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十四章

此时的梅津美智朗司令已经被近期内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了,弹药储备仓库的大爆炸仅仅是一个开始,自那以后几乎每一天都要面对各色的破坏活动,不是重要军官被刺杀就是重要物资被炸毁,不论自己怎样加强守备力量,对手总是能够找到空隙,到现在为止连一个进行破坏者的人影也没有见到,弄得他现在提心吊胆,尽量减少外出时间,以防万一。

“还没有正式交手呢,就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闭着眼睛,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关东军司令对自己说道。

“现在的满洲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满洲了,由于帝国一连串的失利,对于满洲的统治已经岌岌可危了,现在每天都有支那人的平民百姓在闹事,再加上那一群神出鬼没的破坏者,帝国将士的士气已经降到了最低点,那个家伙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的。”回想近期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梅津美智朗司令已经明白他的对手等待的时机已经成熟,对方下手的时候就要到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进来,一丝苦笑浮上了关东军司令的面庞,“请进1,“终于来了吗?”梅津美智朗睁开眼睛低声说道。

“报告,阁下,紧急军情,敌人现在兵分两路一路南下,一路向东。向东的那支敌军进展非常快,现在终于得到情报证实他们是纯机械化部队,我们的将士在平原上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现在他们已经攻下东辽,正向辽源至梅河口一线前进。南线敌军已经与我沈阳守军交战,现在我守军战况不利,如果没有援军的话……”参谋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

“援军?他们是不可能再有援军的了,由于自己对海军和本土支援的自信,导致现在辽沈一带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大规模的部队了。而且现在敌人的意图终于明显了,好大的胃口,想一口把我们吃掉吗?

→械化部队,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啊!在落后的支那居然会有机械化部队,一招之错满盘皆输,一但让他们切断我们的归路,别说是满洲了,朝鲜也不保险啊1关东军司令在心里想到。

“朝鲜方面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吗?”梅津美智朗问道。

“阁下,没有大的异动,但是近期朝鲜方面的游击队有些活跃,已经多次袭击了我们的驻军。”参谋立刻回答道。

“仅仅是活跃吗?”关东军司令好像已经把握住了一条主脉,一条敌人下一步行动的主脉。

“现在我们在吉林和黑龙江还有多少部队,我是说全部加起来共有多少?”梅津美智朗问道。

“报告阁下,全部累计现在共有十七万七千余人。”

“什么?怎么会这样,帝国关东军在满洲驻有几十万的部队,现在怎么就只有这些了?”关东军司令大声吼道,原本以为自己手中的力量还有很多,现在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我们在集宁损失了整整11万余人,在与苏联时日不多的战斗中又损失了近17万人,还有在范家屯的5万……”

“够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1头痛欲裂的梅津美智朗已经再也听不下去了,如果再加上在海上损失的人员,帝国现在近一半的陆军就这么没了,现在的帝国根本就没有进入战争状态,暂时是不会再有援军了,即使现在立刻从本土派来援军也已经来不及了,缺少弹药士气低下的帝国将士能不能支持到那个时候还是个问题,而且现在敌人的战略意图十分的明显,那就是切断我们的退路,在我现在补给不足的情况下,给我致命一击,好高明的手段。

“你真的确信那个小鬼子会扔下整个东三省撤退?”坐在坦克里的梁兴一脸纳闷的问道。

“废话,我都向你解释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这可是最后一次。”对于梁兴这个家伙我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现在我们已经打下了通辽、四平、东辽,现在正在往辽源、梅河口前进,就是个白吃也能明白我们现在要干什么,除非梅津美智朗自己想要陷入我们的包围,否则的话他一定要赶到我们的前面守住他最后的退路。

而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主体是机械化部队,不管怎么说小鬼子也有他们的89式坦克,即使是性能实在太差也应该能明白,在平原步兵是根本没有可能与机械化部队相抗衡的,他要想挡住我们就必须拿出更多的兵力,而范家屯一战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他,5万以下的部队在我们面前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当然这是他不知道,这是我们在偷袭的基础之上取得的战果。那样他要想守住就要有大量的兵力,以及大量的物资储备,要不他就是想进行自杀性攻击,没有炸药包,他还自杀攻击什么呀!

现在他两条都不具备,在兵力上,历经了黑龙江、集宁、范家屯几战后以及我们的海上偷袭,至少日本人已经损失了30万以上的部队,现在在我们北边的日军绝对不会超过20万,其中肯定还有很多的伤员。

从物资上看,我们已经炸掉了他最大的储备仓库,现在刘大哥他们说句不好听的话实行的绝对是‘三光政策’,只要让他们知道地人弹药库的位置,那就绝对没跑儿。现在的小鬼子让他们骚扰的是焦头烂额,根本就毫无办法,没有弹药他拿什么跟我打,难道等着我们像杀猪一样把他们全都宰光了?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撤回朝鲜,以后再等时机吧1我又好好的解释了一遍。

“难道他就不能死守?或者努力向南打通归途?”梁兴这家伙还不死心。

“老大,我已经说了,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弹药,他拿什么打通南下的通道啊!一但他没有在短时间内突破我们的防线,他怎么办?别忘了我们是机械化部队,机械化部队在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他的高机动性与强大的冲击力,一但他们被我方的守备部队拖住,等待他们的除了失败就没有别的路了。

梅津美智朗能够成为关东军司令,就表明他在军事上决不简单,如果他连这么浅显的意图都看不明白的话,那他就去切腹自杀算了。”我又浪费了一遍口舌。

“行了,你再别问了,我再往下慢慢给你解释,直到老大你满意为止,OK?”

看着梁兴又要张口,我直接制止了他的举动,与其让他问还不如我自己直接说完拉到。

“我们再来看看朝鲜,小鬼子是在朝鲜有不少的驻军,但是他们敢都调出来吗?那是不可能的呀,现在就别说其他的,就是朝鲜的那群民族抵抗分子,就够他们头疼的了。

」记得那个李哲元吧,就是被我们击落飞机跳伞下来,差点被当成日本鬼子卡擦掉的那个,那小子就是朝鲜人在日本军队中的卧底,李道诚已经对他测过谎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此后,我们不就通知胡志龙他们去帮助朝鲜同志们了嘛,这个时候的朝鲜也热闹着哪!而且,鸭绿江上的大桥已经让我们炸得差不多了,就是他们想去支援,我看短时间内也够呛啊!而且你还记得狼来了的故事吧……”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对梁兴打了个眼色,多年的同学加死党,这种暗号我们早就已经玩得太熟练了,我不说的原因他也应该明白。

“考,这小子真他妈的够狠,可怜的日本关东军司令梅津美智朗先生,现在已经被人家给卖了,还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替人家数钱呢1梁兴心里想到,多年的老朋友,自己哥们儿的意思哪还用说吗?

对于狼来了的故事,梁兴自然不会陌生,用在这里事实上是在比喻那一步暗棋。就好比是这样,我第一次告诉你要小心了,你不听,结果玩完;第二次我又告诉你要小心了,你还是不听,结果又玩完;第三次我又拉响了警报,你半信半疑的听了,结果挽回了一些损失;那么我第四次又告诉你又要有事情发生了,已经敏感到了极点的你还能再不相信我的话吗?

“这家伙不愧是当年系里面的心理学头名,把那个日本鬼子心里想的都摸透了,这个时候可怜的关东军司令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说什么也不会扔掉的。”梁兴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这样说来我们这次的行动应该很轻松了,就跟个武装押运工差不了多少嘛1吴亮听完我们的对话在一旁感慨道。

“恰恰相反哪,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场恶战,相信决不会比集宁城下的那场战斗差多少,当然要比战争场面的话,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淡淡地说道。

“咦?你不是说小鬼子会自己退回去吗?那我们还用得着那么费劲?”吴亮不解的问道。

“要是我们就这么顺风顺水的放他们回去,傻子也能看出来其中有问题。因此这场仗我们不但要打,而且要往死里打,要打的让小鬼子认为我们要把他们想全部消灭在东三剩”我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做出猛攻的姿态,让日本人安心的以为我们要趁着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吃掉他们,好让他们‘放心、大胆的往后撤’,而且为了能够抵挡我们可能的进攻,以他们现在的兵力和实力,就只以能大部队活动,而继续在吉林和黑龙江留下部队不过是给我们增加战果而已。

难怪你明了的告诉将士们,我们只有单线程的油料,这简直就是在学项羽的破釜沉舟吗!那帮已经将新二师妒嫉到发狂的家伙们,再经你这么一激,见到小鬼子,那还不跟饿狼闻到血腥味一样,玩命往上冲埃即使是我们的兵力还不到人家的六分之一,也照样能够在短时间内打的他找不着北,这样就更能够证实了对手的猜测,他们跑起来就更带劲了。”梁兴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见解。

“孺子可教,你终于肯在战场上动脑子了!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出现的太突然了,实力也太强大了,日本人已经不敢再相信他们过去所得到的情报了,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将我们的实力想象的更强大。”这个时候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哦,是吗?鉴于你如此的表现,本人从现在起光荣的声明,我跟你的赌约正式作废了1梁兴在一旁阴笑着说道。

“什么?……”

东丰,梅河口的西大门,如果这里失守的话,日本关东军想要安全的撤离那简直就是做梦,现在交战的双方都在不遗余力破坏着对方的交通线,我们是为了造成更加真实的假象,而日本人是为了延缓我们的进攻。为了能够对付我们的机械化部队,梅津美智朗已经将他能够搜刮到的所有装甲力量全都放到这里了,甚至将很多的军车裹上一层钢板到前线作战,以弥补自身力量的不足,可以说他放在这里的断后部队几乎掏干了他所有的家底。

当然,在空中他更是准备了6百余架飞机,毕竟据他所知他的对手没有空军,这是他唯一占有绝对优势的地方,然而他自认为的绝对优势也要经过我们防空部队的考验才作数的。

东方的天空已经大亮了,休息了一夜的太阳正慢慢的升起,万里无云的天空预示着这是个好天,人类历史上第一装甲与装甲的对决即将在这里展开,这一战将永远载入人类战争史的史册。

“唐天明,你小子开稳点,我可不想浪费炮弹,等这一天都快等疯了,奶奶的今天老子一定要当最好的坦克炮手。”终于等到了自己所期待的装甲对决,119号坦克的炮手吴允承已经兴奋得快要抓狂了,同车组的另外三个人对他也已经快要忍受不了了。

但是在我看来,119号车组的那三个家伙可要比我幸运多了,毕竟在他们的身边只有一个神经病,而我身边可是有两个,而且一到战场两人的嘴巴就从来没有停过,想来孙立人那家伙的境地跟我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梁兴,往小鬼子坦克最多的地方冲啊,看我给他们来个连射,老怪你帮我搜寻别的目标啊,别闲着。”吴亮吼道。

“灯不亮(吴亮外号),你就放心吧,再过半分钟的路程就进射程了,我们肯定是第一个开炮的,你小子要是掉链子回去我可跟你没完。”梁兴回答的时候也是吼出来的。

现在的我身边简直就是三个噪音源,一个是坦克的发动机,另外两个就是他们了。

」没有等我准备帮忙呢,吴亮那家伙就已经打出了第一发穿甲弹,“耶,是串糖葫芦,看我再来。”那家伙吼道。

此时跟在A1号坦克后面的所有坦克兵们,都看到了被称为“虎式”坦克的强悍,在大约两公里的距离上,一发穿甲弹轻轻松松连穿了两辆日本人的89式后才落到地上爆炸,紧接着就看到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处于一线的敌人坦克就让两辆贪婪的老虎给全吃了,等到跟着司令身后的这群狼好不容易冲到射程的时候,留给他们的只剩下一点菜汤了,小鬼们打先锋的三十几辆坦克从老虎口中活下来的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

“天哪!司令他们也太狠了,自己吃了肉不说,就给兄弟们留下这么点汤,够谁喝的啊1看到前面两只老虎如此疯狂的表现,作为119号坦克炮手的吴允承说道。

“是啊,两分钟不到,那两辆老虎就已经在行进中各自打出了至少10法炮弹,而且没有一发脱靶,好可怕,要使我们也能驾驶那样的坦克该多好啊1作为车长的潘毅也禁不住赞叹道,前面的那两辆坦克实在是强的令人难以想象,自己的坐骑跟人家的比起来就像是从垃圾场里捡回来的,要知道本车组可是在训练中脱颖而出才可以开到狼-2(69式)型的。

“行了,你们别叫唤了,马上就要进入射程了,允承你要是再不快点准备好,连汤都没了。”作为驾驶员的唐天明提醒着自己的战友。

“放心吧!我一直瞄着呢,哎,刚找到一个就让司令给收拾了。”作为炮手的吴允承抱怨道。

对手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作为此次断后防御战的指挥官草太阳一少将,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派出去的那三十多辆坦克,连一发炮弹都没有打出去过就已经让敌人通吃了。现在自己的防御阵地还根本就没有完成好。而且敌人坦克不论机动性、火力还是装甲的厚度,都不是苏联坦克能够比拟的,这些大家伙们的重量至少都要在 30吨以上,而自己士兵们手中对付苏联人坦克的反装甲利器,在面对着这些家伙们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连对方的皮都没有伤到,顶多是砸出一个小坑。

片刻之间自己原本以为能够拖延一段时间的第一道防线,就已经被敌人突破了,而敌人所遭受的损失除了打出的炮弹以外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面对着这样强大的冲击力,草太阳一知道要是自己没有必死的信念,想拖住他们为大部队赢得时间,简直是痴心妄想。

“命令我们所有的装甲力量在第二道防线后列队,同时通知空军准备出动,一但敌人突破第二道防线,飞机和坦克一同出动,一定要把他们死死的拖在那里。” 草太阳一命令道。

在这里草太阳一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日本陆军与现时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军队一样,在战争中还从来没有将装甲力量独立使用,他们更多的是将其用作攻坚战时的移动火力点,支援步兵作战。而且由于在各车辆内没有安装电台,他们只能按照排好的队形出战,在作战过程中根本无法实现即时通信,再加上根本就没有受过系统的大规模集团训练,此时模仿对手的出击无异于自杀。当然如果他们有对等的实力的话,草太阳一的选择将是极其正确的,然而眼高手低只能让自己败的更惨。

“这简直就是纸糊的防线吗!我们已经轻轻松松的过去两道了。”梁兴在一旁乐观的说道。

“别高兴得太早了,这才仅仅是个开始,你把小鬼子想得太简单了,他们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武器对我们没有任何的作用,要不那能这么快就突破两条防线。”冷静下来的吴亮说道。

“没错,你现在看到小鬼子的人肉叉烧包了吗?”我提醒道,事实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小鬼子的自杀性攻击。

“老怪,小鬼子好像要和我们来一场坦克大战,你看全出来了,哇噻,数量还不少嘛,算了这次就不和后面的那些家伙们争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最好的取得经验的机会。

老怪,你最好提醒隔壁的那一家一声,别我们不动手他们倒冲上去了。”吴亮这家伙终于知道轻重了。

“A2,我是A1,A2,我是A1。我车组坦克出现问题,战场指挥权交由你手我将从后方脱离维修,再说一遍我车组坦克出现问题,战场指挥权交由你手我将从后方脱离。”是该我们离开让他们自己发挥的时候了,随即我就关闭了通信频道,让梁兴向后倒车。

梁兴和吴亮那两个家伙也十分的配合,他们两个自然明白我现在的目的,这样的机会对于孙立人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如果我们在继续表现下去的话,没准“东方隆美尔”就要夭折在我们手中了。

联系了半天没有成功的孙立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考虑别的了,双方的钢铁洪流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碰撞到了一起,当然整个的交战过程绝对是一边倒。

没有经过协同训练的日军,在作战中根本就无法形成默契,没有即时的通信指挥,行进慢慢悠悠的日本装甲力量,按照梁兴的话讲“那简直就是上好的免费移动靶”。日军所谓的中型坦克,跟同被称之为中型的‘狼式’相比简直像差得实在是太远了,除了带有的炮弹比我们多外,其他一无是处。超小口径的坦克炮即使在极近的距离上也无法对我们产生伤害,而它们那还不到25mm的装甲简直就是纸糊的,即使用我方坦克上12。7mm口径高射机枪加穿甲弹,就可以轻易的将其变为蜂窝煤。

当然,天上的日军飞机们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军队的灭亡,经过上次的教训,这次来的一半以上都是自杀飞机,在飞机上携带大量的炸药,就相当于人工制导炸弹一样不断地向我方坦克群冲击,虽然我们有着强大的防空火力但是敌人的飞机实在是太多了,经过他们‘神风特攻队’般的进攻,我们还是产生了一定的损失,正向前冲击的坦克不得不减慢冲击的速度,以便自己进入本方的火力防空网。

“要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飞机就好了1看着敌人疯狂的从空中不断的进攻,唐天明不禁感慨道。

“放心吧!一定会有的,司令说过的话准儿没错,我们一定会有强大的空军的。” 梅季红在一旁说道。

“你们两个现在就别再发感慨了,后面的防空部队已经上来,我们可以加快速度了,允承、季红你们两个别忘了我们的炮弹很少的,加上后面后勤带的每辆坦克只有50发炮弹,其他的都是炮兵的,别到了关键的时候,我们连一发炮弹都没有。”潘毅提醒着自己车组的成员,毕竟这次他们可是破釜沉舟,不成功则成仁,再加上弹药、油料都很紧张,参谋部在计算消耗的时候都快要精确到每公里了。

“打得还真不错呢1自后方观看着整个战场动态的梁兴说道。

“是啊,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在短短不到8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居然训练出来一支装甲部队,听着都像个神话。”吴亮也赞同道。

“在强大的压力和动力下,这群年轻人爆发出来的力量真的很令人惊叹!对于从未来归来的我们来说,也许就根本没有办法去完全的了解他们吧!

在我们那个时代,国家的实力与地位不管怎么说还能数得上,而现在呢?可以说他们这一代人是在屈辱中成长起来的,与我们相比那种期望自己的祖国、民族再次强盛的愿望,就我个人认为要比我们强得多。

因此在他们自己有机会去改变自己、民族和国家命运的时候,他们是把自己的命都拼上了,论这一点,我们是万万不及的,毕竟我们并不生长在这个时代。”我也在一旁说道。

“没错,在那种强烈的愿望下,人们往往能够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得力量。”梁兴非常的赞同我的观点。

原本最初我们在是否立刻就建立装甲部队的问题上争论很多,毕竟这个时代的人的文化以及科技素质要比我们那时低很多,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形成战斗力很是个问题,直到最后才用投票的方式以微弱多数通过的,但是从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经过最初对战的兴奋与敌人飞机带来的混乱后,经过严格训练的将士们已经稳住了自己的阵脚,将他们平时在训练当中学来的东西,全都在战场上体现出来了。依靠自身强大的、占有绝对优势的机动力、火力以及防御力,在整个战场上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如果此时从高空向整个战场俯视,就可以发现我方的坦克编队在不断的变幻着自己的阵形,在统一协调的指挥下将敌军切割成小块再慢慢的吃掉,一点也不给对方留有任何的机会,即使对方的坦克根本就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胁,他们也还是兢兢业业的按照战术的安排作战,毕竟这对于他们来讲是在是极其难得的坦克与坦克间的实战,自己在训练场上学到的东西终于可以在实战中检验一下。

草太阳一此时才发现在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手中的装甲力量。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无论如何在空中飞机的支援下也能够打退敌人的几次进攻,然而现实的结果将他的愿望无情的粉碎掉了,连一次进攻都没有抵挡的住就已经崩溃了。如果他那些力量用于阵地防御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使用其他士兵进行自杀性攻击,也许还能够给敌人造成一定的损失,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买了。

日本人疯狂的对攻还是为他们争取到了时间,用来完善自己的防线,为了增强自己的死意,机枪手们已经将自己锁在了阵地上,准备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时间的自杀攻击者也全都准备就绪了,现在就等着对方坦克的到来了。然而在这时令他们极其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高速冲击的地方坦克在离他们阵地大约两公里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灯不亮,你听什么呢?我看你在哪儿摇头晃脑的1我看着身边的这家伙不由得问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显然他没有听清楚我问的话。

“我是说你再听什么那,那么激动1这次我直接关了他的耳脉大声吼道。

“喂,你轻点。听什么?成龙大哥的《男儿当自强》了,配合着这种场面简直太爽了1吴亮在那里感慨道。

“灯不亮,你小子不够意思,有好东西居然不跟哥们儿分享1梁兴那小子一听当时就急了。在战场上厮杀时,耳朵里面听着如此豪迈的歌曲,只要想一想就能让人兴奋得够呛。

“老怪,我们放给整个部队听一下吧!太爽了,就算我们做做辅助工作,他们中除了邢瑞和夏海涛以外,还没有人听过这首歌曲呢,这又是在战场上,想必士气会高的可怕吧1梁兴在一旁出着主意。

事实上得知吴亮那个家伙在听什么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这么干了,既然梁兴已经提出来了,那还等什么呀!

“A2,A2,我是A 1,A2,A2,我是A1。”我开始呼叫孙立人。

“A 1,A 1,我是A2 ,我是A2。你们已经处理完了吗?我马上将指挥权还给你。”孙立人那家伙说道。

“还没有,我们正在处理,我是要给大家放一段音乐伴着你们作战,可能会影响你的指挥,不过在士气方面保证是大大的加强,OK,我开始广播了。”我根本就不想再接回指挥权,这已经是孙立人的战场了。

“……豪气面对万重浪,热血面对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很快孙立人的耳中就响起了令人热血沸腾的歌曲,与他同一车组的另外两个人则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随着打头的A2停了下来,在他身后的其他坦克也陆续停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全部在聆听着,原本杀气腾腾的队伍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大家听好了,这是司令为我们播放的,接下来就看我们怎样做了,全体跟着我往前冲啊1孙立人现在觉得自己胸中燃烧着一股烈火,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自己胸中的烈火化作对敌人无情的打击。

整个进攻队列中的人已经被音乐中的那种气氛完全感染了,在听到他们孙师长的命令后,所有的人,所有的坦克、自行火炮,就跟在身上打了兴奋剂一样,在短暂的停顿后士气更加高涨的往前冲了过去。

我们对面的日军是不会了解到这一点的,在他们眼中我们只是莫名其妙的停顿了一下就又开始冲锋了,日军防线上那简易的反坦克壕也许对他们自己的坦克还有点用处,但是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冲入阵地的坦克们开始向日军发泄着他们心中那团燃烧的烈火。

凭借着刚才在坦克战中出色的发挥,现在119号坦克的成员们已经击毁了12辆敌方的各色装甲车辆,除了比不上那两只老虎外,在自己的狼群中已经独领风骚了。

“……我发奋图强,做好汉……”119号坦克的车长潘毅在听了几遍后已经开始跟着唱了,同车组的其他三个也毫不落后,大家高唱着向敌人发起猛烈的进攻。

现在的119号坦克只能用狂热来形容,其他的坦克也差不到哪里去,他们跟随着自己的长官无所畏惧的向前冲击着,在猛烈进攻的同时并没有失去应有的冷静,所有的人在进入日军阵地后,都按照过去的经验,开始与到达的步兵协同作战,放心的将掩护自己的任务交给了战友。

从装甲车和卡车上下来的步兵们,同样被感染的可以!只见他们瞪着自己的双眼,跟在坦克的后面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敌人的阵地,只要出现任何的异动,子弹和手榴弹就会在第一时间飞过去。

随着时间的延续,整个战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为了阻挡我们的进攻,日本人各色各样的自杀性进攻层出不穷,我们的步兵们也为了保护自己的坦克拼尽全力,而行进间的坦克则又开始扮演自行火炮的角色,将自己炮筒中的榴弹准确地向敌人的各个重火力点击去。

战场上的每一分钟都有大量的生命从这个世界上离去,当然双方的伤亡根本就不成比例,不去说那些装甲车辆,就是我们的每个伴随步兵,都全副武装的装备了我们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从钢盔、防弹衣到步枪等等的一切都不是他们对面的小鬼子能够比拟的。

一方士气高涨,一方拥有绝对的死意;一方在火力装备上拥有绝对的优势,一方在士兵数量上大大的超出;一方为了驱逐侵略者,一方为了能够赢取时间让自己的大部队撤离。两只同样无法承受失败的部队,在东丰上演了整个雷霆计划中最后的高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