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十一章

“你说什么?我们的油料不够了?不是在四平和通辽都缴获了很多吗,你当时可拍着胸脯向我保证够我用一个月的,怎么到现在为止就不够用了?”听到段飞羽那家伙居然告诉我,现在我们的油料供应不上,我可真是火儿大了。

“老大,你也要考虑到实际情况嘛!现在是我们有油,但是给你送不上去啊,我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油罐车,在说也不可能用铁路给你们运输阿,到现在为止,为了能够保证你们前方的油料供应,我可是把牛车都派上去了。随着你们战线的拉长,我们后面根本就跟不上,你要是再往前进攻,就只能等着没有油了。”段飞羽向我大倒苦水。

“我也知道你很难办,但是现在我们马上就要打第二次突击战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你告诉我没油了,我能不火大吗1意识到我们现在的大管家也很难办,我刚才的口气可能太重了,这可不是埋怨的时候。

“你看看能不能再给我们发来一批油料,后天我们就要开打了,你们不用送到前线,只要在我们返回的路上设立补给点就行了,我会改变原定计划,这一战后撤回去进行补给。”我接着说道。

“我想想办法吧!你们现在还有多少油料,我得估计一下大概要送到哪里啊1段飞羽问道。

“每辆坦克油箱里的再加上后勤部门手上面的,估计还能跑上个近700公里吧,如果我们能够以较小的代价击溃敌人,以最低油耗量没准我们在半途补给后来来的及打第三仗……”还没有等我说完,就看见梁兴那个家伙递给我一份报告。

“飞羽,原定计划取消,我们马上赶回四平,情况有变我们已经不可能各个击破了。”看着手中的电报,我实在是无话可说。

“要改变计划了?”梁兴看我已经打完电话,在旁边说道。

“是啊,小鬼子的部队已经开始汇合了,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日本人已经得到了他们从西线南下的部队,已经被彻底击溃了的消息;二就是关东军司令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劲,事实上这两点可以算成是一点,那就是我们疏忽了一个关键。这么久了他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战况报告,连支援的空军都已经玩完了,战斗的结果绝对对他们不利,要不不管是胜利报告也好,要求支援也好最起码现在他应该已经得到一些消息了,但现在却什么也没有,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早知如此我就应该让李道诚发过去一份假情报算了,那用得着现在这么苦恼。”在接到电报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把肠子都悔青了。

“司令话也不能这么说,从另外一方面讲,无疑日本人的举动也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战机。日本人现在既然怕分散兵力被我们吃掉,为了汇合兵力就必然要耽误大量的时间,这对我们来说完全可以变佯攻为主攻,先趁着小鬼子在辽宁兵力空虚的时候拿下沈阳,我就不信等我们拿下了沈阳城,小鬼子还不急。”孙立人在一旁说道。

“对呀!如果我们在这里死守,小日本根本就突破不过去,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动的话,我们拿什么去占领沈阳城阿,这可不是说你到哪里喊一嗓子人家就让给你的事儿。”夏海涛在旁边说道。

“是啊,很可能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曝光了,但是敌人应该还摸不清我们的底细,如果我们在四平一带机动防御,日本人根本就拿我们没办法,但是我们的确分不出兵力来打沈阳阿,高峰他们那里已经很困难了,要想让他们立刻结束西线的战斗几乎是不可能的,难道让我们靠着那些新兵们去南下?”梁兴在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新兵?对呀,我怎么把新兵们给忘了。”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老怪,快说说你又有什么好主意了?”梁兴一听我又有新的主意了,立刻冲上来问道。

“我们完全可以按照……按照……按照影子部队的建军模式,快速的建立一支最起码能够立即上战场的应急部队。”我哪能说出这是二战时苏联人的做法呢!

“对阿!从我们的步兵部队中每个班抽出副班长和几个老兵加强到新兵中,短时间内就可以应急了,最起码就算他们打不下沈阳,以可以给日本人造成一种假象,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在运动中寻找战机,尽可能多的消灭日本人的有生力量,让日本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反正小鬼子在朝鲜的后备部队都被调到了北方,暂时还不用管从东边来的增援,我看可以,现在也只有这么办了。”梁兴在一边发表着自己的言论。

“但是还有一点我们忽略了,现在敌人西线在集宁城下的部队已经变成了一支孤军,如果他们想要救回这支部队,就必须打通向西的通道,除此之外就只能当一回壁虎了,不割掉尾巴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1现在在西边还有近七万人的关东军已经让我们关门打狗般围了起来,我就不相信他还能飞了。

不管怎样日本人的妄图合兵一处的举动,不得不让我改变自己原本的计划,战场上的事情还真是变得快啊!

自从刚才开完会后,我们就将做出的决定传达了下去,就在我们开始收拾准备往回撤的时候,梁兴把我拉到一旁说道:“这是不是你小子的诡计?别这样看着我,要不是你让他泄漏你的计划,以换取日本人的信任,我们现在根本就用不着在改变原来的计划,你小子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切是不是,连我们都被你完全的瞒过了,好啊,你可太不够意思了。”

“我还向没有那么厉害吧1我苦笑着说道。

“少来,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梁兴在一旁瞪着眼睛道。

“我真的没有计划到这么细的地步,要不听到没有油料的时候我能跟飞羽发那么大的火?”我诉苦道。

“没到那么细的地步,看来大致的轮廓你已经告诉他了,没有错吧1梁兴说道。

“是啊,当时我想过大约有十几种可能,基本上都告诉他了,并且已经安排了最好的解决方法,既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又可以让他充分获得敌人的认同,毕竟与现在的困难相比,如果我这一步棋走成功了的话,带来的利益绝对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我平静的回答道。

“不过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可能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吗,以后的事情谁又都能料的到呢1回想起我们回到这个时代所经历的一切,禁不住发着自己的感慨。

“如果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能从你嘴巴里面诈出这样的情报,我已经非常满意了,放心我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不会大嘴巴的。”梁兴在一旁说道。

“我也是没有办法才瞒着大家的,这点你清楚的。”我无奈的说道。

“当然,不过你这一招照现在看来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要比吴亮那家伙所说的东京大屠杀狠得多了,你不说我也明白的。唉!我真是够佩服你的,你这家伙永远都是压力越大干出的成绩越好,就像挤牙膏似的,还每每都有神来之笔,像这样为了在敌人的内部安插一个人,居然可以放过十几万敌军,而且还要冒着暴露自己全部实力的危险,要是我可下不了这样的决心那。”梁兴看着远方已经在整队的坦克说道。

已经两天没有任何消息了,自从得到唯一的一份电报后,梅津美智朗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南下部队中西线那一部分的回报,而前去支援的飞机也没有一架飞回来的,“难道那帮飞行员都是蠢货吗,连一个消息都发不回来。”这是关东军司令得到空军回话的第一个念头。

“报告1办公室外响起了一个令梅津美智朗十分熟悉的声音。

“请进。”始终犹豫不决的关东军司令,好像遇到救星一样,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明显的放松。

“司令官阁下,不知您找我来有何吩咐。”藤田井三说话时永远都是那么的不紧不慢。

“自从那两个师团遇袭以来已经超过整整48个小时了,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地面上的侦查人员还没有接近战场就已经被击毙了,空军只出动了一次,但是所承受的损失就让我们承担不起了,而且我们付出了如此的代价,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敌人的情报,看来你得估计是对的。”说话之间关东军司令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司令,现在不是总结战况的时候,如果不及时的作出调整,另外两支部队恐怕也忽遭遇不测的。”藤田井三提醒道。

“是啊,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一次了。”梅津美智朗低语道。

“但是如果像你上次所说的让两支部队汇合,那么南下的速度降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而且最东线的部队还要向北绕行,那样我们不就等于放弃了整个辽宁了么?”梅津美智朗问道。

“司令官阁下,这是两难的选择,如果我们不顾一切的南下,极有可能再次造到敌人的突然打击,帝国刚刚结束与苏联的战争,我们还没有进入战争状态,这样反复杀伤性的打击是我们现在承受不起的。”藤田井三立刻回答道。

“那你的老上司阿布规秀中将呢!如果我们不尽快打通西进的通道,他们的命运是不言而喻的,没有补给的大军即使人数在多又能干什么呢!难道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灭亡?”梅津美智朗的语气中有些气愤。

“司令官阁下,我说过了这是两难的选择,要么冒险南下,将有可能导致全盘的失败,要么稳扎稳打逐步向南推进。不,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本土的部队在大连登陆,直接支援沈阳但那也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最终您还是要面对着西线战场取舍两难这样的选择。”藤田井三说道。

“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大本营已经做出了指示,原本在本土的第16师团以及由预备役人员新成立的另外两个师团已经出发,几天之内他们就将在大连登陆,即使是这样你还认为我要做那样的选择吗?”听到本土的支援,关东军司令一下子想起来了,自己很快就能够收到本土调来的兵力,也许只要再过几天辽宁的局势就会稳定吧!

“司令官阁下,要是我是对方的指挥官,即使是在最差的情形下,我也可以退回通辽死死的守住手中的战略要地,不管怎样西线四个师团的命运在通辽被占领的那一天就已经决定了。而您所期待的援军能否及时地赶到还是个问题,一但我们南下的部队再次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很可能不但辽宁即使是吉林和黑龙江也不安全了。”藤田井三再次解释着自己的观点。

“你是不是将支那人看的太过于强大了,而产生了恐惧的心理?”对于眼前这个被破格提拔为少佐参谋的人,一再毫无顾忌的冒犯自己,梅津美智朗心里面有些很不痛快。

“司令官阁下请恕我直言,能够在几天之内就占领通辽、四平,现在又在正面对我两个师团的进攻中占有优势,这样的敌人还不强大吗!面对着这样的敌人,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致命的后果。”藤田井三没有理会自己长官的不快,继续说道。

就在梅津美智朗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的另一位军务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根本就没有敲门,直接冲了进来,看他满都大汉一脸悲痛的样子,梅津美智朗司令官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司令官阁下,失去联系的部队已经有消息了,他们整整两个师团已经全军覆没了。”从参谋口中说出的话,对现在梅津美智朗司令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虽然早知道可能就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突闻噩耗的关东军司令还是一时间惊的说不出话来。

“情报准确吗?是如何得来的?”好长时间后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急忙向参谋问道,毕竟现在的两个师团已经没了,但是南下的还有其他部队,要是再出现意外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否要切腹谢罪了。

“今天中午持续两天的大雪已经停了,我们的侦察机冒险出动,已经侦查了整个战场,没有发现敌人的任何影子,但是我们自己的军队已经全完了,从空中没有看到有幸存者的迹象,根据参谋部的判断敌人已经转移,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另一支帝国南下的支援部队。”参谋说道。

“哦,难道他们看不出任何的痕迹吗?”梅津美智朗问道。

“由于下了两天的大雪,所有的一切已经都被掩盖在厚厚的积雪下了,除非等雪化开,否则我们无法通过空中得知详细的状况,而在地面上我们派出的多支侦查小队已经失去了联系,估计……”参谋再没有说下去,这已经很明白了。

“我知道了,命令另两线部队减缓行军速度,在敌可能的势力范围外汇合,在此之前不许妄动。通知西线的阿布规秀中将,帝国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危难的关头,望早日胜利凯旋与我共同夹击敌军。”梅津美智朗不得不做出无奈的选择,毕竟比起那四个师团,整个满洲更不容有失,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四平临时前线指挥部内所有抗日救国军的主要领导者们全都眉头紧锁,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北面小鬼子的部队已经开始集结、汇合,再想依靠我们自己机械化部队机动力极强的优势进行各个击破已经不可能了,一但出击必将会变成一场正面对决,这对现在的抗日救国军来讲,打起来并占不了多大的便宜,即使能够击败北方的敌人,自己也会因为损失太大而除去立足的实力。

“大家基本上都已经知道所有的情况了,现在我们的日子不好过啊!梅津美智郎的目的十分明显,那就是要逼我与他决战,现在在北方的鬼子马上就要抱成团了,再想下口吃掉它已经不容易了。”梁兴自感现在的形式极不乐观。

“我看不一定,虽然日本人这样可以对我方实行压迫战术,但是不可避免的就是除了重点地域外,日本人其它地点的防御可以称得上跟没有差不了多少,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派出几支规模不大的队伍,在广大的辽沈地区随时随地的给敌人以打击,这样他们要不出兵,要不就看着我们一点一点的蚕食。”夏海涛在一边说道。

“孙大哥,你怎么从来都不发表意见啊!赶快说说你有什么想法,这可是群策群力的时候,你就别在保留了1吴亮在一旁推着孙立人说道。

“那好,我就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就像海涛讲的那样,日本人现在为了不被各个击破,已经开始在重点地域集结兵力,准备逼我决战,这样不可避免的就是他有广大的地域是不设防的,而此时我们已经占领了四平,这可是日本人的生命线,而且他们的另外两条补给线不也让喧他们把桥该炸的炸,该毁的毁了吗!不过说句实在话,当时我可是够心疼的,但现在看来却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种好处,那就是日军的补给线最起码在铁路上已经被我完全的掐断了,仅仅依靠公路运输他们的后勤补给能支持得了吗,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把他们的退路掐死,就可以瓮中捉鳖、关起门来打狗,但以我们现在的兵力来说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了。”孙立人叹息道,毕竟我们现在的兵力可要比日本人少得多阿#

“对阿,孙大哥您想得真绝了。是啊,如果让日本人完全的依赖南方的补给,他们肯定是打不了一场高强度的战争的,他们在东三省主要的物资储备点就在辽宁,而不论是从辽宁还是从朝鲜,铁路运输都已经被我们掐断了,如果再搞掉他们在北方的军火库,他们的日子也绝不好过……,就这么办,我想通知刘斐大哥让他们弄掉鬼子的军火库,虽然在这样的重点部位一定有严密的把守,但是想必绝对阻止不了他们的吧1我在一旁说道,孙立人不愧是二战中的名将,看来是我们几个的表现太过于“出色”了(在孙立人看来),他很担心自己的意见会……,总之以后有他忙的了。

“而且,还可以请他们不断的在日军的后方制造混乱,他想安安稳稳、堂堂正正的想跟我决战,我们根本就不会和他的心意。”梁兴业在一旁狠狠地说道。

“飞羽,先别说日本人的后勤了,我们自己的怎么样了?”我在一旁问道。

“怎么说呢!武器是缴获了一大批,为了便于支援两条战线,日本人在四平和通辽可以说是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弹药、油料等战备物资,但是真正对我们有帮助的就那些不是太多的油料了,日本人的弹药我们根本就用不了,不过为了节约以及便于后勤保障,我把小鬼子的枪支弹药全部都配给新兵们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如果不能保证主力部队的供给,那一切都等于零。但是我在他们的火力醅给上大大加强了一把,不论轻机枪还是重机枪都要比同等人数下的日军多去了。我在这里可有一点意见,我们的编制好像有点太乱了吧,这个可是对我们的后勤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段飞羽在报告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抱怨。

“行了,飞羽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当初有谁想得到能发展的这么快,不断的有人加入我们的队伍,唉!我记得当时这个意见还是你提的,说什么便于管理,我们老兵不多、教官更少,为了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率,最好是这么办。怎么现在你自己到先抱怨起来了。”梁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道,段飞羽这家伙简直就是自找的,又不是别人出的主意。

“行了,别扯皮了。飞羽现在还哪有时间再改编制了,先这么对付着来吧!我们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管他想来多少人只要不是尖细我们都要了,你们哪支新成立的部队就是叫新三师吧,不管有多少人,就先这么地吧1夏海涛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对付日本人,至于其他的事情能不想的就不想。

“嗯!也不能这么说,既然飞羽已经提出来了,必然可以帮我们解决的,他家来投一下票,我首先赞同有段飞羽同志全权处理,同意的请举手。”梁兴那家伙唯恐天下不乱。

“你们也太乐观了吧!难道日本人从他们本土增援的部队我们就不管了吗?”看着眼前一片打闹的景象,孙立人在赞叹这帮乐天派的同时,不得不再提醒他们一下。

“孙大哥,你放心吧!你肯定不知道什么是恐怖分子的啦,等到胡志龙他们把小鬼子送去喂鱼的时候,您就了解了……”梁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段飞羽按倒了地上,我们刚刚通过由段飞羽那家伙全权负责部队改编预案的制定,火冒三丈的段飞羽正在找奸商算账呢!

“恐怖分子?”孙立人的脑子里面冒出了无数个问号,当然对于他这个时代的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在半个多世纪后当时世界头号强国美国,那号称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战舰是怎样让恐怖分子袭击的,当然我们这次袭击的仅仅是运兵船而已,由于根本没有海军,这个计划我们已经制定了好久了,现在就看胡志龙他们的了。

“孙大哥,您放心吧!小鬼子能不能上岸还是回事儿呢,就算有威胁也等他们上了岸再说吧1我安慰孙立人道,毕竟就算解释的再清楚很多事情他也不可能完全明白的。

孙立人明白眼前这些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有着太多的秘密,也就不再多问下去了,但是他还是想知道今后到底要怎要打:“那我们干什么?”

“我们么,养精蓄锐等着小鬼子后院起火,一个字‘拖’,没有弹药我倒要看看他如何来跟我决战,等到西边的战事一完,只要高峰他们能够腾出手来与我们回合,即使他们所剩下的兵力仅仅够帮我们守住四平,那也就足够了。到时候就可以执行您的计划给他来个关门打狗,但是如果那只疯狗太疯狂了,我们就只能把他们赶回朝鲜去了。哈哈,我太贪心了,事实上能做到现在的这种程度,我们就已经烧高香了。”我在一旁说道。

“电报已经发过去了?”看到梁兴向我走过来,我赶紧问道。

“嗯,已经发过去了,你让我在电报后面加上的‘CT!!/是什么意思,不会这次又要提醒小日本吧?”梁兴那家伙显然又怕我在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放心吧!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次为了我们的计划,不得不让我们的英雄冒一次险了,必须要他暂时离开战场了,不然我也不知道以后要怎样了。”望着北方的我低声说道。

“暂时离开战场,难道你要……”看到我已经在点头了,梁兴的话也就再也没有说下去。

“没办法,只有用这招苦肉计,既可以让他获得敌人的信任,又可以让他暂时离开这里,最起码不会在战场上真正相遇,即使危险也总比要在战场上面对自己的同胞好吧,这一招早晚都要用的,他在离开之前早就已经明白的!而且,这次将会是刘大哥亲自出手,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我在安慰梁兴的同时,同样在安慰着自己。

“我们伟大的祖国和民族啊!你们必将为拥有这样的儿女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他们两个为自己的祖国和民族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遥望北方的我在心里默默祝福着我们的勇士。

“巴嘎1看着手中的报告,梅津美智朗司令已经气的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了,在短短十几分钟以前,自己手中最后的战略储备在一片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化为一片灰烬了,关东军司令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这几个月以来他就没有听到过一个好消息,“不行,要到现场去看看,到底损失有多大。”这司令官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去把藤田少佐找来,准备好车我要到现场去看看。”梅津美智朗吩咐道。

夜色中原本储存着大量弹药的军火库,现在已经完全的化为一片废墟了,四周还有大片正在燃烧的火场,以现场的景象看来所有储备的物资全完了,这可是现在所有辽宁以北部队几乎所有弹药储备阿!自从四平被占领,另外两条的铁路运输线也被破坏,北方的部队在弹药供给上就已经岌岌可危了,现在自己手中最后的储备也化为乌有,这仗还怎么打呀!依靠各个部队手中的那点弹药,根本不足以支持长时间大规模的战斗,“好狠啊!根本就不给对手留下任何的机会1这是关东军司令对自己对手的评价,自从战争爆发以来自己对军火库的防备已经算是滴水不漏了,但即使是这样对方也有将其摧毁的能力,太可怕了。

“嘭、嘭”突然传来了两生抢响,“阁下小心1随着藤田井三的一声大喊,还没有等梅津美智朗来得及反应,他就发觉自己一下子被人扑到了地上,等到他弄清楚被刺杀后,才发现将自己掩护在身下的藤田井三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

“来人,赶快把藤田少佐送到医院里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安危,现在关东军司令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让这个优秀的年轻人有任何的闪失,帝国决不能失去如此优秀的人才。”

与此相隔八百多米的刘斐已经接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退了出去,以这个时代的单兵武器,是不会有人想到袭击者是在如此远的地方发动进攻的,对于自己的枪法他一向十分的自信,更何况他的目标给他留下了至少4秒钟的时间让他开火。

“应该绝对不会有问题吧1一向对自己十分自信的刘斐,也开始犹豫起来,毕竟这是对自己人开枪,必须掌握好分寸,要是想杀那个日本鬼子的司令要比这容易的多。

今天晚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经过周密计划过的,虽然小鬼子的防御的确不错,但是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使用各种无声武器的特种兵们在超越这个时代的装备帮助下,轻而易举进入了敌人的军火库安放定时炸弹,等第一个任务完成后,他们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远处借着夜色的掩护静静的等待着第二个任务。

“医生他怎么样了?”看到等待已久的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了,梅津美智朗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可千万不要有什么意外阿!

“暂时已经脱离的危险期,那颗子弹要是在偏上几公分就没救了,他的运气很好,不过他被伤了肺叶,最好能够送回到本土进行治疗,很长时间内是不可能完全复原的。”刚刚做完手术的医生说道。

关东军司令听到藤田井三的命已经保住了,不由得在心里面长舒了一口气,眼下的东北并不是养病的地方,到处都暗藏这杀机,这里并不适合养病阿!

虽然心里明白这时的自己非常需要哪个年轻人对战场那可怕的洞察力,但是现在事已如此,在想别的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承蒙天照大神的庇护这回他能捡回一条就已经是万幸了。

“我很快就安排送他回本土医治,但在此期间就全都拜托了。”梅津美智朗对着医生说道。

∝ 到司令部的梅津美智朗苦恼极了,自从开始作战以来已经很久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自己只是知道对手自称为抗日救国军,其余的就一无所知,而这个抗日救国军愣是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就让自己损兵折将,自己的每一步棋都让敌人了解得一清二楚,处处落后、处处受制,难道帝国千辛万苦得到的满洲就要毁在自己的手里吗?

“报告,司令官阁下,刚刚收到海军发来的电文……”参谋没有说完,但看那种脸色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拿来吧!我们今天的遭遇就已经够糟糕的了,难道还有比这些更可怕的事情吗?”在梅津美智朗司令的眼里,顶多就是海军因天气延误了战机,要过几天才能够登陆吧!

“什么1看到眼前报告的关东军司令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了,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自己的心口上,猛然间喷出一口鲜血就晕过去了。

慢慢从黑暗中醒来的梅津美智朗终于疲惫的睁开了他的双眼,“阁下您醒了,感觉怎样?”睁开眼睛的关东军司令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医院的病房之中了。

“我晕过去多久了?”平静下来的梅津美智朗问道,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理后事,整个战局已经完全的颠倒了,自己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牌可以打了。

“已经整整快一天了,司令官阁下,这是藤田少佐刚刚清醒时让我交给您的。”说话之间取出一份染血的文件夹。

“藤田君现在的情况已经怎样了?”接过自己参谋手中的那份报告,梅津美智朗看都没看抢先询问藤田井三的情况。

“阁下,藤田少佐在今天早晨清醒过一次后,就再次昏迷了,医生说这是正常情况,等少佐的伤势稳定后就可以立即送回本土医治了。”参谋在一旁说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要是没有藤田君也许我连躺在病床上的机会都没有了吧1说完便打开了手中的文件夹。

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报告,梅津美智朗平静的外表下掩盖着内心的激动之情,“这家伙简直就是战场上的鬼神,一个战鬼阿!如果不计资历早早的启用如此的天才,那他的各位长官也不会走到各自现在的地步吧1看着手中的报告,关东军司令不得不发着这样的感慨,这个年轻人是整个帝国的希望,“无论如何我都要保全他,无论如何1梅津美智朗在心里暗暗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