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十章

历经初始的混乱后,平日训练有素的日本关东军逐渐慢慢的可有组织起有效的反攻,没有足够的重火力,就使用自己的身体绑上成捆的手榴弹采取自杀性攻击,我们的坦克可是有限的,即使是明知道敌人不会对本方的装甲力量产生实质性的伤害,顶多就是炸断履带当固定炮台而已。但是,由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不会再有多少休整的时间了,这个时候自己每减少一分力量,在以后的作战当中就多了一分的为危险,因而这个时候能省一发炮弹都是最好的。

“A1、A1,我是DZZ, 我是DZZ,敌人的空军就快要到了,你们要准备好,别有什么损失1在我的耳机里传来了李道诚声音。

“A1明白,A1明白,对于敌人的通信侦听要加强,必要时可以留下一段时间让他们呼叫援助OVER!”我坐在坦克车里说道。

“我是A1, 我是A1,所有车组听清命令,现在减缓冲击速度,等后方的步兵兄弟们上来,再说一遍所有车组听清命令,现在减缓冲击速度,等后方的步兵兄弟们上来。”面对着不断想冲过来炸坦克的自杀式攻击,我可是十分头疼的,最好的对策莫过于减缓进军速度等后面的步兵上来保护坦克的侧后方。

“考,梁兴你开稳点,就是再好的坦克我看在你手里面,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1吴亮在一旁抱怨道。

“你以为是那么好开的,我才学了不到3个月而已,能有这样的水平就已经不错了,要是换个人能不能开起来还是个事呢!你看旁边田宇那家伙还比不上我呢!我考又冲上来一个,奶奶的看我不压死你。”还没有等话说完,梁兴那家伙就大呼小叫的对着一个向我们冲过来的日本兵碾了过去,我们现在所乘坐的坦克根本就不惧怕那种威力极低的手榴弹。

“这是在战场,两位老大你们就安静一会儿行不行,我的命令还没有下达完呢1对这两个家伙,哦不,在左侧的二号车上还有两个,对于他们的表现我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自从坦克集群开始冲锋以来,我和孙立人的耳朵就没有消停过,面对着这帮已经歇斯底里就快要兴奋疯了的家伙,我不得不对自己的忍耐力感到赞叹。但是在好的忍耐力也有个限度,我终于受不了了。

车厢内终于迎来了片刻的宁静, “A1呼叫FK,A1呼叫FK,FK听到请回话,FK听到请回话。”小鬼子的空军就要来了,那可是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疙样人,对于敌人现在的这种空军,套用夏海涛的话来讲就是“一群苍蝇看到了一块美丽的蛋糕,立刻飞快的扑了过去,只是很可惜,在半路上他们遇到了我们喷洒的灭害灵……”也许听起来很别扭,但事实上就我个人认为他的形容倒是十分恰当的。

“FK收到,A1请指示;FK收到,A1请指示。”我耳边传来了清晰的回答。

“敌人的空军马上就要到了,立刻展开防空队形,把他们像消灭苍蝇一样都给我打下来。”对于我们的自行防空火力,我还是十分自信的,虽然不是什么导弹,仅仅是在我们看来简陋的自行高射炮,但就是这些也不是小鬼子们能够抵挡的,那种木质的飞机根本无法抵挡得住我们的对空火力。

“A1呼叫A2,A1呼叫A2…”对于现在的进展我可是十分不满意的,再这样下去还哪有时间休整一下,迎接接下来的作战呢!

“A2收到,请指示1正坐在另一辆90-II里的孙立人回答道。

“A2我们分兵两路,我亲自带一个团从侧面绕过去,正面的交给你们和步兵,我们带走全部的步兵装甲车,再带两个连的自行火炮,还有部分防空火力,以我们现在坦克的油量应该能够至少支持到中午,倒时我们两面夹攻,这里就交给你了,A2听到后请回话。”再这样磨下去,大好的战机就会从我手中失去,不能再犹豫了。

“司令,还是让我去吧!前面离不开你,我保证完成任务1孙立人一听我要单干,已经急了根本就忘了在战场上他应该称呼我的编号。

“A2请注意你的回答,在战场上只有编号没有姓名和职务,这是命令,战况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这个时候哪还有扯皮的时间了。

随着我命令的下达,很快我们就从大部队中脱离出来,形成一道钢铁洪流打出一记漂亮的左勾拳,从敌人的左侧狠狠地插了进去,在原本已经垂死挣扎的敌人身上插上致命的一刀。

就当我们正在分兵突进的时,敌人等待已久的空军终于来了,在天空中的李哲元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下面那些是什么东西,是坦克吗?实在是太可怕了”。从空中向下看去,可以清晰的发现,现在整个的日军部队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很小的空间,而且正有一路敌人将要从侧后方插入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防线。

“所有飞行员听着,马上开始投弹,一定要给敌人以强烈的打击,为我们下面的……”李哲元耳机中的声音突然中断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编队大队长的座机已经在空中成为了一个燃烧的火球,自己周围的飞机都已经开始做规避了。

“敌人有高射炮1这是李哲元突然间意识到的。还没有等他完成自己的规避动作,就感到他的座机突然一震就失去了控制,要不是他及时跳伞,可能自己的命已经没了,身在空中缓缓落下的李哲元看着身边的飞机一架又一架的被击落,他的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1

迂回的部队刚刚插进敌人的阵地,火箭炮部队的第二次齐射就已经来了,别看他们火炮的数量不是很多,但那可是30管的火箭炮阿!这样的火炮短时间内的火力密度是其他火炮无法比拟的,唯一的缺陷就是因为没有自动装填设备,只能靠炮兵手工装弹速度上差了很多,要是这第二轮的齐射能够早点到的话,我就不用这么麻烦的绕个圈子了。

“喂!老怪,天上的苍蝇们已经全都不见了,套用周星驰的话就是‘世界从此清静了/,妈的开着这种破飞机也想来炸我们,纯属是找死吗1一到战场之上原本斯文的吴亮现在看来和岳振武在做战时有的一拼,当然我指的是他们说脏话的水平。

“废话!要是高级的强击机你还有命在这里打屁,看别人的笑话?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小鬼子每次都这么干,那简直太爽了,这就跟打野鸡没什么两样么。”梁兴说道。

我可没有他们那么好的心情去欣赏从天上掉下来的火鸡,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们的装甲部队是不是已经被曝光了,毕竟如果飞行员已经向后方报告,而此时李道诚他们还没有将其截获,那以后的计划就有可能全部泡汤了。

“A1呼叫DZZ,A1呼叫DZZ,听到请回答。”我急切地问道。

“我是DZZ,A1请指示。我是DZZ,A1请指示。”李道诚说道。

“刚才是否截获敌人信息,重复一遍刚才是否截获敌人信息。”这是实在是太重要了。

“敌人信息已被截获,敌人信息已被截获,A1请放心不会暴露我方实力,如果日本人不使用无线电,至少要4天以后再能知道战况,那时我们第二次作战已经开始。”从李道诚那里得到让我放心的消息后,我那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没有后援的日军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抵抗,在我们已经实现穿插分割的战场上,到处都有日军拼死抵抗的情景,他们使用着手中能够找到的武器,不论是步枪、手榴弹、炸药包、还是其他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冒着我们那密集的火力网死命的向着我们的坦克冲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冲锋的过程中就已经死在了我方步兵的手里,少数几个能够冲上去的面对着我们的钢铁洪流也是毫无办法。

一个日本士兵好不容易在连续被击中两三枪后,顽强的扑到了坦克上等到他想找到一丝缝隙,好向里面扔手榴弹的时候,一发子弹准确地击穿他的脑袋;还有的抱着炸药包在前进的坦克前自爆,但是的硝烟散过后除了一地破碎的血肉外,他所想炸毁的坦克依然无所畏惧的向前冲去……,这样的进攻还有很多很多。

“真是个疯狂、可怕的民族1刚刚碾过一个冲杀来,进行自杀性攻击的日本兵后,感觉到自己坦克微微震动的同时梁兴说道。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依靠那个缺少各种资源的小岛,反而能够将我们富饶美丽的祖国折腾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吧1已经从初上战场时的那种过渡兴奋中缓过劲来的吴亮说道。

“是啊!从小在武士道精神的洗礼下,我们面对的日本人是可怕的,要不是他们刚刚与苏联打完一场打仗,根本就来不及休整,我们要想取得现在这样的战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可能把日本人想的太简单了,当然我指的是在面对面的作战中,要真讲道谋略之道,日本人只是跟我们的老祖宗们学到了一个皮毛而已。” 我在一边说道。

“那是,他们那比得上我们这里的那个比狐狸还要狡猾上一千倍的超级老怪呢?”听到奸商的话,要不是在坦克里,我真有一种冲上去揣他一脚的冲动。

以后的战斗过程毫无悬念,在我军的绝对优势下,日本人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离他们最近的部队也要两天后才能赶到,在这两天时间里完全够我们用来补充油料和弹药的了。

拍拍自己的脑袋,我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你们这是在打世界大战哪?一场突击战就要耗费这么多的弹药,你们以为我是开军火库的?以后这仗还打不打了?”看着眼前我手中的弹药损耗数字,我已经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们已经占领了一定的地盘,还没有等我们自己能够生产出能用的弹药,也许我们已经弹尽粮绝的让任何一个势力给灭了,简直就是一帮败家子儿。

在前往第二伏击战战场的途中我终于拿到了我方的损失清单,刚刚打完的那一仗说实话可真是让我“损失惨重”,整个师弹药的消耗量几乎相当于我们这次好不容易带出来的四分之一,如果都这样打下去哪还得了,我直接打开公共频道狠狠地把这帮家伙们骂了一顿。

不过实打实的说,这些刚刚接触新式武器仅仅半年多的家伙们,在战场上还是十分争气的,当然令人恼火的地方也不少。

争气的地方就是,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这些战士们已经从一个平头老百姓变成纵横疆场的精锐王牌,这其中所吃的各种苦只有他们自己才了解。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对坦克这种新装备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是见过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教官们手把手的教,先学会的带还不懂的,所有人都坚信一句话,那就是“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周而复始。所有的人都憋着一口气,那就是绝对不能在残酷的竞争中被淘汰掉,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他们几乎都是在训练场上度过的。作为我们所有士兵中平均文化素质最高的部队,他们所吃的苦绝对不比任何人少,甚至多得多。不论严寒酷暑他们始终如一,为了减少消耗和便于隐蔽,在训练时所使用的装甲车辆并不多,他们是人停机不停,训练中的装备始终就没有闲下来过,没有轮到上车辆进行训练的士兵们则在一旁学习各种理论知识,以及对自己装备如何进行维护,脑力和体力一同消耗的他们在经过半年的训练后,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是一群年轻的学生,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他们都是全军的典范,是精锐中的精锐。先进的武器和与之相配高素质的士兵们完美的结合,铸就了我手中最快的刀,在这次的战斗中他们没有令我们失望,把所学到的一切都完美的展现出来,为自己的初战交出了一份非常令人满意的答卷。

而令人气愤的就是,在战斗中他们实在是太投入了,投入的已经忘记了很多根本就不用交待的常识,打出去的炮弹就如同流水一般,有的坦克炮手见到敌人某个地方有机枪火力点,连看也不看就是一发炮弹过去;还有的见到几个敌人生怕被别人抢了去似的,开炮的时候比任何人都快;伴随坦克出击的步兵们也充分使用了教官在训练中交给他们的步炮协同,由于我们所有的班都配备了战场短距离通信器材,很多步兵见到前方有敌人的火力压制,直接就呼叫后面的自行火炮进行活力覆盖,照他们这个打法再过上个几年也许我们还能撑得住,那时毕竟应该已经能够自己生产炮弹了,但是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这实在是太奢侈了,都快赶上21世纪的部队作战模式了,只是少了空中支援而已,对于负责教授步兵战术的刘斐我也是恨的牙痒痒,这也太超前了吧!

雪中的莫斯科银装素裹,透过房间里的窗户注视着整个社会主义世界的心脏,王恩强低头思考着不久前与尼·伊·叶若夫的对话,“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啊1王恩强深深呼了一口气在心里面对自己说道。

半个多月以前为了能够在战后保住自己的胜利果实,精通俄语的自己不得不受命来此与斯大林进行一笔秘密的交易,以后是对斯大林的评价来说,这不异于与虎谋皮。斯大林生性冷酷,对于他自己的敌人向来都是毫不留情,从后来他对苏联进行的大清洗中就可以清晰的看清楚他本的性。

要不是自己在来苏联前,曾经仔细的阅读了大量有关斯大林的后世书籍,也许今天就让那个家伙当场给蒙住了吧!为了能够与斯大林接上线,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联系他忠实的走狗,但就是这条在几年后办完事被主人清理掉的狗,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王先生,您想分裂我们伟大的苏维埃政权吗?” 尼·伊·叶若夫这个日后苏联大清洗的直接执行者,盯着手中的材料,严重充满了愤怒与疑惑。这个中国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手中资料明白无误详细介绍了很多苏联内部斗争的秘闻,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绝大多数的苏联高层领导人也不会知道,他是怎么得来的。

面对着日后再大清洗时的苏联二号人物尼·伊·叶若夫,王恩强的心理是十分紧张的,但是多年的训练让他能够在这个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一但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的失误,那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这是面见斯大林的最后一关。

“尼·伊·叶若夫同志,我这次来仅是代表我方到此与苏维埃的最高领袖做一笔交易而已,您不用那么紧张吧!放心,您手中的资料我们都保存得很好,决不会泄露出去的,而且我手中还有很多斯大林同志极其想知道的情报,我是来谋求合作的。”王恩强故作镇静的说道。

“胡说,我们伟大的统帅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间谍。”说话之间,尼·伊·叶若夫已经一把将自己的手枪抽了出来。

“叶若夫同志这好像不是一个地主的待客之道吧!如果你有所怀疑,可以立刻开枪,或者把我送到苏联的监狱,或者是秘密处决也可以阿!相信您干这样的事情已经很有经验了。”王恩强轻松的说道,好像即将面对所有危险的并不是他本人,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来人,把他带到刑讯室,我倒要看看你是哪里来的尖细。”说话之间便叫近来两位内务部的成员。

“叶若夫同志,我自己会走不用别人帮忙,就请两位同志带路吧1王恩强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这个东方人,叶若夫实在摸不清他的底细,这到底是什么人,他所作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要交易的东西是什么?一时之间叶若夫已经无法说服自己去下达指令了,他挥挥手示意进来的两人出去。

“王先生我对本人刚才的行为表示道歉,也许您说的对,应该让您面见我们的最高统帅。不过您现在……” 叶若夫知道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一个处理不好整个苏联的权利机构就要发生大的变化,又有谁能够知道最后变化的结果是怎样的呢?他决定上报斯大林,让自己的统帅去考虑吧!但是必须留住眼前的这个东方人,毕竟他手中的东西太可怕了,还是留在身边放心,在说这样他身后的人也会有所顾忌。

“我正想向您打扰一下,有没有房间能够让我休息一下,经过长期旅行我有些疲劳,请原谅我的冒昧。”王恩强心想既然你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如我自己主动点,让你摸不清底细。

“那就请您原谅了!我会马上给您安排房间的。” 叶若夫又怎会不知道,对方早已明白自己的想法了呢!

关上自己房间的窗户,返身躺到床上的王恩强禁不住开始回想自己看过的斯大林的资料,要像这次能够成功换取最大的利益,就必须对自己的对手有一个明确的了解。

约瑟夫.斯大林生于1879年12月21日,父亲是格鲁吉亚哥里镇的一个鞋匠,母亲是农奴的女儿。双亲都是目不识丁的格鲁吉亚少数民族的下层劳动者。

1888年,母亲把斯大林带到了她当清洁工的哥里镇教会小学,她为儿子申请到每月3卢布的助学金,再加上她每月10卢布工资,这就是他们母子的全部收入。靠这些,斯大林在读完了5年的课程并以优秀的成绩毕业。

1894年夏,斯大林由校方推荐进入了第比利斯神学院。这所神学院,学生思想很活跃,是反对沙俄和封建势力的中心。斯大林在此读了大量的进步书籍。1898年秋,斯大林参加了社会民主党组织的‘麦撒墨达西社‘。

1899年5月,由于斯大林的活动引起学院的反感,他被学院开除了。

1902年4月5日斯大林因组织工人运动被捕,次年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在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反对沙皇的斗争中,斯大林先后7次被捕入狱,6次被流放。

1917年4月,在全俄布尔什维克党代会上,斯大林被选为中央委员。5月,斯大林被选为政治委员。10月,俄共中央决定斯大林领导武装起义。在列宁领导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斗争中,斯大林一直是最坚强的支持者。哪里有危机,哪里最困难,斯大林就被派到哪里。

1921年3月,在俄共第10次代表大会上,斯大林再次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和组织局委员;

1922年4月3日,苏共中央根据列宁的建议,选举斯大林为苏共中央总书记。从此,奠定了斯大林在苏共中央和苏维埃共和国的统治地位,也使他具备了入主克里姆林宫的资格。

1924年1月21日,列宁逝世。同年5月下旬,斯大林主持召开了俄共第13次代表大会,在会上,斯大林再次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和组织局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从此他成为名符其实的苏联共产党和苏维埃共和国的最高领导。在此后将30年的岁月中,斯大林一直牢牢地控制着最高领导权。

“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不管怎么说他都建立了一个记起强大的苏联,比其他后世的那些个政客们,斯大林可要强多了即使他曾经给苏联带来的无比的灾难。”在自己的大脑中缓缓的过了一遍斯大林的生平,王恩强在心里面对自己说道。

说实话他其实很欣赏斯大林,但是欣赏归欣赏,他这次来的目的可就是为了对付这个难缠的对手,为接下来的战后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最起码也要想办法让斯大林提前发动大清洗,好让我们能够有两到三年的发展时间,毕竟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能够取得如此的成绩带有很大运气和赌博的成份,人一辈子不可能总有好运气的。所有各种可能的协议早就在他来已经就订好了,那完全都是为斯大林量身定做的,成与不成在此一举了。

一阵敲门声将王恩强从自己的思考中唤醒,“请进1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莫斯科郊外的一栋别墅内,斯大林正坐在屋内的壁炉前静静的等待着那个从中国来的年轻人。叶若夫已经将全部的经过,以及他个人的看法详细的报告给了斯大林,在完整地听完叶若夫的报告后,当时斯大林就决定要见一见那个年轻人,他现在仅仅是对哪个年轻人感兴趣而已,此时的斯大林并不认为中国人能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

就在斯大林享受着壁炉前的温暖时,叶若夫进入房间,慢慢走到他的身旁说道:“斯大林同志,您要等的人来了。”

王恩强在一个年轻人的带领下逐步走进了坐落在郊外的别墅,以他多年特种兵的经验,这座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别墅事实上到处都暗藏杀机,他可以感觉到在四周埋伏了大量的特工人员,只要自己稍有异动相,信自己立刻就会变成马蜂窝,肯定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斯大林还真是过分爱惜自己的生命啊!不过也难怪,在苏联现在的这种斗争形势下,一不小心没准就挂了,看来亚历山大·奥尔洛夫写的肃反秘史一点也没有错阿!老天多亏我在基地的图书室里找到了这本书,没准那个混蛋老怪异想天开的任务我还能真的实现呢1发现斯大林真的和很多书上写的差不多,最起码现在看上去是,抱着知己知彼的想法,王恩强现在感觉轻松多了,至少能活着回去吧!不过等我回去后,一定要让那帮投票让我出来的家伙们好看,这不是在考验我的心脏负荷能力吗!

在别墅了左绕右拐的,不久之后王恩强终于到达了最后的房间,在经过严密的身体检查确定没有携带有武器后,他身前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

“很高兴见到你远方来的朋友,我听叶若夫同志说您有事想见我,希望能获得我们苏联的援助,是吗,我的朋友?”在椅子站起微微向王恩强点点头的斯大林说道。

“不愧是只老狐狸,一见面就把自己放到救世主的位置上,可惜啊,你这只老狐狸的一切,都被我们那只更狡猾的悬狸估计得一清二楚,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1真正见到斯大林的那一刹那,原本心里有些紧张的王恩强已经完全的放松下来,现在在他看来斯大林也是一个人,是人就有弱点,而且如果你将对手所有的一切都大致估算出来的话,即使是最危险的敌人,对你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

“抱歉,斯大林同志,请原谅我的冒昧,您有一点说错了。我们并不是来寻求援助的,我们来寻求的是平等利益下的合作,双方所得到的利益是均等的,而不是单方面的,我们并不是必须需要苏联的合作,哦不,应该说是与您的合作,相反如果您拒绝的话,损失最大的决不会是我们。”王恩强说道。

“哦,是吗?但是现在我并没有看到我所需要的利益,而且所有我们得到的一切消息都明显的证实,在黑龙江边我国与日本人的战争就是由你们挑起来的,事实上你们已经极其严重的损害了苏联的利益。”斯大林那浓重的格鲁吉亚口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斯大林同志,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在非关键的问题上花太多的时间,要是您真的那么在意那场战争,您就不会在这里接见我了,而且要不是我们的帮忙,您又怎能找得到这么好的借口对付您在党内,反对派的中心级人物奥普罗夫元帅呢?”想吓我,门儿都没有,这是现在王恩强的心声。

“哦,难道我们十几万人的损失还不大?”斯大林有些发火了,就是再怎样的党派斗争,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是难以接受的。

“您先消消气,这是我带来的东西中的一部分,请您看看,我们中国人有句古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到底您要如何做出决定,还是先看看这份东西吧,相信上一份资料,叶若夫同志已经转交给您了。当然,即使是这两份加在一起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已,剩下的自然就是我们合作后的内容了。”王恩强还是那样的平静,难怪在选由谁来出使苏联的时候,梁兴那个家伙第一个就推荐王恩强,其一是他精通俄语,第二点就是这家伙有着一张永远也没有过多表情的扑克脸。在梁兴认为,这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在任何关键时刻都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是对斯大林进行心理战的最佳人眩

“抱歉对于这些材料,我无法充分的信任,而且今天我有些太疲劳了,请原谅,我们有机会下次再谈吧1看着手中的资料,斯大林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如果这上面的东西都属实的话,难道自己手下的情报人员都是死人吗?

现在的斯大林急于证实他所得到的一切,哪里有心情再去管什么交易,所有的一切等全部证实了再说吧!

“应该说是我打扰了,抱歉斯大林同志,那么希望我们下次能够真正的商谈合作事宜。”王恩强明白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等到斯大林尝到了甜头,就会像一个吸毒者一样短时间内绝离不开自己的。

目送着眼前这个神秘的东方人离去,斯大林再次仔细地将手中的资料看了一遍,然后随手交给了身边的叶若夫。

“你好好地看一下,如果这上面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真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办事的!居然现在我们党内已经到了这个样子,从那个中国人的表现来看,这些很有可能都是真的,在短短半年中冒出来的这股势力还真是可怕啊1斯大林会想到近几个月所发生的一切说道。

“这些东西你要赶快核实一下,我们党内绝对不能留有这样的隐患。”斯大林接着又吩咐道。

就在距离斯大林别墅一公里多的一个普通住房中,刘四海已经通过王恩强身上携带的窃听器,完整的得知了全部的过程,现在的他已经通过秘密带来的通信器材将这些宝贵的记录发回了中国。

为了保证王恩强的安全,以及能够及时调整原定的计划,刘四海他们几个特种兵就是专门来做保障任务的,他们最主要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既使谈判不成也绝不能让王恩强有任何的危险,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进行营救。

但是,就现在发展的情形看来,应该短时间内王恩强不会有什么危险吧0兄弟,这次全看你的了,干得好没准真像头儿所说的那样,我们在谈判桌上就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也许就这就是真正战略家的本色吧1看着王恩强坐着老式汽车里去,刘四海低声地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