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十三章

高峰看看胳膊和大腿上厚厚的绷带,不由得苦笑起来,也许自己是所有同伴中第一个挂彩的吧X想起刚刚经历的那场大战,他现在反而有些后怕,自己是不是头脑有些过热了,按当时的那种情况派出自己的骑兵绝对是第一选择,而自己却和所有的前线将士们一样将这些抛到了脑后。记得自记当时好像和韩永刚是冲在最前面的那几个人吧,没有在当时挂掉已经是老天爷保佑了,看看现在韩永刚的头被包得像个印度人似的,自己的境遇与之相比还算是不错的了。

“这是总部的回电,你们快看看吧!咱们头儿可绝对没有吝啬阿,我们现在可是万岁军啊1一脸兴奋的郝明快步的冲入了两位伤员所在的帐篷。

“哦,赶快给我看看?”原本疼得龇牙咧嘴毫无精神的韩永刚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像上了战场一样来精神,根本不顾自己头上的伤,赶忙冲了过来。

“乖乖!这是什么样的荣誉啊1韩永刚看着手中的电报,久久不能说出话来。

“韩大哥,看啥呢1这是从外面走进来的岳振武跑到韩永刚的身边问道。

“看到没有1说话之间,便把电报放到岳振武的眼前。

“什么?你们居然被司令称为万岁军?”大嗓门的岳振武自打自己记事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支部队能够享有这样的荣誉,现在的他十分的懊恼,自己当时居然没有上前线,而是与骑兵们呆在一起准备着最后的冲击,要不也能够分享这样的荣誉。

岳振武那高音喇叭似的吼声,很快就引来了一大群人,他们大多是在战中受了轻伤还能行动的那一部分。所有的人都围在帐篷外面观望,他们都已经听清了岳副师长刚才喊出的话。

“我们被司令称为万岁军了1

“是吗?”

“不是假的吧1

“我们很多人刚刚听到的。”

……

士兵们已经在周围小声地议论着各自听到的消息,看着帐篷外就快要围满的人群,高峰笑着摇摇头说道:“哥们儿,你看我们这样也没办法出去讲两句了,你就代劳吧,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誉,他们应该为自己所得到的奖励感到骄傲,无比的骄傲。”

看看躺在床上的两位,一个是四肢受伤根本不能下地,另一个由于刚才过于激动头上的伤口已经又裂开了,马上需要进行包扎,不得已郝明只有走到岳振武的跟前拿过电报走了出去,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这份喜报绝对不应该由他来发表的,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尽快把喜讯传达下去的好。

步出门外的郝明才发现,整个门口都已经被围的立三层外三层的,周围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大家相互搀扶着,全都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政委,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那情形就好像他们一眨眼就会错过整个世界似的。

眼前一双双期待的目光,让郝明感到自己的胸膛内燃烧着一把烈火,一把永不熄灭的烈火。他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走到了将士们的中间,举起手中的电报大声说道:“战友们,总司令部在得到我们胜利的喜讯后,已经给们回电了,大概刚才岳副师长的大嗓门已经告诉你们,我们新二师获得了多么大的荣誉,在这里我郑重的将这个喜讯提前传达给你们。”

“新二师的全体官兵们:作为抗日救国军的一员,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我为你们的胜利感到骄傲和无比的自豪1刚刚念到这里,四周就已经响起了一片掌声。

÷ 明抬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继续念到:“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中国军人就从来没有真正挺起过自己的胸膛骄傲的说一声‘我是中国军人’。而你们今天已经圆了中国军人百年的梦想,从今以后不论面对任何人,你们可以骄傲的说出我们是中国军人。”上次的掌声还没有回落,这次又爆发起了另一阵雷鸣。

“你们高师长在战场上已经告诉你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的你们没有辜负你们师长的期望,也没有辜负整个抗日救国军的期望,更没有辜负全国四万万同胞的期望。你们已经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击败了强大凶残敌人,可以说你们迎来了最绚丽的彩虹。

中国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抗日救国军新二师万岁!!

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

……”

听到这里的时候全场已经鸦雀无声了,将士们被他们所获得的荣誉惊呆了,一时间居然忘了做出任何的表示,好长时间过后不知是谁首先拍了拍自己的手掌,霎那间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整个战地医院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新二师的将士们把所有能仍的,全都抛向了空中,大家相互祝贺相互勉励。就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一颗石子似的,狂欢的喜悦就如同向外扩散的波纹,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军营、整个集宁、整个草原……

看着眼前的欢呼,郝明在一旁笑了笑,“这是他们绝对应该庆祝的时刻啊1

低声对自己说完的郝政委返身走进了他身后的帐篷,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要是我把全部有战斗力的部队都带走了,那你们这里怎么办?要是阎锡山这次再派兵过来,你们拿什么低档啊?”郝明看着病床上的高峰说道。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是他敢再来,我们还会让他好好的再疼一次,想要跟我们交手他们还不够分量。而且我们刚刚大胜,再在这里征兵想必不会是什么难事吧,等过上几天就该有受轻伤的兄弟出院了,那时候再带一批新兵保证没问题的。”高峰乐观的说道。

“就是,政委你就放心吧!连鬼子的十万人马都让咱们给灭了,就是借阎锡山几个胆子他也够呛敢来来捡便宜。再说了,他们要是真来了,就是留下的大炮响上几下保证他们连人影都没了。”重新裹好头上绷带的韩永刚说道。

“但是我们现在的防区实在是太大了,并不一定只有阎锡山想来捡便宜啊,西边的马家兄弟,东边的……”郝明在一旁辩解道。

“好了,好了。”高峰在一旁打断了他搭档的话。

“你就安心走吧!大不了我们以空间换时间,等你们腾出手来还怕啥呀!现在东边的战事正是关键的时候,你们到达四平的时间越早,老怪就可以越早腾出手来狠狠地揍小鬼子,此时的形势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好了,不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时机我们是会后悔死的,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啊1高峰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啊,政委现在我们的形式可是一片大好阿,不趁小鬼子缓不过劲来的时候,打得他再也爬不起来,以后再想下手我们付出的代价要多大阿!而且,我还等着你们收回老家过新年呢,到时候我请你吃东北饺子和小鸡炖蘑菇。”韩永刚在一旁说道。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个时候抽出大量的有生力量投入到东线战场,将会使现在的西线几乎处于真空状态,一但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将得不到任何的支援。而此时的东线已经即将进入关键时刻,同样缺少大量兵员的东线面对着的是更多的敌人,以及千载难逢的战机,在这个时候也只能舍小求大了,毕竟日本人的威胁永远都是最大的。再说上一句直白的话,就是宁可将自己打下来的国土交给各地军阀,也不能让小日本的军队在中国人的土地上多呆上一天。

“好吧!我听你们的,放心吧,你的饺子和小鸡炖蘑菇是请定了,你就等好吧1郝明也被他们的乐观所感染了。

“还有,你这次走的时候把所有的汽车都带走,把骑兵改成步兵,同时至少带走一半的重炮,这样你们既加快了速度,还可以给那边带去更强的战力,至于我们这边你就放心吧1高峰补充道。

÷明知道这时候即使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了,他不得不点了点头,在短暂的告别后离开了帐篷,毕竟现在的时间太珍贵了,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在这些细节上了。赶回司令部的郝明立刻开始了行军准备,迎接他们的将是另一个战常

王恩强慢条斯理的享用着自己的晚餐,长时间的等待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的烦躁,反而在通过与刘四海联系得知的集宁大捷后令他倍受鼓舞,整个人沉浸在兴奋和喜悦之中,那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而且他还从自己的战友那里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那就是斯大林已经有要开始行动的迹象了,苏联内务部门的一把手已经换为了叶若夫,那条斯大林忠实的走狗,看来在时间上苏联的大清洗已经不可避免的提前了。

事实上他这次来苏联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合作而来的,初始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现在已经达成的目标------令斯大林提前开始大清洗,为自己一方的发展留出充足的时间,毕竟这头北极熊从来都没有安过什么好心。一但自己一方正处于建设的关键时期,这头北极熊突然发起疯来,造成的损失是绝对不会小的。

现在既然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能不能再捞到一些便宜。王恩强现在可是老神在在的,就等着跟斯大林漫天要价坐地换钱了,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从斯大林那里得到的了,而斯大林又必须要他手中的资料,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王恩强从自我享受的气氛中拉了回来,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现在在苏联内部风光无限的叶若夫同志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

“王先生,抱歉打扰您的美餐了,斯大林同志现在想见您一面,您现在方便吗?” 叶若夫说道,不过从他说话的口气看来,跟本就没有抱歉和打扰的意思。

看着眼前这个盛气凌人的家伙,王恩强不禁在自己的心里想到:“简直就是小人得志吗!难怪斯大林进行大清洗后,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要是把你留下来可真是个后患哪1

“没问题叶若夫同志,我随时可以出发,毕竟工作是第一位的。”王恩强平静的说道。

与上次一样斯大林仍然坐在温暖的壁炉旁,但是现在他的心情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那个中国人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手中的东西等于是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那些东西决不能让自己的反对者们拿到手,在自己没有完全稳固好自己的位置之前,看来只能跟他们谈谈了。

“真不甘心哪!没有想到那家伙从那里得到的那些东西,简直让人一点办法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争气,不但在集宁城下全军覆没,现在看来中国的东三省也很快就要换主人了。”斯大林一边暖着自己的双手一边自语道。

其实早在几天以前斯大林就已经完全的证实了手中资料的真实性,他没有立刻找到王恩强就是想等集宁城下的战斗结束后,增加自己谈判的筹码,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日本人在兵力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惨败,这让他的如意算盘彻底的落空了。

反观那个中国人,自始自终都没有露出任何着急的神色,就好像是来这里度假似的,这让斯大林根本就摸不清对手的底牌,更别说是找出对手的弱点了。

“斯大林同志,您等的人到了。”就在斯大林沉浸在自己思维中时,他等待的人终于来了。

“斯大林同志我们又见面了,不知您考虑得如何了?”已经是二进宫的王恩强已经远没有上次那么紧张,现在的他轻松的多了。

“开个价吧!我喜欢直来直去,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斯大林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与其躲避对手不如直接把话打开,将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是现在斯大林所想到的。

“抱歉斯大林同志,不知道你能开出什么样条件,毕竟只有您能才能真正的了解这些东西的价值。”王恩强面不改色的将皮球又踢了回去。

“难道你们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来这里谈判,而是来开玩笑的吗?”斯大林有些火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当面这个跟他说话了。

“斯大林同志,很抱歉我不认为如此。我认为没有诚意的不是我们而是您,如果您真的有诚意刚才就不会那样问了,不是吗?”作为谈判的另一方,王恩强的口气丝毫没有弱下来,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退缩。

“好吧!我收回我刚才说过的话,我们双方都可以个获得哪些利益?”看到自己的对策面对着精明的对手并没有起到预想的结果,斯大林明白要想在对面的这个年轻人身上占到一点便宜真是太难了。

“喂,你们听说没有,新二师被司令封为万岁军了,哦不,应该说是万岁师。”作为装甲旅编号为119号坦克的驾驶员唐天明,快步的向着自己的坦克跑去,对着正在那里维护自己坦克的车组人说道。

“真的?你小子从那儿得到的消息,是不是真的,赶快过来说说。”炮手吴允承立刻第一个跑了过来,其他的两人车长潘毅,装填手梅季红随后也跟了过来。

“你看你说的,从我这里哪儿来的假消息阿!这可是从司令部里透出来的,新二师在集宁城下历经死战,已经把他们对面的小鬼子全灭了。乖乖,他们可是纯步兵,居然面对两倍于自己的敌人打成这样,绝对是好样的。但是可惜啊,我们这帮人只出手了一次就再没活动过了。”在他们营里有包打听之称的唐天明说道。

“上次那哪儿叫对战,简直就是一边倒嘛!我们坦克兵的作战职责已经快和自行火炮的差不多了,整个一个战仇力压制点嘛,空有力气没处使,你说要是小鬼子也多有点坦克那该多好,坦克对坦克才是男人间的决斗。” 吴允承那个家伙自从接触坦克以来,就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够成为第一个击毁敌方坦克的炮手,但是最起码以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小日本一共就那么几辆他们所谓的89式坦克,还没有等自己的坦克冲到射程内的时候,那点残渣就已经让后面的炮兵给打扫了,89式坦克那薄弱的不能称之为装甲的外壳,根本就当不住四射的弹片。等到如狼似虎的坦克兵们冲到地头上的时候,他们也只能履行自行火炮的职责了。

“行了吧你,那样的话我们要牺牲多少的战友,我看你是想打坦克想疯了。” 潘毅在一旁说道。

“大家不要跑题,唐天明快继续往下说阿,后来怎样了,司令就直接那么说的吗?” 梅季红急切地说道。

“后面?详细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还没有正式传达下来,想知道更详细的就要慢慢等了。” 唐天明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就知道这些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再上战场啊?这点我不相信你小子没去打听。” 吴允承又接着问道。

“哎,也还没有消息呢!据说各部队的请战书都能把司令部给埋了,现在在司令部的那帮家伙们根本就不敢出门,只要一出来就呼啦一下子围上去一帮,递烟的、奉承的多去了,就是想多得到点消息。”唐天明在一旁叹息道。

“上次你小子不是说,只要我们的后勤准备就绪,就要开打了吗?这回怎么又变味了?”作为车长的潘毅也在旁边问道。

“上次我也是从后勤那帮人那儿得到的消息阿,他们说上次的作战没有继续下去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弹药和油料消耗太大,再跑下去就跟不上了,以他们的意思好像只要他们那里没问题了,我们也就能出发了,当时就已经说清楚了此消息不一定准确,现在可别怪我。”唐天明作了个一脸无辜的样子。

一想到上次的战斗大伙就不太高兴,毕竟刚刚打完一个大胜仗,正准备再大干一场的时候,居然被后勤拖了后腿,实在是令人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也清楚自己的后勤力量很差,毕竟弹药还好说,但是油料方面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手里面有油但就是送不上去,这让他们只能守株待兔等着敌人到来,没有办法长驱直入给敌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就在几个人还在对上次的战斗感到可惜的时候,一阵紧急的集合号传遍了整个军营,所有的人都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向集合地域。

“我考,王恩强这小子够狠哪,居然能从斯大林那个铁公鸡的身上,拔下来这么多的毛,佩服、佩服1梁兴那家伙,拿着手中的电报冲进司令部大呼小叫道。

“真的?快给我看看。”邢瑞立刻冲了上去。

“哇噻,的确够狠,这家伙简直不知道超额多少倍完成了任务嘛!这简直就是一份国与国之间的协议嘛1刚刚看来几行,邢瑞就已经开始赞叹了。

大家在仔细的看完整份电报后,全都被王恩强那个家伙取得的成绩惊呆了。从这份协议中可以看出,王恩强充分利用了当前的国际形势,再加上手中的敲门砖,可是好好的捞了一把。

此时的苏联正处于世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封锁之中,他们的文化和科技在当时有很多地方是领先世界的,但是由于西方国家的封锁,他们的发展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自己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因为没有人买;自己想买到的东西,西方国家没有人卖给他,几乎就要与这个世界隔离了。

在这个大环境下,斯大林在日后才不得不于希特勒进行短期的合作,使德国和他们自身都取得了较大的发展,要知道德国人名扬二战的飞机和坦克早期型号几乎都是在那时定型的。可以说要是没有那时的两国合作,根本就不可能有日后二战的发展。显然,我们精明的谈判者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如果说一开始斯大林对于同我们合作仅仅是为了保住秘密的话,那么从现在的这份协议中可以看到,他现在对于双方的合作已经开始慢慢的感兴趣了。

协议的内容十分的广泛,几乎涉及了每一个部门,纵观整个协议斯大林简直就将我们看作了一个“自由经济贸易区”。苏联人的产品在我们这里,以我们的名义向外出售,他们所需要的也经由我们转手再运到苏联。在此期间我们可以获得高额的差价利润,而苏联则获得了一条固定的对外贸易线路,可以说从此打开了与世界的联系。整个协议对于双方来说,绝对是双赢,双方都得到了各自所需要的利益,当然我方的收益将会更大。除了贸易方面的之外还有很多项目,例如我方在协议生效后可以每年向苏联派出大量的留学生,这对我们来说同样意义非凡,毕竟我们现在确的就是人才,掌握各种专业知识的人才。还有军事方面的等等。

“的确是收获颇丰,没有想到误打误撞想出来的对策,最后都成了,而且我们绝对是占了大便宜的,真不错啊1夏海涛在看完后说道。

“不过斯大林应该没有那么好的心吧!根据我们所了解的,那个人可是有仇必报的,这次我们可是狠狠地摆了他一道,以后估计也不好过啊1邢瑞在一旁发表着他的见解。

“没错,你们看要是我们不能在三个月内收复东三省,所有协议作废,而协议的生效也是在我们赶走日本人以后才开始的。不管怎样斯大林都不会赔的,如果我们在三个月内赶走日本人,他们就将得到一个稳定的贸易港口,所有的协议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如果我们不能,他也没什么损失说明我们还没有跟他谈条件的实力,不愧是二战中数的上的人物。”梁兴说道。

“管他以后会怎样呢,国与国之间讲究的是靠实力说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讲究的是没有实力就没有发言权,这一点自古以来就没有什么变化,只要我们手中有足够大的实力,就根本不用怕任何人,就算他随时撕毁条约又能怎样呢1我在一旁说道。

“是啊,那终归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我们还是看看如何痛打落水狗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现在也不好办。对了,老怪那两个所谓中央特派员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什么好招,小心老蒋疑心过重反过来拖我们的后腿。”邢瑞在一旁提醒道。

“放心,我问你邢瑞,如果你们家是位于海淀小区一栋40层的住房里,就算你家住在23层吧,突然有一天有人跑到你跟前告诉你,你家阳台上现在突然出现了一只大象,你相信不相信?”我风趣地问道。

“我一定是以为他疯了,你的意思是……”显然邢瑞已经明白了我要说什么。

“对呀,现在我们的情况就和这差不多。我们的蒋委员长可是自认为对整个中国了如指掌,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天天跑到井冈山去围剿,因为其他的军阀他不怕,他就怕共产党把那把火点旺了。而这个时候,突然在北方冒出来这样一个极其强大的势力,在短短时间之内居然能够取得这样奇迹般的战果,你们说他会怎样想呢?”我向大家问道。

“天上掉馅饼,不是圈套就是陷阱!估计我们的蒋委员长恐怕是害怕这一切都是个陷阱吧,而且阎锡山的失利又仿佛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很有可能他是怕这可能是日本人设的一个局,一个专门为他设的局,让他没办法全力的去执行他‘攘外必先安内’的既定方针吧。”反应过来的邢瑞说道。

“对呀!毕竟我们崛起的速度实在是快的令人难以置信,就是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过会取得这样的战果,更何况是那些军阀们呢,看来我们的快速攻势在这方面也有不少的影响。”梁兴说道。

“也对,再说了,要想耍花招还不容易?他们的破密码早就已经让李道诚破译了,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代他们报告嘛,到时候再把那两个混蛋卡擦掉,嫁祸给个土匪或是日本人都行,得到消息的蒋光头又能把我们怎样呢。”夏海涛也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以后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考虑,政治间的斗争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顾完吧。现在的形式已经不容我们再拖下去了,郝明很快就会到达四平,我们应该可以腾出手来了,就我个人认为时机已经到了,不时有句话嘛‘趁你病要你命’我们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下次小鬼子要是再有本土的支援,胡志龙他们的偷袭就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该是我们出去遛达一趟的时候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可是我心中最真实的写照。

“大家都在,太好了,战士们已经都集合完毕了,就等着你们过去了。”刚刚集合完部队的孙立人走进司令部说道。

“奸商,把电报给孙大哥,这么好的消息大家都乐和一下。我们走吧,别让战士们久等了,他们期待的时刻也该来了。”我对大家说道。

“你说这次是干什么呀!这么大的阵势,我看能来的差不多都来了。”吴允承在队列里小声嘀咕道。

“没准我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吧,反正是有大消息。”唐天明在一旁小声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1显然吴允承对唐天明的说辞极不满意。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这是在队列里。”两人身后传来了营长低声的警告,吓得没有严守纪律的两个家伙,相互作了个鬼脸老老实实的站好。

“给位同志们,兄弟们,战友们,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从小道消息得知了新二师所获得的荣誉,在这里我把我嘉奖给他们的原话郑重的宣告给大家。”马上就要大战了,我要在这个时候激励起他们的士气,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嘛,相信真正得知战友荣誉的他们,将会为他们自己的荣誉去奋斗吧!

“新二师的全体官兵们:作为抗日救国军的一员,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我为你们的胜利感到骄傲和无比的自豪!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中国军人就从来没有真正挺起过自己的胸膛骄傲的说一声‘我是中国军人’。而你们今天已经圆了中国军人百年的梦想,从今以后不论面对任何人,你们可以骄傲的说出我们是中国军人。

你们高师长在战场上已经告诉你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的你们没有辜负你们师长的期望,也没有辜负整个抗日救国军的期望,更没有辜负全国四万万同胞的期望。你们已经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击败了强大凶残敌人,可以说你们迎来了最绚丽的彩虹。

中国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抗日救国军新二师万岁!!

抗日救国军司令:朱广辉

……”

听完嘉奖令的台下将士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他们真心地为自己的战友感到骄傲,为他们祝福。但与此同时作为一名军人,作为抗日救国军的一员,从他们那火一样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们渴望那种荣誉,渴望那种军人才拥有的荣誉。

“相信大家听完后一定会为他们取得的荣誉感到骄傲、自豪和一点点的羡慕。没有一个真正的军人不想在战场之上展现自己的价值,去追求自己的荣誉。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打听,我们什么时候能再上战场,再去痛击占我国土的侵略者,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收到的各种请战书就是把司令部填满了也装不下。

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你们期待已久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苦苦等待的时机已经成熟,现在就要看你们能不能完成自己所做下的许诺,能不能在战场上取得你们自己的荣誉……”

听完我的动员后,台下的掌声久久不能平息,将士们心中热血澎湃,所有的人都期待着自己的部队能够取得更高的荣誉。

对于刚刚进入军队没两天的新三师士兵们来说,同样是新兵、同样缺少训练和实战,但是新二师的胜利已经为他们做出了最好的榜样,谁说新兵办不成事儿,集宁城下就是靠着新兵们的热血与生命谱写出了最壮烈的篇章。作为同样刚加入抗日救国军的一员,自己没有理由比在集宁的战友们干得更差,战友们能够完成的任务自己也一定能够完成,南下作战只能胜利不许失败。

而对第一批加入抗日救国军的老兵们来说,集宁城下的新二师已经在他们之前,得到了他们苦苦追寻的荣誉,新兵们的表现让这些前辈战友们感到汗颜,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在战场之上证明自己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差,既然新兵们都能取得那样的战果,他们只有比之做得更好,取得比他们更大的战果,只有那样他们才不愧于抗日救国军中最快的刀。

看着台下的众人,我明白自己的动员是十分成功的,对于荣誉的渴望已经将他们的士气激励到最高,接下来的就要看这些家伙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了,毕竟战场才是真正考验他们的地方,不过我对他们很有信心,相信他们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不会让所有期待着他们的人失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