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二部
第一章

看着眼前最后一批渡江而去的日本鬼子,我感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现在回想起来后怕的要死。

“你真行啊!老怪,我敢打赌要是这会儿对面的鬼子返身回来跟我们打,我们就是想跑都跑不了。”吴亮也是吓得够呛。

“是啊,现在要是还有一辆坦克里面有三发以上的炮弹我就佩服死他了。”梁兴也感慨道。

自从东丰一场血战突破日本人的防线后,我们就一直跟在日本人的身后穷追猛打,等我们打到鸭绿江边的时候,所剩无几的装甲车辆里面,是要油没有油,要炮弹没有炮弹,如果小日本儿真的敢掉头跟我们背水一战的话,估计我们此前所有的一切就都要玩完了。

“现在的结果不是我们已经赌赢了吗?”我嘴硬的反驳道。

“行了吧你,我算是看透了,你比哪个山本五十六还敢赌,差点就陪你光荣在这里了。”吴亮说道。

“你现在才知道啊1梁兴的话里面显然是认为吴亮了解得太晚了。

“让我们再为日本人的离去放一次焰火吧,按原计划,我们把留下的火箭炮弹全都打出去,我就不信他还敢掉头1我恶狠狠的说道。

就这样,历时多日的追击战就在我们隔着鸭绿江发射的炮火中结束了,最终的结果是日本人撤回了近7万的部队,而我们虽然损失了很多装甲车辆(大多是故障,来不及修理),但终归还是达到了原定的计划,可以说出人意料的上演了一出战争奇迹。

自我们从四平出发以来,新三师在得到新二师换防后,也迅速全力南下,他们面对的敌人要少的多,很快就攻下了沈阳城,紧接着接受命令分兵两路,一路继续在辽宁扫荡残余的敌军并向东合围,另一路开始掉头向北去接收吉林和黑龙江。

就在我们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宁夏的马家兄弟和山西的阎锡山果不其然的想来占便宜,但最终在当地人民的帮助下,我们还是保住了自己手中的胜利果实,不但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还巧妙地运用诱敌深入在炮兵的支援下,给敌人以惨痛的打击,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再想来了。

而苏联的斯大林也紧守他的诺言,在得到我们全胜的消息后,通知王恩强准备与我们正式的建立秘密的外交关系,当然这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的。总而言之最起码在表面上我们现在的形势是一片大好,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所有的一切都太险了,令人庆幸的是运气站在我们这一边。

整个的作战历时3个多月,从草原暴乱开始,我们正式的登上了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舞台。在短短的3个月内,整个中国的东北部就已经全都落入我手,虽然在这中间有很多运气的成分,但是终归完成了一个历史性的任务,在中国近百年的战争史上,终于第一次真正的击败侵略者,从他们的手中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对于这段战争的详细描述,莫过于共和国元帅孙立人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所写道的,“1932年9月底至1933年1月初,在这段时间内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抗日救国军奇迹般的崛起。在刚刚开战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势力、任何一个国家,会相信我们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日本人赶出中国东三省,即使是我本人在当时也同样无法相信最后我们居然做到了。那绝对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即使是这场奇迹的缔造者也在战后承认,如果让他再打一次的话,他很可能就不会那样去选择了,毕竟那实在是太冒险了。

……

那段时期在与以意志顽强著称于世的日军血战中,诞生了共和国的两只王牌部队,但是就我个人认为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唤醒了整个民族的灵魂,自那以后中华民族开始重新向着世界的巅峰发起冲击。”

一月正处于冬季的沈阳城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整个城市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即使是过年也未见如此热闹过,大家都在欢庆日本人被赶出了东三省,从此东三省再次回到了中国人的手中。

陆祥现在正忙着准备一师的入城仪式,由于在前期的出色表现他被直接调到了沈阳工作,现在几乎是在一个人顶几个人用,原本他们这些被分配到学习市政的人都极为不满,认为这是瞧不起他们,就算发展的再快也根本要不了那么多的人去学习管理阿,这不是在浪费人力嘛!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短短3个多月内他们的司令还真的上演了奇迹,原本认为那些是没有必要的他,现在已经在开始抱怨自己的任务有多重了,不过干起来还是满心欢喜的。

自从一师开始出击以后,小鬼子是一路后退,东北的另外两个行省根本就没有废一枪一炮就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他们这些文职人员也跟着散到了整个东三释蒙古大草原,原本以为人数很多,到了分配的时候才知道根本就不够用,很多人到现在都是身兼数职的。

“快看,来了!大家快看哪,我们的英雄来了1人群中爆发出一片的欢呼声。

陆祥抬起头向前方看去,果不其然,远处飞扬起的尘土清楚地表明他们等待的人终于来了。

“老怪,你快醒醒,我们到地方了,你总要醒着进城吧,等进了城你再找个地方好好的睡1梁兴在一旁死命的晃悠着我。

“再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根本就不想睁开眼睛。

“你一路上,这句话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赶快起来马上就要进城了。”梁兴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

“好了,好了,我起来了,真实困死我了,想睡个安稳觉都不行。”我嘀嘀咕咕的抱怨道。

自从我们将日本人赶过鸭绿江后,就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才把我们的部队弄到了通化,当时还能动弹的坦克就已经没几辆了,一路上被自杀性飞机炸坏的,自己出现故障抛锚的,让日本人抱着炸药包炸断履带的等等可谓损失惨重,当然所取得的战果也是相当辉煌的,毕竟我们好不容易训练出来,而且已经在战争中获得大量经验的车组人员并没有多少的损失,这是令我最高兴的地方了,坦克没了以后还可以再造,人要是没了再训练可就十分不容易了,而且那种实战经验可不是能够训练得出来的。

当然在通化的那段时间我根本就没有闲下来过,为了对付近期内可能出现的变故,我们在东三省紧急征兵,自然在胜利者光环的号召下,征兵工作办起来顺利极了,很短时间内就已经征召了近15万的士兵,当然给他们配备的武器,就只能使用我们在沈阳缴获的大量日军武器了,毕竟连翻的恶战我们所带来的东西除了能够基本上满足自己现有部队的需求外,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尤其是弹药的消耗,要是再不能自己生产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们几个每天不是要考虑这个就是要考虑那个,这令我十分怀念战斗中的日子,即使是在打仗时也没有这么累过。好不容易终于把大的局势稳定下来了,谢总他们就在沈阳给我们发电报,让我们带着“最好的形象进沈阳”,他们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我们要去好好的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最起码也对周围的势力有个威慑,毕竟眼见为实嘛,这个时候的沈阳城各个势力的间谍和特务可是一抓一大把。

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我们是拆东墙补西墙,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拼出来五十多辆坦克以及其他的装甲车和自行火炮,算是以自己最好的门面浩浩荡荡的向沈阳进发,而留在通化的则在紧张维修各种车辆的同时,抓紧时间进行休整,那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再上战常

当然为了更保险起见,我们已将把手里面的能调动的主力部队都堆到了辽宁,以防日本人的进攻,这个时候千万要小心谨慎,一不小心所有的胜利果实就都没了。

我睁开眼睛,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以便能够让自己清醒一点,毕竟这是来示威的,人一定要精神点嘛!

透过吉普车上的挡风玻璃,眼前的沈阳跟我记忆中21世界的沈阳,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总算到地头了。在我的记忆中这个时候的辽宁,应该是全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总能够造枪造炮了,其他的地方连自给自足都办不到。但是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这里实在是落后的可以,看来我们前方的道路还很长啊!

进入沈阳城的地方已经立起了一座观礼台,如此的安排立刻就让我们想到了50周年的国庆大阅兵,对于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的我们来说,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自然都清楚。

无奈的两人对望一眼,相互苦笑了一下,便从吉普车上站起身来,收拾收拾自己的军容准备接受检阅。

陆祥看到部队已经准备进城了,便立刻打手势告诉准备了好久的诸多人员预备好,马上大场面就要到了。

在嘹亮的解放军进行曲中,整个部队排成一条长龙,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入沈阳城。每一支部队通过观礼台时,都有专门的解说员通过高音喇叭,向在场的各位观礼人员以及四面八方涌来的群众介绍那支部队的战绩和装备,那架势绝对够劲。

此时正被瞌睡虫肆虐的我,根本对这些就没有注意,要不是梁兴在一旁不时地提醒着我,没准我早就已经站在吉普车上睡着了,为了对付这种状态,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丢脸啊!

就在我还与自己战斗的时候,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立刻让我清醒了很多,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只感到梁兴那家伙用左臂捅了我一下,我斜眼一瞅马上就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刻跟他一起抬起右臂敬礼。

“……三个月内上演奇迹,将日本人赶出了东三虱…”听到高音喇叭里的声音,我才知道原来是在介绍我们几个。

此时强打精神体现军人气质的我,感觉好像就是在被挡猴耍,要是我在精神状态饱满的时候干这种事情还不错,但是以现在的这种状态下,还要保持姿态接受众人的欢呼,简直就是在活受罪。

当然,这仅仅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在我身后一同进城的将士们可是感到无比的荣耀,一个个挺胸抬头不可一世,心里面都乐开花了,全都光荣而自豪的接受众人的欢呼。

显然这一切都是被精心安排好的,在解说员那煽情而又极富感染力的言词中,整个仪式处于一片狂热之中,相信我们的意图应该可以成功吧,这是我现在唯一在心里面念叨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对于我来说痛苦不堪的过场戏终于结束了,那种感觉简直就比在战场上大战三天三夜还要累,自然,我是指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换一个时间没准我比谁都精神。

刚刚到达目的地,我立刻就直奔已经为我们准备好的房间,什么都不顾了,拉开床上的被子,倒头就睡,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不管我的事了,此时的我只想安安稳稳的睡个大头觉。

“咦?小朱呢,我刚才明明看到他进来的啊,你们几个看到没有?”春光满面刚刚进来的谢总对着梁兴他们几个问道。

“您是说老怪,那家伙这时已经变成死猪了,现在想让他活过来恐怕不那么容易。”梁兴一脸怪笑着说道。

“哦,刚才不是很精神的嘛,这么会儿时间就睡着了1已经发现我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谢总诧异道。

“说句实话,谢总,那家伙连着几天都没有合眼,只是在我们来的路上眯了一会,刚才那是强撑着呢,要不是有我在旁边照应着,早就站在车上睡着了。您可不知道,那家伙在我们中队可是出了名的睡神,不论在任何姿态下都能睡得着。怎么您有什么急事吗?用不用我们把他弄起来?”梁兴说道,其实在他的心里他还是十分同情这个老朋友的,毕竟在自己哥们儿的身上压力太大了,这段时间以来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他真心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如果有极其重要事情的话,那还是公大于私的,这对他们中的所有人都一样。

“也不是特别急,我们几个就先商量一下,他已经够辛苦的了,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们能够今天的局面,这家伙可是居功至伟,我们总不能杀鸡取卵嘛。”心情不错的谢总也开起了玩笑。

“哈哈,是啊,打死我也没有想到能有这么快,我们不但拥有了自己的势力,还奇迹般的从小鬼子手里收回了东三省,要是没有这个家伙还真办不到呢!我现在可是期待着什么时候,他能把台湾也从小鬼子手里收回来呢1吴亮也在一旁发表着他的感慨,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太服气,那么现在他已经对此时睡得像死猪的那个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我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睡饱了的滋味可真好啊!是该吃点东西的时候了,这是我醒来后第一件想干的事情。

」没有等我打算找地方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桌子上留有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醒来后,到会议室来,正在开会。8:30”,熟悉的笔记让我一眼就认出了是梁兴留下的,看看自己的手表已经10:30,没有想到自己还真能睡啊,都快睡了24小时了,难怪这么饿呢!

“大家现在都已经了解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情况了,都有什么好办法,可别保留这个时候需要发挥所有人的力量。”在警卫员的指引下,我终于来到了会议室,还没有进门就已经听到了谢总的声音。

“各位,不好意思啊!我刚刚睡醒,来晚了。”礼多人不怪嘛!

“喂,你们这是用什么眼神看着我,我身上有没有长出花来,咦,恩强你什么时候从苏联回来的,怎么不去叫我一声?”看着众人的目光,我感觉自己好像就是被蛇盯上的青蛙,在人群中发现王恩强的我,赶快转移话题。

“你现在才知道啊,我们可是轮流去叫了你好几趟了,你这家伙可真能睡,我算是见识了。”夏海涛说道。

“广辉,赶快过来坐下,现在很多事情等着你来决定呢1谢总笑着说道。

“要我决定?各位,我有几句话不得不说,如果令大家不高兴的话,还请见谅。”生性懒散的我,可不想再这么下去了,未来需要处理各种难办的关系,我还想让自己多活几年。

“各位,我本人生性十分的懒散,实在不适合当什么领导,前一段时间已经把我折腾得够惨了,求诸位就放我一马,OK?当然,工作还是要做的嘛,这个,我主动申请去未来的海军工作,毕竟海军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想当年我没有考上清华,第一志愿就是想上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可惜迫于家庭压力才去学医的……”我已经在开始诉苦了。

“行了,你那老掉牙的说辞,跟你同学的这几年里我已经听了不下几千遍了,你就不能换个别的有品位的理由?大家看我说得没错吧,这家伙肯定是想离开自己的岗位,一心想到海军去发展。灯不亮,记住,我们的赌约散会再算。”梁兴在一旁得意洋洋地说道。

“喂,老怪,你现在就想撂挑子走人,现在的烂摊子谁来收拾?”吴亮恨恨地说道,这个月的军饷是完蛋了。

“咱们实话实说,当初我完全是以为很快就有救援人员来救我们,那时候大家既然那么说了,我想也没什么。后来,我们知道了现实的情况,开始进行准备,每天在各自的岗位上拼命干的时候,我实在也不好意思说现在的工作不好干,我不干了。但是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是有了根基,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走上正轨了,这个时候我要求重新选人,想必大家再没有什么意见了吧1我说道。

我跟大家讲的都是实话,也许我从小就算个另类,性格有些懒散,从来不愿给自己找麻烦。在很多人看来当领导的很舒服,但是在我看来那不是什么好活,你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所有的话就都来了,像我这样从小连个班长都没当过的人,现在可是实在不想操那么多的心了,不过海军是我的梦想,既然在21世纪没有实现,那我就在20世纪帮助祖国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吧!

“如果在我们那个年代,面对这样的情况,你不是被人当作疯子就是白痴,放着当权者不坐,还要到处打广告送人,我算是服了。”夏海涛在一旁说道。

“诸位,我真的不是在这里演戏,显示什么高姿态,我这可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梁兴。”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让大家产生误会,那很有可能导致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裂痕的。

“奸商那家伙已经跟我们说过了,还真没有想到你还真要这么干,灯不亮因为不相信已经付出代价了1邢瑞在一旁笑着说道。

“老怪,说说你不想当头的理由,这总该可以吧1赵志高说道。

“那简直多去了,我实打实的说,首先呢,要跟大家处理好各种的人际关系、社会关系,这个我就不在行。其次,现在已经到了要发展的阶段,应该让在这方面更有能力的人来干。再者,……”我列举着自己的理由。

“行了,不要再在那里想理由了,你最担心的是我们中有人不服,在未来开始内斗,弄得不好,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个局面就要完蛋了,更严重点,甚至……,不说你也明白。这些才是你真正顾忌到的吧,当然了你的个性奸商已经详细的跟我们介绍了,在这其中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然而在我们看来这才是你当头最合适的地方。”田宇说道。

“对呀,这也就是我们这一帮子经常跟你接触的人,才明白你的想法,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正因为你并不想在这个位置上,所以你才是最适合的人。”段飞羽说道。

“而且,由于你在过去的近一年中,已经在军队、在我们所培养的人中,有着极高的威望,就算我们换了一个人也没有人会信服的,那不就更乱了。”李道诚说道。

“他们说的又何尝不是我心中所想得呢,我怕就怕陷入自己人的内斗之中,那太得不偿失了,与其如此不如早早的下来,毕竟我并不是那么想在这个位置上,不如让想干的人上来。”我此时心里想到。

“再说了,如果你不干了,那才可能挑起内乱呢,我也是实话实说,有你在大家都不会去争,因为现在没有人表现得比你好。如果没有你,到时候谁也不服谁,那才好玩了呢。而且,现在我们周围也不安宁,大家在你醒过来以前,就已经再次全票通过,把挑子撂到你肩上了,你现在想跑是门儿都没有。”郝明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但谁都明白他说的是事实。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手头上可是很多事情还没谱呢,现在的关键就是要把局面稳定下来,开始稳步的发展,这才是头等大事。”谢总岔开话题道。

“老怪,你刚才不在,我们再把现在的情况各自理一遍,你也提提意见。”梁兴说道。

“我先来吧!现在除了高峰、胡志龙他们两个以外,其他的人都到齐了,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现在的财政情况。

经过我们快速的突击战,连续接手了内蒙(写起来方便)、东三省,手头上得到的财富那可真是不少。先来看内蒙,那些上层王爷们几辈子的家产自然毫不客气的进了我们的口袋,具体的数字一会儿你看我的报告,那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这帮家伙们可真够能捞的,我们除了分给牧民们很多的牛羊一些财物以外,剩下的都是黄金,或是其他的贵重物品。

而在辽宁收获就更大了,记得我在历史书中看到过,张作霖父子两人的家产在9。18后几乎都让小鬼子得去了,那是多少个亿啊!这次我们在进攻辽宁的时候,才发现小鬼子可能是出于自信,认为东三省已经是他们的了,根本就没有将所得到的黄金等等财物运回日本。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胡志龙他们的协助下,根本就没有让鬼子有时间把那些财富再转移,当然这最主要是我们战事进展得太快了,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时间。我们已经如数的找到并封存了这笔财富,那数目实在是太大了,看来我们的启动资金算是有了着落,当然要是与实际上的需求来讲的话,还是有很大的空缺的,毕竟现在我们还没有经济收入,等于是在坐吃山空。

奸商提议生产抗生素,其他人也各自出了点主意,但是以现在我们的生产能力那都只能等以后了。”段飞羽简短的介绍道。

“现在斯大林已经准备开始他在苏联的大清洗,在我离开的时候,苏联的内务部门的人员就已经换了一批了,看这样的情形短期内就会动手的,对于我们他现在应该还没有精力顾的上,不过等过两年就难说了,那是个很不好对付的家伙。

我已经把双方的协议带回来了,此时已经开始生效,这对于短时间内无法创造财富的我们来说,应该算是个及时雨吧,毕竟当个倒爷也能转到不少的钱。”王恩强介绍着他从苏联带回来的消息。

“在我们收回东北后,相关的势力可是都有不少的动作埃在恩强去苏联的其间,他原来的工作都是我代理的,现在的间谍和特务那可是多如牛毛,不过依靠我们超前的电子仪器还算好对付的。难就难在哪些明目张胆来的,一个个都是打着各个势力的旗号来这里探听虚实的,当然想捡便宜的也不在少数,马家兄弟和阎锡山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事实上就是现在北京,不,是北平的西北军宋哲元部也差一点就过来阿!从我们截获的电报中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要不是张自忠将军愣是拖着不出兵,我们现在也就没有这么好过了,蒋光头可有下手的准备了。”赵志高说道。

“这一点应该还不至于,如果蒋介石真的要动我们,那绝对不会只用那么点兵力,他很可能是想试探一下,要不张自忠将军也决不至于有令不行,毕竟那可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我说道。

接下来大家都陆续介绍了一下自己手中工作的情况,总的来说我们很缺钱,虽然现在手里面有点,但那根本就不够用,而且短时间内我们无法创造出大量的财富,如何度过现在这段最艰难的时期,是摆在我们眼前的最紧迫的任务。

“大家的材料我都看了一下,我先来说一下我们的军事情况,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都是我来负责的。

自从大战过后,我们进行了紧急征兵,效果还不错现在全部军队加在一起能有近30万,自然其中15万以上是刚刚招募的从来连枪都没有碰过的新兵,给他们装备的就是我们缴获的日军武器,毕竟我们手中的东西已经快要用完了,为了支撑起现有的主力部队,暂时只能这么办了。

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敌人还是日本人,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要打过来,我们的时间非常的紧迫,我认为首先需要建设的就是军工业,不然我们拿什么来保卫家园,当让也不能一味的穷兵黩武,事实上就我看来我们也许鱼与熊掌可以兼得。

怎么说呢!现在的国际大环境对我们来说是十分有力的,我们并不用花费大量的现金就可以得到自己急需的东西,给他来个借鸡下蛋、赊米下锅。

现在的德国希特勒应该刚刚当上总理,此时的纳粹已经成了气候。按照历史上记载的,在明年也就是1934年就要开始扩充德国军队,几年之内就将建立世界第一陆军和空军,自然那是四、五年以后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的德国对我们来讲简直就是个至尊宝,希特勒一心想着摆脱德国战败国的地位,能够在欧洲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但是现在的他由于自己的势力还没有那么强大,根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大干,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私下里进行的。

在德国的崛起过程中,苏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同样被西方国家制裁,德国的很多武器包括坦克、飞机、步枪等等都是在希特勒上台以后,与苏联合作摆脱欧洲国家的监视完成的。

而且由于苏联方面的过于贪婪,希特勒在合作的后期极其的不满,斯大林连德国人的俾斯麦级战列舰都不放过。这个时候我们向希特勒摇一寅萝卜,想必应该很有希望吧!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各种经济和军事上的合作,德国人受困于凡尔赛条约,无法在短期内组建和训练大量的专业军队,而且武器的生产受到的制约也不小,尤其是在海军上更是如此。我们完全可以和德国人作一笔交易,我们出场地、物资,他们出技术、出设备,这样在海军舰艇制造、海军人员培训以及我们各种专业工种的完善上,基本上就不用我们自己投入。我们双方各取所需、各得所爱,我们得到了最需要的设备、人员、技术,德国人得到了他们期望的海军,我想即使我们在别的方面放弃一些利益,一但能够达到这一点,受益最大的还是我们。这是我早就在考虑的了,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这应该算是最快的了。

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德国人不会不知道我们的机械化部队的威力,这对于希特勒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诱惑,这样我们在双方军事合作方面的互补性就更大了,我们需要专业的有经验的教官、技师,当然我指的是除了机械化部队以外的军种。他们需要的是我们手中的新兴力量,如此一来我们一但能够生产坦克,自然是不能让其在短时间内仿制的,我们就可以将自己生产出来的坦克卖给德国人,从德国人手中得到我们所需要的车床、冶金设备等我们所需要的。

而苏联,由于需要我们作周转口岸,我们可以想办法将双方的交易,弄成年终结算制,这样又可以解决出一大笔的流动资金。有这两个工业强国的帮忙,相信在短时间内建立工业基础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必要时我们再动用手中的资金到欧洲和美国去购买设备。

在近期我们可以将药材作为最大的突破口,一次给他多来几样新的,力争最短的时间内在世界医疗市场上占有一定的份额,如果能够达到的话,也应该能够让我们的财政好过一些。

我在这里只是抛砖引玉,大概的有了一个想法,大家看看怎样,毕竟当时我只是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一支海军,才如此打算的,考虑了还没有多久,肯定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地方,甚至有点异想天开,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介绍着自己的想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