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9回、三山五湖宗门会,物故人非旧时帖

“今日法会开讲之题《解大势——论清虚自退之遗祸》。清虚派高手穿越瑶池结界出昆仑,举手灭世间南冥一脉,足见其强,却未占其道场振威势并吞岭南各派收服门下、立足岭南养成大势,反而自退昆仑仙境,否则九州道统归一可成。

若九州道统归一,而如今昆仑仙境各派仍处纷乱,可趁乱分化瓦解,号令昆仑全境,届时人间皆归清虚道统门下亦可唾手而得,此为大势!……此间推演之玄,下士闻之亦不能解,此番法会开讲,不知几人能悟其真意?

然掌大势者,须有居上位之机,匹夫得道亦无所用。梅道友今日参闻法会,乃窥道缘起,若有缘可析世事了然于心,然世上能掌大势之道者,鲜矣!”

托始老祖侃侃开口,口吻全然居高临下还带着一丝惋惜,仿佛对这位来自蛮荒、名不见经传的梅道士说这些,已尽显自己的高人风范,可惜对方未必能理解自己胸中的大道,唉,寂寞呀!

梅振衣吃了一惊,追问道:“昆仑仙境清虚派,竟灭了世间南冥一脉,何时之事?”他对托始老祖所谓的“解大势”不感兴趣,对人间发生的事却很震惊。

昆仑仙境清虚派是天庭金仙清虚真君飞升前留下的道统传承,后来清虚真君成就金仙,是最早依附凌霄宝殿开辟天庭的十二金仙之一,灵台造化紫阳洞仙府。封天台上梅振衣见过清虚真君,也曾与出身紫阳洞的仙家打过交道,就是自在天世界的孤木山庄庄主清风抚丝柳、艾青凤这一对道侣。

而南冥一脉是天庭仙家南冥仙翁托舍下界轮转之时留下的传承,就如当年碧霞元君下界轮转为石玉叶留下的孤云川一脉。南冥仙翁与钟离权是故交好友,与清虚真君也毫无过节。

在洗剑池法会上,梅振衣曾见过南冥派的掌门东来真人,当时的南冥派是世间修行界于岭南的第一大派,在岭南一带的威望也只有佛门南华寺能与之相比。南冥一脉传承七百余年开枝散叶,有不少分支派系,甚至很多深山中的三苗巫蛊也自称有南冥传承,而公认的正传法嗣是南冥派。

昆仑仙境的清虚派竟然灭了人间的南冥派,令人很是诧异,看来天条虽立,而人间修行各派的纷乱未随之而止。而梅振衣离开天庭之后,先去万寿山后回无名山庄,心情凝重一直未问世事,竟然未曾听说。

托始老祖抚须叹息道:“道友居蛮荒之中,不知天下大势,这是半年前发生的。清虚派高人出昆仑灭南冥派之后,大好形势竟然没有收服岭南各派,而是退回仙境青峰山道场,就连南冥一脉世间散传的分支派系也未彻底肃清,岂不是自遗其祸?”

梅振衣还想追问详细情况,托始老祖却有些不耐烦了,一摆大袖道:“梅道友存求道之心来此,不必于门外多问,请于法会中声闻。”

就在这时,旁边走来一人惊呼道:“这不是正一仙人梅振衣吗?您已飞升成仙去了天庭,今天也下界来此参加法会?失敬、失敬!”

碰着成仙前的熟人了,竟然把他认了出来并当众叫破,周围修士尽皆惊诧。梅振衣的修行时日虽不太久,但未成仙之前,在世间修行界以及昆仑仙境早已声名显赫,成仙之后诸般事迹流传更广,几成神异传说。

此言一出,梅振衣的身形当即随风而散不知去向——他立刻潜行遁走,不想当众牵扯什么,只向那位熟人发送神念讲解了新立的天条。

梅振衣就这么走了,在场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姚妖王一抱拳道:“哎呀,抱歉,这场法会我也不凑热闹了,老祖且好生开讲。”他也转身离去。

插述一段后话,三年之后,托始老祖门下终于将山门前右边的字迹铲平,重新凿刻了下联——“万法无法方尽言,正一神君退避”。

又三年,托始老祖入轮回,门下号称老祖已归天复位。再及千年之后,碧落道场早已废弃,但蛮荒深处山壁上斑驳的字迹依稀犹存。

……

梅振衣离开蛮荒之后,飞天直奔昆仑仙境清虚派所在的青峰山道场,他想去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远远望见青峰山并未有什么异状,彼处忽有两名修士飞上云端迎面而来。

能发现他的踪迹,说明来者不是凡人而是超脱轮回的仙家,且有通明法眼,梅振衣不想擅闯道场引误会,远远的驻足,仙家妙语声闻道:“无名山庄庄主梅振衣,拜访清虚派仙友!”

“真的是梅真人?点化之恩未及言谢,正想去无名山庄拜上,您却亲自来了!”对面两人来到近前躬身行大礼,竟然也是熟人,自在天世界孤木山庄主清风抚丝柳与道侣艾青凤。

仙家妙语声闻中解释了自己两人出现在此的原由,同时表达了对梅振衣的谢意。想当年梅振衣在孤木山庄未能点化清风抚丝柳回头,后来梅振衣一抖赤炼神幡,自在天世界崩坏多处,孤木山庄也无存,清风抚丝柳却幡然醒悟,携道侣艾青凤返回天庭紫阳洞。

清虚真君并未过多责罚,清风抚丝柳又恢复法号清风,同时加姓为柳,叫柳清风,以示与万寿山清风祖师的区别。紧接着清风散尽青帝断缘自斩,天条得立,而梅振衣离开天庭二百年,诸天世界仙家无不感慨。

天条虽立,但世间修行各派的纷乱未止,就在梅振衣于无名山庄闭门不出时,清虚派也卷入了早已牵扯的冲突,这场大乱的前因后果、谁是谁非已经很难说清楚,就如碧山潭当年的遭遇一样。如今已不是凡人之间的争夺战乱,而是世间修士之间的恩怨纠缠。

由于有瑶池结界的阻挡,来往昆仑仙境与人世间并不容易,要有脱胎换骨知常以上的修为方可。清虚派八名高人一起出昆仑,突袭岭南的南冥派,这件事惊动了天庭的清虚真君与南冥仙翁。

这些轮回中凡人弟子之间的争斗,怪不到祖师爷头上,但清虚真君也深感抱憾,不愿见纷乱不止。清虚真君派使者柳清风与艾青凤下界,见到了清虚派当代掌门寻剑客,向他讲述新立的天条,并传达祖师之意,希望他率门人退回昆仑仙境莫再造业。

寻剑客是柳清风未飞升时的故交同门,率门人返回了昆仑仙境青峰山道场清修,但柳清风还是晚来了一步,南冥派已灭,清虚派出山的八位高手折损了三位,剩下的五位惹业也不小,这一世修行恐难历天刑。

办完清虚派的事情,柳清风与艾青凤并没着急赶回天庭复命,正想到无名山庄拜访梅振衣,却恰好碰见梅振衣亲自来了。故人重逢自有很多话要说,梅振衣干脆将这两位请到无名山庄作客。

在无名山庄中淡及往事以及世间修行界的乱象,众人皆不甚唏嘘。知焰道:“莫说轮回中的众生,就是轮回外的仙家,也难免会有恩怨纠葛,依缘法了断谁也不能不让,但如今纷争已难言因果缘法,当择机斩断。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已定天条,世间修士亦应知自存之道。”

柳清风点头道:“说的极是,按目前的形势推演下去,轮回中各派修士恐要自洗一番,皆难得超脱,各脉传承不知有几家能存?待到这番乱子过后,如今宗门恐大多已不在,众仙家祖师欲留传承者,也只得重新下界点化缘法、另立道场宗门寻有缘人。”

提溜转摇头叹道:“若是这样,未免太可惜了。”

这确实太可惜了,比如东华帝君借钟离权之手,留下了世间传承,几代人数百年之功才有了如今终南山东华门一脉以及根本修行道场太牢灵境。若人间重新再来的话,至少也得再需数百年之功,也未必有今日气象规模。

再比如梅振衣凿建青漪三山,百年之功寻得那么多轮回中根器上佳的传人,留三十六洞天法诀,立正一门一脉。假如这一脉传承断绝,若有心下界重来不知要再费多少心血,有没有那个机缘造化能恢复如初,还两说。

估计到了那个时候,有很多仙家祖师都不会再起这种念头。比如南冥仙翁还有心下界再寻有缘人另留一脉传承,而像寒山仙人那种祖师,便不再过问一切由世人自取了,世间只有一个得到碧山诀的樱宁,那还是易水仙人堕入轮回前特意留下的。

摧毁与破坏,总是比创造与建设来的简单容易。

艾青凤眨了眨眼睛道:“我此番下界,听闻梅真人曾与世间修行各派立下散行戒,这倒是一个斩断乱象的好谋划。但如今世间各派虽愿守散行戒,却已无力抗拒纷乱漩涡,又当如何呢?”

徐妖王在一旁沉吟道:“散行戒虽好,却解决不了两件事,一是阻止不了世行修士与门派之间的恩怨私斗,二是约束不了昆仑仙境。”

按世间修行各派传书共立散行戒的原文:“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此三则,贫道及门下弟子,受之为戒一律护持之。”

它确实阻止不了世间修士与门派之间的恩怨私斗,另一方面,它在昆仑仙境中也不适用。昆仑仙境与人世间不同,是自古天成修行福地,宛如一处广袤无垠的青漪三山洞天,在这里不论是人是妖,凡灵智已开者全是修士,没有什么通常意义上的黎民百姓。

如今世间修行各派乱象丛生恩怨难言,很多门派被灭自身难保,也有不少门派置身事外只求自保,就算有心也无力护持。再加上昆仑仙境的卷入,从仙界来的修士往往并不受散行戒,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

许久没有说话的梅振衣终于开口道:“就算是天条,也约束不了仙家所有的行止,更何况世间凡人所定、需要凡人来守的戒律呢?人间既有私怨争斗,那也是避免不了的,散行戒确实也约束不了昆仑仙境。……例如世间法纪,若战乱废法纪,就不能空谈,而要求平定之道。”

柳清风:“梅真人既能邀集诸天世界商定天条,如今心中可有平定之策?”

梅振衣:“我此番下界,就是想做成这件事,为愿尽力实行而已。柳、艾两位仙友,能否请你们帮个忙?”

柳清风:“梅真人有事尽管吩咐。”

梅振衣:“二位将返回天庭紫阳洞复命,能否给清虚真君与南冥仙翁带个话,两年后的人间夏至,我请两位前辈到正一三山作客,同时也做个见证。”

“振衣,我们要回芜州了吗?”一听这话,知焰突然问道。

梅振衣点了点头,目光就似看着远方,怅然道:“是该回去了,完成青帝所托,我却不知该如何怎样告诉绿雪,青帝只交代了一句向她告别。还得派使者去九天玄女宫,传达青帝的遗言,不知明月仙童听了之后又会怎样?”

知焰轻声问道:“你是否觉得不好面对绿雪?不论是谁带这个消息去,心里都不会好受。我去一趟九天玄女宫吧,至于敬亭山,就托熊居士去见绿雪,他要随你一同回芜州,又曾是清风的结义兄弟。”

……

芜州,飞尽峰上,远望敬亭山光失色。山还是那座山,但神识中却有一片悲愁凄然,放眼望去止不住受其感染,却又说不清原因。一阵风扫过,山间有落叶飞舞,不是枯叶而是脆嫩细长的碧叶,就如绿色的雪花却不知落往何处。

“绿雪怎样?”梅振衣问熊居士。

“我将清风老弟的事情告诉了她,绿雪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进了神木林,身形淡的像影子,甚至看不清她的表情。我恍然觉得那座山就似被掏空一般,变得轻飘飘的,唉——”熊居士魁梧的肩背低垂,硕大的脑袋也是低着的,发出一声长叹。

……

“这么快就回来了,见到明月仙童了吗?”在随缘小筑中,梅振衣问知焰。

“我没见到明月,只见到如今的宫主抚尘,我欲将青帝的遗言转告,抚尘仙子却告诉我既然清风散尽,九天玄女宫中也再无明月仙童。”知焰低首答道,说话时伸手轻轻绾了绾鬓角散落的青丝,语气中含着无尽的遗憾。

“明月仙童哪里去了?”梅振衣吃了一惊。

知焰:“哪也没去,当初青帝离开浮生谷时,明月走回了九天玄女宫,再也没出来。但九天玄女宫门下从此多了一名药园童子,法号天月。”

仙家妙语声闻中表达的意思十分玄妙,清风不在,明月也不在了,九天玄女宫多了一名药园童子天月。她的身份仅仅是一位没有正式入门的传人,有可能她的修为相当高,但是未得九天玄女宫的正式传承,只是月门之下的一位记名弟子,尚无门中辈份排行。

当年明月仙童的身份就很特殊,她在天地灵根枝叶间化生,自感天地灵根妙法,一千二百年后有了金仙修为。但她“本人”确实没有得到过九天玄女宫的传承,若拜入九天玄女宫,也没有门中的辈份排行,甚至只是一位记名弟子,九门之法诀需重头修证。不论她修证的有多快,哪怕是一念之间,也算从起始入门。

天月是不是明月?谁也说不清,但明月仙童真的是不再了。

真阳宫主按九天玄女遗命,前往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万寿山开辟仙界,接引众成仙弟子飞升驻足。而真阳自己也有法旨,若当时山中的众弟子全部飞升或已入轮回,人间将不再有九天玄女宫。

抚尘掌门又告诉知焰,届时人间的九天玄女宫将更名为忘情天宫,上山的那条路更名为忘情天梯,为人间遗迹,或仍有传承法嗣。

梅振衣喃喃自语:“天月?月应是明月之‘月’,至于天,却不知是忘情天宫之‘天’,还是九天玄女之‘天’?”

知焰低语道:“也未必是明月之月,九天玄女宫有九门修行,月门之中弟子法号都带一个‘月’字。”

梅振衣长叹一声:“欲置身事外的镇元大仙也没能看清楚,明月仙童却似看的明白,就如早已知道。……青帝前身所托之事已办,该解决眼前的事了,把应愿叫来,命她将那些请帖都送出去。”

知焰微一蹙眉:“那些请帖,是你此前所留,请帖上的人,十有六、七已在大乱中入轮回,不换新的吗?”

梅振衣淡然道:“就用我所留旧帖!若已无人能收帖,比如南冥、连云、世间妙法门等,就把那些请帖都放在五湖山庄门前陈列,让来的人都好好看看!”

五十八年前的洗剑池法会上,梅振衣不仅调解了青城与孤云川两派世代之争,还邀集修行各派前辈观礼,各宗门弟子下场切磋印证,成了修行界一大盛事,也传为一段佳话。当时众高人商定在五十九年后,于正一三山再举行一场规模更盛大的类似法会。

为什么选这样一个时间,因为九连山地气甲子遁环,青漪湖每六十年一涨潮,犹如灵根滋养生发,届时灵气充盈为修炼最佳机缘,也是召开盛会的最好时机。

梅振衣在飞升历天刑之前,就已经留下了请帖,他自己若不能来,就让门下弟子召开,他所能请的门派几乎都留帖了,其中包括昆仑仙境各派。而事到如今,请帖上的人十有六、七已不在,甚至连宗门传承也无存,一场大乱物是人非。


阅读www.yuedu.info