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五章

在到沈阳的一路上,周恩来他们看到了太多令他们惊奇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很难想象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郭月国并没有做任何的夸大,事实上真正看到的要比他所描述的还要让人震撼,到处都是一片建设的场面,整个的东三省现在就像是一个大工地一样,每一天都会有新的工厂建立,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大磁石强烈的吸引着所有的人。

“月国同志,他们这样如此的追求高速发展,人员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呀1坐在车上的周恩来问道,毕竟工厂好建立、设备也可以买到,但是需要如此多的人才是如何办到的呢?

“周副主席,在击败日本人收回东三省以后,抗日救国军的威望可以说达到了一个顶点,一方面他们借着自己的威望在国内大打宣传战,从各大院校聘请大量的教授,同时更是吸引了众多的学生来此发展。

另一方面,在东北各大城市以及草原上的包头等,建立了大量的速成专业学校,都是3个月到半年的学时,这样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可用的人。当然在大学的建设方面他们下的工夫绝对不小,现在已经在沈阳成立了中国东北大学,在长春成立了东北重工业大学,至于其他小一些的各类高等学校那就多去了。

再加上他们从国外还请来了大量的专家和技师,最起码在现在看起来近期内可能有些困难,但只要挺过这段时间,未来将可以得到高速发展的机会。

现在整个政府部门上下全都在努力的执行着5年发展计划,如果真的完成了,我们在基础工业方面将会有质的飞跃,而且在工业生产能力上将会接近日本,当然了前提是能够保证稳定的环境去发展,但是依照现在的形势要想达到这一点很难,日本人是不会给我们留有那么多的时间的。” 郭月国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道。

“难怪他们敢如此的大干,原来他们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一边的邓小平回答道。

八月的沈阳气候是非常炎热的,为了迎接我们心目中的伟人前辈,我们几个能够赶来的已经全部都到了省政府,几个人坐在为梁兴那个家伙准备好的办公室中,一边等待一边聊着天。

“我说段飞羽,你脑袋那一天是不是短路了,这不是把我们推到了国民党的枪口上了嘛1夏海涛说道,一提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就让他十分恼火,现在的情况已经对我们够不利的了,让段飞羽这么一弄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我们现在最不希望发生的就是与周围的势力发生冲突,段飞羽放的那一炮实在不是时候。

“行了,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没准儿这次我们还能借此好好的发挥一下,大家就别再提这件事了,‘中国军人的楷模’张自忠将军也许就因为这个意外让我们争取过来也说不定,反正这件事不一定是坏事。”我赶快解围道。

“就是,就是,我们还不如想想如何面对我们的老前辈吧!乖乖,光是想象就够让人激动得了,原来以为只是一位总理来,没有想到来了两位。”田宇说道。

“错了,还有一个大人物也来了,相信大家谁也不会忘记我们党的两位军神吧!这次好像其中的一位已经来了。”王恩强平静的说道。

“哦,是林彪,还是粟裕1刘斐在一旁问道,那两位可是后世中国军人的偶像。

“大将粟裕1简短的回答。

“不过这个时候的粟裕还没有显示出他过人的军事才华吧,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可是唯一的一位从战士一步一步晋升到大将的人物,这个时候的他还是一个小角色。哎,真想把那些大将元帅们都请过来阿1夏海涛在一旁发着感慨。

“算了吧你,到时候他们还不把你当成神经病,我就服了你了,这是什么年代,就别在那里做白日梦了,还是好好想想我们接下来怎么处理同现在的党的关系吧1吴亮在一旁说道。

“这个时候的确很难办,现在苏区当政的是王明、博古等人,我们的好心不被当成恶意就不错了,而且年轻的共产党刚刚经历了国共合作失败的惨痛教训,再让他们去相信别的势力实在是太难了,我们最好还是按照原来的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决定权已经不在我们的手中了。不过今天就要见到伟人了,可真是令人激动啊1平常根本就忙得见不着面的李道诚说道。

“别急,很快就要见到的,借着这个机会,我和大家商量个事情。梁兴那个家伙收罗来的人,实在是数量惊人哪,那家伙完全是趁着西方刚刚经历过经济危机的大好时机,狠狠的在人才方面捞了一把,以钞票开路到真的是弄回来了大量我们需要的人才,但是现在大量的外国人涌入,必将导致我们治理下的人民的恐慌,毕竟在近代史上他们吃洋鬼子的亏可是太多了,而且由于上次的事情国民政府一定会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的。”段飞羽说道,说实话他也为上次的事情后悔,但是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还不如以后努力的工作把自己的过错弥补过来。

“那也没有办法啊,要想迅速的发展起来不引入外来的力量是不可能的,也只能让时间去说明一切了。”我说道,在这个方面我可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

“要是他们都是移民到中国就好了,到时候都是中国的公民,想挑事儿的家伙们还吵吵什么呀1吴亮随意地说道。

“好主意,灯不亮,没想到你小子成天的泡在那些机械零件里面,反而更聪明了。”段飞羽眼前一亮说道,要真能够办到那一点,最起码可以把眼前的可能发生的事情影响降到最低点,没准儿还能有所发挥。

“我靠,不至于吧,难道现在已经定型开始适量生产的坦克不是我弄出来的?”吴亮叫唤道。

“不过,灯不亮,那种坦克可不怎么好看,不愧是T-34的加强版,干吗不生产像德国豹式、虎式的那种。”李道诚说道。

“你们都说得好听,别看样子不好看,那可是最容易量产的,而且对我们现在的加工工艺要求最低的了。你以为我不想生产98式的?没有那种条件嘛,再说了在战场上好用就行了,那还管它好不好看。”吴亮没好气地说道。

“灯不亮说的也是,我们要向外卖,产量上就是一个制约,等过上四、五年,所有的一切都跟上了,再开始生产更好的不就行了吗,而且那都是给德国人生产的,我们自己以后用的不是仿制59的嘛,即使是更高级的又不是设计不出来,那个型号只是用来赚钱的,你总不能刚刚卖出去一个型号,自己就已经换装了另一个型号吧,那样希特勒不跟你急才怪。”段飞羽也解释道。

由于面对着要和德国人合作,而我们那些过于高级的坦克不易经常露面,90-II已经被封存了,其他的也都装备在1师,德国人来到我们这里能看到的将会是狼-II型坦克,那主要借鉴了T-34再加上我们手中59的设计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坦克,虽然还没有59好,但是在这个时代的此时将是无敌的。

“说到赚钱,我说段飞羽同志,我们现在的药品和那个洗发膏化妆品什么的,真的就卖得那么红火?”我一脸茫然的问道,要知道那两种产品马上就要成为我们的产业支柱了。

“老怪,你还不相信呢,药品我就不说了,这以后两年以来的订单就已订出去了,光收到的定金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那帮洋鬼子原本是想看我们热闹的,没有想到我们真的能生产,那还不疯了一样的抢啊,你以为这个时候像我们那个时代似的,见到青霉素连看都不看,这个时候那可要比黄金贵多了。

我们开始的时候是把原来库房内的160万单位的青霉素分成10分,现在我已经为自己的决定后悔死了,当时要是在黑点就好了。其他的常用药品方面也差不多,而且我们还列出了三六九等,依据质量明码标价,想要好的对不起,那您的钱就大把大把的掏吧,国外的药根本就没有我们的好,别看早就已经有阿斯品林了,但是纯度和效果跟我们的差远了,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日用化妆品方面的突破,那全要多谢奸商了,要不是他异想天开的送给了希特勒的女秘书两瓶飘柔洗发香波和大宝,我们哪能再找到一条发财之路,现在我就等着我们的石油化工发展起来,那时候生产出尼龙,光卖长筒袜就能发死我们了,爱美永远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经济危机刚刚过去,那也是一样的。

现在你和梁兴还有其他的几个,简直就是我们的财神爷,老怪这次梁兴回来你们两个联手,再推出几样有震撼力的产品,未来医药和化妆品的这一行可就是我们的了。”一说到钱,段飞羽就两眼放光。

“你小子把我们当成什么啦,我现在简直连长工都不如嘛,对了,那件事情你跟大家说了没有?”提到前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哦,你瞧我这记性,最近太忙了都给忘了。今天正好,大伙能来的都来了,我就跟大家说一下,我们的医药公司和化妆品公司现在是按股分经营的,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股东,持股量是按人头数分的,当然现在一切是为了国家,要想等到分红利,那估计要过上十几年了怎么说也要等到我们的祖国富强起来以后了,而那些重工业我们打算全部划入国有合资企业,以后利用先进的管理方法和监督措施进行发展,这是老怪、梁兴和我商量后决定的,希望大家不要有什么异议,当然了如果是不满意,随时可以向我提,我们到时候再商量。”段飞羽的话简直就是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就在众人得到消息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提醒我们,可能是我们等待的人已经来了。

赵志高看着他自己的偶像,好半天才反映过劲来,自己的英语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再不说点什么眼前的爱因斯坦先生恐怕就要叫警察了吧!这是自己真正的任务,可不能就这么搞砸了。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您好,我是从中国来的赵志高,我有一些学术上的问题想向您请教,不知可否打扰一下。”赵志高很有礼貌的说道。

“哦,欢迎你年轻人,请进1 爱因斯坦说道,此时的他十分的纳闷,据他所知在中国并没有什么名人在研究抽象物理,他对中国最大的了解就在于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原本他曾经号召各国对日本经济封锁,以制止其对中国的军事侵略,据他所知日本人刚刚被撵出了中国,这令他感到十分的振奋。

此时的爱因斯坦已经离开了德国,现在正生活在比利时,自从法西斯纳粹上台以后,爱因斯坦就在帕莎第纳发表不回德国的声明,这个时候的爱因斯坦可以算是一个失去了自己国家的人。

进入爱因斯坦的房间双方落座后,赵志高直接取出了自己整理好的材料,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爱因斯坦,后者在第一眼看到上面的文字后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已经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爱因斯坦还是始终坐在那里满脸激动的一遍一遍的看着手中那几页写满字的纸。那情景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突然间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玩具一样。

“上帝啊1,“居然能这样1……如此赞叹的话语不断的从爱因斯坦的嘴中说出来。

静静地在一旁观望的赵志高知道,现在他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如何去完成另一半就要靠他临场的发挥了。

在来德国之前我们就已经商量过了,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将爱因斯坦那上个世界最伟大的科学家想方设法弄到手,那以后就只能想办法……,毕竟核武器出现在其他的国家那是越晚越好,甚至我们会想方设法不会让它们在别的国家出现。但是如果那么做我们真的怀疑会不会被天打雷批。

当然了由于我们中间有赵志高这个家伙,可以说我们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像爱因斯坦先生那样一生倾尽全力在自己的科研领域的人,能够有什么比在他面前放上一块他最喜欢的“蛋糕”更能吸引他的呢,在自己探索的领域内突然出现了令自己苦求不得的突破,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摆脱不了吧,至少像爱因斯坦先生那样真正的科学工作者应该差不了多少,而且由于他自己的国家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如此的好机会要是错过,那就是在太可惜了。

此时的赵志高心里同样十分的激动,毕竟一代天才就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正把他引向另一个方向,虽然与他的研究方向大致相同,但是更多的是对宇宙和时空的探索,已经远远偏离了爱因斯坦原本的路线,“也许这样对我们来说都好吧1现在赵志高根本就不需要依靠爱因斯坦就已经可以研制核武器了,但是爱因斯坦的特殊地位让人无法安心,“只有放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而且我们应当引导他的研究方向,也许伟大的爱因斯坦在另一个方向上同样能获得令世人瞩目的成就吧1这就是奸商梁兴的原话。

# # # # # # # # # # # #

大连港上到处是一片欢腾的海洋,为了迎接我们的奸商和德国来的客人,段飞羽那小子可是下了大功夫的,终于期望已久的轮船靠岸了,看到梁兴那个家伙第一个走下远洋轮船,我们这帮人呼拉一下子就全都围了上去。

“行啊!不愧是奸商,高,实在是高,对于你梁大先生,本人现在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简直就是最经典的空手套白狼,难怪让人叫作奸商呢1段飞羽也在一旁调侃道。

“得了,你们几个可就别再恭维我了,我当时见到希特勒可是吓得够呛,没准儿那家伙可就把我给咔嚓了,这一次只能算是运气好,超额完成了任务而已,下次这样的事情就别再来找我了。”梁兴笑着说道。

“对了,您带回来的客人呢,还不赶快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这家伙在电报里就是死活不说来的是谁,还让我们大伙猜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这次总算是能够见到了,倒要看看来的是哪位德国的元帅。”夏海涛在一旁说道。

一行人边说着,边等着梁兴介绍正在下船的两位德国军人。

“这位是古德里安上校,这位是隆美尔上校。”梁兴一脸微笑的介绍着,从他那表情中,我们这些跟他接触久了的人,一眼就看到那种得意的窃喜。

“将军阁下,德国陆军上校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陆军上校艾尔温.隆美尔。”

……

随着两人的自我介绍,我们几个真的惊呆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一件都那么的让人不可思议。

坐在回沈阳的汽车里,我们几个不断地在议论着那两个名扬人类战争史上的人物。

“我说,希特勒可真行阿,直接就把未来的装甲之父给派出来了。”吴亮说道。

“他现在已经算不上是装甲之父了,名头都被我们给抢了,我想希特勒这次让古德里安来我们这里,那是因为在现在的德国,实在是没有人比他更能了解装甲作战,让他来是最恰当的,不过居然隆美尔也来了,的确让人十分的惊讶1我说着自己的见解。

“这个我就不管了,反正在未来的几天内,还会来还几批人呢!希特勒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儿了,要是我们能够让他满意,那以后我们得到的利益也绝对不会小的,而且德国在石油上是极其缺乏的,当我得知我们已经找到油田的时候,就再一次跑到了首相官邸,狠狠的又宰了那家伙一刀,大庆的油田可是块宝啊!不过,既然我们已经把有油田的消息散发出去了,那苏联人和小日本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梁兴开始还眉飞色舞,说到最后已经有点担心了。

“放心,苏联的大清洗已经全满的展开了,而且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缺石油,斯大林哪边倒不会有问题的。至于小日本嘛,我们现在在朝鲜闹得可欢了,那里现在就是我们特种兵的实战演练场,大家是轮流出击,始终不会让他闲着,只要再拖过这半年,就是他来我们也不怕他。”我极有自信的说道。

“我们对外面的事情倒是不怕,在国内可就麻烦死了1吴亮在一旁说道。

“哦,灯不亮,国内又出什么大事儿了?”梁兴诧异的问道。

“段飞羽那家伙捅出来了一个大篓子,当着国民党特派员的面,把蒋介石那家伙狠狠地批了一顿,这是其一。这其二嘛,我们那敬爱的周总理刚刚来过沈阳,在你到达的前一天因为老蒋马上又要去围剿,不得不回到苏区,你的运气不好哦。不过,不管怎么说收回香港的小平同志和那位共和国的大将粟裕倒是好不容易留在沈阳了。”吴亮兴奋得说道。

“什么?天哪,我居然没有赶上。对了,你们都交流了哪些方面的东西啊,不会已经把我们的来历告诉周总理了吧1梁兴在一旁问道。

“那哪能呢!不过回想一下,刚刚看到那几位的时候,可真是激动啊!要不是段飞羽那小子提醒我,差一点就顺嘴跑火车了?”正在开车的夏海涛说道。

“是啊,大家当时都差不了多少,毕竟我们是经过了多少年的那种教育长大的,要是不激动才鬼了呢1我在一旁插嘴道。

“那赶快说来听听,你们当时是怎么交流的阿,我们现在用的一切那可都是当时年轻的共产党,不知道走了多少的弯路才总结出来的,他们对此时怎么看的?”梁兴急切的问道。

“喂,这可是我们的第一次接触,他们刚刚在这方面吃过大亏,怎么可能谈到那么深的层次,现在我们的老一辈革命家们对我们还处于观察之中,不过总理对我们的建设还是极其称赞得,你不知道,当时把段飞羽那小子美的,就差没有去要签名了,当然如果他那么干了我也会跟上的。”吴亮说道。

“我记得这是我们小平同志三次上下沉浮中的第一次‘下’吧!那同样是个伟人啊,从某种方面上说,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的那个时代的中国可就惨了,这次他能留下那可是太好了,当然了如果那些老前辈们都能来更好,但是以现在的情况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把我们当作洪水猛兽就不错了。”梁兴在一旁感慨道。

“行了,别在那里感来感去的了,我问你,你在电报里不是说只是先遣人员嘛,现在看起来,来的人再过上两天就快有一个德国师了,这还叫先遣?”夏海涛说道。

“没错,别忘了我已经说过,这可是全面的军事交流,‘全面’两个字不是那么容易说的出口的。反正对我们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有的费用由德国承担,我们既在培训德国兵的同时,还可以大卖军火,连带着自己的海空军也跟着发展起来了,怎么看都不想赔本的买卖嘛!哦,对了,我们现在的那些过分先进的坦克都收起来没有?”梁兴说道。

“放心,我为了达到你的要求,可是把整个的1师都给得罪了,愣是逼着他们把坦克都换了,保证在日后我们重新列装以前不会暴露的,现在使用的就跟要卖给德国人的一样,不过灯不亮那家伙又弄出来了一种重型的,我们还等着在他们看到后外望推销呢1一说道换装就让我头疼,要不是我在军队的威望高得吓人,那帮家伙就能把我给吃了,孙立人那家伙已经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来个信儿了。

“以后什么都会有的,他们急什么!灯不亮,没看出来嘛,居然是个高产选手,不过你别光顾者坦克了,那些装甲车阿步兵战车什么的一样卖大价钱哪,我已经推销过了,只要好,古德里安那可是随时可以联系希特勒下订单的。”梁兴现在已经越来越像一个奸商了。

“我办事,你放心,早就准备好了。不客气地告诉你,我们在你走后从苏联用药品等一系列物资,换回来了大量的机床和其他各种设备,现在我们控制的这六个省与你半年前离开的时候那可是天壤之别阿!

而且经过大量专业技校的培训,现在初级工人我们已经有不少了,我们此时列装的装甲车辆已经能够形成量产,不过就是要使用大量的进口钢材,这一点在明年年初两大钢铁中心没有形成规模以前是解决不了的了。

一说道量产夏海涛就跟我过不去,说什么‘那个所谓的狼-II实在是太难看了’,难道这是在选美吗?非要逼着我再照着后来的德国虎式坦克弄出来一个变种,那东西生产起来可麻烦死了,以我们现在的那些工人和技师们就跟本达不到量产,卖起来我看也不容易,当然在战场上的威力绝对是一流的,那只是对别人的坦克而言,如果是59用穿甲弹,还是一发一个,现在的这些坦克根本就是一个大钢块,还没有发展到专业装甲那一步呢!

至于奸商你要推销的那些个其他装甲车辆,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肯定是推销起来没有问题的。”吴亮极有自信的说道。

“咦,你们刚才不是说段飞羽那个家伙冒泡了吗?难道蒋委员长就没有什么动作?”梁兴这才想起还有一件事儿他没问呢。

“怎么可能没有,只不过我们的新闻战大做的的确不错,可以算是恶人先告状吧,再加上蒋介石现在正忙着去苏区围剿,暂时他亲自顾不过来而已。这只是说他自己顾不过来,那家伙已经命令宋哲元要对我们有所表示了,不过这倒给了我们一个好的借口,我现在又想赌一把了,实在是太诱人了。”一想到可能得到的战果,我就飘飘然了。

“还赌,你上次还没赌够啊!那次我们几个的命差点都让你当赌本给输了,你现在还上瘾了,我记得你原来还向还没这个嗜好嘛,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了1一想到上次的事情,梁兴那家伙就直流冷汗。

“就是,这次要是你赌输了,那不就更糟糕了?”吴亮也在一旁说道。

“去、去、去,你们俩个别咒我好不好?我这次是打算自己走一趟,我想去说服宋哲元,想必你们两个对此人还不是十分的了解吧!

如果按照原来的历史,宋哲元是山东乐陵县人,从军之后原属冯玉祥的西北军。由于他治军严谨,作战勇敢,被誉为西北军的“五虎将之一”。 1933年初,侵略成性的日寇又出兵侵占我山海关,随即在空军配合下长驱直入我长城一线,宋哲元得令后立刻率领军队,奋勇投入到抗击日寇的长城战役。从3月9日到4月13日,二十九军将士在喜峰口歼敌3000有余,于是一场时称“喜峰口血战大捷”的战绩轰动了全国。

正当日寇步步向我腹地进攻之时,1938年3月,宋哲元却被调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失去了直接指挥军队的权力,对时局深为忧虑,终日郁郁不乐,于是年9月突患肝病,病情日渐恶化,于1940年3月回到其夫人常淑青的故乡四川绵阳疗养。将军在弥留之际,勉励他的老部属‘努力奋斗,收复失地’!4月5日,宋将军终因医治无效溘然长逝,终年54岁。噩耗传出,举国悲恸。正如朱、彭两老帅在挽联中所说:热爱祖国‘后起大有人在可无忧于九泉’。

这就是他的生平,那是一个绝对爱国的军人,由于并不是黄埔一系的,也不是跟随蒋介石起家的,他在国民党内很受排挤呀!可以说如果宋哲元不被蒋介石调走,那么血战台儿庄的就应该是宋哲元而不是他原来的手下张自忠将军了。

对于这样的人如果我们能够争取到,那就好了,上次要不是他假意传达给张自忠将军向我进攻的命令,实际上是让张按兵不动,我们哪能上演那样的奇迹啊!

现在的蒋介石明摆着没安好心,他们西北军可是进退两难,这个时候我想在孙立人他们的演习进行完后去一趟北京,哦不,是北平,这地名可真烦死了,等我们以后进京一定要改回来。”我轻轻松松的说道,尽量让大家认为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小子现在的这颗脑袋在蒋介石眼里值多少钱,你要是自己想去领那笔赏钱,还不如我们帮你呢,这个时候去北平你不是找死吗?”梁兴当时就急了。

“就是,现在的你绝对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那些老前辈,在蒋介石的眼中那可是头号要除去的人物,要不是现在他已经围剿共产党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很可能他第一个对付的就是我们,你这家伙这一次是不是晕头了,你这根本连赌都算不上,简直就是去送死嘛1开着车的夏海涛听到后也立刻说道。

“老怪,你可要好好考虑、考虑,别一时头脑发热。”吴亮也同样劝我道。

看到兄弟们如此关心我的安全,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但是我必须要说服他们:“各位好哥们儿,我明白你们对我的关心,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了,我们现在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实际上是危机重重啊!日本人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一但蒋介石再腾出手来,我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我们太需要一段极其稳定的时间好好的发展一下,如果是朝鲜有变,我们大不了打过鸭绿江进行防御,力保不会影响到后方的建设,那时候要是西边再有什么事情怎么办,如果还是宋哲元在还好说,要是换了一个人呢?

现在如果趁着这个时机,将宋哲元将军争取到我们一边,那带给我们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首先,我们与中央政府的缓冲区加大了,就算是再打起来,宋哲元江军手中的西北军加上我们提供的武器,不论对阎锡山还是蒋介石的中央军都不会吃亏,这样我们的大后方就保住了,可以将我们发展的黄金阶段延长。

其二,拥有河北随时可以马踏中原,到时还可以进占齐鲁,等于我们将整个的渤海控制在手中。

其三,可以在短时间内进一步扩大我们的军事实力,西北军治军严谨,作战勇敢,再加上我们提供的武器绝对是如虎添翼,我们整个南边的防线就可以安心的交给他们。

其四……”

“行了,老怪,你就别再往下说了,这件事我们先放一放等到回去后大家再商量一下,奸商才刚刚回来嘛,大家先回去乐和乐和,这家伙肯定有一堆很有趣儿的事情还没跟大家说呢1吴亮在一旁打着哈哈,赶快岔开话题。

“就是,就是,奸商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没让我们看见呢,你不是说还有好多的东西就在这两天运回来嘛1夏海涛也说道。

“我靠,那可多去了,不但有我们买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外国商人到我们这里来采购,这一回段飞羽那小子还不要乐上天了1说话之间,梁兴便开始列举着他的丰功伟绩,我在一旁也只能无奈的笑了一笑,但是那件事是我必须要去做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