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56回、借用神通须修证,入眼道法境自成

小孩自顾自的答道:“我在书上看见的,《不怕鬼的故事》你看过吗?你这里有很多书,我小时候也看过很多书,都是在大仓库纸堆里翻的……”

也没人问他这些,小孩一开口就说了一大堆,也是,面对这位不爱说话的神秘少女,他只有没话找话了,毕竟已经好几天没和人说话了。

《不怕鬼的故事》是文革早期的出版物,其中编撰了从古代到近代很多民间传说与名人轶事,包括“宋定伯捉鬼”、“苏东坡月夜斩鬼头”、“鲁迅先生踢鬼”小故事,表面上就是讲述妖魔鬼怪如何不可怕,也是一部隐含着传统知识介绍的少儿读物。

这本书的封面上还有大字批语——“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在它出版的那个年代,很多着作很难刊行,这本书也要打着这种旗号才得以出版。

文革末期,批林批孔破四旧,四处抄家倒斗,芜城一带居民家藏的古卷古册甚多,有许多都被送到了造纸厂做为回收造纸的原料,堆放了满满的一个大仓库。这小孩是在芜城造纸厂出生的,父母当时都是厂里的技术员。

小孩从小喜欢乱跑,不像其它的孩子一样在草堆里拣蘑菇、到河沟里抓螃蟹,而是喜欢溜进大仓库的纸堆里打滚,随手翻各种书看,有各种古籍也有当代出版的中外读物。没有人教过他,但自从他懂事时起,就自然认识那些书上的字。

《不怕鬼的故事》也是在等待回炉做纸浆的废书堆里翻到的,几天前的夜里,他在黑暗幽森的浮生谷中,想到的全是大灰狼、猫头鹰、黑老爷、吊死鬼等吓唬人的形象,现在不害怕也不必害怕了,倒想起不怕鬼的故事来了。

小孩在说,天月一直在听,她并不好奇,却很有耐心。小孩说了半天见天月只看着自己不接话,终于提到了正经事:“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吗?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天月:“我从未走下三梦峰。”

“这样啊?那这里有没有别人认识路,我是从……”小孩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神情忍不住焦急起来。

这些天他没下山回家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根本不认识回去的路,在山林中乱钻到了黑夜很可怕,不得不留在了这里,虽然着急也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这里很好玩。

“你既能看懂这些法诀,那就去印证。不论你是什么人,若真能印证这法诀所述,就能找到回去的路。”天月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指法坛前壁上铭刻的法诀说道。

小男孩很为难的挠了挠后脑勺:“这得多长时间啊?不知道暑假够不够,还能赶上开学吗?”

忘情宫九门法诀,最终的印证都是历苦海出神入化,这小孩对修行之事完全懵懂无知,竟然想着在剩下的暑假内,将风流大法修炼印证完毕。若是让内行人听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但天月未哭也未笑,只是说道:“想要找到回去的路,你只能如此。”

小孩子看了看满壁的铭文,又扭着脑袋看了看天月,忽然想起了什么,眨着眼睛问道:“我上山时看见了一盏月亮一样的大灯,是你点的吗?”

“这是指月玄光,与你手中的呈风节一样,是忘情宫镇宫九神器之一。”天月一招手,一轮盘子大小的圆光凭空出现在身前。几天前在三梦峰顶那么遥远的地方,它发出的光芒能清晰的照亮浮生谷,如今近在眼前,却一样的柔和皎洁,一点都不强烈刺眼。

小孩嘴张的老大,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手指却从圆光中划了过去——光只可以看得见,怎能摸得到呢?他微微一皱眉,似乎灵觉中感应到什么,再次伸手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这次情况不同了,看他的手势,是真真切切的触摸到这一轮圆光。

天月看着小孩的手,并不掩饰眼中的异色,但小孩并没有注意到天月的眼神,他用既惊叹又夸张的语气问道:“它太漂亮了,什么是神器?”

天月:“忘情宫中有各种典籍,你能翻到《器物谱》,就自己去看。”

小孩彻底被这一轮圆光吸引了,感觉简直匪夷所思,又问道:“你是神仙吗?”

“我是天月。”刚才小孩问她是不是鬼,少女也是一样的回答。

小孩抬起头,发自真心的问了一句:“我叫你仙子好吗?”天月没有答话,但眼神分明没有拒绝。

……

很多人孩提时代都有搞“收藏”的爱好,并不是收藏什么珍贵的古董,而是孩子眼中好玩的东西,比如香烟盒、小画片、火柴贴之类。小男孩在三梦峰上喜欢攒生元杏仁,一周过去了,他已知道那不是一般的杏子,而是修行灵药生元杏。

每次他吃完生元杏之后,都喜欢把那些杏仁拿到浣草泉中,让它们飘浮在水上玩。小孩也穿着衣服下水,等他玩够了上来的时候,手中呈风节一挥,身上的水就自然干了。

这天他坐在土门殿中,拿杏仁玩跳石子,玩着玩着自言自语道:“书上说此物为炼制生元丹所用,可不可以烤着吃呢,就像烤白果?”

话音未落,就听面前的杏仁劈里啪啦一阵脆响,壳都爆开了口,里面的仁已经被烤熟了,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气。小孩却一点都不吃惊,欣喜的叫道:“哇,爆米花呀!……仙子,是你干的吗?”

假如炼药大宗师梅振衣见到这一幕,可能会受到启发,也能炼制出一模一样的“爆米花”来。生元杏仁经过了浣草泉的洗炼,药性已被提纯,但天月化去了其中大部分修行饵药之力,把它变成一种可以服用的零食,能补凡人元气却不伤身。

但若这样炼制生元杏的话,太浪费了,它在修行人眼中最珍贵的药力都被化去。

随着小孩的叫声,天月出现在面前,不说话却一指小孩脖子上挂的东西。天月仙子不爱多嘴,可自然就能明白她的意思。小孩已经习惯了,抖了抖脖子上挂的一串大念珠似的东西笑道:“像不像鲁智深?一百零八个串起来的,芜城就这么卖山楂。”

他脖子上挂着一串明黄色的果子,很像野生的山楂,芜城九连山一带多有生长,每年到了成熟的季节,山里人采来用纳鞋底的粗线穿成一串,就像戏台上鲁智深挂的大念珠,拿到集市上去卖。大人给孩子买来,挂在脖子上慢慢吃,一串可以吃一整天。

三梦峰上生长的这种果子,是罕见的瑞草灵药凤翎结,一株瑞草上生长五到七枚,细长的果茎成扇面形分布,顶端果实一溜排开,远看很像孔雀头上的翎毛。小孩一开始就拿它当山楂摘,后来才知道它叫凤翎结,此时成熟的不多,好不容易才凑齐一百零八枚。

忘情宫中当然没有纳鞋底的线,他找了一条长穗须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已经啃了好几口。

天月没有问他谁是鲁智深,只是说道:“吃完了,别忘了把凤翎结籽撒回原处。”

“知道了,我已经学会如何种植。”小孩点头答应,又捧起一把“爆米花”问道:“仙子,你吃不吃?很香呢!”

天月:“我不用人间烟火。”

小男孩:“噢,这是爆米花,不是生元丹,还是我自己吃吧。”

天月突然问了一句:“辟谷之术,有上中下三品,你都明白了?”

小孩嘴里嚼着杏仁,有点含糊不清的答道:“明白了。……嗯,真好吃!”

天月看了他一眼,一挥衣袖,一个小玉瓶滑落在小孩面前:“今夜定坐行功时,服了这瓶瑞玫蜜,有助你安稳形神。”

……

“这是怎么回事?”小男孩于定坐中睁开眼睛,天月就静静的坐在他的对面,他伸手抓住了她的一只手,这与刚才的定境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天月静静的答道:“破妄而已,世间法各种心境,就算你入眼自成,也需在修行中求证。”

“仙子,抓着你的手,你猜我明白了什么?”小孩眨着眼睛,神情有几分狡狯。

“你有何领悟?”天月难得反问了一句。

小孩的回答足以让世间各大派的修行上师吐血,他嬉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怎么炒的爆米花!”

天月却只说了似毫无关联的四个字:“至人无梦。”

“至人无梦?嗯,我好好想一想,将来可以教人怎么跑到梦里面玩!”小孩有点耍赖,仍然抓着天月的手不放。

“将来应该可以,但现在不到火候,你仍需修证。”天月看着小孩说话,眼神中有很少见的赞赏之色。

小孩有些奇怪的问道:“干嘛这样看我?”

天月:“世间修行讲究性情、资质、悟性,自古凡人分九流,三者皆上品才可入修行门径,有破妄机缘。”

小孩好奇的追问:“都是上三流才可以吗?那我算几流?”

天月:“你的资质与悟性不入流,不在凡人九流之中。”

小孩:“那么性情呢?”

天月:“那要问将来的自己,你现在尚难断言。”

小孩一时没听明白,手稍微松了松,天月在眼前消失不见。

……

“仙子,仙子!典籍上都说,渡真空劫感同息缘再造心,我怎么没感觉呢?”小孩追问天月,又是七天过去了,此刻他手里拿着一把大号的弹弓,是将呈风节与瞄日鹊两件神器绑在一起。

天月反问:“参悟风流大法以来,你动过神通法力吗?”

小孩的回答一语双关:“没有啊,我没有。”

天月:“那么真空劫对你而言,当然没什么,就如迈出一步而已。”

小孩:“我想问为什么?”

天月望着他,眼神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悯,缓缓道:“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世上每个人都有所不同,这是你的福报。”

小孩不解的问:“什么是福报,福气的报应吗?”

天月给了一个最简练的、连小孩都能听懂的回答:“不,就是你来到这世上,与别人的相同与不同,是祸是福在你自己。”然后讲述了自从见到这孩子以来,最长的一番话。

小孩闻言有些发傻,坐在那里半天也没反应过来,他想追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这天他一夜没睡,躺在忘情宫外的云堆中翻来覆去。一会自言自语呵呵笑:“世间道法入眼,解之境界自成。难道我不是人,是化生之仙吗?那可太牛了,比我们班上的男生都牛!”

转念间又思忖道:“仙子还说了,就算境界自成,也须在修行中求证,但这有什么用啊,一点神通法力都没有,跟别人有什么两样?还不如别人呢!”又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你一夜未睡,也未行功。”天色微明的时候,天月突然出现在身前说道。

小孩爬了起来,唉声叹气的说:“仙子啊,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欲知欲解,需自明修行所证为何?”天月答了这一句,似乎又觉得太为难这孩子了,他一时恐怕听不懂,改口安慰道:“只要你在三梦峰上,我的身边,自可无分别,诸般神通皆施展无碍。”

小孩一听这话眼神就亮了,抓住天月的一只手道:“怎么办到?”

“其实你已经办到了,但还不能自觉,待到求证出神入化之后,方能了悟。”天月的回答玄之又玄,小孩虽然没完全听懂,但已不再愁眉苦脸。

……

轰然一声巨响,整个云堆上的忘情天宫都微微颤了颤。土门殿中小孩手拿大号的弹弓,缩着脖子低眉顺眼,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这一弹弓打出去,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我弄坏的东西,我赔,我一定赔。”

土门殿的祭坛被蹦缺了一尺见方的一角,天月的脸上却没有怒色,只是问道:“你能将息壤神珠拿起来?”

“是的,我见它的大小正好可以做弹子,想拿来试试,一失手就打出去了。”小孩今天闯的祸可不小,心中不知天月会怎么责罚他。

天月却没有责罚什么,一指祭坛的缺损处道:“土门殿中这座祭坛,水火不侵、刀兵难伤,是以炼器之法加工五色土筑成,你仔细看一看,将来下山之后,找来同样的五色土将它修补好。”

小孩连连点头答道:“一定,我将来一定把它补好,哪怕比女娲补天还难。”

天月的脸色似乎微微变了变,但小孩没看见,低着头想起了另一件事,天月刚才提到了“下山”,他已经在三梦峰上待了大半个月了,家里人一定急坏了,看来将风流大法修证圆满之后,就要立刻回去。

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也愈加恋恋不舍,他心中暗道以后一定还要再回来,下山之后一定去找五色土。

天月走出了土门殿,片刻功夫后又现身,递给小孩一把晶莹剔透的珠子,似是弹珠大小的水晶球,嘱咐道:“息壤神珠不能这么动用,想打弹弓,就用这些白离石珠吧。”

……

“书上说苦海能见前世轮回种种,我却没有见到,但我真的想起了回家的路,仙子没有骗我。”小孩站在天月的面前说话,他已修证风流大法所述各次第境界,历苦海证出神入化成就,时间距登上三梦峰刚刚过去一个月。

“我从未教过你什么,对吗?”天月说话总是那么让人意想不到,似乎对这孩子历苦海劫并不惊讶,甚至提都没有多提一句。

小孩想了想:“好像是真的耶,仙子没有教我什么。”

自从这孩子登上三梦峰,自己看懂了风流大法,天月没有教他一句法诀,都是让他自行去修证,忘情宫中各种经卷典籍,也是随小孩自己去翻。天月有时会提醒他去找什么东西看,但从来没有直接传授。

“你尚非我的门下弟子。”天月突然又说了这样一句,像在解释什么又似是一种提醒。

小男孩一点都不笨,年纪虽小却很机灵,一听这话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当即跪下恭恭敬敬行三拜九叩大礼,口中道:“请仙子收我为徒!”在他登上三梦峰之前只是人间一个普通的初中生,但在忘情宫中过了一个月,已明白很多修行界的礼仪与讲究。

开口请求的同时,他已经以师礼叩拜。天月并没有侧身避让,很坦然的受礼,然后伸手把小男孩拉了起来,牵着他的手问道:“我说过,你若成就出神入化,便能了悟玄机,明白了吗?”

小孩瞪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了世上最稀奇的事情,张着嘴半天才答道:“明白了,我可以借仙子的神通施法!……仙子刚才做了什么?”

天月:“你既为我门下弟子,我给你下了修行心印,你不必记起也不会忘记,既受师礼叩拜,我传你一种法诀,其实只有一句话,你要听好。”

小孩使劲的点头:“我听着呢。”

天月直接以神念告知,就是一句话——“借神通一用。”

神念中还伴随声闻智慧——这法诀只依这孩子独特的福报而修,他无法再传弟子。此诀千变万化妙用无穷,最高明处可总摄世间万法,不仅仅是借用神通这么简单。但它并非能一步功成,需要在修行中去历证。

“你不必总拉着我的手,只要在这三梦峰上,就似我无处不在,一念缘起,便可借我的神通法力。”见小孩抓着她的手不放,天月又柔声解释道。

小孩松开手再度下拜:“多谢仙子师父!”他已经改口叫师父了。

天月却微微摇头道:“此非我所能传授,我所做的只是点醒你。……你虽有此福报,但须亲身见证修为境界方能施展,否则也是无用。……欲借神通一用,须于修行中先了悟所借神通境界,虽玄妙却不凭空而来,也非全然与生俱有。……你虽无神通法力,但等同有之,所‘失’之法力越广,可‘借’之神通越大。”

天月平日说话很少,难得有这么一番长篇大论,都是在讲这个孩子的修行——

不论这小男孩世间法修为有多高,都没有一丝神通法力,看上去修行无用却也等同有用,因为他可借神通一用。但这种手段并非无限制,它服从一个假设的前提,假设这个小孩可以修成神通法力,那么他在修炼中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法力越广,所能借的神通就算大。

此时小男孩在三梦峰上只修行了一个月,虽已达到出神入化境界,但所能成就的“法力”还很弱,所能借的神通也十分有限。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福报,他为何会有此福报,天月没有解释,也无法向小孩解释。三梦峰上这一幕,她只是“点醒”了这个迷路的孩子,并将他引入修行门径。

小孩听的直眨眼,甚至忘记了答话,一时之间他也不能想明白这么多玄妙,看来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感悟消化。天月说完之后又问道:“你来找我应该有事,就说吧。”

小孩就似从梦中被惊醒,低下头道:“我舍不得仙子师父,也舍不得忘情宫,但我要回家了。”

天月:“你的家——在哪里?”

小孩:“在山下的人间,一个叫芜城的地方,我叫风君子。”

小男孩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没告诉天月,因为天月根本没问过。在这三梦峰上,似乎人间的一切都很遥远,无形之中就觉得连名字都不必再提。而且这里除了小男孩并没有别人,假如天月说话,那一定就是对小孩说的,从来不需要什么称呼。

天月此时仍然没有多问,只是说道:“你从忘情宫风门入修行,我赐你法号风君。”

小孩连连点头道:“这法号起的真好,一听就是我的名字。”

“风君,你在这三梦峰上,诸般修行神通无碍;你若下了山,泯然众生无别。”天月看着小孩,眼眸纯净无比,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小孩一撅嘴:“是的,我也清楚,但我走了这么多天,连个招呼都没打,我全家人肯定都急坏了,一定正在到处找,我既然想起了路,就必须回去。”

天月:“你还愿意回来吗?”

小孩:“那是当然,我是忘情宫弟子,请师命离山,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经常来拜见仙子。”

天月点了点头:“我受你师礼叩拜,点醒你法诀,师徒名份已定。但此刻你还不是忘情宫的正式传人,且辟谷心斋三日,三天后为你举行入门仪式,你就是风门弟子了,到那时你再离山,好吗?”

她第一次以商量的口吻与小孩说话,小孩哪能不答应,反正已经待了一个月,也不在乎再多留三天。

……

三天后,忘情宫风门殿,天月为传人“风君”举行入门仪式,那把大号的弹弓已经拆开,呈风节供在法坛上,等待仪式的最后赐器给他。

小孩挺高兴,恭恭敬敬祭拜祖师之后,他就有了正式的风门弟子身份了。而且这寂寥无人的三梦峰上,昨天难得来了访客,是一位来捣乱的修行高人,被他一顿弹弓打跑了。拜入师门之前就做了一件守护宗门的事,小孩觉得暗暗得意。

修行大派的入门仪式自古很繁琐,但忘情宫中只有天月与风君两个人,也免了很多过程,进行的倒也顺利。祭祖拜天之后是受戒,天月先让风君受了散行戒,完毕之后才开始讲诵忘情宫的门规戒律,这时却出了一个重大的意外。

跪在地上的男孩突然抬起头,惊愕的问道:“仙子难道不知,我是个男孩子吗?”他听见了忘情宫的门规——忘情宫九门,只收女弟子入门。

天月没有回头,看着祭坛答道:“你一直没有告诉我。”

“仙子没问啊!我也不知忘情宫门规,而您直到此刻才说。实话告诉仙子,我就是男的,现在怎么办?”小孩明显有些慌了。

天月向着祭坛跪了下去,似是自言自语道:“如此,我已违反门规,虽身为宫主也不能自免责罚。”

小孩却站了起来,很着急的问:“仙子要怎么罚自己?”

天月很平静的答道:“依忘情宫门规,受七情分伤之罚。”

小孩喊道:“怎么可以这样,又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罚你?”

天月答非所问:“依忘情宫之规,你亦应受风刃裂神之罚,但这不是你的错,你若不愿我也不能罚,你可立即下山,不必受罚。”

“我已经叫您师父,也祭祖拜天,此刻就是忘情宫风门弟子。我虽然年纪小,但在三梦峰上这一个月,也知道了很多事。我们都没有错,违反门规是因为我的原故,若因弟子之故而让师父无辜受责罚,弟子可请求代受,对吗?”

小孩越说越激动,上前两步去拉师父。天月站了起来,转身看着他,形容不出是什么神情,声音传到耳中就似柔和的月光在抚摸心灵:“你可以不请求,若请求代受,须先自受风刃裂神之罚,事毕之后,我仍要将你逐出师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