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七章

“怎么了,闲着没事干一个人在这里喝西北风?”梁兴那个家伙就像个阴魂似的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

“你才来这儿喝西北风呢!我只是出来透透气,如果再待在里面等下去我就快疯了,等待的时间实在让人难受,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和刘大哥换个位置,已经好几天了他那边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此时的我绝对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本次作战计划中最关键的部分就在刘斐他们那里了,如果他们无法按计划挑起苏联和日本人的战斗,那么我们这次所有的心血就都白费了,顶多我们只能占领通辽,要想收回东三省就得再等机会了。

“放心吧!刘大哥手下的兵可是他和喧亲手训练出来的,再说了他们的装备即使是在我们那时的90年代也是极其先进的,更何况是在现在呢!喂,哥们儿我怎么看你在发抖,不会把你紧张成这个样子吧1梁兴在一旁夸张地说道。

“去你的,我看你才紧张得发抖呢,好家伙居然笑话起我来了。”对于梁兴的调侃,我必然是在第一时间反击,不但嘴巴上不能落后,在行动上我也先下手为强一把将那个家伙扑倒在地。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你这家伙居然抢先动手,看我怎么收拾你。”很快漆黑、寒冷的夜里一阵打闹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谢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愧是好哥们儿阿1我感激的对梁兴说道。

“去你的,我们是哥们儿吗,还说什么客气话。不过,你真的打算一战定江山?我们手头的兵力根日本人比起来可是连个零头都不到阿1梁兴对于我那疯狂的计划始终十分担心。

“放心吧!我有信心,绝对不是一时的逞强。只要苏联和日本人打起来,日本人的注意力将全部向北转移,那时候我们的机会就到了,整个东北的腹地将会对我们敞开大门,我要给小鬼子来个黑虎掏心。”说到自己的计划我还是充满了自信,当然前提是刘斐他们能够成功。

“别忘了,在集宁防线上可有四个日本关东军的精锐师团,分出去这吗一大块战力,我很怀疑小鬼子敢不敢和苏联人动手,毕竟他们现在的兵力虽然很多但不足以两线作战。”梁兴说出了他的想法。

“你考虑的这一点我也想过了,事实上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在作战方式上我们可是在打一场信息战。日本人想在集宁得到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吗!我已经通知李道诚他们了,只要集宁方向战斗一打响,就彻底切断梅津美智朗对他手下军队的控制,这样我们想让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就只能知道什么。到时候只要时机一到北边开战,日本关东军司令阁下的部队就将凯旋而归,在北边还怕兵力不够吗?在这个时代,掌握着电磁权的我们不亚于手里握着百万精兵阿1我提醒我的政委,我们现在可算是跨时代的军队,后世的作战方式在这个时代军人别说是听了,就是做梦也梦不到的。

“往后说,一但我的计划完全的实现,我们就可以挥兵东进,在东三省的平原上将发挥我们装甲部队的最大威力,本来就缺少反坦克武器的日军如何抵挡?再说了,就算他们有当世最好的反装甲武器能有什么用,我们的坦克和装甲车上的装甲可不是这个时代的武器所能击穿的,顶多是炸毁履带失去行动能力。至于他们从其他方向赶来的援兵,也好解决。要知道喧他们早就已经进入东三省了,前两天不是刚刚联系过吗!那时我就已经指示他们,一但我们这边动手,他们那里就破坏敌人的交通枢纽延缓敌人救援的时间,到时候只要我们手脚够快,这些来救援的部队就将被我们分割开来切成小块,一口一口的吃掉……”

“行了、行了,别再跟我讲你的作战计划了,反正你整人的主意向来让我佩服,小鬼子要倒霉喽。走回去吧,我的司令大人,就你这样不好好的休息过两天你还有精神指挥作战,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快走吧1就这样我被自己的哥们儿半拖半拉给拽回去休息。

与此同时刘斐他们正在紧张的准备着最后的行动,经过他们长时间的行动,现在黑龙江两岸的两国军队已经绷紧了弦,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狠狠地在火苗上浇上一桶油。

“都准备好了没有,各行动小组上报。”刘斐身穿雪地迷彩潜伏在离苏军炮兵阵地不愿的旷野里。

“一组准备完毕”、“二组完毕”、“三组准备完毕”……随着隐藏在黑龙江两岸的十几个行动小组准备工作的结束,为此准备了多日的大戏就要上演了。

“我命令落日行动开始执行1随着刘斐那简短的命令,很快原本平静的寒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热闹起来,到处是机枪射击的声音,到处是炮弹落地后的巨响,刺耳的警报声在夜空中回响。

刘斐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禁对自己的安排极为满意,要是这样的场面两边都打不起来的话,那也太不像话了。

事实上在夜空中回响的各类声音中,只有一少部分是真正的炸药爆炸时发生的,其余的都是刘斐他们带来的立体音响创造出来的战撤境,以这个时期的科技水平自然不会让人起疑,我们的刘副司令可是打了一场完美的麻雀战。

这次作战的计划早在他们从基地出发前就已经设计好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用到,按当时的想法只是为了有备无患没有想到到了最后还真的用上了。当然为了不让人起疑,他们早就已经在前一段的时间里在双方的重要部位安放了遥控炸弹,对以21世纪的训练手段训练出来的特种兵们来说,这样的任务简直是太简单了。

战士们分成十几个小组,分别被分配到苏联与日军对峙线的两端,每当夜色来临的时候,这些神出鬼没的特种兵们便会依靠先进的特种作战装备摸进军营,在安放炸弹的同时,也将双方的部署摸的一清二楚就跟自己家的后院一样。他们所有的前期准备都是为了今天这场戏,一场绝对不能失败的演出。

一阵令人厌恶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苏联驻远东地区司令长官奥普罗夫元帅,令我们的元帅大人感到十分的恼火,看看挂在墙上的闹钟才刚刚凌晨2点钟,元帅一把拿起电话问到:“有什么事情,我是司令官奥普罗夫元帅。”

“报告元帅大人,日本人在15分钟以前对我方进行攻击,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与一线部队的联系……”

奥普罗夫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所有的睡意全都没了,感到温暖的房间里充满了寒气。

“你再说一遍,日本人居然像我们开战,这是真的吗?”老元帅显然想证实一下是不是自己刚才听错了。

“元帅同志,日本人已经对我一线的部队发动了突然的袭击,现在我们已经与处于第一线的红军将士们失去了联系,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报告情报的参谋人员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我马上就到指挥部,现在命令前线的部队对日本人进行还击,让我们的炮兵去为那些狂妄的黄脸猴子们准备好坟墓吧1反映过劲来的元帅自然不甘心,马上命令前线的部队进行反击。

在战线的另一边日本关东军司令梅津美智朗也同样收到了相同的信息,唯一一点不同的是,主动挑起战争的一方变成了苏联人。关东军司令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事实,无奈的司令官不得不执行早已准备好的预案,虽然这次战争很有可能最终将以外交的方式解决,但是作为一个军人,没有人想当战场上的失败者。为了能够更好的处理前线的事物,关东军的司令部也随之开始向哈尔滨转移。

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无辜被卷入战争的两位司令官头疼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消息。当时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没多久,还没等我和上眼呢!梁兴那个家伙就风风火火的拿着一份电报跑了过来,还没有等他说话我就一把将电报抢了过去。

电报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日落西山1这是我们早就已经约定好的暗号,短短的四个字让我悬在嗓子眼里的那颗心缓缓的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

欣喜若狂的我,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神全都拜上一遍,在一旁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的梁兴第一句话就是骂我没良心,他好心跑来给我报喜差点没有累死,我居然连句客气的话也没有,这个时候我还能有闲心跟他扯这个,自然是一把拉上他直奔作战室。

“真的打起来了?”这是每一个冲进作战室的人的第一句话。在得到满意的答复以后,从作战室里传出来的欢呼声差点没有把整个山给掀了。

“兄弟,真有你的,俄国佬和小鬼子可都被你算计了。”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孙立人此时可是将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您说的这可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要是没有刘副司令他们的巧妙安排,我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1我这可都是说的实话,事实上我们这帮从未来来的人都懂得这些战法,只不过由我说出来而已,再加上刘大哥那上佳的表演,想不成功都难。

“行了,行了,过分的谦虚可是骄傲的一种表现。我说你怎么让他们在出发的时候,带了那么多的高音喇叭和各类音像,不愧是老怪,想的招都比别人损的多,就用了那么几个破喇叭就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要是斯大林和东条英机知道了还不让你给活活的气死。”梁兴那个家伙在一旁接口道。

“那样岂不是更好,还省了我们的子弹了呢1对付梁兴这个家伙你的脸皮必须比他更厚,这可是我几年大学生涯总结出来的教训。

“你1梁兴那个家伙当时就卡克了,“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执行雷霆计划?”对于我们两人的表现,孙立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至于这种时刻当然是身为大哥的他出来打圆常

“再等等,现在虽然苏联和日本人已经打起来了,但是时机还不成熟,我还有一步棋没有走完,这招可是为了未来而准备的。我的这份大餐要活活的把小鬼子给噎死。”想到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步棋还没有走完,此时我当然不能立刻发动攻势,这就像围棋国手布局一样每一部的顺序都是不能走错的。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我们出击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各位赶紧回去准备好,让手底下的弟兄们好好的休息一下,等真正上了战场我们可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们将在半个月内出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是到时候你们那支部队没有准备充分,就不用去上战场了留下来当守备部队好了。”这个时候有必要给这些想上战场都想疯了家伙们敲个警钟,达不到我的要求就别想走。

散会后梁兴那个家伙愣是把我拉到基地外面,说什么看日出,他小子心中想的什么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宿就这样过去了,不过要看日出我们还要等会儿,怎么我的政委大人想给我单独上一堂政治教育课?”现在心情十分舒畅的我以调侃的口吻说到。

“去一头撞死算了!你明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到底你还有什么秘密,是不是把我当外人?”梁兴现在的口气可不好。

熟知他脾气的我自然明白,要是不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好的解释,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还记得那两个曾经留学日本的大学生吗?”我对梁兴说道。

“你是说你坚持要让李道诚那小子去给他们做测谎那两个人吗?他们不是不合格被老刘遣送走了吗,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梁兴显然对我提出的问题很不理解。

“当时我是不是问了你,愿不愿意负责这件事情的?”我根本没管他的提问,继续说道。

“是啊,我可不会对自己的同胞下手。你还笑,到底怎么会事,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一提起这件事情,梁兴就满肚子的火,既然没有通过测谎,那么那两个人还有什么好结果吗!

“是,政委大人。他们两个现在很好,事实上当时他们就已经通过了我们的检测,绝对不是日本人或其他势力的尖细,反而是爱我中华的大好男儿。”说到这里我看了看四周,几步走到梁兴的跟前在他的耳边说出了两个名字,紧接着那家伙就像是被烧了屁股般的一下窜起老高,瞪着双眼盯着我,那架势就跟见到了怪物没什么两样。

“高,实在是高!我算是服了,你小子的狠招随便抽出一个来估计就够我喝一壶的,当然这还是我在了解你的基础上。你这招可是够狠的,与你这步棋的安排相比,此次的雷霆计划只能算是小菜了,我说你们几个那段时间怎么两个人影也没有,原来如此啊1梁兴那小子赞叹道。

“那是,要是都让你知道了,我还怎么混阿!等等,这次是你自己要求不参加的,你想干什么?”还没有等我把话讲完,那家伙就已经把好大的一个雪球塞到了我的脖领里,自然我是绝不会吃亏的,反击立刻展开。

伴随着初升的骄阳,两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消失在一片白色之中。

雪后初升的骄阳是那么的美丽迷人,可是李德贵现在却没有哪个心情去欣赏,自从昨天傍晚日军先头部队达到本方防线外围以来,他那紧绷的神经就没有再放松过。根据自己同小鬼子不多的作战经验,这样的清晨绝对是进攻的大好时机。在雪后的晴天里,地面的反射光十分的强烈,刺得人睁不开眼睛,作为面向东防守的一方,这美丽的骄阳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还好上级给一线重要位置上的每一位战士都配发了墨镜,要不这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

“前线各连队注意,日本鬼子的大炮马上就要打过来了,除观察员外其余人员立即进入防炮洞。再说一遍日本鬼子的大炮马上就要打过来了,除观察员外其余人员立即进入防炮洞。”李德贵肩上挂着的步话机中传来了营长那浑厚的声音。

“终于开始了1李德贵之前那种紧张的心情,在这战斗开始前的一瞬间全部都烟消云散了,现在他心里只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脚下的阵地绝对不能失去。

“通知全连,除了观察员外全部进入防炮洞,敌人的炮击马上就要过来了。”作为一连之长的李德贵对身边的通信员说道。

在很短的时间内全连所有的人员几经全部就位了,虽说是以新兵为主的连队,但是在李德贵这几天的严抓下还是很有成效的。就在李德贵最后一个进入防炮洞没过两三分钟,日军的第一发炮弹就已经落在他们的头上。

新加入部队的年轻战士们显然被头顶上那隆隆的炮弹声吓得不轻,看着眼前的新兵们,年轻的连长很自然的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的情形,第一次遇到日军的火炮的时候,那时的情景好像与现在来比也没有什么两样,所不同的就是自己此时已经在扮演着连长的角色了。

“放心,小鬼们的大炮打不进来的,想当初我和你们排长们比这更猛烈的炮火也见过,只要经过我们检查合格的工事,就绝对不用担心敌人的大炮。”故作老成的连长说道。

“连长听说您在上次的战斗中一个人就解决了十几个鬼子,小鬼子打仗厉害不?”一个年轻的战士见连长现在的心情不错,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说呢!小鬼子要是不碰上咱们,在这中国大地上恐怕还真的可以横着走,但是在咱们抗日救国军的眼里跟那些山里的土匪差不了多少,到时候只要听清命令别慌,小鬼子没什么可怕的,放心好了。”李德贵笑着回答道。

这一下周围的新兵们全都聚了过来,挤不进来的也都竖起了耳朵,平常以严厉著称的连长居然破天荒地在这战场之上唠起了家常,这样新兵们紧张的心情也随着大家的谈笑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各连注意,小鬼子就要上来了,炮声一停立刻进入阵地。我再重复一遍各连注意,小鬼子就要上来了,炮声一停立刻进入阵地。”肩上的步话机中再一次传来了营长的声音。

“走吧!该我们上场了,自己都小心一点,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但是也不能熊包了,别给我们的集体抹黑。”李德贵说完便第一个提着步枪出去了。

在炮击刚刚开始的时候,日本关东军第十四师团的士兵们就已经前进到离阵地前沿不足300米的冲锋地域了,而现在战场上的硝烟还没有散去,日本兵们就已经端着上好了刺刀的步枪开始冲锋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么快就忘了在林西的教训,要是这样也能让你们冲过来,老子就一头撞死算了。”看着排成标准散兵线向前冲锋的日本鬼子,李德贵在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事实上,在他对面的是关东军第十四师团的士兵,这些人并没有参加过林西的那场战斗,在中国的连战连捷让他们极其看不起中国军人,对于其他师团的忠告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全师团自师团长大原永毅以下无不以为这又是一次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积极要求发动首次进攻,在一旁的坂田、大竹等人自然明白此去绝不会取得什么战果,与其现在劝解大原永毅,倒不如先让他碰个石头,在没有人竞争的情况下,先锋的重任理所当然的落在了第十四师团的身上。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等会儿开打后都把枪把稳了,瞄准了再大,营长说了每个在一线的作战人员都要有至少一个鬼子的任务,到时候可别给我们连丢人。”紧盯着缓慢逼近的敌人,李德贵再次嘱咐自己连队里的战士们。

百米的行军距离转瞬即到,日本鬼子已经到了冲锋的距离了,只见带头的军官抽出自己的军刀指向前进的方向,日本兵们立刻站起身来向李德贵他们的阵地上冲去。

200米、150米、100米,随着敌人越来越近,新兵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是令年轻的连长李德贵十分满意的是,即使在这样紧张的情形下,他手下的士兵们也没有一个人移动自己过的身体,更没有一个人私自开枪的,要不是他耳边传来的大口呼吸的声音,他简直就不敢相信这些仅仅是在前几天刚刚自愿加入的新兵。

已经快到50米了,视力好的战士甚至可以看清楚对面冲过来的敌人的表情。随着一声“打1的命令,原本在炮击后平静下来的战场再次热闹起来,在集宁双方的士兵正式开始了面对面的交火,一时间迫击炮的发射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重机枪的轰鸣声、各类单兵武器的怒吼声组成了战场上的交响曲。

作为进攻的一方,日军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优势,身着雪地迷彩,带着护目镜的抗日救国军将士们同样受益于外部的环境,进攻者很难发现隐藏在阵地后的敌人。在轻重火力网的覆盖下,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那短短50多米的距离是如此的遥远,仿佛跑上一辈子也无法通过那地狱般的50米。第十四师团的士兵们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猛烈的火力,士兵们就像是秋天被农夫收割的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

炮弹、手榴弹、重机枪毫不留情的撕碎了对面冲来的敌人,身在战壕中的将士们更不会放弃眼前的大好时机,客观上来说这些新兵们的表现极佳。最起码李德贵自己清楚地记得,他本人的初战比起现在手下的新兵可差远了,几天的心血没有白废阿!

“小鬼子撤退了!我们把他们打跑了1不只是谁先来了这么一嗓子,立刻整个阵地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新兵终归究是新兵1李德贵在心里对自己说到,只不过打退了一次敌人试探性的进攻值得这么高兴吗?再说了,小鬼子的大炮马上就要发言了,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呢!

“都禁声,赶快到后面去,小鬼子的大炮很快就要打过来了,不就是打退了敌人一试探性的次进攻吗?值得你们这么高兴吗?想要庆祝还是等你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1李德贵觉得要给这些手下头上泼点冷水,虽然平心而论他对这些新兵在作战中的表现十分满意,但这是战场一不小心随时都可能失去自己的生命,在这个时候容不得出半点纰漏。

从望远镜中观看了整个进攻过程的大原永毅,那种原以为能够轻松取胜的心情已经荡然无存了,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他手下一个精锐的大队就这么没了,撤回来的屈指可数,而且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

“阁下,敌人的近距离火力太强,即使是单兵使用的也是自动武器,而且他们的各类机枪数量极多,我方很难接近敌人阵地。面对这样的防线,大队一级的冲锋不亚于是在自杀。”大原身边的参谋提醒他到。

“绝不能让坂田和大竹那几个家伙看我的笑话1大原永毅对自己说到。

“命令三个联队顺次冲击,15分钟后所有重火力进行远程压制,告诉野口旅团长我们十四师团的荣誉就拜托他了。”明白眼前的对手极其得不好对付,但是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军法无情,办不到的话自己只能切腹以谢天皇了。

接到自己长官的命令,野口元吉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刚才的那次进攻就是他在前线指挥的,原本以为一个大队的兵力,就是冲不上去损失也不会太大。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恰恰与他估计的相反,在地表已经被本方火炮炸的面目全非的阵地上,敌人的各个火力点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不但十分的突然,那种火力密度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命令组织敢死队,准备冲锋,帝国军人的荣誉绝对不能毁在在我们手中。”野口对身边的参谋说道。继续试探下去也只是白白的浪费帝国士兵的生命,野口第一次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产生了怀疑,他有一种令人十分不舒服的预感,但是却说不出来。

“哦,这个第十四师团真的已经与关东军大部队拉开了?”对于这样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高峰可是急于想要证实的。

“嗯!我们的侦察员发挥了报告,现在第十四师团与他的后方大部队至少有四十公里以上的断档,而且DZZ发来的电报也同样证实了这一点,看来化德之战后这个没跟我们交过手的师团长可是立功心切啊1郝明在一旁肯定地回答道。

“现在可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要是能在小鬼子大部队到达以前,把眼前的敌人吃掉,我们日后的防守压力可就小多了。”韩永刚也在一旁说道。

“郝哥,你说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让我想到了什么?”自己刚一得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太像了,这简直就跟历史上的那场战役太相似了。

“你是说孟良崮?”郝明显然已考虑到了这一点。

“没错,太像了只不过换了一个时间、一个地点、交战的双方发生了变化而已,虎口拔牙的性质可是原汁原味的。”敢不敢吃掉眼前的日军,还真是让人难以下决定阿!

“你们在说什么呢?孟良崮,什么意思啊1显然韩参谋长对于他的两位同事这种不负责任,打哑谜的做法很有意见,当然好奇心更重。

“嗯!是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一个,一个……一个教材吧1对于很可能再也发生不了的著名战役,郝明也只能磕磕巴巴的含糊过去。

“参谋长,您有什么打算,现在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可是太宝贵了。”高峰赶紧岔开话题。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就像怀里头抱着个刺猬,抱也不是,扔也不是,令人头疼啊!不过,就我个人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去太可惜了。然而一但打不下来,离开坚固防御阵地的我方士兵们将会面临重大的损失,到时候就怕得不偿失阿1韩永刚的话明摆着想打,但又怕失手。

“我的意见和韩参谋长的想法差不多,不过我认为一定要打,即使灭不了它,也要打得他几天下来动不了,别忘了时间越往后拖就越对我们有利,北边的大戏已经开始了。”郝明在一旁说道。

“是啊,好戏才刚刚开始。对了,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原本还在沉思的高峰一下子蹿了起来,把他身边的两个人下了一跳。

“我们的大炮还没有发过言呢!你看我这记性,虽然特种火箭炮团被抽走了,但是我方其他的所有拖拽式重炮都在我们这里,而且炮弹有的是,这些可都是准备了好久的。由于此次作战性质的不同,我们根本就不用客气,把能拿得出手的都拿出来不就行了。我就不相信远道而来,只有简易工事的那帮狼崽子们能顶得住我们的重炮。”高峰恶狠狠的说道。

“诶呀,我们居然差点拿着金碗去讨饭,看来上次林西的战斗有些把我们的作战方式固化了,现在一心只想着在防御中怎样最好的保存自己,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居然在考虑进攻的时候忘了我们的战争之神,罪过阿,罪过。”郝明那家伙也在一旁大呼小叫的。

“我们的火炮真有那么大的威力?”显然对于韩永刚这个从军近二十年的老兵来说,虽然大炮的威力在战争中的作用是不可被替代的,但是像这样将炮兵当作一种绝对性的进攻力量,直接依靠炮兵的重火力来决定一场战争的进程,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放心吧!我们的大炮威力是这个世界上其他军队想比也比不了的,一颗155mm榴弹炮炮弹的杀伤力足以覆盖几百平方米,在没有坚固掩体地势平坦的大草原上,火炮的威力更是更够百分之百的得到发挥。”郝明在一旁像韩永刚解释道。

“没错,而且我们在地面的进攻中只投入骑兵部队,如事可为则依靠骑兵的高机动力,在短时间内打扫完战场,即使不成要撤回来想必也不难。”高峰在一旁说出了他的想法。

“那就这么办,我请求亲自去带骑兵,跟小鬼子的帐,我要好好的算一算。”真正在决定作战方案后,韩永刚原来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早就没了,现在的他一心只想上阵杀敌。

一看自己的参谋长居然要自己上阵,另外两人那里能让他去,不论怎么劝韩永刚是认定了要去,就在他们还在扯皮的时候,一个作战参谋飞速跑了进来。“报告,紧急军情,敌人开始发动全面进攻。”

“什么?”三个人在得知情况后,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这下更好办了,我带骑兵去抄他们的后路,你们两个就别在劝了,战况紧急我先走一步。”说话之间,韩永刚就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留下他身后哭笑不得的两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