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三章

“哦,赶快有请,我马上就过去。” 董万城此时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主管经济的负责人就找上门来了。

董家父子快步走出书房,在客厅内他们看到一个人已经坐在客厅里了,从外表上看那个人十分的年轻,在董启斌看来那个人比自己还要校

“段部长幸会、幸会,不知阁下到来有失远迎,请见谅。” 董万城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道。

“哪里,哪里,本人冒昧前来打扰才是应该道歉的。”段飞羽也客套的回答道。

“真没有想到段部长如此年轻有为啊,不知今日来此有何贵干哪?” 宾主落座后董万城问道。

“鄙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是想请您老投资来的。”客气之后段飞羽直接说道。

“我和启斌刚才正在谈论这件事情,我们可是大力支持啊,不知您需要我们进行多大的投资呢?” 董万城品了品杯中的茶说道。

“我们可是很贪心的,不过一切都看您的意思,如果您不愿投资我们也不强求。”段飞羽笑着说道。

“难道我们要把所有的家产都投到你们身上吗?”董启斌现在可是对眼前的同龄人一点好干也没有。

“启斌,你这是干什么,赶快赔礼道歉。” 董万城大声的训斥道。

“不用,不用,这要怪我话还没有说完,您可千万不能怪董世兄阿。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早就有政策,对于最先支持政府商业政策的各个商人,我们将给予最大的优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各种政府特有产品的经营权,这次我就是为这个来的,不知您对西药感不感兴趣?”段飞羽说道。

“西药,现在从国外进口西药可不容易啊,那要比黄金还要贵的,政府需要大量的西药吗?” 董万城犹豫地问道,这要是让自己出钱搞这个他可真不愿意,风险太大了。

一边的董启彬已经快要气炸了,这简直就是来敲诈勒索嘛,比日本人还要可恶,父亲这回是看走眼了。

董家父子的神情一丝不差的落入段飞羽的眼中,他清楚他们理解错了,便笑着说道:“您想错了,是我们政府可以生产更先进的西药,为了奖励那些最先支持政府工作的商人,像西药一样,我们有很多专营权将下发到这些商人的手中,不知您是否想要这份专营权呢,如果您认为不是很适合那我们可以帮您换一个。”

“什么,我们可以自己生产西药?”曾经在国外留学的董启斌惊讶的叫了起来。

“是的,而且要比现在西方的好上几百倍,放心我们是不会说谎的,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下个星期就可以开始供应了,不过在最初的三个月内是限量的,因为已经有一批被德国定走了,由于数量太大我们不得不暂时压缩国内的销量。”段飞羽一脸微笑的回答道。

将各种我们能够生产的,但是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先进的东西作为一种奖励,去表彰支持我们的商人、实业家,是我们商量了好久才确定下来的。这样在最短的时间内,我们就可以拥有一大批的支持者,还可以经过合作生产减少我们自己的初期投入,而且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一但他们经过与政府的合作获得了巨大的效益,那么其它观望的人也会随之而来,他们的利益就必将与我们的兴衰挂钩。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除此之外我们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我们自己生产的西药的专营权?” 董万城此时说话已经有点磕巴了。

“是的,董先生,不过只是在国内的专营权,欧洲的那一部分已经经过谈判交给德国的一家公司代理了,而美洲的代理权现在正在商谈之中。”段飞羽将自己的话再更清楚地讲了一遍。

“段部长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刚才有些失态。” 董万城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抱歉地说道。

“哪里的话,您太客气了,而且实打实的说您还是叫我飞羽吧,您这一口一个部长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今年才25岁可能还没有您的公子大呢1段飞羽笑着说道。

“哦,那你可太年轻了,启斌今年也过26岁了,真是年轻有为啊,我20多岁的时候,可要比你们差远了,那我就托大了。” 董万城笑着说道,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的是真心话,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也显得太生分了。

“飞羽,我们难道还能生产出别的先进的东西吗?” 董万城好奇地问道,他可是太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奇。

“想必您也看到了我们入城时,那支军队的装备了吧,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制造汽车、飞机、大炮等等的一切,然而由于东三省的工业基础虽然在全国来说已经最好的了,但是离我们的需求还是相差得太远了,钢铁、石油、化工等等的基础工业太过于薄弱了,要想真正的实现批量生产还要过上一段时间,等把基础全都准备好了就可以了。要不生产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很快就会把我们拖垮的。

当然了,现阶段我们还是有很多其他的可以生产,西药就是其中之一,再过几个月化肥、农药等等一系列新的产品就可以跟大家见面了。

由于政府现在的资金有限,很多工程已经论证完成了,但是就是没钱开工,要不我也不会挨家挨户的搞合资了,弄得很多商人都以我们是在到处勒索,嗨,真得很狼狈啊1段飞羽说道。

“既然你们有那么多先进的商品可以出售,很快不就有钱了吗,到那时再一样一样的发展也不迟啊1董启斌说道,刚刚听到居然自己的国家也可以生产西药的时候,他简直就激动的不能自已,但是冷静下来想一想这很像个骗局,既然有这种好事干吗要来找他们合作呢,一般人你就是求他,他还不会放手呢,更何况是居然上门倒贴。

“启斌兄,按照我们司令的话来讲那就是藏富于民,为什么西方的列强比我们强大,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能够藏富于民。反观现在的我国呢,要工业基础,没有工业基础;要大型企业,没有大型企业;要世界知名的品牌,又没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

可以说除了人多以外我们要什么没什么,您在国外留过学,自然明白我所说的一切,我们中国有任何一家企业,任何一个商业家族能够在世界上报得出名号吗,当然除了那几家官僚资本家以外,他们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民族企业?

不能,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我们制定了一个5年规划。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在这五年内,政府在建立完善的基础工业之上,培养和扶持中国人自己的民族企业。

我们的商业家、企业家绝对不会比那些外国人差,他们之所以没有将自己发展起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那种发展的环境,连年的战乱饥荒,再加上本国那根本就称不上有任何工业的基赐国外资本家的经济侵略,他们根本就无法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自己的事业上。

我们现在这个政府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提供、创造那种环境,而且政府在技术、税收等政策上要给予最大的扶持和照顾,让他们在几年之后不仅在我们中国,更要在全世界叫得响当当,要让他们在经济领域同样为中国人打出士气、打出威风、打出尊严。”段飞羽铿锵有力的诉说着自己的规划,这既是给董家父子说的,更是给他段飞羽自己说的。

“好1 董万城听完后一声大叫道,一旁的董启斌也禁不住面露激动的神色。

“说得太好了,不错啊,在我们中国做生意不容易呀!你不得不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详,要不没准儿一不留神,一切就都晚了,我们是没有那种环境啊!

既然现在政府已经准备好了要大干一场,如果我们这些经商的、搞实业的要是再顾忌那些坛坛罐罐,也就不配当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飞羽呀!你就放心回去吧,其他人那里你就不用转了,从今天起你董伯伯这条老命就是你们的了,在商场上我去帮你们冲锋陷阵,我就不相信在同等的环境下,堂堂的中国人会比不上那些外国鬼子。”老人实在是太激动了,段飞羽的话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弦。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祖国贫穷落后,愿意自己的国家备受欺凌,愿意自己的民族受别人的白眼,他等这一天等得实在是太久了,但不管怎样他期盼半生的愿望终于就在眼前了。此时的董万城仿佛又年轻了几十,又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时代,他要告诉世界,外国人能够办到的,我们中国人同样能够办到。

“飞羽,放心吧,就是伯伯倾家荡产也会支持你们的,但是伯伯只有一个请求,启斌这孩子从国外回来后就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我想让他能够跟着你们好好的学习学习,有很多东西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他能够和你们在一起我放心。” 董万城说道。

“那我可是太欢迎了,现在我们就几个人,简直个个都要忙得四脚朝天了,启斌兄如不嫌弃,我们绝对是敞开大门来欢迎阿1段飞羽说道,早就已经从王恩强那里得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从哈佛大学经济学毕业的,为人虽然有些傲气,但还是十分有才干的,对这个家伙段飞羽可是打了好长时间的主意,既然身为父亲董万城亲自发话了,他自然乐的顺水推舟,得到一个极大的助力。

“哎,总算是成功了1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自己说道。

由于只有我和梁兴两个人是学医的,自然药物的仿制就完全的交给了我们两个,而梁兴那个家伙又出国准备环球一圈,所有的任务就全都落到了我的身上。拿着自己以前学过的各种医药书籍和试验书籍,我已经在早就准备好的实验室里面断断续续干了快一个月了,经过我累死累活的努力总算是完成了段飞羽那小子交给我的任务,阿司匹林、青霉素、黄连素等几种在20世纪末最普通的药物终于被仿制出来了,当然效果还没有那时候的好,不过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极品药物了。

由于梁兴那个小子在德国的出色推销,我们的很多产品还没有出产就已经让他把合同给定了,没有办法所有有任务的人,不得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边嘴里咒骂着奸商,一边玩命的工作。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个,这一个月以来就没有闲下来过,不是在实验室里进行试验,就是在我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各种令人头疼的事情,如果现在去称体重的话,我保证要比1个月以前苗条了很多。

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的摸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有等我走进去,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歇会儿,就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老怪,回来了,你实验进行得怎么样了,黄连素现在可以弄出来了吧!正好我这里还有点事情找你商量一下。”不用转头听声音就知道是段飞羽那个家伙。

“老大,你就让我先歇会儿,我现在累的就跟个死狗似的,你让我坐到椅子上再说,OK?”我现在懒得连头都不愿意回了。

“你哪儿那么多屁事儿,难道其他人都不累吗?喂,你连头都不回就进去了。”段飞羽大声地喊道。

“启斌兄,这就是我们的司令朱广辉,这家伙有的时候懒散的可以,刚才的事情你可别见怪阿1段飞羽带着董启斌进入我的办公室介绍道。

“董兄,您好,刚才实在是太失礼了,我不知道您也跟着来了。”我赶快抱歉道,毕竟这是在外人面前,就是再有什么也要装下去。

“哪里、那里,启斌可是早就久仰您的大名了,相信整个东三盛整个中国的人没听过您名字的那可是没有几个阿1董启斌客气的说道,说实话要不是段飞羽的介绍他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位个子高高,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

“可算要跟那个疯子说再见,马上就可以回去了,真是太好了1梁兴对自己说道,回想起自己在德国的这段时间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

1931年初的德国,希特勒刚刚上台,此时的他踌躇满志准备要大干一场,但是他十分清楚的明白,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同一战中的战胜国们抗衡,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只能一步一步的前进。

“你对于中国人的机械化部队有什么看法,我的上校。”看着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古德里安,此时的德国总理希特勒问道。

。因茨.威廉.古德里安1888年6月17日出身于一个德国军人家庭。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通信兵、步兵和骑兵部队任职。一战结束后,古德里安开始探索装甲兵理论,他的装甲理论最初来自于英国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富勒等装甲战理论先驱们,他将他们的理论加以发展成具体的战术公式,提出在战争中大规模使用坦克,实现战役突破和包围的崭新战术思想,并且训练部队运用武器将此战术付诸实施。

1933年,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德国开始扩军备战。不久,在一次现代兵器发展表演会上,当古德里安精心安排的小型装甲部队迅速通过主席台时,希特勒面对这壮观的军容情不自禁的高呼起来“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1早在希特勒上台之前的一年,希特勒就提出了他的闪电战理论,而古德里安则为这一战争理论提供了坚实的装甲理论基矗而他一手创建和训练的装甲部队更成了希特勒实现他闪电战理论的物资基矗

“报告阁下,从我们所得到的情报上看,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人在装甲兵方面的运用,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走在了世界的前面,而且他们所装备的坦克也要比我们现在计划拥有的,好的多得多。

这一点从他们与日军的作战中就可以看出来,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就横穿了整个东北,将日本人撵出了他们的领土,这一切都是装甲兵在实战中运用的成果,高机动性、高杀伤性、高防御性,中国人已经将他们的坦克变得十分的完美,真不知道工业极其落后的中国人是如何设计生产出来的。”古德里安回答道。

“他们比我们的部队如何?”这是希特勒很关心的。

“我们现在的装甲兵才刚刚开始起步,在装备上也同样如此,而那些中国人已经经历了实战的考验,事实证明他们在训练、作战上已经遥遥领先于我们,在坦克的性能上更是如此,我们的坦克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定型量产,而他们的坦克已经在战场上经过了考验。”古德里安回答道。

“差距真的有那么大吗?”希特勒皱了皱眉头。

“是的,从我们谍报人员得到的情况来看,在整个对日作战期间,他们的坦克没有一辆被完全的摧毁过,只是在激烈的战斗中有一些损伤,即使是在日本人疯狂使用自杀性攻击的时候,也仅仅能够炸断他们坦克的履带,而对于坦克本身则没有任何的办法,我们现在正设计的坦克是决不会达到这一点的,这表明他们坦克的装甲极其厚实。

在机动性上,我们坦克的速度同样落后于对方,在拥有完美防护力的同时并没有牺牲机动性,而且中国人可以达到在移动中开火时保持很高的命中率,我们的根本达不到这一点。

在火力上,中国人的坦克炮口径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绝对超过了80mm,现在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能够抵挡住他们炮弹的坦克。

最重要的则是在士兵训练和装甲部队的作战战术,我们现在还在慢慢的摸索,然而中国人不但已经完成了这些,还在实战中得到了最好的检验。

综上所述,不论是士兵还是装备我们现在都不如中国人。”上校一口气做完了他的报告。

“而且……”古德里安还想说什么。

“请继续说下去。”希特勒说道,他现在已经开始对那个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国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们在装甲火力配备,自行火炮与坦克和步兵的协同上同样有很高的造诣,这点在战争中是极其可怕的。”古德里安回答道。

“好的,我的上校,我知道了。上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的士兵完全接受了中国人的那种训练,而且拥有同样的武器,那将会是什么样子,您能帮我描绘一下吗?”希特勒双眼冒光的说道。

“那样的话,在欧洲大陆上我们将不会遇到任何的敌手,我向您保证。”上校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送走了很被自己赏识的古德里安上校,希特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沉思,通过手下人的报告,他已经知道那个东方奇迹创造者的代表已经来到了柏林,而且正在申请能够与他面见,据说带来了大量的合作事宜,现在的希特勒正在等待着戈林带回来的消息。

漫长的等待会让人十分的不耐烦,希特勒也是如此,这个疯狂的小个子此时已经坐不住了,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的走动着,终于他等待的人回来了。

“戈林,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们到底带来了什么,为什么你们谈了这么久?”等待许久的德国总理一口气问出了三个问题。

“阁下,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本人能够代理的了,涉及的范围实在是太过广泛了,我这次拿回来的是概括的意向书,还是请您仔细看完后下决定吧1戈林满头大汗兴奋的回答道。

“哦,拿来给我看看。”希特勒冷漠的从戈林的手中接过意向书,在他的眼中除了那些中国人手中的装甲力量以外,他不认为对方能够再带给他些什么。

“戈林,你确定这些都不是假的吗?”刚刚看了一半的德国总理就已经用惊奇到狂喜的声音问着自己集团的第二号人物。

“这上面说带来了药品的样品,还有战斗机的样机,飞机呢,飞机现在在那里?”现在的希特勒简直认为这是上帝送给他的一份大礼。

“现在那唯一的一架样机,我已经派人送到梅塞施米特公司去做鉴定了,以确定它的性能,药品等也是如此处理的,单就我个人观察,那些中国人应该没有说谎。”戈林在一旁回答道。

“现在要好好的招待那些中国人,一但检验的结果出来,立刻通知我,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这就是上帝带给我们德国人的礼物。”希特勒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兴奋的说道。

“是,阁下,我会处理好的,一但有结果一定在第一时间通知您。”戈林恭敬的回答道。

“算算时间,那个杀人狂现在应该马上就要得到结果了,轮到我上场的时间就要到了吧1已经静静的等待了几天的梁兴对自己说道,对于自己带来的东西以及合作意向,他相信希特勒是绝对不会拒绝的,要不然他就不是希特勒了,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梁兴先生,让您长时间的等待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总理现在请您过去。”听着蹩脚的中文,梁兴知道自己等待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总理阁下,能够见到您鄙人十分的荣幸。”一眼看上去,真实的希特勒根电视、电影上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有的话就是那种独特的气质或者说是神经质,对于这一点,学医的梁兴对自己抱有很大的信心。

“梁先生欢迎您来到德国。”希特勒说道,虽然两人的语言不通,但是通过翻译还是能够很好地了解对方的意思。

从希特勒亲自到门口迎接自己的举动中,梁兴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次德国之行他的收获绝不会校虽然自己那帮人在东三省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但是国际上刚刚才从各自国家的经济大危机中摆脱出来,现在都在致力于自己经济恢复,对于东方世界的战争根本就无法全力关注,列强们也就是打打嘴仗,实际的动作上并没有什么变化,此时在他们的眼中没有什么比摆脱经济危机,重新推动经济发展更重要的事情了。

但是德国人不一样,远东的那场大战,让希特勒和他的幕僚们在看到强大装甲力量的同时,更看到了一个潜在的合作者,这对此时的德国来说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梁兴跟随众人进入会谈的房间后,希特勒就开始大谈他的理想、他的奋斗,那架势真的就跟电影上演得差不多了。自然,梁兴也就顺着竹竿往上爬,很快两人就唠的津津有味,希特勒简直就把梁兴当作了人生的知己一样,两个过去从未见过的人还没有谈合作呢,倒是先把各自的理想谈上天了。

看看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希特勒的劲头已经完全的被自己给挑了起来,现在也应该是谈正事的时候了,“但是总理阁下,理想毕竟是理想,我们双方都在各自的发展过程中有着诸多的阻力和不足,如果双方能够精诚合作的话,无疑对于双方的奋斗有着无比的助力,我们两方在很多方面实在是太互补了。”梁兴说道。

“是的梁先生,德国受困于凡尔赛条约,那对于德国来说是极其不公正的,我们德国人是决不会那样善罢甘休的。但是就向您说的那样,德国的发展受到了严重的制约,而且经济危机才刚刚过去,我们德国人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然而那个仇德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希特勒咆哮着说道。

“梁先生,您带来的意向书我已经看到了,涉及的范围十分的广泛,但是即使是那样我本人及我的官员们都认为双方的合作事宜还可以继续扩大,我们可以在军事、政治、经济全方位领域合作,这样双方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特别是军事,德国受困于凡尔赛条约,我们收到的限制实在是太大了。”希特勒继续说道。

“看来自己带给德国人的东西,给他们带来的震撼还真不小阿1梁兴边听边想到。

其实梁兴想的一点也不错,就单是他带来的那架飞机,就给整个德国航空业带去了无与伦比的震撼,在当时来说那架上未装上武器的飞机实在是太完美了。天才的设计师维利·梅塞施米特直接在他的报告中写道:“……飞机上体现着设计者的天才和极高的制造水平,它的性能是无与伦比的,老式飞机在他的面前给本就不会有任何的还手之力……”,要知道梅塞施米特公司设计师维利·梅塞施米特那可是全德国最顶尖的设计师,他既然已经这样说过了,那就绝对不会再有问题,而且在空中对抗演练中也是同样的结果,这种飞机的操纵性能极佳,对飞行员的要求很也相对降低,培养飞行员的速度将大大提高。最主要的还是这架飞机以德国人现在的制造技术,在几个关键的部位上如机翼、发动机等即使有了样机也无法仿制,加工工艺上的差距是很大的。

“总理阁下也是如此想的吗?这份意向书是我在国内和我的同事一同制定的,没有想到到了德国我也是才发现原来在很多领域我们都可以合作的,只是我已经将这份准备好了的意向书交给了戈林先生,当时已经不好意思再更改了。”梁兴借着台阶就上。

希特勒显然对于梁兴的回答极其的满意,双方一拍即合,立刻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就像希特勒自己所说得那样,几乎涵盖了所有的领域。

军事:在陆军上,德国将向我方支援大量的教学人员,负责培养双方的军事人才,我国将同时负责德方装甲人员的培训,同时签订一系列的军火合同,现在还在纸面上的33式坦克(T-34的变种加强版)就已经卖出了近800辆,还不包括后续的车种,德方将使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以各种机械设备、冶金设备、化工设备等等,以及他们在我方造船厂的投资抵消。

空军:双方共同在沈阳建立空军学院,培养双方的空军人才,德国同样预订了大批的飞机,以及日后的转让生产协议。

。军:双方将在大连和葫芦岛合作建立最先进的造船厂,其中葫芦岛的是专为潜艇建造的。在大连建立海军舰艇学院,培养双方各自的海军力量,其中大连造船厂5年内生产的大型水面舰艇德国拥有优先挑选权,5年后双方可根据协议再行分配。

工业:为可能够更快的达到双方预期的目标,德国将帮助我方进行基础工业如钢铁、化工、冶金、机械等的建立和完善,德国享有这些产品的优先采购权,所有的投资将从日后采购的产品中扣除,我方同时享有德方产品的优先采购权。

商业:对于我方生产的医药等产品,德方享有优先的欧洲代理权,等等一切的优惠政策,我方在德国享有相同的权利。

可以说整个协议的签订,使我们有了在短时间内腾飞的资本,而希特勒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既躲过了凡尔赛条约的限制,又使自己的军事力量能够得到最大的扩张,特别是海军的力量借用我们的掩护,可以毫无顾忌的发展自己的强大水面力量。

可以说梁兴的德国之行绝对是大丰收,就在他准备离开德国向美国出发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由于他在德国销售的药品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此时正在德国做生意的美国人斯蒂芬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发财机会。如果好事怎能错过,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两人各得其所,这个时候的美国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我们的奸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而斯蒂芬也不愿意看着大把的钞票从自己的眼前溜走,另一份大买卖就这样定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了,而现在由于本方在国际上的影响实在是太小了,即使继续在欧洲和美国转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了,梁兴便和一同来的赵志高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准备自己先回去,其他的人继续在外看看能不能收罗到更多我国在外留学的留学生,那可绝对是一批生力军,而且赵志高还肩负着另外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他短时间内是绝对不能离开的。

原本他们几个还在打犹太人的注意,但是此时的德国还绝不是让犹太人生活不下去的那种环境,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以后觉得时机不成熟,所以只是根犹太人的组织接触了一下,那也仅仅是在商业范围内的,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运作。

现在出来几个月后的梁兴,终于带着他招募的大量人马,以及德国方面的先遣人员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