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四章

司令部里已经挤满了人,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已经全部到齐了,我们为期半年的训练即将结束,随着北方蒙古各旗的局势变化,我们等待的时机已经成熟,在等下去会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

“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次会议的内容,由于北方内蒙古各旗在端王楚克的黑暗统治下,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详细的内容就请王恩强,王参谋介绍一下。”经过简单的开场白后,我直接点入话题,让负责情报的王恩强介绍情况。

王恩强不到26岁,为人冷静不爱说话,由于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我们一致通过由他负责本方的情报收集以及反谍报事务,这家伙也是不负大家的期望,干得有声有色。

“据我们了解,自从9。18事件日本人试探性进攻后,就没有再向中国内陆挺进,而是不断的稳固自己的后方,找到末代皇帝建立了伪满洲国。对于内蒙采取文恐武吓,一边大力拉拢上层人士,一边大军压境保持军事压力,蒙古王公为了自己的利益已经开始与日本人接触,相信很快日本人就会有所行动。另一方面,由于对自己领地内的老百姓实施残暴的剥削,牧民们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尤其是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处发生牧民暴乱,但是在残酷的镇压下全部失败。自从4月份我们的人开始走访各旗,就不断的扩到自己的影响力,借着马贼的名义四处打压各地残暴贵族和不法商人,劫富济贫,在牧民中有一定的威望。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内蒙古上层很快就要决定与日本人合作,相信其中意味着什么大家都了解,详细的情况大家可以看马上发下去的资料。”说完便开始将收集、整理过的情报分发给大家。

“现在的形式想必大家都明了,显然这仗我们是马上就要打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在决定行动计划前,各部门先汇报一下自己部门的情况。”看着满屋子的人,真没想到短短半年多的时间我们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了。

“我先报告一下我们部队的情况!由于后期大批人员的到来,我们现在共有4万4千余人的武装力量,为一个加强师。分为4个旅以及师直属后勤部队,其中有一个加强的装甲旅即一旅,拥有各类作战人员1万4钱多人,下有两个坦克团,一个自行火炮团,一个装甲步兵团,以及专门的后勤团和伴随机械化部队作战的防空营。共有作战坦克423辆,自行火炮144辆,其中155mm口径榴弹炮60辆,122mm口径自行火炮84辆,装甲车120辆,其他的自行防空火炮63 辆,各种后勤保障车辆近200余辆,是整个师的精华所在。全旅既可随同大部队战斗,也可独立完成作战任务,在进攻时可以面对至少4倍于己的敌军,由于大力加强了自身的后勤能力,他们一次所携带的弹药和补给可支持数次高强度作战,全旅在作战中强调火力的集中,伴以坦克强大的冲击力给予敌方致命的打击……”一口气讲完我们现在战力的韩志刚有点接不上气,连忙喝上两口水。全然没有意识到它给大家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即使是装备最差的部队也要比小鬼子强多了。

“在社政方面,我们已经培养了足够的初级管理人才,他们的政治素质没得说,而且对于我的即将进行的改革理解得很深,前两批的人员已经陪同武工队出去了。至于技师的培养也有了一定的收获,当然要培养出优秀的技术人才在这么段的时间内显然不现实,这批人只能说是能够处理小毛病,算是勉强合格,可以基本满足机械化部队作战需求。而对于我们自己的军工方面,现在由于原料和场地的限制,我们已经设计出了现在我们所能够生产的武器装备,由于现在的弹药库存以及油料的储备足够支持到我们占领内蒙,因此在短时间内完全没有问题,一但我们能够顺利的达到原定计划,我们有信心在3各月内建立我们自己完整的军事工业……”主管这些事务的谢总说到。

……

随着时间的延续,每个人都介绍了自己部门的情况,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送走出发的大部队,胡波已经开始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了,根据司令部的命令,将有三个旅同时展开内蒙古的战役。届时二旅和炮兵旅的一个团将负责在打下集宁后向包头方向挺进,三旅返身占领林西县在炮兵旅主力的协助下狙击在战役打响后从东面来的日本人,而自己的装甲旅和留下的其他战斗人员将等待时机,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坐在山顶看这原本热闹的基地已经变得冷冷清清了,仿佛从来没有在这里驻有数万的军队,不知不觉想到了自己在这半年多的遭遇。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声招呼立刻将现在的旅长拉回了现实。

“司令您没走?”对于这个比他还小的司令,胡波可是从来都十分尊敬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佩服。

“当然,这次我和你们一起上战常刚才我都走到你的身边了,都没有反应过来是不是想家里人了,孙立人!”我特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语气。

“司令,您……”显然孙立人没有想到我居然发现他使用假名字,一脸惊慌的表情。

“别慌、别慌,其实在你刚刚进入根据地不到一个月我就知道了,要我面对那个克扣军饷的军官,我早嘣了他了。实话实说,我是很佩服你的,好儿不继祖业,要靠自己的双手开创自己的事业。现时代这样的人可不多啊9记得你刚来的第一天嘛,我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从你的身上感到一种军人的气质,然而真正让我怀疑你的是你那良好的学识,在这个动乱的中国能够得到如此教育的人一顶不一般,剩下的事情只要交给王文亮,结果自然就出来了。你可不要多想啊,我们这也是为了整个大局,不能因为一时的疏忽而导致彻底的灭亡阿。”我说到。

“那您还敢用我?不但在短时间内直接提升我为副旅长,更在演习过后直接将整个装甲旅交给我?”孙立人的话中充满着疑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我们可是十分相信自己的眼光哟!”说话之间,王恩强和梁兴也走了过来。

“因为你和我们一样,存有一颗渴望自己祖国富强的心,那是一个真正的中华儿女的情怀。”王恩强说到。

“当然了,你本身也够强啊!留学美国,现得到了土木工程学士,后又进弗吉尼亚军校,要不是现在中国的政府的黑暗无能,也许你已经早已开始实现自己的抱负了。当然那样的话我们自然少了一个奇才,那可够悲哀的。”王恩强的激励和梁兴的风趣,令孙立人在安下心来的同时,更惊讶于他们对自己的了解。

“几位实在是将我高看了,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能耐。”孙立人十分的谦虚。

“孙兄,太过谦虚可是一种骄傲的表现阿!据我所知你那张扬的性格可是独门标记啊!”梁兴这家伙开始调侃起来。

在开怀大笑后,随着气氛的缓解,孙立人已经完全放开了,以前始终担心自己一但被发现隐藏了很多事情,如果发生误会那就糟了,自己早已经离不开这支部队了。

要知道,当我们这些从未来来的人知道居然二战中的中华名将被誉为“东方隆美尔”的孙立人在我们这里,那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太棒了,要不怎能这么放心的将部队交给他。

“行了,别闹了。立人兄,您一口一个司令、政委的太生分了,我们几个兄弟相称,我们称您一生兄长,您称我们几个为弟,如何?”我建议到,真要论起辈分我们几个可差的远了。

“这怎行!”孙立人显然没有准备,这变化也太快了。

“如何不行,除非您看不起我们几个,要不就这么定了。”梁兴那家伙显然是个不安定分子。

没有办法的孙立人,只能接受这个强加给他的‘条约’。

“司令”

“唉,唉,叫我广辉就可以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提醒道。

“那好,为兄久托大了!广辉,这仗你到底是怎么计划的,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来看,现在的日本已经蠢蠢欲动,这次的动乱更是给了他们一个极其好的借口占领绥妥和察哈尔,我们面对的是整个日本的关东军,这次的战役一但胜利无疑会给我们带来想象不到的巨大利益,但是不是太冒险了,双方的兵力相差太大了。”孙立人说到。

“不错,仅仅从是纸面上来讲,这场战斗我没还没打就已经输了一半。但事实上,这次我们真正用于开疆裂土,为自己赢得更多生存空间的部队只有不到一个旅的兵力,也就是二旅的两个团加上炮兵旅一个团,再加上我们已经秘密成立的另外三个骑兵旅将分兵向西一路推进。而剩下的部队,我要给小日本一个惊喜,我要吃掉他在通辽的十几万关东军。”对于自己的计划我可是充满了自信。

“不可能,仅仅依靠我们这点人马,即使拥有这样的机械化部队,也不可能打下通辽城阿!司令,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显然孙立人已经急了,连称呼也改变了。“他这不是让几万弟兄们去送命吗!”孙立人心里想到。

“立人兄,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对于这个爱兵如子的人,我当然清楚他心里想什么。

“这里是林西,这里是通辽,这是奉天……”我一边画着地图,一边说到。

“一但我们拿下了集宁,向西施加压力,端王楚克一定回为了自己能够继续通知内蒙古诸旗答应日本人的要求,以换得日本人的军事援助,而日本人也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出兵占领内蒙,因为这里有太多的资源。所以林西将会是整个战役的核心所在,只要我们手中握着林西,日本人就无法打通向西的通道,必将导致继续增加进攻的兵力。而且敌人并不知道我们的战力,我们是打着牧民起义的大旗,如果估计得不错,由于刚刚占领东三省仅一年,再加上日本人还要在黑龙江防备苏联,所以第一次得出击兵力不会大于两个师团,也就是说不会大于6万人。通辽城内现在驻有日军4个师团,为了防守必然会留下一个师团,既是说一次出动两个师团已经是极限了,必须留有一个师团的预备队。再来看看我们的部队,占领集宁和林西应该不会成为问题。以一个半旅加上新成立的一个骑兵旅的协助,在重炮旅主力帮助下,即使是两个日本师团的进攻,恐怕也不会讨到好处。而这时我们只要并不立即消灭端王,给他一丝求生的希望,那家伙一定会舍弃任何代价以换取日本人的救援,这无疑是在日本人的面前摆着一个特大号的蛋糕,无论如何日本人是决不会放弃的。从大方面来讲,只要日本人继续出兵,就必须通过茫茫无尽的大草原,在无险可守的平缓地带,一但受到装甲部队的打击,他拿什么和我们抗衡。”我解释道。

“围城打援,击溃援军挥师西进再吃掉林西敌军,如果运气好腾出手来即可北上占领整个察哈尔,又可向东进逼通辽,而日本人一但一下失去十几万的部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无法对我构成威胁,我们就赢得了发展的时间,但这是不是太理想了。一但林西守不住,一切不就都完了。”对于自己的部队孙立人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以日本人的装备,要想在平坦的草原上低档住自己的装甲部队,实在是太不可能了,经过上次演习的教训,自己和手下的士兵们可是成长了好一大块,要想让他们再犯相同的毛病,那他和手下的病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哪能呢!我们将成为一个军事时代的开创者,让整个世界的军队因我们而改变。装甲部队的集团式使用,必将改变人类战争模式,我们重装旅的实力您是最清楚的,依日本人的火力根本没有办法击破我们装甲车辆的防护,说是战斗实际上只能是一边倒的屠杀,在草原遭到突袭的日本人除了用自己的肉体捆绑着炸药包进行自杀性攻击外,他们又能干什么呢!我想我们上次吃过这招苦头的士兵们应该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至于集宁我有一件很好的礼物在等着日本人,到时候您就知道火箭炮的威力了。再者,我们只是定下了大方向,具体的执行要看战局的变化,最低我们也能够全力守住林西。”想到自己手中的武器,就好像看到了胜利再向我招手。

“火箭炮?比我们的自行榴弹炮还要厉害吗?”孙立人对于这个新名词显然充满了好奇。

“那时当然,怎么说呢!您是知道的,一辆 155mm口径的自行榴弹炮相当于半个连的同口径火炮的火力,155mm口径榴弹炮每发炮弹的杀伤面积近400平方米,而133mm火箭炮是30管顺次发射,在没有坚固掩体的情况下,我们现有的火箭炮一次齐射就可以有效杀伤大量的敌人,也许小日本还没有看到林西就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我们的弹药储备即使高强度连续作战一年也够用了。”显然梁兴是个武器至胜论者。

“而且我们的火炮不论射程、杀伤力、精确度以及数量都要远高于敌方。在步兵武器装备上就更没得比,就我们每个步兵都有防弹衣这一点,就远不是对方能够比拟的。当然拥有高级的武器,却到处打败仗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是我对我们的士兵和军官们是很有信心的,经过艰苦到几乎残忍的训练,他们现在所缺的就是实战经验,占领集宁一战会让他们体会到战场硝烟的味道,而林西之战后他们将成为真正的王牌,只有消灭强大的敌人才能证明自己更加强大,不是吗?”看到我如此回答,孙旅长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看着孙立人一脸被你打败的神情,一片笑声立刻传遍山谷。

多尔扈特老爹自豪的看着眼前的酗子们,这些年轻人定能在未来的战斗中打出蒙古人的威风。“作为草原真正的主人,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却要受到贵族们的欺压,他们自己不劳动却拥有整个草原,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抢夺我们的牛羊,欺辱我们的姐妹,残杀我们的兄弟。难道作为成吉思汗的后人,我们要这样活下去吗?不能,草原的男儿应拿起自己的钢枪,保卫自己的家园,用自己的双手创建草原美好的未来,也许我们很多人将无法回到故乡,但这茫茫的大草原将永远铭记着这些勇士,他们的灵魂将永存于我们的心中……”真是不错的说辞,回想起赵明的演讲,老人也仿佛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想当初端王楚克的人马来掠夺部落的牛羊时,正是这些后来帮助牧民们建立自己武装的人救了自己的部族,也点燃了反抗的火焰。在他们的帮助下,自己的部族就再也没有受到别人的欺辱,那帮家伙毫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以马匪的名义扫荡了周围的残暴势力,同时还带来了先进的管理和畜牧知识,不到半年的时间整个部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邻近的几个部族,也前来寻求帮助。自从自己部族的酗子们提出想加入他们的队伍时,这些人并没有拒绝,反而派出了大量的教官,带来了众多先进的武器,让自己和族人感到一种真心的友谊。随着在大草原上影响的日益扩大,越来越多的部族加入进来,终于引起了端王楚克的重视,不久之后镇压的军队就要到来,但是那又能怎样呢,真正的草原勇士是不会被敌人吓倒的。

在离老爹不远的帐篷里,赵明作为新成立的骑兵师的政委正在和师长高峰商量即将展开的作战。

“我们已经接到电报,韩志刚和岳振武的两个旅已经出发了,按照约定我们骑三旅将配合主力占领集宁后返身向东与三旅全部及二旅的两个主力团进占林西,并开始防御从东面来日本人,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部队已经准备就绪,我们得尽快出发,这次可真的是兵行险招阿!走错一步我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赵明说到。

“是啊,从来没有实战经验的部队,以上战场就要面对凶恶、强大的敌人,变数太大了,不可否认一旦成功我们就将一举登天,如果失败,呵呵天知道会怎样。不过我不得不佩服朱广辉那个家伙,要是我即使是明知道自己在战力上有优势,也不敢在兵力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还想吃掉至少四个师团的日本关东军,那家伙不是个天才就是个疯子。”高峰回想起刚刚得知全部作战计划时的情景,几乎所有的人第一印象就是他疯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计划已经通过了,那我们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赵明显然认为先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好就不错了。

随着两位主官正式下达命令,整个苏尼特旗立刻变得热闹起来,送儿子的、送丈夫的、送父亲的虽然明知经过战火的洗礼,能够平安回来的人不多,但是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祝福还不吝啬的献给每一位战士,他们是成吉思汗的后人,使草原的勇士,他们将会为后世的儿女创造美好的未来。

“报,报告,叛军已经占领了集宁正一路向西推进,我们的骑兵挡不住敌人的进攻,各地的领主们已经顶不住了,都在请王爷发兵救援。”传话的人连跑带颠儿的冲进王府的书房。

“发个屁兵,我们自己还守不住呢!那哪儿是叛军,大炮比国明党的正规军都多,手中的武器更不是我们所能够比拟的,去就他们,谁来救我们?”楚王的弟弟显然已是一肚子的气。

“是啊!想当初刚刚得知有人叛乱的时候,自己不也一样人为只要派几个兵不就解决了吗?哪里想到,就像秋季里草原上的大火一般,很快叛乱就波及到很多的地方,而且自己的手下也不争气,平叛还没有平成,反倒让叛军吃掉不少,弄得自己现在捉襟见肘,手中的兵力也不多了。”楚王心中想到。

“行了,与其在那里生气,不如想想办法。”打断自己弟弟的气话,现在可是想办法的时候,不是窝里横的时候。

摆摆手示意屋里的人都出去,一个师爷模样的人走到端王面前说道:“王爷,当务之急是赶快平定叛乱,已我之见不如我们答应日本人的要求,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是叛军真的打过来了,那一切可就都完了。”

“日本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不是把狼放进了羊圈?”楚王道。

“王爷终归这大草原是您的,说句不好听的日本人来了还要以您的威望来管理这里,您本身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要是那群叛军来了,您的地位可就不保了。”师爷劝道。

“你让我再想想。”楚王回答道。虽然身边的人讲的话不好听,但是现在也只有这招能够保证自己在草原上的统治地位。“为了自己也只有豁出去了。”楚王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无论如何把事情给我办好。”楚王交待道。

“我办事,您放心!”猥琐的师爷回答道。

远离王府的集宁,抗日联军即将分兵作战,原来的战友们也忙着相互祝福,大家相约年前在见。

“韩老哥,这次真羡慕你啊!可以上阵杀鬼子了,奶奶的老子真相和你来个对调,西边能有什么像样的对手。”岳振武显然在集宁还没有大过瘾。

“振武,话不能这么说。为了国家的将来,我们自己能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你的任务也不小啊!既要打的敌人鸡飞狗跳,又不能一口吃掉,到时可要好好的听上级的命令,到时候要是你那边出了事,你怎么对得起司令,怎么对得起这些弟兄。”韩永刚赶快给这个猛将上上弦,免得到时候这家伙头脑一发蒙,坏了大事。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次能够让自己指挥林西的防御战,他从内心感激司令对自己的信任。

“好了,老哥我们在这里分手吧!我等着在包头请你喝庆功酒,倒是你可不要失约啊!”话一说完,岳振武便拨转马头,向着自己前进的方向打马而去。

看着岳振武满满的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韩永刚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参谋们说到:“听到没有,我们岳副师长等着请我们喝庆功酒呢!我们也出发,要是小日本儿感来,就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参谋长指挥部队唱起军歌,我们向林西前进。”

立刻嘹亮的军歌回荡在辽阔的大草原上,伴随着汽车马达的轰鸣声,整个一支队伍就像是一条蜿蜒的巨龙,一直延伸到天边。

林西的战斗一点也没有悬念,在我方渗透人员的帮助下,仅仅用了不到1个小时,战场上就已经听不到枪声了。

“他妈的,这么不经打,老子的步枪还没有开张呢!”李德贵禁不住的破口大骂。

李贵德所在的连队是第一个冲进林西的,然而等待他们的并不是敌人的枪子儿、炮弹反而使大批投降的各色武装人员,让他们这些一心向着上阵杀敌的汉子们浑身不舒服。

“大老李,你还怕没有仗可打,上面可是说了过两天小鬼子的部队就要到了,到那时候你可别熊包了。”李德贵身边的一个年轻的战士对他开着玩笑。

“去,我李德贵能是熊包?”说完还拍拍自己的胸脯,以增加自己的气势。老李的动作立刻引来了一片笑声。

“小什么呢?这么高兴。”刚刚在团离开完会的连长回来了。

“连长,小鬼子什么时候来啊?大会可都等着报仇雪恨呢!”一见连长回来了,大伙一下呼拉就围了上去,李德贵更是一马当先张口就问。

“快了,今天开会就是布置任务,我们团将在防御作战的第一线,咱们营更是在全团的前面,马上就要开始行动布置阵地了,大伙赶快准备一下,等会儿营长的命令一到我们就要出发了,到时候可别稀拉让兄弟部队们笑话。”连长回答道。

“那哪儿能呢!您就等好吧……”在一片吆喝声中,原本聚在一起的人立刻散开了,整理物品的整理物品,检查弹药的……整个营地立刻热闹起来,大家期盼已久的日子就快来到了。

通辽这个东北重镇,现在已经成为了日军西侵的前线指挥部,在这里云集了日本关东军的主力共计5个师团,20余万人。蒙古传来的消息无疑为正在找借口的日军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借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整个通辽陷入了一片狂热之中。

“司令官阁下,既然我们所需要的借口已经有了,那就请发兵吧!我们第5师团可以向您保证在2个月内扫平整个绥妥、察哈尔,如若不成我愿受军法处置。”第五师团长坂田横人显然立功心切。

“坂田君,并不只有你们师团才能独立完成这样的任务,我们第六师团职会比你们强,还是我们去吧!”坂田的老对头大竹师团长说到。

“什么?难道你相比一下吗?”很显然坂田十分的恼怒。

“够了,都是帝国的军人,难道你们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吗?”时任日本关东军司令的梅津美智朗说道。

“此次作将关系到我们日后的对华战争,一旦我们占领整个中国内蒙古,谁又知道苏联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虽然现在斯大林正在进行大清洗,但是一但那头北极熊将目光转向我们,那我们所面临的压力就太大了。”缓缓的闭上自己的眼睛,仿佛已经看到了日后的对决,东条话更多的是对他自己说的。

“那司令官阁下,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肉飞了不成?”脾气急躁的坂田说到。

“司令官阁下,我也认为这次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一但我们占领了整个的热河、绥妥、察哈尔,再加上已经在我们手中的满洲,整个中国的北方就等于是我们的了。届时只要派重兵防御北方的苏俄即可,支那人的部队我们不去进攻他们就不错了,再加上蒋的部队正在打内战,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一旁的阿部规秀中将说到。

拍拍自己的额头,梅津美智朗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说到:“我命令!第五、第六师团向集宁前进,两师团分南北两路突进,将敌人的部队向集宁压迫,务必全歼敌军于集宁城下,第十一、十四、十七三个师团为预备队,在通辽待命。此次行动的集群司令为阿部规秀中将。一但顺利占领目的地,作为预备队的三个师团立刻向北行军,防备苏俄的部队。帝国的兴亡就靠诸君了,忘此战凯旋而归,我将备上好酒等待你们胜利归来。”

“我等必不负司令官阁下的期待,为天皇陛下献上整个蒙古草原。”一阵嘹亮的呼喊声立刻从指挥部中传了出去。

没有相遇的两支部队都对自己的胜利充满着信心,中国北方的大草原即将上演一出腥风血雨壮丽篇章,中华民族的命运将因此而改变,世界的历史也将走向一条新的道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