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篡改者》
狂徒 著
第一部
第二章

“刘大哥,你和我还有喧,高峰、郝明,我们几个带上武器去看看,我们不能让人发现这里,其余人员留守,吴亮我们走后这里的防务交给你们,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暴露自己,要不然我们只能和这个基地一起灭亡了,这里的一切绝不能留下,那也许会给我们的祖国带来更大的伤害,大家赶快行动吧1情况紧急,我不得不第一次发号施令,毕竟如果我们暴露自己,在这种条件下无异于自己找死,我们即使牺牲了倒无所谓,一但这些装备落入敌手,那我们就是千古的罪人。

不一会儿,我们几个要出发的人便准备好了自己的行装,我本人带了一支85式狙击步枪,外加一支手枪,一支微声冲锋枪,数颗手雷以及足量的子弹,头戴钢盔、身穿雪地迷彩加上防弹背心等等,已经把我压得可以,对于自己的体质我还是很自信的,据我估计现在的负重怎么也达到20多公斤了。反观我身旁的4个家伙,与我比起来那可真是武装到了极点,不论枪支、弹药还是其他武器都要比我多得多,四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不可一世,也许这就是战场上均人的气质。

在出发前我再一次的嘱咐留下的梁兴:“刚才老刘跟我说听枪声的密集程度,以及间隔的时间来看,对方人数不会很多,你们不用担心。但是为以防外一,一但我们不敌,会把敌人引开,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样即使我们处理意外,你们还可以坚持下去。”

“别说那么多,我们相信你们会凯旋的,别忘了我们可是21世纪的军人,我们是不败的”梁兴一把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其他的人也更上来,大家的手握在一起“我们是不败的1

本来对于我的决定,吴亮和邢瑞都有些异议,强力要求加入外出作战加强战力,但经过我多方说明保护谢总等纯技术人员的重要性,而且我们这个组合已经是现阶段能拿到台面上的所有了,而且基地是最重要的,他们两个这才作罢。

向着稀落枪声的方向前进,经过大约30分钟的急行军,我们双方终于遭遇了。在拐过一个山脚后,我们便看见从远方3公里处跑来大约1百多号人,从外貌上看可以肯定这些人应该是从哪里逃出来的,即使是在冬天身上的衣服也只能称得上是盖住身体,从望远镜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人生上的伤痕和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绝望。在他们身后不停追赶的看来绝对是小日本儿,但好像不是军人,要知道我们这一代就是在对日本的仇恨教育中长大的,抗战影视作品不知道看了多少,他们大约有40来个,时不时地方上两枪,看那架势他们并不急于赶上前面的人,只是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享受着将猎物赶紧绝望的乐趣。

“老刘,你布置任务吧!您是内行,看这样鬼子没防备,我们给他来个一劳永逸,您看如何?”我对刘斐说。

“说实话,还是头儿你布置吧!让我打冲锋,搞单兵军事或是搞训练都行,我就不是搞战术的料,他们几个也差不多,毕竟在我们那个年代都是搞专项培训的。再者说以后都要靠您领导呢,就别谦让了。”刘斐会达到。

我知道他在说谎,是想逐步把我推到前台,事实上等于将我推到日后军队的领导地位,21世纪的特种部队成员还能不会小分队战术?不过看着他们几个坚定的眼神我感到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这是一种信任同时也是一种鞭策。

情况紧急我已经没时间多想了,在我看来虽然人数上是5:40多但是除此以外对方根本没有能和我们相比拟的地方,即使硬吃也不成问题,但是这是我的初战一定要打的漂亮,即使不是学专业军事的,我对自己的军事知识及素养还是很自信的。

“我们下面是一处谷地,照我看他们一会儿肯定要从这里经过,老刘你和喧埋伏在半山腰,压制和吸引火力,我、郝明还有高峰,分散到四周高点。老刘你们要小心,我们暴露的火力就是你们这里,其他人说实话就是打黑枪,你俩可要小心,我不希望我们中的任何一人看不到未来的辉煌。”我郑重的对他说。

“放心!我俩会注意的,你总不会认为我们这几个兵会比不上日本人吧?哥几个的能力你放心吧1李斐的话中充满着自信。

我们刚刚埋伏好,下边逃跑的人就已经到了,由于我们隐藏的极好,不论是近处的中国人还是不远处的小日本儿,都根本没有发现我们。接下来的战斗结果毫无悬念,日本士兵在遭到突然的打击后,经过短时间的慌乱后便向老刘他们所处的位置发动冲锋,这变成了我们这几个隐藏在附近的猎人的最好的猎物,短短几分钟后已经没有活着的日本人了。

“看来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没有想到自己一心报国,渴望着重上蓝天保卫祖国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实在是不甘心啊1高志航在两边同伴的帮助下边往前跑,边心里想着。看看自己周围的人,那可都是些热血男儿,响当当的东北汉子,一心报国无门,九一八事变后少帅廷蒋介石号令一枪不发退出东山省,好好的东北国土就这样让小鬼子弄成了满洲国。自己作为中国的第一批飞行员,原本踌躇满志一心保卫祖国领空,没想到全部3百多架飞机还没起飞就让小日本占领了,要知道现在全国其他地方加起来也没有百十架阿!目睹日寇横行,惨杀同胞,他自己因耻留敌占区,将家属打发回原籍,只身一人向飞机场三百多架飞机含泪告别,打算化装入关,投靠山东韩复榘驻济南机场聂队长。没想到还没入关,边让鬼子当壮丁给抓到起来,后来几经转折被卖到附近的一个煤矿当矿工,整个矿场并不小差不多有1万多矿工,矿主当然是日本人,在矿彻驻扎着武装的日本人,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伙同不少有血性的东北兄弟一起逃跑,没想到在逃出几天后背尾追的日本人赶上,不得已只能跑到哪里算哪里了,看看后面漫不经心如同猫玩老鼠般追赶的侵略者,他的心在滴血,由于自己腿上动过两次手术平常走路都被称为高瘸子,现在在逃亡的路上显然自己是个累赘。

正当高志航打算牺牲自己以换取他人能够有更大的机会逃生时,突然从前方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当时这些逃亡者已经呆了,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有敌人,脑中一片空白,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听到前面有人喊了一声“赶快趴下,不要命了?”众人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中国人,赶紧卧倒在地。

很快,枪声只持续了几分钟,等他们听到招呼站起来的时候,再发现身后的日本鬼子已经全都倒下了,本以为应该是碰到了国军的大部队但没有想到救出自己并和日本人交火并将至全部消灭的居然只有5个人,这太令人震惊了,好强的战斗力。

岳振武心中的震撼要远比他身边的高志航来的大,从刚才的战斗中所表现出的战力,这样的部队是他本人做梦也梦不道的,只有一个字“强,实在是太强了1自己在东北军中服役多年,要知道整个中国东北军的武器装备绝对是第一流的,但是从刚才那场冲突(没法称之为战斗,简直就是一边倒,没法称之为战斗)看这些人手中的武器即使是日本人也是万万不及的,他们到底是那部分的部队,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看着他们熟练的打扫战场不留活口的处置方式,凭着军人的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军队。

战斗已结束,我便叫喧他们几个去打扫战场,同时向他们来的方向纵深侦查,不能留下活口,在我们发展壮大之前决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存在,那样的话简直是太危险了,现在的我们只能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而我和老刘则走过去看看这到底是写什么人,虽然眼前的这些人衣衫褴褛很多人身上还有伤,但是我和老刘明显能够感觉出一种军人的味道,看来离我们组建自己的第一支部队为时不远了。

“长官,您好!鄙人岳振武,算是这些兄弟的头,看您像是地方武装,不知您是那个山头儿的,兄弟几个想来投奔,万望收留,这贱命是您给的,兄弟们着下辈子是您的了。”岳振武看到向这边走来的两人,直觉告诉他走在前面的那人虽然很年轻但应该是这些人的头连忙迎上去说道。

即使他不说,我也一样会想方设法让他们加入,如此一来方便多了。经过了解,现在的这些人都是从东北方的一个矿场逃出来的,整个矿场并不小差不多有1万多的矿工,像他们这样曾经当过兵的不在少数,毕竟这个年头先是军阀混战后是日本人入侵,年轻一点的壮劳力不是被抓夫,就是被抓去当兵。

“头儿,我们已经把他们经过的痕迹打扫过了,应该不会被发现,剩下的就是处理这些尸体了1喧这时赶来报告。

“我们先收拾一下,以后再谈反正有的是时间。我看你们先把鬼子升上的衣服扒下来穿上,先暂时暖和一下,到营地后我们在给你们配发物资,如何?”看着眼前这群人的状况,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逃如此远的距离。

布置完后我找来刘斐说道:“老刘,我们现在虽然已经收下这批人,可以算是开始建立我们自己的武装了,但是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还不能暴露基地的事情,我看我们把这些人安排到离营地40里外的山沟里,那地方不错,很隐秘应该不会被发现,同时地方也够大,我打算以后接收的人员都现在哪儿进行训练,我们可以挑出信得过保证没有问题的人往返于基地和兵营之间运送武器和给养以及其他装备,你看如何?”

“我看行,毕竟事实上我们现在力量太小,小心一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样我和喧带他们绕个圈子向目的地前进,您和其他两个走近道回去准备。”他回答道。

“好,看一下时间。你估计大约得多长时间,从我们基地取出装备还要运送到哪里,用的时间可不短使用推车在这样的山地我看也得有个几小时吧1我问到。

“现在离天黑还有大约四个小时,看这些人的情况,经过刚才的逃亡他们身体本就不是很好,现在体力下降很大,行军不会很快,至少也得太黑后才能道。”刘斐回答道。

“那好,我们保证在天黑前间物资运送到,经过我们前一段时间的清理,原来房子坍塌的那块应该可以开出皮卡`了,那一路上你要小心点,我看就我和郝明回去,你带两个人,一但出事多个人多份照应。”我说到。

很快我们一行人分为两批,我和郝明回基地通知情况并进行物资的准备,而老刘则带着我们新接收的武装向预定的未来军营的方向前进。

见到我们只回来了两个人,把大家急得够呛,经我解释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同时为我们这么快就拥有自己的武装感到高兴,虽然人数少,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大家一齐动手准备物资,从军用野外帐篷、服装大衣、干粮饮食到药品武器等等,要不是能够使用双排座的`皮卡`更本是不能完成的事情。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在天黑前就已经,将整个营地建好了,足以主下所有的人,由于时间紧营地建设职能等以后了。

天黑后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刘他们才到达营地,在这期间由于使用步话机我们之中能够保持联系,要不是知道他们由于很多人体力不支行军缓慢,我们还以为他们遭到袭击了呢?

在他们到到营地后,我们立刻给每一个人发了个人物品,那可全是按照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准配给的。对这些人来说简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一到营地便能吃上饭,不但是过去大多数人根本吃不到的白米饭,而且还有装在铁皮盒子里肉。很多人狠狠地拍了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天的遭遇对于他们来说太不可思议了。本以为就要没命的时候,不但被救而且还有这样的待遇,本以为我们只是地方土匪,大多数人本着活命的原则跟我们走,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好的待遇。这个时代的人是很单纯的,当然是和我们那时比,我完全没有想到,仅仅为了这件事,他们所有人都立志跟我们在一起,永不离弃。

岳振武和高志航作为这些人选出来的代表,正帮助喧他们几个发放物资和食品以及分配帐篷。眼前的景象让从军多年的两人感到如在梦中,但身边不时吹过的刺骨冷风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原本只是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为了让兄弟们有条命在,又看到我们很是和气,虽然对日本人不留活口,但是对自己的兄弟确实十分的关爱。在路上两个领队的长官看到兄弟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有的已经发起高烧,不但将自己的大衣分给别人,还主动背起伤病人员,这样的长官在自己从军生涯中不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就是听也只是听人说共产党的部队可能使这个样子,但是看看人家的装备,这个想法立刻便烟消云散了。两个长官身上的装备,不要说是共产党,不论中央军还是日本人都根本比不上,在不久前的那场战斗中,过去不可一世的日本人居然在至少8:1的情况下让人给灭了连一个活口都没有。那个被称之为老刘的长官,身上的步枪打起来简直比鬼子的歪把子还要猛,两个人的火力看起来顶得上鬼子至少两个班的战斗力。不知不觉走神的时候,身边的高志航捅了他一下,示意有人过来了。

“两位,我们头儿请您们过去商量事情,这里的事情先让其他人干吧!地点就在中央的那间帐篷,你们赶快过去吧1邢锐走上前来说道。

“两位能详细的自我介绍一下吗?”看到两个人进入帐篷,我在礼貌的请他们坐下后说道。

“鄙人岳振武,原本是东北军少帅手下的一个营长,9。18后由于联合弟兄们反抗小鬼子,在东北没法待了,本想逃入关内,但却在半路上被小鬼子抓到了矿场干活。到了哪儿没法让人活得下去,没办法联系了几个弟兄大家一起往外逃,没成想半路碰上了鬼子的巡逻队,要不是几位长官相救,这会儿已经见阎王爷了。”当头的一个东北大汉说道。

“这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好像介绍过是高志航先生吧!不是您是不是飞行员?”看着眼前的这个拐子,如果一切都按历史发展的话,我可是检到了这个时代中国最王牌的飞行员阿。

“正是,您……”显然高志航一脸的迷茫,完全没有想到我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您可是现如今中国正真的第一批空军阿,我们当然如雷贯耳阿1梁兴在一旁补充道。

“没有飞机的飞行员有什么用呢,东北军所有的飞机现在已经换了主人了。”从他的话语中充满着没落。

“您放心,终有一天您回驾驶着我们自己生产的飞机,翱翔在祖国的蓝天,首位那神圣的领空。”从谢总的我们感到了一种民族的自豪。

看着不知所以的两人,梁兴第一个反应过来,显然我们这些人所说的话对于这些当代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如今的中国联最基本的机床都生产不了更何况是飞机呢?

“不知二位和这次逃出来的兄弟们今后如何打算?”狡猾的梁兴立刻岔开话题。

“我们商量过了,兄弟们打算跟着长官们干。刚才在路上的时候,那位胡长官说他们来到这里就为的是大小日本,只要能够杀鬼子,老子干什么都行。”虽然身上带着伤,但是显然这个东北大汉还一心想着杀鬼子。高志航也同样在一旁点着头,在内心中他原本打算投奔少帅打回东北,但是下意识的他觉得也许根在这些人身边前景会更好,这里有一种全国其他地方都没有的气势。

“那好,我看以我们现在的人数,就暂时先编成一个连吧。兄弟们现在几乎人人有伤在身,这段时间大家先把上养好,我们将发给大家一定的武器,同时让大家接受训练,相信矿场的生活你们都了解,我希望过不了多久我们能够将其他的同胞解救出来。” 我说完后,便开始介绍在座的各位,要不是梁兴的提醒我几乎就忘了还没有介绍我方的人员。

点点的繁星挂在高空,望着明朗的星空,平静下来的我才发现事实上自己的肩膀上已经挑起了重担,既然上天赐给龙的传人又一次新生,如果不能很好的利用这次的机会,及时让我诅咒自己一万次也无法让我原谅自己。

“想什么呢?看你想的那么入神,说来听听啊1听到梁兴声音从身后响起,我才发现谢智、梁兴、刘斐、夏海涛、马学逵、邢瑞等几人已经坐在我的身边了。

“我在想如果我们不能好好的利用这次祖国重新崛起的机会,会不会遭天打雷批啊1不知不觉我便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哦,我相信能够想到这一点的人决不会辜负我们和民族的希望。”谢总在一旁说到。

看到我做了一个晕过去的动作,邢瑞在一旁笑道:“行了,别装了。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毕竟现在这个中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相信即使再差,总比现在的这个社会强吧!再说又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好友我们和其他的同志们帮你呢1

“说到同志,我可是实话实说啊,既然我回到了过去,在座的可都是党员,今后我们与党的关系怎么办?”刘斐说道。

“是啊,这使得共产党还远没有形成气候啊,不仅外部环境恶劣,自己内部同样斗的可以啊,嗨1叹了一口气,谢总在一旁发表着自己的感慨。

“首先声明我可是一个标准的21世纪共产党员,就我来看一现在的情形,我们不适合与党联系,而且就算是联系上了,人家会相信我们嘛?显然不会,这时他们可适刚刚经过国民党和自己人内部的清洗阿!不如我们先自己成立一个政党,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再说吗1梁兴在一边小声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看这个想法不错,而且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后世的经验直接把党支部建在连上一步到位,这样即使我的日后的行动有了准则,同时也可以保证对军队的绝对控制权。”谢总显然同意这个提议。

“我看大家举手表决吧。”在我建议后,看着全体人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我们自己的政党显然很快就要诞生了---中国社会党。

至于党的章程,那简直是太简单了,根据后世的党章,和我们现实的情况,那还不是手到擒来,随着党委会的产生,现在只有24人的政党正式成立。

“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广辉,连长就有你先担任,老刘和那个岳振武担任副连长,梁兴任指导员,我相信大家都没有异议,至于喧自然是排长了。”邢瑞在一旁说到,其他人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手头的病练好,现在他们几乎人人都有伤在身,近几天我打算让他们先调养调养,同时让他们熟悉一下新武器,同时灌输一些军事知识,毕竟我们以后的部队不可能都有我们自己去训练,这第一批人可是我们的家底。你看如何,老刘你是内行,你说说看。”我看着一旁的刘斐说道。

“你说的我照办,我看可以,如果有变化我们可以现场处理嘛1刘斐说道。

“那就这样吧,大家赶快睡觉,辛苦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谢总风趣地劝大家早点休息,毕竟从明天开始我们将真正的踏上征途。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原本清静的营地立刻热闹起来,领枪的领枪,领装备的领装备,所有的人都重新编制,在自己新的长官的带领下,开始学习如何使用新的武器装备。

“都听好了,你们现在手中拿的是中华-1式(56式)冲锋枪,使用的是30发的弹夹,全枪长度:874mm,枪重:3。80kg,在射击时可单发也可连发,射程400米,口径为7。62毫米为全自动枪械,等到实弹训练的时候大家自然明白。现在大家在检查一下身边的其他装备有没有漏的,赶快去领。我们对照一下,首先抢大家都领了,下面是头盔、水壶、服装……”刚刚当上排长的喧整改给他手下的兵们讲解手中的各项武器和装备。

而坐在他身前的士兵们,此时听得可是云里雾里的,自动步枪、高射程、大杀伤力,还有迫击炮等等,对于这些在东北军当过几年兵的人来说,这些武器和装备实在是太先进了,有很多连听都没有听过,要知道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整个东北军的装备那可是全国最好的,但和现在的一比那简直连要饭的都不如。再看看这里的官兵关系,和各种待遇,那更是闻所未闻,如果说在刚刚被整编的时候,很都认识为了活命而跟我们走,那现在他们更是打心眼里愿意在这样的部队里效力。

经过整编现在全连共计143人,其中我们自己人中有七人加入,分别是4个排长,正副连长以及指导员。整个连队的制式武器为中华-1(56式)冲锋枪,连队中还有一个专门的重火力排,装备迫击炮、重机枪以及无后坐力炮这些连队中的重武器。可以说现在的这个连队,在武器的质量和活力的密度上,可称得上是当世无双,当然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是无法掌握现在的这些装备的。剩下的就是如何把这支部队的打磨出来,成为一只劲旅。

通过远红外线望远镜,即使在漆黑的夜晚,我也能够清晰的看清整个矿场的兵力分布,经过为期近一个半月的训练和调养,现在我手下的这支部队早已经不是当初我所看到的那个样子了,每个人心里都憋了一口气,从矿场逃出来的他们,自然知道现在正在受苦的那些兄弟们的感受。我仿佛可以清晰的从身后传来的气息中感到那种惊人的杀气,相信要不是没有我的命令,这些家伙早就从上去了。

事实上,这个矿厂的规模还是相当大的,通过侦查可以大概估算出这里大约有1万多名矿工,然而守卫的人除了100多的日本人外,其余的都是些汉奸,所有的武装家在一起也就不超过500人,但是从矿工们身上的各种枷锁看来,这里对于矿工的统治是极为紧密的。

看到我示意行动的手势后,胡成龙带着手下的战士悄然无声的向放哨的岗楼摸去。很显然这些天的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只见喧和两个战士身手矫健的避开敌人的巡视,很快到达他们的目的地。当我看到两处敌人到下的同时,我立刻指挥着其他人,沿着战友们开辟的通道,直接进入鬼子和汉奸们驻扎的地方。随着第一发手榴弹的引爆,霎时间整个矿场立刻热闹起来,满怀着对侵略者的仇恨,战士们下手绝对够狠。完全是按照训练内容,只见一个战士先一脚把门踹开,第二个人立刻往房间里扔两颗手榴弹,其他人等爆炸过后,立刻冲进房子就是一通乱扫,站着突袭之力的我们,在敌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映之前,就已经结束了战斗,全连无一人死亡,只有两个在翻墙时扭伤了脚,绝对可以说的上是大获全胜。

快速结束战斗后,接下来的自然是释放我们受苦受难的同胞们,至于那些汉奸同样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对于这些猪狗不如的家伙,我可不像浪费粮食。

在韩永刚的眼里,这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原本在弟兄们协助下逃出去的那批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打了回来,而且火力是如此之猛,在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解决了所有的敌人,无法想象它们是怎么办到的,但是不管如何这个矿上所有受苦的弟兄们终于解放了。正在胡思乱想的韩永刚被一阵打雷一样嗓音唤回到这个世界上。

“老韩,你还没死呢!老子今天回来了。”显然刚才的战斗让岳振武感到十分的过瘾。

“振武,你也还活着,真没想到这么块你们就打回来了,当时你们跑的时候说一定会回来就我们,但是这也太快了吧!是中央军还是东北军的大部队打过来了,真解气啊!就是可惜没让我杀两个贵子。”韩永刚说到。

“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你有一点还真说错了,这次既不是东北军也不是中央军的部队打回来的。现在我加入的事抗日救国军,属于完全的地方武装,但是要论战斗力,那绝对是没得说,这次只来了不到100人。”一脸自豪的岳振武正在向原来的老朋友解释。

“只是地方部队,而且只用了不到一百人?”满脑的问号让韩永刚感到很迷惑,中国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部队,自己在大帅手下当兵多年,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从来没有敢想过,在中国能有这样的部队,即使是在偷袭的条件下以100人不到居然就能够全歼100多的鬼子和汉奸,这样的部队实在是太可怕了。

带着一肚子的问题,带兵多年的韩永刚已经禁不住想要早日见到这支部队的领导人了。随着岳振武在打扫完的战场上左转右转,很快就来到了临时的指挥部,看清眼前来回奔跑的通信员,韩永刚好像又回到了原来在东北军的那段日子,只不过那时自己还是少帅手下的副师长。

“这位就是岳副连长口中常说到的韩永刚先生吧!鄙人朱广辉,是现有的一连连长,久仰大名。”打量着眼前的这个30多岁瘦骨嶙峋的人,我心里一是充满了惊讶!要知道在我所致的后事历史中,并没有这样一个名人,然而通过岳振武的介绍,和此人眼中不时闪过的精光,可以判断此人决不简单。

“哪里,事实上您才是真正让人敬畏阿!以不到100人的兵力居然取得这样的战果,实在是用兵如神啊1此时的韩永刚极其惊讶于此人的年轻,以他的阅历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超过25岁,然而从岳振武的口中,他已完全得知此人在练兵及作战上极有一套,从此次作战就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就在两人还在相互恭维的时候,一声“报告1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战场已经打扫完毕,矿工兄弟们已经被全部解救出来,按原定计划马上实施转移,是否执行请您指示1跑步进来的通信员说道。

“马上转移,不能耽误时间,越早越安全,对于那些重伤有病的兄弟,做好简易担架我们抬着走。韩兄,抱歉!兄弟有事先走,日后我们再详谈。”要知道这时的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只有在日本人反应过来以前离开并悄然返回营地,才算得上真正的安全了。

天就快要亮了,终于所有的人已经离开了矿山,都在赶往出发营地的路上,由于早有准备,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基地,我们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幸亏在沿途每隔一段路程就建立一个临时的补给点,要不管是着上万人的吃饭问题就得愁死我。

在整个的行动中,我们没有丢弃任何一个伤员,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决不放弃希望这种精神在此次行动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让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种精神在今后的日子里始终伴随着这支部队,使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战争奇迹,在人类战争史上写下了不朽的篇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