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二章

“对呀!我们不一定非要用现金进行购买,这种方式完全可以扩大到其他的方面,就拿我们机械加工和冶金行业来说,完全可以股份制建厂,这样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开始建设,等到了投产我们还是最大的受益者,毕竟工厂在哪里放着呢,又搬不走。”邢瑞说道。

随着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所有的人都开始打开思路,不再固化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中,讨论的气氛立刻热烈起来了。

“我们在飞机制造上业完全可以借鉴这条路嘛,不过我指的是大型客机和运输机,螺旋桨推进的飞机相对来说好设计一些,而且现在就是打算制造喷气式飞机也没有那种条件,并且生产大型飞机还可以为我们日后生产大型轰炸机打下基础,不过这方面我们四个都不是很在行,大家都是搞战斗机的。

说到战斗机,我们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已经通过计算机设计出了几种机型,当然都是螺旋桨推进的,不过保证比二战时的飞机好得多,德国的BF-109要到1934年也就是明年才能被设计出来,但是我们有它完整的设计图,要知道20世纪末的任何一本专业军事杂志上都可以找的到的,只要把它倒手变成BF-109的最终型号,并由我们来生产,一定可以赚到不少的钱,而且还可以在短期内与德国人合作培训飞行员,这样很快我们就有一支飞天的利剑,小日本要是再来就让他们看看中国空军的利害。”谢总兴奋的说话时已经没有条理了,还好我们大家都能够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大力发展航空工业,谋取最高的利润。

“我想谢总的话大家都明白,现在我们重点就是在军事、钢铁、机械、航空、医药等领域向外扩展,至于其他的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条件,我们还是把精力都先放到这几样上来吧!大家一样一样的过,赶快把大的框架定下来,毕竟时间不等人,别等到我们考虑好了,什么都晚了,那时候到哪儿买后悔药去啊1梁兴提议道。

这个提议立刻就得到了全体人员的赞同,既然军事列在第一位,那显而易见就要轮到我先发言了。

“怎么说呢,现在我们安全形势还算平稳,日本人最起码在3各月内应该不会对我们有大的行动,毕竟这次他们可真的是伤筋动骨了,如果日本早就进入了战争状态的话,他们的陆军就已经分两路出击,一路从朝鲜进发,另一路将在辽东半岛上登陆。

所以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极其宝贵,我们几个在部队就职的,出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在朝鲜挑起事端让日本人顾不上我们,前一段时间我们已经与那边的抵抗组织接上了头,这件事喧,最清楚,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武器以及人员方面的训练,在这方面我们完全可以帮他们一把,只要鸭绿江对面一天平静不下来,日本人以朝鲜为跳板进攻中国的计划就一天也不可能实现。

为了能够在短时有同敌人海军抗衡的手段,我们几个商量后认要全力的发展空军,这次不是缴获了上百架飞机吗?虽然都是最老式的双翼飞机,但是终归可以用来培养飞行员,我们首批军工企业除了步兵武器和炮弹的生产线外,一定要从国外弄到我们需要的飞机生产设备,当然最好的设备只能你们几个搞机械的自己解决了,毕竟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了。

在军事培训上,我们打算在沈阳和长春建立两所军事学院。名称嘛,已经都想好了,沈阳陆军学院和长春炮兵学院,我们的装甲兵专业与炮兵放在一起了,等到我们能够自己生产坦克的时候再分出来就行了。

而对于国内的势力,说实话就我个人而言不愿意打内战,这个时候还是能拖就拖吧,如果有人真的不长眼,那也没办法该打还要打呀!

※本上大的形式就是这样了,毕竟在军事上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突然的事件,”即使计划的再好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先就画个大框架吧!

陆地上军队的事情我已经交给刘大哥、高峰和孙立人了,在坐的应该没有人和我抢海军的工作吧,这可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了,你们谁抢我可和谁急了。”一说完话我自己都乐了。

“行了,没人跟你争啊,奸商那小子早就已经跟我们打过预防针了。”夏海涛笑着说道,其他的人听了我最后的话也都乐了。

“现在看来钢铁工业在各种基础中是最优先的了,没有钢铁什么都没有,事实上我们每个人脑中都有很多的赚钱门路,但是没有各个基础,什么都办不到,而钢铁和石油更是基础中的基矗

鞍山和包头两个钢铁厂是我们必须抢时间建立起来的,大庆的石油也同样如此,未来战争打的不就是这些战略物资吗?所以我认为即使损失一些金钱,先把这些建立起来是当务之急,只要有了基础,我们可以造汽车、飞机、轮船,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了。”邢瑞已经在开始规划未来了。

“你就先别往后想了,先把我们最近三个月能干什么,必须要干什么处理好吧,那些以后再说。”吴亮显然认为邢瑞那家伙有点跑题了。

就这样在众人的详细讨论中,一天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等我们全部商量好,安排完各项工作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意识到一天没有吃饭的众人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在闹革命了,再不祭好自己的五脏庙就全都要爬下了。

“那几个家伙等我以后有机会再找他们算账1饭后回到自己房间的梁兴狠狠地说道。

“得了吧你,要不是你激起众怒也不至于这样,再说了你本来就是奸商,让你干这行不正好对上了你的本职工作嘛1我在一旁调侃道。

在今天的会议上,段飞羽、王恩强两个人在梁兴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前,立刻很有默契的推荐奸商负责对外的经济工作,两个人的理由都很充分,现在每个人都有十分紧迫的工作,根本就分不出身来,此时让梁兴来负责对外关系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喂,不至于这样落井下石吧1梁兴那家伙有点火了。

“别不高兴,大家共事了这么久,相互间都十分的了解,我也认为你去是最合适的。我先声明,这可都是大实话。你看,我现在走不开,理由你很清楚;段飞羽现在负责内部的经济发展,也走不开;王恩强他自己说得也没错,他现在最好处在阳光下的阴影里,这个你也明白;谢总他们四个正在忙着各种飞机设计,也不用想了……”我一点一点地给他列举着。

“OK!我都明白的,但是你们都交代得那么清楚,要是我完不成怎么办,你要知道我们对这个时代的了解都是经过历史上记载的,我们本身并不十分的了解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除非能像王恩强那样直接就跟斯大林对上了,很难办的,70年后的经验不一定有用啊1梁兴大声地说道。

“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没准儿对你很有用的。”我笑着说道,这家伙太紧张了,就像我当初一样有些迷茫。

“哦,快说,你小子的主意向来都不错,说来听听。”梁兴一下就蹦了过来。

“还记得我迷茫的那个晚上吗?”我问道,梁兴那家伙听到后点点头。

“其实,现在的你跟我那时一样,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很怕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此时的你跟我那时一样的迷茫。我记得当时你跟我说过,现在的中国已经够糟糕的了,就是我们再怎样也不会再糟糕到哪里去,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别的就不用再管了。

大概就应该是这个意思了,即使在原句上有些偏差也差不了几个字,那句话也适合你的。不要以为大家在商量事情的时候,嘻嘻哈哈的好像很不认真负责,作为我们之中的一员你也很清楚那是大家在为自己减压。

在别人的面前,我们不得不把真正的自己隐藏在一个个面具后面,只有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真正抛开自己的面具,让已经疲惫不堪的身心放松一下,一但走出了那个房间,所有的人又不得不继续着自己的角色。”梁兴边听着我的话,边点着头。

“他们要不是真正的相信你,是绝对不会推荐你的,就像你推荐他们时一样。相信你自己吧,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擅长了领域里上演奇迹的,说句不好听的自大的话,我已经是你们的辉煌榜样了,现在不是我们已经占领了东三省了吗!

为什么我能够成功呢?就是因为我敢想敢干,当然所有的一切也都不是盲目的,那也是建立在各种准备基础上的。既然我能够做到,那么你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当然了我可能是在战场上取得的成绩,你也可以在经济、政治上达到另一个高度啊,而其他人也可以在其负责的那一部分表现出自己的能力。

在这个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使命,只要我们能够牢牢的抱成团,即使遇到些挫折又能怎样呢,没准儿还是以后写回忆录的题材噢!”我笑着说道。

“去你的吧,还回忆录呢,没准儿我还没到那个时候就挂了。不过你说得也对,人生难得机会搏,不就是希特勒那个杀人狂嘛,这次本人出马一定要好好的宰他一顿,到时候一定要你们知道本人‘奸商’可不是白叫的。”恢复自信的梁兴信誓旦旦的说道。

“老怪,老怪?好啊,你这家伙,原来根本就不是来安慰我的,你是看准了我这里还有两大桶可乐,你还有完没完了,给我留点,那是我手头上最后的了1梁兴大声吼道。

“不就是两瓶可乐吗?你用得着那么小气吗!再说了你打赌还输给我了,过两天你肯定是要在沈阳过年了,就算我大方点,不用你请消费了,这两瓶可乐就顶帐了。”我现在可是边说边跑,这种时候可口可乐可是战略物资,废了好大的力气我才趁他不注意时得手的,还想让我放下,门儿都没有。

“过年了,这可是我们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过年啊1我看着外面飘扬的雪花对自己说道。

“老怪,你干什么呢!大伙儿还等你去包饺子呢,快点,就差你了,我是专门被派过来找你的。”梁兴一脚踢开门道。

“我马上就到,下雪了,瑞雪兆丰年啊,我们可是有个好兆头哦1我一边说着,一边跟着梁兴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天哪,你终于来了,赶快过来帮我弄饺子皮儿,我都忙不过来了。”吴亮看到我慢慢腾腾的过来立刻大声喊道。

“灯不亮,我已经过来了,不是说就等我吗,其他人呢?”我纳闷儿地问道,现在正在包饺子的掰着手指都能数得出来。

“高峰受伤肯定不能动了,谢总他们几个那就是工作狂,现在正在地下室用电脑进行设计呢,还有几个不是去贴横幅就是去挂灯笼了,反正没有一个人闲着,你不是也没事干吗,赶快过来帮忙吧,还问什么呀1吴亮抱怨道。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我这不是过来了嘛1我一边挽着袖子准备洗碗手后过去帮忙,一边说道。

“老怪,问你个事儿,我们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了,蒋光头那边除了我们进沈阳的时候把人派来了,到现在为止都没反应,我总觉得不对劲。”边包着手中的饺子,梁兴边说道。

“怕什么,兵来将当,水来土掩嘛1吴亮在一边说道。

“也不能那么说,不管怎样现在国际上还是公认国民党当政的,闹得太僵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我估计过完年后,老蒋就该有所行动了,到时候还是一个字‘拖 ’,就说我们的主要负责人出国了,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总之让他摸不清我们的底细,我现在就怕他把张学良调过来,那就不好办了,东北的老百姓对于少帅还是很爱戴的,一但蒋介石真的这么办,我们就很被动啊1这是我最头疼的地方。

“是啊,还真是难办,这一招也太毒了,不论我们怎样处理对蒋委员长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损失。如果少帅能够收回东北自然是最好,即使没有办法,蒋委员长也可以趁此机会更好的控制东北军,好一个一箭双雕啊1梁兴在一旁感慨道。

“停,停,停,停,现在我们是在过年,那些事情等到过完年以后再说,今天大年三十儿一定要高兴,还管哪些呢-…我现在有个提议,大家说,对于那些没有正当理由,打算不劳而获的同志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突然发现邢瑞那家伙刚从外面跑进来,我立刻向身边的几个人打了一个眼色。

只见几个正在包饺子的人相互点了一个头,立刻抄起家伙就向邢瑞冲了过去,还没等那个可怜的家伙反应过来,就已经让我们弄成一个面人了。

喜庆、繁闹的新年终于过去了,所有的人也都开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王恩强坐在自己那隐秘的办公室里,看着桌子上的材料只是一个劲的抽着烟。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1这是现在最能表现他心里所想的话了。

事实上他现在所负责的内容就跟国安局的差不了多少,正因为手中有大量详实的情报,他才十分的清楚我们现在远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此时奇迹般的占领了东三省以后,已经将自己的一切从暗处摆到了明处,当然他所面对的任务也要比原来重的多得多。

这个时候的沈阳别的也许没有多少,但各方势力的间谍、暗探随便清一清就有一大把,对付国民党的特务和日本人的间谍到还好办,想办法让他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就可以了,对于和自己同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来说,如何处理实在是太难办了,不过还算走运,这些人并不多。

掐灭手中的半截香烟,王恩强拿起摆在桌子上的第一份材料:“川岛芳子(又名金壁辉),是个被称为东方魔女的‘男装女谍‘,作为日本策动伪满独立、与国民党居间调停、互相勾结的‘秘密武器‘,在日本侵华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9·18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1.28‘事变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卖国活动,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的大加赞赏。

真名叫爱新觉罗·显纾,是满清皇室肃亲王善春的第十四位公主、生于1906年,即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宣统)继承皇位的前2年。

字东珍的显纾公主出身具有高贵血统的名门望族,为了实现‘匡复清室‘,的夙愿,肃亲王将自己的几个儿子分遣满洲、蒙古和日本,让他们伺机而动,为满洲独立而‘殚其力,尽其心‘;甚至不借将自己最钟爱的显纾也送给川岛浪速作养女,以图日后‘有所作为‘。于是,作为东方公主的爱新觉罗·显舒便于1912年跟随养父飘洋过海,来到一个原本陌生、但却造就了她的一切的国度——日本,开始了具有特殊目的——匡复清室——的特殊教育——日本军国主义教育。

为了适应日本的生活,川岛浪速不仅给显舒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川岛芳子(这个名字在全日本乃至整个远东地区可谓闻名遐二迩以至于世人知其本名者屈指可数。至于其字‘东珍‘,更是鲜为人知),而且还专门为她请了家庭教师,帮助她学习日语以及日本的各种风俗习惯。留着男人头、行事果敢谨慎、为人颇有手腕的川岛芳子,在其养父和军界朋友的保荐下,快获得日军特务机关的重视。恰逢东北巨枭——奉系军阀张作霖由于自己在东北三省的利益受损,而同日本关东军屡屡发生磨擦;而且日方担心张作霖与北伐军作战失利退守关外,会把北伐军的势力引到满蒙,从而破坏日本对满蒙乃至全中国的侵略计划。

一以‘省亲 ‘为名到达东北的川岛芳子并未急于到旅顺看望生父,而是滞留在大连。川岛芳子一面向父亲打电报说自己因患风寒不能如期到达,一面又四处活动,搜集有关北京的消息。这位男装‘绅士‘的举动非但没有引起奉军有关部门的怀疑,而且,:其谍报机构的几个年青人还同川岛芳子建立了‘热烈亲密‘的友谊。很快,张作霖受到国民军重创。北伐军逼近北京、张仓皇逃窜东北等消息传到了日本陆军参谋总部,引起军界的一片恐慌。

日本首相田中义一紧急授意关东军稽查处采劝果断对策,命令他们‘如果战乱波及到满洲,为了维持治安,有必要采取适当的措施。‘关东军稽查处根据川岛芳子提供的奉军调动情况以及张作霖近期召开的几次秘密军事会议内容,断定张的后撤对关东军在满洲的利益存在致命的威胁,必须阻止‘北伐的任何可能性‘。于是,稽查处命令川岛芳子尽快弄清张作霖返辽的具体路线和日程安排,准备实施‘秘密任务‘。

在接到上峰的指令后,川岛芳子只身来到奉天张作霖的私邸,要求与少帅张学良密谈。当时张因忙于处理后方事务,迎接父亲安全抵奉,正忙得不可开交,于是便派侍从贴身副官郑某与这位颇有艳闻的公主相见。见面过程中,芳子施展自己与生俱来的魅力,使郑某对之唾诞不已。川岛芳子见有机可乘,便约定下次与郑某见面的时间、地点。经过短期然而频繁的接触,拜倒在川岛芳子石榴裙下的郑某,将自己了解到的绝密消息和盘托出,使川岛芳子顺利地知悉张作霖为掩人耳目、瞒天过海对外界公布自己将随军返辽实则先于军队乘坐慈禧花车回到奉天的具体事宜,并立即向总部做了汇报。虽然在收到川岛芳子的情报之前,日军已通过潜伏在张作霖身旁的日本特务先一步获悉了这一消息,但关东军稽查处也因此时川岛芳子的谍报才能大加赞赏,称她为‘东方的玛塔·哈丽‘,其名声不胫而走。

顺利完成‘炸张事件‘情报交接任务的川岛芳子虽然为日军所青睐,但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她那顽固不化的‘满蒙独立‘意识,使不少人对她心怀戒备,因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东方的玛塔·哈丽遭到了日本谍报机关的冷落甚至怀疑。在大连形单影孤的芳子,因生父肃亲王之死又受到很大打击,心情抑郁愤闷,于是便搭乘日本商船回到日本……”

“最后居然成为日本陆军上将的东方魔女,你这次重返东北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王恩强缓缓的闭上眼睛,喃喃低声自语道。

作为二战中最顶级的间谍之一,他对于这个对手可一点也不敢轻视,那个女人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到底敌人子最根本的目标在哪里呢?依靠着最先进的侦察手段,王恩强可以始终跟踪到那位满清的十四公主,他现在如果想干的话,可以立刻让这个闻名于世的“魔女”从世界上消失,但是现在的他并不像那么做,最起码在没有明白对方的确切动机前不会那样做,他可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顾整个抗日救国军的崛起过程,每一个回到过去的人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要不是王恩强的小心谨慎,早在起兵之前我们就已经完全的暴露了。在那段时间内,为了保守秘密在他手里被处理掉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当然那都是在DZZ他们的帮助下完成的,本身在初始的时候他们就是一个部门的,只是在后来才分开的,不过即使是现在王恩强手里的力量也丝毫没有减弱。

与王恩强的苦恼相反,段飞羽那家伙现在可是干的热火朝天,每天都东跑西颠儿的,不是来看看这个就是去指挥指挥那个,绝对是我们的大管家,整个一大忙人。手头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光是为了养活几个省的老百姓就让他考虑了好久,最终才拿出了一套应该算是行之有效的方案。

自古无粮不稳,如果连自己治理下的老百姓都没有办法让他们吃饱穿暖,还有什么资格让他们跟着你走。但是现在这方面我们的确面临着很大的问题,这时候的北大荒还没有开发呢,而且东三省的人口与关内来比较的话还是很少的,如何能够在短期内实现粮食自给自足,这里自然要包括战争的储备,就是当务之急。

当然在农业形式上也有好的方面,那就是我们的潜力极大,东北可是个大粮仓阿,只要处理的得当,未来可是取之不尽的。但是这个潜力如何的发挥可是个大问题,现在的东北各个部门都招工紧张,如何更好的处理好人力资源,是极其关键的。

为了能够大步的往前赶,又不至于出现脱离实际的浮夸,段飞羽在将各个工作组下派到农村,实行分产到户的农业政策的同时,也在沈阳周边地区开始了他的农业试点改造。

一说到农业改革,刚开始的时候那可是真不顺哪,农民们根本就不相信你,我们从地主恶霸手中收回的土地、财物,在分给农民们时,他们根本就不敢领。在老百姓的眼中,哪儿有这么好的事啊,那段时间可真是要把段飞羽给愁死了,还好后来慢慢的有人出来分东西,中国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了一个带头的,其他人也就跟着上,这件事情才算解决了。

“段部长(农业、商业、贸易部三部部长),可算是起步了,周围的老百姓都跑到您的那片试验田去了。”陆祥满脸兴奋的跑到正在一位老乡家唠着家常的段飞羽身边说道。

“哦,有很多人过去吗?”段飞羽高兴的问道。

“没错,真的有很多的人,您赶快过去看看吧1陆祥回答道。

≤快一行几个人,就到达了试验田的田边,陆祥说的没有错,周围全都站满了人,还有很多是从别的地方跑来看热闹的。

“这铁家伙还真行阿,还没有一袋烟的功夫,老大一片地就被犁完了,这要是让个人来干,那还没日子哪1

“是啊,要是家家户户都这样使,那一家能开多少田哪,这比牲口好使得多了。”

“嗯哪,要是俺家能有这大家伙,那就能开出更多的田,就算收成再不好也不会饿肚子了。”

……

听着四周的议论声,段飞羽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了,这个时候应该把自己准备的东西推销出去了。

“各位老少爷们儿们,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机械化农业生产,那一个人可是顶十好几个,这点大家都已经看到了。还有你们没有看到的,就是在收割的时候啊,也是用不着人的。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这些东西是可以给大家使用的,费用也是相当低的,只要大家在大了粮食的时候给政府上交一点点就可以了……”段飞羽相当卖力的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为了能够更好配合自己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而且在几年时间内彻底解决掉农业问题,机械化的农业生产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对这些根本就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们来说实在是太超前了,你就是讲得再清楚他们也不会明白的。段飞羽准备的试验田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才建立的,眼见为实嘛,让老百姓们亲自看看到底都有什么样的好处,等都尝到了甜头还怕他们跑了不成。

最后的时候那家伙把话也说得很明白,现在我们只打算向外出租一批,先到先得,完了就没有,真实的情况是不论车辆还是驾驶员我们根本就凑不出几个,只是去造成一种氛围。按段飞羽所预计的,中国的来百姓们对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低,到时候能有人出来挑头就不错了,为此他连“枪手”都准备好了,必要的时候好作弊,让自己人上。没成想到了地头上,还真有几个胆大的敢来承包田产的,着实让段飞羽送了一口气。

“父亲难道我们真的要跟那个什么抗日救国军搞实业吗?”一连迷惑的董启斌问着这自己父亲,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一直努力将自己家族摆在低姿态,从来都怕当出头鸟的父亲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主动想接受现在政府的号召,去集资建厂。

“启斌,连这你都看不明白了,此一时彼一时。你难道还没有看出现在的形式吗?”董万城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形势,不过是换了一个当政者,说句不好听的只是军阀的座位上换了个人而已。”董启斌回答道。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没那么简单的,在现在的中国他们是最有眼光最有远见的。在农业上,将土地从地主的手中收购再转包给农民,既保住了地主的利益,又让农民们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土地;在商业上,失去了土地,在政府大量优惠政策刺激下,刚刚有了大量金钱的地主们就会把资金投入到工商业,这样固定的死钱就开始流动,就会带来更大的效益;在工业上,全力发展钢铁等基础工业,着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以后打基础,要不以他们能够将日本人赶走的实力,想像其他军阀那样去抢地盘很容易的。”作为父亲人说道。

“我也十分欣赏他们的那些做法,但是对于那些汉奸呢!有那么多卖国求荣的商人,他们为什么不处理,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救国吗?”年轻人显然对于抗日救国军的某些做法很不满。

“我看你在国外的书是白读了,你手中有那些家伙的任何把柄吗?这里面的花样多着呢,如果抗日救国军的那些人刚刚占领东三省就开始杀这个,抓那个,那还不全都乱套了。

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稳定,把这段初始的时间平稳的度过去,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了,再算帐也不迟的。而且现在小鬼子对我野心不死,随时都有可能再打过来,现在对于他们来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然如果有人愣往枪口上撞,那他们也不会客气的,布告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嘛,‘过去的既往不咎,但是如果再出现任何的问题就按章办事’,那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你没看原来那帮嚣张到极点的家伙们现在都哑火了?

当然了,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不明白,这里面是含有政治的,等以后你的经验慢慢的长起来了,到时候你就明白这一手有多高明了。” 董万城向自己的儿子解释道。

“父亲教诲的是,看来我考虑得太简单了,如此说来他们真的很不一般,难怪会让父亲您打算全力支持。” 董启斌虽然还不是很服气,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父亲的决定了。

董万城看着倔强的儿子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小子现在心里还很不服气,从小一帆风顺在年轻一辈里出类拔萃的他有点过于自傲了。“孩子,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董万城心里说道

就在董家父子俩人在书房谈话的时候,老管家推门而入,径直走到董万城身边说道:“老爷,抗日救国军的段部长上门求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