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十二章

“司令官阁下,这是我从过去三个多月一连串的战争中所得的一些个人看法,可惜没有完成,希望能对您有些帮助。”看来这句话是他醒来时找人代笔的吧,与下面总结的字迹完全不同,梅津美智朗心里想到。

“回顾整个战争的进程,虽然是作为敌对的双方,但我不得不为对手一连串的布局喝彩。从草原上的牧民叛乱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对手精心布的一个局,一个在开战前就已经在战略上立于不败的棋局。大草原的暴乱无疑给了帝国极好的借口介入其中,而对手也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以他们在林西城下展现的实力,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整个的内蒙古大草原,然而他们并没有那样做,这正显示了对手的高明之处。他们一面对那些王公贵族们施压,以便他们不断地向我求救,在我们出兵时死死守住领林西,使我不能前进一步,等我们增兵试图突破时,他们又果断的放弃林西引我军深入大草原,而此时敲我们遇到了阎锡山的部队,轻松的胜利让帝国将士们根本就没有重视对面的敌人,等到了集宁城下一场失利是不可避免的,帝国整整四个师团的兵力被拖在集宁城下。

而在此时,我们又被挑起与苏联的战争,为了防备苏联人的进攻我们不得不把所有的兵力向北调动,将我们的背后毫不防备的亮给了躲在暗处的敌人。可以说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布局,布一个让所有人都看不清的局,等到对手向我们背后出刀的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明了了。

在对手的一系列部署中,牢牢把握住了我军的弱点,那就是对于支那军队的轻视,多年的对华战争准备让我们自认为十分了解整个中国,因而在几乎所有的帝国将士中存在着极其严重的轻敌思想,中国人有句古话‘骄兵必败’,用这句话来形容开战前的帝国军队一点也不为过。事实上在林西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给我们上了一课,但是帝国的大多数军人们并不认为会遭遇失败,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失败,而化德一战又仿佛恰巧证明了这一点,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设计好了的舞台剧一样,按照剧本一步一步的演下去,直到我们猛然间发现自己的脖子被对手狠狠掐住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陷阱。

我们现在处于劣势的最根本原因还在于,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自己的对手,出于对自己情报方面的自信,让我们根本就不相信依靠支那人自己的力量能够拥有如此的军力,因此从战争一开始我们就把理论上的对手苏联确立为自己的敌人,为了防备苏联人可能的行动,不得不将自己的军队调动到北方以备不时之需,然而正是我们的举动令对面的苏联人感到不安,自然而然的也开始调动兵力,这样似乎更加证实了我们初始的判断,令我防御重心继续向北。

帝国与苏联的对峙,恰恰给了敌人挑起两国战争的最好时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只要在两边都制造一些混乱加强双方的紧张气氛,再选择好适当的时机不难挑起两国的战争,而一但两国开战,帝国势必继续将兵力北调,如此后方的兵力必将越来越薄弱,就在帝国与苏联即将停战的时候,对手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了,占通辽下四平,向南可以占领整个辽宁向东可以切断我北方部队的退路。

通辽和四平的失守是帝国绝对不能接受的,那样等于敌人不但切断了我西线部队的补给线和退路,而且将我几乎全部的兵力都阻挡在辽宁以北,再加上敌人对我运输线的破坏,事实上已经在帝国军队的脖子上勒上了一道绳索,这样我们不得不放弃大战后的休整时间,立刻南下作战,就给对手创造了绝好的机会,对我南下部队实行各个击破。刚刚结束一场大战还没有来得及休整的帝国将士们,面对着养精蓄锐早已准备充分,而且战力丝毫不弱于自己的敌人,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纵观整个战争的进程,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我们的失败,制定此次作战计划的人绝对是个战争天才,他在整个战争期间没有留给我们任何一个机会,不论战略、战术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即使你明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阻止他,在战场上遇到这样的对手既让人兴奋,又让人担心。

现在牢牢占有后勤优势的敌人,在接下来的作战中完全可以和我们打一场持久战,只要他们坚持到我们的弹药储备消耗殆尽的时候,那个人等待的另一次战机就将来临,一但敌人将我东归之路堵住,而且在此时策动朝鲜叛乱……”写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看来还有很多没有描绘吧!

“藤田君你所说的敌人等待的时机恐怕又要来了吧!不但摧毁了我们最后的弹药储备,他连从海上来的支援部队也没有放过啊1梅津美智朗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经过一连串经历,梅津美智朗对于自己面对的对手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就像藤田井三写的那样,从一开始整个帝国就已经陷入了敌人准备好的圈套,以后所有的一切完全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到现在为止可以说双方的大军还没有真正的对决,对方就已经处于不败的地位了,好大的胃口阿,如果真的朝鲜再有变化,那……想到此处关东军司令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期待我们的胜利吗?看来现在满洲的情况十分糟糕阿,也许同样陷入两难的境地吧!现在根本就没有退路,缺少补给的部队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撤退,根本就无法摆脱敌人的追击,如果敌人另一面的部队在半路将自己截下来的话,那就只有灭亡了。现在唯一的生机就是攻下眼前的集宁,除此之外已经别无他发了吧1阿部规秀看着眼前手中的电报喃喃自语道。

现在的集宁城下双方的势力对比早就已经不一样了,以此时已经失去后勤补给的情况下,还真的能够取得胜利吗0不管怎样,都要试一试吧1中将对自己说道。

“阁下,各师团主要军官已经全部到齐了。”参谋的话让阿部规秀意识到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了。

“诸君,现在我们的补给以及退路已经彻底让敌人切断了,我们在满洲的部队刚刚进行完与苏联人的战争,根本没有时间进行休整,以这样的疲惫之师相信短期内是不可能打通归路的,在我们的面前只有一条路,要么我们在集宁城下消灭我们的敌人,要么我们自己被消灭在集宁城下。没有补给、没有援军,我们不可能继续在这里消耗下去,那样等待我们的只有灭亡,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胜败在此一战,诸君拜托了,愿天照大神和天皇陛下保佑我们1阿部规秀终于下令发动最后的进攻了。

李德贵已经不知道他们连已经打退几次敌人的进攻了,自从天亮以来敌人的进攻就没有停止过,在他看来这简直不是在进攻而是在送死,冒着猛烈的炮火和密集的子弹网,日本人疯了一样往阵地上冲过来。

面对着自己身边落下的炮弹,面对着面前的机枪,面对着不时踩上地雷被炸飞的同伴,他们没有犹豫没有停顿,所有士兵们心目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冲上前面的阵地,至于自己的生命那已经无所谓了。

“妈的,杀不完的小鬼子。还有多少活着的人,自己报个数。”看到敌人已经退了下去,实在是提不起精神的李德贵喊道。

随着各自的报数声,李德贵的心也越来越沉,原本经过加强近两百人的一个连队,到现在为止能够说话的已经不到80人,这些人基本上人人都带伤,那些没有回答的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的队伍吧,要不是自己身上穿的防弹衣,估计自己也早就见阎王爷去了!

其实他的连队伤亡基本上都是在敌人第一次冲到阵地前的时候发生的,那一次新兵在战场上的弱点暴露无遗,遇到敌人疯狂的进攻,很多新兵都产生了慌乱,还没来得及等他们做出调整,敌人就已经攻上阵地了,要不是几个老兵及时拼杀,他们驻守的阵地就已经换了主人了,那样现在能够活下来的人就更少了。

但是敌人疯狂的进攻还是起到了作用,由于两侧的其他阵地相继失守,李德贵他们不得不趁着击退敌人的空当退到第二层防线,即使是这样在日本人不计伤亡的进攻下,现在这条防线也已经岌岌可危了,已经连续作战一天根本没有一刻休息的新兵们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还能够支持多久,看来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避一避敌人的锋芒,这样打下去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别忘了我们在前线作战的士兵有一半以上都是新兵,这样打下去我们能不能撑到最后,可是个问题啊1郝明说道,现在指挥所里的三个人对于前方的战事紧张得要命。

“撑不下去也要撑,正因为他们都是新兵,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本没法向后退,虽然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一但在那时新兵们发生慌乱,我们的转移就会变成溃退,到那个时候所有的一切就真的都完了。”韩永刚在一旁说道。

“那我们把骑兵旅掉上去吧!再这样下去,前线可真的顶不下去了,一但让敌人突破不一样全完了吗1郝明在一旁说道。

“不,那是我们反攻的力量,只要我们顶过这段时间,不,我们必须顶过这段时间。那时,没有弹药补给、没有援兵、没有退路的小鬼子,就将变成笼子里的野狗,可以任我们宰割,而我们手中的骑兵旅就将是杀狗的屠刀,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消耗他们的力量。”高峰坚定而有力地说道。

“可是前线有很多地方兵力已经快出现空虚了,我们手头还哪有兵力在添进去了1韩志刚说道。

“有,怎么没有,我们还有很多的后勤人员,再加上司令部的人有多少算多少,我们必须像钉子一样钉在那里。小吴把通信话筒给我。”高峰对着通信员说道。

下定决心的高峰从通信员小吴的手中接过话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前线的将士们现在我们的战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我们面对的是没有后路拼死一搏的侵略者,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不战胜我们,他们就将死在这里。作为中华儿女,作为抗日救国军的一员,难道我们还要放虎归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国土被占领,我们的亲人被蹂躏吗?绝对不能。同志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面对着敌人最后的疯狂,我们一定要无所畏惧,像钉子一样牢牢的钉在自己的阵地上,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作为你们的指挥官我将与你们一同坚守阵地,我命令所有后勤人员和司令部各机关人员全部上前线,除非日本人踏过我们的尸体,否则别想前进一步。”

下达完命令后,所有司令部的人员都开始收拾自己的武器,准备上前线,看到郝明拿起了他自己的装备,高峰连忙赶过去从他手中将步枪‘拿’了过来。

“哎!高师长,你这是干什么,你干嘛把我的枪拿走,马上就要上前线了。”实际上,从高峰将他手中的枪取走的那一刻起,郝明就明白自己的搭档是不会让自己上战场了。

“我们都走了谁来指挥部队,谁来协调炮兵,谁来……”高峰说道。

“行了,这都不是理由,我也是军人,为什么不让我上?”郝明的话有些激动。

“我……,你是军人,那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现在以二师师长和前指司令的身份命令你,你必须留下来坚守自己的岗位,这是命令。小吴,过来,从现在起政委就交给你了,如果防线始终在我们的手中,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许让郝政委出这个门,必要的时候你就是绑也要把他给我留在这里,一但我们有失立刻带着政委与骑兵旅汇合,自那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交由政委决定。”话一说完,高峰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兄弟,对不起了,即使我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只是个高中才毕业的战士,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会恨自己一辈子的,祖国的未来需要你们这些专才们去建设阿1边往外跑,高峰心里便想道。

“兄弟,我等着你们得胜归来,我等着你们呢1郝明在指挥所门口大声的向高峰喊道,说话之间他已经泪流满面,高峰所想的他心里面一清二楚。

“这个混蛋要活着回来啊1呜咽着的郝明喃喃低语道。

落日的余晖照耀在整个战场上,仿佛象征着这场残酷的厮杀即将进入尾声,阿部规秀中将看着远处的集宁城,那好像就是通往死神住处的大门,在那里已经有几万帝国将士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就在几个小时前自己认为即将要突破那最后防线的时候,敌人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硬生生地将帝国的将士们阻挡在防线之外。

“如果这次再不行,那就已经没有时间了吧,而且……”阿部规秀心中十分的明了,给他留下的时间不多了,如此不计代价的进攻,已经快要耗尽他手中最后的力量了,一但天黑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将结束,敌人那些等待已久的骑兵们会毫不客气的冲杀过来,退路已经没有了,此时的中将已经抱定了玉碎的信念。

随着日本人的冲锋,短暂的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在这战场之上再次上演了血与火的乐章。

激烈战斗着的双方士兵们已经不是在拼自己的实战经验或是武器高低,双方拼的是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生命。

作为进攻的一方,所有的日军士兵在他们武士道精神的感召下,在为天皇陛下尽忠的鼓舞下,毫不在意自己身边的炮火、子弹,仿佛他们就是为了战死在这个沙场之上才来到这个世间的。从军官到士兵他们都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本土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再作战下去了,作为一名光荣的帝国军人投降是可耻的,是绝对不可能被接受的,战死在这里是他们唯一能为天皇陛下做到的事情了。

作为防御一方的中国军人,他们很多人才拿起枪杆子没有几天,但是在惨烈的拼杀中他们已经慢慢的成长起来,没有经验就用自己的鲜血去捍卫自己的阵地,面对着意志疯狂的敌人,他们从来都没有退缩,使用着手中所有的武器与侵略者进行着残酷的搏杀。在他们的眼中,被敌人突破自己的阵地将会是无比的耻辱,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作为一个在战场上经过生死历练的军人,他们身上的荣耀绝同样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污点。

随着天色慢慢的变暗,整个战场也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交战双方现在已经不是在为胜利而战了,他们为的是一种荣誉,一种只有真正的军人才会具有的荣誉。整条战线上到处可以看到双方士兵疯狂拼杀的身影,有的在举枪对射,有的在拼刺刀,有的抱着手榴弹与对方同归于尽,有的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躯体,有的……

同样拼杀在最前线的高峰看着眼前残酷的战场,“多么可爱的士兵阿1这是现在的二师师长唯一想说的话。

所有的一切都证实着战况的惨烈,就连太阳也看不下去了,早早从西边的地平线上落下,而与他换班的月亮则不得不继续注视着这场厮杀。

阿部规秀已经亲自抽出了自己的战刀,所有的一切就要结束了,在他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所有的将士都已经上了战场,大竹和坂田站在他的身边,从他们的神情上看丝毫没有失败者的颓废,反而有一种兴奋一种渴望。

“这才是真正的支那军人,作为军人我们应该为能够死在这样的对手手中感到骄傲,如果我们早就遇到这样的中国军人也许……,诸君这是我们最后一战,拿出我们的士气,拿出我们的精神,勇者之间的战斗没有失败者,前进!!!1阿部规秀对着自己身边最后的人喊道。

高峰明白,如果在这个时候他派上手中的骑兵,可以轻而易举的取得整个胜利,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犹豫了,作为战场的指挥官他应当努力减小自己的损失,选择最恰当的作战方式,然而作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他同样渴望与如此的对手在战场上做正面的对决,这样的战争是每一个真正的军人所渴望的。

“高师长,我们能不能不要派出骑兵了?现在的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无论我们怎样打最后的结果已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是一个军人最后的荣誉,是双方前线士兵的荣誉,我们不应该从他们手中拿走这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荣誉,就像您说的那样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兄弟们表现得太好了,要知道这帮家伙们当兵才没几天啊,现在驻守在战线上的指战员们都向您请命呢1知道高峰在犹豫什么的韩志刚在一旁说道。

“是啊,这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荣誉,军人的荣誉。老韩就让我们也疯狂一把吧,去分享他们的荣誉。”高峰的回答,已经明白无误的传达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调骑兵们上去了。

“同志们,狭路相逢勇者胜,大家跟着我冲啊1得到信息的韩志刚第一个一跃而起,拿着手中的步枪抢先冲出了战壕,奋战了很久已经快要筋疲力尽的二师将士们不知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一个个都跟着跃出了战壕,向着对面的敌人发起了全面的反攻,冲锋号的号声响彻整个草原的天空,这篇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乐章已经演奏到了最后的高潮。

看着眼前宛如人间地狱的战场,郝明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也许松骨峰的那场战斗也不过如此吧!不,应该说刚刚结束的这场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现在终于明白《最可爱的人》中描写的那种意境了,是啊,只有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用自己的鲜血、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灵魂保卫自己的民族和祖国的人-----最可爱的人。”心潮澎湃的郝明已经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战友们你们走好!1

奉命来打扫战场的岳振武第一次没有因为自己尚未参战而抱怨,“真是好样的,大家看到了吗?这才是真正的汉子,真正的中国军人,真羡慕啊,一支以新兵蛋子为主体的军队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已经找到了自己军队的灵魂,而我们呢?”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作为前辈他们苦苦追寻的东西却让这些家伙抢先找到了,真令人敬佩阿!

作为唯一没有上前线的骑兵们,完全是噙着眼泪执行他们的任务,整个战场之上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日本人了,甚至可以说在自己人中能够还站得起来的也寥寥无几,在他们中很多人经过激烈的战斗已经是在是太疲惫了,战斗结束的一刹那,很多人就直接倒在自己刚刚战斗完的位置睡着了,然而更多的人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他们为了眼前的这条战线已经永远的长眠在这大草原上,永远守卫着自己的国土,自己的人民。

清理战场的将士们不得不仔细的辨认自己人到底是否还活着,他们在战场上翻动着每一位倒下的战友。即使是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人,也能够从这些勇士们到下的各种姿态中,清晰的了解到他们是如何进行着激烈的搏杀的。有的战友死死的掐住敌人的脖子,在他的身后一支刺刀准确的刺入他的胸膛,而那位刺刀的主人则被另一位战友用手榴弹将脑袋打得粉碎;有的战友在牺牲前死死的报住敌人的双腿,为了能够给其他的战友创造机会;有的甚至在使用自己的牙齿,这样的情景还有很多很多,很多骑兵旅的将士们都已经快看不下去了,这些前几天还被自己笑称为新兵蛋子的家伙们,却在战场之上给他们这些老兵们好好得上了一课,上了一堂令人永生难忘的课。

集宁一战后,草原上的人民把那支英勇奋战的部队称之为草原上空的雄鹰,共和国的另一支王牌部队,在此诞生。60年后的共和国战史中曾经这样写道:“集宁血战后,一支主要由新兵组成的军队,从此正式以他们自己的名字登上了共和国的军事舞台,经过强者与强者的对话,他们证明了自己,更在次战过后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一支铸就自己作战风格和灵魂的部队,更是唯一的一支被共和国的缔造者们题为“万岁师”的部队,在此后的各大战役到处活跃着他们的身影,大地飞鹰的名字从次响遍世界,这就是二战中共和国四大王牌部队中的第二空降师的前身,如果在二战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部门里可以不知道中国的第二空降师,但是对于‘大地飞鹰’这个名字却无不晓。”

关于这支部队的记载还有很多,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二战过后,一位德国记者在采访被日本誉为帝国双壁之称的“战鬼”藤田井三将军时,所留下的那段对话。

那位同样上演了很多战争奇迹的将军曾经面对这样的问题:“作为一个战争指挥官,您在战场上最不愿碰到的是那支军队”。

将军是这样回答的:“作为一个军人,在战场上你没有选择对手的权利,无论面对任何的对手你都必须努力作战。如果存在这样的假如,我最不愿碰到的是那只大地飞鹰。”

“但是从他们取得的战绩来看,它们可以算是在中国四大王牌中收获最小的,您为什么这么看重他们呢?”记者不甘心地问道。

“的确,中国四大王牌部队纵观整个二战,他们是其中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但是他们在战争进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所有被称为王牌部队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就像一个人一样,都有自己的灵魂、自己的个性。作为二战中首屈一指的那个铁血近军,他们所拥有的是一种智者的诡异,即使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机械化部队,不论面对任何对手,不论你强大还是弱小,当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几乎在兵力上从来没有处于过优势,在战斗中他们也始终奉行着避实击虚,抓住对手的弱点一击致命,即使你手中握有大于它几倍的兵力,你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您根本估算不出他们到底有多强,这样的例子在二战中比比皆是,他们往往后发制人在逆境中上演大翻盘,在他们身上展现更多的是一种威慑力。另外的王牌部队中……而那只鹰不同,他们有的是一种强者的高傲,不论面对任何对手,不论面对任何情形,他们始终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那种自傲是渗透到骨子里去的,是渗透到他们灵魂中的。作为帝国的将军我始终为自己手下士兵的作战意志和那种顽强的精神所骄傲,但是我不不得不承认,在那只高傲的鹰面前,没有人敢夸耀自己的意志。也许他们所取得的战果不是最多的,但是他们在各大战役中往往成为决定胜负的力量,面对着那支铁血近军最起码你还可以避其锋芒,但是那只会飞的鹰,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时候会光临你的地盘,他们绝对是令所有将官们最头痛的部队。”将军详细地解释了他的说法。

“司令官阁下,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您了,现在集宁的战事对我非常不利,没有补给的我们已经再也拖不下去了,而撤退更是不可能的,马上我们就将发动最后的攻势,如若失败我将在战场上为天皇陛下尽忠,这是我作为一个帝国军人最后能做到的了。

在集宁我们遇到了真正的中国军人,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称呼那些过去被我们瞧不起的支那人,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意志和战力丝毫不下于我们,甚至比我们更强。要是我们早在进占东三省的时候就遇到这样的军队,满洲现在也许就根本无法建立吧!

阁下,如果我们在今晚10时前还没有回报,那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完成了一个军人的使命,作为真正的帝国军人,战死在这里将成为我们的骄傲……”梅津美智朗缓缓地将这份电报放在一边。

“相约的时间早就过了,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吧1连遭打击的关东军司令已经远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现在的他更像是风中的残烛,他此时要考虑得已经不是能不能消灭眼前的敌人,而是如何防御敌人即将来到的打击,双方形势对比变化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现在我手中有三份电报,算是两份好,一份坏吧,老怪你想先听那一个?”梁兴那家伙拿着几份电报跑了进来,对于他这样的行为我实在是无奈,这家伙从来进我的房间就没有敲过门。

“先听坏的吧,先苦后甜嘛1我不得不回答道。

“哦,那就先说说这一份吧!我们的蒋介石蒋委员长,现在终于意识到我们的存在了,不过依现在看来,他巴不得我们帮他拖住小日本,那家伙现在正在进行第四次反围剿呢!不过他派了两个人来观风儿,想探探我们的低儿,现在按照我们原定的计划已经展开对其特派员们的腐化运动了,不过既然蒋光头已经注意到我们,以后就不得不小心点喽。”梁兴把第一份电报递给我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少三个月内蒋光头还抽不出手来,现在的他可是正忙着呢,国民党现在应该调集了30个师的兵力,分三路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在老蒋的眼里朱、毛才是他的心腹之患,而且对于我们这样一支突然崛起的势力,就连日本人都摸不清楚,更何况是蒋介石呢,等到他反应过来,我们自己的规模早就已经形成了,到时候是谁先挑事儿还不知道呢1对于现在的中国国内形势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OK!蒋光头就算PASS掉了,这是另外两份。”说完就直接把剩下的两份电报递了过来。

“哦,看来我们在苏联的发展还不错嘛!依据这封电报,看样子过不了多久,我们的斯大林同志就要再次接见王恩强了吧1这份电报是刘四海发来的,由于我们的原因,现在已经有迹象表明斯大林很可能会把他大清洗的时间提前,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毕竟只要苏联一乱,至少一年之内我们都是安全的。

“考,高峰他们也他太疯狂了吧!乖乖,这都敢打。”我看着手中的第二份电报惊叹道。

“是啊,你也不看看他们的损失,这支部队算是残了,干吗不派上骑兵。还有,你再看看郝明的话,直接就提到了松骨峰,他心里打什么主意,你不会不知道吧1梁兴在一旁说道,说句实话对于自己人的胜利他十分的兴奋,但是对于作战的过程和伤亡,他可是极为不满意的。

“不,高峰他们这样做是对的,这个时代的那种民族精神已经快要磨灭了,需要这样的战争唤醒中华民族的血性,你认为这不值是因为你已经受到了很多这样的教育,在后世共和国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战争,但是现在呢,没有!他们做得很好啊,而且别看现在这支部队已经失去了大部的战斗力,然而等他们恢复的那一天呢,那种情景真是令人期待阿!至于郝明的想法我当然明白,电报上面不是清晰的写着吗‘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现在他们战胜了强者,也经历过了风雨,已经真正的成长为了真正的强者,我们要是还吝啬那几个字,不是让在战场上牺牲的将士们寒心吗。再者,我还要用这次机会来激励现在我们手中的部队,即将面临的恶战我们也不轻松阿1我回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