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54回、童心不识来归路,浮生初见三梦峰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梅振衣莫名诵出无量光的三句偈语,摇头自言自语道:“这是青帝断缘自斩前一瞬的遗言,似欲解我心中大惑,而我思悟良久终不可得。今日偶遇韩愈先生,问论古今之道,忽然明白了另一件事,原来青帝所说的就是‘不可得’三字,那么就不可得罢!”

仙家妙语声闻中讲述了今日在文昌乡路遇韩愈叔侄的经过,知焰笑道:“韩愈与你有道缘,韩湘与你有仙缘,而你今日明了不可得,此番来芜州,还要停留多久?”

梅振衣:“不必太久,正一三山会后便离去,以我今日修为,来处去处尚不可得证,那就于立足处修求。”

正在这时,有两位“长辈”到访正一三山,没有惊动晚辈弟子,但龙腾、鱼跃、双全、秋水、应愿、阿斑、金蟾、玉环等人全部迎到齐云峰下。将这二位迎至山中的结缘草庐,还未来得及去随缘小筑禀报梅振衣,梅振衣与知焰已经亲自登门了。

来的是张果与星云这一对神仙眷侣,张果早已历天刑成仙,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参加天庭东海一战,一直在乌梅山庄陪伴星云,如今儿子思恩早已长大成人,连孙子辈都有了。这一世总算没有白等,星云终于修至世间法尽头,历天刑超脱轮回。

星云超脱轮回后没有在仙界驻足,与张果一道来正一三山找梅振衣,结缘草庐中相见,梅振衣自然是一番恭喜。

先聊了乌梅山庄的近况,梅思恩现为庄主,而梅五中的后人也开枝散叶,成了一个世外桃源似的所在。梅振衣心中清楚,那里应是千年之后的梅家原。在自己幼年大梦中,共和国四十年(公元1988年),有一个婴儿戴着句芒之心出现在梅公河滩。

青帝在封天台上抛下句芒之心砸中了梅振衣,竟若无物穿过的金仙的身体,消失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不知何处。

青帝断缘自斩的前一瞬,梅振衣灵台中就似听见了他的一番话语:“在这一刹那,终于看透你,以我全部的神通法力,此刻这一瞬玄之又玄不可思议大神通,和你开个玩笑,也帮你一个忙,否则你很难求证金仙极致境界,难解来处、去处。”

究竟是什意思?他已看透梅振衣那一场大梦,或者清楚千年之后句芒之心会出现在何处?是看清楚还是他故意如此,将句芒之心扔到了那个时间地点?

千年之后的某个夜晚,真会有那么一个婴儿出现在梅公河畔吗?假如没有,梅振衣还会有那一场大梦吗?若没有那一场大梦,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似乎会有所不同,但天上人间的发生的事情也可能不会改变。至少有一点梅振衣很清楚,自己不是在梦中改变了世界。

这段时间梅振衣一直在思悟这些问题,但以他的修为见知尚且回答不了,今天才忽然开朗,青帝遗言就是“不可得”,明确的告诉他回答不了。那么就不用去勉强回答,不必去空想,于立足处修求便是。

众人又聊到张果与星云打算去何处驻足清修,张果想带着星云一起去昆仑仙境无名山庄陪伴梅振衣,梅振衣却说不必。

仙界当然比人间好,身心存在状态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仅用仙灵之气充盈、逍遥自在之类的语言是形容不出来的,超出人间美好山河所蕴含的一切,实际上也无法形容。要让梅振衣自己选,他也愿意在仙界清修,有必要时才会下界行走。

远离天庭二百年不得涉足,确实是一种惩罚。道侣知焰、提溜转、弟子刘海,随梅振衣一道下界也是应为。而张果与星云不同,虽然张果自称老奴,但梅振衣一直把他当做长辈看待,对星云的态度也是一样。

晚辈有过,让无关的长辈陪着受罚,于情于理于缘法都说不通。梅振衣劝阻道:“钟离师父在天庭东开辟东游谷洞府,仙家来往事务还需有人协助,请二位去天庭关照,我最放心。……但此去之前,我想托张老再回乌梅山庄一趟,帮我办一件事。”

梅振衣取出青帝所赠的打猴鞭交给张果,并私下交待了一番话。第二天,张果带着打猴鞭赶回乌梅山庄叫来儿子思恩,秘嘱一番,并留下了打猴鞭。做完这些,张果带着星云飞升仙界,而梅振衣并未立时离开芜州。

……

回芜州看望嫂侄并游历散心,年轻的韩愈再度远赴长安,韩湘在青漪江边目送船帆远去。见天色还早,韩湘没有立刻回家,想起了那天在文昌乡路边所见的茶肆以及茶肆中奇妙的几人,心有忽有感念,于是赶往芜州郊外的文昌乡。

韩湘的记性非常好,他清晰的记得茶肆所在的道旁有一株香樟树,连枝桠的形状都似印在脑海中。但到了地方一看,树还在,可原茶肆的所在却是一片水塘,长满青翠荷叶与粉蕊莲花。

韩湘愣住了,他早就猜测此地有玄机,但证实之后,仍然感到震惊与意外。他没有失声惊呼,恍然间却有几番朦胧的喜悦,就这么傻傻的站了半天。

身后有路人经过,脚步声沉重异常,就似从地面传入身心的敲击,将韩湘从恍惚中震醒。回头一看,一位黑面大汉从西边走来,虎背熊腰身材甚是魁梧。韩湘迎上两步,很礼貌拱手问道:“请教这位大叔,您是本地人吗?”

“算是吧,你有什么事?”黑大汉说话声若洪钟,震得人耳膜嗡嗡响。

韩湘下意识的退了半步:“请问这处水塘,是何时、何人开挖?”

大汉扫了水塘一眼,又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韩湘道:“天雨汇流,此塘天成,无人开挖,只是你看见了。”

韩湘张了张嘴还想再问,一转念间却没有多说什么,施了一礼道:“谢过,打扰了,您请!”

大汉见他不再多问,反而不走了,饶有兴致的看着水塘问道:“莲花荷叶,能见大千世界否?小子,你在找什么吗?”

咦,这大汉话里有话,难道了解此地的玄机?韩湘不禁抬头仔细打量,懵然间又吃了一惊,张口结舌道:“你,你,你,我见过你吗?好生眼熟!”

大汉:“众生轮回往来,世间过客匆匆,你见过我也不稀奇。”

“不,不,不,芜州城中翠亭庵,山门殿原有一座护法神像,上个月重修时才撤去,看见你,我差点以为那座神像下来行走了,简直是一摸一样。”

大汉熊掌般的大手一拍胸脯,瞪眼道:“一样吗!你看我是泥塑木胎?”

“不,不,不,大叔当然不是,晚生一时失语,请您勿怪!”韩湘赶忙道歉。

大汉沉着脸瞪着韩湘,瞪着瞪着突然露出了笑意。他一笑,东边也有一人笑道:“熊居士不要为难小孩,人家说的是实话。”

转头一看,梅振衣不知何时走了过来,韩湘此时如梦初醒,明白了眼前两位都是深不可测的高人,连忙长揖道:“见过梅道长,请问二位究竟是何方神圣?”

梅振衣一指大汉道:“他叫熊居士,我就是梅道人,不必问我们是谁。你既然回到这里寻找,便是有缘,请问我送你的那一卷《省心身六合调摄》,看了没有?”

韩湘:“已熟读成诵,正求甚解,多谢道长!若有缘,还想多请指点。”

“你若真能体悟卷中所述之境,持此卷去齐云观,自会有人见你。若不能,也就不必去了。”梅振衣留下了一句话,同时在韩湘的神识中留下心印。

一阵风吹来,荷叶舒卷,莲花摇曳,韩湘不由自主一眯眼睛,再向四周望去,熊居士与梅真人已经不见。然而他的脑海深处就似听见了一番话,梅振衣不仅留下了修行心印,还向他讲述了天条。

以梅振衣的身份,在世间指引仙缘本不必亲自出面,他已留下正一门道统传承。但韩湘是他自己碰到的,而且质资与悟性都非常出色,所以亲自现身指点仙缘。

……

“这孩子心性很出色,凡人中罕见,既然认出我了,举止并无失常。”离去之后,熊居士暗中向梅振衣赞道。

梅振衣:“我师孙思邈曾教诲,你莫管他是人是仙……这孩子的行止,无意中与之谙合,我很欣赏。”

熊居士点头道:“未受惊骇就很不简单,心里明白了之后,并不穷究只是随缘,这更难得了。”

梅振衣笑道:“他若不是这种人,我们也不会这样现身,他也就没有今日缘法。”

……

这年冬至的正一三山会后,梅振衣在芜州祭玉真公主,然后携众弟子返回昆仑仙境,应愿身为正一门掌门并未随行。龙腾、鱼跃、双全、秋水、阿斑、玉环、金蟾等人全部去了无名山庄,而刘海、元充早在无名山庄中等候。

又过了三年,应愿飞升在即,将掌门之位传于蓝采和,也来到昆仑仙境无名山庄,给师尊带来了三个消息。

其一是韩湘已在一年多以前去了齐云观,入修行门径,如今即将成就大成真人。其实梅振衣早已知晓,他当然很高兴,韩湘是迄今为止他亲自点化的最后一位传人。

其二是九华高僧金乔觉已于上月圆寂,确切的时间是大唐贞元十年(公元794年)农历闰七月三十日,这一世人间享寿九十九岁,与善无畏人间一世的寿数一样。

梅振衣心中感慨颇多,他已知道地藏菩萨带着神犬谛听归天复位,不论是金乔觉这位高僧还是地藏这位菩萨,行止都堪称修士立足人间、仙家行走红尘的楷模与典范。

第三个消息应愿却有些吞吐,神情犹豫道:“还有一件事,弟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梅振衣一皱眉:“你已是待诏之地仙,不必这样说话,若游疑不定,那就不要开口。”

“师父教训的对,为敬师尊,弟子不言。”应愿果然住口不再说,但却用无语观音术告诉了师父,有修行的高人之间交流,果然既玄妙又方便。

方正峰上一番杀伐,了断修行界混乱前因、重伸散行戒划定两昆仑,当时的场景事后回想,仍让人不寒而栗。梅振衣虽然没有现身,但修行界众高人不乏心念通透之辈,众仙家知情者也不少,明白这是梅振衣的手段。

所以人们谈论评价的时候,提的不是应愿与张湛,而是正一门的祖师梅振衣。传来传去,不知从何时起,梅振衣在修行界得了一个公认的“尊号”——神君!

神岂有君乎?这不是任何一种修行果位,听上去很威风,但含义褒贬却很复杂。表面上主恩威杀伐之意,既体现了一种敬畏,也隐含着一种怨忌,对于超脱轮回的仙家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好听的称号。

后世之人谈及梅振衣往事,往往都以一代神君称之,而梅振衣本人当时获悉,只是摇头一笑而已,笑容中有几许无奈。

……

光阴荏苒、转眼穿梭,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十九年,公元一九八七年,距青帝于封天台上断缘自斩整整过去了一千二百年。

出芜城市往西南方向行走三百公里,千里的丘陵地带中有一片险峻的山区,突起沟壑峰峦。这一片山区绵延数百里,大小山峰层层环绕分布像一个天然的法阵。在群山环抱的最中间,有一片极幽深的空谷,空谷中央坐万人也绰绰有余。

周围群山上都是原始森林,乔木高大灌丛茂密,山谷中却不生长树木,奇花异草星罗棋布。在这片谷地的正北方,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山势险不可攀。然而山壁上却像被开天巨斧劈出了一道裂缝,有一条笔直而陡峭的山路插入山峰向上直入云间。

这片深山空谷,叫作浮生谷。这座山峰,就是忘情天宫所在的三梦峰。而那条山路,就是千年传说中的忘情天梯。忘情天宫是如今独立于东、西两昆仑之外的道场洞天,除了传承千年的修行各大派的前辈尊长,极少有人知道它的所在。

据说忘情宫中的众修士早已飞升,如今只有一人,就是现任宫主天月大师。没人清楚她在三梦峰上渡过了多少岁月,也没人见过她的容颜,天月从未走下过三梦峰。天月大师在修行界的辈份如何?人们只知比如今修行界辈份最高的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还要高。

时间是夏天,正是学生放暑假的日子,这一天刚擦黑的时候,寂寥清悄的浮生谷却来了一个人。

他拨开树丛来到浮生谷的边缘,脚上穿的凉鞋已经湿了,胳膊与小腿上被树丛划出一道道红色的浅痕,表情很是忧虑焦急,撅着嘴一直想哭。他年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这孩子迷路怎会闯到这里?说来有些奇特——

周围山区有一处国营大矿,小男孩的二姨父在矿上工作,今年上完初一放暑假,他跑到二姨家来玩。这孩子很调皮,早上吃过饭跑到附近山中采野生的草莓,跑着跑着就走远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置身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四面山林都差不多,也记不清来时的方向。小孩有点慌了,还好他在山坡下找到了一处山泉,又顺着泉眼找到了一条山涧溪流。

根据常识,在山中顺着溪流走一般很快就能走到有人烟分布的所在。小男孩就顺着这一条溪流走了,小小年纪有如此举措已经很不容易,他很聪明。

这条溪流在山中不知流淌了多远,小男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凉鞋也被湿了,他也不清楚自己这一天怎会走出这么远。最后这条溪流没有到达人烟,尽头消失在一片山谷边缘的水潭中。小孩终于惊慌,跌跌撞撞的分开树丛,到达了浮生谷中。

放眼是一片广阔的深山幽谷,远处是高耸入云的三梦峰,四野不见人迹。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小孩没有心情去欣赏美景,越来越害怕。

小时候大人们所讲的那些吓唬小孩的故事,故事中那些吓人的形象,花斑豹、大灰狼、猫头鹰、土拔蛇、民间传说中的鬼魅黑老爷、白老爷……此刻全都想了起来,越想越怕。他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很自然的做了一件事,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哭着哭着,天已经完全黑了,四面山林幽森,谷中的草叶摇影都像是鬼魅在跳舞,小孩不敢往周围看,闭上了眼睛。哭了半天声音未哑,倒也是中气十足。

仙家洞天外围道场浮生谷,怎会有害人的毒虫猛兽,小孩纯粹是自己吓自己。但无论谁身处这种无助、无知的环境,都会感到害怕的。

哭泣间,小孩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以无比轻柔的动作,正在拭去他脸蛋上的泪珠。

换一种场合,这感觉也许很温柔,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此刻绝对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独处黑暗的山野中,四面阴森心中恐惧,吓得闭上眼睛直哭,不知从何处突然伸来一只手摸你的脸,简直令人毛骨悚然!别说小孩,胆大的成年人都有可能被吓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