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九章

“吴亮你够狠那,居然把90-II给开出来了,你想干嘛?”我震惊得看着眼前一身坦克驾驶员打扮的吴亮问道,“废话,当然是上战场了,难道开出来玩?”吴亮认为我问的很白痴。

紧接着这个家伙做出了令我更加惊讶的动作,只见我面前的吴亮打了个立正,向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报告司令,1号坦克炮手吴亮向您报告,请指示。”

“我指你个头啊1这也太令人意外了吧,我一连怀疑的看着他。

“不要这样看着我嘛,这可是你出战的指挥车,当然要是没有像我这样高素质的坦克兵,就是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会用阿1这家伙讲起来还头头是道的。

“那我不会不用它,还非要坐着90-II才能出去打仗?就是现在的69就已经够了,还用得着那么麻烦吗?再说了我们一共就只有那么几辆90-II,要是在战场上出了事怎么办,我现在可不想让其他的军队知道我们都有哪些好东西,而且外一损坏都没办法修啊1其实我早就想过开着90-II出去,那可是既安全又酷到了极点,但是过多的顾虑最终让我放弃了这个打算,没有想到吴亮这个小子居然连出击的准备都做好了。

“放心,你担心的那些我们都考虑过了,如果出了事情你找我算账就行了,我可是学机械的,担保没有问题的,OK?”吴亮这个家伙在一边讨价还价道。

“你们?看来还不只你一个,都有谁啊,还不快都出来1看来这家伙找了一堆的盟友。

“老怪,这个,这个不好意思,鄙人现在是1号车的驾驶员,在前方征战的道路上请多多关照。”梁兴那个奸商的脑袋从坦克驾驶员的位置上冒了出来。

“还有我们二号车的两个1只见夏海涛和田宇从并排的另一辆坦克里跑了出来,在他们身后的是满脸疑惑的孙立人。

“各位老大能否给我一个理由?”我知道现在可是再也阻止不了了,但还是不死心的说道。

“头儿,不知道你是问人员还是装备,如果是装备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了。要是人员的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做出答复。嗯嗯1夏海涛那家伙话还没有说完就来了个大喘气,真是被他打败了,我当时就做了一个晕过去的动作,真是遇人不淑阿。

“首先,我们原本以为会很快上战场,但是你让我们等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大家决定敲你的竹杠,想必你不会有意见的吧!再者……”这家伙可真的快跟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有的一拼了,再加上周围的几个都是他的盟友,时不时地还装模作样的相互询问一下意见,就差没把我气的吐血了。

“立人兄,你也表个态啊1现在也只有孙立人能让我突出重围了。

“什么,司令,你刚才是在叫我吗?”孙立人的回答立刻让另外的几个人笑弯了腰。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的孙立人,看着几个快要笑趴下的家伙,再加上他对面一脸霉气的上司,也是能尴尬的笑了笑,十分的不好意思。

“司令这是什么坦克啊!太强悍了我手底下的狼和他一比,简直就像是孝子的玩具,太先进了1显然现在的孙立人整颗心都放在了这种重型坦克上。

“这是虎式坦克,怎么样,相当不错吧1梁兴在一旁立刻插嘴道,还好这些家伙连坦克名字都想好了,不过也真够狠的直接就把德国人的荣誉给抢了。

“不错?天哪,那简直就是梦幻般的坦克,我可是做梦都梦不到的。”长时间和我们这帮家伙们相处,孙立人的性格也改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苟言笑了。

“嘿嘿,放心孙副司令,2号车的车长就是您的了,不过这还要我们司令点头哦,到时候我和田宇就是你的炮手和驾驶员,这种坦克三个人就可以了。”夏海涛在一旁怂恿孙立人道。

看着孙立人一脸期盼,另外几个“道德败坏”的家伙阴谋得逞的样子,我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低着头想了半天,我才没精打采的抬起自己的脑袋对他们几个说道:“这次算你们赢了,下不为例1

“耶!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广大人民群众终于站起来了1、……听着几个人歇斯底里的嚎叫,我很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要不是看着他们人多,我早就下手了。

现在重镇通辽城内的兵力与2个月前比起来实在是少的太多了,原本还有一个满编的第十七师团在这里驻守,但是随着北方战争的打响,原本驻扎在这里的第十七师团还要负责四平等周边地区的防务,由此可见日本在东三省的兵力已经调动不过来了,而且他们还对自己的实力有些太自信了,居然认为只靠这么点兵力,即使遇到袭击也能够撑到援军的到来。

鲁大海又起了一个大早,作为一个做小买卖的商人,那就要起早贪黑的干才能养活自己一家子,自从小鬼子打下通辽城后原本就清苦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当家的,今儿个就算了吧!据说昨天在城外打起来了,我听二狗子他娘说外面来了一批当兵的跟小鬼子干起来了,昨日儿下午大队的鬼子不都出城了么,肯定又出了什么事了,咱今儿就别出去了,成不?”鲁大海的老婆对他说道。

“你懂什么,不出去哪儿来的饭吃,就是再怎么打仗也要吃饭吧1便说边打开自家的大门,自顾自的挑起货架走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的鲁大海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往常在城里巡逻的日本兵们现在一个也见不着了,就是那些个人见人烦的汉奸也都没影了,大街上清清淡淡的就没有见过几个人,这跟往常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这都咋的了1这是鲁大海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哟!鲁大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啊!大伙都到鬼子的政府大院去了,昨晚上从西边打来了一支队伍,已经把小鬼子都消灭了,听说是什么抗日救国军,这会儿正在原来鬼子大院哪儿发布公告呢1就在鲁大海正愁不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在同一个市集卖菜的侯六子对他说道。

“是吗!咋这么大的事儿,我都不知道呢!昨晚上并没有听到枪声啊,难道是天兵天将来打鬼子了?”鲁大海在一旁问道。

“俺也不知道,也是听说的,这不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都去哪儿了,咱也过去看看不就都知道了么。”侯六子回答道。

“也对,那就过去瞅瞅1鲁大海的心理同样充满着好奇。

此时的鬼子大院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人就根本就挤不进去,来晚的两人之能够在一旁观看。眼尖的侯六子一眼就瞅到了个不错的位置,直接拉着鲁大海爬上了对面的矮房,很快其他没有位置的人也全都有样学样更着爬到了高处。

就在鲁大海他们刚刚站好位置没多久,就看见前面打好的台子上站出来一个人,因为里的太远所以看不清楚,但是模模糊糊能够辨别出那个人的年纪不大。

“父老乡亲们,现在的通辽城已经让我们抗日救国军占领了,日本人已经让我们在城外打败了……,我们已经在我右手侧的布告栏上刊登了我们军队的各项纪律、制度,以及广大百姓们的各项生活安置问题,大家可以到哪里去看看,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们都会一一解答的。”前面讲的那些老百姓们并不十分的关心,他们所迫切想知道的,只是在新的统治者手中能够有怎样的生活,还能不能让大家活下去。

看着台下听到最后几句话后呼啦一下全都向公告栏涌去的老百姓们,台上的陆祥发觉自己真的是很失败,准备了好久的长篇大论到头来全都没有用武之地,要不是他识相的赶紧结束自己的演讲,估计台下听的人早就不耐烦了。

“兄弟,这上面写的啥啊!咱不识字,您能不能给说一下?”侯六子拉着鲁大海可是第一批跑到地方的人,但是由于不识字只好求人帮忙了。

“哦!这上面写的是他们的军纪,和办事的各种相关规定,上面还列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们,要是对他们中的某些人不满意,还可以向其上一级上诉。”被侯六子称之为兄弟的年轻人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儿?别是假的虎我们的吧1鲁大海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您放心吧,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对我们的工作有任何的不满意或者是疑问,随时可以向我们反映,只要查明属实我们就会按章办事绝不姑息,我们抗日救国军本身就是为了解救老百姓打过来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打回东三省的。”有了刚才的教训陆祥现在聪明多了,讲话一步到位。

鲁大海可是被陆祥突然的举动吓得够呛,要知道如果按过去的惯例,平民老百姓是不能议论这些大事的,要想告官那更是不可想象的,自古就有官官相护这句名言吗!中国的老百姓们几千年来就是在官本位的观念中长大的,现在你突然告诉他们当官的是为他们服务的有谁会相信呢?

看到自己的言行把对面的那位大哥吓得够呛,周围的人也以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那个刚才发话的人。陆祥就知道这次自己又做错了,连忙解释道:“这位大哥对不起,我在这里向您道歉,刚才把您吓倒了吧,在这里我给您赔不是了1说完便向鲁大海鞠了一个躬,他的举动立刻迎来了一片掌声,而鲁大海更是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年轻人不错嘛!知道自己原本准备的空话都用不上了,就直接开始走群众路线从最基层开始,不错有前途。”在大院的房间里,我透过窗户看到了整个儿全过程,不禁对那个叫陆祥的年轻人的举动拍案叫好。

“年轻人?哥们儿好像如果按年龄算的话,你可跟他差不多啊!别在那里猪鼻子插葱----装相了。”梁兴这个家伙对我可真是顶心顶肺阿,就没有两句好词儿,不过也许就因为这样我们现在的气氛才能放松一下吧!

打通辽的战斗是在昨天中午开始的,一开始只是用小规模的部队进行骚扰,然后就是向后撤退,等鬼子几个大队的人马追上来后,来了一个回马枪再加上围而不打和围点打援,很快出城的鬼子大部队就被我们轻松的收拾了,按梁兴的话说就是还没等他冲到战场呢,整个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弄得好不容易上战场的几个人一个劲的骂小鬼子太熊包了。

至于鬼子们留在城内的部队,在得胜回城的“自己人”手中没有撑过多长时间就都被解决掉了,因此当通辽城内的老百姓们一觉醒来的时候,整个城市已经换了主人。

“喂、喂!我是DZZ,我是DZZ,A1听到请回话;我是DZZ,我是DZZ,A1听到请回话……”步话机里传来了李道诚的声音。

“我是A1,我是A!,DZZ有何情况?”真不知道李道诚他们的活干的怎么样了,现在的我可是越发离不开他们的帮助了,那可是我手中的王牌。

“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如何了,鱼儿上钩了没有?”我问道。

“报告,DZZ已经完成预定任务,鱼儿已上钩,一切均按原定计划执行,没有出现意外,鱼儿很快就会到达,请坐好准备。”步话机中传来了让我放心的消息。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1原本没精打采的梁兴一下子就“活过来了”连蹦带跳的冲了出去。

哈尔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内,梅津美智朗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看着桌面的电文他习惯性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那个家伙估计的真准哪1回想起当初藤田井三冒死进言时的情景,自己当时真的是不是太冲动了,想到此处他立刻拿起了电话。

“喂!给我接源景大佐。源景吗,是我,你现在解除对藤田井三禁闭,把他带到我办公室里来。”思前想后,关东军司令终于决定把因上次以冒犯上级为名,而被关禁闭的藤田井三放出来。

“不管怎样,苏联那边的事情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暂时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样的变化了,双方已经在各自的实际控制区内各向后退了20公里,并把中间的地带化为军事禁区,虽然双方都没有把大部队撤走,但终归来说原本激烈的战事终于平静了下来,该是把后方的事情解决一下的时候了”关东军司令在自己脑海里想到。

对于此次事件两国共同调查的结果显示,并不是交战双方中的某一方挑起战火的,对于那个令人咬牙切齿的第三势力,即使是在双方共同的努力下也没有结果。这点让交战双方既为自己在这次莫名其妙的战斗中的损失感到痛心,又对自己的情报工作感到十分的失望,调查的结果来的太晚了。

直到停火时为止,在这场短短二十几天的战役中双方共投入了超过70万的军队,去掉弹药的消耗不算,光日本方面的士兵损失就已经达到了伤亡近十几万人,相信苏联方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以说经过这一战双方在远东的实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削弱,双方两败俱伤的结果就是交战的双方除了各自损失数据单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对于这样的结果相信任何人见到了都不会笑得起来,当然除了我们这些隐藏在背后的人以外。

多日的禁闭丝毫没有改变这个年轻人的一切,冷漠的神情下掩盖着强烈的自信与高傲,也许这就是一个完美军人的样子吧!梅津美智朗随手拿起桌上的材料,一把递给了已经站在他身前的藤田井三。

“你估计得不错,我们后面的确出现问题了,这些是现在的发展情况,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梅津美智朗说道。

接过关东军司令手中的资料,藤田井三在一旁仔细的阅读了起来,从他阅读时的那种专注看来,他仿佛想要从字里行间中得到他所需要的全部。

“现在我们与苏联的战事已经交由本土大本营处理,现在双方已经实现了停火,经过双方共同调查的结果显示,这次的苏日之战并不是由参战中的任何一方挑起的,我们就像猴子一样让人给耍了1在藤田井三阅读资料的时候,梅津美智朗在一旁说道,不知为什么他现在打内心深处开始欣赏起这个年轻人来,要知道藤田井三手中的资料以他的资格是根本看不到的。

藤田井三先是快速的将整份资料浏览了一遍,然后又返过来仔细的阅读,始终都没有发话。

“怎么样了,看了半天有什么想法没有?”梅津美智朗问道。

“不知司令官阁下您是怎样打算的,这份文件上讲的四平失守已经是七天前的事情了,恕我直言想必司令官阁下已经下达指示了吧1藤原井三并没有直接回答梅津美智朗的问题,反而向他的上司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错,我已经将部队从北方立即调回了,现在应该已经快要到达目的的了。”关东军司令回答道。

“阁下……”藤原井三相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有话直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于上次的事情我个人表示道歉。”梅津美智朗看到对面的年轻人还有所顾虑,便向他直接表示自己的诚意。

“阁下,您可能已经上当了,调回去的部队很可能会在半路遇到袭击,以我刚刚与苏联大战过后,还没有及时得到休整的、疲惫的军队,如果在行军路上遇到袭击,我们的损失将是惨重的。”想了一想后藤原井三回答道。

“你是说敌人南下沈阳是假,在半路伏击我方军队才是真正的杀招?”梅津美智朗急切的问道,如果真的向藤原井三回说的那样,自己的部队岂不是白白的送到敌人嘴里面去了。

“但是敌人有那样的兵力吗?原本在满洲的东北军,自从我们占领这里以来就接到蒋介石的命令退出关外,我们不去进攻支那人就不错了,难道他们开始反攻了。但是我们在国民党内部的消息并没有传出这样的信息阿1冷静了一下的梅津美智朗缓慢说道。

“您为什么不把他们看成是一种新兴的势力,自从林西会战以来,事实上我们所遇到的部队跟过去我们遇到的支那人完全的不同,不论战斗力还是武器装备都要高于我方,但是自始自终他们都没有被人重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完全是靠着背后苏联人的支持。然而事实上就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来,事情远没有那样简单,很有可能帝国与苏联的争斗就是由他们引起的,也只有他们才能在这样的情形下获得最大的利益,在我们双方两败俱伤的之时,就是他们渔翁得力的时候。”藤原井三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判断错了敌人,但是以我们对支那的了解来看,你所说的新兴势力是怎样在这样的条件下崛起的呢!要想躲过我们的情报部门几乎是不可能的,难道是附近的阎锡山等部?”梅津美智朗问道,要知道如果藤原井三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从内蒙古大草原上叛乱爆发的那一天起,所有的人就几经进入了敌人的圈套,要真是这样那对手就是在是太可怕了,现在的梅津美智朗已经不敢在想下去了,只能希望这只是推断而已。

“司令官阁下,那绝对不会是阎锡山的部队,阎的部队我们在后来的化德会战中已经遇到过了,虽然我方有一定的损失,但是那种战力与我们在林西遇到的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相信我们真正的对手已经在集宁等着我们了。”藤原井三说道。

“嗨!你再看看这一份电报吧1叹了一口气后,梅津美智朗从文件夹下去出另一份文件递到了藤原井三的身前。

“虽然是你的长官,但是我真的十分佩服你,年轻人你对战场的洞察力实在是让人感到可怕。你说的不错,在集宁我们碰到了那支部队,而且……你自己看吧1梅津美智朗低落的说道。

电报上写得很简单,……集宁城下,关东军第十四师团于先锋接触战中自师团长大原永毅以下共计2万余人战死,整个第十四师团战后幸存人员不足三千,这还是在第五师团支援下才救出来的。

“我看你并不感到很吃惊嘛!这可是帝国军队有史以来的最大失败,在不到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帝国精锐的十四师团就这样没了,而且还是在支那战场,这就更令人想不到了。而你居然连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难道你早就想到了?”梅津美智朗现在的心情可是惊讶极了,要知道这可是在藤原井三关禁闭期间发生的,在此期间他根本就不能得知这些情况,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阁下,事实上我早就已经预料到帝国此次西征会遭遇不测,但是在向阿布规秀中将阁下进言时并没有被重视,反而因为此事触怒了其他长官,中将阁下不希望我被排挤,便想送我回本土学习。”藤原井三说道。

“哦!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说说你问什么认为帝国会失败?”梅津美智朗很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如何推断出来的。

“事实上很简单,由于这次有两个师团并没有参加林西的战斗,他们对于敌人一无所知,就算是经过其他长官的忠告是否能够放在心上是个问题,再者在化德大家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将所有敌人全歼于华德这无形之中既增加了帝国军队的气势又上涨了他们轻敌的情绪。第十四师团长大原永毅少将本来就看不起支那人,在化德的胜利更会迷惑他的双眼,他必然主动要求第一个进攻集宁。从来没有与对面的军队交过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敌人的可怕,也不会在做战时想到敌人会全线大反攻,更不会像想到敌人那强大的炮火有多么大的威力,所有的一切注定了第十四师团的失败,不过他们输得这么惨还是极其令人感到意外的。”藤原井三回答道。

“报告,司令官阁下前线来报,我部从北向四平推进的部队在公主岭以北长春市以南的范家屯遭敌袭击,现伤亡惨重……”值班的参谋连们都没有敲就直接冲了进来。

“什么1听到消息的梅津美智朗腾的一下站起来,一把从参谋的手中抢过电报。

“下面的内容呢?”这显然是一分不全的电报,传了一半就没有了,只能表明部队遭到了袭击,到底敌人又多大的兵力,是哪个方面的敌人上面一点也没有表示出来,这令关东军司令很是恼火。

“司令官阁下,我们只接到了这一部分的电报,后续的就再也没有发过来,很可能发报人员已经遇到了袭击。”站在一旁的参谋说道。

“看来你是对的,我们遇到的敌人太狡猾了,这次又上当了。”梅津美智朗一边把手中的电报递给藤原井三一边说道。

太可怕了,从帝国西征到现在遇袭,整个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对手为自己准备良久的陷阱,面对着现在已经进入陷阱的自己,对手手中的刀终于出鞘了。得知南下部队遇袭的梅津美智朗已经没有了刚刚得到消息时的惊慌,现在的他更多的是想与对手在战场上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斗。

“奸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我拍了拍坐在1号坦克上,看着远方的梁兴。

“老怪,你看到下面的战场了吗?”梁兴说话间并没有转过头来。

“怎么了,想发什么感慨?”这个家伙现在一定有很多想法吧,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上战场,就是我也有过一次初战了,就算那是仅仅不到百人的交战,但终归是有了实战的经历。

“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想象不到战场的可怕,过去我们也许在电视上、电影上、书本中得到了太多有关战场的知识,可是真正得到了战场之上,才会发觉有多么的幼稚,个人的能力在战场上是那样的渺协…”梁兴喃喃的小声说道。

“怎么,害怕了?这可是你们几个强烈要求自己来遭罪的,可别怪我们没提醒过你们,对了你们几个答应我的慰问品呢?”我赶快岔开话题,这个家伙可千万别钻牛角尖阿!

“我会害怕,你去死吧!在本人的字典里绝对没有害怕这两个字。不过话说回来,小鬼子还真是很顽强啊1回想起战斗的过程,梁兴禁不住在一边发着感慨。

“是啊!有时候人的精神力真的是太可怕了,说句实在话,原本我对电影和电视里我们老一辈革命家他们所面对敌人还有所怀疑,但是现实告诉我们,可能那些电影里面对日本人形容得还不够。我们不论在士气上,装备上都不知要比小鬼子好了多少倍,但是在战场上敌人那疯狂的反扑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啊!要不是我们早有所准备的话,就不可能以这么小的代价获得如此的大胜了。”夏海涛也从另一边走过来说道。今天,我们这些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人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战常

“不过,不管小鬼子的武士道精神有多强,在这样的劣势下根本就没有扳回的希望,即使是在精神的支撑下人的血肉之躯终归还是比不上钢铁铸就的坦克。可能现在这个场景跟火烧圆明园时,满清与英法联军对战时的情景差不多吧!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我们和日本人,作战的性质没有发生改变,但胜败的双方已经交换了位置,这就是未来侵略者的下常”吴亮也在一旁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行了,别在发表各自的感慨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在这里发表长篇大论了,从另外的东线向四平进军的鬼子很快就要到伏击地域了,再不走我们可就要赶不上了,现在我们可是在跟时间赛跑,奸商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你就等着在沈阳请我吧,赶快进坦克我们走了。”刚刚从坦克内的电台中得到胡志龙他们报告的我,自然不会再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

自从我们顺利的取得通辽城后,完全按照当初计划的那样在四平通往通辽的路上打了一个完美的伏击战,轻轻松松消灭了进入包围圈的敌人,而后在胡志龙他们先遣队员的帮助下奇袭四平,几天之间北中国的两个战略重镇就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里,接下来的自然就是连串的大战了。

在前天黎明时分,伴着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我们在范家屯附近突袭了正急忙南下解救四平的一支日军,梅津美智朗的算盘打得很精,他将部队分成三个部分,分三路同时向四平和沈阳方向挺进,东边的一路更是从朝鲜调过来的。如果按正常的眼光看来他的部署很正常,也很稳妥,这是一种逼敌人决战的架势,妄图以优势兵力一劳永逸的解决这次发生的问题,如果战况得利的话还可以挥军西进与已经在集宁城下的部队两面夹击,彻底消灭敌人。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所面对的已经不是传统的陆军了,他们是世界上第一支真正的装甲部队,无论是武器的精良程度还是官兵们的能力都是这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原本的分兵突进到了最后只能是让我们各个击破,无形之中梅津美智朗等于帮了我一个大忙,原本我还担心他兵合一处,那样的话打起来我们可就不好办了。

自从我们占领四平以及周边的地区以后,就已经在我们实际占领的地区实行了新的管理制度,这些都是经过后世总结过的,多少代人的心血结晶,即使在刚刚实行的时候广大的群众有些不适应----那些制度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太好了,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但是不管怎样,人民在看到希望的时候对我们的拥护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在我们刚刚占领四平不到3天的时间内,就有大量的年轻人要求加入我们的部队保家卫国。面对于这样的情形,我们几个考虑了很久才同意他们的请求,成立新的步兵作战单位,当然这些刚刚参军的年轻人现在还没有能力上战场,但是在经过短时间的训练后,至少让他们守卫地方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这就是我们当初的想法,但是谁又能想到,不久之后就是靠着大量的新兵我们居然真的成功地将侵略者赶出了东三剩

由于很快的赢得了老百姓的信任,我们早在发动进攻的前两天就已经动员附近的老乡们转移了,对于老乡们的损失由我们包赔。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既保证了我们本身行军的隐秘性,又让敌人以为我们是在避坚清野,打算死守四平,虽然敌人也在行军的途中加大了侦查的力度,但是我们由于已经是机械化部队了,几十公里的距离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即使日本人再怎样努力也根本找不到我们的主力部队在哪个方向上。

当高速轰鸣的马达声逐渐的由远而近的时候,整个日军营地内根本就没有一点警惕的意思,刚刚与苏联红军战斗过,没有得到休整的部队,还没能从大战过后的疲劳中恢复过来,很多人在熟睡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而放哨的士兵们则以为是自己人的部队,等到听见炮弹已经打过来的时候才明白自己的敌人已经开始进攻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还没有等我们冲锋的装甲部队接近敌人的阵地,后面憋了好久的火箭炮部队已经开始发言了,133mm的火箭弹带着复仇者的怒火,第一个冲进入了日本人的军营,刹那间原本整齐平静的军营立刻变得面目全非了,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在战场上露面的火箭炮,第一次齐射就已经给敌人带去了毁灭性的打击,那些简易的防御工事立刻便化为乌有了,直到我们的坦克已经冲到跟前了,还没有遭到哪怕是一颗子弹的进攻。而伴随坦克冲锋的自行火炮,也开始向着刚才第一批炮击没有攻击到的地方发射自己的重炮。

可以说在双方初次交锋中,我方绝对是大获全胜,借着突袭之力根本就让第一线的日军没有任何有效的抵抗,就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去了。然而,战争的进程并没随之继续下去,慢慢缓过劲来的日本人开始了疯狂的反扑,虽然没有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但是不可避免的是,攻击前进的速度不得不降了下来,再也不像战斗刚开始时的那样只要开着坦克往前冲就可以了,根本不用顾及敌人的存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