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七章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东瞅西看的到处张望,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的叫好,就在我扭头往后看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撞倒了一个人,还没有等我回过头来就听到一个女声:“喂,你怎么走路的,往前面看着点啊1

听到这个女子的语言突然让我感到一种回到21世纪的感觉,这个时代像这样的女孩子可绝对是个另类,属于出奇罕见的品种。

等我回过头来看到地上被我撞倒的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好漂亮1这是我当时唯一想说的,地上还在揉着自己胳膊的女孩子有着那种特别高贵的气质,配上合体的穿戴,更是把她所独有的那种气质彻底地展现出来,当时就把我看呆了。

“喂,我说你懂不懂礼貌,把人都撞倒了,连句道歉都不会说,还这样看着人家,有你这样的人么?”又是一句严厉的说辞。

我连忙一边道歉,一边打量着正把同伴拉起来的另一位女孩。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这个女孩子也很漂亮,但绝不是我欣赏的类型,那实实在在的就是一个小辣椒,这样的女孩子我可承受不起。

没有等我接下来在有所表示的时候,我心目中的天使就已经被那个小辣椒带走了,前方不远处正有一辆车来接她们,看来想要在见面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哇,好漂亮的妹妹,嘿嘿,老怪,动心了?”梁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正经一点行不行,我刚刚被人教训了一顿,还没等我再解释两句呢,人家已经都走了。”我抱怨道。

“你小子心里那点东西我还不知道吗?恐怕你现在正在后悔忘了打听姓名了,想再找到你的梦中情人可是不容易哟!相信回到沈阳以后,这绝对是一个极其震撼的消息,我们的老怪终于铁树开花了。”梁兴那家伙就差点没有蹦起来了。

“我还好象刚才看到某人,盯住另一位小姐目不转睛,看来这也是个大新闻那,超级花花公子梁大先生,又有了新的目标了,真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倒霉哟1我立刻还击道。

“你,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了。”梁兴故作大方的说道,那家伙心里明镜着呢,想占我的便宜很难。

虽然途中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但是并不能影响到我的任务,对于这次的政治攻势我志在必得,逛了一天的老北京城,我们几个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在明天我就要面对一次大考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1 宋哲元将军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已经名震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被日本人称之为“东方鬼狐”的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居然敢只身一人跑到自己这里来了,要知道现在他的人头可是太值钱了,比中国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值钱。

“那个人就是那么说的,他还说谢谢上次宋将军的帮忙,要不他们是不会那么容易将日本人撵出中国的。”副官尽职的回答道。

得到自己亲信的回答后,带着一肚子的疑问,29军军长宋哲元快步的走进自己的客厅,一进门就见到一个年轻人正悠然的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喝着他手中的茶。虽然那个人很年轻,但是久经沙场的将军早已从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气势,一种强大的自信。

“鄙人宋哲元,不知朱司令到此有何贵干?” 宋哲元想来个先声夺人。

“宋将军,您的大名在我们那里可是闻名已久啊!怎么说呢,这次我是来救您的,救整个的西北军。”回答之间我并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我知道现在的宋哲元对于我的身份还是很怀疑的,而且现在的情况要求我做出强势的反应。

“哦,请恕宋哲元无能,我并没有看到现在我们29军和我本人有任何的危险,到是你朱司令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宋哲元对于眼前这个人刚才所说的话感到十分的气愤。

他现在相信这就是那个抗日救国军的司令,即使不是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因为自己在说完话后,旁边的副官已经把枪都掏出来了,外面的警卫也冲了进来,但是那个人仍然还是那样坐在那里,细细的品着他手中的茶。

“算了吧!宋哲元将军,您用不着摆这种架势,现在29军面对的情况您比任何人都清楚,难道还要让我来说一说吗?”我静静的说道,事实上此时我的心率绝对够快,但是现在也只能撑下去了。

“好精明的家伙,不愧是‘东方鬼狐’1现在宋哲元心中已经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认定就是朱广辉了。

将军摆了摆手示意其它的人下去,只留下了自己的亲信副官,他现在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很感兴趣,虽然明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往他的圈套里钻,好厉害的年轻人那。

“朱司令,你的来意我十分清楚,但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自信认为一定能够说服我,我倒很想听听你的说辞。” 宋哲元看者对面那个高深莫测的家伙说道。

“将军,您身边的那位应该是刘副官吧1我并没有回答宋哲元的问题,而是打算先送给他一件礼物。

“没错,他是我的亲信,根本用不着回避。” 宋哲元有些不痛快,这不是明摆着不相信人嘛!

“宋将军,您别不高兴,这就算我送给您的见面礼吧。”说话之间便把王恩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了宋哲元。

与此同时我的眼睛始终盯着刘副官,我倒要看看他现在会有什么动作。

“这是真的吗?” 宋哲元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平静的问道。

“清者自清,浊着自浊,您说呢?”我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司令这家伙没安好心,是来挑拨我们的,我已经跟您这么多年了,难道您还不相信我嘛!我非要毙了这个小人1说着刘副官便把自己的枪掏了出来,宋哲元一把便按住了他。

“把枪放下,朱司令又没有说什么,‘王特派员’你着什么急呀1 宋哲元随意地说道。

“我……”此时的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根本就已经不在乎了,一把推倒宋哲元就打算举枪向我射击,一声枪响过后,只见刘副官已经倒在了地上,宋哲元手中的枪还在冒着青烟。

“真没有想到,我居然在自己的身边养了一条狼崽子。” 宋哲元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说道。

“很正常的,宋将军,您和您的部队都不是黄埔一系的,我们的蒋委员长

如果不这样,怎么能放心的把北大门交给您呢1我故作镇静地说道。

“朱司令,难道您刚才就一点也不害怕吗?” 宋哲元将军说道。

“怕,当然害怕了,但是当时的我又能怎么做呢?除了您能救我以外,我还能指望什么呢?”其实如果刚才宋哲元没有开枪的话,我也一样没事,只不过那就要王恩强出手了,那样的效果自然就差了很多。

“你就那么自信我一定会救你吗?” 宋哲元不依不饶的问道。

“我在赌,在赌一个真心爱国的军人,在如此的局面下能否做出正确的选择,也许赌注稍微的大了一点,然而赌赢后的收益同样是相当巨大的,不是吗?西北军五虎将之一的宋哲元将军。”我仍然保持着一脸微笑说道。

“娘了个稀屁,这个宋哲元居然跑到东北朱广辉哪儿去了,混蛋,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难道我们安排在那边的人都死了吗?”此时的蒋介石已经气的语无伦次了。

“钧座,他们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我们安排在宋哲元身边的人,在第一时间就被解决了,根本就没有给我们留有反应的时间,我想……”何应钦在一边满头大汗的低声说道。

“够了,不要再想来想去的了,那个朱广辉好高明的手段,不愧被日本人誉为‘东方鬼狐’,没开一枪一炮,光凭着一张嘴就得到了整个河北,再加上一个29军,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蒋介石说道。

此时的蒋介石已经再想对策了,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把剿共的部队调走的,只有想方设法让别人先替自己顶一顶了。

“电告阎锡山,中央现委任他为北方剿共总司令,统领整个北方军务,再电告山东韩复榘,让他注意北方的动静,随时保持同阎锡山的联络。等剿完了共产党,这笔账回头再算。”蒋介石现在的想法很简单,第五次围剿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果,这个时候如果撤兵北上根本就不可能,还不如让阎锡山去打打头阵,摸摸那边的底细,等自己腾出手来再说。

可以说,蒋介石现在为了全力剿共,其它的什么也不顾了,对于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段飞羽事件,他也只能把苦先吞下去等着以后算总账,毕竟现在他是鞭长莫及,就是想管也管不了。现在国外就已经在给他施压了,特别是欧洲的那几个强国,由于早已经跟东北的那帮家伙们有了商业联系,现在对自己的支持上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有力了。

几个小时后的山西太原,阎锡山看着手中的电报忍不住冷笑了几声,“蒋介石你够狠那,这不明摆着让我去当炮灰吗1多年在官场上摸爬滚打,阎锡山十分清楚蒋介石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向来明哲保身的阎锡山,在这个时候非常明白自己该干些什么,不该干些什么。“蒋委员长,既然你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咱也就对不起了。”阎锡山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随即便开始下达命令,毕竟场面上还要走走形式的,只要自己在一旁摇旗呐喊,大摆场面并不出手,相信两边根本就打不起来,送死的事情就让韩复榘去干吧!

此时的沈阳城抗日救国军司令部内,却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

“老怪可以呀!虽然每次都让你这个家伙给赌赢了,但是可把我们几个给吓惨了,哥儿几个可都替你捏把汗呢1夏海涛说道。

“就是,你小子下次最好别再这样,要不我们几个得了心脏病就找你算账。”田宇也在一边参合道。

“这次蒋介石还不让你给气死啊!蒋委员长让张学良出国考察,将他的东北军在保定整编后投入对共产党的围剿,可真的是大大的便宜了我们,要知道那可是6个军22个师,如果他们不离开河北,我们那敢大摇大摆的把地盘拿到手里。”刘斐感慨道。

“我说诸位,就别再感慨了,现在虽然我们的形势有了一点好的变化,但是防区面积也是大大的增加了,蒋介石已经电告阎锡山和韩复榘要有所表示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不够,我看有必要再一次扩大军队,如果加上宋哲元将军的29军再招募一些新兵,我们可以增加10万人的军队,当然这是最大的限度不能再高了。

而且河北的防务将先由我们手中的部队接手,宋哲元的西北军将打散编制,按我们的编制重新进行整编,自加上新招募得士兵共编为3个满编师,大家看怎么样呢?”我说道,这是名摆着的事实,我们的兵力有些不足了。

“从后勤保障上讲,如果都为步兵师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现在军工厂都已经量产了,保证枪支弹药都跟得上,在其它物资方面应该也没有问题,毕竟我们现在有两个不错的合作伙伴,最起码现在是这样,在我这边看来应该没问题。”段飞羽说道。

“老怪,宋哲元真的就那么放心我们把他的军队进行整编,那可是他的家底啊1梁兴看到众人那高兴的样子,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了很久了,毕竟宋哲元曾经也是一方诸侯,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这是这个时代很多军阀的通玻

“嗯!怎么说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按我们原来的约定,在他们完成半年的新兵训练以后,再换防回河北,不过那时候我们应该已经跟日本人干上了,以宋哲元将军的个性,到时候他一定会来请战的,那不一切都解决了嘛!

而且,他们所有的军官必需轮流进入军校进行培训,到时就要看奸商你的政治攻势了,你肯定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的,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十分自信的。”我向梁兴解释道。

“你可真行啊!我说你怎么那么放心把刚刚到手的河北,过不了多久再放出去,原来你这家伙早就已经下好了套子了。

# # # # # # # # # # # #

」有,对于‘中国军人的楷模’张自忠将军,老怪我想你已经弄到手了吧1梁兴放下心来继续问道。

“我给他准备了一支好部队,大家一定还记得岳振武那小子吧!那家伙原本应该在二师,但是自从打完日本人以后,岳振武说什么都要求脱离二师,理由很简单,他说他和他手下的弟兄们不配享有那种荣誉,而且作为一个军人,他们要去追求自己的荣誉。

岳振武手底下原本都是骑兵,这次我打算把他们中的挑选一部分,都送到包头那里新成立的装甲兵学院,在那里和那些德国人一起好好的学习训练一下,我打算由张自忠将军和岳振武一同建立另外一支出机械化部队,不过由于他们的底子太薄估计需要至少一年多才能形成战斗力的。反正到时候账单都打给希特勒就行了。”我在一边说道。

自从集宁一战后,岳振武就像我请示了好几回了,那家伙终于明白机械化部队的威力了,死活都要把他的骑兵变为机械化部队,而且要求脱离二师那是他和他手下弟兄们的愿望,那份荣誉并不属于他们,这就是他们所想的。最后我们把那岳振武手下的骑兵和新招来的一部分文化底子很足的学生编在一起,成立了4师,就已经在为正式升级机械化部队做准备了,此时所有的时机都已经成熟了,我打算将四师交给张自忠将军和岳振武,相信脾性相投的两人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是啊,那两个人在一起手底下的兵肯定会被训的嗷嗷叫。哈哈,你们想起来没有,原本岳振武就是装甲旅的旅长,后来他非要到步兵去感受什么战场气氛,这会儿又跑回来说想当装甲兵,我可真是服了1吴亮想起以前的事情不由得笑了起来。

包头装甲兵学院,这是刚刚从长春炮兵学院中划分独立出来的,之所以放在包头,一是可以保护我们与德国人的合作,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并不想让德国人对我们的装甲装备了解的过多,三是四师放在这里就可以守住整个的西大门,而且一但时机成熟了随时可以挥军西进,那时整个北中国就会落入我手。

(张自忠,1891—1940,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字荩忱,山东临清人。1912年考入天津政法学堂。1914投军奉天新民屯车震团。1917年入冯玉祥西北军,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兼西北军官学校校长等职。1930年中原大战后,西北军宋哲元部被蒋介石改编为陆军第29军,张自忠任第 29军第38师师长兼张家口警备司令。)

年过四十的张自忠经过长时间的旅行走下车来,现在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地---未来与他奋战在一起,多次出生入死的四师。刚刚下车的张自忠身上丝毫看不出,很多中国人在这个年龄段上特有的圆滑,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开了锋锋芒毕露的尖刀,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军人的气质。

站在张自忠的面前,岳振武感到有一种压迫感,对于这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兵来说,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少见了,自己也只在屈指可数的几个人面前有过,看来自己的这个搭档很不简单哪!

“张将军,您好,我是四师政委岳振武,很高兴能够跟您合作。”岳振武说道,由于实在是缺人,没有办法最后只好让岳振武来干了。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从此以后干了近20年的政委,也是军中唯一的一个粗话连篇的政委,后来与另外7人并称为“军中八大怪”。

“岳将军,咱们都是军人,用不着那么客气。”张自忠在说话的同时,也在细细的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个人。

“有您这句话,那可太好了,我这人就是不会说客气话,要不是司令一再的提醒,老子才不愿意那么死气摆列的。”听到自己新到的搭档这么说,岳振武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不用时常还要装正经。

“就是嘛,自家兄弟还讲什么客气话。”张自忠笑着说道,好一条汉子,这就是张自忠对岳振武的评价。

经过见面后的寒暄,岳振武带着张自忠进入了四师的军营,由于一半以上的人还在军校学习训练,并没有到位,留下来的只是一些步兵,但是仅仅从这些人身上,张自忠就已经看到了很多极不寻常的地方。

在经过一个卫兵时,刚刚到任的四师师长停了下来,回过士兵的敬礼后,将军拿过士兵手中的步枪细细的抚摸着。

“张师长这是33式步兵自动步枪,可以单击也可以连射,口径为7.62mm,有效射程为400米,使用30发的弹夹,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单兵武器。我们师现在步兵武器都是33式系列的,包括单兵步枪、轻重机枪、狙击步枪等等,当然现在也只有前4个师是这样装备的,其余的都在使用33-II型半自动步枪。

我们即将装备的坦克也是一样,都是33系列的,只不过装备的都是II型,差得比较远。”岳振武一边介绍,以便感叹道。

“哦,我们的坦克不是最好的吗?”张自忠诧异道,说着便把手中的步枪还给了卫兵。

岳振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拉着张自忠径直走进了司令部,将其它人员都打发走后才低声说道:“老张,我也不瞒你,所有的II型都是用来往外卖的,只要是 II型的都要比I型的差远了。我们现在使用II型坦克,那也是因为卖给德国人的就是II型,为了保密再加上也是在训练,我们也只是暂时装备,等到了日后你看到I型就知道差距又多大了,那就没法比。”

“哦,真的有德国人来我们这里学习?”张自忠其实在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就不敢相信,欧洲传统的陆军强国,居然跑到中国来学习军事。

“没错,现在我们那一帮子人就正在和德国人一同学习呢,过两天我们两个也一样要过去,司令发话了‘作为装甲部队的指挥官,如果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装备还打什么仗/,所以一师和我们师的全体军官都得经过培训,考核合格后才能正式被任命的。

当然了,人家一师早就已经达标了,现在学校的教官很多就是从一师借调过来的,那可是咱们司令的宝贝。在东北战役的后期,就靠着他们一个师愣是把小鬼子二十几万大军撵过了鸭绿江,论战绩和歼敌人数就是我原来在的二师,也就是那个有名的‘万岁师’也是万万不及的。再加上他们每次出战几乎都是司令亲自指挥,在抗日救国军里头被戏称为‘铁血近卫军’,老哥,光听名字就知道他们又多厉害了,当然日后咱哥儿俩手底下也不能熊包,我就不信以后也捞不着个名号。”岳振武一提到那两个师就是一脸的羡慕。

张自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纵横疆场保家卫国使每一个军人所毕生追求的,不过他们还有的是机会,毕竟现在东边还不太平,没准儿什么时候战争就要爆发了。

(应读者要求,从此改为第三人称描写)

“怎么样了,那位公主殿下应该已经回到了日本了吧1朱广辉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看着坐在对面的王恩强说道。

“嗯,是的,不过我真不明白,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日本人此地无银三百两嘛,田中隆吉和土肥原贤二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上当吧1王恩强说道。

“我本来就没有设什么圈套,这是指给他们一个警告,也许还可以算是一个错觉,最主要的还是要保护住那个人,毕竟他比另外的那一个出现的太突然,也太出色、太耀眼了,这个时候的他面临的考验可不轻啊1 朱广辉低声说道。

“是啊,原本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留学生,现在我们对他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毕竟他仅仅是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让我们几个速成培养起来的,论真实的军事分析能力他……”王恩强说道。

朱广辉摆摆手示意他停一下,“哥们儿,这回你可说错了,他的能力绝对不会在孙立人之下,之所以没有在历史上扬名,可能是由于当时的环境吧!现在我可是后悔的够呛,要知道那次提醒我到朝鲜捣乱的人就是他啊!

以他的能力绝对可以在日本军界立足,并占有重要的地位,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让日本人打消对他的疑虑,而且要把他扶上日本陆军的高位,那样我们未来的计划,实现起来就更容易了。对了,他们两个到日本后的情形如何?”朱广辉问道。

“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按照原来的约定看来,应该还行,我们现在始终是按照原定的计划执行,在几年内不会与他们联络的,就是几年以后也只是单线联络,尽最大的努力保证他们两个人的那全。”王恩强说道。

“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牺牲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一定要保护他们的安全,不过依那两个家伙的实力,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而且他们还有很多实在是太超前的军事观念,别忘了那是我们三个尽全力去培养的人哪!对了,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的猜测没有什么错误吧1 朱广辉继续问道。

“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你这个家伙的直觉,那的确是为你准备好了的香饵,只不过现在我还不能够确定是那一个势力派来的,他们做得相当的漂亮,要不是我们,可能别人根本就查不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1王恩强回答道。

“管它呢!既然人家都准备得这么好了,要是我不吃下去,那也太对不起设计这个局的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挂上朱广辉面庞。

“小心被日本人称之为‘东方鬼狐’的你,这次碰上个好猎人,到时候你可别吃不了兜着走1王恩强在一旁提醒道。

“反正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等到时候再说吧!不是有那么句话嘛,‘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就当是一场十分真实的游戏吧!

苏联那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们借刀杀人的把戏看来没有多少用处嘛1朱广辉突然把话题岔开。

现在的苏联已经开始乱了,但离朱广辉心中所想的还差得很远。

“已经不错了,很多人都已经玩完了,虽然没有搞掉那两个最主要的,但是短时间内他们应该是不会被重用的,这也算是一点收获吧1王恩强指的是虽然没有借斯大林的手去掉朱可夫和崔可夫,但是最起码已经给斯大林造成了一种假象,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那只能算是自我安慰,人算不如天算,看这样我们终归会在战场上碰到他们的。那边的地下势力发展的怎么样了,我们在那里投入的可不少啊1朱广辉说道。

“还行吧!现在也只能这样说了,为了保密我们每隔一段时间才联系一次,反正已经在苏联安下了一个定时炸弹,就看我们什么时候想让它爆发了。

不过实打实的说,苏联还真是有很多的人才,这次斯大林的大清洗,可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为了躲避手枪队的子弹,我们已经从那边弄回来了不少的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其中不乏世界知名的人物,现在他们都已经加入了中国国籍,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就可以公开活动了,那个时候我们的那颗炸弹也应该暴了,不过只是苦了刘四海那个家伙,暂时他是回不来了。

我这里还有一件事,你看一下吧!毕竟这上面有很多人,从一开始就已经跟着我们了,如果没有你的签字我不好动手啊1王恩强说到最后,语气中有一丝无奈。

朱广辉拿过一份长长的名单,这上面的不是贪污就是以权谋私,要不就是已经有背叛苗头的,上面很多人他都能够在记忆里对号入座,真没有想到居然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来糖衣炮弹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没说的,正要证实无误,杀1朱广辉心里明白,现在他们手底下的很多人,就如同一个暴发户,在短短的时间内急速的膨胀,如果在这个时候不用铁腕的话,必将为以后留下无穷的后患。

“以后这样的事情就根本用不着我们在考虑,不论是谁,一切按规矩办,就是我们自己人中出了问题也是一样,不会有第二条路的。”朱广辉咬着牙说道。

一阵噼里啪啦独特的敲门声传了进来,根本就不用问,是用这种敲门方式的除了段飞羽之外就没有别人。

“段大管家,您就不能轻点,我办公室的门要是再这么下去,绝对撑不了一个月。”朱广辉苦笑着说道。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1段飞羽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和他身后的梁兴一块进入了办公室。

“我说,两位财神爷,看这样子总算是能给我带来点好消息了1从两人那幅神情上一眼就能看得出得意的笑容。

“那是,我什么时候给你带来坏消息了。”梁兴一脸奸诈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再耍宝了,有什么好消息赶快说来听听。”朱广辉可算接到好消息了,他可不愿意再往下蘑菇。

“首先,赵志高就要回来了,他的收获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不但完成了那个,原来本人认为‘无法完成的任务’,而且还有很多的超额,平常真没有看出来,那家伙居然有如此强的嘴巴功夫,可以毫不夸张的讲他的收获绝对不会比我上次的小,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

」有一点嘛!被我们投石问路的斯蒂文先生很快也要到了,那个家伙同样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惊喜,光是粮食一项就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梁兴一脸自豪的说道。

“好像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吧!就是他这会没有带来一粒粮食,我们也不至于到那地步啊,要不我这个管经济的不早就被骂死了,那只能说是为我们以后又留了一条后路,奸商同志不要为了过分夸大你的功劳,就要踩着自己兄弟的肩膀往上爬,那也太不够意思了1一旁的段飞羽同样作者夸张的动作说道。

“这个,哥们儿,那哪能呢!不过你可不能否认,由于我们过分的关注于工业发展,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那边,而在农业上又因为今年是刚刚起步,在粮食方面我们还是有点紧那,至少也要再过上两年才能达到我们原来的要求阿1梁兴一脸正经的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