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四章

高志航爬出J-1型定型飞机的座舱,心中只能用狂喜来形容,这太漂亮、太完美了。

J-1型战斗机,应用全金属结构,下单翼,单座,装一台代号为HS-1型活塞发动机,这是本飞机的最大优势之一,新型的气冷式活塞发动机、废气涡轮增压系统和发动机注水等技术可以将输出功率提高到2400马力,瞬时输出功率还可以更高,驱动一副四叶螺旋桨。后三点起落架,上起落架可收到机翼里。J-1型,长11。2米,翼展13。4米,高 4。3米,起飞重量3605公斤。与以往的战斗机相比,它采用了两项全新设计:一是无支撑下单翼,二是可收放起落架,这与当时那个年代战斗机的设计趋势是吻合的。此外,J-1型飞机采用了增压座舱,进一步改善了飞行员的座舱环境,在防护上也做得相当的到位,重要部位都按有装甲,用以保证飞行员的安全。

由于增加了储油空间,以及应用高效率的发动机,使得这种战斗机的航程要大大超过原先的那架原型机,而且高空速度极快,在近万米的高空可以达到740公里的时速,空中格斗性能也极其的优良,再加上两侧机翼上的各两挺12。7mm口径的机枪以及各一挺23mm的大口径航炮,完全及火力、机动性、大航程、安全性、稳定性为一体,绝对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

“这是我们自己生产出来的飞机吗?”刚刚在天上飞了一圈,回到地面上看到谢总的第一句话就问道。

“没错,是我们自己生产的,而且在我们没有生产出更好的飞机以前,这种飞机是不会向外出售的,将专门装备我们自己的空军。”谢总自豪的说道,给梁兴准备的那架是赶工赶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就已经卖了一个好价钱,而现在的J-1才是真正的完成品,在我们自己的喷气机生产出来以前,他将守卫祖国的领空。

“高师长,飞了一圈,感觉怎么样啊1一旁的马学逵问道。

“太完美了,速度、火力、航程等等的一切都太好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高志航现在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高师长,这不算什么的,等过上几年我们就能让你开上更好的飞机,那时候你会飞的比声音还快的。”周如海也笑着说道,其实就这么一架飞机根本就不算什么,要不是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大批量、低成本的生产,他们可以依靠手中的计算机和多年累积的数据生产出更好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

“还能有更好的啊?天哪,原来卖给德国人的那架就已经让我们师的飞行员心疼死了,这架看这样就要当宝贝贡起来了起来了,要是还有更好的,那简直就令人难以想象了。”回想起当初,自己和手下的那帮兄弟们刚刚飞过第一架原型机,立刻就被他的性能所震撼了,可是没成想未来几年同型号的全让德国人给定去了,他们心里那个气呀,就别提了。

“是啊,当时你和你的那帮弟兄们就差没有把我们司令部的房顶给拆了。”听到我们自己的飞机终于定型了,我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试飞场,正好碰上他们的谈话。

“我们当时也是为了保卫自己祖国的领空吗,看着那么好的飞机就全是人家的了,自己生产了还用不上,那能不急嘛1高志航不好意思的说道。

“停,当时我和谢总已经向你们保证过了,绝对在你们梁政委回来以前,给你们最好的飞机,你们当时可是说宁可要那个也不要这个,看来我要给梁兴那家伙发报,就说我们的飞机买卖要变动一下了。”我调侃着说道。

“司令,你就别再寒蝉我们了,我们以后绝对不敢了。司令我们什么时候能装备啊,我可都等不及了。”高志航回想起前一段时间的事情很不好意思。

我正打算回答他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躲着一大帮的飞行员,那种猴急的样子就差没有立刻冲过来,把这架飞机给吃了。

“谢总他们生产出来几架,我就给你们几架,这总可以了吧!把你的那帮弟兄们叫出来,大家一块高兴一下,要不然回头还不知道这帮家伙怎么抱怨呢1我对高志航说道,现在的这近百号飞行员都是高志航东凑西凑,好不容易找到的,可以说到处挖墙脚才凑出来的,最起码在我们自己的航校建立并培养出第一批飞行员以前,东三省的天空就全靠他们了。

高志航听到我的话,立刻摆手示意让他的弟兄们赶快过来,那帮等待已久的家伙们呼拉一下子就全都冲了过来,同高志航一起围住飞机开始讨论着。

“谢总,J-1现在我们有多少,以现在的情形每个月大约能够生产多少架?”看到高志航和所有的飞行员都跑到飞机哪里去了,我们周围并没有外人,我问道。

“这次由于有完全的把握成功,一次就定型生产了36架,短期内1个月最多15架,这已经是极限了,主要是我们没有合格的工人和技师,咱们手中的先进机床除了我们几个和最早就培养的第一批人会使用以外,再想培养的话是需要时间的,至少要到明年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大干的,那个时候凭借着我们自己研制的自动化生产线,产量很快就会提升上去的。”谢总回答道,我们现在实在是太缺乏人才了。

“这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谢总还需要你们再努力一下,那种俯冲式轰炸机看来我们不得不提早生产了,我怕一但朝鲜有变,战争就要离我们不远了,而且现在国内的情况也对我们十分不利,要是那个时候小鬼子从海上进攻,我们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这点就拜托你们几位了,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停止J-1的生产,海上的威胁太大了。”我对着几位工程师们说道。

“放心吧!我们几个早就已经设计完成了很多种飞机了,当然只是在计算机上的,不过经过模拟运算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只要需要随时可以生产,保证不会当误事情的,这次我们回去再挖挖潜力,没准儿还能把产量再提一提。只要等到梁兴带着人员和设备从德国回来,那日子就好过多了,我们飞机上很多的零件都是通用的,既可以为德国人生产赚取大量的利润,又可以在算时间内将我们自己的力量提升上去,我们几个现在就盼着他回来了。”谢总笑着说道。

“司令,司令部刚刚来过电话,请您赶快回去,有急事1通信员跑到我的身边说道。

“几位,不好意思了,有急事我先走一步,等以后我再来看你们的飞机,祖国的天空就全靠你们几位了。”事情紧急我不得不赶快离开。

在司令部我的办公室内,王恩强和刘斐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看到我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两人赶快都拿着自己手中的材料走了过来。

“老怪,还记得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个川岛芳子吗?”王恩强还没有等我坐下就一边把自己手中的材料递给我,一边说道。

“怎么可能忘了,东方魔女杀伤力可是太大了,怎么,现在她终于要有所行动了,看来我们的猎人已经准备好陷阱了吧1我一边翻着手中的资料一边说道。

“没错,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她这次来东北应该肩负着至少两项使命。其一,她要营救出她的皇兄,也就是伪满洲国的皇帝,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日本人又要动手了,拥有满洲国的皇帝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第二点,很可能他们已经开始怀疑那个人的身份了,这段时间在我境内的日本间谍在这方面的注意力很大,不过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就是累死他们也不会让他们得到有用的东西。

其他的还有可能打算刺杀我们的高级官员,也许还有别的,但主要的应该就是前两项了。

就我认为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该是收网的时候了,经过这次川岛芳子事件,我们已经基本完全的掌握了日本人在我境内的间谍网,我们完全可以借此机会来上一个一劳永逸。”说着王恩强还作了一个收网的动作。

“我也是这么看的,现在的朝鲜半岛上,日本人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当然我们自己的活干得也不错,这个时候朝鲜人的抵抗力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而且我们特种部队简直就把那里当成了除东北剿匪战场外的又一个练兵场,我们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拖住日本人,最起码应该能够拖到明年,到那时候就是要打,我们也不怕他了。”刘斐一边说着一边也把他手中的东西交到了我的手里。

“真难办哪1这段时间以来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原本国内的事情就已经让我快要忙不过来了,现在日本人又开始蠢蠢欲动。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一定要稳定绝对不能再发生什么战争了,我们太需要一个平稳的环境了,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

“哟,你们几个都在,我这里又收到了几份电报,可真是有喜有忧啊,大家一块儿来听听罢。”就当我还在考虑的时候,段飞羽那个家伙扬扬手中的电报夹走了进来。

“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一有事儿就连着来,老规矩先听坏的吧1我抱怨着说道。

“我们蒋委员长正式封你和梁兴为封疆大吏,但是可没安好心哪,让你当司令,让奸商当六省的执行主席,这明白着就是希望我们窝里斗,而且还狮子大开口想从我们这里狠狠的捞一笔呢1段飞羽说道。

“他想得可真美,到时候就告诉他我们还等着中央救济呢,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门儿都没有。”我恶狠狠的说道。

“OK!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我们已经打开了同国外的联系,又有了稳定的出海口,除非小日本想挑起同西方国家的战争,去封锁我们的海岸线,要不我们根本就对蒋光头一无所求。

」有一条消息很难办,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我等到最后来说。这中间三条中的一条就是,我们那疯狂的奸商同志已经满载即将归来,这家伙的收获多的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让我们这帮人最开心的就是,他用钞票攻势网罗了一大批德国的技术人员和工程人员等等的专业人才,这个时候的德国由于刚刚经过了经济危机失业率虽然有所下降,但是还是很高的,他弄到的这批人对我们来说那就是无价之宝,就是在差也比没有强啊!

第二个好消息是刘四海那家伙发回来的,斯大林的大清洗已经开始了,由于我们对分次给他的情报中作了手脚,我们想要陷害的那几位现在已经危险了,而且借着斯大林对苏联大清洗的东风,我们从苏联弄回来了不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现在他们已经度过了边界,到达我方一侧,过几天我们将按照原定的计划,将他们秘密的安置到我们的各个部门,当然要经过李道诚那一关才可以的。由于四海行动的非常隐秘,而且与那些人接头的都不是我们的人,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有被斯大林发现。”段飞羽说道。

讲到对交给斯大林的情报做手脚,我们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其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当然绝大多数都是绝对是真的,这只是对斯大林而言的,但是其中有几个是我们故意安放进去的,他们中间就有“胜利象征”朱可夫以及苏联二战中近卫军的缔造者崔可夫。

在国与国的利益上没有什么卑鄙可言,能够借用斯大林的手消除未来的隐患,对我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招借刀杀人也许很不光彩,但是明知道未来会有一战,不趁着这个时候狠狠地削弱苏联人的力量,那就是傻瓜。只要是对我们的祖国有利的,能够在战场上最低限度的减少我们士兵的伤亡,按梁兴的话讲就是:“就算是与魔鬼合作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即使背上万世的骂名,我们也无怨无悔。”

“这第三条嘛,委托李四光教授的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需要的采油设备也已经从苏联弄回来了,石油的问题今年就能够解决了,再加上已经开工建设了几个月的鞍钢、宝钢的一期工程即将试验性投产,我们以后的日子终于可以慢慢的好过了,最起码坦克有油了,自己建立的兵工厂也不用为了原料的问题,老是没有办法全力开工。要知道我们早就已经可以开始试着生产我们所需要的子弹、炮弹以及步枪了,但是由于原料方面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大量使用进口钢材的话成本太高,始终处于半开工状态,等那两个大型钢厂几年后完全竣工的时候,我们还怕谁呀1段飞羽继续说道。

“这最后一条嘛,老怪还是你自己看一下吧1他顿了顿,便把手中的最后一张电报递给了我。

“什么?他们什么时候到?”我仅仅看了一眼就已经蹦起来了,说话之间把手中的电报递给了王恩强和刘斐。

“要不了几天了吧,估计下个星期就要到了1段飞羽回答道。

“真没有想到啊,居然是那个人要来了,我们可是在30年代就见到伟人喽1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真没有想到我们受到了如此的重视。

川岛芳子漫步在夜晚沈阳的大街上,作为大清帝国的十四公主,她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营救出自己的皇帝兄长溥仪,经过几个月来的周密计划和探查,她早就已经完全的清楚了解到了溥仪被软禁的场所,之所以没有立刻行动就是怕对方早有准备,到时候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得不偿失了。

长时间的等待和观察,让她感到对方在反间谍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沈阳短短的几个月间,她就已经发现了大量的国共两党以及国外的间谍,她原本以为这可能是对手专门为迷惑众人所作的假象,但是几个月下来,她的担心并没有变为现实,最起码政府没有任何的反应,那些人仍然可以天天见面。

现在的川岛芳子已经再也等不下去了,准备放手一搏,出于对自己强烈的自信,她根本就不相信对方会对她有所防备。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没有人跟踪她那是因为她早就已经被人,从她给日本的电报中得知了她所打算干的一切,她的对手比她更有自信,也更有实力。

随着时间的延续,令人烦躁的等待终于结束了,看着眼前漆黑的小楼房,川岛芳子向自己的身后打了打手势,只见十几条人影丝毫没有发出声音的进入了那所房屋。

川岛芳子默默的记着时间,已经10分钟过去了,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资深的间谍经验告诉她情况不妙,就在她刚刚想立刻撤离的时候,她身边的几个人突然悄然无息的倒下了,那是使用消音器的狙击手的杰作,年轻的女孩立刻感到后背发凉,“已经暴露了1这是她现在唯一所想到的。

离川岛芳子不远处的王恩强静静的通过手中的微光夜视望远镜看所发生的一切,“这次算你走运,要不是老怪要利用你去办一件事情,今天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王恩强低声的对自己说道。

因为这个时候杀了眼前的东方魔女并不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利益,我和王恩强以及刘斐共同又商量了一下,认为不如利用她去完成一件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不以现在王恩强手中所掌握的力量,就是一万个川岛芳子都已经死了。

“周副主席,您擦把汉吧,这天也太热了。”身边一个年轻的警卫员递过一条毛巾说道。

“小吴,是周先生,这不比在苏区,下次一定要记住了。”周恩来笑着对着自己的警卫员说道。

“是,先生。先生,我们要是想去和东北的那些人接触,您直接去沈阳不就结了吗?干吗要在路上到处转阿,现在我们在白区您这样很可能会有危险的。”警卫员小吴说道。

“不亲眼看看这里的真实情况,你怎么知道外界的传言是不是真的呢?”周恩来回答道。

关于东北的抗日救国军,在现在的中国,那可是家喻户晓,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奇迹般的崛起,不但发展壮大了自己的力量而且居然将日本人赶出了东三省,令举国上下为使欢腾,为之鼓舞。

自从他们出兵东北之时,自己所在的苏区各位领导就已经注意到了,但是由于当时正是第四次反围剿的关键时期,此时的王明一派已经掌握了苏区的领导权,要不是自己和朱老总等其他同志的努力,估计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苏区就危险了。

在第四次反围剿结束以后,腾出手来的国共两党都将目光集中到了这个新崛起的势力上。然而令人惊奇的是,不论是国民党的特务、还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们都无法得到这支实力的确切消息。在为国民党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后,发现暗的走不通便开始怀柔政策,现在的双方进入了一个平稳期,抗日救国军暂时无意入关,而蒋介石为了发动下一次围剿,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管东北的事情,而且有迹象表明日本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有人帮忙守好东北的大门,蒋委员长就有更大的精力去井冈山围剿了。

就在整个苏区大练兵,准备粉碎下一次蒋介石的围剿时,突然从北边来了消息,抗日救国军的社会党人员秘密到了苏区,不但拿出了东北所有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名单,而且提出了两党的合作事宜。就为这,在当时的苏区那可是吵翻了天,由于有与国民党合作的惨痛经历,令博古等人极力反对,但是自己还是想亲眼去见一见这样的人物,亲眼去见一见他们到底是如何将日本人赶出中国的,而且他们控制的地区与苏联接壤,这一点对于现在的苏区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

“周先生,您看,他们回来了1就在周恩来还在沉思的时候,他的警卫员小吴眼尖的发现出去联络的自己人回来了。

周恩来抬头一看,真的是邓小平他们几个回来了,为了能够最真实的摸清实际情况,早些时候邓小平他们几个就出去联络人了,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回来了。此时的邓小平由于支持毛泽东,而被王明一派的人排挤,这次周恩来出来就直接把他带上了,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邓小平将成为长驻东北的共产党代表。

“周副主席,您好,我是东北地区的支委书记郭月国,能够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在就在前几天赶到预定地区接头的郭月国说道。

“月国同志你好啊!没有你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在敌占区工作,同样也不会有我们数次反围剿的胜利,我代表党要好好的感谢你们啊1周恩来说道。

“周副主席,为了我们的理想,我们的信念这又算得了什么呢1郭月国庄重的说道。

“这次我们来的目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现在的形势不容乐观哪,虽然我们再次粉碎了蒋介石的第四次反围剿,但是据我们得到的情况要不了多久他还会再来的,这时候与抗日救国军的接触就将十分的重要,如果可以借用他们的地盘,使我们能够从苏联得到一定的援助,那对苏区来说实在是太好了。郭月国同志,我们前一段时间都在忙于反围剿,而且消息也相对闭塞,你就给我们好好的先介绍一下吧1周恩来现在十分想对即将见到的人物,有一个充分的了解。

“怎么说呢,他们是从去年的9月份正式登场的……,在三个月的时间内纵横北中国,经过一连串的血战直接消灭了二十几万的日本人,令人不可思议的收回了东三剩其他再详细的情况我们就不了解了,他们对于自己的情报管理十分的严密,可以说要是他们想干的话,我已经就不能在这里说话了,别看现在东北好像有很多的间谍、特务好像他们很不重视,事实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只是看他们什么时候想动手了,者最好的例子就是前几天日本人想将那个伪满洲国的皇帝救出沈阳,结果是人没有就成,整个日本人在东北的谍报机关全完了,经此一役所有的势力都消停了。”郭月国大改的介绍了一下。

“哦,那他们在其他方面还有什么动作吗?据我们的人讲他们好像和苏联有很密切的联系。”一边的邓小平问道。

“我们也只是猜到一个大概,在东北要想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实在是太难了,对于他们与苏联的关系,我们一点确切的消息也没有。

要说他们还有什么其它的行动,那就是在经济上的发展了,您要是半年前来过东三省,就知道仅仅这半年的时间变化有多大了,各式各样的工厂就如雨后春笋一样,一个一个的冒了出来,现在到处都是在搞建设。要说原本东北的工业就是全国最好的了,但是要是与这半年的变化相比那就差得太远了,大型钢铁厂、化工厂、重型机床厂等,以及各类的中小型厂矿完全都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始建设的,现在有很多的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试生产了,其他的就更别说了,最令人兴奋的就是他们在东北找到了大型油田,就是连石油以后也根本用不着依靠外国人,一切都发展得太好了。”郭月国兴奋的说道。

“那么他们是怎么对待农民的呢?”周恩来问道。

“那也是没得说,他们刚开始的时候跟我们在苏区做得差不多,那些罪大恶极的地主、土豪都被处理了,而对那些好一点的地主们则采取政府高价收购土地,再把这些土地转包给农民,由政府和农民们签订协议,只要农民们每年上交一定的粮食就行,如果遇到灾害政府不但不收农民的粮食,还向下放粮救济,保证不让任何一个人挨饿。而且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农业部,这可不是像国民党的那样挂着羊头卖狗肉,那都是货真价实的,老百姓们已开始都有些不相信,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啊,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进,大家开始都相信了,人家如何说的就是如何做的。

政府还设有专门的督察处鼓励老百姓告官,推行‘官员是人民的公仆 ’,如果办不到这一点就用不着再想当官了。他们对官员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实行的是高薪养廉,一但发现出现贪污、徇私舞弊等情形一律死刑,这都已经杀了几批了,那可都是动真格的,现在就我所知道的,东三省以及绥、察、热三省的很多老百姓家里,都把这一切的缔造者们供奉起来了,可想而知他们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了。”曾经出国留过学的郭月国有着不错的表达能力,所有的人听到都如神了。

“要真是这样,这帮人可真不简单哪1这是所有从苏区同来的人的心声。

“周副主席,这次我们来的时候,抗日救国军的政府部门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车辆,车现在就停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您一会儿上车后可以到处看看,到时候您就知道我说的不是假的了。”郭月国接着说道。

“哦,他们名义上不是服从国民党吗?怎么这么大胆,居然什么也不怕?”警卫员小吴在一旁惊讶的说道。

“人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呢!既然能够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就把日本人几十万大军打过鸭绿江,他们还能怕那些军阀?这会儿他们是在休养生息,一来可以积聚力量防止日本人的再次入侵,二来一但日后中原有变他们随时可以入关的。”邓小平在一旁说道。

“对了,郭月国同志听说你现在就在他们的政府部门工作,而且还很受到重用是吗?”周恩来问道,这是他很想知道的,既然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那么为什么还敢毫无顾忌的用他们。

“是的,周副主席,我现在就在政府的督察处工作,是专门来监察政府官员的,可以说是极其重要的部门。就您问的这一点,我曾经也问过段部长,他跟我说过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那么就应该放下政党间的隔阂,全力以赴为着中华重新崛起于世界之巅而奋斗’。

现在不论是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他们自己的社会党也好,只要你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中国人,是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办事,为整个中国而努力,那么政府的大门是为所有的人敞开的,他们欢迎与有如此志愿的人再建中华。

当然如果是想搞破坏,那他们也不会客气,刚刚发生的事和前一段时间国民党的损失已经证明给别人看了,‘是朋友,我们欢迎;是敌人,我们也从不惧怕/这就是他们真实的写照了。”郭月国激动的说道。

“他们难道就不怕日后有人从中……”邓小平讲了一半说不下去了。

“就这一点段部长也曾经跟我们这些非社会党的同志讲过,即使是一党专政,如果没有对权力合理的监督和制约,对任何的人都没有好处,‘一党执政,多党合作’就是现在的这六个省的情况,再加上他们手中掌握着最强大的军力,他们就根本不怕这些。

事实上这里应该已经算得上是国中之国了,我们的蒋委员长根本就什么也管不了,那些人也根本就不怕他,最有意思的就是段部长曾经当着国民党特派员的面直呼蒋介石为‘蒋光头’,那情景真是有意思极了,要是大家都看到了保证一辈子都忘不了。”郭月国笑着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说来听听。”周恩来感到十分的惊奇。

“那就在几天以前,国民政府派了两个所谓的特派员,当时那两个人可是趾高气扬的,让人看了就来气。本来我们段部长还打算客气客气,把他们打发走就行了,没有想到那两个人得寸进尺,一口一个蒋委员长的命令,说什么必须要准照中央政府的决定等等,居然让我们准备好大量的物资,要不然就等着中央的处理。

这下原本脾气很好的段部长当时就火了,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说道‘不就是蒋光头吗,不用一口一个叫得那么亲。我就在这儿明白这告诉你,老子们最近心情不错没去找他的麻烦,他反而到拽起来了,你们两个白痴回去可以明白的告诉那光头佬,就他手中的那点力量我们根本就看不上眼,别一天到晚美的要死,要是那天我们司令心情不好就直接入关,我倒要看看你们国民党到时候能跑到哪儿去,小刘把他们给我撵出去,以后凡是国民党来的一律不见,让他们给我滚/当时我们就全愣住了,紧接着就是一片掌声,真解气啊1郭月国说话时的那种兴奋劲,就好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哦,他们后来没有道歉吗?”邓小平问道。

“道歉,怎么可能,段部长后来还直接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狠狠地批了蒋介石一顿,我们这里新闻环境是绝对自由的,你就是在大街上大骂社会党,大骂抗日救国军的总司令也是没有人管你的,只要你不违法就行,您想在这样的环境下各大报纸那还不是头版头条报道阿1郭月国说道。

“那他们就不怕蒋介石在这个时候打黑枪?”周恩来说道。

“该来的终归会来,就算他把全国的兵力都带来了,只要日本人不动,我们根本就不怕,双方的实力差得太远了。”所有的人已经听出来,在不知不觉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将自己当作了他们中的一分子了。

“还真是让人期待啊1此时的众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见那些如此神奇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