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57回、当年相思如明月,曾经可望不可攀

这算什么事?崩缺了土门殿的祭坛,天月都未曾有一句责罚,现在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缘故,却要受这么奇怪的惩罚,而且还将被逐出师门。

小男孩鼓着腮帮子,眼圈都红了,最后一跺脚道:“无论如何,仙子都要逐我出师门,我也没办法。我从来没有求过仙子什么事,下山之前,只求这一次。七情分伤或是风刃裂神,我都不怕!”

天月第一次主动伸手,抚摩着小孩的头顶问道:“你怕黑,却不怕风刃裂神?你知道受罚之后,在三梦峰上所得的一切修为都将被洗尽,修行需重头再来吗?”

小男孩:“洗尽就洗尽,那就重头再来!”

天月点头,柔声道:“那好,我答应你。”

……

这一天,小男孩终于走下三梦峰,不是请师命离山而是被逐出师门。他是空手上山的,却不是空手下山,天月让他带走有缘法之物。忘情宫中有三本卷册他正在翻阅还没看完,揣在怀里带下山去看,入门仪式前泡了一壶茶还没喝,连着茶壶一起端下山。

下山时脖子上挂着一串穿好的“山楂果”,那是天月亲手所摘,让他带在路上吃的。

小孩走下忘情天梯,小心翼翼的将茶壶放在地上,转身行师礼朝三梦峰跪拜,默默道:“仙子多保重,我走了,一定会想办法回来看你的。”

穿过浮生谷再度进入密林,这条路很长,渐渐的天色又暗了下来,夜幕再度降临。周围却一点都不黑,柔和的月光从身后照来,恰恰照亮了身前的道路。回头望去,远远的天空上有一轮明月静谧的浮现。

天色微明的时候,穿过山林,远方已经可以看见炊烟,再回头,天空的那一轮明月光已经隐去。短短一个月时间,却恍若隔世,也是这孩子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经历。

……

转眼人世间又过去了二十一年光阴,到了公元二零零八年,国庆黄金周,芜城市郊外的昭亭山风景区游人不少,三三两两一边欣赏风景一边轻声的谈笑。

芜城市境内有一条九连山脉,地图上却只能看见昭亭、飞尽、白莽、妙门、留陵、齐云等六片断续相连的山区。极少有人知道在一千三百多年前,远方的青漪湖中,还有法柱、承枢、方正三峰,如今那里早已成为隐于红尘的洞天福地正一三山,是东昆仑第一修行大派正一门的根本道场。

正一三山承枢峰中,随缘小筑西侧的正一门禁地祭风台前,站着两个人。

一位银发老者面容如婴儿般红润细嫩,神情和蔼,看上去就像尘世中一位坐堂的老中医。老者身边站着一位形容约三十多岁的道士,一身紫青色的道袍隐约有紫电青光流转,胸前却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白色补丁。

名震天下、被当代修行界尊为第一神器的雷神剑,就插在道士的发髻中,它是自古以来正一门掌门的标志与信物。这道士就是昨天刚刚即位的正一门当代掌门泽仁,而老者是正一门前任掌门守正真人。

守正真人这一世已有一百四十六岁春秋,为世间修行界德高望重的长者,他座下最出色的弟子是和锋与和曦两位真人,各有所长难分伯仲,外界都曾猜测守正真人究竟会传位于谁?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守正真人传掌门位于隔代弟子、徒孙辈中最出色的修士泽仁。

这是泽仁即位大典后的第二天,恭送两昆仑盟主、新一代神君石野以及各修行大派观礼祝贺的前辈高人离山之后,守正真人单独把泽仁叫到了祭风台前。泽仁一直没说话,他明白师祖一定要交待什么,而且是历代掌门才能获悉的秘传。

“泽仁,这就是九转紫金丹的丹方,本门祖师之师孙思邈真人所传,轩辕派也有同样的一张,是正一祖师亲手抄录赠送。轩辕派千年之前古称丹霞派,但轩辕派的那一张丹方上,却没有正一祖师后来的批注。”

守正递给了泽仁一张丹方,上面有两处朱砂笔批注:一处是在草还丹后面,写着“可用温玉髓替”;一处在药引仙人血后面,写着“可用千年灵血替,只成丹一枚”。在丹方的最后,正一祖师还加了一句注解:“此为副方,仙界另有正方,吾别称为大罗成就丹。”

守正真人讲述了九转紫金丹与大罗成就丹的药性——

服用大罗成就丹之后在千年之内,只要定坐运转周身神气,法力增长即可精进无碍,如同身处仙灵洞天。另有一样奇效,如果本尊法身被毁,只要神识未散就可以重新凝聚法身,相当于多了一个真正的渡劫法身,不必转世托舍重修。

此仙丹神奇不可思议,但也有一个缺点,普通人甚至一般修行弟子根本无法服用。修为不到地仙境界,服用此丹等于消融炉鼎血肉的致命毒药。

正一祖师留下的九转紫金丹方,药力当然不及仙方大罗成就丹,却两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其一是普通人也可以服用,虽然过程很凶险,但只要小心护法,还不至于一定毙命。二是炼制虽异常艰难,但在人间还是有可能成功的。否则就算有仙方,人间炼不成,也只是废纸一张。

大罗成就丹“改方”后的九转紫金丹,有移换炉鼎之功,对于有修行根基的人相当于脱胎换骨、炉鼎新成之妙,就算对普通人,也等于拥有全新的、毫无缺陷身体,有生之年青春永驻。对于那些化为人形的妖物来说,服用此丹可以拥有真正的化形之身,还可不失去原有的特异神通。

它还有一样奇效,那就是对有出神入化修为者来说,假如因为各种原因陨落重入轮回,只要神识未散,不论轮回为何人,服用九转紫金丹之后,虽不能立即恢复前世的修为,却可以恢复与前世一样的身体炉鼎——只要你愿意的话。

前些年轩辕派高人丹霞生夫妇,为救先天不足的儿子,欲炼制九转紫金丹,却发现万难成功,于是拿着丹方到正一三山向守正真人求助。守正告之改方的玄妙,并赠送了一枚正一门所藏的温玉髓。

忘情宫风门弃徒风君,在市井中收了一名弟子石野,这位小真人石野因故欲求九转紫金丹,风君指点徒弟去帮助丹霞生夫妇炼丹,并赠送了药引。后来石野的道侣韩紫英炼制成功,据说一炉成丹不止一枚,此事十分隐秘,具体的内情极少有人清楚。

这一切,也是正一祖师留下丹方给后人的余荫。九转紫金丹是当年正一祖师首创炼成,改方得到了清风仙童的指点,所以守正真人在祭风台前讲述这段往事。

讲完丹方的典故,守正又问道:“九转紫金丹有如此神效,而丹方却从不示人,除非有必然相求之缘法,就连我正一门中也不向弟子公开,只是历代掌门亲手秘传。此非藏私自重之举,你可悟其中缘故?”

泽仁答道:“灵丹无辜,而世人自堪忧。欲练此丹,须费精力浩大,最终也万难成功。对修士而言,无缘法不可强求,不若以此精进心印证修行。对凡人而言,若有凭权势者驱人寻药,妄求自享灵丹,不仅难成,且不知牵累祸乱几许。”

守正很满意的点头:“明白就好,你将丹方收下,将来传于下代掌门。如今石野重新安定两昆仑,可称新一代神君成就。他的三梦宗也有此丹方,同时得自正一门与轩辕派,传承也应依此缘法,后人若有不慎之处,你莫忘提醒。”

“后人若有不慎之处?”泽仁突然意识到什么,跪下去问道:“师祖将要飞升而去吗?”

守正真人不动声色的回答:“不早不晚,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了,我的修行已至世间法尽头,迟早要面对这一世的天刑雷劫。”

泽仁:“天刑?十六前,风君前辈在昭亭山上一场大战引发天刑,不是以青冥镜尽收天刑砺雷吗?”

守正微微摇头:“欲超脱轮回之外,谁也免不了天刑,其中缘故你尚未解,我也不想明言。至于风君所收天刑砺雷,其中另有玄妙,非止飞升时有天刑,修士留世日久而修行未成,不飞升也有天刑自来,自古有五百年天刑之说。

修行各大派传人所见此天刑极少,但自感成灵的山野妖王最惧。风君此举,等于多给了它们百年修行时间,若不得飞升,只要不自我造业引发,百年内也不会有天刑砺雷主动来临。

昆仑仙境中非止各派修士,蛮荒尚有诸多山野妖王,但它们并未参与入世间推翻散行戒之图谋,石野重定两昆仑之举,才会进行的更顺利。”

泽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您老人家历天劫,有把握吗?”

守正微微苦笑:“若不历,我也不知。”

泽仁:“方才听祖师讲述大罗成就丹之妙,若有此仙丹,为历天劫绝佳相助。”

守正解释道:“大罗成就丹并不能助人成仙,也不可尽解天劫,但你说的也不错,只要神识未散,它可相助修士重塑本尊法身,再有一次重来的机会。”

泽仁叹息道:“可惜人间未闻有此仙丹。”

守正突然笑了,微笑着反问道:“你怎知人间无此仙丹?此刻,你眼前就有两枚。”他一伸手,身前凭空出现了两枚紫气光华流转的灵珠,以神识感应,这两枚丹药竟然也是神器,此刻以御器之法祭出。

“大罗成就丹!”泽仁吃惊不小,他心念通透旋即反应过来,又问道:“这也是正一门历代掌门秘传吗?”

守正点头道:“不错,九十八年前就在此地,前任掌门将这两枚仙丹传给了我,今日我再传于你,并交代它们的来历……”

这两枚大罗成就丹,是一千二百多年前,镇元大仙交给梅振衣的。其中一枚是表达相托的谢意,而另一枚托正一门留在人间,留给当时谁也不知的未来之人。青帝断缘自斩之后,若有幸于轮回中化生,此人已经与当年清风无关了,但镇元不忘缘法,将一枚大罗成就丹留于此人。

而正一祖师将两枚仙丹都留在了人间,另一枚是留给应愿的。身为正一门掌门,在修行界身份虽然尊贵,但责任也不轻松,尤其在当时大乱初定尚须守护的环境中,比不得那些清修不问世事的高人,难免会牵扯各种意想不到的业力。

若面对天刑没有把握,可借大罗成就丹之助历劫,若应愿自己不用,就传于下任掌门蓝采和。

应愿未用,传给了蓝采和,蓝采和亦未用,又传给了下任掌门。千年以来正一门历代掌门,不论一世修行成与未成,都没动用这枚仙丹,一代代传到了守正真人手中,如今守正又传给了泽仁。

泽仁本想劝师祖留下这枚仙丹相助历天刑,但听说了历代掌门故事,守正真人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也就没有开口相劝。他收下两枚丹药问道:“正一门世代传此仙丹,留给那位未来之人,可我们并不知他是谁,他自己也不会知道,怎么给他呢?”

守正:“祖师未明言,只说届时自有玄妙,只需待他来取。”

泽仁:“千年之托,总得有所交待吧?”

守正:“交待倒是有一句,此人福报特异,若入修行门径,世间法不论修为多高,可能也无一丝神通法力。”

泽仁失声道:“那不就是……”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守正真人的神念阻止,没有将那人的名字说出来。

守正似笑非笑道:“若有神通法力,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出神入化却无一丝法力,那一定就是他。”

当年青帝于封天台上断缘自斩,曾公开交待:“此番堕入轮回,世间已无清风与青帝。不仅如此,若句芒之心不回,再来者就算生而仙身,譬如明月仙童或莲华生大士那般,也不再有一丝仙家神通法力。”

世上若真的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就应是镇元大仙当年所说的那位“未来之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