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三章

已经泛绿的山野中,那绵联的军用野战帐篷明白无误的告诉我,这次长途大行军终于结束了。一路上担惊受怕,小心翼翼的大队人马在安全后,全都舒了一口气,只要殿后毁灭行军痕迹的刘斐他们安全返回,这次奇袭250多公里的战斗就将宣告完胜。

再营地里售人员的安排和帮助下,所有的人员开始被有条不紊的安置下来,经过长期的劳累,这些本身就十分饥劳的矿工们,就凭借着一种意志坚持长时间的紧张行军,现在一放松下来,很多人就躺在地上睡着了,怎么叫也不醒,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们很多人都哭了,在电影和电视中是很难真正感受到其中的意境的,在众人的帮助下,大家一个个的被送进了帐篷里,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半天后,殿后的部队终于安全的赶回了基地,为此次行动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老韩,为神么不多休息一下,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呢1看着这个刚刚爬起来,就到我这里帮忙的才,我怎能让他在继续忙下去。

“长官,没事,挺一挺就过去了,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毕竟对于这些兄弟我很熟的。”韩永刚说到。

学医的我对于他的身体状况可是十分的了解的,长期的营养不良,再加上过重的体力劳动和风寒对身体的摧残,他的身体情况可以说是很不好,要不早就同岳振武他们一起走了,要不是没有韩永刚的策划和协助,岳振武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去的。

“您现在能帮的就是好好的休息,放心现在一切都很好,您能养好身体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一起去做呢1从未来回到过去的我们,不论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但是就是这让我们最不在意的地方,却让其他的人感到一种温暖,一种家的感觉,这在此时代的其他军队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当然共产党的军队除外。

∶不容易送走了韩永刚,想想我们现在的境地十分的微妙,由于日本的侵华战争还没有全面的打响,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但是近 1万5前人的团体每天的补给消耗是十分惊人的,虽然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用担心,但终归有用完的一天,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成趁着这个空当赶快占领一块自己的根据地,为日后的战争做好准备。

“老怪,我们都来了,又有什么打算了?”双眼紧盯地图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要开会的人已经进入帐篷了。

“哟!全来了,不要意思台专心了。我这次找大家来是想商量一下我们以后的发展,在我看来我们现在发展的太快了,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拥有一只上万人的部队。从人数上来看是很多了,但是从质量上看呢!根本就谈不上有多少的战斗力,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重点将不得不放在训练上。但是我们目前的形势却要求我们在至少一年以内拥有一块自己的地盘,这样才能够为将来的战争做好准备,毕竟不能等到坐吃山空的一天。我现在有个想法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习惯性的喝了口水后,我继续说道:“现在是1931年2月份,我的打算很简单,现在的蒋介石正和我们老一辈革命家们斗的正欢,而日本人还没有做好全面入侵中国的准备,在一两年内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战略发展期,如何运用这段时间,使我们日后能否有所作为的关键所在。我们现在的形势是,向南将面临阎锡山的部队,向东又顶不动日本鬼子,那么我们只能向北、向西发展。在我们的西北部是广阔的内蒙古大草原,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是腐朽的蒙古王公贵族,整个草原的人民处于一种黑暗的统治之中,而且在历史上日本人将会通过军事压力另内蒙上层人士倒向日本,当然这是以后发生的事情了。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再短时间内,占领整个内蒙古,那么无疑我们在战略上回旋的空间将会很大,而且内蒙古有丰富的各种资源,其中铁、煤的储量是十分丰富的,这个时期的战争比的就是钢铁和石油,如果我们顺利的占领次地,接下来便可以向西打到玉门,这样石油的问题就解决了,而我们发展所需要的各项基础就将基本准备完毕。”

“而且,一但能够继续向西占领新疆,将打通通西方的路上运输通道,刚刚经历经济危机的欧洲特别是德国必将成为我们各种设备的加工厂,而我们自己的产品也可流通出去。就我而言我们现在完全可以生产很多的药品,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青霉素可要比黄金还贵阿!别说我们可以自己生产,就是把仓库里的稀释后向外卖那就是天大的财富。”梁兴在一旁插嘴道。

“还有,这时的苏联正受到西方的经济封锁,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从苏联那里得到很大的利益。”显然邢瑞的脑筋也已经开动起来了。

“苏联?别忘了我们那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且以斯大林的个性小心别便宜没占着,自己让别人给吞了。依我看我们完全可以和德国达成某种协议,从长远的利益看,我们也许能够改变二战的历史走向。”单海涛显然是哈德族的。

“行了、行了,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一个个就像以后的发展了,我看大家还是先看眼前吧1发觉会议的议题有些改变,我赶快纠正道。

“哈哈,不过大家的热情很高嘛1谢总在一旁也是听的热血沸腾。“毕竟我们的前景还是十分美好的,看来广辉的建议大家基本上都同意了。还是让我们继续听听他后续的打算,相信我们的眼光很准的,这家伙肯定有后招。”

“我是有些打算,但是行不行还得大家商量,群策群力嘛!毕竟这不是在玩游戏,我们手中掌握的可是我们祖国的未来啊!我想我们可以同时开展多项计划,为了尽快的能够占领整个内蒙古,我们可以先派出大量的先遣人员,进行情报的收集和动员广大的蒙古族同胞。我大概查了一下,我们现在的人员中就有不少原本是草原上的牧民,如果将这些人统一组织完全可以形成一只地下大军,一但时机成熟我们动手之时所遇到的阻力将少得多,而且可以获得广大群众的支持,为我们日后能够站稳脚跟打下基矗其次,在我们就出的这批矿工中有不少的学生,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学生被抓到矿场,但是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笔财富,毕竟这些人里基本上都是文盲,我的意见是我们可以从中挑出一些好苗子,有我们自己传授他们后世的知识,也可从中挑出一些年龄大的在扫盲后交给他们先进的管理知识为以后我们占领地的管理打下坚实的基础,当然这一点想的有点远。而我们的部队则要进行扫盲,没有文化的军人如何掌握以后的机械化作战,更不用说是空地一体战了。我还打算成立一个小型的军事培训班,对中下级指挥官进行培训。总的说来,我和刘斐商量了一下,我们自己的作战部队人数将为1万3千人左右的加强旅,其余的2千多人将按照各自的特长给予适当的培训,作为人才储备为日后做准备。而在是站部队中,我打算把其训练成半机械化部队。其组成为,一个坦克加强团,约5400人为攻击的主力,装备150辆56式坦克,60辆自行火炮以及大量的装甲车,剩下的为两个摩托化步兵团,一个特种兵大队,直属炮兵团以及其他后勤兵种等。当然我们两个想的可能是太理想了,毕竟我们所处的山区根本没法进行机械化部队的训练,而且根本没有熟练的技师,机械化部队可不是好伺候的。”没办法啊!有装备却没有合格的士兵。

“谢总,我看这个主意不错,毕竟我们现在的部队数量不多,只能从质量上入手了,至于训练的适宜,我大事有个损招。基地的另一个出口不是正好通向草原吗!根据这段时间我们掌握的情报来看,在半年内这里的牧民很少,要等到夏秋季节这里才有为数不多的牧民,我们完全可以建立一支假的‘土匪’武装,将接近那里的所有人吓走,这样还可以扩大我们的侦查范围,不过就是有损名声。”不愧是奸商,想出来的注意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咦!不错,这样既有了训练的场地,同时又可以很好的隐秘自己,行啊,梁兴,真没看出你会想出这样的主意1邢瑞在一旁说到。

“去死,我这不是出主意呢嘛!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1显然梁兴不愿被开玩笑。

“别说我倒是支持这个主意,现在哪还管得了那么多了,我个人感觉这办法不错。”田宇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常

“现在我们可是前有狼后有虎,除非志高造出原子弹,直接把小日本炸平。”段非语说道。

“志高,怎么了!这段时间你是咋了,整个人让别人感到不对劲。”在赵志高身旁坐着的田宇显然对于伙伴这段时间的表现感到诧异。

“这个,算了。我直接说,我们基地下面有核设施,相信大家对于我这样一个专门学高能物理的会在这里也有些意外,事实上我是同老师一起来的,但由于保密方面的考虑,并没有让我参加在这里的实验。我们的基地下面有两台093核潜艇上的使用的核动力装置,当然这里是用来发电的。在事情发生后,我试着在地下的隐藏处搜寻,没想到那两台核动力还有一台留在这里,前一段时间大家经常看不到我,其实就是我在对系统进行处理,依我看来它是完好无损的,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都清楚,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才确定的,没有先通知大家,抱歉。”赵志高的信息不亚于一颗原子弹在我们面前爆发。

“乖乖,移动的核电站,就不说别的即使是直接把它装到潜艇上,那就够可怕的了,更别说这可是现成。假如我们在将美国麦哈顿计划的核心们咔嚓了,哇,太美妙了。”

“行了,别再做白日梦了,以后是以后的事,不过志高今后兄弟们就全看你的了。”虽然邢瑞直接打断了单海涛的美梦,但是来自未来的我们自然知道核武器的威力,邢瑞说的一点不过分。

看到赵志高被他们几个窘得够呛,我连忙出来转移话题。“OK,那我们近期的计划就这么顶了。不过对于土匪的问题,自然谁出的主意谁负责了,有反对的没有?”对于我的提议,自然是全票通过,当然除了梁兴以外。

经过几日的休整后,慢慢从精神和肉体的疲惫中缓过来的众人,便开始在各自指挥官的领导下进行整编和各项安置。

1931年3月4日,对于整个日后的中国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在这一天里,一支在二战中纵横南北欧亚大陆的无敌之师诞生了,然而即使是作为期的缔造者们,也完全没有想到这支部队对后世的影响有多大。但是引用30年后一位著名的德国军史研究专家罗克。希尔德的话就是“……1931年在中国诞生的全机械化部队,完全的改变了人类战争的历程,就如同从冷兵器时代进化到热兵器时代那样,那是一种完全质的变化。而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机械化师,中国的近卫师更是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从他建立的那天起南征北战,从亚洲打倒欧洲,从平原打倒沙漠,从北极打倒赤道,纵横整个北半球,在二战中未逢敌手。在这支部队的征战史上,即使是面对数倍与己的敌人,他们也从来没有想到会失败,那种对自身强大的自信,是他们的敌人只能付出献血的代价去祝酒他们的辉煌……”--- ---摘自《二战王牌之血色近卫军》看着整个山谷战满了我们的战士,我心中的豪情已是高如万丈。“作为志同道合的中华儿女,我称你们一声同志。如今我们怀着对祖国的爱对侵略者的仇恨而走到一起,在这里成立我们自己的部队。这支部队不是为那个人效力的,也不是为那个势力效力的,我们是为中华民族从苦难中走出而为之奋斗的。回想当年的汉唐盛世,四方来朝的时代,中华民族作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一员,可以自豪的宣称‘范我强汉者,随远必诛’。可是近百年来,由于满清的闭关锁国,我们已远远的落后于世界,直接导致了两次鸦片战争的失利,使我们的祖国和亲人遭受侵略者的蹂躏。满清之后的军阀混战更是在我们的伤口上洒下了一把盐,而我们那个忘恩负义的近邻日本更是割我国土杀我人民,为什么?就是因我们落后,就是我们无法集合我们全民族的力量。本来落后就要挨打,再加上我们自己的内乱,小小日本才感欺我中华无人,才会让我们好好的东三省沦为敌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和你们一样坚信终有一天我们的祖国和民族会在我们的手中再次回到世界的顶峰,我们靠什么呢?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不靠天,不靠地,我们要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信念、我们的意志,靠着中华民族身上的铮铮傲骨,靠着老祖宗们传给我们那渗透到骨子里的傲气。不管成与不成,当我离开这个世界道九泉之下的时候,面对着祖先说一声‘我不愧为中华的子民’。前方的道路是曲折的,不管经历多么大的苦难,我们一定会始终奋勇向前,没有不败的军队,只有不败的军魂,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能……,能……,能……,能……”听着耳边那震耳欲聋的回答,我知道我在这支军队里已经埋下了一颗强大的军魂。

梁兴那个家伙绝对是个当土匪的天才,仅仅1个月后,方圆几百里内,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匪号,当然使用的是假名字,再加上使用大量的金钱贿赂当地的官员,这家伙已经算是一方的土霸了。当然,带来的好处远不止我们的估计,由于成功的打通了南下的通道,以他们的身份作掩护,我们的特勤小分队已经在3个月的时间内多次突袭山西阎锡山的地盘,从各个煤矿解救了大量的劳工,再加上一路根来的老百姓,我们不得不在离真正基地60多里的山沟里见了一个小镇子,自然随着各种人员的增多,我们的部队也得到了加强,真正的作战人员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突破了两万。当然,为了保住我们自己的实力和秘密,除了梁兴他们的掩护性组织外,装备了先进的通信和侦察工具的士兵们被我派到各个方向上,以保证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报警。

发动机轰鸣的声音打破了大草原宁静的清晨,坐在‘狼式’坦克(59式)中的胡波全神贯注,生怕由于自己的失误导致本车组在对抗中失利。通过1个月的新兵训练后,他就和很多原来的战友一起被分到了装甲兵部队,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每天上午学习理论知识,下午进行军事训练以及学习其他的知识,看着兄弟部队每天都练得热火朝天,即使是炮兵也早早地进行实战训练了,而他们这些在司令口中的精英们却连着一个月啃书本,学习各种在他们看来没有用的知识,该不会是司令认为他们这些会读书写字的人不能打仗吧!

不过很快这些想法就被打破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坦克时的震撼,厚重的装甲,强大的火炮,这简直就是矛与盾的完美结合,而接下来司令的讲话更让他们这些装甲兵们感到骄傲。

“你们将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支完全用钢铁组成的军队,人类战争的历史将会因你们而改变。我听说刚开始的时候你们种可是有不少人抱怨哟!大家看到别人训练的情形,自己觉得很不舒服,这是好事吗?今天大家看到了我们的坦克,见到真实物体的你们感觉如何?这些坦克统一为‘狼式’,大家不要小看狼啊!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中,始终把狼这种动物看得十分的邪恶,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狼其实是一种骄傲的生物,他们有严格的组织,极为团结,草原上的狼群是所有牧人的噩梦。同时狼也是一种极其残忍的动物,虽然对于自己的伙伴他们极进关爱之情,但是对于敌人他们是不死不休,所过之处斩尽杀绝。严密的组织加上集体的团队协作,使得狼群能够成为一个高效有机的整体。把我们的坦克命名为狼,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狼群中的一员,每一辆坦克、每一辆装甲车、每一辆自行火炮都将是狼群的组成部分,在作战中在头狼的带领下能够用你们锋利的牙齿撕碎任何敢于当在我们面前的敌人,让敌人想绵羊一样在我们面前哭泣,而你们装甲兵就是整个部队的头狼。至于让你们去学习那些知识全是为了今后您们能够完全的驾驭这些钢铁巨兽,这些大家伙可不好伺候啊,你不摸清他的脾气,摸清他的脉路,他就不会承认你。就像骑兵一样,连自己的坐骑都管不好怎能作战呢?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宣布从今天起装甲旅的所有人员开始接收自己的装备,我等于提前给了你们一个惊喜,同样的我希望你们也不要让我失望,也能够给我一个惊喜,练不好东西我可要是收回的哟1司令充满激情而又风趣的讲话在大家心目中打下了深深的烙樱

自那以后所有的人都疯了一样学各种各样的装甲知识,在每次课后总有大量的战士围着讲课的教官问这问那,永远也不满足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在这种氛围下,整个装甲旅开展了一充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而其他的兄弟部队也从各个方面得知了司令的讲话,在一种相互竞争又相互帮助的气氛中,整个部队正慢慢的融合为一个整体,集体的意识已经扎根到每个军官和士兵的脑海之中。

在这次练兵中,由于胡波他本人在装甲作战中表现出的优异天赋,被上级直接破格提升为副旅长,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次的对手是谁啊!几乎整个师的部队我们都交过手了,这次司令居然安排我们直接同三旅交手,这不是开玩笑吗?刚刚成立三个月的纯粹步兵旅,怎能是自己手下群狼的对手。”现在的装甲旅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看作是狼群中的一员,我们的胡副旅长更是当仁不让。

正当胡波正在陶醉于‘狼群’之中时,耳机中传来了岳副师长兼装甲旅旅长的声音“胡波,这次你可小心点,千万别大意,小心马失前蹄,我们那骄傲的名声可就全完了。”

“您放心,以我们的攻击力没问题的,您就等好儿吧1此时正踌躇满志的胡波完全没有想到骄兵必败这条谚语。

随着演习开始的指令,整个装甲旅就像是憋足劲的猛虎一般想着对手的阵地突进,随着一层层的阵地被突破,整个装甲集群已经深深的切入到三旅的防御阵地,慢慢的已经与后面的伴随步兵脱离。

“进入陷阱的孤狼是不可怕的,按原定计划开始反攻。”看着眼前如同我所估算的那样,胡波果然过于自信与自己的强大,殊不知脱离步兵一头栽进各种反坦克陷阱的装甲部队的危险。

霎时间整个战场的形势立刻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之前一直顺风顺水的装甲旅被困于雷惩反坦克壕,失去机动能后,强大的装甲部队在三旅覆盖性反装甲炮火和步兵反坦克武器的攻击下损伤惨重,坦克那薄弱的侧后部失去了伴随步兵的掩护自然成立最好的靶子,而自己的步兵却由于对方的炮火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到位,就这样依托各种设施,三旅在大量杀伤了敌人的同时,把自己的伤亡也降到了最低,原本强大无比的装甲旅就这样在自己过去并没有看上眼的新兵蛋子手里大败。

“喧别愁眉苦脸的,不就是输了一次嘛!咱以后再赢回来就是了,男子汉大丈夫,抬起头来你还是不是司令手下的兵。实际上你输得也不怨,你不是一直都问我对手是谁吗!告诉你这次三旅的指挥官是司令本人,看司令战前的那种样子你要是能赢那才怪了。”看着自己手下如此的低落,显然作为大哥兼上司的岳振武很不满意。

“什么是司令亲自指挥的?”胡波猛然站起问道。

“没错,司令说你们的傲气是越来越大了,再不敲打一下就上天了。所以这次司令就用你们平常并不看好的新兵们,好好的教训你们一下。你小子也真行,司令把你的行动估计的是一清二楚,你能耐再大也蹦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在演习前司令就已经想到你会过分相信自己的力量,单军突进。事实上早就挖好了坑,等着你自己往里跳呢!行了,赶快跟我走这次演习的总结会马上就要开了,人输了,志不能输,你难道没记住司令的那句话‘没有不败的军队,只有不败的军魂’。”

数落了半天部下的岳振武才反应过来,马上就要开总结会了,去晚了可不好,输人不输阵,这种时候可不能掉链子。

带着胡波走进司令部所在的帐篷,岳振武一进门就知道自己可能来的有些晚了,司令部里已经坐满了人。

“老岳来了,就等你了。哟,后面势气如此低落的是谁啊1看着岳振武身后就差没找各地缝钻进去的胡波,我禁不住开起了玩笑。

“司令,我……”‘我’了半天也没冒出个字,这哪里是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胡波,如果处理不好一个好苗子就要夭折在我手里了。

“行了,抬起头来,胜败乃兵家常事嘛!事实上这次三旅赢得也是十分的侥幸,别看他们的战果很不错,实际上那都是因为你们自己范了太多的错误。首先,骄兵必败,仗还没打你们从军官到士兵就已经认为可以轻松得胜。其次,在战斗中完全是单打独斗,各兵种之间在训练时的配合到哪去了,结果造成机械化部队过于突前,完全与后方脱离联系,面对后面的各种反装甲措施时,自己的侧后方根本没有步兵保护,那还能有好!最后,在遇到意料之外的犀利反击和不明战况时,指挥官没能及时地撤出部队与后方的部队汇合后重振旗鼓,反而犹如飞蛾扑火,哪能不败。三点原因归根结底就是你们过于自信了,一支军队没有自信不行,过于自信变得自傲那更不行,还记得我在你们领取装备前讲的话吗!从几次的演习中可以明显的看出,自己手下部队的配合是不错,但是与友军的配合呢,与其他兵种的呢!到了战场上各打各的,大部队多兵种的配合根本就看不到,你们在培训班的学习都白学了。”这几句话不但是说给胡波的,同样是说给其他人的。

“三旅是新兵,却能够学以致用,虽然单兵作战能力比不上你们,但在很多方面你们要比三旅差得远。当然,三旅本身也存在很多的问题,要不我也不会说这次赢得侥幸,胡波你们是被自己打败的。作为熟知装甲作战的你的老师,自然而然的知道你们所有的弱点,天时、地利、人和,除了人和你什么都没有,如果自己连唯一的机会都把握不住,除了失败还能有其他的结果吗?我对你的期望很高,相信从哪里跌倒你就会从哪里爬起来,我期待着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你们惊人的变化,这些话也是给在座的各位说的,我们和平的时间不多了,可别到了战场给我丢脸。”原本紧张的会议气氛在我最后的两句话中荡然无存。

“胡副旅长,回去以后我希望你们旅能够自己总结出这次失败的教训,我等着你们的总结报告,要适当的在自己的部队中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寻找自身的不足,这次演习中你们存在的详细的问题我就不再讲了,你们自己会去总结,路是自己走出来,方向我已经给你们指好了,能不能达到目的地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如果他们能够迈过这到坎,相信一定能够更加成熟吧!

回到自己部队的岳振武和胡波将展开全旅大讨论的命令发了出去,原本死气沉沉队伍也逐渐地从低落中走出,不论官还是兵,每个人都在总结自己在战斗中的表现,总结自己所在的班、排、连等等在战斗中所存在的问题。很快大量的意见和想法汇集到了旅指挥所,看着眼前大量的信件,作为旅政委的王文亮不由得感慨良多。作为后来者,他明确的知道装甲部队的优点与缺点,而作为刚刚接触到新式武器的士兵们,居然也能够在失败后的短时间内,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通过失败的教训,总结出这些原本在后世用大量鲜血换来的代价,看来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

在全旅大会上,王文亮作为部队的政委首先发言:“同志们,通过这次演习可是给了我们很大的教训阿!在失败以前,又有谁能够想到我们自身存在那么的弱点呢?知耻而后勇,方为真正的汉子,我看了大家的总结,很不错嘛!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明白自己在战场上范了那些错误,能够不流血的看到自己的弱点与缺陷,你们是幸运的,在真正的战场上你们才能避免类似的错误,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作为刚刚成为装甲兵的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次你们败就败在既不知彼又不知己,一味的猛冲被对方引致山区,导致坦克的机动性大幅下降,再加上各种专门的反坦克布置,你们输得并不怨,就算是步兵跟上了,要想获得胜利也是相当困难的,这一点我在你们的总结中已经看到了。胡副旅长曾经问我为何不由我指挥?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为什么呢!因为你们太傲了,必须杀杀你们的傲气,为此你们需要一场失利,需要交一次学费。你们是司令和我以及其他教官门手把手教出来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就跟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在自己的子女范了错误的时候,当父母的自然要管教一下,要给你们点儿教训,面的一个个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看这次我们输得很好,让我们清楚地认识了自己。就像胡副旅长自己总结的那样,你们现在只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妄自尊大,知道了一点皮毛就美起来了,这是要不得的。总之经过此次失利,让我们认清了自己,只有战胜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王文亮的话引来一片潮水般的掌声。

经过装甲旅的失利,让我们很多部队都开始从新认识自我,在每一个小节上都精益求精,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要求做到最好。而失败的人更是奋发图强,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钻研,让自己的技术不断的提高,和战友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转眼之间收获的9月就将结束了,在中国北方的大草原上,一个传奇即将书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