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六章

在我们为自己准备的秘密会议室中,所有的人齐聚一堂,借着梁兴这次回来,大家共同商讨一下未来的事宜。

“梁奸商,你难道就没有打算到美国去捞上一笔吗?仅仅是依靠那个美国人斯蒂芬,恐怕很不可靠吧1段飞羽说道。

“就是,这个时候的美国可是有钱就有一切,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手中还有大笔的资金,而且暂时应该还用不了那么多钱,不在这个时候到美国去大大的来上一票,等以后他们从经济危机中缓过劲来,再买价格就会很高了。”田宇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各位老大,你们先听我把话讲完嘛!现在根本就对美国没有太多了解的我们,猛然间拿了大笔的资金跑去疯狂采购,人家还不狠狠的敲你一笔啊!那个斯蒂文的作用就是我们的敲门砖,毕竟在金钱的利益下,现在的美国人还是很好办事的,只要我们付出一定得利益,那家伙绝对可以弄到靠我们自己买不到的东西。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呢!那时候,我还联系了很多的其他美国商人,这个时候的美国还不是第一强国呢,最起码它上面还有英、法,真正的美国崛起就是在二战。斯蒂文心里也明白,想赚我的钱也没有那么容易的,我当时就和他草签了一份协议,我们将在美国进行投资,特别是在石油、矿藏、橡胶等战略资源上大量的投入,由于我们有德国和苏联借力,对于重工业上已经对美国没有什么所需要的了,所以当时我就认为不如趁这个时候进行未来的投资,而且还不会引人注意。

这样我们的斯蒂文先生无形中就成了我们在美国的代言人,办起事来要比我们自己出动好多了,自然,严密的监控是必不可少的,反正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要等到他从美国来沈阳后才会签订的,到时候我们可以看情况再说嘛!

而且,我们自己在日后也可以明、暗兼顾的,到处投资未来肯定大赚的买卖,要不我们不就白从未来回来了嘛1梁兴解释道。

“现在外面对我们的反应如何,跟我们原来想象的差多远?”这是我十分关心的。

“怎么说呢,算是一片观望之中吧!与我们原来估计的差不多,这个时候西方的列强们都在忙着恢复经济,而此时我们在欧洲的大采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就是想管也没有哪个精力!

再说了,一但等我们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力量强大了,他们就是想干预也干预不进来阿,毕竟实力代表一切,只要你有实力就不用怕别人,要是你没有实力,那就等着倒霉吧1梁兴说道。

“哦,对了,老怪,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德国人可是把他们的海军学校搬过来一半,而且希特勒直接下达的指示,要这次来的德国工程师和各类技师们抢时间建立大型造船厂,同时对于我们要求的潜艇一样没话说,这次与我一同来的几艘船上就带着造潜水艇的各类人员和设备。

我听段飞羽说,你们在葫芦岛已经都准备好了,看来要不了多久我们加上空中的力量最起码,防御小日本儿从海上的进攻就没有问题了。”梁兴继续说道。

“别说是葫芦岛的建设已经差不多了,就是大连的各种厂房和车间我们都已经弄起来了,那全是抢时间办的,自从你走以后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我们可是大把大把的钱往里扔啊,要不是我们几乎在别的建设项目上面,没有花多少自己的资金,哪儿可能办到现在的这种地步啊1段飞羽说道。

“耶,本人终于快要起步了,这么说如果手脚快的话,最起码今年年内就能有潜艇了,太好了!等到我们自己的海军发展起来了,我们还怕谁啊,到时候别说是日本人了,就是西方的列强我们也有了进行全面战争的实力。”说起海军的建设那可是我现在最关心的。

古德里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禁不住心中狂喜,这就是他想要的军队,简直太完美了,火力、机动力、防御力三者完美结合,士兵和武器已经达到了一体的地步,“真是了不起啊1这是上校心中唯一所想到的,他身边的隆美尔也保有着同样的想法。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却是,为了不暴露我们自己的实力,此时在他们眼前的根本就不是我们最强大的力量,然而就算如此这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部队了。

站在一旁的孙立人静静的看着他的两位德国同行,不由得从心中升起一股自豪之情,居然现在外国人要到中国来学先进的军事知识,这要是在一年以前他是根本就不敢想的。

说到部队,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现在的编制情况,由于缺少大量的中高级指挥员,段飞羽不知在消耗了多少脑细胞后终于拿出了一个四不像方案,我们现在的编制还是以师为单位,但是已经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师编制了。

在现在的编制下,一般每个师有3个满编旅外加独立的后勤团和炮兵旅共计3万3千余人,每个旅拥有3个团加率直属部队共计9千于人,往下为每团4个营,除了最初的每个排三个班以外,都是按四编制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整编完成后,有两支部队为加强师,那就是一师和二师。一师为全机械化部队,共计4万3千余人,下辖2个装甲旅旅部和旅部连,2个机步旅旅部和旅部连,以及专门的后勤加强团和师炮兵旅。其中6个中型坦克营,2个重型坦克营,10个机械化步兵营,2个防空营,4个自行火炮营。该师的装备主要有狼-II全履带坦克,33式全履带装甲车、33式步兵战斗车、33式155mm自行火炮以及其他与之配套的武器等。二师人员比一师少共有作战人员3万7千余人,除了装备和人员作了加强以外,与其他师相比就多了一个“万岁”的封号。

其余的就是一般的6野战步兵师,毕竟以我们现在的经济能力,光是支持一个一师就够意思了。全军共计不到30万人,但当然如果动用预备役人员的话,那在短时间内我们就可以拉出大量的队伍。

原本还打算让一师继续使用我们带来的59等坦克,但是考虑到以后要与德国人长期交往,为了不至于泄密,干脆一次性全换了,当然由于产量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换装完毕,那部分部队自然是不会让德国人看到的。

“两位我们上步兵战车,直接进入战场观看吧1孙立人对这两位同行说道。

在翻译转达孙师长的意思后,古德里安和隆美尔自然是没话说,他们还求之不得呢,几个人自然是一拍即合,登上33式步兵战车直奔战常

古德里安坐在步兵战车里,立刻就本这种特殊的步兵车辆吸引住了,它们没有坦克的那么高的防护力和杀伤力,但是在装甲集团作战中起作用是极其不可忽视的,它可以依靠自己的高机动性去保护坦克的侧后方,而且它本身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要高于装甲车。再说得直白一点,现在坐着的这辆步兵战车,甚至比德国还在图纸上的坦克更像是坦克,当然要是比起前面跑着的那些家伙来说,就只能当作步兵战车了。

此时演习中的119号重型坦克车车长潘毅可是一点好的心情也没有,作为本部队中战绩最好的车组,他们在第一时间被通知将换装虎式坦克,那时候可把四个人给乐坏了,司令A1号坦克的威力,在战场上是所有人都见到的,那可就是虎式坦克阿!可是没成想,居然到了后来收到的是另一种重型坦克,当时可把几个人失望坏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摆弄,他们又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重型坦克,那种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根本就不是中型坦克能够比拟的,再加上漂亮威武的外形,可真是不错。

现在已经是营长的潘毅不满意的是自己这边的协同出了些问题,按理说应该是重型坦克在前方冲击,中型坦克尾随,其余装甲车辆在侧后方保护,他们现在已经做到这一点了。但是他们的对手学的是同样的东西,为了避免被像磨盘磨面一样碾碎,他们居然用坦克开时学着打游击,在战场上不断的变幻着自己的队形,利用自己的机动力强而本方却束缚于死板的战术,真正的做到了‘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始终保持接触但一碰即走,绝对不给你留下任何的机会。如果再这样下去倒反而有可能被对方吃掉了,这并不是夸大,就这么一会功夫,本方有好几辆坦克都已经被演习用训练弹击中,从而被演习裁判组判定光荣了。

“这个时候就应该让群狼们从两侧迂回嘛,哪能再这样打下去了。”这就是潘毅现在的想法,当然他立刻付诸于实际,向自己的上级反应。

此时坐在步兵战车里的孙立人得到报告后十分的高兴,看来自己的这帮手下们终于已经不是单一的坦克手了,他们已经开始学会如何在实战中运用自己的力量,不再是那帮只凭着一股猛劲向前冲的毛头酗子了。

改变了战术后,整个地演戏就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了,占有绝对优势的一方在付出很小的代价后就获得了胜利,虽然胜利的一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光荣的,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开始在演习过程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要不是我们已经有了油田,哪有可能让他们这么挥霍的阿!

在目睹了整个的演习过程后,古德里安在他的日记中写道:今天我所见到的一切,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双方的坦克在大地上相互冲击,战斗中双方不断的变幻着自己的阵行,在运动中发现对方的弱点加以打击,这就是坦克之间的战斗,假如是让步兵面对着这样的钢铁怪物,那在平原上的这种战斗将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最好的反坦克武器就是坦克本身。如果在欧洲大陆上我手中能够拥有这样一支力量,那将是战无不胜的……

站在刚刚建好的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校园内,我的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等待了许久的海军就要从这里迈出他们的第一步了,终有一日我们会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海军的。”我在心里面对自己说道。

“司令,已经全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您了1我的警卫员轻轻的走到我的身边说道。

“哦,看我居然把时间给忘了,我们赶快走。”光顾者发感慨了,居然把时间都给忽略了。

此时站在讲台上的我心中激动之情如浪潮般澎湃,看着台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祖国未来的海疆就靠他们了。

“同学们,你们应该感到十分的荣幸,因为你们已经成为了我们海军的一员,这很不容易呀!你们是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在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海军军官以前,你们只能说是在起跑的时候比别人跑得快,并不意味着未来你们还能够配得起精英的称号。

大家一定看到我身后所立的石碑了,上面写着什么呢!相信那么大的字,谁都看到了,在这里我再念一遍‘海军,中华民族心中永远的痛/,这是你们的耻辱更是整个中国的耻辱。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海军就从来没有真正的强大过,威风一时的北洋水师在大东沟败给了远不如自己的日本海军。也许这里你们中有人会说,那是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原因,但是在战场上的失利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要想拿掉你们头上这顶极不光彩的帽子,就要靠你们自己的努力。

自然,我们不是无能的满清政府,绝不会让自己的战士使用各种劣质的炮弹去做战,等待着你们的将士世界上最好的战舰,如果你们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让我们失望,让全中国失望,那你们对得起你们自己吗?

。权是一个国家实力的象征,对于我们这样用有着漫长海岸线的国家来说,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近代中国的大门就是让我们的敌人用舰船利炮从海上打开的,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在洋务运动中花了大笔的银子从国外买回了很多的战舰,但是由于根本就没有良好的后勤保障、众多合格的水兵以及舰船指挥人员,使得强大的舰队成了一个昂贵的摆设,根本就没有起到保家卫国的作用。

当然,在我国近代的海军历史上也涌现出了很多的英雄人物,但是他们限于当时的那种环境,根本就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抱负,只能在历史的长河中写下自己悲壮的一生。

作为新一代的海军,你们应该感到十分的庆幸,因为你们所处时代的大环境可能与那时差不了多少,但是你们碰上了一个真正希望建设一支强大海军的政府,一个同你们一样年轻富有朝气的政府,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政府。

相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我们的海军必将威震大洋,令世界为之惊叹1越讲越激动的我,渐渐的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强大的海军是多少代中国人的梦想阿!

# # # # # # # # ## # # # #

看着眼前一脸激昂,高喊着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博古,匆匆赶回苏区的周恩来有一种预感,这次的反围剿将会很危险,除非红军拥有东北那支部队的实力,否则的话在正规战中根本就不是国门党中央军的对手,放弃自己的长处反而去跟敌人硬碰,很危险那!

自从周恩来回到苏区以后,就发现现在苏区的形势变得比自己离开以前还要糟糕了,随着苏联大清洗的进行,王明、博古等人也有样学样,现在已经有很多忠心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好同志倒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要不是有朱德等一批极有威望的老同志在一旁保护,现在的苏区还没有同国民党开战呢,就已经差不多完蛋了。

♂后借着明亮的月光,坐在自己的小屋旁,周恩来不禁想起了自己在沈阳时的经历。

当郭月国向自己介绍那些政府官员的时候,自己实在是太惊讶了,这群人真的是太年轻了,最大的也应该不会超过30岁,居然能够上演如此的奇迹,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哪!

“周副主席,您好,我是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这位是段飞羽主管经济,吴亮机械制造和这边的邢瑞共同主管我们的重工业,这位是李道诚……,十分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们这里可是蓬荜生辉阿1我盯着眼前的几位,抑制住心中的激动说道。

“哪里,哪里,应该说是我们感到荣幸才对,将军从日本人手中收回了我们自己的东三省,如此伟业就算是全中国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吧1周恩来客气的说道。

经过一番的谦虚后,众人进入早已做好了准备的会议室,毕竟就算是第一次接触,双方还是要谈上一点东西的。

“周副主席,不知道您对我们现在的建设,有什么意见没有,我们现在光顾着快了,有很多的方面可能没有注意到。为了能够更好地在以后的战争中,抗击侵略,我们不得不努力去拥有强大的工业,要不根本就打不起大的战争。”段飞羽极其客气的问道。

“说实话,当我看到辽宁的情况时,简直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在这方面已经做得相当的不错了,我们那里还能够有什么意见。”周总理风趣地说道。

“您太客气了,要不是您、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苏区,以后也……”吴亮这个大嘴巴,差点就要出事儿,要不是夏海涛在下面踢了他一脚,这家伙没准儿就顺嘴炮火车了。

“哦,真没有想到,你们对我们如此的了解,不过几位可能是把我们几个的功绩夸大了,那是所有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周恩来虽然有满肚子的疑问,但还是谦虚地说道。

“朱司令,请恕我冒昧,不知贵方对于我们共产党本身有什么看法?”一直没有说话的邓小平说道。

“我们这里讲究的是信仰自由,不论你信仰的是共产主义、资本主义、还是封建主义,只要你不违反法律,你没有做出危害人民的举动,我们是不会干涉的。当然,我们六省内的报纸、电台是受到政府约束的,上面的内容难免会跟政府的政策挂钩,这样等于在宣传媒体上,已经被牢牢的束缚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很难再令其他与我们过于矛盾的信息出现在媒体上的。”段飞羽说道。

“当然对于共产党本身我们同样十分的了解……

就我们认为,中国的共产党应该走出一条自己发展的道路。唯物辩证法讲究实事求是,一个政党也是这样,有的时候别人的经验不一定在自己的国家也同样适用,而且请恕我直言,中国共产党不应该被外部的势力操纵,自己的路要自己走,也许前方会有很多的曲折、很多磨难,但是作为开路者那是不可避免的,一味的按照别人发展路线行进的教训,相信贵党在早些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我在一旁接着段飞羽的话说道,“这是我们的党章,请您过目。”

此时的周恩来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他对面的这些年轻人简直比自己还要了解共产主义,比自己这个老共产党员更像是一个共产党员,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然而现实却令他不得不相信,抱着满肚子的疑问,周恩来接过中国社会党的党章。

讲到那本党章,现在还在他的身上带着呢!可以说他从这份党章之中看到了未来中国共产党的影子,说他们也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吗?好像也不是,在经济上他们实行的是一种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方式,在宏观上进行调控,而微观上则交给市场自行运作,可以说仅仅是把发展的大方向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各种经济形势共存,共同发展、共同完善。

“恩来,想什么呢!难不成,还在想在东北发生的事情?”原来不知不觉之中,朱德总司令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

“是啊,当时您是没有看到,那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中国啊,我在他们那里头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毕竟在那里我看到了另一条救国之路,而且他们走的要比我们远的多。”周恩来回答道,顺手将手中的党章递给了朱德。

“哦,让我看看。”朱德接过后便读了起来。

“在那里好像就是一种融合,一种多方面的融合。”周恩来看着朱德继续说道。

“很惊讶吧!当时我看到时也一样的,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1周恩来看到朱德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

“是啊,真是令人难以形容,没有想到他们的党章与我们的这么相似,除了没有共产党宣言里的内容外,其余的从最根本点上都几乎是一样的,当然了只是说本质几乎一样,他们的政策呢,跟我们有哪些不同呢?”朱德现在也是充满了好奇。

“在农业上,他们先是从地主手中重金购买土地,除政府外不允许私人囤积土地,再把手中的土地转包给农民,实行的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样农民们每年只要向政府交纳一定的粮食就可以了,剩下的就全是农民自己的,当然政府每年也都会按照市场价格去收购农民手中的余粮。至于农具等,每个村都成立的生产大队,大队里的农具都是政府配发的,由全村共同使用。

在商业上他们采用的是多种经济并存的体质,环境是十分宽松的,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的东北已经大变样了,根本就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东北了。他们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地位极高,短短半年时间,就已经让东三省的人民几乎忘记了张家父子,成为了他们绝对的拥护者,而且那里现在就像是一个大磁石,正在不断地吸引着全国的有志青年到那里发展,他们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1周恩来很有感慨地说道。

“是吗,那他们可太不简单了,原本以为他们在军事上应该是极其强大的,要不也不会把日本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了出去,听你这么一说他们在建设上下的工夫更大阿!

说到军事,他们的部队如何,还有我们这次带回来的军火全是他们支援的吗?”朱德问道。

“这些枪支弹药的确是他们支援的,他们现在已经是用自己制造的武器了,对于这些日本人的制式武器,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了,本来还要给我们带新式的,但是让我拒绝了,那还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出厂,而我们现在的形式已经很坏了,根本就等不起啊!

要说他们的军队,由于时间很短我到了没有两天就回来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但是我到他们刚刚成立半年多,驻扎在沈阳的5师去看了一下,那真是不错,不论士气、训练、装备绝对是全中国最好的,而且全部的装备都是他们自己生产的,人家的本钱足啊,根本就不在乎蒋介石,眼里只盯着日本人呢!

你不知道,在我们到达那里的前几天,他们主管经济的段部长曾经当着国民党特派员的面大骂蒋介石,当时我还不相信,可是到了大街上买了几份报纸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不知老蒋看了报纸后会不会被气死。”说着说着周恩来自己便笑了。

“真的,他们名誉上不还是服从中央的吗?怎么会这么不给蒋光头面子,他们就不怕蒋委员长在后面拖后腿?”朱德诧异的问道。

“人家的实力在那里摆着,根本就不怕,再说了他们有自己的港口,而且与欧洲的其他国家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原本我还打算等到他们那个主管政务的梁兴从德国会来,可是现在的形式不得不让我立刻赶回来阿。

可以说他们对于蒋介石一无所求,就是要打失败的也不会是他们,只不过现在他们需要的是平稳的发展时间,要不,随时可以入关的。”周恩来解释道。

“恩来啊!照你这么说,这些人可是太可怕了,如果新成立的部队都能达到那样的水平,就更不用说他们那出名的机械化部队了,如果将来我们与之对敌的话,那结果……”朱德在也说不下去了,现在面对着国民党的围剿就已经十分的吃力了,一但……他实在没法再想下去了。

其实,朱德面前的周恩来心中也是同样如此的,以现在的这种状况看来,自己这边不但在跟国民党打内战,内部同样斗争不断,而人家那边已经开始为未来做准备了,如果有一天双方走到对立的一面,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朱老总啊!我们还是先把眼前的危机渡过去再说吧,蒋介石现在可是气势汹汹阿1周恩来对朱德说道。

“也是,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们到润之那里去坐坐,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可不好过阿1想到毛泽东最近的境况,朱德不得不在心理叹息一声。

三十年代的老北京城看上去还是十分热闹的,尤其是天桥哪儿的场面是我们那个时代根本就看不到的,耍杂耍的,做小买卖的,形形色色的各类人都能看得到。

初次见到这种阵势的我可是被深深地吸引住了,身边死磨硬泡愣是跟来的梁兴也是一个样子,当然现在对于身在暗处保护我们的王恩强就不知道是如何想的了。

实话实说,王恩强应该算是我们之中现在压力最大的人了,除了我、刘斐和梁兴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无法想象王恩强几乎是靠着他一个人,在默默的保卫着我们大家,保卫着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一切,当然那些事不能够被曝光的。

自从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以后,在阴影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那所有的一切都是王恩强摆平的,他就像是一个清道夫一样,将所有对我们不利的因素秘密的消灭在萌芽之中。在明他是检察院的院长,在暗可以算是情报机关的一把手,不但要负责反腐败、反间谍、反破坏还要负责起对外的间谍工作,要不是他早就已经和刘四海培养出了一批帮手,早就已经累垮了,这次由于我非要坚持来北平,那家伙不得不亲自出马来保护我的安全,至于梁兴我是不会带着他去见宋哲元将军的,虽说自己有一定的把握,但是还是小心为妙,我可不像因为自己错误的估计,害了自己的好朋友。

“老怪,真没有想到这时的北京居然这么热闹,可够繁华的,这跟老沈阳一比,那简直好的太多了。”梁兴拿着一根冰糖葫芦说道。

“废话,这是多少代的古都,虽然现在已经不是首都了,但是不可否认,论文化底蕴和象征性,这里都是定都的最好场所,当然了现在的上海要繁华的多,然而那里给我们的感觉绝对不会有这么好,这个时候的上海没准儿会把我们给气死。”我在一旁说道,自然和梁兴那家伙一样手中拿着冰糖葫芦。

“也是,看到那些个租界还不要把我们给气死啊!不过既然我们来了,早晚这一切都会变过来的,现在大家都在群策群力,由于我们发展的前瞻性极强,可以说完全是在走捷径,等到二战结束后,我们一定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梁兴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毕竟这是在大街上。

“那是当然,这是我们的使命,老天已经又给了我们中国人一次机会,要是把握不住那可就太可惜了,但是就现在来看,发展的还不错。我们最大的威胁日本人,已经在朝鲜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刘斐他们完完全全是照搬过去的经验,什么地雷战、地道战等等,全都弄到朝鲜去了,这会儿那边可热闹着呢,当然由于国情不同,效果要差得多,但也够用了。

再加上我们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练兵场,又不是自己的国土,搞起来根本就没有太大的顾忌,以日本人现在的兵力,他们要想进攻我们还是不够的,等到他们明年完成了部队的训练,我们也照样发展起来了,到时候他仍然不是我们的对手。

没准儿我们再来上一个抗日援朝,当然我们不可能去收复朝鲜,到时只要在打到一定程度后交给朝鲜人就行了,让那帮高丽棒子们不但替我们守好东门,还要对我们感恩戴德,这样我们和日本人之间就有了一个缓冲区,接下来我们就要想方设法把日本人往西边和东边引,我要早早的拖美国下水,道时候没准儿我们可以不发一发子弹,就从日本人的手里拿回台湾呢1我阴笑着低声说道。

“我靠,不会吧!你是不是把小鬼子想得太简单了,那个民族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我们利用的,你就别再做白日梦了。”梁兴用夸张的表情低声说道。

“那可不一定,到时候日本人向西打不过我们,又不敢去碰苏联人,就只能向另外的方向发展,再加上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到时会好好的帮我们一把,我就不相信打不起来。

接下来就好办了,必要时我们可以与狼共舞,到时候……,就不用我说得那么明白了吧1我看看四周对这梁兴的耳朵说道。

梁兴挑起大拇指说道:“高,实在是高。你绝对是骗死人不偿命的主,我知道,到时候我们只要大卖军火就可以了,不论往东往西,只要拿钱来就行,当然了自己的实力必须是任何人都不敢碰你,要真到了那种程度那简直太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