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六章

“什么,两个师的兵力就这么没了!不可能,他们明明是摘果子去了,难道晕了头去和小鬼子拼,是谁下的命令?老子非活剐了他不可。” 暴跳如雷的阎锡山禁不住破口大骂,原本想乘着北方的内乱扩大自己的地盘,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遇到日本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师的兵力居然连一寸地盘都没有占到就已经让日本人给吃了,自己明明是命名部队向包头方向前进,怎么居然跑到集宁以东去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赔到家了。

“司令,自从部队出发后我们始终保持着联系,但是自从7天前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上自己的人马,要不是我们在北边的内线现在就根本不知道我们自己的人马让日本人全歼了。据了解他们是在化德地区与敌人相遇的,按理说弟兄们既然已经遇到了日本人,就应该明白当时的情况,理应毫不犹豫的撤回来,哪像现在全都完了。”阎锡山的副官在一旁说到。

“他妈的,小日本可真狠啊!居然赶尽杀绝,命令我们在北边的部队小心驻防,小鬼子可没安好心。”阎锡山自己心里明白,就靠自己的那点人马报仇就别指望了,日本人不打进来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而此时的二师正一路安安稳稳的进入集宁,除了刚开始撤退时与敌人有过接触外,整支部队就大跨步的向后方转移,在这时候又有不安好心的人来顶缸,他们整整比日本人早七天到达集宁。在战争中时间就意味着生命,几个小时的时间差就可以导致一场战役的胜负,更何况居然争取到了七天的时间。

随着部队的进驻,原本平静的集宁现在就像是铁锅里沸腾的滚水一样,形形色色的人频繁进出着很快就要变成杀场的战略要地。不断向集宁开进的是各地的部队,他们中有已经在战斗中逐渐成长的二旅战士,有从包头赶来的骑兵,更有刚刚进入军队,在十几天前还是普通群众的新兵蛋子,整个集宁正慢慢的变成一个大兵营。而向西转移的人流则是原集宁周边的老百姓,为了在战争中减少平民的损失,除了主动要求留下协助防御的年轻人外,所有的百姓已经在严密的组织下向西转移。所有的战士都明白已经不会再往后退了,大战即将来临。

即将步入十一月的草原已经是十分的寒冷了,但是在战前动员大会的现场,那种热烈的气氛绝对不会让人感到会有寒冷的北风。此时的郝明正坐在主席台上,开始他的分内的工作----战前动员。

“同志们,战友们!我们经过多日的行军已经顺利的达到集宁,在我们身后有超过十万的日本关东军,用不了几天我们就将迎来新的战斗,在这里我向大家保证,我们绝不会再后退一步,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阵地上……”听到以后再也不会后退了,在台下的战士们之中立刻爆发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等掌声过去后,赵明继续着自己的动员:“同志们,这次我们是不会后退了,但是我们要面对的是两倍于过去的敌人,而且敌人对于我们也是知根知底,这场仗不好打阿!我们中的有些同志在刚刚取得了一点成绩的时候就有些飘飘然了,认为日本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原本气势汹汹到头来还不是让我们打得没脾气。这种想法是绝对要不得的,骄兵必败,日本人就是因为看不起我们才是了大亏,这种低级的错误绝对不能发生在我们这支队伍身上,日本人的兵力远高于我们,他们有能够犯错误的本钱,我们有吗?没有,任何一个小小的错误都会导致整支队伍的崩溃,作为各级指挥员更是如此,你们的一言一行将决定着与你共同作战的战友们的生命,任何一个失误必将付出血的代价。现在能不能打好这场仗不但整个抗日救国军的将士们在看着我们,我们身后的老百姓在看着我们,我们也必将成为整个中国注视的焦点,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就看大家的表现了,战后我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喝杯庆功酒。”随着赵明的动员到了结尾,整个会场的气氛也达到了一个高潮,台下台上所有的将士们不知是谁先代的头,全体起立高唱着战歌,嘹亮的歌声传出很远很远……

“居然给我分来了这么多的新兵蛋子,这仗还让我怎么打啊1李德贵现在得心情是极其矛盾的,首先令他兴奋的是由于在先前的战斗中表现出色,他在二师成立扩编后被提拔为连长,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自己就被提拔为军官了;烦恼的是,这次给他分来的除了原来的连队中的十几个在林西有作战经验的老兵,其余的都是刚刚拿上钢枪没有两天的新兵蛋子,在十几天前他们有的是牧民,有的是矿工,有的是贵族们的奴隶,但是现在他们都已成为了抗日救国军中的一员。这次二师的整编,在士兵数量上可是远远超出了一个师的编制,由于我们在草原上取得胜利的同时,政府行政部门的各项改革也按部就班的执行,在强大武力的强制执行下,广大的劳苦人民都得到了最大的利益。报之桃李,在得知我们扩编部队的时候,众多的百姓踊跃参军,他们要用自己的双手保卫先进得来不易的成果。

“你们几个的战壕还得往深里挖,这样不成一个炮弹过来那还不全完蛋了,要多向老兵学习防炮洞一定要挖结实了。还有你那边的几个,干什么呢,弹药能放在哪里吗,去好好问问你们排长……”李德贵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帮新兵,显然新兵们的表现无法让这位新上任的连长满意。此时指指点点的李德贵全然忘记了在几个月以前自己也犯着相同的错误,现在的他早已不是那个没有上过战场对于教官们的话有所怀疑的新兵蛋子了,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他清楚的明白,如果没有很好的准备在战斗结束后这些新兵中将会有很多人永远的离开自己的部队。

“李哥,听说你现在当连长了,恭喜、恭喜1在李德贵对着新兵们挑三拣四的时候,一个许久没有听过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出来。

“哟!是徐大秀才,你不是在炮兵吗?今天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回过头一看在发现是与自己一同参军的徐荣,由于这家伙在来当兵前就是个在东北读书的大学生,因此在他们新兵连的时候大家都管他叫秀才,自从新兵连解散各自进入不同的兵种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哪儿的话,我们不也是在这行任务吗!怎么你们还对上次那场战斗我们炮兵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言有意见?”从李德贵德语气中,徐荣可以明显的听出自己的李哥现在气不顺。

“哪能啊!要不是你们一次性将敌人的大炮彻底搞玩完,我们步兵在前面的日子更不好过。这不手底下基本上全是分来的新兵,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干不好,我能不着急吗,小鬼子可马上就要到了。”李德贵赶紧解释一下,说实话当时他们这些在一线的步兵们,恨不得一人咬上炮兵们两口,但是炮兵兄弟们在后来的表演让他们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哥!放心,小鬼子一是半会儿还来不了。”徐荣凑到李德贵的耳边轻轻说道。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消息到底准不准,上面怎么没说呢?”李德贵感到十分的纳闷,自己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接到消息阿!

徐荣拉着李德贵走到一个近处没人的地方说道:“李哥,我能骗你吗!我们炮兵这次来就是来标定坐标的,那可是为了日后能够给敌人以最大的杀伤才干的,假如说敌人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这些炮兵还能跑到你们前面去测坐标吗!而且……”话说到这个地方,徐荣警惕的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偷听。

“秀才,有话快说啊!放心这里没有外人的,再说离你最近的除了我以外至少也有十五米的距离。”李德贵听到徐荣没有说完,可是急得够呛。

“今天早上参谋长和师长到我们旅去了,你不知道当时师长和我们赵旅长讲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这个消息是师长亲口告诉我们旅长的,小鬼子至少也要五天后才能到达这里的。当时参谋长还说他对司令的计划可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居然能够通过巧妙的布置帮我们找了一个挡灾的,愣是让阎锡山的部队在化德替我们挡了 4天,再往后我既没听到了,他们谈的都是机密,我们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再呆在里面了。反正李哥你们准备的时间还算充分,对这些新人严格是没错,但也不能像你刚才那样横鼻子竖眼的,想当初我们当新兵的时候也没少闹笑话。”徐荣一边偷偷摸摸的高诉李德贵最新消息,一边也善意的提醒他那性格急躁的李哥,管理的方法有待改进。

“你以为我想那样,要不多严格点等打仗的时候时要靠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学习的,比起那样我宁愿当个黑脸的包公。”李德贵显然是恨铁不成钢。

“好了,李哥我要走了,手头的任务还没有完全完成呢!等开打后多替兄弟杀几个鬼子,我在后面为你准备好庆功酒。”看到远处的测量人员已经开始向别处前进了,徐荣立刻向李德贵告别道。

“放心兄弟,只要鬼子过了你们炮兵的那一关,哥哥我绝不会忘了你的那一份,你就准备好好酒瞧好吧1李德贵拍拍徐荣的肩膀,目送他离去。

“兄弟我可真的服了你了,没想到你倒真的让阎锡山打了场阻击战,不但为我们自己的防御准备赢得了充足的时间,还让日本鬼子放松了警惕,从小鬼子的电报里传出来的消息对我们可是太有利了,绝对是一石二鸟甚至更多,看来你那赌博般的冒险成功的可能更大了。”在远离集宁前线的基地司令部里,孙立人在得知前线的战况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居然这样没谱的事情也能成功,当然在我们几个的一再要求下,这个家伙对我们的称呼终于有了改变。

“老哥,你看现在相信了吧!这小子绝对是一肚子坏水,谁碰上谁倒霉。”梁兴在一旁调侃道。

“是啊!不过广辉你到底是怎么调动阎锡山的部队的,居然在时间和地点上丝毫不差,刚好在他们到达化德后不到一天的时间,日本人就赶到了。”孙立人现在十分想清楚的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

“大哥,很简单了,我以阎锡山的命令,调动他们那些来占便宜摘果子的家伙们。告诉他们内蒙古原来的王爷们现在正在往通辽的路上,而且随从不多,但是却带了全部的家产,你想那帮狼崽子们是来干什么的,那还不撒丫子往前赶路,等他们到了化德自然就碰到了赶来的小鬼子,原本他们是请示要求撤退的,但是他们跑了,谁来替我们打阻击啊!再说了这些都是阎锡山手底下的嫡系部队,现在让他伤筋动骨,以后我们南下也有好处。我自然再干一次同样的事情,让部队坚守化德,援军马上就到,等几个小时后日本人已经包围了化德,他们就是想跑也出不来了。”我对孙立人解释道。

事实上,整个的事件的变化并不像我说的那么简单,在阎锡山部队通过长城后第一次向山西通电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完全的掌握了这支部队的动向,当时就立即切断了他们与后方的联系,然后就始终以阎锡山的名义调动这支部队,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等到双发开打的时候,进入化德的阎锡山部下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他们已经面对着超过一万的日军了,立即向山西请示撤退,此时我故技重施一边告诉他们对面的日本人只有不到一个旅团,蒙古王爷们的财产已经被日本人得到了,他们必须坚守并拖住日军等后面的部队一到,抢到东西拍屁股走人。

随后发生的事情自然不难想象,在绝对优势敌人的进攻下,苦等援军不来,面对死亡的压迫,化德守军倒是极其出乎我的预料居然死守化德多日,最后全部遇难。

“不过,这次我到觉得我是一个罪人,三万多人啊!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虽然日后我们一定会在战场上对立,但大家毕竟都是中国人,就这样让我白白的葬送掉了……”虽然明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的内心之中仍然感到十分的内疚。

“老怪,你就别自责了,难道牺牲我们自己的战士你就不心疼,再说了虽说阎锡山是个枭雄,在自己的地盘里干了点实事,但是与其欠老百姓的一切来比那差的远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他们死在抗日的战场上总比对自己人开枪的好。”梁兴在一旁安慰我道。

“是啊!老弟你现在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经过这次的实战我对你的计划可是充满着信心的,你的坑可要挖好啊,我可就等着出击了。你不知道,现在我手底下的那帮弟兄们,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够上前先杀鬼子,将士们求战心切阿!在他们得知二师的战报后那更是憋着鼓劲,个个都是嗷嗷叫的猛虎,就等着下山呢!各部队上来的请战书,都能把我埋上好几次的了。”孙立人立刻转移了话题,并将基层的状况向我报告。

“老哥,快了你们这把世上最快的刀,我是不会藏在箱底的,告诉部队开始准备吧!只要一开战,我们这支部队就不会再有什么休整的时间了,没准我们要连续作战几个月,到时候你们这帮嗷嗷叫的老虎们可别给我丢人哪1我期待的时刻不远了。

“放心,要是达不倒要求就不配做全军的刀尖,他们就都该回家种地了。”对于自己的手下,孙立人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在离抗日救国军总司令部千里之远的化德城内,阿部规秀的心情恰恰与他的对手相反,虽然消灭了驻守在化德的近三万守军,但是自开战以后从对手的作战方式和火力密度上分析,这绝不是自己曾经在林西遇到的那支部队,很快他的担心便变为了现实,据证实这是中国山西军阀阎锡山的部队。令阿部规秀十分不解的是,既然是阎锡山的部队不可能在遇到自己的大部队时还不撤退,反而死守化德,让自己白白的耽误了四天的行程。

“司令官阁下,我方损失已经统计上来了,经过近四天的作战,我方有六千三百余人失去战斗力,其中战死四千余人……”作战部的参谋汇报道。

随着损失清单的逐步罗列,阿部规秀的眉头也拧的越来越紧,居然面对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阎锡山部,自己手下的近十万大军居然被硬生生的挡在化德近四天,这在过去是实在不敢想象的,支那人在绝境中的顽强让此次远征的司令官很是头疼。为了尽快的拔掉这个前进路线上的钉子,自己几乎拿出了全部的实力,在绝对炮兵火力优势的情况下取得这样的战果让阿部规秀很不满意。

“知道了,去将各个师团的主官请到司令部,马上开作战会议。”阿部规秀明白现在的时间对他来说有多么的宝贵,一但让林西城下那支可怕的部队再次做好防御准备,这次跟随自己前来的帝国男儿们将会有很多人再也不会回到本土看樱花了。

随着命令的传达,很快原本空旷的房间里坐满了前来开会的各部主官。整个会议室内洋溢着一片胜利的气息,看着眼前的情况,阿部规秀心里十分的不满,现在并不是庆祝的时候。

“诸君,对于此次作战各位都有何看法?”阿部规秀先把话题抛了出去。

“司令官阁下,支那人都是一些没有用的废物,早知如此只要我们十四师团独立作战就可以将整个草原献给天皇陛下。”刚刚参战的第十四师团师团长大原永毅少将狂傲的说道,说完还不忘瞅瞅第五师团长坂田横人和第六师团的大竹师团长,那意思明摆着的你们不行,嘴上说是帝国精锐到头来还不是看我们的。

出人意料的是,以脾气火爆闻名于关东军内部的坂田横人这次居然没有反击,仅仅是报以冷笑。“愚蠢的家伙,这根本就不是在林西作战的那支部队,只是不知从哪来的杂兵,等碰到真正的对手还不知道谁笑话谁呢1坂田横人心里想到。

接下来的发言几乎都遵循着一个规律,原本参加林西作战的部队主官没有一个有发言的,而后来加入的部队则不断的总结着这次的战斗,基本上都是在歌功颂德。

看到会场的气氛有一些不对劲,阿部规秀抬抬手让下面安静下来。紧接着示意大竹发言,这个在关东军中以冷静著称的将领到现在为止还一言未发。

作为阿部规秀的老部下,大竹自然明白自己的司令官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发言时什么意思,没有参加过林西作战的部队实在是太乐观了,乐观的让人感到害怕,如果在这个时候碰上那支强大的中国部队,帝国的损失将是令人承担不起的。

“司令官阁下,我认为化德的支那部队并不是我们在林西碰到的那支,从作战方式、作战的纪律、火力配备,以及战斗精神上来讲两者在质上有着巨大的差别。我们在林西遇到的部队不论是从作战装备、作战士气、以及下级指挥军官的素质上来讲绝对不会低于我们帝国的军队,在装备上甚至还要超过我们,从他们武器的射程、射击精度、以及射击速度上来看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单兵武器的自动化,而且在轻重机枪的数量上也远超我方,他们每个连都有重火力排,不但装备有大量的重机枪,还装备了迫击炮以及另外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武器。在这样的部队面前强攻的第五、第六师团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冲锋中根本没有办法突破敌人用各类武器组成的火力网。反观在化德的部队,与他们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取得这样的胜利我个人认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帝国军人的荣誉。”大竹缓慢而有力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支那人哪有那样的部队,总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去贬低我们帝国军人的战力吧!那样的话,简直就是帝国军人的耻辱。”大原永毅对于大竹的话很是气愤,认为那是为了遮掩他们自己的无能而夸大了敌人的力量。

“放心过不了多久我们一定能够再次碰到那支部队,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们能够将支那人杀光,还是自己死在支那人的手中。”坂田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

“巴嘎!这里你们还是帝国军人吗?这里是吵架斗嘴的地方吗?有本事就到战场上去分个高下。”眼见双方的争执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身为此次作战司令官的阿部规秀自然不能不管。

“大竹的话绝对没有任何的虚假,他讲的都是事实,我已经接到梅津美智朗司令官阁下的电报,我们在化德遇到的部队是山西阎锡山的手下,根据我方掌握的消息,在林西城下与我对峙的那支支那部队现在已经到了集宁,他们应该不会,也再也不可能后退了,集宁将是我们决战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已经给了敌人足够的准备时间,如果还心存侥幸藐视那支部队的战斗力,大日本皇军的荣耀必将葬送在我等手中,大家把自己的本事都拿到战场上去吧a后命令各部队立即出发,我们是在与时间赛跑,诸君拜托了。”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让阿部规秀去浪费了,深知现在真实情形的司令官本人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的战果,整个帝国在远东的大好形势就有可能发生逆转。

在刚刚完全占领化德的时候,从关东军总部发来了一封电报,电报里清楚的告诉关东军中的名将之花,现在的黑龙江沿岸很不太平,自从日军加大驻防力度后,对面的苏联人也跟着加强了兵力的部署,现在双方随时有可能擦枪走火,一不小心就会导致两国的战争,只有自己尽快的完成对内蒙古内几省的占领,才能腾出兵力来压制苏联人,这场仗是只能胜不能败,不但要获得胜利还要抢时间,早一分钟完成作战计划就意味着帝国占领的满洲就越安全,与苏联人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越校

硝烟还没有散去的化德,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到处是残恒断壁整个化德已经没有一间完好的房屋了,疯狂的日本侵略者摧毁了这里的一切,他们没有留下一个俘虏,包括伤员在内的所有中军国军人全都被残忍的杀害了,在这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屈辱死去的中国人。

而此时的日本人在他们疯狂的进行报复后,已经开始继续向东行军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他们的司令官在内,都没有想到现在化德上演的一幕在不久后的集宁会战中会再次上演,不过所不同的就是双方的角色发生的180度的转弯,屠杀者变成了被屠杀者,在沉睡中觉醒的中华儿女们绝不害怕任何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战争,经过几百年的沉睡,那只东方的巨狮已经慢慢的睁开了他的双眼,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着他醒来时的那声怒吼!

初冬的草原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呼吸着大草原上那清新的空气,回想起21世纪大城市中那种高度污染的环境,高峰第一次感到这个时代还有很多地方是不错的。想当初刚刚得知自己居然回到了旧社会时的中国,说句实在话当时的感受真不好受,到了这个时代等于自己已经和自己的家人、自己所熟悉的一切说拜拜了,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就凭这点人可能改变中国的命运吗?记得当时的自己可是充满了疑问,抱着一种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走到今天。

说实话,自己并不是胆怯也不是软弱,作为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他随时可以为了祖国的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在特种部队几年的军营生活,已经让自己养成了处变不惊的习惯,但是那种面对着突变的茫然,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着自己。回首看看过去近一年里所走过的路,还真是令人难以想象,从二十几个人的队部发展至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那个疯狂家伙的带领下,居然真的让他实现了。

现在的抗日救国军早就已经是拿的上台面的部队了,放眼整个中国无出其右者,即使是面对着占有绝对兵力优势的日本人,他也能够屹立不倒。如果在半年前有人告诉他,让他帅领不到六万的部队去对抗超过十万的日本鬼子,其中很多人还是刚刚拿上枪杆子没有几天的新兵,他一定以为那个人是疯了,这简直就是去送死。然而老天好像就喜欢跟人开玩笑,不但将他们这些21世纪的军人带到了近代中国最黑暗的时刻,还奇迹般的让他们建立了一支神奇的队伍,现在的高峰已经不是半年前的那个对未来迷茫的酗子了,他不仅要打败,更要全歼即将到来的日本人,化德的战斗结果总部早已经发过来的,虽然对于阎锡山的部队没有什么好感,深知十分的厌恶,谁让他们想趁乱捡便宜的,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日军的暴行他更感到无比的愤怒,血战必须血来还,军人的耻辱必须要敌人的鲜血才能洗清。

“师长,政委请您回去,作战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员已经到齐了,就等您回去了。”通信员的话打断了高师长的沉思。

“哦!对了,你看我这记性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有想起来,刚才想事情太入迷了,连时间都没有注意,我们快走。”反应过来的高峰,才发现自己的时间观念退化了好多。

“抱歉,抱歉,迟到了,请诸位多多包涵。”一进门高峰就连忙道歉。

“行了,要道歉以后再说吧!哪,这是总部来的最新电报,小日本刚刚打下化德根本没有修正就已经往这边杀过来了。”郝明直接把刚刚收到的电报递了过去。

“哦!这么急,看来刘大哥他们已经动手了,小鬼子要早日结束这里的战斗,好腾出手来防备苏联人。”高峰一把接过,边看边说到。

“嗯!是啊,电报里面已经讲了,我们头儿的那把尖刀就要出鞘了,依现在的情况看来,没准要来个小李飞刀一刀致命阿!要是我估计得不错,头儿可是够疯狂这次一定会直接把刀插到小鬼子的心脏上。”早已经看过电报的郝明说到。

看着电报的高峰此时更是心潮澎湃,乖乖好大的手笔,经过周密的部署将小鬼子的兵力部署全部拉开了,除了日本本土的部队现在的日本人已经没有多少预备队了,几乎所有的部队都有任务,就像排球场上的平拉开一样,敌人的死穴已经清晰的摆在了头儿的面前。在赞叹此次巧妙计划的同时,高峰更是对自己司令的决断力感到由衷的佩服,即使自己知道可以这么干也不一定能下得了狠心,也许这就是一种战略家独有的素质吧,就像德国的那个疯子一样。

」没有等高峰回答,一旁的韩永刚接过来说到:“是啊!真没有想到仅仅向后转移调动敌人,居然就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变化,现在的通辽城根本就和没有防御差不了多少,只要司令一出兵,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倒时再来个回马枪,这过十万的小鬼子不久交待了吗1

“参谋长,这次您可说错了,我们司令的目标绝不会是通辽,如果仅仅是为了占领通辽堵住小日本西进的路线,就不会下这么大的工夫了。参谋长你再好好的看看电报,要想让司令的那把刀出鞘可不容易啊,小鱼小虾他是不会动手的。”说着高峰便把电报递给了韩永刚。

“我看看,天哪1仔细阅读后的韩永刚立刻先发出一声惊呼,“不会是司令打算让我们自己全歼了这十万日军吧1

“应该是差不多吧1高峰在一旁回答到。

听到这个消息后,原本就已经很热闹的会场立刻炸开了锅,大家都纷纷议论,这次司令是不是太托大了,靠着自己这些以新兵为主的部队能全歼小日本的十万军队吗?

“我说各位都安静一下。”经过近一年的磨练,越来越成熟的郝明立刻让大家安静下来。

“怎吗!都害怕了,不就是一帮小鬼子吗,别忘了当时让你们从林西撤出来的时候,在坐的各位就差点儿没给我这个当政委的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怎么这会儿熊包了?”郝明对于自己手下的表现很不满意。

“同志们,大家根本就不用那么担心。我们可以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在林西我们至少收拾了一万多的鬼子,我们自己的战士大约每个人都能有点收获,当时我们真正的作战部队不到1万5千人。而现在呢,我们有着超过五万人的部队,虽说新兵占了多数,但是我们的大炮可还都在啊!这次我给你们吃个定心丸,我们的大炮不再保留只要日本人来了,就绝对让他们好看。去掉炮兵们的战果,要按我们每个战士打死、打伤两个小鬼子的方法计算,这次来的鬼子还不够我们分的呢!散会后,大家回去都告诉手底下的兄弟们,这次战斗可别一个鬼子都没捞着阿1高峰风趣的话,不但立刻化解了会场上的尴尬,而且将这些指挥员们的士气全部激起来了,没有人再害怕兵力超过自己一倍的敌人,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等到战后自己手底下部队可别连最低的目标都没有达到阿!

“老韩,还在想司令的计划呢?”在已经人去楼空的会议室内,韩永刚仍死死的抓住那张电报,仿佛要从中看到整个的作战计划,一旁的高峰看到他这个样子立刻上去大话道。

“嗯!你说,到底司令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啊,我现在是越看越不明白。”韩永刚对这件事情那可是一直都放在心上。

“老韩我给你提个醒,你看这是哪里?”说着便指向自己身边的地图。

“什么?是哪儿,天哪!这也太可怕了吧,看来现在所作的一切都只是垫场戏了,大场可还没开始呢!不过既然司令敢这么干,就一定还有后手吧!要不以他现在手中的兵力也不够阿1韩永刚在得知真正的作战目的地的时候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不过那可不是我们去管的了,现在我们只要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就不容易了,化德的事想必您也清楚,这帮鬼子我绝不会让他们活着回去。”想到从小受到的教育,对于日本人在二战中对中国的所作所为,高峰那可是咬牙切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