的收割着日军的生命。

廖学坤作为第一位飞上Q-1的飞行员,现在正得心应手的驾驶着自己的爱机,在低空到处搜索着他的目标。早在第一波攻击的时候,敌人的防空火力就让他们给收拾的差不多了,到现在为止这次的攻击任务基本上几经到了尾声了,那些超轻型的“轰炸机”们已经开始返航了,只有他们这些秃鹫还在战场上到处开火。

就在他正在进行低空扫射的时候,耳中传来了预警机的命令。“秃鹫一号,秃鹫一号,我是鹰巢,我是鹰巢。地面的穿山甲报告,在你西侧3公里左右发现重要目标车辆,请立刻赶去将其消灭。再说一遍,地面的穿山甲报告,在你西侧3公里左右发现重要目标车辆,请立刻赶去将其消灭。”

“秃鹫一号明白,秃鹫一号明白。”廖学坤一边回答,一边改变方向。

“看来真的是一条大鱼呢1透过自己的座舱,廖学坤看着前方被层层高射机枪保护的目标,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从地面上看,只见廖学坤驾驶着他的座机,一下子压倒低空,对着各种防空火力点迎头就是一片火箭弹,接着就是机枪的扫射,Q-1优异的防御性能在此表露无疑,飞机腹部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小口径的子弹了,但就是没事儿,还在那里打得正欢呢!临到最后飞过目标点的时候,还把自己加挂的集束炸弹给扔了下去,在这样的打击下,如果被他攻击的重要人物还能活下来,那可就真出奇了。

再来看看高志航他们,早就已经从预警机处得知敌机数量和方位的老鹰们,利用自己飞机的性能优势,占据着高空的有利方位,借着刚刚升起的太阳的掩护,开始向着自己的目标俯冲。

“伙计们,都把各自的猎物盯紧了,我们给小鬼子来一份大礼,老鹰们都下去抓麻雀了。”说话之间,高志航就已经第一个按照训练时的要求向着敌机冲了过去,他身后的那些老鹰们自然也不会客气,一个个也跟着如法炮制。

1934年底的日军飞机还都是老式的木制双翼飞机,在性能上根本就无法与J-1相抗衡,借着偷袭之利一个照面之间,老鹰们就大有收获,高志航更是将一架敌机凌空打得粉碎,虽然在数量上日军占有绝对的优势,但在质量上那就像是一大群的麻雀正在与数只老鹰作者殊死的搏斗,即使是他们再努力、再拼命,那种差距是根本就无法弥补的,就是想去撞人家,也跟不上那种速度。

与日军的编队方式不同,现在的抗日救国军空军是双机编队,分一长机和一僚机,战术配合灵活多变,再加上其飞机在空中性能上的绝对优势,整个空战就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要不是为了在这里拖住日军的支援飞机,保护后方的各类对地攻击机,老鹰们完全可以取得更多的战果。

“混蛋,我让你再跑。”高志航盯着前面的敌机,在嘴里喃喃的低语道。只见一架木制的双翼飞机,在高志航的前方不断的做着机动,但是始终也无法摆脱自己身后的老鹰,两架飞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无法比拟的,根本就没有对抗的可能,要不是刚才高志航为了躲过一架撞过来的敌机,前面的猎物早就已经到嘴了。到了现在他根本就没有记起自己到底打掉了多少架的敌机,反正只要前面出现敌机,就毫不犹疑的冲上去用自己强大的火力,去为敌人唱着葬歌。

跟在他身后的僚机吴天成可做不到自己的师长那样,作为僚机他的最大任务就是配合长机作战,保护长机不受到敌机从侧后方的攻击是他作为僚机的职责,这也多亏了他是航校中的顶尖学员,要不别说是空中格斗作战了,就是能够跟上高志航的行动就不错了。

当然即使是作为僚机参战,他吴天成还是极其自豪的,要知道所有的航校学员里头就只有他开上了J-1型,那可是多少哥儿们梦寐以求的阿!凭借心爱的战机,即使是干着这样的辅助工作,他还是击落了2架想去偷袭高师长的敌机。

此时正在跟随着高志航高速机动的吴天成突然发现,有两架敌机横着切了过来向着自己的长机冲了过去。“老鹰一号,小心左侧,有两只麻雀向你撞过去了,赶快拉起来。”吴天成提醒自己的长机道,同时他也没有闲着,轻巧的调转自己的机头,对着敌人的方向高速飞了过去。

高志航听到自己僚机的报告后,并没有立刻机动摆脱,而是立刻加快了自己飞机的速度,凌空将自己前方的敌机打碎,而后拉起机头高速爬升。原本想偷袭他的日本人,现在也只能望着高高在上的高志航叹息对方飞机的性能实在是太出色了,不过这是在战场,根本就不会给他们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别的,就在他们还没有想好如何对付高空的高志航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吴天成已经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此时的吴天成早就没有了初上战场时的慌乱,依靠自己座机那令人恐怖的火力,就算没有23mm航炮,仅仅依靠12.7mm机枪,也能轻轻松松的将日本人的木制飞机打得粉碎,而对方的子弹打在J-1身上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至于在机动性上,双方的差距就更大了。

现在的吴天成就是凭借着自身的优势硬吃小日本儿的战斗机,他根本就不顾前方敌机射来的子弹,直挺挺的冲着对方就飞了过去,当然在这期间他座机上的机枪也没有闲下来,等他来回冲了一圈以后,那两架敌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小子,你们学校里是这么教你开飞机作战的吗?你并不是每次都会碰到如此差的敌人的,以后作战你最好按照训练中的去作,那样还可以让你在空中活的久一点。不过小子,刚才你打得真不错,在气势上那是没得说,但是跟你讲的事情以后要注意了。”吴天成听着耳机中传来的,自己长机的训导,禁不住在他自己的心里吐了吐舌头。

“看来刚才实在是太疯狂了1吴天成对自己说道,要知道刚才等高志航回过头来准备教训想偷袭自己的敌机时,突然发现他的僚机就像是疯了一样,根本就不顾飞来的子弹,就那么直来直去的凭借着自己飞机的性能硬打强吃。虽然对于自己僚机的这种应变能力感到高兴,要知道这毕竟是在战场上,能够发现并很好利用自身的优势,对于这个刚刚从航校出来,还没有飞多久J-1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他的那种作战模式必须得到纠正,如果在今后碰上只差一个档次的对手,那简直就是在自杀。

就在高志航他们同敌人不断支援来的飞机苦战的时候,鹰巢新的命令终于来了:“老鹰一号,老鹰一号,我是鹰巢,我是鹰巢。此次作战目的已经达到,小鹰和秃鹫已经撤离,请立刻摆脱与麻雀们的接触,我们要回巢了。再说一遍,此次作战目的已经达到,小鹰和秃鹫已经撤离,请立刻摆脱与麻雀们的接触,我们要回巢了。在返回的路上,其他的鹰会接应你们的。”

得到了命令的高志航松了一口气,这种护航的工作可真不好干哪,看看自己油料和弹药的剩余量,要是再这样打上一段时间,还能不能飞回去可就是个问题了。“所有的老鹰听着,是我们归巢的时候了,立刻摆脱与麻雀们的接触,拉高后我们回去。”高志航对着自己手下的弟兄们命令道。

凭借着自身飞机的优异性能,高志航他们就在日本人的“目送”下,大摇大摆的从高空撤回了自己一方,留下的是一群望鹰兴叹的敌机。

此次航空兵的对地攻击作战,不但狠狠的打击了日军的一线部队,而且掩护了一师真正的进攻方向。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出国第一战中,打出了中国空军的士气和威望,日后二战中名扬四海的中国空军,正是凭借此战登上了世界军事舞台。

安图,此次空军作战的出击基地,已经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所有的机场人员全部跑了出来,欢迎得胜归来的空中勇士们,当最后一批老鹰返回机场的时候,正式为本次空军作战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吴天成一下自己的飞机,就被从航校里一同进入空军的3个好朋友给围住了。

“小子,你行啊!在我们之中你不但是第一个开上J-1的,而且居然在初战就捞了四架敌机,你这个家伙这次要是不请客,可就太不够意思了。”熊维胜一边拍着吴天成的肩膀,一边说道。

熊维胜和吴天成一样都是从航校直接出来参战的,与他们两个同班一同来的,还有赵正虎、钱玉良等几个人,这几个家伙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公认的飞行尖子,吴天成算是他们中的佼佼者,要不也就开不上J-1了。而吴天成的另外三个好朋友则没有他那么好的运气,这次全都成为了超轻型轰炸机的驾驶员。

“就是,看看你的座机马上就要喷上四颗小星星了。” 赵正虎也在一旁说道。

“天成,在你上阵杀敌的时候,我们几个只能扔完了炸弹就跑,那种感觉简直就太差劲了,整个一个运输工嘛1 钱玉良同样抱怨道。

“好了,好了,我请客就是了,还不行吗?”现在的吴天成心里美的没话说,干什么都行啊!

“喂,第一次空战滋味如何,赶快给我们讲来听听,小鬼子到底厉害不?” 心急的熊维胜问道。

“那根本就称不上是空战,要不是为了掩护你们进行轰炸,我可就不止四颗星了,日本人的飞机跟我们的J-1比起来,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没有和我们抗衡的本钱。

论速度他飞不过我们,论火力鬼子的小口径机枪打到我们的座机上根本就没用,顶多是打出几个弹坑,要是被我们的J-1打到了,那他们就等着粉身碎骨吧!为了这次对地攻击作战,我们J-1连23mm航炮都去掉了,要是有航炮在的话,只要鬼子的飞机被打上一发就够他受的,说是被打成碎片也不为过啊1吴天成一提到空战立刻来了精神。

“哦,真的?那你们还不把他们全灭了?” 钱玉良诧异的说道。

“也没有那么容易的,蚁多咬死象,人家飞机的数量是我们的好几倍呢s来他们看到自己的武器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就直接往我们的身上撞,想跟我们同归于尽,面对着那样的自杀飞机,特别令人头疼,而且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后方没有自卫能力的飞机,哪有可能放开手脚大干那。不过高师长说了,等下次空战就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吴天成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