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55回、玄光指月藐故射,忘情移足凌仙山

然而奇异的是,小男孩竟然没有受到惊吓,这感觉不仅像抚摸在他的脸上,更像心灵深处的一种安抚,那些胡思乱想的杂念无影无踪,他止住了哭声也忘记了害怕,抬头睁开了眼睛。

眼前没有人,他的泪珠还挂在脸蛋上也未曾被拭去,但眼前的山谷变得不再阴森黑暗,远处高大的山峰上有一轮明月升起,如雪毫光洒落,是那么的静谧、安宁让人神往。

月光就像无声的招唤,小男孩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向前走去,突然一皱眉意识到不对劲。他虽调皮贪玩却不糊涂,能记住日子,今天应该是阴历的月初,绝不可能看见满月。

山上是灯光吗,怎能照射出这么远?山上有人家吗,谁会住在那个地方,难道是传说中的神仙?无论如何他也得上去,既然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只有找人去问路了。

小男孩向着月光照来的方向走去,却没有注意到一何细节,月光下的他并没有影子。不仅是他,如果贴在地面上仔细看,谷中的瑶草在月光中也没有影子,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奇异的光辉。

穿过浮生谷,来到忘情天梯前,这是一道劈入山中笔直而陡峭的长阶,每一阶都如用尺子量过一般的整齐画一,不知已经开凿了多少年,看上去仍是“崭新”的,没有一丝杂草甚至青苔生长。

这显然是人工凿建的,小男孩的第一反应就是——山上有人!嗯,上面很可能有座大庙,庙里应该有和尚,可以找和尚问问,自己该怎么回家?在当时一个孩子的概念里,山上最常见的人工建筑就是庙。

那一轮圆月光就静静悬浮在长阶尽头,照亮了登山的路,小孩此刻已能肯定那不是月亮,因为月轮中没有桂树状的斑影。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或者他已经忘记了疲倦,沿着长阶爬了上去,不停的向上攀登。

忘情天梯一共九千九百九十九阶,终年祥云环绕,有云门雾阵守护,此刻却在月光下云开雾散,其中种种障眼、迷踪、卷行、涌动等法阵,小男孩的视若无物穿行而上。他爬忘情天梯爬了整整一夜,登上三梦峰时已是天光大亮,再抬头那一轮圆月已经隐去,天边的朝阳正喷薄而出。

三梦峰顶上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原野中奇花异草丛生、清泉怪石罗布、亭台楼阁点缀、瑞气祥云环绕,不似人间景象。远远看去,哇,果然有一座好大的庙,九门重重隐约有彩光环绕。

小男孩张大嘴愣在了原地,神色不知是惊叹还是震撼,因为那座“庙”并不是坐落在平地上,而是凌空矗立在一片凝聚不散的白云堆垛中,朝霞映衬祥云,似有无数细碎的彩虹交织,太漂亮了!

这庙是怎么建造的,谁造的,难道是外星人干的?

就在这时他的肚子发出轱辘一声响,突然觉得很饿,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还走了这么远的路爬了这么高的山。一想起这些,同时又感到深深的疲倦,全身都泛着酸痛,回望一眼山下,自己也惊讶一夜之间竟能爬这么高,当时还不觉得累!

小男孩早就不害怕了,置身这种仙家景象中,人们只会觉得神清气爽,但他此刻确实是又累又饿。看看远处那座大庙,走过去还挺远,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上得去,四周看不见一个人影,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满树诱人的果实。

三梦峰顶部的边缘,千丈悬崖边生长着十几株树,主干有碗口粗细,分叉不高很容易爬上去,树叶如跳动的火焰形状,叶面是翠绿色的,叶脉却如火红的丝线。树上结着果实,明黄色还带着淡淡的粉红纹路,看形状就是杏子,应该已经成熟。

小孩子找了一棵离峭壁较远的树,摘下一枚杏浅浅的咬了一口,伸出舌头尝了尝流出的汁液,味道真不错。他摘了一大把扔下树,又跳到树下都拣起来,在附近找了一眼清泉洗了洗,狼吞虎咽的全吃了。

这杏仁的外壳很特别,白里透粉很好看,小孩子在水中一粒粒洗净,都揣在了上衣兜里。

书中暗表,三梦峰上生长的可不是普通的杏,而是培育千年的仙家灵药生元杏,本是昆仑仙境妙法群山的特产,扬天感在正一三山的方正峰上也没有培育成功。以它炼制成的生元丹大补元气,能够辅助恢复施法消耗的神气,是修行人定坐调养时服用的饵药良方。

它最重要的药性不是在果肉中,而是在杏仁里,生元丹也是由杏仁所炼。生元杏是不能随意生食的,俗话说虚不受补,普通人的身体相对于修行高人确实很虚弱,想拿它的果肉当水果吃,至少也要五气朝元以上的境界,炉鼎腑藏没有缺陷。

普通人如果只吃一、两枚生元杏,感觉可能只是燥热口渴并没什么大碍,身体很棒的人吃个三、五枚也没关系,只要不直接服用杏仁就行。但这孩子可是吃了个满饱,三、四十枚也不止,他可能会肝火大旺、神情亢奋、四肢麻痹、呼吸心跳急促超过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以至衰竭送命。

但奇怪的是,这孩子好像没什么太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身上热烘烘暖洋洋的,生元杏果肉的药力应该起效了,却没有激发他的经脉神气运行。

吃饱了之后,他打了个嗝又伸了个懒腰,向着远方的大庙走去,走着走着忽然一皱小眉头,用手一捂肚子,肚子里又传来轱辘一声响。这回可不是饿了,他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空腹吃了这么多带汁的水果,不闹肚子才怪呢。

他的黑眼珠乌溜溜乱转,瞅了瞅四下无人,不远处有几株茂盛的含蕊调神花,他钻进花丛间过了好一会才出来。

此刻轻松了不少,他不再觉得又累又饿,一边走一边欣赏起四周的美景来,越看越是惊叹,越看越觉怡神,嘴角眉梢都微微挑着,还哼起了跑调的歌。哼着哼着突然又一皱眉,与这仙家美景唯一不相称的就是他自己,他闻到了一股汗酸味。

盛夏的天气很热,如果换一个地方在阳光下走一会儿就会满身大汗,而三梦峰上却很奇特,似乎一直是令人感觉最舒爽的温度,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炎热。但小男孩是从山下爬上来的,昨天又在茂密的山林里钻了一整天,身上早就汗透了,此刻汗迹已干。

他觉得不舒服,尤其走在这样美妙绝伦的“世外仙境”中,他甚至觉得自己很肮脏。想什么就有什么,前方转过一个小山坡,恰好看见一座似是玉石雕造的凉亭。

凉亭中是个池子,池子中央竟然有一株莲花,这莲花看上去是真的,花茎就从池底的中央生长,花朵浮在水面上轻轻荡漾,却从花心中不断汩汩涌出清泉。

这池子大概有七尺方圆,三尺深,环绕着三阶台阶,池水没过第三阶的一半。池水是流动的,小男孩只看清从莲花芯中流出来,却不知道水流到哪里去了?这座凉亭四柱八角,三面有栏杆,在一片丘陵山凹中,来的路上是看不见的。

小男孩第一眼看见它,立刻就想起三个字——澡堂子。

“嗯,比小时候我家对面的九龙池漂亮多了!就是有点露天,没关系,反正也没人看。”小男孩很高兴的点头自言自语。九龙池是芜城市最大的澡堂子,就在当地最大的国营芜城旅社的对面,小孩上中学前曾在芜城旅社住过很长时间。

再抬头看见亭上有匾,匾上三字是古篆,他居然能认出来,又自言自语道:“浣草泉?我要是下去洗澡,不也成草了吗?……洗衣服总可以吧?”

小孩又看了看四周,脱下鞋,穿着衣服就进了池子,池水微温竟不凉不烫,正适合洗澡,而且触手一片爽滑还带着荷叶清香,似能将身上洗的特别干净。小孩在池子里脱下衣服,搓洗了一番,拧干了挂在栏杆上晾着。

洗衣服的时候兜里的杏仁全部掉了出来,却不下沉,浮在流动的水面上打着旋。小孩觉得有趣,泡在池子里摆弄这些漂浮的杏仁,玩了半天身上洗干净了,晾在栏杆上的衣服也干透了,他这才捞起杏仁穿好衣服。

此刻再看那些杏仁,外壳有了微妙的变化,呈晶莹如玉的月白色微微带点粉红,小男孩并没有太注意,随手就揣回了兜里。

洗完了澡,觉得身心俱净,再往前走他突然打了个哈欠,一股倦意袭来,他困了,毕竟昨天一夜都没睡觉。

山坡下的草地就像一张舒适柔和的翠毯,小男孩找了个树荫坐了下来,想稍微休息一会再走,坐着坐着不由自主就躺下了,睡梦中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小男孩登上三梦峰走向忘情天宫,居然在半路上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异常香甜,等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今夜与昨夜完全不同,睁眼看见的场景不再阴森可怖,甚至可用美轮美奂来形容。

远处云堆上的那座“大庙”的上方,静静的悬浮着一轮“明月”,柔和的月光笼罩着整个三梦峰顶端,四野一片宁静祥和,中充满神秘的气息。这轮“明月”似乎知道小男孩怕黑,于夜间又无声的出现。

小男孩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突然愣了片刻,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月光下的自己没有影子。

难道一觉醒来,自己变成了鬼?传说中的鬼都是没有影子的。但他只是惊诧并未恐惧,那月光就是一种安抚,无形中让他忘记了害怕。再看看周围,他突然意识到并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对,玄妙在于那月光。

他本是在一株树荫下睡着,而身边的这棵树在月光下也没有阴影,周围的花草树木也是一样。这月光似无形而有质,它的照射之处,能将一切包容。

小孩按捺不住的好奇,撒腿就向忘情天宫跑去,月光并不耀眼,却恰恰清晰的照明了道路。来到那巨大的白云堆垛下,小孩伸脚试了试,发现这奇异的祥云凝聚不散似有实质,踩上去形容不出的轻柔,却不陷脚。

真好玩!小孩欢呼一声在上面翻了个跟头,连滚带爬的顺着云堆进了忘情天宫,此时天边射出第一线旭日光芒,那一轮明月在当空隐去。

……

“你是鬼吗?”小男孩吓了一跳,蹦到刻满铭文的一面墙壁下,缩着身子喝问,手里还拿着一根透明的棒子做警戒状。

这根“棒子”约三尺长短竹节状,仔细看又像一把细长的如意,两端是一大一小略带弧起的造形,完全的透明无色没有一点杂质,正是当年九天玄女宫镇宫九神器之一的呈风节。

这已经是他登上三梦峰的第六天了,这些天来除了忘情宫最中枢的祖师殿没有找到路进去,他已转遍了九门宫阙,发现这里不是一座庙,神坛上没有菩萨,也连一个和尚也没看见,不仅没和尚,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像一处远古的遗迹。

一个人置身于这么大一座宫阙中,他却没有感到一丝害怕,不能用富丽堂皇、高雅精致、舒适整洁这一类形容人间殿阁的词汇来形容忘情宫,也很难形容出来。若勉强描述只能用“玄妙”二字,而小孩的感觉接近于“适志”。

只说一点,忘情宫中没有灯光烛火,也没有传说中的夜明珠之类的东西照明,身处其中能知到宫外白天黑夜的交替,却一点没有黑暗的感觉,只要目力所及之处,你总能看得清楚。

不仅这里的温度不冷不热恰好是最舒适的状态,就连“亮度”也是不明不暗,似乎随着你的眼力自然有玄妙的变化。假如闭上眼睛睡觉,一点都不觉得有光芒刺眼,睁开眼睛想看东西,在光线最理想的情况下是什么样子,眼中所见就是什么样子。

小孩进忘情宫首先走入的是风门殿,见到了祭坛上的呈风节,一眼就看中了,爬上祭坛拿了下来,感觉爱不释手,一直带在身边。

忘情宫中法宝、器物、灵丹、典籍无数,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在孩子眼里都是稀奇好玩的东西。环绕忘情宫一共有九座大殿,每间正殿中都有一座祭坛,高出地面约九尺、长宽各一丈八,要搬东西架成梯子垫脚才能爬上去。

在每一座祭坛的正面,都刻着一篇铭文,铜钱大小的上古文字,没有断句标点,密密麻麻的刻满了九尺高、一丈八尺宽祭坛的一面前壁。照说一个刚刚上完初一的孩子,是不可能看懂这些的,然而他偏偏看懂了,而且看完之后“明白”了,用了差不多三天时间。

当时他盘腿坐在一个吉祥软草垫上,身姿也是端端正正像模像样,周围散放着一地的器物,那是他搬来架梯子爬祭坛取呈风节用的。现在为了看清祭坛正面的铭文,又把这些东西都给搬开了。

只听他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道:“风流大法,原来如此!”

正在这时,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应,清晰的感觉到背后有人。他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从坐垫上蹦了起来,手持呈风节转身靠在法坛上喝问道:“你是鬼吗?”

这是他唯一一次在忘情宫中被吓着,也是他第一眼看见天月。

……

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看形容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很难像想一个人的容光也可用“皎洁”二字来形容,她的肤色白皙纯净没有任何瑕疵,却也没有半点失去血色的苍白感。黑发很随意的披在肩上,却让人感觉胜过世上最精心的雕琢与修饰。

她的容颜不能仅仅用“美丽”来形容,如果没有见过她,闭上眼睛很难去想像这样一幅容颜,其明媚以至于让人忘记了去惊艳,其秀丽一丝不染。

她黑色的眼眸看着小男孩,莫名似曾相识。见到她,可能会有一种错觉,她一直就在那里看着你,既不疏远,又似可望不可及。她穿着一件月黄色的长裙,分辨不出是什么质地,就似凝练的月光,却并不发出光芒。

小男孩为什么会被吓一跳?因为他没有听见脚步声,突然就感觉到有一个人“来”了,凭空出现在身后,转身后果然看见了她。

小孩:“你是鬼吗?”

少女答非所问:“我是天月,这里是忘情宫,你登上的这座山,叫作三梦峰。”她的声音很柔和,脆而不腻,就似黑夜里安抚那孩子的月光。

听见她的声音,小男孩突然笑了,放下了呈风节道:“我不怕你,哪怕你是鬼,我也不怕。”

吓一跳的是他自己,说不怕的也是他自己。少女没有说话,但眸子里的神情让人自然就能懂,她在问——为什么?

“人怕鬼,不是因为鬼可怕,而是对未知的恐怖。你一点都不可怕,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不怕。”小孩挺起胸脯扬着脸,装作大人的模样答道,神情很有些滑稽可爱。

少女仍然没有说话,但眸子分明又在问——谁告诉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