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八章

从那种令人恐怖的威力上来判断,这些都是大口径的重炮,已经在中国作战一年的野口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中国居然有那支部队拥有如此多的重炮,即使是中国蒋介石的中央军也没有一门大口径的重炮阿!

然而现在的情形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原本间隔等距三波次的冲锋,此时看来就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在广阔平坦的草原上,没有战壕、没有掩体,冲锋的部队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重炮之下,虽然野口极力想做点什么,但是他个人的力量在这样的环境下是那么的渺校

就在野口正组织自己的部队就地隐蔽的时候,一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他的身后,炮弹爆炸后那强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将他掀的很远。落到地上的野口元吉感到自己的力量正一点点的流失,仿佛自己的灵魂也快要离体而去了,在闭上眼睛的刹那间,他仿佛回到了日本,回到了樱花灿烂的故乡,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对他来讲世界再次回到了黑暗的时代。

在集宁前线日本关东军第十四师团的临时指挥部呢内,大原永毅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重围之中,即使是想要防御到大部队到达,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一心只想着进攻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会遭到敌人那令人窒息的进攻。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是错的那么得离谱,将一头发怒的狮子当成了可以任人宰割的绵羊,现在这头被他激怒的狂狮已经不是此时的他所能抵挡的了。

“阁下,请您带领部队突围吧!我愿率部留下死战,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浑身是血的年轻参谋对自己的师团长说道。

“突围吗?是的,我不能让所有的士兵都死在这里。”正处于迷茫中的师团长轻声地对自己说到。

“山村君,这是离开本土时妻子为我准备的护身符,如果有可能的话请将它带给我的妻子,告诉他我辜负了天皇陛下的期望,作为一个军人,由于我的原因帝国军队不败的荣誉毁在我的手中……”大原喃喃的低语着,显然是在交待自己的后事。

“不,阁下现在还有时间,您赶快突围吧!我将拼死断后,只要阁下还活着我们随时可以回来复仇的。”反应过来的山村雅宏急切地说道。

“我不会离开的,山村君你还年轻,帝国的未来需要你们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现在的我没有切腹谢罪就已经让我感到极大的耻辱了,就让我在战场上为天皇陛下尽忠吧!我命令你,山村雅宏少佐立刻带领部队突围,我将死战为你等断后,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一切都拜托了。”说完大原永毅想着自己部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我不会辜负阁下的期望,一定把部队带出去,请您放心吧1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自从战局转变的那一刻起,山村就明白等待着他长官的也许就只有切腹了。

“对了,再帮我转告坂田和大竹师团长,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错了,请他们原谅我过去曾经的粗辱与无礼。好了,快走吧,在晚就来不及了。”大原交代这最后的嘱托。

看着远去的部下,大原内心之中突然冒出了很多的感慨。“帝国的明天就靠你们了,真想看看坂田那个家伙在听到我对他的道歉时,那种惊讶的样子啊,就是杀了那个家伙恐怕他也不会相信我会向他道歉吧1想着想着,一丝凄凉微笑的在他的脸上浮现。

“参谋长,师长和政委给您来了一个电话。”坐在马背上的通信员将移动“电台”的话筒递给了同样坐在马背上的韩永刚。

“喂,我是韩永刚,有新的指示吗,这仗打得痛快,什么?让我们撤回去,难道就放鬼子走不成?”一听让自己把部队带回去,韩永刚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老韩,你别急又不是以后再也没有仗打了,前方的侦察员回报,鬼子的援军已经上来了,你再不撤,难道你的马蹄子能跑的过鬼子的车轮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对面还有那么多的鬼子你还怕不够打的吗?”郝明在电话的另一边说道。

“老韩,你们先往后撤,炮兵会为你们掩护的,咱们战士的生命那可比小鬼子的宝贵多了,好好保存自己的力量就是为了更好的打击敌人嘛?”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高峰的声音,显然话筒换了主人。

“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放心吧,对于那个重那个轻,我还是分得清的。”冷静下来的韩永刚明白,一但日本人后面的日军部队上来了自己占不了多大的便宜,与其打那样的消耗战,倒不如先撤回去等待时机。

“命令出击部队,立刻打扫战场,向后收拢我们撤退。”韩永刚咬着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自从当兵以来还没有打过这样的仗,而且打的还是外来的侵略者,中国军人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真是不甘心哪!

看着眼前硝烟弥漫的战场,韩永刚真希望老天能再给他点时间。当鬼子开始正式的进攻后,在第一时间我方的大炮就打响了,155mm和122mm口径的炮弹呼啸着冲向了他们的目标,由于谁也没有考虑浪费炮弹的问题,炮兵肆无忌惮的向敌人宣泄着自己的怒火,早已经过标定的阵地上,每一发炮弹都发挥了最大的杀伤力度,绝对能够保证达到最大效率。

日本人原本还在向我方阵地射击的炮兵们,惊恐的发现他们不幸的成为我们炮兵部队的首要打击对象,那些大炮很快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除了满地的火炮零件和日军炮兵的尸体外,很难让人想象在几分钟前这里还耀武扬威的向着对面发射炮弹。

自从抗日救国军的火炮开始向前延伸开始,韩永刚临时决定不再绕到敌人的身后,而是直接在前线发动冲锋。被突然袭来的炮火打得像无头苍蝇的日军如何是他们这群虎狼之师的对手,原本就已经被打乱的阵形更是变的破碎不堪。于是出现了下面的一幕,骑在马背上的骑兵们伴随着自己人的炮火不断地向前冲击,离的远了就是一梭子子弹,冲到敌人的跟前就举起雪亮的马刀,整个战场已经不是两军的对垒了,而是完全单方面的屠杀。

虽然训练有素的日军在刚刚遇到袭击的时候还能够组织反抗,但是很快更猛烈的火力便将他们的努力化为乌有,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战士们自然不会客气。看到骑兵们英勇的表现,原本守卫在战壕里的将士们也纷纷要求出击,在得到上级的准许后,整个前线进入全面的反攻。

在反攻中各兵种配合默契,炮兵在前面开路,骑兵不断的冲击着敌人临时建立的防线,遇到突破不了的地方便绕过去,留给后面的步兵兄弟,步兵们忠实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任何的漏网之鱼都别想从他们的眼前逃过。整个大军缓慢而有力的向着日军压了过去,仿佛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他们前进的方向。

“大哥,打得好好的为什么撤退,难道还要放了狗日的不成?”岳振武飞马跑到韩永刚处问到,从他的模样上就知道战况是多么的激烈,只见岳振武全身上下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了,根本分不清哪些是他自己的血,哪些是敌人的,原本锃亮的马刀已经被鲜血掩去了它的光芒,滴着血已经卷刃的马刀清楚的告诉别人自己的主人是如何作战的。

“日本人的支援马上就要上来了,现在炮兵兄弟们正在延缓敌人的速度,现在再不撤出战场,我们离脚下鬼子的下场也不远了。”韩永刚回答道。

“大哥,就在给我十几分钟的时间吧,十分钟也行碍…”岳振武显然还没有杀够。

“行了,你要知道这是战常”韩永刚大声喊道。

看到自己的老上级发火了,知趣的岳振武就再也没有吱声了。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老哥了,这会儿他可是真生气了,如果再不明白点就有好果子吃了。

“你以为我不想继续最下去吗,但我们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而且再往下追我们自己的损失也是无法令人接受的。以后的机会有的是,眼前的鬼子绝对跑不了。”虽然是在对越振武解释,但又何尝不是在安慰他韩永刚自己。

进攻的时候是一往无前,收尾的时候也如同大海退潮一般,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空隙。日军的大部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突破对面的炮火封锁到达战场的时候,留在他们眼前的只有遍地的日军尸体。

“还是来晚了1坂田从地上捡起一面破碎的膏药旗低声说道。

自从大原永毅一意孤行要求立即进攻的那一刻起,坂田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有想到会输得这么惨,整个精锐的日本关东军第十四师团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要不是自己加紧赶来估计连最后的幸存者也不会留下了。

从突围的山村雅宏口中得知老是喜欢和自己作对的那个家伙,居然在最后破天荒的承认自己错了,还向自己道歉。“可恶的家伙,想道歉就要自己亲自来啊!让别人代劳算什么东西。”扔掉自己手中的膏药旗,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坂田对自己说道。

“师团长阁下,我们发现了大原师团长的尸体。”从一旁跑过来的参谋说道。

“是吗!带我过去吧1坂田早就算到了他那个同僚的结果,得到这个消息一点也没有意外。

一路上到处都是死去的士兵,残破的尸体向人们诉说着战况的激烈,仅仅是在这战场之上走了十几分钟,坂田就已经从战场残留的信息中看到了敌人的强大。

“终于又遇上了,这才是真正的战斗,强者与强者之间的战斗。”坂田抬头看着头顶的蓝天喃喃的说道。

要不是手中的战刀和身上的军装,绝对没有人能够认出现在的大原永毅。失去了头颅的尸体不甘心的倒卧在雪地中,四周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右手死死握住自己的战刀,已经明白的告诉来到这里的人,在大原死去以前曾经发生过的战斗。

“我们已经在附近都找过了,没有发现大原师团长的人头,估计……”坂田身边的参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失去的人头只有一个归宿,那是不言而喻的。

“知道了,发现敌人的踪迹了吗?”这是坂田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没有,敌人退的很彻底。我们在清理战场是没有发现敌人的尸体,估计全部被带走了。根据对战况的分析,他们这次进攻是预谋已久的,重炮的火力覆盖非常精确,强大的重火力将第十四师团整个犁了一遍。在大炮的掩护下,骑兵跟在炮弹的后面进行冲锋,由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御工事,在这样平坦的大草原上,第十四师团的将士们根本就无法抵挡。”参谋继续报告道。

“怎么样,有什么好消息吗?”刚刚感到的大竹向坂田问道。

“看到这样的战场,还能期待好消息吗?”坂田反问道。

“看来是我们在林西遇到的对手,没错吧1大竹说道。

“是啊!你认为他们怎么样,我是说你对对面的敌人有什么看法?”坂田很想知道老朋友的想法。

“很强,不,应该说是极其强悍!从现在的战场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素质极高,步炮协同极其出色,在冲锋的时候非常坚决这说明他们受过很好的训练,而且作战时纪律性极强。我来的时候间到了山村君,想必你也同样由他口中得知了一样的消息,敌人在进攻中不论小单位,还是整个进攻部队的战术都被完美的执行了,根本就没有给第十四师团留下任何的机会,对面的敌人如果单论战斗力,用相同的兵力对战,失败的人一定是我。”大竹一边思考,一边说到。

“你也这么认为吗?是啊,能够在短短不到1个多小时的时间内,让整整一个帝国精锐师团被彻底击溃,差点被全歼,自师团长以下战死无数,好可怕的军队。”坂田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第一次对自己一方感到担忧,过去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他都有必胜的信心,但是这次他很难再说服自己。

∝到指挥部的岳振武一把将自己的钢盔狠狠地丢在桌子上,只要是个人就能明白这个始终坚持呆在前线,很少来指挥部的副师长的心情。“我就想问一句,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每次刚刚打到兴头上就被一个命令给调了回来。”岳副师长想要个准话。

从战池来后的岳振武越想越气,心里憋着一口气的他,破天荒地跑到司令部来要个说法。

“哟!看来我们的岳副师长正一肚子火嘛1郝明在一旁笑着说道。

“政委,我是个粗人,别的不想,这杀鬼子的事情那可绝不含糊。在前面每次战士们把小鬼子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上面总是让我们往回撤,底下的弟兄们都有点意见了1岳振武为自己辩解道。

“我看是你自己有意见吧1作为岳振武的老上级韩永刚对他可是心知肚明,岳振武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早就让人家知道了。

“你呀!就不能再稳重一些,明明已经是副师长了,却从来不来这里开会,倒是一打仗就跑到前面去了,我看你直接去当个连长打冲锋算了。”此时的韩永刚早已经忘了他自己不也跑到一线拼杀去了吗!

“这官咱是当不来的,倒是要到前面打冲锋,那我可绝不含糊。”岳振武憨厚的说道。

“我是服了你了,不过我不可能给你任何的保证,战场上的事情是千变万化的,谁能知道以后的战况如何呢?”高峰也知道这个家伙求战心切,但是这种事情可是说不准的。

“放心吧!等到老怪的妖刀出手的时候,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到时候一定让你打个痛快。”郝明在一边说道。

与集宁前线相比,黑龙江边的战况同样称得上十分惨烈,莫名其妙打起来的双方现在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击溃对方的进攻,同样是为了安定自己的后方,同样是为了一仗定乾坤,在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部队,自从开展以来这里就从来没有安静过。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梅津美智朗盯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到。

藤田井三,于四个月前刚刚加入日本关东军,由于在战术上的优异表现,被破格提拔为见习参谋,在林西会战后更是被阿部规秀推荐到了梅津美智朗的跟前,原本已经定下来要让他在近期内回本土受训,但是突然发生的意料之外的战争不得不让所有在满洲的部队向北移动,藤田井三作为关东军的一员自然也不会例外。

原本作为日本关东军司令的梅津美智朗,并不十分重视这个看上去极其普通的年轻人,但是自从北方战争打响后,他甚至开始慢慢怀疑起了这个年轻人。根据情报部门的报告,眼前的这个家伙在进入军队以前是一片空白的,虽说有很多在中国出生的帝国公民是查不出身份的,但是从他在军队中的表现来看实在是太出色了,出色的令人害怕,这难道真是一个刚刚加入军队仅仅不到半年的人能够办到的吗!

“司令官阁下,只要从双方战前的态势不难看出,不论是帝国还是苏联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发生冲突。我方是由于刚刚展开西进方案,而苏联正处于权利斗争的时期,双方在这个时候动武显然是十分不明智的。而且从战争的进程上看,原本平安无事对峙的双方突然就爆发了如此规模的战斗,显然有些异常。就算是苏联人想要进攻,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交火时出现如此的混乱,敌人即使训练的程度再差,也不至于在进攻中出现那么多的问题,就我个人看来他们倒像是打算反击我们的进攻。”藤田井三还是那样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根据,就好像整个战争的进程与他无关一样,在他的话中听不到任何的色彩。

“就仅仅是依靠这些,你就判断有人挑起了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这好像并不符合现在的情况,难道我们与苏联的战争会给什么人带来极大的利益么?”梅津美智朗问道。

“是的,我认为帝国现在在远东的状况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葬送现在的大好形势,甚至我们可能会失去满洲。”藤田井三说道。

“哈哈,你真是太悲观了吧,这样的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失去满洲?你难道认为苏联人会打过来,我们英勇的帝国士兵会战败?”梅津美智朗气的直冷笑,他没有想到阿部规秀向他推荐的人居然如此悲观和懦弱。

“司令官阁下,我知道帝国对于我的身份非常怀疑,我也清楚您并不欣赏我的观点,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防守空虚的大后方,只要有一支部队就可以吹起滔天的巨浪。要知道现在满洲整个的防务重心已经完全向北转移,而西部集群正在攻打集宁,此时我们的腹地等于没有任何防御力量,一但支那人向我们进攻……”

“够了,这不是你应该考虑的,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找你。”恼火的关东军司令说道。

看着走出自己办公室的年轻人,梅津美智朗心中充满了矛盾,可以说刚才藤田井三所讲的正是他现在疑惑和最关心的地方。苏联人的进攻实在是太奇怪、太不合常理了,让从军多年的他感到十分迷惑。他也认为可能是第三股势力挑起了帝国和苏联人的战火,但这也是通过大量的情报推理出来的,这里面还有大量间谍的功劳,可是那个年轻的藤田井三居然仅仅凭借着自己的判断就能够达到如此境地,实在是让人感到可怕。

“明知道自己被怀疑,还可以当面直接讲清,即使明知自己的观点不可能被接受,却还不断的尽着自己的努力,藤田井三你是个不简单的人物阿1回想着刚才的经过,关东军司令对自己说道。

“老怪,你的电报,是王恩强刚刚送过来的,说是只有你能明白其中的含义,真不明白,打什么哑谜吗1梁兴那家伙拿着一封电报向我走了过来。

“赶快给我看看……漂亮1一张白纸上只有一个字母“Z”,在所有人当中只有我和王恩强还有刘斐能够知道这个字母现在的含义。

“什么漂亮,你说明白点1奸商在一旁逼问道。

“别急,赶快召集所有作战相关人员,不,把全部的核心人员都找来,我们出发的时候到了。”我兴奋的说道。

“真的?老天有眼哪,终于让我等到头了,要是再等下去我就要变成疯子了,我这就去找他们,那帮小子要是听到能够出发了,估计房顶都会让他们给掀了。”话还没有说完,梁兴那个家伙就已经冲了出去。

极短的时间内几乎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会议室内,弄得整个房间里都是大口喘气的声音。

“我听梁兴那个家伙说我们就要出……出,出发了是……是不是?”一口气冲进来的吴亮还没有缓过劲来就张口问道。

“你先喘口气,不用着急,该来的跑不了啊1先到一步的夏海涛说道。

“难道你不急,那是谁一天跑三趟司令部去打探消息的?”缓过气来的吴亮反击道。

“行了,行了,大家没有一个不急的,还争什么阿!赶快开会,想知道什么不就都知道了吗1平常十分稳重的谢总说道。

“是啊!是啊!你们还争什么啊,老怪我们怎么打?这次不管怎么说我也要上战场了,再憋下去人都完蛋了。”吴亮接着说道。

“OK!OK!马上开始。大家都知道我们一直在等待时机,现在这个时机已经成熟了,该是我们摘果子的时候了。”我先来了一句开场白。

“按照起初的计划,我们原本就应该在林西的时候配合二旅和三旅将日本关东军的四个师团,超过10万的精锐部队彻底消灭。但是在林西发生的战斗让我改变了原来的想法,经过半年多地狱般的训练,我们的战士已经成为了精锐中的精锐,即使在没有本方重火力支援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打得鬼子找不着北,这说明我们对自己的战斗力有些低估了。”我说道。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他们手中的武器。经过那样让人后怕的训练再加上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的武器装备,要是再不打出个样来,那他们可真的够可以的。”赵志高在一旁插嘴道,这个家伙显然是个武器致胜者。

“话不能这么说,要知道他们可是第一次上战场,而且第一次就碰上了日本关东军的精锐,他们能有这样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不容易的,毕竟根本就没有实战经验嘛1田宇在一边打抱不平道。

“你们两个别打岔,老怪继续往下讲。”邢锐在一旁着急的说道。

“接下来发生的大家都清楚,相信从李道诚那里得到消息的时间,在坐的很多都要比我早。日本人通过他们自己的推断以及现在的周边情况,认定在我们身后有苏联人的影子,既然小鬼子已经想到这个份儿上了,要是我们不再帮他一把,哪儿对得起我们自己啊!所有就有了后来的放弃林西,向西千里大转移,不过中间加上了化德部分的小插曲。在化德我们的DZZ已经显示了他们的能力,这就为成功挑起苏日战争奠定了基础,9天前刘斐大哥他们终于不负众望,成功的挑起了双方的战火,我们的DZZ更是在那时大显身手,通过特种兵们身上携带的装备成功地对交战双方进行欺诈,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就是想停下来都不行。现在的情形几乎何我们估计的一点都不差,整个日军的防线已经完全拉开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我们在这个时候会突击沈阳。现在在我手中的就是此次作战的完整计划,前面一部分大家早就已经知道了,后面的将是我们开展后各部队的任务以及行军路线,如果我们有哪些没有考虑周到的地方,大家赶快提出来,修改后就可以在作战会议上下发给各部队了。”说这便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材料发了下去。

“按照作战计划上所说的,我们一路上将首先拿下通辽,接着打进四平,然后分兵两路,一路南下,一路北上。原本我们的兵力就很少,这样做会不会导致兵力的分散?”田宇刚看了两眼就询问道。

“田宇你先看完再说吗?这下面不是写着呢吗,对通辽进行电子压制,断绝其与后方的联系一口气拿下,接着佯攻四平,将敌人的军队全部调动起来,在运动战中依靠我方装甲部队的高机动性一一对其歼灭,然后打着要南下沈阳的旗号在广阔的三江平原上给一心南下的小日本一个教训,等我们击溃敌人南下的部队后,整个辽宁就不都是我们的了吗?”吴亮在一旁说道。

“不好意思,我太心急了。乖乖,好大的胃口,以齐装满员的我部装甲部队,在无险可守的大平原上展开集团冲锋,敌人匆忙之间根本就无法在与苏联的大战后能够有修整的时间,立刻就要南下作战,而此时使用DZZ部队对敌进行欺诈。天哪,我真想立刻看到小鬼子见到我们坦克冲锋时的表情,那种感觉一定美妙极了。”田宇在一边发着感慨。

“是啊!这与原来的作战计划简直没的比,一但我们能够成功立刻就可以在东三省站住脚跟,最差也能够坚守通辽,不过就我自己看来这最差的可能性很低。如果战况发展对我极其有利的话,没准现在就能够将小日本赶出中国,太期望那一天能够早点到来了,我现在都有些等不及了。”谢总看着手中的计划也在一边说道。

“大家放心吧!那一天离我们已经不再遥远了,我可是已经和老怪打赌了,要是他能够让我在沈阳过春节,他过年的消费我全都包了,本人可是头一次希望自己能输的惨烈一点啊1梁兴在一旁打趣道。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参加会议的众人将所有的作战细节过了一遍,几乎我们能够想到的在战斗中所能遇到的问题,在完善后的作战计划中都有了极其细致的处理方法。时间过的飞快,整整一个上午就在我们的议论中结束了,会后众人的脸上无不洋溢着胜利的光彩,那感觉就跟已经将小日本赶出了中国似的。

1932年11月14日下午,在总部憋了好久的将士们终于迎来了他们出击的日子,对他们来说这近两个月的等待时间是在是太长了,长期的等待让他们度日如年如坐针毡一般,今天终于可以踏上抗日的战场了,众多东北籍的战士们已经在讨论何时能够达到家乡,何时能够全部收复沦陷的国土。

长期的等待对战士们来说就已经是一种煎熬,再加上前线不断传来的胜利消息,新二师已经在战场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特别是最近的这次大战,更是一次就打掉了小鬼子的精锐----日本关东军第十四师团,要知道那可是绝对的完胜,小鬼子自师团长以下死了两万多人,要不是日军的支援部队及时赶来,再加上不愿自己部队白白的损失,小鬼子哪里还能有活着的人?

每当装甲旅将士们听到赶回来的二旅中那些战友们讲述的战场,没有一个不是热血沸腾的,大家全都恨不得当时在战场上的就是自己。虽然每次到最后战士们都夸口说,要是自己这群驾驭着钢铁的勇士面对着那样的敌人,保证让他们一个也跑不了,但他们眼神中那种羡慕的神色,早已经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终于轮到我们露一手了,一定要让小鬼子尝尝我们的利害,这是每一个一旅战士的心声,当然与他们想法相同的还有那些在林西没有轮到出手火箭炮部队的士兵们,那帮家伙也同样憋着一口气等着发泄一把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