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八章

“行了,你的功劳我们是都有目共睹的,你肯定还有好消息没有说呢!我今天可是听了太多的坏消息了,赶快说出来让我转转运吧1朱广辉对于梁兴可是太了解了,那家伙一定还有好消息没说呢!

“没错,我们在德国定制的四艘潜水艇过两天就到了,你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好消息呢?还有斯蒂文先生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额外的好消息,看来我的钱可没有白花啊1梁兴阴阳怪气的说道。

“哦,真的?那可是太好了,要知道现在我们在葫芦岛的造船厂还没开工,要是等到自己造出来,那还不知道哪年哪月呢!这可是解了我们现在的燃眉之急,就算小鬼从海上打过来,我们最起码又多了一件武器,这个时侯可还没有反潜的设备,海底下的潜水艇那就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杀手,真是个不错的好消息啊1朱广辉此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有几个能令人高兴的消息了,而对于斯蒂文到底带来了什么好东西,等到时候再说吧。

“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点一不像平常的你嘛,到底是什么事情把你难成这样了?”梁兴感到自己的死党今天有点不对劲。

“你看看吧!能不烦心吗?”朱广辉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中的那份材料递给了梁兴。

“怎么会这样!他们……”看着名单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梁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很吃惊吧!真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哎1朱广辉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是啊!他们已经迷失在权力之中了,既然是恩强调查出来的结果,想必在准确性上就不用考虑了,你是不是已经打算……”说着段飞羽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看到他的动作,朱广辉点点头说道:“没错,乱世用重典,人家是杀鸡给猴看,我就偏要给他来个杀猴给鸡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这股歪风我们一定要给他压下去。”

看着朱广辉那幅咬牙切齿的神情,屋里另外三个人都明白,这份名单上的人已经都死定了。

张学良将军的四弟张学思此时正漫步在沈阳城内,看着现在的整个辽宁,他有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要知道他是在这片土地上出生长大的,对这里的一切可以说是太熟悉了,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彻底的变了一个样子,变得让他根本就以为到了另一个地方,他这次秘密的回来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的神圣,居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收回整个的东三剩

带着自己的随从,张学思走进一家茶馆,借着喝口茶休息的时间,还可以在茶馆看看报纸,听听这里老百姓对现在政府的反应,毕竟自古以来这种地方就是最好打探消息的场所。

“喂,你们几个听说没有,现在上面抓了一大堆的狗官,正准备砍头呢1一个正在和着茶的中年人对着自己桌上的人说道。

“这么大的事情哪里能不知道,要知道在这沈阳城内,这件事可都传遍了,咱们朱司令那可是说到做到。哥儿几个知道不,那些人里面可有很多都是打鬼子时的大功臣那,有很多的老百姓听到后都跑去给他们求情呢!你们知道司令当着那些人的面都说了些什么?”一个年轻一点的说道。

“说什么?你小子赶快说,哪儿那么多的废话。”周围的人已经有些不满了。

“好,好,我马上说还不行嘛!司令当着那些来求情的人说,在战场上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功臣,面对着敌人,面对着侵略者,付出他们自己的一切去保护自己的家园,那是他们作为一个军人应尽的义务。但是,功不掩过,现在他们对自己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是绝对无法饶恕的,不论任何人触犯了法律,就算是我本人该杀的时候也决不会手软。

听听,人家这才是真心为着老百姓呢!要知道,那命令可是朱司令亲自签的,要不名单上的那头几位,谁敢随随便便就说杀阿1

“就是,人家都是抓小官,放大官。咱们这里有司令镇着,那可都是专抓大官,对于那些按过去话说不入流的小官,政府的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限期自首。而且对于这些人只要能改过自新,政府一概既往不咎,你该干什么就还干什么,但是如果下次再出现情况,那就等着吃枪子儿吧1刚才首先发话的那个中年人说道。

听着耳边的一切,张学思感到十分的新奇,这样的事情在整个中国过去还没有听说过,为了证实一下刚才听到的消息,他让自己的随从买了这几天以来的报纸。

一边喝着茶一边翻阅着手中的报纸,张学思越看越感兴趣,越看越入迷,从这上面他已经了解到刚才那帮人谈论的都是真的,报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被处决的人的姓名、职务、过去的功绩、以及所犯下的罪行。事实上,这些人所干的事情在国民政府当中是十分平常的,这要是在中央政府那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没有人会去过问的,但是在这里不同,就仅仅是因为这些看起来不大的事情,却整整的处置了一大批的官员,他们中绝大部分是高官,这里的反腐败可不是说着玩的。

当然,令张学思感兴趣的远不只是这些,只从几张报纸中他就看出了,这里的言论是十分自由的,根本就没有莫谈国事的禁忌,只要你对政府的官员或是政策有异议,可以立刻向有关的部门反映。按照政府自己制定的要求,接到民众举报或是提议后,在24小时内给出初步的解释,如有必要可以逐级向上传达,所有的流程将在48小时之内完成,由此可见政府的办事效率有多高了。

“真是不简单哪!要是当年大哥也这样,哪会弄到今天的这种地步呢1不知不觉间,张学思想到了自己的大哥。

1931年张学良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不但使东北的大好河山沦入敌手,而且使东北军在全盛时期蒙受了巨大损失。全国最大的兵工厂以及大批军火、 260架飞机全部落入侵略者之手,在东北的十几万东北军,约8万人叛变投敌成了侵略者的帮凶,约5万人先后撤入关内。数万人在马占山、李杜、王德林等率领下,组成东北抗日义勇军,现在这支部队已经重新回到了东北军,并已被蒋介石重新编制派上了剿共前线。

可以说,东北事实上是毁在自己人手上的,毁在了那帮叛徒的手里,“大哥呀,大哥,你要是当时碰上的不是蒋介石而是这群人那该多好啊1张学思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本溪,现在二师换防后的新驻地,高峰已经带着他手下的人马准备开始伞兵的各项训练了,由于那亲爱的斯蒂文居然神通广大的弄到了大量美国运输机完整的设计图纸,当然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但是那是现在自己人手中同海军一样最缺少的东西,只要有了完整的设计图纸,谢总他们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借助计算机设计出更好的运输机的,这样自己手中的二师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名符其实的伞兵。

“高师长,司令这是怎么了,居然会亲自叫我们去照顾某个人,他不是在这方面要求最严格的吗?”在郝明离职后,现在韩永刚已经接过了政委的职务,对于那个司令亲自送来的共产党,他可是十分的不感冒。

“老韩,我看你是理解错了,我们司令的意思我明白的,他是想让那个人受到更多的锻炼,而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照顾,那是要他经历很多的磨练,那家伙以后的成绩不可估量阿1高峰自然明白朱广辉的意思,而且粟裕本身就是让他本人软磨硬泡才弄到手的,要不早就已经进了一师了。高峰现在心里十分明白,没准儿以后自己手中的二师就会交给现在还名不见经传的粟裕。

此时的粟裕可没有他们师长那么好的心情,在各级长官的关心下,他现在的日子过的可不比在苏区时好多少,由于刚刚进入抗日救国军的部队,就被分到了那个闻名全中国的“万岁师1,当时他还兴奋了好久,但是一被分配到部队,就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气氛。

现在的他已经是二师的一位团长了,但这在其他二师的官兵眼里却变了味,他是几位团长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参加过集宁血战的人,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周围人对自己的不信任,此时的粟裕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这时候的他早就忘了什么党派之分,心理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绝对不能比别人差,他粟裕一定要做到最好。

东京,日本帝国的首都,早就已经康复了的藤田井三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自从帝国从满洲撤出后,整个帝国上下一片哗然,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在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内,帝国损失了三十多万的陆军,就连空军也同样损失惨重,作为当时关东军司令部参谋,藤田井三已经被隔离审查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前几天他才刚刚被解除隔离,从新回到了这个人世间。

“请问藤田君在吗1一阵叫门声,将少佐从自己的沉思中唤醒,“看来又要有事了1这是藤田井三的第一个反应,那个声音他太熟悉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藤田井三冷冷的说道。

“少佐请原谅,东条英机次长请您过去一趟,有事相商。”来找人的参谋一脸的尴尬。

“好的,请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转过身,藤田井三进屋穿好自己的衣服,收拾整齐后便坐上前来接他的车,又一次的去与那个陆军次官,同时兼任了陆军航空本部部长的东条英机打交道。

1933年,51岁的东条英机当上了日本陆军少将,并被调到参谋本部工作,不久又被任命为军事调查部部长。当时,日本陆军积极插手日本的政治活动,东条英机也参与了这种活动的幕后策划。当时日本各政党做为推行政治的中心势力,对于“九·一八”事变及军部对此所持的态度感到不满。东条英机马上对政党发表的不利于军部的言行进行了“调查”,指控这是“挑拨军民关系”,以此封住了政党对军部批判之口。然而在中国东北的失败,已经将日本军部推上了一条绝路,当时的东条英机遂协同陆军本部的其他高级军官借此发难,成功的使板垣成为日本陆相,在此过程中处理甚大的东条英机也趁机成为了陆军次官,同时兼任了陆军航空本部部长。

经过不长时间的路程,藤田井三在离开这里还不到三天的时间,又一次回来了。

“恭喜你,藤田君,现在对于你本人的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没有任何的问题,是我们多虑了,同时由于你在满洲的出色表现,现在你已经被连升两级成为大佐,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了,你的上升速度在帝国历史上可是罕见的呀1东条英机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神色平淡的年轻人说道。

对于这个藤田井三,现在陆军军部内可以说是无人不晓,前任关东军司令在自己切腹前力保这个年轻人。由于这件事,被过世的梅津梅智朗称为“战鬼”的藤田井三,已经名扬日本军界了。

但是由于他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表现得也太过出色了,令人很难完全想象居然会有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仅仅加入军队3个多月就可以爬升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为此当时还是军事调查部部长的东条英机奉命对这位少佐展开调查,在调查期间,他们两人有过很长时间在军事方面的交流,即使是东条英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军事天才,就像前任日本关东军司令所说的那样,这个家伙对于战局的变化有着极强的预见性和洞察力,在战术和战略上的成就也极高。

长时间的接触令东条英机即感到欣喜,又感到害怕。欣喜的是,这个年轻人绝对是未来日本军界内一颗耀眼的明星,害怕的是一但如此优秀的年轻人被证实为间谍,那……

今天一早,为此反反复复苦恼了无数次的陆军次官,终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情报,所有的一切都证实了藤田井三并不是一个间谍,东条英机当时几乎是以狂喜的心情再一次的询问了一遍,以这证实自己没有听错,这个时候即使情报部门在东北损失惨重,在他看来也算不了什么了。

# # # # # # # # # # # # # #

“年轻人自从我认识你以来,就从来没有在你的脸上看到过任何过多的表情,难道如此值得荣耀的事情都不能使你高兴吗?”东条英机说道。

“将军阁下,难道现在的情形值得我们去高兴吗?”藤田井三说道。

“哦,我们的战鬼又有什么新的见解了?”现在已经十分了解这个年轻人的东条英机说道。

“阁下,是否陆军本部已经决定在近期内展开作战了?”藤田井三还是用那副表情说道。

“了不起的家伙啊!真不愧是战鬼1东条英机在心里说道,同时对着刚刚晋升的大佐点了点头。

“阁下,难道您就没有去制止吗?您应该清楚,那是不可能成功的,甚至还会失去整个的朝鲜。”藤田井三说道,他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位长官在军事上非常的高明,不可能看不出来现在的帝国根本就打不赢这场仗。

“我试过了,没有用的,现在的整个军部都已经疯狂了,再加上那些支那人在满洲找到了大型的油田,那是帝国现在最需要的,估计战争已经不可不免了,凭我个人的力量是根本起不了作用。

现在大家都只是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和我们一方的有利形势。要知道现在的东北政府,已经与他们的国民党中央政府产生了极大的矛盾,蒋介石要不是正在剿共可能就已经挥军北上,再打一次中原大战了。

虽然他们不开一枪得到了整个河北,但是无形之中也同样扩大了自己的防区,为了防备南方的国民党,就不得不将本就不多的兵力分散,那实在是看起来很诱人那1一想到这一点,东条英机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但是阁下,只要他们的那两个师不动,我们难道就有好的办法?要知道光是那个集宁城下死战得胜的救国军二师就很难被攻克,就不用说还要在平原面对已经全部完成机械化的敌一师了,那两个师加起来就有近十万人了,除非有三倍以上的兵力优势,否则那根本就是妄想1藤田井三动容的说道。

“是啊,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了,为了这次作战帝国准备了超过40万的部队,可以说不成功则成仁,板垣陆相已经下了最后的决心。阁下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占领满洲,用不了半年,就该轮到我们怎样去思考如何守住朝鲜了。

植田谦吉大将,将全权负责此次作战,现在的关东军已经不存在了,当然如果这次植田谦吉大将能够顺利地完成他的任务,关东军的名号还是有可能恢复的。”东条英机无奈的说道。

“阁下,就我认为那些没有与对面军队交过手的将军,是不可能对敌人有一个全面的认识,纸面上的报告远没有实际中的那样真实。请恕我直言,我不认为植田谦吉大将能够完成这个使命,再加上他的对手是那个‘东方鬼狐’,他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甚至会搭上更多帝国士兵的生命。”藤田井三仍然是那样我行我素地说道。

“你这句话要是让其他的将军听到了,就不用再想继续待在陆军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那样了解你的。与其现在想如何地去阻止,还不如我们好好地考虑一下,怎么样能够在战败后收拾残局吧!现在的帝国已经再也经历不起一场失败了,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原关东军第五师团,也就是在集宁全军覆没的那支军队,现在已经重新组建了,我已经担保你为第五师团的代理师团长,在福冈待命,一但朝鲜有变,你立刻带兵渡海,我相信你的实力。”一说道自己的安排,东条英机立刻来了精神,这次的确是他尽全力阻止也没有成功说服自己的上级,但是无形之中这又给他带来了一个机会,一个通过收拾残局进一步扩大自己在军部中影响的机会,甚至是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您就那么的相信我?您要知道仅仅是一个师团,并不会对整个战局有多大的影响,而且虽然朝鲜多山不利于机械化部队作战,但是即使从单兵装备上来讲,我们也同样处于劣势的。”皱了皱眉头,藤田井三说道。

“年轻的大佐,对于你的能力,相信整个军部没有人会怀疑。而且,到时候不一定你的手中就只有一个师团的。”陆军次长意味深长的说道,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有战鬼之称的人又怎会不明白呢!

此时的朝鲜已经战云密布了,随着日本在朝鲜的不断增兵,战争已经不可避免,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抗日救国军司令部内正紧张的召开战前会议,这次的战争绝对不能影响到后方的建设。

“现在日军在朝鲜的驻军已经超过了30万,还在增加,估计最终至少要超过40万,看来此次作战的日军总司令植田谦吉大将是志在必得阿1梁兴看着手中的情报说道。

“是啊,现在的我们就像是摆在日本人面前的一块大蛋糕,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他们如果不能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击败我们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染指东三省了。”夏海涛说道。

“没错,现在日本国内的形势要求新上任的板垣陆相有所动作,日本人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才来发难的。如果他们能够得手,不但可以重新立起自己的门面,并且还可以得到已经被开发了的东三省,小鬼子对我们的石油可是眼馋的够呛1段飞羽在一旁说道。

“刘大哥,我们现在在朝鲜的情况如何,那些朝鲜本地的武装,经过我们这边的训练,现在能达到什么程度?”朱广辉盯着刘斐问道。

“由于训练是在我方一侧进行的,并没有受到任何日本人方面的干扰,应该说虽然离我们自己的军队相差很远,但是还是可以打几仗的,而且他们的人数也不少都快近10万了,很多本身就是在日军服役,后来又跑过来的,当然这里面肯定有间谍,不过我们的防范还不错,应该没有泄漏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就是这些兵的素质相差太远了,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47岁,那边的抵抗力量领导人只要是个人就往我们这边送,所以人数虽多,再加上武器也不行,作用不会太大的。

要说到现在朝鲜的形式,对我们来说已经越来越严峻了,随着日本人在朝鲜驻军的增多,防卫力量也逐步得到加强,想再搞大动作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总的来说,我们在朝鲜对日军的影响正在减弱,毕竟特种作战无法在这种形势下起决定性的作用,除非是刺杀对方的各类高级指挥官,或是搞掉战备仓库。”刘斐说道。

“刘大哥,那可不行的,那样日本人是不会服输的,到时候我们还得再麻烦一次,只有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才能让他们把扩张的目光转向其他的方向,要不我们那么多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嘛1朱广辉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老怪,看这样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堂堂正正的一拳把他打趴下?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能动用的兵力绝不会超过4个师,到时你要留一个做预备队,真正在前方作战的可就只有10万冒头的兵力,面对着四倍的敌军,你能轻松守得住吗?”梁兴有点急了。

“奸商,我说过要去用这十几万人去防守了吗?你为什么不换个脑筋想一想呢?”朱广辉一脸鬼笑着说道。

“你要去主动进攻?”梁兴几乎是用吼的。

“没错,为什么我们偏偏要去防御作战,只有打出去了才能毫无顾忌,别看日本人有那么多的兵力,在质量上讲他们还不够格。”朱广辉充满自信的说道。

“但是朝鲜的地形不适于机械化作战,论纯步兵现在有过实战经验可就只有二师、三师和四师了,而且现在的四师正在进行换装和人员的培训,又要守好整个的西大门,根本就抽不出来嘛1夏海涛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这次我不打算带四师,一师我只在战斗打响后用一次,来一场闪电战,然后就让他们撤到后方作预备队,真正的主力作战部队为二、三两个师,高峰他们的伞兵训练看来只能往后拖了。到时候再加上朝鲜人的部队,如果情况不妙还可以算上宋哲元将军那边新整编的三个师,那样我们即使是在兵力上也不吃亏,自然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在战争中一次动用两个以上的主力师。

而且为了弥补我们机械化部队的空缺,我们的空军可就要顶起来了。现在凡是在航校学习的,能够把飞机开上天的全部都上战场,让他们在战争中成长吧!相信在这次战争过后,我们的小鹰们翅膀都应该硬起来了,不过到时候刘大哥你们特种兵们的任务就更重了,搜救跳伞的飞行员可就全靠你们了。

要知道我们的飞机对于飞行员来说那可是最安全的,套用美国佬儿的话那就是‘你看见了,也让你打不到;打到了,你也打不下来;就是打下来了,驾驶它的飞行员也还是完好的’。

谢总他们可是按照雷电的最终型号设计出来J-1的,那种战斗机的战场生存能力在二战是绝对是最好的,再加上谢总他们又作了一些改动,在这个时代的空中,从飞机本身来讲他们是无敌的,就看我们飞行员能从战争中学到什么了。”朱广辉对着夏海涛解释道。

“等等,我插个嘴,我们现在可不光只有J-1啊,以它为蓝本经过加强的强击机Q-1已经出来了,要知道这个时代对地精确攻击,基本上是由俯冲轰炸机完成的,但是从实战的效果上来看,后世的对地攻击机才是这方面的能手。

为此,我们在J-1基础上,在重要部位加大了装甲厚度,去掉了两部23mm航炮,两部12.7mm机枪,改为两部六管7.62mm口径的机枪和两部12 管火箭弹,再加挂我们刚刚弄出来的,算是劣质的集束炸弹,对地攻击能力绝对是当世无双,虽然在航程上减小了许多,但是也足够他们在战场上打光自己的弹药了。”谢总在一旁兴奋的说道,要知道他们几个搞飞机的,那可是几天就一个方案,然后就是几个人的大讨论,可以说我们在航空领域已经领先了很多了,当然重型轰炸机和大型运输机不算。

“咦!谢总你们前一段时间不是在和李道诚那个家伙,联合起来搞那架原始的空中预警机吗?怎么这么快就有新的机型出来了?”梁兴在一旁诧异的问道。

“那个已经弄完了,其实很简单的我们把从美国买来的那架运输机,好好的改造了一下,弄成了全气密型的,再把基地里原本已经淘汰了的机载雷达装了上去,勉强算是个预警机了,你说能不快吗?

真正废时间的就是对那架运输机的改造,说是重新造了一架也不过分那,那跟原来的DC-2可是根本就不一样了,不论外形还是内在经过高科技的改造,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这次我们就打算把它派上战场,看看到底实际效果如何,好为我们日后定型生产预警机打下基础,毕竟现在虽然已经培养了一部分的人了,但是要想制造高性能的雷达还不切合实际,至少还要再过上几年。

至于强击机那根本就不是问题,在电脑上改一改模拟出实际的飞行数据,再进行定型试飞就可以了,毕竟它和J-1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的,只是在个别的部位上改了一改,那算不了什么的。”谢总在一旁谦虚的说道,但是我们在座的都知道,肯定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简单。

这个时候能够拥有预警机,对我们空军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的新式飞机数量加在一起还不到120架,这已经是谢总他们加班加点赶出来的了,为了弥补这一差距,他们几人又把缴获的老式飞机改了又改,但即使是那样在空中我们的也处于劣势,如今有了可以算是极其原始的预警机,那就等于把我们的空中力量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实在是太及时了。

“你这家伙只要上了战场,总是高招不断,一心想着如何进攻我们的日军,碰到我们的突然打击,那场面肯定很爽吧!老怪,你什么时候出发去前线?”段飞羽在一旁说道。

“你别把日本人看的太简单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这次可是要下大本钱的,在战争初始阶段我是不会上前线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宴会还在北京等着我参加呢?我总不能让别人失望吧,这次的指挥权我本来打算要交给高峰的,然而那家伙力荐孙立人,所以孙师长的部队虽然只能打一仗就要后撤,但是孙立人本人可还要主管全局的,这场大戏就交给他们几个去演吧。与他们相比,我在北京的那出戏难演的多了1朱广辉自嘲的说道,现在只有他和王恩强最清楚,北京的宴会可是早就为他下好的陷阱,虽然明知是陷阱,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掩盖自己军队的真正意图,相信日本人也绝对不会想到他们视为头号劲敌的家伙,这次只是一个大牌的配角而已,一个专门为了转移别人注意方向的配角。

“哦,看来我们的老怪这次要来个声东击西了,难怪你被日本人叫做‘东方鬼狐’,的确已经狡猾到了一个程度。以自己做饵,把蒋介石和日本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北京,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亮出自己早就应准备好的利刃,毫不客气的照着人家的要害就是狠狠的一下子,实在是够高明的。

如果你的计划成功,我们能够突袭的手的话,相信在一师第一次,也就是本次战中可能唯一的突袭战中,给日本人身上割出一条深深的伤口吧!那样以后其他部队的作战就好过的多了,毕竟那时日本人将会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到一师身上,那把已经出鞘不知道会砍向那里得刀,将会成为小鬼子在战争种永远的顾虑,这样他们不得不留出足够的军队来防备一师可能的进攻,在前线我们其他部队的压力就会大大的减轻了,你这家伙绝对是个战争天才。”夏海涛在一旁感慨道,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家伙心服口服了,在他的眼里那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总是能让他想出奇招妙手,化被动为主动。

“好了,你们几个就别在恭维他了,那家伙永远都是不定作战计划,见机而动,没准儿那一天他就栽个跟头了。”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其实梁兴心里十分的明白,作为一个领军打仗的人,能做到这一点才是最不容易的,能够在千变万化的战争中找到对方的弱点一击毙杀,而且面对着那种情况还要敢下决心冒险动手,这一点他们其他几个人是做不到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