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五章

“他奶奶的,小鬼子的炮打得够狠啊!狗日的,我们的大炮怎么不还击,平日里吊的不行的炮兵弟兄们,到了关键时刻可别尿裤子了。”蹲在战壕里,感受着敌人火炮带来的冲击,晃掉自己身上的尘土李德贵现在的心情即兴奋又恼火,兴奋的是日本鬼子终于来了,自己终于可以上阵报仇雪恨了,气的是明明后面有那么多的大炮,现在却没打出过一颗炮弹。

“行了,炮兵兄弟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所有人员注意,小鬼子很快就要上来了,和训练时一样先扔手榴弹,瞄准再开枪……”连长打断了大老李的抱怨,一边注视着缓慢接近的敌人一边吆喝着自己的手下准本战斗,这可是第一战要是输了,那人可就对不起了,这是连长心里最先想到的。

眼前众多的敌人已经慢慢的接近了自己的防线,早就已经进入射程了,但是没有连长的命令没有一个人开枪,除了观察员外所有的人都呆在战壕了等待时机。李德贵现在紧张得要命,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的枪支,“虽然已经经历过的两次的实战,但是那都是做不得数的,敌人实在是太弱了,眼前的小鬼子才是真正的对手,他妈的老子心都快跳出来了,还不大阿1李德贵在心里想到。

“扔手榴弹,炸他个奶奶的1伴随着连长的命令,只见一片黑色的雨点就向着正在冲锋的日本兵飞了过去,连串的爆炸后阵地的前沿已经处于一片的硝烟之中。

原本十分紧张的李德贵,在手榴弹爆炸的那一刻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所有的紧张全都飞到了九重天外,趴在战壕里,通过钢盔和地面那微小的缝隙观察着阵地前的敌人,手中的步枪不时地发射出愤怒的火焰,将一颗颗复仇的子弹准确的射入敌人的胸膛。

不到十几分钟,日军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就被击退了,很快更加猛烈的炮火就开始覆盖整个阵地,接着就是大队步兵的冲锋,往返几次下来日军不但没有前进一步,反而留下了近千具尸体。坂田横人作为先锋官,对于自己的部队可以说是极其的不满意:“巴嘎!你们难道都是吃屎长大的吗?大日本黄军的脸都要被你们丢光了,前面小小的一道防线你们都突破不了,在绝对炮火优势的情况下,不但没有任何的进展反而丢下了近千帝国士兵的性命,你有何脸面面对天皇陛下?”原本是打算在战斗结束后第一个进入林西,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这么得不争气,经过近一个下午的争夺,敌人的防线还是好好的立在那里,丝毫没有动摇,这对于此前一支战无不胜的第五师团来说绝对是个耻辱。

“我愿切腹,但请司令官阁下给我一个机会,我愿亲率敢死队到前线冲锋,为阁下和天皇陛下拿下敌人的阵地。”对于对面的敌人年轻的联队长同样感到十分的羞耻,作为关东军的王牌,居然被落后无能的支那军队挡住去路,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奥野君,那就拜托了,我们第五师团的前进道路上绝不允许有失败,我将联络第六师团的重炮部队一同为你进行火力掩护,希望你能够将大日本帝国的国旗插上林西县城。”经过一下午的对决,坂田横人自然明白对面部队的实力不容小视,集结两个师团的重火力对敌方进行打击,尽量扫清敢死队前进的障碍,那样成功地把握就更大一些,虽然去求大竹帮忙很失面子,但是对于整个战局的变化自己的面子又算什么呢?

“操,小鬼子这是疯了?看样子是把全部的炮弹都打过来了,他妈的咱门的炮兵可真熊,到这会儿也没见一颗重炮弹打过去,要不是后面有自家的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加上重机枪的火力小鬼子不早冲上来了1小战士李四虎在鬼子炮响后就一个劲的抱怨,虽然他说的话由于外面隆隆的炮声其他人并没有完全听清,但是从他的表情上不难猜出这家伙准没有好心情。

“是啊!小鬼子的大炮实在是太可恶了,好多兄弟都是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下,要是我们的大炮也能够打过来那该多好啊!至少也能杀杀小日本的气势。不过这次的炮火时间也太长了吧,感觉上要比过去的猛的多,看来接下来的进攻会更加猛烈把1李德贵心里想到。

自从中午战斗打响后,李德贵所在的连队就始终处于最前沿,由于准备得十分的充分,在战斗打响后出了第一次接触战由于紧张很多人都忘了作战规定和要求,因而产生了十几个伤亡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们连队就基本上没有一次出现过十个以上的伤亡。但是他们带给敌人的却是无情的杀伤,仅仅经过三次的战斗在他们连坚守的阵地上就已经躺了近三百的敌人,对于这样的战果这些当兵刚刚半年的战士都被惊呆了。满怀着复仇的怒火和对自己战力无比的信任,战士们往后的战斗更是越大越精、越打越好,在自身伤亡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带给敌人的伤害反而越来越大。

在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后,团里曾经想让他们下来休整,但是全体战士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全部要求继续作战坚决不离开阵地,对于上级的命令他们的连长是这样回答的:“首长,我们连现在已经真正的在战火中逐渐的成长,在经过刚刚开战时的紧张,所有的战士已经进入自己的角色之中,这时如果将我们全部换下来,那么新上来的战友很可能会在刚开始的阶段又有很大的伤亡,这是我们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教训,请上级准许我们继续战斗。”虽然连长的话讲的不是很通顺,但是其中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一但以一支刚换上来的连队守卫阵地很可能他们连交学费的机会都没有。经过反复的研究,团里终于决定采用轮换制,每次轮一个排,逐步的将阵地上的战士换下来。

也许是冥冥中听到了前方步兵兄弟们的抱怨,就在李四虎话音刚落的时刻,所有在战壕里的战士们都清晰地听到了从自己的后方传来的炮声,等待已久的炮火终于来了。

在这十五分钟前的前线指挥部里,此次作战负责人之一的赵明正对着电话同猛喊,“冯峰,我们的炮位雷达到底怎样了,你小子弄了一个下午了,到底有没有掌握敌人全部的炮兵阵地?前面的战士现在可是完全用着自己的血肉之躯,在筑就着我们的防线,你再不好我跟你没完1赵明狠狠地说道,虽然是好朋友、虽然是好战友,但是到了战场上赵明面对着逐渐上升的伤亡数字恨不得一口把冯峰给吞了。

“难道我不急吗?难道我就不知道前面的将士在流血牺牲吗?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时候如果不趁着小鬼子一心猛攻的时候,打掉他所有的重火力,我们以后难道不会遇到更大的伤亡?”冯峰在电话里的口气也不善。

“行了,赶快通知重炮旅,准备动手,冯峰你快告诉赵明他们1号方案准备完毕。”赵明从电话里隐隐约约的听到苏鹏兴奋的声音,还没有等冯峰正式告诉他,就已经开始下命令了:“给我接炮兵旅。赵旅长嘛?我是赵明,1号方案已经准备完毕,5分钟内你将收到敌火力部署图,你们炮兵的任务就是把敌人的爪子和牙齿统统给我打下来,为步兵扫清道路,老子我要给他来个反攻。”得到好消息的赵明,一时间觉得天空是这样的美好,苏鹏那小子是这么的可爱。

事实上,这是在日军准备为所谓最后的进攻做火力准备10分钟后,冯峰他们的火控雷达小组终于完全清楚了日军的重火力部署情况,在短短十五分钟后,第一批的 155mm榴弹炮就已经呼啸着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飞了过去。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原本处于日军后方趾高气扬、气势汹汹的各个炮兵阵地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到处是散落的火炮零件、到处是残缺的人类肢体、到处是飞到各处不但殉暴的炮弹,刚刚还在向远方发射各类炮弹的钢铁怪兽们,现在已经被彻底的肢解了,没有一门火炮还能够保持完好的样子,那破碎的膏药旗还在微风中半死不活的随风摆动外,已经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实就是号称全亚洲最强的炮兵,即使他在短短的几分钟以前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一片废墟了。

“什么,我们的炮兵阵地全部被地方的重炮摧毁了?这不可能,愚蠢、落后的支那人怎会有那样的火力,你是在撒谎吗?”刚刚赶到前沿的阿部规秀中将禁不住对着跑进来报告的参谋吼道,明知道这绝对是事实,但是中将还是希望能够从参谋的嘴中说出另外的答案。

但是,显然这个参谋很不一般他平静的再次回答了中将的疑问,面对着眼前狂怒的中将和满屋子惊恐、疑惑、不相信的各级将领们,这个参谋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冷静下来的中将十分的懊恼自己刚才的失态,但他此时更对眼前的年轻参谋感兴趣,遇到这样的变故还能够处变不惊,不简单阿!

“我对我刚才的失态,表示道歉!请继续汇报最新的战况,还有能自我介绍一下吗?”中将说到。

“是,司令官阁下,由于20分钟前支那部队的重炮袭击,我方一线及二线的所有炮兵阵地全部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与此同时敌人还炮击了我方准备出击的前方部队,损失十分惨重,敢死队自奥野中佐以下近九成失去战斗能力。所有没有掩体掩护而被袭击的部队,伤亡比率极大,我方已基本失去进攻能力,如果我们在遭受几次那样的炮火袭击,距离失败……”

“巴嘎!我们帝国军人永远不会失败,你在扰乱军心,你应切腹以谢天皇。”失败这个词深深的刺痛了坂田横人,还没有等自己的属下说完,他就已经忍受不了了。

“住口,坂田君,你要清醒点,这是在战场1阿部规秀几乎是吼出来的。

“秦继续”回过头来对着已经停下来的参谋说道。

“根据我们参谋部的意见,和所得之的整个支那的军事情况,我们认为很可能苏俄参与了现在的战斗,支那人就算全国所有的炮兵全都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重炮。下官见习参谋藤田井三,与三个月前刚刚加入第五师团。”年轻的参谋平静的回答道。

“刚刚加入军队吗?难得初战就能够有这样好的心理素质阿1阿部规秀心里想到。

“中将阁下,我们的第五师团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而且依据敌人的战斗力,如果真的是苏联人参战,我们将有被包围的危险,请您早下决定。”很长时间没有发表意见的大竹少将说到。

“发现敌人的骑兵或者装甲部队没有?”如果真的是苏联部队那么就一定有大量的装甲部队和骑兵,如果仅仅是苏联方面出枪炮而已,那么自己还有机会。

“侦查人员仅仅发现了敌人的骑兵,没有发现敌人有装甲部队。”年轻的见习参谋那平静的声音再次回响在指挥部内。

“噢,第五师团撤下来休整,第六师团进入原第五师团的阵地,开始修筑防御工事。同时给司令官阁下发电,详细介绍我们现在的状况,以及苏联人可能的参与,请司令官阁下小心苏联人,并请证实苏联人介入的力度,以及指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如果苏联真的介入其中,那么对于双方来说就看谁能抢得先机了,阿部规秀对于苏联人的介入还是十分警惕的。

“妈的,小鬼子的抢打得够准阿1李德贵收回用枪顶着的钢盔,虽然没有被穿透,但是上面的弹痕清晰地告诉自己的主人,敌人的射击是极其准确的。

“那又能怎样,要不是司令命令我们坚守不准出击,那些小鬼子还有命放枪?”一个年轻的战士在一边说到。

“是啊!这仗已经打了近5天了,听说我们后面的二旅已经结束战斗了,很快就要来杀鬼子了,到时候连弟兄们的生意也要被抢了。这些天净是迫击炮排的兄弟们过瘾,鬼子还没冲上来就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再加上自己人的机枪,能够到咱们弟兄手里的用手指头都数得出来。”显然对现在这种情况不满意的大有人在。

“去,去,你们知道什么,我上回听连长说这是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司令的胃口可不仅仅是眼前的鬼子,没准司令这次就要打到奉天去呢1李德贵对自己的队伍可是十分有信心的,只要跟着司令准没错,这是这支部队现在所有人的心声。

自从两天前自己人的大炮发了言,小日本儿的大炮就再也没有响过,除了敌人几次力度不大的试探性进攻外,整个战场上听到的枪声寥寥无几,双方都在等待着上级的命令,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林西前沿指挥部内,参谋人员正在忙着安排各项作战任务作为此次林西作战总指挥的三个人,赵明、高峰、韩永刚的心情可算是有喜有悲,喜的是没有想到自己人的战斗力有那么强,悲的是原本的诱敌围点打援的计划看来是不行了,前面的小鬼子别说是想占领自己的林西县了,现在就是让他们安安稳稳的撤退就已经是老天爷不长眼了。

“看来我们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低估了,特别是对我们炮兵的战斗力,这简直就是一边倒嘛!我看我们对面的家伙们恐怕要跑吧,只有傻子才会继续在这里自杀。”叼着根烟,赵明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说到。

“是啊!我们可都没有想到,原本气势汹汹的小日本儿这会儿被打的跟孙子似的,看来我们原本的计划要改变了,现在的情形朱司令他们应该已经收到了,下一步怎样打就看他们的了,他原来还想两面夹击呢,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在炮兵的帮助下独立吃掉眼前的敌人,没准我们司令的胃口更大了呢?”高峰也在一旁说到。

看着眼前表情十分正常,丝毫没有过多惊喜之情的两人韩永刚的内心可是充满了惊讶:“乖乖,看他们口头上说取得的胜利很大,把自己低估了,事实上这些家伙们可能早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了。看来要不是当时自己等一干人的反对,司令真的能够取得更大的胜利也说不定呢X想整个的作战过程,这哪里是过去的那种步兵之间的战斗,自己可是大大的开了眼界,看来等仗打完了可是要回培训班好好的再学习学习。”

自从三天前正式进攻林西开始,日军就从来没有在战场上占过便宜,一别往常的炮兵掩护步兵冲击,对面的守军几乎就是靠着令人想象不到的炮火,硬是让自己的部队死伤惨重。负责此次作战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阿部规秀眉头紧锁:“这简直是帝国的耻辱,面对前放得敌人我们英勇的帝国武士已经猛攻了三天,现在居然居然要转入防守等待援军,我们是怎么打仗的,难到帝国军人的荣誉要在自己的手中没落了吗?”

“中将阁下,我们英勇的帝国士兵已经拼尽全力了。自从三天前正式开战以来,我方炮火仅仅进行了几次的火力覆盖,就被敌人掌握了炮兵阵地的方位,在敌方重炮的打击下我方重炮已经基本上损失殆尽,没有炮火的掩护步兵根本没有办法冲进支那人的阵地,再加上敌人的不论火力、射程、射击精度从实战来看远高于我方。而我方式图绕过防守区域从后方进攻的部队,现实遭到敌人毁灭性的打击,紧接着就是敌人骑兵的突袭,整整一个联队在不到两小时里就这样没了……”

“住口,坂田君,你难道忘了你在司令官阁下面前胯下的海口吗?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像是一个帝国军官吗?”阿部规秀愤怒的打断了坂田的报告,事实的情况他也同样清楚,自己手中的部队在离开通辽后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林西的时候才遇到了地方真正的抵抗,原本以为以帝国陆军的实力完全可以毫不费力的取得胜利,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梦。

“司令官阁下的回电还没有到吗?”阿部规秀一边询问着下属,一边看着远方的林西县城,那就像是一个怪兽当在他的面前,要想突破这层防御已经不是他手中这些兵力能够办到的了。

通辽关东军司令部内,梅津美智朗已经不知在短短的办公室内走了几个来回了,阿部规秀的受阻的确让人很头痛,按照帝国所掌握的情报看来支那人是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活力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苏联已经介入了远东事务,那末自己原本打算好的一切计划都将化为灰烬,而且地方的战略意图自己到现在已没有搞清楚,依照敌人在林西城下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蒙古草原上除了帝国的军队将没有认识他们的对手。如果说是苏联人全面的介入显然看来可能性也不大,最大的可能是在苏联人的援助下,一群亲苏的支那人在抵抗帝国的进军,对方没有飞机、火炮也仅仅发射了两轮的活力覆盖,很有可能是为了减少自身炮弹的消耗,对方的弹药补给一定产生了问题,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不反攻。

“报告!大本营来电1一声清脆的报告声,为考虑得焦头烂额的关东军司令带来了他期盼已久的回复。

盯着手中的报告足有十几分钟,梅津美智朗才缓缓抬起自己的头,从电报中他已经得到了他所想要得结果。在大本营的回复中,已经将现在帝国与苏联的情况说的很明白了,苏联人既没有否认更没有说出是自己干的。经大本营判断,这很可能是苏联人的一种试探,或者是一种长期投资,在中国的内蒙古境内建立一支亲苏的武装力量,既可以牵制帝国在远东的势力,又可以在适当的时机挥兵南下谋取更大的利益,但是鉴于斯大林现在正在进行大清洗以稳固自己的独裁统治,苏联红军应该没有多余的力量直接参与到此次战役中来。现在帝国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一定要赶在苏联人缓过劲来之前稳定远东局势,造成既定的事实让日后苏联人在远东没有插手的机会……

“电告阿部规秀中将,大本营以经下达了指示,鉴于苏联可能的有限介入,你部必须完成既定的作战计划,为了能够达成原定目标,我将命令十一、十四两师团以最快的速度向林西前进,两路大军会和拿下林西后立即快速按既定方案分兵突进,一定要赶在苏联全面介入以前,让内蒙古草原上已经飘扬着我们的国旗……,整个帝国都在关注着你们,望早日凯旋而归。”随着阿部规秀的命令,原本逐渐平静下来的战场又将上演腥风血雨。

在太行山中的基地内,对于这次林西保卫战现阶段所取得的战果,同样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仅以敌人三分之一的兵力,不但没有让对面的敌人前进一步,反而在保存自己的情况下大量杀伤敌军,虽然这其中有我们使用半个多世纪后高科技武器的作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在过去几乎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们,已经成功的在战场上逐步的成长起来了。

“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打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连火箭炮也没有用过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战果,高峰他们几个可以阿1梁兴看着手中的战报,那种高兴劲就别提了。

“那帮家伙现实完全依靠完善的防御工事和强大的步兵火力防守敌人的进攻,再经过几次日本人的炮击后,冯峰和苏鹏他们几个一定已经找到了对方的重火力分布图,这样只要依靠我们大炮的高射程和高精度以及那种巨大的威力,相信知要一次覆盖性射击,小日本儿两个师团的重炮救都可以玩完了。”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此次作战,但是对于他们几个的想法我还是能够猜得到的,毕竟手中既然有这样的力量,那就要用到刀刃上。

“你可猜的够准的,不过即使是这样,在没有本方重炮的支援,仅仅依靠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以及手中的步兵武器就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啊!看这样我们打回东三省的日子也许能够提前阿1梁兴作为一个东北人,始终是念念不忘的要一心打回东三剩

“没有哪吗简单的,日本人还没有被伤筋动骨,而且这次的战斗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你说在中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支装备如此精良,战斗力如此强大的部队,作为对手的梅津美智朗会怎样想呢?”我的话看起来是对梁兴说的,但是在指挥部内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个问题。

“司令,您是指苏联?”孙立人疑惑的说出自己的答案。

“我想应该差不多吧!孙师长说的应该没有错,在北中国只有苏联能够有这样的能力,那小日本儿不会撤军吧1梁兴说到。

“撤军?你想得到美哦!最大的可能就是日本大本营将下令全力向西占领整个内蒙古,在苏联从斯大林的大清洗中缓过劲来之前造成既定事实,那时即使苏联人想有所动作也难。相信他们判断的是,现在苏联只是给予一支中国北方的武装力量以武器及人员培训、战术指导方面的援助,以方便在日后的北中国建立一个完全亲苏的势力,但是限于苏联现在的自身情况,苏联是不会更不可能直接出兵的,这样就产生了一个时间差,让日本全国还没有进入战争状态下,即使手中的兵力不足他也一定要打这一仗。”事实上还有很多我没有说,通过电子战装备我们已经完全破译了小日本的密码,而且通过苏联在远东间谍回传的电台,同样对苏联人的密码也了如指掌,可以说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知己知彼,当然暂时这些秘密是不能够让太多的人知道的,现在只有我们这些从未来来的人完全的了解我们的全部实力。

“嗯,那头贪婪的北极熊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心。”想到苏联以后的所作所为,梁兴可是恨得直咬牙。

“先散会吧!各单位的主官们都回去好好的准备好,我们上战场的日子不远了,告诉下面的将士们二旅和三旅还有我们那三个骑兵旅都已经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别等大他们上战场的时候,给我们装甲兵丢人啊1看到我眼色示意,梁兴立刻宣布散会,当然孙立人等核心自然留下来商讨问题。

“司令,是不是我们要改变一下原定计划,日本人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头脑冷静的孙立人,早已经从对胜利的喜悦中走出来,看到了眼前的危机。

“是啊!部队现在刚刚打了几个胜仗,有点飘飘然了,得给他们紧紧绳子了,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战斗,如果不是顾忌苏联人的介入,现在我们部队的损失那可就大了。”梁兴在一旁说到。

“报告!二旅来电,他们已经安指示完成既定作战计划,依照新的命令,除了留守的人员以外,主力已经向东开进,坚决完成上级的任务。”通信圆满脸欢喜的冲进指挥部说道。

“哈哈,这可真是好事成双啊!岳振武那个家伙,手脚够麻利的。”梁兴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最低限度我们也能够有自己的地盘了。

从通信员的手中接过电报,孙立人也对这样的战果感到十分的惊喜:“这样我们的兵力就更加充足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原定的计划是围点打援,现在这也是被逼的,不过改变对端王楚克的围而不打也是没有办法,我现在又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没准我们能够上演一出奇迹。”我自己都认为可能自己的大脑已经疯掉了。

“看你那一脸鬼笑,绝对是标准的一幅狐狸样子,赶快说你又有什么损主义了,看来梅津美智朗碰上你可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梁兴那家伙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看到我的神色就知道这次一定是损招。

“去死,这叫谋略,什么损招。”我在一边抗争到。

“司令快说吧!别掉大家的胃口了,我们现在可是急于知道您又有何良策了。”在一旁的孙立人也被眼前这轻松的气氛所感染了,虽然即将面临敌人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的大军,但是不知怎地他在内心深处却坚信一定能够胜利,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他相信这次小日本一定会很惨,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出的主意向来是十分诡异,这一点自己早就已经品尝过了,现在明白这刚刚二十多岁的司令又有了一个大计划,他有一种预感这次司令的胃口一定不校

“OK!OK!我马上说,首先从日本方面来看,现在整个日本还没有进入战争状态,在他们大本营看来,以此时日本在中国的兵力,如果不发动全面的对华战争是绝对够用的。而且现在经济危机刚刚过去,世界各国正在从世界经济危机的低谷中逐步走出,日本人占领我们东三省一方面是早已窥视良久,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走上对外扩张的道路,以便尽早从经济危机中摆脱出来。那么现在日本人必然面临着国内经济方面的压力,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进入战争状态,那等于在未来失去了本钱,所以他们在东三省以及朝鲜的兵力虽然几乎快要等于整个的日本陆军,但是数量上并不是太多。与此相对应的是日本是一个岛国,他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他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那么以日本此时的国力,已经对他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了,虽然在战争爆发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征召预备役人员,但是没有上过战尝训练不足的新兵战斗力是没有保证的。”

我一边指着地图上的日本,一边说道。

“再看我们的北方,苏联在列宁死后斯大林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已经开始在苏联内部打压自己的政敌,并逐步的开始对整个苏联进行大清洗,可以说现在的苏联外表上看是十分强打的,但是实际上由于西方国家对其的经济封锁,加上自己人的内斗,整个庞大的帝国可是处在风尖浪口阿!自从去年9。18事变以后,苏联已经加大了对远东地区的关注,在我国东北边境苏联一侧陈兵五十余万。”

“赶快说你的计划,切入正题吧!这些都知道了1梁兴那个家伙在一旁喊道。

“不限讲清楚,我怎么切入正题。”这个家伙一点耐心都没有。

“事实上主要的内容很简单,我要让苏联人帮我们一把,没准我们没废一枪一炮,就可以消灭掉小日本在我东三释朝鲜的主力部队。”我直接一口气点入正题。

“司令,苏联不可能直接进攻吧!按您所说他们这个时候刻是自顾不暇阿1孙立人在一旁问道。

“我们可不是去请,我要逼虎跳墙。要知道现在的日本人已经将我们看作是苏联的代言人,必然在北方边境上会有兵力的调动以防备苏联人。而苏俄呢?不也是同样如此吗?日军的突然调动必然会让对面的苏联红军有所警觉,这样双方便会不自觉的进入对峙状态……”

“而这个时候我们只要烧伤一把火,还怕打不起来吗?”梁兴这个家伙插话道。

“不错,而且一旦打起来了,对于苏联来说是绝对不能输的,斯大林必然会竭尽全力去取得胜利,这是为了苏联但更是为了他自己。所以只要双方打起来了,日本人必然全力向北防御,他们的兵力部署就将形成一个马蹄心的空当,这时只要我们利用自身的优势,直接给他来个釜底抽薪,运气好的话没准我们就真能够上演奇迹夺回东三剩”说话之间,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们从日寇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领土,不知不觉一时呆了。

“司令,司令1看着我半天没有反应,孙立人在一旁叫到。

“噢,对不起,我一时走神了,怎么了立人兄,是不是认为我在异想天开,在如此的状态下,双方根本就打不起来呢?”看着眉头紧锁的孙立人,我自然能够明白他的担忧,毕竟我们有很多的秘密他根本就不知道。

“不错,司令就像您所说得那样,现在双方都是麻杆打狼两头怕,谁都不愿意挑起战火,甚至为了能够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一方吃些亏也不至于爆发全面的战争。一但双方没有打起来,我们的计划不久完了吗?据我的估计,司令您一定想让一旅继续待命等待时机,甚至为了能够让日本人放松对我们的警惕将所有的目光转向北方而放弃林西,只有我们主动后退将整个的战线拉开,将日本人的部队全部调动起来,才能一击得手一小博大,但是如果战局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发展,我们现在的努力不久付之东流了吗1孙立人对于我计划中最关键的部分抱有很大的怀疑。

“立人兄,是不相瞒这部棋我早已准备好了,还记得刘副司令带着他手下的特种部队在两个月以前外出拉练了吗?”我提醒孙立人,我手中还有好牌没出呢!

“早在一个多月以前,他们就已经兵分两路,一路向北现在已经到了黑龙江边,另一路现在在辽东半岛上。还有一件事希望立人兄你能原谅,事实上我们已经完全的掌握了日本和苏联的通信密码,他们想干什么我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我们完成电子欺诈。打个比方,我可以直接的以日军大本营的身份向日本关东军发布命令,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发出几条适当的假命令,不就不相信他打不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依靠领先半个多世纪的科技能力所制定的作战计划,依照现在的科技水平要想算出两国的密码在短时间内是完全不可能的,就因为这样双方都对自己的通信保密极为重视和放心,没有人会想到我会在这个方面做文章,当然这样的方法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还是尽量少用,减少敌人对我方的猜疑,为日后能够赢得更大的胜利隐藏自己的杀手锏,对于这个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为电子战的时代来说,我们的电子战装备绝对顶得上几十万的人马。既然手中有了这样的利器,就要好好的创造出条件加以运用,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这可是后世用大量血的经验总结出来的。

“天哪!这简直令人不敢相信,这简直太可怕,如果真的像您所说的那样,这样的能力等于我们手中握有百万雄兵啊1对于熟知军事的孙立人来说,他自然明白其中的意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仗还没打击让对手牵着鼻子走,那样的结果还用得着去猜吗?

“什么!要我们放弃林西向后方撤退,还要调走整个三旅?”韩永刚简直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是多么好的形势阿!不但顶住并重创了此前气势汹汹的日军,而且在二旅和第二骑兵旅的支援到来后更有可能击溃并全歼对面的日军,当然那是在绝对压倒性的炮火支援下。现在不但要放走眼前到口的肉,还要放弃用战士们献血守卫的林西,这让性格耿直的韩永刚十分的不理解。

赵明看着一脸怒气的韩永刚,点了点头示意没有错,并伸手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了他怒气冲冲的参谋长。

自从成立林西前线指挥部以来,作为此次作战司令的高峰、政委赵明、参谋长韩永刚就一直对总部的战略部署赞叹不已,原本以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韩永刚来说)居然能够超额实现。而现在,在如此的情形下却要放弃眼前的成果,去追求纸面上的计划,得到命令的三个人显然心里都不怎么舒服。

“你看呢?我们是不是再像上面反映一下,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不但不许我们进攻还要往后败,要是达不到计划现在努力得到的可就都没了。”赵明对着高峰说道。

“报告,司令部来电1还没有等高峰做出回答,通信员就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进来。

心急韩永刚三步并作两步,立刻跑到通信员的面前一把从其手中抢过电报,另两位也差不了多少,三个人挤在一起目不转睛的盯着韩永刚手中的电报。

“电示林西前指:由于战情变化,先特令原防御林西二旅、三旅以及骑三旅重新整编,二旅及现处于包头的骑一旅、骑二旅汇合,成立二师,放弃林西后全力防守集宁,务必将敌大军拖在集宁城下。任命高峰为二师师长,赵明为政委,韩永刚为集团军参谋长。三旅与骑三旅将先一步与敌脱离接触,秘密返回基地于一旅重组一师。另告知你部,我DZZ部队(电子战部队)现以初步形成战斗力,据我部所的消息阎锡山部现以跨过长城相我后方挺进,二师返回集宁时经北绕行,DZZ将展开初战。

……

抗日救国军总司令:朱广辉1932年10月28日”

“这个是什么部队阿,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既然明知阎锡山没安好心,现在来拣便宜为什么我们还要从北边绕行,难道司令疯了吗?这些土地可是将士们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阿1从韩永刚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悲痛。

“嗨1叹了一口气,高峰拍拍韩永刚的肩膀说到:“老韩哪,你放心吧!我们的司令那可是比狐狸都精,赔本的买卖那家伙是不会做的,看来这家伙这次是拼了,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计划,但是能够轻松的放弃眼前到嘴的五万多鬼子,一口气放弃林西向后退上几百公里,那就意味着他计划中目标的价值是眼前的好几倍阿!至于那支部对吗,老韩不是我以前不告诉你,这是我们的最高机密之一,你现在就别多问了没有司令的允许,我们是不能泄密的请原谅。”

“是啊!对于这件事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你可要多多包涵。”赵明也在一旁说到。

“哪里!都是一家人吗!我也是当兵的,自然知道保密的重要性,不过这支部队真的有这么厉害?我们超过营以上的部队我都知道阿,基本上不都是大家一块组建的吗?”韩永刚说到。

“是很厉害啊!真没想到李道诚他们几个这么块就要露一手了。老韩,我们向北绕行想必司令已经找好了人为我们守着大路呢!哈哈,想一想就想笑,那个阎锡山可此看来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赵明现在可是边讲边乐,刚才那低落的情绪在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是啊C了,我们赶快执行上级的命令吧!一定要把战士们的思想工作做好,我们这是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猜向后撤退的,不能因为这次撤退寒了战士们的心啊!同时命令原独立师三旅和骑三旅撤出阵地准备出发于一旅汇合,命令工兵在阵地后方布雷,我们就是走也决不让小鬼子好过。”赵明说到。

“嗯9有在撤退是为了防止鬼子的追击我们可以给他来上一手,我们可以选在凌晨脱离战场,献给他来上一阵炮击,加上两次象征性的冲锋,然后掉头就走等小鬼子反应过来,我们早就坐车走远了。老韩你看呢?”高峰在一旁补充道。

“我同意,看来司令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我们就干好自己的事情吧1韩永刚现在仍然对此次的作战计划留有怀疑,但是看另外两位一脸自信的样子,他也没法再说什么了,只求老天保佑这次司令真的是有备无患吧!

“什么!我们要撤退,为什么我们当兵不就是为了打鬼子,保家卫国吗?难道司令以前给我们说的话都是假的吗?我不走,就是我一个人,我也要在这里杀鬼子。”一个刚刚失去亲密战友的战士一脸悲愤的说道。

“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作为军人必须执行!我明白大家的心情,在这里我们流血牺牲,不就是为了能够保家卫国驱逐侵略者,使我们的人民不再受苦受难了吗!但是我们必须服从大局,现在是我们占有优势,然而仅仅凭借着我们这点人马就能够将所有的日本军队消灭吗?等我们打光了子弹、炮弹除了能够与敌同归于竟能干什么呢?拳头只有收回来再打出去才能给敌人更大的打击,现在我的撤退就是这样,更何况听上级说这次司令的想的可不是眼前敌人的这点人马,没准司令这次就想拿下通辽呢1作为一个指导员,为自己连队里思想有些波动的战士做工作自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而这一切恰巧落入了正在巡视的赵明的眼中。

“讲得很好吗!不错啊,我们现在的撤退可不是怕了眼前的敌人,眼前的这点鬼子,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呢1赵明走到这个指导员跟前说到。

“报告政委,二旅3团二连指导员仲元生正在做思想工作,请您指示1原本坐在地上的仲元生一听到自己政委的声音,立刻起立敬礼。

“都坐下,都坐下,我们都不是外人吗!我在您这里转了转,看来很多人都想不通啊!我刚才都说了眼前的这点鬼子,绝不够我们塞牙缝儿,当然我们自然不会为了躲避自己的手下败将要往后撤退。”赵明风趣、平和的讲话立刻引来了一片的掌声。

“你们仲指导员说得很好啊!我们这次转移那可是为了取得比眼前多得多的战果,实打实的说,刚刚接到命令的时候我也想不通,为啥非要让我们撤呢!对面的那帮小鬼子,我恨不得一枪就蹦了他两个。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从古就有军令如山之说,军队就像是一支步枪,需要每一个零件的协作在能将子弹发射出去,而我们就是这支步枪上的零件,要是每个人都不服从命令就会领这个协调统一的整体溃散,一支原本精良的钢枪也就该报费喽!所以说不服从命令这种事情可是作不得的哦1赵明点了点刚才发表言论的那个年轻战士。

“对不起政委,我一想到自己的战友就控制不住自己。”小战士惭愧的低下了头。

“哎!这不是批评你,指示给你之处错误,我们又错就改嘛,这世上那又不犯错误的人。再说了要是一点想法也没有,那才真正有问题了呢1赵明开导道。

那个小战士十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政委,我们这次转移真的有大任务吗?”

显然这是在场的所有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一时之间原本气氛热烈闹哄哄的场所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明。

“看来大家都怕没有仗打吗!放心,我们现在就跟养鱼一样,先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敌人两个师团,听上级来的消息等我们转移后日军为了能够进占内蒙古,必然要再增加兵力,要是现在我们一时图打个痛快,小鬼子暂时可就不敢来了。而我们转移后,后面的尾巴必然会跟上来倒是在给他来个回马枪,嘿嘿保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赵明心里明白,对于这些基本上都是初次上战场的士兵们来说,士气可鼓不可泄,一不小心所有的一切就全完了,这次他在连队中的讲话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在军营中流传开来,所有的人都一扫半天前的沉闷,再次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今后的战斗中去。

看看重新恢复了活力的军营,赵明心里不由得感慨万千:“广辉阿,广辉!虽然不知道这次你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一但失败我们半年来的努力可就要化之流水了,希望我们大家当初选你做第一人的决定是对的,今后中国未来的希望就在你的手中,千万别叫大家失望啊!我们的祖国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既然上天让我们再次回到这个时代,要是你仍然让我们的祖国哭泣,老天都不会原谅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